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理理我

第73章 第 73 章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月見微 本章:第73章 第 73 章

    放縱的後果, 就是楚渝第二天早上沒能準時上班。
    楚渝從來沒這麽累過,封淮就像個不知疲累機器一樣將他翻來覆去的折騰,好幾次楚渝累得昏睡過去都會被他弄醒,直到天際即將破曉, 某個男人才大發慈悲的放過他, 楚渝這才得到喘息的機會沉沉睡去。
    連被抱去浴室洗澡他都沒醒過來。
    天已經亮了, 天光從窗簾縫隙泄進,照亮了室內一角。
    房間沒有開燈,光線有些昏暗, 卻足以讓人看清房間陳列。
    空間內充斥著石楠花的氣息, 昭示著昨夜的瘋狂。
    不大的床上躺著兩個成年男人卻一點都不顯得擁擠。
    楚渝躺在封淮的臂彎中,他睡得極沉,長睫濃密卷翹,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夜哭得太狠, 他的眼尾通紅一片, 唇也因為過度親吻而紅腫, 卻仍舊漂亮得不可思議。
    封淮沒有睡, 視線一直落在懷中的楚渝臉上,近乎貪婪的看著他,連他睡覺的模樣都不想錯過一分, 生怕一睡過去醒來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見了。
    隻有抱著他看著他, 清楚的感受到這種真實感, 他的心才會安定。
    帶著薄繭的指腹輕輕的在楚渝臉上遊移,一遍又一遍, 像是在用手指描繪他的輪廓。
    這種楚渝近在咫尺他隨時都能觸摸的感覺, 他已經好久都沒有體會過了。
    封淮收緊了抱著楚渝的手臂, 唇一遍遍落在他的臉上, 額頭、眼睛、鼻梁,再到嘴唇,像是蓋章一樣,怎麽都吻不夠。
    即使被封淮這麽折騰楚渝也沒有醒,於是封淮的動作就越發肆無忌憚,直到楚渝皺了皺眉,夢囈似的說了一句,“不要了,封淮……”
    封淮這才停下,嘴角勾起一抹滿足的笑,將楚渝的身體再次擁入懷中抱緊,在他耳邊說好。
    反正,以後他有的是時間。
    *
    封淮的好心情在一個電話打來時結束。
    響的是楚渝的手機,打電話的是陸嶼。
    看著屏幕上的“陸學長”三個字,封淮冷冷一笑,接通了電話也不說話,他將手機放在枕頭邊,低下頭就去吻楚渝,故意弄出很大聲響。
    楚渝被吻得呼吸不過來,被迫發出了幾聲悶哼,迷迷糊糊間以為封淮又要折騰自己,他蹙眉不滿的喊了一聲封淮的名字,聲音又低又啞,卻異常好聽。
    滿意的聽見這一聲後,封淮再去看手機,通話已經掛斷了。
    他微微勾唇,拿過手機用楚渝的指紋解鎖,將通話記錄刪除。
    *
    楚渝一直睡到中午才醒來。
    他是被驚醒的,幾乎是本能的從床上坐起,如此劇烈動作導致他受傷的部位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他意識一下子清醒了。
    楚渝悶哼一聲,臉色都白了許多,痛楚讓他坐在原地一時不敢再動,昨夜的記憶朝他瘋狂湧來,他一愣,身體的酸痛和空氣中濃鬱的氣息讓他知道昨晚的一切並不是夢。
    房間裏隻有他一個人,封淮應該已經離開了。
    拿起手機一看,已經中午十二點十一分,楚渝一驚,連忙查看手機消息。
    微信中有陸嶼發給他的信息,問他怎麽沒來上班,發信息的時間早上九點多,楚渝連忙回複。
    【抱歉學長,我今天無法來上班了,有點事需要處理。】
    還沒等來陸嶼回複,楚渝就聽見一陣腳步聲朝他所在的房間靠近。
    他一怔,下一刻緊閉的房門就被推開,一個高大的人影走了進來。
    是封淮。
    看見封淮的刹那,楚渝心髒都跳快了許多,視線落在他的身體上。
    封淮赤.裸著精壯的上半身,身上僅僅就穿了一件做飯用的圍裙,肩寬腰細,肌肉殷實,胸口鼓囊囊的,淺蜜色的皮膚上還有數道發紅的抓痕,本是很普通的圍裙卻被他穿出了別的味道。
    幾乎是瞬間楚渝的臉就紅了。
    甚至有些慌亂的移開視線。
    封淮嘴角微勾,幾步走到楚渝床前坐下,視線落在他布滿他標記的身體上,低聲問他,“餓了嗎?我給你熬了粥。”
    聲音低沉又磁性,有股說不出的性感。
    聽得楚渝心都在微微顫動。
    他很快冷靜下來,視線落在封淮臉上,“你怎麽還在?”
