你理理我

第72章 第 72 章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月見微 本章:第72章 第 72 章

    下午五點。
    科技大樓的各公司準時下班, 不出所料,今天她們又在公司門口的不遠處看到了那個人。
    那是一個高大俊美的男人,五官深邃立體, 棱角分明,一身剪裁得體的黑色西裝將他的身材優勢完全襯托出來,肩寬腿長, 肌肉殷實, 修身的西裝下甚至還能看到他蓬勃的肌肉弧度,完美的頭身比猶如頂級男模。
    他僅僅是站在那兒什麽都不做就能輕易吸引所有人的視線。
    女生們在看見他時遠遠的就開始整理妝容發型,希望在帥哥麵前留個好印象, 甚至注意到自己。
    科技大樓的男同胞們發現,自從幾天前這個男人出現在公司門口後,往日素麵朝天的女性們來上班甚至都開始化妝了。
    有美女在身邊晃來晃去, 男性們的工作水平明顯比之前高了。
    人群陸陸續續的從公司門口出來,路過男人身邊時都不由自主的往他身上看了幾眼, 雖說男人長相身材都是頂級,但礙於他周身的冷厲氣質, 沒有一個人敢上去跟他搭訕。
    男人的目光始終盯著公司門口,目光沒在任何一個人身上停留, 直到一個清瘦的人影在門口出現。
    在看見楚渝的那一刻,封淮平靜的眼中總算有了些波動, 他邁步朝他走去,卻在看到他身後跟來的那個男人時止步。
    他臉色瞬間陰沉, 周身繚繞的低氣壓連路過他身邊的人都感受到了,不由自主的遠離他。
    清楚的感受到了那道淩厲的視線, 楚渝朝不遠處站著的人身上看了一眼, 神色如常, 他停住腳步,回頭對身後一起出來的人說,“學長,能幫我一個忙嗎?”
    陸嶼也看到了遠處的封淮,跟對方帶有濃濃敵意的視線對上,自然就明白了楚渝的意思。
    “好。”
    他對楚渝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冷峻麵容頓時柔和下來,氣質溫潤,讓人如沐春風。
    他很自然的牽過楚渝的手,見楚渝沒有拒絕,於是拉著他從室內走出。
    楚渝隻在陸嶼拉著他的手時身體僵硬了幾分,隨後放鬆下來,很自然的跟在陸嶼身邊。
    他們下來的很晚,這個點下班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隻剩三三兩兩的人從門口走出,人並不多,但幾人都太過惹眼,還是會吸引部分人的注意力。
    特別是在那個站了很久的男人氣勢洶洶的朝門口走出的兩人靠近時,甚至有好奇的人停下觀看。
    當那個男人一拳打向陸嶼時,看見的人都微微張大了嘴巴,瞳孔微縮。
    事情發生的太快,楚渝去阻攔時已經晚了,陸嶼已經被那一拳狠狠打中了臉,整個人朝後退了幾步才穩住身形,嘴角出了血。
    “封淮!”
    見封淮還要再打,楚渝閃身攔在他麵前,淺色的眼冷冷看著他,聲音冷漠,“你要是再打人,我會報警。”
    封淮猛的一怔,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楚渝,雙眼通紅,緊握的雙拳微微顫抖,“為了他,你要這麽對我?”
    心髒在封淮這種眼神下突然一陣刺痛,楚渝努力保持聲音冷靜,淡漠的看著他,“封淮,我早就跟你說過我們不合適。”
    “以後別再來找我。”
    沒敢再繼續看封淮的表情,楚渝轉身走向陸嶼,剛踏出一步手腕就被緊緊攥住了。
    封淮有些顫抖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楚渝,我不準。”
    “你相信我好嗎?這次,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
    楚渝回頭看著他,見他滿是希冀和小心翼翼的眼神,心中一狠,一根根掰開了他握住自己的手指,他說:
    “我已經不需要了。”
    楚渝的聲音輕飄飄的,像是被風吹過來一樣,卻刺得封淮心髒劇痛。
    楚渝走到陸嶼身邊牽起他的手,拉著他從封淮身邊走過,沒看他一眼。
    直到坐進陸嶼的車裏,封淮看不見他時,楚渝一直維持的冷靜才蹦然破碎。
    他臉色瞬間蒼白,像是一下子失了魂,心髒襲來的痛楚讓他呼吸都重了許多。
    坐上駕駛位的陸嶼見楚渝這種模樣,心中不忍,“既然還喜歡他,為什麽不繼續跟他在一起?”
    透過後視鏡看著封淮孤零零站著的身影,楚渝輕笑了一下,像是在自嘲,“痛一次就夠了,我不想再痛第二次。”
    現實的差距讓他知道,他和封淮之間注定不會有結果。
    與其以後更痛,不如現在就斷得徹底。
    楚渝深呼出一口氣,回頭看見陸嶼臉上的傷,愧疚道:“抱歉學長,讓你受傷了。”
    陸嶼淡然一笑,“沒事,小傷而已,過兩天就好了。”
    見楚渝一臉愧疚的模樣,陸嶼歪了歪頭,說:“楚渝,我剛才幫了你,為了感謝我,你要不要請我吃頓飯?”
    看著陸嶼臉上的傷,楚渝說不出拒絕的話,隻能說好。
    *
    等陸嶼將楚渝送回來時,時間已經到了晚上的九點多。
    夜色濃鬱,楚渝朝陸嶼揮了揮手,見陸嶼的車離開後才轉身往小區走去。
    漆黑的樓道因腳步聲亮起,昏黃的路燈照亮小片區域。
    楚渝的腳步聲一向很輕,三樓樓道的路燈又不靈敏,所以並沒有亮起,樓道隻有樓下映來的微微光亮。
    借著手機的微弱光芒,楚渝拿出鑰匙開門,剛將客廳的燈打開,他就突然覺得背脊一涼,還沒回頭,餘光就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如同一頭矯健的黑豹一般朝他撲了過來。
    門“嘭”的一聲猛的關上,楚渝還沒看清眼前的人,一個又凶又急的吻就朝他壓了下來。
    熟悉又霸道的氣息湧入鼻息,不過瞬間,楚渝就知道了麵前的人是誰,他心髒狂跳,伸手欲推開身前的人,但封淮的身軀卻猶如銅牆一般,他沒能推開分毫。
    雙膝被強行頂開,封淮的腿抵了進來,他的下顎被緊緊捏著,後腰環著一隻手,將他的身體牢牢固定,根本無法掙脫。
    身體被緊緊抵在門上,力量上的懸殊讓楚渝連推開封淮都做不到,隻能被迫接受他極具侵略性的吻。
    呼吸完全被剝奪,粗重綿長的吻讓楚渝幾欲窒息。
    這是一個沒有絲毫溫柔的吻,充斥著掠奪和怒氣。
    直到楚渝在封淮的唇上狠狠咬了一口,他嚐到血腥味時,麵前的人才從他唇上離開。
    楚渝劇烈的喘著氣,眼尾漫開一片紅,桃花眼中含著水霧,唇色更是如同血一般的紅。
    一向淡漠的眼中染上了幾分怒氣,分開的間隙,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推開封淮,雙手卻被牢牢攥住,他迎上封淮暗沉的眼,冷冷道:“放開!”
