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理理我

第71章 都市篇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月見微 本章:第71章 都市篇

    a市。
    隨著最後一縷霞光的消逝, 天空猶如被一層黑布籠罩,整個暗了下來。
    夜幕降臨,城市卻燈光璀璨。
    “啊, 總算完成了!”
    a市中心一處大廈燈火通明,隨著一聲感歎, 沉靜了大半天的樓層終於脫離了緊張壓抑的氣氛, 幾乎所有人都長舒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笑容。
    “終於解放了!”有人克製不住語氣的激動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連續加了兩個星期的班,所有人都處於精神極度緊繃的狀態, 如今壓在身上的壓力一鬆,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公司熱鬧起來,已經開始有人起哄下班後出去聚餐放鬆,這提議一出幾乎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認可。
    幾個人聚在一起商量聚餐的地點,說話期間, 目光不由自主的往不遠處一個座位看去。
    那裏坐了一個人, 全程都很安靜, 在周圍喧鬧的環境對比下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坐在電腦前,鼻梁上架著副銀邊防藍光眼鏡,電腦屏幕的光線映在他臉上, 將他冷白的皮膚染上了別的色彩,他穿著跟他們一樣的白襯衫,明明是很普通的職場穿搭, 但穿在他身上卻格外的有吸引力, 讓看到他的人視線都會忍不住在他身上多停留幾分。
    幾個人互相使使眼色,都在說“你去”。
    最後選出一個代表, 有些緊張的走到那張桌子麵前, 問:“咳, 楚組長,今晚聚會,你去嗎?”
    楚渝的視線從電腦屏幕前移開,見麵前一臉緊張的人,臉上露出個淡笑,“你們去吧,我還有些事沒處理完。”
    那人有些失望,隻能轉身回去,一回頭卻看見總裁辦公室的門開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高大人影走了出來。
    周圍頓時安靜了許多,有人大著膽子上前問,“老板,今晚聚會你去嗎?”
    陸嶼的視線在室內掃了一圈,最後落在坐在不遠處的楚渝身上,英挺的臉上露出一個笑來,“去,最近大家工作辛苦了,是該放鬆放鬆,今晚你們隨便玩兒,花銷我買單。”
    聽到這裏,眾人頓時發出一陣歡呼,“謝謝老板!”
    “老板你真帥!”
    陸嶼走到楚渝麵前,誠懇發出邀請,“楚組長,要跟我們一起去嗎?”
    陸嶼這麽一問,周圍的人也都附和道:“楚組長,一起去吧,你這些天都沒好好休息,現在項目完成了明天也不用上班,正好今晚出去放鬆一下,我們都去,就缺你一個了。”
    麵對周圍的盛情邀請,楚渝也不好再拒絕,隻能同意。
    *
    楚渝所在的是一個遊戲公司,由於公司剛起步,員工並不多,各個部門的人加在一起也隻有二十多人。
    公司裏的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基本沒有年齡代溝,還有一些是陸嶼帶來的同校校友,所以相處很和諧。
    陸嶼雖然是老板,但為人儒雅隨和沒有架子,跟員工們相處融洽,整個公司氛圍都很好。
    楚渝是一年多前被陸嶼特意邀請過來的,那時他大學剛畢業不久,來到a市找工作打算安定下來,陸嶼得知他找工作的事,直接將他請了過來。
    在t大時陸嶼就很照顧他,大學這幾年兩人一直都有聯係,這麽多年過去,兩人已經成了關係不錯的朋友。
    陸嶼在一家餐廳包了一個大包廂,他是老板,於是少不了被人敬酒,他酒量好,幾杯酒下去也麵不改色,臨到結束,陸嶼沒醉,那些向他敬酒的人反而先倒了。
    一場聚會喝醉了數人,ktv就不能再去,結束時,喝醉的被沒喝醉的帶走,女生們也在男生的相送下離開,原本鬧哄哄的包廂頓時隻剩下幾個人。
    “老板,你還行嗎?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陸嶼搖了搖頭,“沒事,你們先走吧。”
    剩下的幾個人也離開了,空間頓時空了下來,隻剩他和楚渝兩人。
    陸嶼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因為喝了酒的原因,臉上微微泛紅,像是有些醉了。
    楚渝走到他麵前,問 ,“學長,你還好嗎?”