    封淮臉上的笑淡了下來,“你就這麽希望我走嗎?”
    戲謔的視線在楚渝略顯斑駁的身體上掃過,封淮嘴角微勾,俯身靠近他,語氣曖昧,“楚渝,昨天晚上,你可不是這樣說的。”
    見楚渝看著他不說話,封淮就拿過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機,當著楚渝的麵解鎖點進錄音。
    一段讓人臉紅心跳的曖昧聲響從手機傳出,其中說話的兩個聲音很耳熟,楚渝聽得心中一顫,第一時間就是去搶封淮的手機。
    封淮靈活的躲避,將楚渝撲來的身體接住,看他因為疼痛蹙眉的模樣,心疼的抱住他,語氣微沉,“別亂動,你還受著傷。”
    楚渝卻顧不得疼,臉上都是不敢置信,“你竟然錄音?”
    “怕你睡了我穿上衣服就不認賬,所以留下了證據。”
    封淮撫了撫楚渝光滑的背,看他水潤的眼,嘴角帶笑,“聽到了嗎楚渝,是你自己說要我的,讓我不要離開你,我答應了,你不能始亂終棄。”
    楚渝咬牙,“刪了。”
    封淮很認真的問,“為什麽?不好聽嗎?”
    他刻意貼近楚渝壓低了聲音說,“寶貝,你都不知道你求人的聲音有多性感,我聽一次就想……”
    “封淮!”
    “刪了。”明顯能聽出語氣中的慍怒。
    見楚渝帶著怒氣的眼,封淮勾了勾唇,聽話的將手機拿到楚渝麵前,當著他的麵將錄音刪了,寵溺的看著他,“這樣總可以了吧,寶貝。”
    將封淮的手機搶過來確認沒有別的錄音後楚渝的神色才緩和下來,但神色仍舊很冷,仿佛一夜過後,他又變回了之前那個冷漠清醒的楚渝。
    將手機丟到封淮身上,楚渝推開他就要下床,但被折騰了一夜的身體卻不允許他這麽做,動一下就酸疼的不行,特別是身後那處,鑽心的疼痛讓楚渝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楚渝疼得臉色發白的模樣,封淮自然免不了心疼,但心疼歸心疼,要是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麽做。
    他抓住楚渝的手,問他,“去哪兒?”
    楚渝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去衛生間。”
    很是勾人的一眼,看得封淮心都酥了,他一笑,“我抱你去。”
    楚渝拒絕,“我自己去。”
    但他明顯拗不過封淮,匆匆穿上浴袍後還沒站起,封淮就直接將他抱起帶進了衛生間。
    怕掉下來,楚渝隻能勾住他的脖子,將封淮趕出去後,楚渝才總算舒心的開始在衛生間洗漱。
    被熱氣模糊的鏡子前,楚渝伸手擦了擦鏡麵,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模樣。
    如他所料,眼睛和唇都腫了,看起來著實有些嚇人,身體上也是封淮留下的各種痕跡,看顏色的深度,恐怕好幾天都消不了。
    艱難的洗完一個澡,還沒穿衣,浴室的門就從外麵打開了,已經穿好衣服的封淮走了進來。
    他仍舊穿著昨天那套衣服,如同濃墨一般的黑色,襯衫解開兩顆扣子露出半截鎖骨,柔軟的布料將他身體的肌肉緊緊包裹,每一個動作都能看到他飽滿的肌肉形狀,充滿了力量感。
    他全身都散發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
    再加上他那張妖孽般俊美的臉。
    楚渝頓時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心跳都快了許多。
    不可否認,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封淮對他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五年過去,他的五官輪廓比過去成熟了許多,身軀也越發健壯,像一隻充滿力量與野性的黑豹。
    楚渝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看他,卻不知在他看封淮的時候,封淮灼熱的視線也同樣在他身上遊移。
    封淮很滿意楚渝看他的眼神,幾步來到他麵前,很自然的拿過浴袍將楚渝赤.裸的身體包裹,動作親昵,眼神溫柔,像兩人沒分開時那樣。
    被封淮這樣對待的楚渝有些恍惚,怔怔的看著他,模樣實在可愛,封淮沒忍住在他唇上親了親,手臂環住他的腰,“去喝點粥吧,填填肚子。”
    楚渝回過神來,看他的穿著,問他,“你要走了嗎?”
    封淮笑,“舍不得我?”