    微啞的聲音和不穩的氣息,再配上他此刻的模樣,沒有絲毫威懾力,卻足以讓封淮更怒。
    封淮冷笑一聲,將他的手高舉壓在門板上,“你這輩子都別想我放開你!”
    話音剛落,楚渝的身體就被強行翻了個麵,被迫背對著封淮。
    強烈的危機感襲來,楚渝再也無法維持冷靜,聲音都帶著幾分慌亂,“封淮,你要做什麽?”
    後背突然一涼,楚渝的襯衫被封淮掀起,綢緞似的背暴露在空氣中,白膩如玉,背脊因為緊張緊繃起一個漂亮的弧度,在燈光下漂亮得不可思議。
    空氣中響起皮帶扣的聲音,楚渝腰間一鬆,腦中的弦像是隨著這聲脆響一下子斷了,他開始掙紮起來,憤怒的喊封淮的名字,讓他放開他。
    封淮絲毫不為所動,將楚渝抵在門上,看著楚渝微微顫抖的身體,視線在他大腿上的襯衫夾上停留了一瞬,刻意貼近他的耳邊說,“真性感。”
    “有別人見過你這個模樣嗎?楚渝?”
    封淮在楚渝白膩的耳垂上咬了一口,陰沉道:“回答我。”
    “這麽晚才回來,你跟他做什麽去了?嗯?楚渝。”
    “說話啊!”
    被封淮以這樣的姿勢按在門上,楚渝心中屈辱,有怒意升騰。
    他瘋狂掙紮,冷冷道:“放開我封淮!”
    封淮充耳不聞,手臂緊緊擁著他,吻他的後頸,聲音偏執,卻又有股說不出的委屈,“楚渝,我本不想這樣對你,是你逼我的。”
    封淮現在的行為有些瘋狂,整個人都陷入了失控當中。
    眼看最後一層屏障就要被剝離,楚渝心中一顫,他深吸一口氣強行使自己冷靜下來,“你這樣做有什麽意思,封淮,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這樣做隻會讓我厭惡。”
    封淮的動作一頓,心中更怒,像是懲罰一樣,他故意在他白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力道很大,楚渝痛的身體一顫,被咬過的地方很快就有了一個深深的牙印。
    “楚渝,你還沒弄明白你現在的處境嗎?你不該說這樣的話激怒我,不然受苦的是你自己。”
    見楚渝輕顫的眼睫,封淮轉而又溫柔的吻了吻被他咬傷的地方,聲音溫柔如情人低語,“說點好聽的,寶貝,說你愛我。”
    楚渝閉了眼,努力忽視封淮在他身上惹火的手,聲音平靜的說,“封淮,放過我吧,我不想再這樣繼續跟你糾纏下去了。”
    空氣因為這句話陷入短暫的凝滯中,楚渝突然聽見一聲嗤笑,“放過你,那我怎麽辦?”
    桎梏的雙手突然被放,一雙手臂將他死死擁進懷中,帶著要將他揉進身體的力度。
    封淮埋首在楚渝後頸間,嗅著他身上讓他魂牽夢縈的氣息,語氣陰沉又偏執,“楚渝,別想著我會放開你,就算你愛上別人又如何,我照樣會把你搶過來,你是我的,永遠都是!”
    “你永遠都別想擺脫我。”
    楚渝猛的一怔,心跳都好似在這句話中漏跳了一拍。
    在他愣神間,脖頸間卻突然一涼,封淮扯開了他的衣領,灼熱的吻落了下來,楚渝渾身一顫,像是想起什麽,他突然緊緊拽著自己的衣領,像要遮住什麽一樣。
    但還是晚了,封淮已經看見了,他的視線落在楚渝脖頸間泄出的一縷銀華上,不顧楚渝的掙紮,手指勾著那條被他藏著的銀鏈扯了出來。
    項鏈被扯出的瞬間,楚渝所有的抵抗都弱了下來。
    而他身後的封淮卻整個愣住了。
    一枚銀色的指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明晃晃的,在燈光下折射出微弱的銀芒。
    手指拿起那枚指環觀看,銀色的戒環上,“fh”兩個字母映入眼簾。
    空氣都因此靜默了良久,隻剩下兩人略顯粗重的呼吸聲。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低笑,笑聲低沉磁性,卻聽得楚渝心中一顫。
    他的身體被轉了回來,封淮拿著那枚戒指遞到他麵前,看他閃躲的眼,問他,“你不是說已經扔了嗎?”
    “那這是什麽?”
    封淮貼近他,“告訴我,楚渝。”
    撒謊的證據被擺在眼前,楚渝無力反駁,隻能避開封淮的眼。
    封淮在笑,“騙子。”
    下巴被捏住挑起,楚渝被強迫著抬頭,封淮又說了一句,“騙子。”
    “不喜歡我?”
    “不喜歡我為什麽還留著這枚戒指?”
    “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麽還要來a市?”
    將楚渝的腰往自己壓來,兩人身體緊緊相觸,封淮眼神幽深,“不喜歡我,那這裏,為什麽會有反應?”
    楚渝的臉瞬間燥熱,臉頰爬上一層緋色,襯得精致的臉越發妖冶惑人。
    封淮看著他的反應,篤定道:“楚渝,你還喜歡我。”
    心髒在封淮這一連串反問中越跳越快,他說的每一條他都無法反駁。
    連他自己都矛盾,既然想跟封淮斷得徹底,那為什麽還要來到a市?
    為什麽?
    楚渝自己心裏清楚。
    他舍不得封淮。
    強裝的冷漠漸漸破碎,抓在封淮腰間的手緩緩收緊,心中無數次想抱緊他,都被理智阻止。
    理智和本能交戰間,封淮的吻突然朝他落了下來。
    兩唇相接的瞬間,楚渝腦海中突然嗡了一聲,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好似崩斷了。
    封淮邊吻他邊說,“寶貝,說你喜歡我。”
    “說你喜歡我。”
    楚渝沒說話,隻是在封淮離開他時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將唇送了上去。
    就因為這一個舉動,好似幹柴烈火,瞬間燃燒了彼此的理智。
    身體相觸的那刻,全身的細胞都好似在叫囂,這一刻楚渝再也想不了其他,他隻想遵循本能和封淮在一起。
    他不想和他分開。
    大不了,就沉淪這一次……
    封淮冷笑一聲,將他的手高舉壓在門板上,“你這輩子都別想我放開你!”
    話音剛落,楚渝的身體就被強行翻了個麵,被迫背對著封淮。
    強烈的危機感襲來,楚渝再也無法維持冷靜,聲音都帶著幾分慌亂,“封淮,你要做什麽?”