    楚渝沒有沾酒,琥珀色的眼瞳清澈見底,一向冷淡的臉上帶著幾分憂色,陸嶼抬頭一看,一時有些愣神。
    他幹脆放鬆了身體,將自己弱勢的一麵展露在楚渝麵前,臉上帶著幾分無奈的笑,“好像有些醉了。”
    陸嶼扶著桌麵站起,身形晃了晃,楚渝伸手扶住他,“我幫你叫個代駕吧。”
    陸嶼看著他近在咫尺的臉,說好。
    從餐廳出來,被室外微涼的夜風一吹,陸嶼的醉意就散了幾分,他意識稍稍清醒了些,被楚渝帶著走向停車場。
    代駕來還需要一段時間,楚渝將陸嶼扶著送進汽車後座,剛要離開,手腕就被握住了。
    向抓住自己的人看去,楚渝看到了雙在昏暗光線下也顯得格外明亮的眼,清澈見底,幾乎看不見醉意,他微微一怔,剛要掙開,陸嶼就先他一步開口。
    “就坐在車內吧,外麵冷。”
    陸嶼已經鬆開了他,楚渝隻能坐下,等著代駕到來。
    後座的車窗開了一些,有微涼的風吹進來,衝散了空氣中的酒氣,陸嶼的意識徹底清醒了過來,他握了握之前拉住楚渝的那隻手,那種溫潤的感覺在緩緩消失。
    車內陷入詭異的安靜中,陸嶼看向坐在身側的楚渝,視線落在他在燈光下顯得有些虛幻的臉上,突然說:
    “楚渝,五年了,你還在等他嗎?”
    楚渝猛的一怔,心髒都漏跳了半拍,垂在身側的手漸漸收緊,他的眼神有瞬間的波動,隨即又恢複平靜,像是不懂陸嶼在說什麽一樣回頭看他,“什麽?”
    即使楚渝掩飾得很好,陸嶼還是清晰的捕捉到了,他暗歎一聲,即使心中不願,他還是說出了自己前不久知道的消息。
    “封淮回來了。”
    *
    楚渝沒想到,在知道封淮回來的消息沒多久,他就遇見了他。
    準確的來說,是封淮在等他,就在他家樓下。
    晚上十一點,小區門口幾乎已經沒有人進出,遠遠的,他看見一輛車停在老舊的路燈下,車前站了一個人,一身濃墨幾乎與周圍夜色融為一體。
    他手中有星火明明滅滅,淡淡的煙霧在指尖繚繞,像是站在那裏許久了,整個人都好似染了層寒霜,地上落了一地煙頭。
    楚渝剛出現,那雙猶如寒星的眼眸就鎖定了他,漆黑如墨,猶如深潭,一眼看不見底。
    當那張熟悉的麵容映入眼簾,猶如被定住一般,楚渝再也邁不開一步。
    曾經在腦海中多次設想過跟封淮再遇的場景,卻獨獨沒想過,他會在這裏遇見他。
    兩人隔著十幾米的距離對望,誰也沒有上前。
    最後還是封淮主動朝他走了過來,裹著寒霜的俊美麵容露出個淺淡的笑來,像是多年未見的老朋友那般用寒暄的語氣對他說,“這麽多年不見,楚渝,不請我上去坐坐嗎?”