    楚渝瞬間清醒,淡聲道:“想多了。”
    說完推開他就走。
    雖然走得艱難,但好歹沒有摔跤,封淮看著不忍上前摟住他的腰,半抱著將他帶到客廳沙發上坐下,對楚渝說,“今天不準去上班,在家好好休息。”
    楚渝抬眸看他,“你憑什麽管我?”
    封淮俯下身來,漆黑眼眸直直盯著他,“就憑我是你男人。”
    兩人互相對視,仿佛較勁兒一般都不肯示弱,最後還是封淮敗下陣來,語氣微軟,“你現在這個模樣不適合出門,乖,在家好好養傷。”
    楚渝暗暗咬牙,他這個模樣都是拜誰所賜。
    將已經放得溫熱的粥端到楚渝麵前,封淮拿著勺子就要喂他,楚渝拿過他手中的碗和湯勺,“我自己來。”
    封淮也沒有堅持,隻是坐在一旁看著楚渝吃飯的模樣,心神恍惚。
    眼前的這一幕跟曾經無數次夢到的畫麵重合,封淮心中柔軟,卻又有股深深的遺憾。
    曾經的他太弱,導致他和楚渝生生錯過了五年,如今他終於有了能保護他的能力。
    藏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封淮的眼底漸漸暗沉,這一次,他絕不會再讓之前的事發生!
    封淮就這樣看了楚渝許久,直到一陣不合時宜的鈴聲響起。
    是封淮的手機。
    他看了楚渝一眼,拿起手機去了別處接聽。
    等封淮掛了電話回來,楚渝已經將碗裏的粥吃完了。
    封淮接過他手中的碗,問他,“還要嗎?”
    楚渝說,“我吃飽了。”
    封淮拿著碗進了廚房,裏麵傳出陣陣水聲,沒一會兒封淮就走了出來,問他:“寶貝,要不要去床上再睡一會兒?”
    楚渝知道封淮要走了,直接跟他說,“你有事就離開吧。”
    封淮心中暗歎,他自然是不想離開,但為了自己跟楚渝的未來,他隻能暫時丟下他。
    他蹲在楚渝麵前握住他的手仰頭看他,語氣中有愧疚,“對不起寶貝,我處理完事情就來看你。”
    封淮已經離開了,楚渝的心卻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平靜下來,他在客廳坐了很久才回到臥室。
    再次拿起手機,他看到了陸嶼發來的信息。
    【沒事,等你處理好了再來。】
    他刻意貼近楚渝壓低了聲音說,“寶貝,你都不知道你求人的聲音有多性感,我聽一次就想……”
    “封淮!”
    “刪了。”明顯能聽出語氣中的慍怒。
    見楚渝帶著怒氣的眼,封淮勾了勾唇,聽話的將手機拿到楚渝麵前,當著他的麵將錄音刪了,寵溺的看著他,“這樣總可以了吧,寶貝。”
    將封淮的手機搶過來確認沒有別的錄音後楚渝的神色才緩和下來,但神色仍舊很冷,仿佛一夜過後,他又變回了之前那個冷漠清醒的楚渝。
    將手機丟到封淮身上,楚渝推開他就要下床,但被折騰了一夜的身體卻不允許他這麽做,動一下就酸疼的不行,特別是身後那處,鑽心的疼痛讓楚渝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楚渝疼得臉色發白的模樣,封淮自然免不了心疼,但心疼歸心疼,要是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麽做。
    他抓住楚渝的手,問他,“去哪兒?”
    楚渝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去衛生間。”
    很是勾人的一眼,看得封淮心都酥了,他一笑,“我抱你去。”
    楚渝拒絕,“我自己去。”
    但他明顯拗不過封淮,匆匆穿上浴袍後還沒站起,封淮就直接將他抱起帶進了衛生間。
    怕掉下來,楚渝隻能勾住他的脖子,將封淮趕出去後,楚渝才總算舒心的開始在衛生間洗漱。
    被熱氣模糊的鏡子前,楚渝伸手擦了擦鏡麵,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模樣。
    如他所料,眼睛和唇都腫了,看起來著實有些嚇人,身體上也是封淮留下的各種痕跡,看顏色的深度,恐怕好幾天都消不了。
    艱難的洗完一個澡,還沒穿衣,浴室的門就從外麵打開了,已經穿好衣服的封淮走了進來。
    他仍舊穿著昨天那套衣服,如同濃墨一般的黑色,襯衫解開兩顆扣子露出半截鎖骨,柔軟的布料將他身體的肌肉緊緊包裹,每一個動作都能看到他飽滿的肌肉形狀,充滿了力量感。
    他全身都散發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
    再加上他那張妖孽般俊美的臉。
    楚渝頓時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心跳都快了許多。
    不可否認,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封淮對他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五年過去,他的五官輪廓比過去成熟了許多,身軀也越發健壯,像一隻充滿力量與野性的黑豹。
    楚渝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看他,卻不知在他看封淮的時候,封淮灼熱的視線也同樣在他身上遊移。
    封淮很滿意楚渝看他的眼神,幾步來到他麵前,很自然的拿過浴袍將楚渝赤.裸的身體包裹,動作親昵,眼神溫柔,像兩人沒分開時那樣。
    被封淮這樣對待的楚渝有些恍惚,怔怔的看著他,模樣實在可愛,封淮沒忍住在他唇上親了親,手臂環住他的腰,“去喝點粥吧,填填肚子。”
    楚渝回過神來,看他的穿著,問他,“你要走了嗎?”