    後背突然一涼,楚渝的襯衫被封淮掀起,綢緞似的背暴露在空氣中,白膩如玉,背脊因為緊張緊繃起一個漂亮的弧度,在燈光下漂亮得不可思議。
    空氣中響起皮帶扣的聲音,楚渝腰間一鬆,腦中的弦像是隨著這聲脆響一下子斷了,他開始掙紮起來,憤怒的喊封淮的名字,讓他放開他。
    封淮絲毫不為所動,將楚渝抵在門上,看著楚渝微微顫抖的身體,視線在他大腿上的襯衫夾上停留了一瞬,刻意貼近他的耳邊說,“真性感。”
    “有別人見過你這個模樣嗎?楚渝?”
    封淮在楚渝白膩的耳垂上咬了一口,陰沉道:“回答我。”
    “這麽晚才回來,你跟他做什麽去了?嗯?楚渝。”
    “說話啊!”
    被封淮以這樣的姿勢按在門上,楚渝心中屈辱,有怒意升騰。
    他瘋狂掙紮,冷冷道:“放開我封淮!”
    封淮充耳不聞,手臂緊緊擁著他,吻他的後頸,聲音偏執,卻又有股說不出的委屈,“楚渝,我本不想這樣對你,是你逼我的。”
    封淮現在的行為有些瘋狂,整個人都陷入了失控當中。
    眼看最後一層屏障就要被剝離,楚渝心中一顫,他深吸一口氣強行使自己冷靜下來,“你這樣做有什麽意思,封淮,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這樣做隻會讓我厭惡。”
    封淮的動作一頓,心中更怒,像是懲罰一樣,他故意在他白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力道很大,楚渝痛的身體一顫,被咬過的地方很快就有了一個深深的牙印。
    “楚渝,你還沒弄明白你現在的處境嗎?你不該說這樣的話激怒我,不然受苦的是你自己。”
    見楚渝輕顫的眼睫,封淮轉而又溫柔的吻了吻被他咬傷的地方,聲音溫柔如情人低語,“說點好聽的,寶貝,說你愛我。”
    楚渝閉了眼,努力忽視封淮在他身上惹火的手,聲音平靜的說,“封淮,放過我吧,我不想再這樣繼續跟你糾纏下去了。”
    空氣因為這句話陷入短暫的凝滯中,楚渝突然聽見一聲嗤笑,“放過你,那我怎麽辦?”
    桎梏的雙手突然被放,一雙手臂將他死死擁進懷中,帶著要將他揉進身體的力度。
    封淮埋首在楚渝後頸間,嗅著他身上讓他魂牽夢縈的氣息,語氣陰沉又偏執,“楚渝,別想著我會放開你,就算你愛上別人又如何,我照樣會把你搶過來,你是我的,永遠都是!”
    “你永遠都別想擺脫我。”
    楚渝猛的一怔,心跳都好似在這句話中漏跳了一拍。
    在他愣神間,脖頸間卻突然一涼,封淮扯開了他的衣領,灼熱的吻落了下來,楚渝渾身一顫,像是想起什麽,他突然緊緊拽著自己的衣領,像要遮住什麽一樣。
    但還是晚了,封淮已經看見了,他的視線落在楚渝脖頸間泄出的一縷銀華上,不顧楚渝的掙紮,手指勾著那條被他藏著的銀鏈扯了出來。
    項鏈被扯出的瞬間,楚渝所有的抵抗都弱了下來。
    而他身後的封淮卻整個愣住了。
    一枚銀色的指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明晃晃的,在燈光下折射出微弱的銀芒。
    手指拿起那枚指環觀看,銀色的戒環上,“fh”兩個字母映入眼簾。
    空氣都因此靜默了良久,隻剩下兩人略顯粗重的呼吸聲。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低笑,笑聲低沉磁性,卻聽得楚渝心中一顫。
    他的身體被轉了回來,封淮拿著那枚戒指遞到他麵前,看他閃躲的眼,問他,“你不是說已經扔了嗎?”
    “那這是什麽?”
    封淮貼近他,“告訴我,楚渝。”
    撒謊的證據被擺在眼前,楚渝無力反駁,隻能避開封淮的眼。
    封淮在笑,“騙子。”
    下巴被捏住挑起,楚渝被強迫著抬頭,封淮又說了一句,“騙子。”
    “不喜歡我?”
    “不喜歡我為什麽還留著這枚戒指?”
    “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麽還要來a市?”
    將楚渝的腰往自己壓來,兩人身體緊緊相觸,封淮眼神幽深,“不喜歡我,那這裏,為什麽會有反應?”
    楚渝的臉瞬間燥熱,臉頰爬上一層緋色,襯得精致的臉越發妖冶惑人。
    封淮看著他的反應,篤定道:“楚渝,你還喜歡我。”
    心髒在封淮這一連串反問中越跳越快,他說的每一條他都無法反駁。
    連他自己都矛盾,既然想跟封淮斷得徹底,那為什麽還要來到a市?
    為什麽?
    楚渝自己心裏清楚。
    他舍不得封淮。
    強裝的冷漠漸漸破碎,抓在封淮腰間的手緩緩收緊,心中無數次想抱緊他,都被理智阻止。
    理智和本能交戰間,封淮的吻突然朝他落了下來。
    兩唇相接的瞬間,楚渝腦海中突然嗡了一聲,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好似崩斷了。
    封淮邊吻他邊說,“寶貝,說你喜歡我。”
    “說你喜歡我。”
    楚渝沒說話,隻是在封淮離開他時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將唇送了上去。
    就因為這一個舉動,好似幹柴烈火,瞬間燃燒了彼此的理智。
    身體相觸的那刻,全身的細胞都好似在叫囂,這一刻楚渝再也想不了其他,他隻想遵循本能和封淮在一起。
    他不想和他分開。
    大不了,就沉淪這一次……
    封淮冷笑一聲,將他的手高舉壓在門板上,“你這輩子都別想我放開你!”
    話音剛落,楚渝的身體就被強行翻了個麵,被迫背對著封淮。
    強烈的危機感襲來,楚渝再也無法維持冷靜,聲音都帶著幾分慌亂,“封淮,你要做什麽?”
    後背突然一涼,楚渝的襯衫被封淮掀起,綢緞似的背暴露在空氣中,白膩如玉,背脊因為緊張緊繃起一個漂亮的弧度,在燈光下漂亮得不可思議。
    空氣中響起皮帶扣的聲音,楚渝腰間一鬆,腦中的弦像是隨著這聲脆響一下子斷了,他開始掙紮起來,憤怒的喊封淮的名字,讓他放開他。
    封淮絲毫不為所動,將楚渝抵在門上,看著楚渝微微顫抖的身體,視線在他大腿上的襯衫夾上停留了一瞬,刻意貼近他的耳邊說,“真性感。”
    “有別人見過你這個模樣嗎?楚渝?”
    封淮在楚渝白膩的耳垂上咬了一口,陰沉道:“回答我。”
    “這麽晚才回來,你跟他做什麽去了?嗯?楚渝。”
    “說話啊!”
    被封淮以這樣的姿勢按在門上,楚渝心中屈辱,有怒意升騰。
    他瘋狂掙紮,冷冷道:“放開我封淮!”