    *
    楚渝住在一個老舊的小區樓中,樓道狹窄逼仄,空氣也不流通,有些悶。
    昏黃的聲控燈亮起,將兩人的影子拉得很長。
    楚渝住在三樓,他拿出鑰匙開門,封淮就站在他身後,在楚渝背對他時用幽深的眼神緊緊盯著他。
    門開了,楚渝開了燈,進去後回頭看向封淮,看著他漆黑深邃的眼,“進來吧。”
    室內的空間不大,布置得卻很溫馨,客廳幹淨整潔,空氣中有股淡淡的清香,跟楚渝身上的味道相似,讓人著迷。
    冷清的空間因為多了兩人顯得有人氣了些,封淮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視線隨著楚渝而動。
    不遠處,楚渝正背對著他幫他倒茶。
    他穿著白色襯衫,下擺全部束進黑色西裝褲內,修身的剪裁將他絕佳的腰臀比展露無遺,腰身柔韌纖細,臀部飽滿挺翹,雙腿筆直修長,微微彎腰的姿勢更是誘人犯罪。
    封淮目光漸漸幽深,露骨視線毫不掩飾的在楚渝身體上遊移,貪婪的看著他身體的每一分,如同餓極的野獸,下一刻就要撲上去將眼前的美食拆吃入腹。
    即使楚渝轉過身來他極具侵略性的目光也沒有半分收斂。
    熾熱,欲望,還有更多別的情緒,雜糅在一起,讓封淮的呼吸都粗重了許多。
    特別是在看見楚渝那張淡漠的臉時,他心中的不悅和憤懣擴散到了最大。
    一個冒著熱氣的玻璃杯放在了他麵前,當他看見楚渝光潔白嫩的手指時,之前維持的冷靜盡數龜裂,他迅速攥住楚渝要往回收的手,力氣很大,讓楚渝沒有掙脫的可能。
    跟楚渝那雙琥珀色的眼眸對上的刹那,封淮突然冷笑了一下,手臂一用力,輕而易舉的就將楚渝的身體扯到自己麵前。
    楚渝身體失去平衡跌入封淮懷中,屬於封淮的氣息從四麵八方朝他包裹而來,將他整個籠罩。
    熟悉的氣息混著煙草味湧入鼻息,楚渝一怔,愣神間,腰上已經環了隻粗壯的手臂,如同枷鎖一般將他的身體牢牢固定在封淮的懷抱中,沒有半分逃脫的可能。
    下巴被粗糙的手指捏住,楚渝被迫轉頭,對上封淮幽冷的眼。
    “見到多年未見的老情人,你就這種反應嗎?”
    這麽近的距離,封淮能清晰的聞到楚渝身上的所有氣息。
    這幾年他日思夜想的體香,還有他身上不知從哪裏沾染來的淡淡酒氣。
    回來的這麽晚,原來是和別人在一起!
    捏在楚渝下巴上的手因怒氣漸漸用力,鈍痛感讓楚渝蹙眉,環在腰上的手臂也在收緊,那力度,仿佛要將他的腰箍斷。
    忽略身上那強烈的存在感,楚渝直視封淮幽深慍怒的眼,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你都說了是舊情人了,還要我什麽反應?”
    “痛哭流涕嗎?”
    美人含笑該是賞心悅目的,但楚渝臉上的笑卻讓封淮覺得刺目,他緊咬著後槽牙,恨不得下一刻就咬爛楚渝的脖子,讓他再也說不出這樣刺人的話。
    心中憤怒交加,卻又有一股強烈的委屈上湧,脹得封淮雙眼通紅。
    他抓住楚渝的手舉到他麵前,沉聲質問,“戒指呢?我送你的戒指呢?你放哪兒了?”
    “楚渝,你答應過我不會取下來!”
    封淮握著他的手很緊,那力度像是要捏斷他的手腕,楚渝甚至能清晰的感覺到他在微微顫抖。
    視線落在封淮握在自己腕上的那隻手上,無名指上的銀色戒指映入眼簾。
    戒指的主人將它保護得很好,戒環上沒有半點刮痕,光潔如新,在燈光下反射著淡淡銀華,格外惹眼。
    視線在戒指上停留了好一會兒,楚渝垂著眼,濃密睫毛投下的陰影遮掩了他眼底情緒,他的表情很淡,幾乎沒有變化。
    空氣好似都變得凝滯。
    在封淮越來越淩厲的視線下,楚渝終於抬眸,琥珀色的眼底並沒有封淮想看到的情緒,他說:“戒指,我早就扔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你理理我》,方便以後閱讀你理理我第71章 都市篇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你理理我第71章 都市篇並對你理理我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