    封淮笑,“舍不得我?”
    楚渝瞬間清醒,淡聲道:“想多了。”
    說完推開他就走。
    雖然走得艱難,但好歹沒有摔跤,封淮看著不忍上前摟住他的腰,半抱著將他帶到客廳沙發上坐下,對楚渝說,“今天不準去上班,在家好好休息。”
    楚渝抬眸看他,“你憑什麽管我?”
    封淮俯下身來,漆黑眼眸直直盯著他,“就憑我是你男人。”
    兩人互相對視,仿佛較勁兒一般都不肯示弱,最後還是封淮敗下陣來,語氣微軟,“你現在這個模樣不適合出門,乖,在家好好養傷。”
    楚渝暗暗咬牙,他這個模樣都是拜誰所賜。
    將已經放得溫熱的粥端到楚渝麵前,封淮拿著勺子就要喂他,楚渝拿過他手中的碗和湯勺,“我自己來。”
    封淮也沒有堅持,隻是坐在一旁看著楚渝吃飯的模樣,心神恍惚。
    眼前的這一幕跟曾經無數次夢到的畫麵重合,封淮心中柔軟,卻又有股深深的遺憾。
    曾經的他太弱,導致他和楚渝生生錯過了五年,如今他終於有了能保護他的能力。
    藏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封淮的眼底漸漸暗沉,這一次,他絕不會再讓之前的事發生!
    封淮就這樣看了楚渝許久,直到一陣不合時宜的鈴聲響起。
    是封淮的手機。
    他看了楚渝一眼,拿起手機去了別處接聽。
    等封淮掛了電話回來,楚渝已經將碗裏的粥吃完了。
    封淮接過他手中的碗,問他,“還要嗎?”
    楚渝說,“我吃飽了。”
    封淮拿著碗進了廚房,裏麵傳出陣陣水聲,沒一會兒封淮就走了出來,問他:“寶貝,要不要去床上再睡一會兒?”
    楚渝知道封淮要走了,直接跟他說,“你有事就離開吧。”
    封淮心中暗歎,他自然是不想離開,但為了自己跟楚渝的未來,他隻能暫時丟下他。
    他蹲在楚渝麵前握住他的手仰頭看他,語氣中有愧疚,“對不起寶貝,我處理完事情就來看你。”
    封淮已經離開了,楚渝的心卻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平靜下來,他在客廳坐了很久才回到臥室。
    再次拿起手機,他看到了陸嶼發來的信息。
    【沒事,等你處理好了再來。】
    他刻意貼近楚渝壓低了聲音說,“寶貝,你都不知道你求人的聲音有多性感,我聽一次就想……”
    “封淮!”
    “刪了。”明顯能聽出語氣中的慍怒。
    見楚渝帶著怒氣的眼,封淮勾了勾唇,聽話的將手機拿到楚渝麵前,當著他的麵將錄音刪了,寵溺的看著他,“這樣總可以了吧,寶貝。”
    將封淮的手機搶過來確認沒有別的錄音後楚渝的神色才緩和下來,但神色仍舊很冷,仿佛一夜過後,他又變回了之前那個冷漠清醒的楚渝。
    將手機丟到封淮身上,楚渝推開他就要下床,但被折騰了一夜的身體卻不允許他這麽做,動一下就酸疼的不行,特別是身後那處,鑽心的疼痛讓楚渝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楚渝疼得臉色發白的模樣,封淮自然免不了心疼,但心疼歸心疼,要是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麽做。
    他抓住楚渝的手,問他,“去哪兒?”