    封淮充耳不聞,手臂緊緊擁著他,吻他的後頸,聲音偏執,卻又有股說不出的委屈,“楚渝,我本不想這樣對你,是你逼我的。”
    封淮現在的行為有些瘋狂,整個人都陷入了失控當中。
    眼看最後一層屏障就要被剝離,楚渝心中一顫,他深吸一口氣強行使自己冷靜下來,“你這樣做有什麽意思,封淮,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這樣做隻會讓我厭惡。”
    封淮的動作一頓,心中更怒,像是懲罰一樣,他故意在他白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力道很大,楚渝痛的身體一顫,被咬過的地方很快就有了一個深深的牙印。
    “楚渝,你還沒弄明白你現在的處境嗎?你不該說這樣的話激怒我,不然受苦的是你自己。”
    見楚渝輕顫的眼睫,封淮轉而又溫柔的吻了吻被他咬傷的地方,聲音溫柔如情人低語,“說點好聽的,寶貝,說你愛我。”
    楚渝閉了眼,努力忽視封淮在他身上惹火的手,聲音平靜的說,“封淮,放過我吧,我不想再這樣繼續跟你糾纏下去了。”
    空氣因為這句話陷入短暫的凝滯中,楚渝突然聽見一聲嗤笑,“放過你,那我怎麽辦?”
    桎梏的雙手突然被放,一雙手臂將他死死擁進懷中,帶著要將他揉進身體的力度。
    封淮埋首在楚渝後頸間,嗅著他身上讓他魂牽夢縈的氣息,語氣陰沉又偏執,“楚渝,別想著我會放開你,就算你愛上別人又如何,我照樣會把你搶過來,你是我的,永遠都是!”
    “你永遠都別想擺脫我。”
    楚渝猛的一怔,心跳都好似在這句話中漏跳了一拍。
    在他愣神間,脖頸間卻突然一涼,封淮扯開了他的衣領,灼熱的吻落了下來,楚渝渾身一顫,像是想起什麽,他突然緊緊拽著自己的衣領,像要遮住什麽一樣。
    但還是晚了,封淮已經看見了,他的視線落在楚渝脖頸間泄出的一縷銀華上,不顧楚渝的掙紮,手指勾著那條被他藏著的銀鏈扯了出來。
    項鏈被扯出的瞬間,楚渝所有的抵抗都弱了下來。
    而他身後的封淮卻整個愣住了。
    一枚銀色的指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明晃晃的,在燈光下折射出微弱的銀芒。
    手指拿起那枚指環觀看,銀色的戒環上,“fh”兩個字母映入眼簾。
    空氣都因此靜默了良久,隻剩下兩人略顯粗重的呼吸聲。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低笑,笑聲低沉磁性,卻聽得楚渝心中一顫。
    他的身體被轉了回來,封淮拿著那枚戒指遞到他麵前,看他閃躲的眼,問他,“你不是說已經扔了嗎?”
    “那這是什麽?”
    封淮貼近他,“告訴我,楚渝。”
    撒謊的證據被擺在眼前,楚渝無力反駁,隻能避開封淮的眼。
    封淮在笑,“騙子。”
    下巴被捏住挑起,楚渝被強迫著抬頭,封淮又說了一句,“騙子。”
    “不喜歡我?”
    “不喜歡我為什麽還留著這枚戒指?”
    “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麽還要來a市?”
    將楚渝的腰往自己壓來,兩人身體緊緊相觸,封淮眼神幽深,“不喜歡我,那這裏,為什麽會有反應?”
    楚渝的臉瞬間燥熱,臉頰爬上一層緋色,襯得精致的臉越發妖冶惑人。
    封淮看著他的反應,篤定道:“楚渝,你還喜歡我。”
    心髒在封淮這一連串反問中越跳越快,他說的每一條他都無法反駁。
    連他自己都矛盾,既然想跟封淮斷得徹底,那為什麽還要來到a市?
    為什麽?
    楚渝自己心裏清楚。
    他舍不得封淮。
    強裝的冷漠漸漸破碎,抓在封淮腰間的手緩緩收緊,心中無數次想抱緊他,都被理智阻止。
    理智和本能交戰間,封淮的吻突然朝他落了下來。
    兩唇相接的瞬間,楚渝腦海中突然嗡了一聲,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好似崩斷了。
    封淮邊吻他邊說,“寶貝,說你喜歡我。”
    “說你喜歡我。”
    楚渝沒說話,隻是在封淮離開他時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將唇送了上去。
    就因為這一個舉動,好似幹柴烈火,瞬間燃燒了彼此的理智。
    身體相觸的那刻,全身的細胞都好似在叫囂,這一刻楚渝再也想不了其他,他隻想遵循本能和封淮在一起。
    他不想和他分開。
    大不了,就沉淪這一次……
    封淮冷笑一聲,將他的手高舉壓在門板上,“你這輩子都別想我放開你!”
    話音剛落,楚渝的身體就被強行翻了個麵,被迫背對著封淮。
    強烈的危機感襲來,楚渝再也無法維持冷靜,聲音都帶著幾分慌亂,“封淮,你要做什麽?”
    後背突然一涼,楚渝的襯衫被封淮掀起,綢緞似的背暴露在空氣中,白膩如玉,背脊因為緊張緊繃起一個漂亮的弧度,在燈光下漂亮得不可思議。
    空氣中響起皮帶扣的聲音,楚渝腰間一鬆,腦中的弦像是隨著這聲脆響一下子斷了,他開始掙紮起來,憤怒的喊封淮的名字,讓他放開他。
    封淮絲毫不為所動,將楚渝抵在門上,看著楚渝微微顫抖的身體,視線在他大腿上的襯衫夾上停留了一瞬,刻意貼近他的耳邊說,“真性感。”
    “有別人見過你這個模樣嗎?楚渝?”
    封淮在楚渝白膩的耳垂上咬了一口,陰沉道:“回答我。”
    “這麽晚才回來,你跟他做什麽去了?嗯?楚渝。”
    “說話啊!”
    被封淮以這樣的姿勢按在門上,楚渝心中屈辱,有怒意升騰。
    他瘋狂掙紮,冷冷道:“放開我封淮!”
    封淮充耳不聞,手臂緊緊擁著他,吻他的後頸,聲音偏執,卻又有股說不出的委屈,“楚渝,我本不想這樣對你,是你逼我的。”
    封淮現在的行為有些瘋狂,整個人都陷入了失控當中。
    眼看最後一層屏障就要被剝離,楚渝心中一顫,他深吸一口氣強行使自己冷靜下來,“你這樣做有什麽意思,封淮,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這樣做隻會讓我厭惡。”
    封淮的動作一頓,心中更怒,像是懲罰一樣,他故意在他白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力道很大,楚渝痛的身體一顫,被咬過的地方很快就有了一個深深的牙印。
    “楚渝,你還沒弄明白你現在的處境嗎?你不該說這樣的話激怒我,不然受苦的是你自己。”
    見楚渝輕顫的眼睫,封淮轉而又溫柔的吻了吻被他咬傷的地方,聲音溫柔如情人低語,“說點好聽的,寶貝,說你愛我。”
    楚渝閉了眼,努力忽視封淮在他身上惹火的手,聲音平靜的說,“封淮,放過我吧,我不想再這樣繼續跟你糾纏下去了。”
    空氣因為這句話陷入短暫的凝滯中,楚渝突然聽見一聲嗤笑,“放過你,那我怎麽辦?”