    楚渝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去衛生間。”
    很是勾人的一眼,看得封淮心都酥了,他一笑,“我抱你去。”
    楚渝拒絕,“我自己去。”
    但他明顯拗不過封淮,匆匆穿上浴袍後還沒站起,封淮就直接將他抱起帶進了衛生間。
    怕掉下來,楚渝隻能勾住他的脖子,將封淮趕出去後,楚渝才總算舒心的開始在衛生間洗漱。
    被熱氣模糊的鏡子前,楚渝伸手擦了擦鏡麵,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模樣。
    如他所料,眼睛和唇都腫了,看起來著實有些嚇人,身體上也是封淮留下的各種痕跡,看顏色的深度,恐怕好幾天都消不了。
    艱難的洗完一個澡,還沒穿衣,浴室的門就從外麵打開了,已經穿好衣服的封淮走了進來。
    他仍舊穿著昨天那套衣服,如同濃墨一般的黑色,襯衫解開兩顆扣子露出半截鎖骨,柔軟的布料將他身體的肌肉緊緊包裹,每一個動作都能看到他飽滿的肌肉形狀,充滿了力量感。
    他全身都散發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
    再加上他那張妖孽般俊美的臉。
    楚渝頓時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心跳都快了許多。
    不可否認,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封淮對他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五年過去,他的五官輪廓比過去成熟了許多,身軀也越發健壯,像一隻充滿力量與野性的黑豹。
    楚渝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看他,卻不知在他看封淮的時候,封淮灼熱的視線也同樣在他身上遊移。
    封淮很滿意楚渝看他的眼神,幾步來到他麵前,很自然的拿過浴袍將楚渝赤.裸的身體包裹,動作親昵,眼神溫柔,像兩人沒分開時那樣。
    被封淮這樣對待的楚渝有些恍惚,怔怔的看著他,模樣實在可愛,封淮沒忍住在他唇上親了親,手臂環住他的腰,“去喝點粥吧,填填肚子。”
    楚渝回過神來,看他的穿著,問他,“你要走了嗎?”
    封淮笑,“舍不得我?”
    楚渝瞬間清醒,淡聲道:“想多了。”
    說完推開他就走。
    雖然走得艱難,但好歹沒有摔跤,封淮看著不忍上前摟住他的腰,半抱著將他帶到客廳沙發上坐下,對楚渝說,“今天不準去上班,在家好好休息。”
    楚渝抬眸看他,“你憑什麽管我?”
    封淮俯下身來,漆黑眼眸直直盯著他,“就憑我是你男人。”
    兩人互相對視,仿佛較勁兒一般都不肯示弱,最後還是封淮敗下陣來,語氣微軟,“你現在這個模樣不適合出門,乖,在家好好養傷。”
    楚渝暗暗咬牙,他這個模樣都是拜誰所賜。
    將已經放得溫熱的粥端到楚渝麵前,封淮拿著勺子就要喂他,楚渝拿過他手中的碗和湯勺,“我自己來。”
    封淮也沒有堅持,隻是坐在一旁看著楚渝吃飯的模樣,心神恍惚。
    眼前的這一幕跟曾經無數次夢到的畫麵重合,封淮心中柔軟,卻又有股深深的遺憾。
    曾經的他太弱,導致他和楚渝生生錯過了五年,如今他終於有了能保護他的能力。
    藏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封淮的眼底漸漸暗沉,這一次,他絕不會再讓之前的事發生!
    封淮就這樣看了楚渝許久,直到一陣不合時宜的鈴聲響起。
    是封淮的手機。
    他看了楚渝一眼,拿起手機去了別處接聽。
    等封淮掛了電話回來,楚渝已經將碗裏的粥吃完了。
    封淮接過他手中的碗,問他,“還要嗎?”
    楚渝說,“我吃飽了。”
    封淮拿著碗進了廚房,裏麵傳出陣陣水聲,沒一會兒封淮就走了出來,問他:“寶貝,要不要去床上再睡一會兒?”
    楚渝知道封淮要走了,直接跟他說,“你有事就離開吧。”
    封淮心中暗歎,他自然是不想離開,但為了自己跟楚渝的未來,他隻能暫時丟下他。
    他蹲在楚渝麵前握住他的手仰頭看他,語氣中有愧疚,“對不起寶貝,我處理完事情就來看你。”
    封淮已經離開了,楚渝的心卻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平靜下來,他在客廳坐了很久才回到臥室。
    再次拿起手機,他看到了陸嶼發來的信息。
    【沒事,等你處理好了再來。】
    他刻意貼近楚渝壓低了聲音說,“寶貝,你都不知道你求人的聲音有多性感,我聽一次就想……”
    “封淮!”
    “刪了。”明顯能聽出語氣中的慍怒。
    見楚渝帶著怒氣的眼,封淮勾了勾唇,聽話的將手機拿到楚渝麵前,當著他的麵將錄音刪了,寵溺的看著他,“這樣總可以了吧,寶貝。”
    將封淮的手機搶過來確認沒有別的錄音後楚渝的神色才緩和下來,但神色仍舊很冷,仿佛一夜過後,他又變回了之前那個冷漠清醒的楚渝。
    將手機丟到封淮身上,楚渝推開他就要下床,但被折騰了一夜的身體卻不允許他這麽做,動一下就酸疼的不行,特別是身後那處,鑽心的疼痛讓楚渝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楚渝疼得臉色發白的模樣,封淮自然免不了心疼,但心疼歸心疼,要是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麽做。
    他抓住楚渝的手,問他,“去哪兒?”
    楚渝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去衛生間。”
    很是勾人的一眼,看得封淮心都酥了,他一笑,“我抱你去。”
    楚渝拒絕,“我自己去。”
    但他明顯拗不過封淮,匆匆穿上浴袍後還沒站起,封淮就直接將他抱起帶進了衛生間。
    怕掉下來,楚渝隻能勾住他的脖子,將封淮趕出去後,楚渝才總算舒心的開始在衛生間洗漱。
    被熱氣模糊的鏡子前,楚渝伸手擦了擦鏡麵,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模樣。
    如他所料,眼睛和唇都腫了,看起來著實有些嚇人,身體上也是封淮留下的各種痕跡,看顏色的深度,恐怕好幾天都消不了。
    艱難的洗完一個澡,還沒穿衣,浴室的門就從外麵打開了,已經穿好衣服的封淮走了進來。
    他仍舊穿著昨天那套衣服,如同濃墨一般的黑色,襯衫解開兩顆扣子露出半截鎖骨,柔軟的布料將他身體的肌肉緊緊包裹,每一個動作都能看到他飽滿的肌肉形狀,充滿了力量感。
    他全身都散發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
    再加上他那張妖孽般俊美的臉。
    楚渝頓時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心跳都快了許多。
    不可否認,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封淮對他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五年過去,他的五官輪廓比過去成熟了許多,身軀也越發健壯,像一隻充滿力量與野性的黑豹。
    楚渝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看他,卻不知在他看封淮的時候,封淮灼熱的視線也同樣在他身上遊移。
    封淮很滿意楚渝看他的眼神,幾步來到他麵前,很自然的拿過浴袍將楚渝赤.裸的身體包裹,動作親昵,眼神溫柔,像兩人沒分開時那樣。
    被封淮這樣對待的楚渝有些恍惚,怔怔的看著他,模樣實在可愛,封淮沒忍住在他唇上親了親,手臂環住他的腰,“去喝點粥吧,填填肚子。”
    楚渝回過神來,看他的穿著,問他,“你要走了嗎?”
    封淮笑,“舍不得我?”
    楚渝瞬間清醒,淡聲道:“想多了。”
    說完推開他就走。
    雖然走得艱難,但好歹沒有摔跤,封淮看著不忍上前摟住他的腰,半抱著將他帶到客廳沙發上坐下,對楚渝說,“今天不準去上班,在家好好休息。”
    楚渝抬眸看他,“你憑什麽管我?”
    封淮俯下身來,漆黑眼眸直直盯著他,“就憑我是你男人。”
    兩人互相對視,仿佛較勁兒一般都不肯示弱,最後還是封淮敗下陣來,語氣微軟,“你現在這個模樣不適合出門,乖,在家好好養傷。”
    楚渝暗暗咬牙,他這個模樣都是拜誰所賜。
    將已經放得溫熱的粥端到楚渝麵前,封淮拿著勺子就要喂他,楚渝拿過他手中的碗和湯勺,“我自己來。”
    封淮也沒有堅持,隻是坐在一旁看著楚渝吃飯的模樣,心神恍惚。
    眼前的這一幕跟曾經無數次夢到的畫麵重合,封淮心中柔軟,卻又有股深深的遺憾。
    曾經的他太弱,導致他和楚渝生生錯過了五年,如今他終於有了能保護他的能力。
    藏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封淮的眼底漸漸暗沉,這一次,他絕不會再讓之前的事發生!
    封淮就這樣看了楚渝許久,直到一陣不合時宜的鈴聲響起。
    是封淮的手機。
    他看了楚渝一眼,拿起手機去了別處接聽。
    等封淮掛了電話回來,楚渝已經將碗裏的粥吃完了。
    封淮接過他手中的碗,問他,“還要嗎?”
    楚渝說,“我吃飽了。”
    封淮拿著碗進了廚房,裏麵傳出陣陣水聲,沒一會兒封淮就走了出來,問他:“寶貝,要不要去床上再睡一會兒?”