    桎梏的雙手突然被放,一雙手臂將他死死擁進懷中,帶著要將他揉進身體的力度。
    封淮埋首在楚渝後頸間,嗅著他身上讓他魂牽夢縈的氣息,語氣陰沉又偏執,“楚渝,別想著我會放開你,就算你愛上別人又如何,我照樣會把你搶過來,你是我的,永遠都是!”
    “你永遠都別想擺脫我。”
    楚渝猛的一怔,心跳都好似在這句話中漏跳了一拍。
    在他愣神間,脖頸間卻突然一涼,封淮扯開了他的衣領,灼熱的吻落了下來,楚渝渾身一顫,像是想起什麽,他突然緊緊拽著自己的衣領,像要遮住什麽一樣。
    但還是晚了,封淮已經看見了,他的視線落在楚渝脖頸間泄出的一縷銀華上,不顧楚渝的掙紮,手指勾著那條被他藏著的銀鏈扯了出來。
    項鏈被扯出的瞬間,楚渝所有的抵抗都弱了下來。
    而他身後的封淮卻整個愣住了。
    一枚銀色的指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明晃晃的,在燈光下折射出微弱的銀芒。
    手指拿起那枚指環觀看,銀色的戒環上,“fh”兩個字母映入眼簾。
    空氣都因此靜默了良久,隻剩下兩人略顯粗重的呼吸聲。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低笑,笑聲低沉磁性,卻聽得楚渝心中一顫。
    他的身體被轉了回來,封淮拿著那枚戒指遞到他麵前,看他閃躲的眼,問他,“你不是說已經扔了嗎?”
    “那這是什麽?”
    封淮貼近他,“告訴我,楚渝。”
    撒謊的證據被擺在眼前,楚渝無力反駁,隻能避開封淮的眼。
    封淮在笑,“騙子。”
    下巴被捏住挑起,楚渝被強迫著抬頭,封淮又說了一句,“騙子。”
    “不喜歡我?”
    “不喜歡我為什麽還留著這枚戒指?”
    “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麽還要來a市?”
    將楚渝的腰往自己壓來,兩人身體緊緊相觸,封淮眼神幽深,“不喜歡我,那這裏,為什麽會有反應?”
    楚渝的臉瞬間燥熱,臉頰爬上一層緋色,襯得精致的臉越發妖冶惑人。
    封淮看著他的反應,篤定道:“楚渝,你還喜歡我。”
    心髒在封淮這一連串反問中越跳越快,他說的每一條他都無法反駁。
    連他自己都矛盾,既然想跟封淮斷得徹底,那為什麽還要來到a市?
    為什麽?
    楚渝自己心裏清楚。
    他舍不得封淮。
    強裝的冷漠漸漸破碎,抓在封淮腰間的手緩緩收緊,心中無數次想抱緊他,都被理智阻止。
    理智和本能交戰間,封淮的吻突然朝他落了下來。
    兩唇相接的瞬間,楚渝腦海中突然嗡了一聲,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好似崩斷了。
    封淮邊吻他邊說,“寶貝,說你喜歡我。”
    “說你喜歡我。”
    楚渝沒說話,隻是在封淮離開他時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將唇送了上去。
    就因為這一個舉動,好似幹柴烈火,瞬間燃燒了彼此的理智。
    身體相觸的那刻,全身的細胞都好似在叫囂,這一刻楚渝再也想不了其他,他隻想遵循本能和封淮在一起。
    他不想和他分開。
    大不了,就沉淪這一次……
    封淮冷笑一聲,將他的手高舉壓在門板上,“你這輩子都別想我放開你!”
    話音剛落,楚渝的身體就被強行翻了個麵,被迫背對著封淮。
    強烈的危機感襲來,楚渝再也無法維持冷靜,聲音都帶著幾分慌亂,“封淮,你要做什麽?”
    後背突然一涼,楚渝的襯衫被封淮掀起,綢緞似的背暴露在空氣中,白膩如玉,背脊因為緊張緊繃起一個漂亮的弧度,在燈光下漂亮得不可思議。
    空氣中響起皮帶扣的聲音,楚渝腰間一鬆,腦中的弦像是隨著這聲脆響一下子斷了,他開始掙紮起來,憤怒的喊封淮的名字,讓他放開他。
    封淮絲毫不為所動,將楚渝抵在門上,看著楚渝微微顫抖的身體,視線在他大腿上的襯衫夾上停留了一瞬,刻意貼近他的耳邊說,“真性感。”
    “有別人見過你這個模樣嗎?楚渝?”
    封淮在楚渝白膩的耳垂上咬了一口,陰沉道:“回答我。”
    “這麽晚才回來,你跟他做什麽去了?嗯?楚渝。”
    “說話啊!”
    被封淮以這樣的姿勢按在門上,楚渝心中屈辱,有怒意升騰。
    他瘋狂掙紮,冷冷道:“放開我封淮!”
    封淮充耳不聞,手臂緊緊擁著他,吻他的後頸,聲音偏執,卻又有股說不出的委屈,“楚渝,我本不想這樣對你,是你逼我的。”
    封淮現在的行為有些瘋狂,整個人都陷入了失控當中。
    眼看最後一層屏障就要被剝離,楚渝心中一顫,他深吸一口氣強行使自己冷靜下來,“你這樣做有什麽意思,封淮,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這樣做隻會讓我厭惡。”
    封淮的動作一頓,心中更怒,像是懲罰一樣,他故意在他白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力道很大,楚渝痛的身體一顫,被咬過的地方很快就有了一個深深的牙印。
    “楚渝,你還沒弄明白你現在的處境嗎?你不該說這樣的話激怒我,不然受苦的是你自己。”
    見楚渝輕顫的眼睫,封淮轉而又溫柔的吻了吻被他咬傷的地方,聲音溫柔如情人低語,“說點好聽的,寶貝,說你愛我。”
    楚渝閉了眼,努力忽視封淮在他身上惹火的手,聲音平靜的說,“封淮,放過我吧,我不想再這樣繼續跟你糾纏下去了。”
    空氣因為這句話陷入短暫的凝滯中,楚渝突然聽見一聲嗤笑,“放過你,那我怎麽辦?”
    桎梏的雙手突然被放,一雙手臂將他死死擁進懷中,帶著要將他揉進身體的力度。
    封淮埋首在楚渝後頸間,嗅著他身上讓他魂牽夢縈的氣息,語氣陰沉又偏執,“楚渝,別想著我會放開你,就算你愛上別人又如何,我照樣會把你搶過來,你是我的,永遠都是!”