    楚渝知道封淮要走了,直接跟他說,“你有事就離開吧。”
    封淮心中暗歎,他自然是不想離開,但為了自己跟楚渝的未來,他隻能暫時丟下他。
    他蹲在楚渝麵前握住他的手仰頭看他,語氣中有愧疚,“對不起寶貝,我處理完事情就來看你。”
    封淮已經離開了,楚渝的心卻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平靜下來,他在客廳坐了很久才回到臥室。
    再次拿起手機,他看到了陸嶼發來的信息。
    【沒事,等你處理好了再來。】
    他刻意貼近楚渝壓低了聲音說,“寶貝,你都不知道你求人的聲音有多性感,我聽一次就想……”
    “封淮!”
    “刪了。”明顯能聽出語氣中的慍怒。
    見楚渝帶著怒氣的眼,封淮勾了勾唇,聽話的將手機拿到楚渝麵前,當著他的麵將錄音刪了,寵溺的看著他,“這樣總可以了吧,寶貝。”
    將封淮的手機搶過來確認沒有別的錄音後楚渝的神色才緩和下來,但神色仍舊很冷,仿佛一夜過後,他又變回了之前那個冷漠清醒的楚渝。
    將手機丟到封淮身上,楚渝推開他就要下床,但被折騰了一夜的身體卻不允許他這麽做,動一下就酸疼的不行,特別是身後那處,鑽心的疼痛讓楚渝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楚渝疼得臉色發白的模樣,封淮自然免不了心疼,但心疼歸心疼,要是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麽做。
    他抓住楚渝的手,問他,“去哪兒?”
    楚渝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去衛生間。”
    很是勾人的一眼,看得封淮心都酥了,他一笑,“我抱你去。”
    楚渝拒絕,“我自己去。”
    但他明顯拗不過封淮,匆匆穿上浴袍後還沒站起,封淮就直接將他抱起帶進了衛生間。
    怕掉下來,楚渝隻能勾住他的脖子,將封淮趕出去後,楚渝才總算舒心的開始在衛生間洗漱。
    被熱氣模糊的鏡子前,楚渝伸手擦了擦鏡麵,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模樣。
    如他所料,眼睛和唇都腫了,看起來著實有些嚇人,身體上也是封淮留下的各種痕跡,看顏色的深度,恐怕好幾天都消不了。
    艱難的洗完一個澡,還沒穿衣,浴室的門就從外麵打開了,已經穿好衣服的封淮走了進來。
    他仍舊穿著昨天那套衣服,如同濃墨一般的黑色,襯衫解開兩顆扣子露出半截鎖骨,柔軟的布料將他身體的肌肉緊緊包裹,每一個動作都能看到他飽滿的肌肉形狀,充滿了力量感。
    他全身都散發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
    再加上他那張妖孽般俊美的臉。
    楚渝頓時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心跳都快了許多。
    不可否認,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封淮對他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五年過去,他的五官輪廓比過去成熟了許多,身軀也越發健壯,像一隻充滿力量與野性的黑豹。
    楚渝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看他,卻不知在他看封淮的時候,封淮灼熱的視線也同樣在他身上遊移。
    封淮很滿意楚渝看他的眼神,幾步來到他麵前,很自然的拿過浴袍將楚渝赤.裸的身體包裹,動作親昵,眼神溫柔,像兩人沒分開時那樣。
    被封淮這樣對待的楚渝有些恍惚,怔怔的看著他,模樣實在可愛,封淮沒忍住在他唇上親了親,手臂環住他的腰,“去喝點粥吧,填填肚子。”
    楚渝回過神來,看他的穿著,問他,“你要走了嗎?”
    封淮笑,“舍不得我?”
    楚渝瞬間清醒,淡聲道:“想多了。”
    說完推開他就走。
    雖然走得艱難,但好歹沒有摔跤,封淮看著不忍上前摟住他的腰,半抱著將他帶到客廳沙發上坐下,對楚渝說,“今天不準去上班,在家好好休息。”
    楚渝抬眸看他,“你憑什麽管我?”
    封淮俯下身來,漆黑眼眸直直盯著他,“就憑我是你男人。”
    兩人互相對視,仿佛較勁兒一般都不肯示弱,最後還是封淮敗下陣來,語氣微軟,“你現在這個模樣不適合出門,乖,在家好好養傷。”
    楚渝暗暗咬牙,他這個模樣都是拜誰所賜。
    將已經放得溫熱的粥端到楚渝麵前,封淮拿著勺子就要喂他,楚渝拿過他手中的碗和湯勺,“我自己來。”
    封淮也沒有堅持,隻是坐在一旁看著楚渝吃飯的模樣,心神恍惚。
    眼前的這一幕跟曾經無數次夢到的畫麵重合,封淮心中柔軟,卻又有股深深的遺憾。
    曾經的他太弱,導致他和楚渝生生錯過了五年,如今他終於有了能保護他的能力。
    藏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封淮的眼底漸漸暗沉,這一次,他絕不會再讓之前的事發生!