    “你永遠都別想擺脫我。”
    楚渝猛的一怔,心跳都好似在這句話中漏跳了一拍。
    在他愣神間,脖頸間卻突然一涼,封淮扯開了他的衣領,灼熱的吻落了下來,楚渝渾身一顫,像是想起什麽,他突然緊緊拽著自己的衣領,像要遮住什麽一樣。
    但還是晚了,封淮已經看見了,他的視線落在楚渝脖頸間泄出的一縷銀華上,不顧楚渝的掙紮,手指勾著那條被他藏著的銀鏈扯了出來。
    項鏈被扯出的瞬間,楚渝所有的抵抗都弱了下來。
    而他身後的封淮卻整個愣住了。
    一枚銀色的指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明晃晃的,在燈光下折射出微弱的銀芒。
    手指拿起那枚指環觀看,銀色的戒環上,“fh”兩個字母映入眼簾。
    空氣都因此靜默了良久,隻剩下兩人略顯粗重的呼吸聲。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低笑,笑聲低沉磁性,卻聽得楚渝心中一顫。
    他的身體被轉了回來,封淮拿著那枚戒指遞到他麵前,看他閃躲的眼,問他,“你不是說已經扔了嗎?”
    “那這是什麽?”
    封淮貼近他,“告訴我,楚渝。”
    撒謊的證據被擺在眼前,楚渝無力反駁,隻能避開封淮的眼。
    封淮在笑,“騙子。”
    下巴被捏住挑起,楚渝被強迫著抬頭,封淮又說了一句,“騙子。”
    “不喜歡我?”
    “不喜歡我為什麽還留著這枚戒指?”
    “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麽還要來a市?”
    將楚渝的腰往自己壓來,兩人身體緊緊相觸,封淮眼神幽深,“不喜歡我,那這裏,為什麽會有反應?”
    楚渝的臉瞬間燥熱,臉頰爬上一層緋色,襯得精致的臉越發妖冶惑人。
    封淮看著他的反應,篤定道:“楚渝,你還喜歡我。”
    心髒在封淮這一連串反問中越跳越快,他說的每一條他都無法反駁。
    連他自己都矛盾,既然想跟封淮斷得徹底,那為什麽還要來到a市?
    為什麽?
    楚渝自己心裏清楚。
    他舍不得封淮。
    強裝的冷漠漸漸破碎,抓在封淮腰間的手緩緩收緊,心中無數次想抱緊他,都被理智阻止。
    理智和本能交戰間,封淮的吻突然朝他落了下來。
    兩唇相接的瞬間,楚渝腦海中突然嗡了一聲,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好似崩斷了。
    封淮邊吻他邊說,“寶貝,說你喜歡我。”
    “說你喜歡我。”
    楚渝沒說話,隻是在封淮離開他時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將唇送了上去。
    就因為這一個舉動,好似幹柴烈火,瞬間燃燒了彼此的理智。
    身體相觸的那刻,全身的細胞都好似在叫囂,這一刻楚渝再也想不了其他,他隻想遵循本能和封淮在一起。
    他不想和他分開。
    大不了,就沉淪這一次……
    封淮冷笑一聲,將他的手高舉壓在門板上,“你這輩子都別想我放開你!”
    話音剛落,楚渝的身體就被強行翻了個麵,被迫背對著封淮。
    強烈的危機感襲來,楚渝再也無法維持冷靜,聲音都帶著幾分慌亂,“封淮,你要做什麽?”
    後背突然一涼,楚渝的襯衫被封淮掀起,綢緞似的背暴露在空氣中,白膩如玉,背脊因為緊張緊繃起一個漂亮的弧度,在燈光下漂亮得不可思議。
    空氣中響起皮帶扣的聲音,楚渝腰間一鬆,腦中的弦像是隨著這聲脆響一下子斷了,他開始掙紮起來,憤怒的喊封淮的名字,讓他放開他。
    封淮絲毫不為所動,將楚渝抵在門上,看著楚渝微微顫抖的身體,視線在他大腿上的襯衫夾上停留了一瞬,刻意貼近他的耳邊說,“真性感。”
    “有別人見過你這個模樣嗎?楚渝?”
    封淮在楚渝白膩的耳垂上咬了一口,陰沉道:“回答我。”
    “這麽晚才回來,你跟他做什麽去了?嗯?楚渝。”
    “說話啊!”
    被封淮以這樣的姿勢按在門上,楚渝心中屈辱,有怒意升騰。
    他瘋狂掙紮,冷冷道:“放開我封淮!”
    封淮充耳不聞,手臂緊緊擁著他,吻他的後頸,聲音偏執,卻又有股說不出的委屈,“楚渝,我本不想這樣對你,是你逼我的。”
    封淮現在的行為有些瘋狂,整個人都陷入了失控當中。
    眼看最後一層屏障就要被剝離,楚渝心中一顫,他深吸一口氣強行使自己冷靜下來,“你這樣做有什麽意思,封淮,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這樣做隻會讓我厭惡。”
    封淮的動作一頓,心中更怒,像是懲罰一樣,他故意在他白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力道很大,楚渝痛的身體一顫,被咬過的地方很快就有了一個深深的牙印。
    “楚渝,你還沒弄明白你現在的處境嗎?你不該說這樣的話激怒我,不然受苦的是你自己。”
    見楚渝輕顫的眼睫,封淮轉而又溫柔的吻了吻被他咬傷的地方,聲音溫柔如情人低語,“說點好聽的,寶貝,說你愛我。”
    楚渝閉了眼,努力忽視封淮在他身上惹火的手,聲音平靜的說,“封淮,放過我吧,我不想再這樣繼續跟你糾纏下去了。”
    空氣因為這句話陷入短暫的凝滯中,楚渝突然聽見一聲嗤笑,“放過你,那我怎麽辦?”
    桎梏的雙手突然被放,一雙手臂將他死死擁進懷中,帶著要將他揉進身體的力度。
    封淮埋首在楚渝後頸間,嗅著他身上讓他魂牽夢縈的氣息,語氣陰沉又偏執,“楚渝,別想著我會放開你,就算你愛上別人又如何,我照樣會把你搶過來,你是我的,永遠都是!”
    “你永遠都別想擺脫我。”
    楚渝猛的一怔,心跳都好似在這句話中漏跳了一拍。
    在他愣神間,脖頸間卻突然一涼,封淮扯開了他的衣領,灼熱的吻落了下來,楚渝渾身一顫,像是想起什麽,他突然緊緊拽著自己的衣領,像要遮住什麽一樣。
    但還是晚了,封淮已經看見了,他的視線落在楚渝脖頸間泄出的一縷銀華上,不顧楚渝的掙紮,手指勾著那條被他藏著的銀鏈扯了出來。
    項鏈被扯出的瞬間,楚渝所有的抵抗都弱了下來。
    而他身後的封淮卻整個愣住了。
    一枚銀色的指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明晃晃的,在燈光下折射出微弱的銀芒。
    手指拿起那枚指環觀看,銀色的戒環上,“fh”兩個字母映入眼簾。
    空氣都因此靜默了良久,隻剩下兩人略顯粗重的呼吸聲。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低笑,笑聲低沉磁性,卻聽得楚渝心中一顫。
    他的身體被轉了回來,封淮拿著那枚戒指遞到他麵前,看他閃躲的眼,問他,“你不是說已經扔了嗎?”
    “那這是什麽?”
    封淮貼近他,“告訴我,楚渝。”
    撒謊的證據被擺在眼前,楚渝無力反駁,隻能避開封淮的眼。
    封淮在笑,“騙子。”
    下巴被捏住挑起,楚渝被強迫著抬頭,封淮又說了一句,“騙子。”
    “不喜歡我?”
    “不喜歡我為什麽還留著這枚戒指?”
    “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麽還要來a市?”
    將楚渝的腰往自己壓來,兩人身體緊緊相觸,封淮眼神幽深,“不喜歡我,那這裏,為什麽會有反應?”
    楚渝的臉瞬間燥熱,臉頰爬上一層緋色,襯得精致的臉越發妖冶惑人。
    封淮看著他的反應,篤定道:“楚渝,你還喜歡我。”
    心髒在封淮這一連串反問中越跳越快,他說的每一條他都無法反駁。
    連他自己都矛盾,既然想跟封淮斷得徹底,那為什麽還要來到a市?
    為什麽?
    楚渝自己心裏清楚。
    他舍不得封淮。
    強裝的冷漠漸漸破碎,抓在封淮腰間的手緩緩收緊,心中無數次想抱緊他,都被理智阻止。
    理智和本能交戰間,封淮的吻突然朝他落了下來。
    兩唇相接的瞬間,楚渝腦海中突然嗡了一聲,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好似崩斷了。
    封淮邊吻他邊說,“寶貝,說你喜歡我。”
    “說你喜歡我。”
    楚渝沒說話,隻是在封淮離開他時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將唇送了上去。
    就因為這一個舉動,好似幹柴烈火,瞬間燃燒了彼此的理智。
    身體相觸的那刻,全身的細胞都好似在叫囂,這一刻楚渝再也想不了其他,他隻想遵循本能和封淮在一起。
    他不想和他分開。
    大不了,就沉淪這一次……
    封淮冷笑一聲,將他的手高舉壓在門板上,“你這輩子都別想我放開你!”
    話音剛落,楚渝的身體就被強行翻了個麵,被迫背對著封淮。
    強烈的危機感襲來,楚渝再也無法維持冷靜,聲音都帶著幾分慌亂,“封淮,你要做什麽?”
    後背突然一涼,楚渝的襯衫被封淮掀起,綢緞似的背暴露在空氣中,白膩如玉,背脊因為緊張緊繃起一個漂亮的弧度,在燈光下漂亮得不可思議。
    空氣中響起皮帶扣的聲音,楚渝腰間一鬆,腦中的弦像是隨著這聲脆響一下子斷了,他開始掙紮起來,憤怒的喊封淮的名字,讓他放開他。
    封淮絲毫不為所動,將楚渝抵在門上,看著楚渝微微顫抖的身體,視線在他大腿上的襯衫夾上停留了一瞬,刻意貼近他的耳邊說,“真性感。”
    “有別人見過你這個模樣嗎?楚渝?”
    封淮在楚渝白膩的耳垂上咬了一口,陰沉道:“回答我。”
    “這麽晚才回來,你跟他做什麽去了?嗯?楚渝。”
    “說話啊!”
    被封淮以這樣的姿勢按在門上,楚渝心中屈辱,有怒意升騰。
    他瘋狂掙紮,冷冷道:“放開我封淮!”
    封淮充耳不聞,手臂緊緊擁著他,吻他的後頸,聲音偏執,卻又有股說不出的委屈,“楚渝,我本不想這樣對你,是你逼我的。”
    封淮現在的行為有些瘋狂,整個人都陷入了失控當中。
    眼看最後一層屏障就要被剝離,楚渝心中一顫,他深吸一口氣強行使自己冷靜下來,“你這樣做有什麽意思,封淮,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這樣做隻會讓我厭惡。”
    封淮的動作一頓,心中更怒,像是懲罰一樣,他故意在他白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力道很大,楚渝痛的身體一顫,被咬過的地方很快就有了一個深深的牙印。
    “楚渝,你還沒弄明白你現在的處境嗎?你不該說這樣的話激怒我,不然受苦的是你自己。”
    見楚渝輕顫的眼睫,封淮轉而又溫柔的吻了吻被他咬傷的地方,聲音溫柔如情人低語,“說點好聽的,寶貝,說你愛我。”
    楚渝閉了眼,努力忽視封淮在他身上惹火的手,聲音平靜的說,“封淮,放過我吧,我不想再這樣繼續跟你糾纏下去了。”
    空氣因為這句話陷入短暫的凝滯中,楚渝突然聽見一聲嗤笑,“放過你,那我怎麽辦?”
    桎梏的雙手突然被放,一雙手臂將他死死擁進懷中,帶著要將他揉進身體的力度。
    封淮埋首在楚渝後頸間,嗅著他身上讓他魂牽夢縈的氣息,語氣陰沉又偏執,“楚渝,別想著我會放開你,就算你愛上別人又如何,我照樣會把你搶過來,你是我的,永遠都是!”
    “你永遠都別想擺脫我。”
    楚渝猛的一怔,心跳都好似在這句話中漏跳了一拍。
    在他愣神間,脖頸間卻突然一涼,封淮扯開了他的衣領,灼熱的吻落了下來,楚渝渾身一顫,像是想起什麽,他突然緊緊拽著自己的衣領,像要遮住什麽一樣。
    但還是晚了,封淮已經看見了,他的視線落在楚渝脖頸間泄出的一縷銀華上,不顧楚渝的掙紮,手指勾著那條被他藏著的銀鏈扯了出來。
    項鏈被扯出的瞬間,楚渝所有的抵抗都弱了下來。
    而他身後的封淮卻整個愣住了。
    一枚銀色的指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明晃晃的,在燈光下折射出微弱的銀芒。
    手指拿起那枚指環觀看,銀色的戒環上,“fh”兩個字母映入眼簾。
    空氣都因此靜默了良久,隻剩下兩人略顯粗重的呼吸聲。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低笑,笑聲低沉磁性,卻聽得楚渝心中一顫。
    他的身體被轉了回來,封淮拿著那枚戒指遞到他麵前,看他閃躲的眼,問他,“你不是說已經扔了嗎?”
    “那這是什麽?”
    封淮貼近他,“告訴我,楚渝。”
    撒謊的證據被擺在眼前,楚渝無力反駁,隻能避開封淮的眼。
    封淮在笑,“騙子。”
    下巴被捏住挑起,楚渝被強迫著抬頭,封淮又說了一句,“騙子。”
    “不喜歡我?”
    “不喜歡我為什麽還留著這枚戒指?”
    “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麽還要來a市?”
    將楚渝的腰往自己壓來,兩人身體緊緊相觸,封淮眼神幽深,“不喜歡我,那這裏,為什麽會有反應?”
    楚渝的臉瞬間燥熱,臉頰爬上一層緋色,襯得精致的臉越發妖冶惑人。
    封淮看著他的反應,篤定道:“楚渝,你還喜歡我。”
    心髒在封淮這一連串反問中越跳越快,他說的每一條他都無法反駁。
    連他自己都矛盾,既然想跟封淮斷得徹底,那為什麽還要來到a市?
    為什麽?
    楚渝自己心裏清楚。
    他舍不得封淮。
    強裝的冷漠漸漸破碎,抓在封淮腰間的手緩緩收緊,心中無數次想抱緊他,都被理智阻止。
    理智和本能交戰間,封淮的吻突然朝他落了下來。
    兩唇相接的瞬間,楚渝腦海中突然嗡了一聲,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好似崩斷了。
    封淮邊吻他邊說,“寶貝,說你喜歡我。”
    “說你喜歡我。”
    楚渝沒說話,隻是在封淮離開他時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將唇送了上去。
    就因為這一個舉動,好似幹柴烈火,瞬間燃燒了彼此的理智。
    身體相觸的那刻,全身的細胞都好似在叫囂,這一刻楚渝再也想不了其他,他隻想遵循本能和封淮在一起。
    他不想和他分開。
    大不了,就沉淪這一次……
    封淮冷笑一聲,將他的手高舉壓在門板上,“你這輩子都別想我放開你!”
    話音剛落,楚渝的身體就被強行翻了個麵,被迫背對著封淮。
    強烈的危機感襲來,楚渝再也無法維持冷靜,聲音都帶著幾分慌亂,“封淮,你要做什麽?”
    後背突然一涼,楚渝的襯衫被封淮掀起,綢緞似的背暴露在空氣中,白膩如玉,背脊因為緊張緊繃起一個漂亮的弧度,在燈光下漂亮得不可思議。
    空氣中響起皮帶扣的聲音,楚渝腰間一鬆,腦中的弦像是隨著這聲脆響一下子斷了,他開始掙紮起來,憤怒的喊封淮的名字,讓他放開他。
    封淮絲毫不為所動,將楚渝抵在門上,看著楚渝微微顫抖的身體,視線在他大腿上的襯衫夾上停留了一瞬,刻意貼近他的耳邊說,“真性感。”
    “有別人見過你這個模樣嗎?楚渝?”
    封淮在楚渝白膩的耳垂上咬了一口,陰沉道:“回答我。”
    “這麽晚才回來,你跟他做什麽去了?嗯?楚渝。”
    “說話啊!”
    被封淮以這樣的姿勢按在門上,楚渝心中屈辱,有怒意升騰。
    他瘋狂掙紮,冷冷道:“放開我封淮!”
    封淮充耳不聞,手臂緊緊擁著他,吻他的後頸,聲音偏執,卻又有股說不出的委屈,“楚渝,我本不想這樣對你,是你逼我的。”
    封淮現在的行為有些瘋狂,整個人都陷入了失控當中。
    眼看最後一層屏障就要被剝離,楚渝心中一顫,他深吸一口氣強行使自己冷靜下來,“你這樣做有什麽意思,封淮,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這樣做隻會讓我厭惡。”
    封淮的動作一頓,心中更怒,像是懲罰一樣,他故意在他白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力道很大,楚渝痛的身體一顫,被咬過的地方很快就有了一個深深的牙印。
    “楚渝,你還沒弄明白你現在的處境嗎?你不該說這樣的話激怒我,不然受苦的是你自己。”
    見楚渝輕顫的眼睫,封淮轉而又溫柔的吻了吻被他咬傷的地方,聲音溫柔如情人低語,“說點好聽的,寶貝,說你愛我。”
    楚渝閉了眼,努力忽視封淮在他身上惹火的手,聲音平靜的說,“封淮,放過我吧,我不想再這樣繼續跟你糾纏下去了。”
    空氣因為這句話陷入短暫的凝滯中,楚渝突然聽見一聲嗤笑,“放過你,那我怎麽辦?”
    桎梏的雙手突然被放,一雙手臂將他死死擁進懷中,帶著要將他揉進身體的力度。
    封淮埋首在楚渝後頸間,嗅著他身上讓他魂牽夢縈的氣息,語氣陰沉又偏執,“楚渝,別想著我會放開你,就算你愛上別人又如何,我照樣會把你搶過來,你是我的,永遠都是!”
    “你永遠都別想擺脫我。”
    楚渝猛的一怔,心跳都好似在這句話中漏跳了一拍。
    在他愣神間,脖頸間卻突然一涼,封淮扯開了他的衣領,灼熱的吻落了下來,楚渝渾身一顫,像是想起什麽,他突然緊緊拽著自己的衣領,像要遮住什麽一樣。
    但還是晚了,封淮已經看見了,他的視線落在楚渝脖頸間泄出的一縷銀華上,不顧楚渝的掙紮,手指勾著那條被他藏著的銀鏈扯了出來。
    項鏈被扯出的瞬間,楚渝所有的抵抗都弱了下來。
    而他身後的封淮卻整個愣住了。
    一枚銀色的指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明晃晃的,在燈光下折射出微弱的銀芒。
    手指拿起那枚指環觀看,銀色的戒環上,“fh”兩個字母映入眼簾。
    空氣都因此靜默了良久,隻剩下兩人略顯粗重的呼吸聲。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低笑,笑聲低沉磁性,卻聽得楚渝心中一顫。
    他的身體被轉了回來,封淮拿著那枚戒指遞到他麵前,看他閃躲的眼,問他,“你不是說已經扔了嗎?”
    “那這是什麽?”
    封淮貼近他,“告訴我,楚渝。”
    撒謊的證據被擺在眼前,楚渝無力反駁,隻能避開封淮的眼。
    封淮在笑,“騙子。”
    下巴被捏住挑起,楚渝被強迫著抬頭,封淮又說了一句,“騙子。”
    “不喜歡我?”
    “不喜歡我為什麽還留著這枚戒指?”
    “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麽還要來a市?”
    將楚渝的腰往自己壓來,兩人身體緊緊相觸,封淮眼神幽深,“不喜歡我,那這裏,為什麽會有反應?”
    楚渝的臉瞬間燥熱,臉頰爬上一層緋色,襯得精致的臉越發妖冶惑人。
    封淮看著他的反應,篤定道:“楚渝,你還喜歡我。”
    心髒在封淮這一連串反問中越跳越快,他說的每一條他都無法反駁。
    連他自己都矛盾,既然想跟封淮斷得徹底,那為什麽還要來到a市?
    為什麽?
    楚渝自己心裏清楚。
    他舍不得封淮。
    強裝的冷漠漸漸破碎,抓在封淮腰間的手緩緩收緊,心中無數次想抱緊他,都被理智阻止。
    理智和本能交戰間,封淮的吻突然朝他落了下來。
    兩唇相接的瞬間,楚渝腦海中突然嗡了一聲,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好似崩斷了。
    封淮邊吻他邊說,“寶貝,說你喜歡我。”
    “說你喜歡我。”
    楚渝沒說話,隻是在封淮離開他時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將唇送了上去。
    就因為這一個舉動,好似幹柴烈火,瞬間燃燒了彼此的理智。
    身體相觸的那刻,全身的細胞都好似在叫囂,這一刻楚渝再也想不了其他,他隻想遵循本能和封淮在一起。
    他不想和他分開。
    大不了,就沉淪這一次……


如果您喜歡,請把《你理理我》,方便以後閱讀你理理我第72章 第 72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你理理我第72章 第 72 章並對你理理我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