    封淮就這樣看了楚渝許久,直到一陣不合時宜的鈴聲響起。
    是封淮的手機。
    他看了楚渝一眼,拿起手機去了別處接聽。
    等封淮掛了電話回來,楚渝已經將碗裏的粥吃完了。
    封淮接過他手中的碗,問他,“還要嗎?”
    楚渝說,“我吃飽了。”
    封淮拿著碗進了廚房,裏麵傳出陣陣水聲,沒一會兒封淮就走了出來,問他:“寶貝,要不要去床上再睡一會兒?”
    楚渝知道封淮要走了,直接跟他說,“你有事就離開吧。”
    封淮心中暗歎,他自然是不想離開,但為了自己跟楚渝的未來,他隻能暫時丟下他。
    他蹲在楚渝麵前握住他的手仰頭看他,語氣中有愧疚,“對不起寶貝,我處理完事情就來看你。”
    封淮已經離開了,楚渝的心卻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平靜下來,他在客廳坐了很久才回到臥室。
    再次拿起手機,他看到了陸嶼發來的信息。
    【沒事,等你處理好了再來。】
    他刻意貼近楚渝壓低了聲音說,“寶貝,你都不知道你求人的聲音有多性感,我聽一次就想……”
    “封淮!”
    “刪了。”明顯能聽出語氣中的慍怒。
    見楚渝帶著怒氣的眼,封淮勾了勾唇,聽話的將手機拿到楚渝麵前,當著他的麵將錄音刪了,寵溺的看著他,“這樣總可以了吧,寶貝。”
    將封淮的手機搶過來確認沒有別的錄音後楚渝的神色才緩和下來,但神色仍舊很冷,仿佛一夜過後,他又變回了之前那個冷漠清醒的楚渝。
    將手機丟到封淮身上,楚渝推開他就要下床,但被折騰了一夜的身體卻不允許他這麽做,動一下就酸疼的不行,特別是身後那處,鑽心的疼痛讓楚渝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楚渝疼得臉色發白的模樣,封淮自然免不了心疼,但心疼歸心疼,要是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麽做。
    他抓住楚渝的手,問他,“去哪兒?”
    楚渝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去衛生間。”
    很是勾人的一眼,看得封淮心都酥了,他一笑,“我抱你去。”
    楚渝拒絕,“我自己去。”
    但他明顯拗不過封淮,匆匆穿上浴袍後還沒站起,封淮就直接將他抱起帶進了衛生間。
    怕掉下來,楚渝隻能勾住他的脖子,將封淮趕出去後,楚渝才總算舒心的開始在衛生間洗漱。
    被熱氣模糊的鏡子前,楚渝伸手擦了擦鏡麵,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模樣。
    如他所料,眼睛和唇都腫了,看起來著實有些嚇人,身體上也是封淮留下的各種痕跡,看顏色的深度,恐怕好幾天都消不了。
    艱難的洗完一個澡,還沒穿衣,浴室的門就從外麵打開了,已經穿好衣服的封淮走了進來。
    他仍舊穿著昨天那套衣服,如同濃墨一般的黑色,襯衫解開兩顆扣子露出半截鎖骨,柔軟的布料將他身體的肌肉緊緊包裹,每一個動作都能看到他飽滿的肌肉形狀,充滿了力量感。
    他全身都散發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
    再加上他那張妖孽般俊美的臉。
    楚渝頓時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心跳都快了許多。
    不可否認,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封淮對他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五年過去,他的五官輪廓比過去成熟了許多,身軀也越發健壯,像一隻充滿力量與野性的黑豹。
    楚渝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看他,卻不知在他看封淮的時候,封淮灼熱的視線也同樣在他身上遊移。
    封淮很滿意楚渝看他的眼神,幾步來到他麵前,很自然的拿過浴袍將楚渝赤.裸的身體包裹,動作親昵,眼神溫柔,像兩人沒分開時那樣。
    被封淮這樣對待的楚渝有些恍惚,怔怔的看著他,模樣實在可愛,封淮沒忍住在他唇上親了親,手臂環住他的腰,“去喝點粥吧,填填肚子。”
    楚渝回過神來,看他的穿著,問他,“你要走了嗎?”
    封淮笑,“舍不得我?”
    楚渝瞬間清醒,淡聲道:“想多了。”
    說完推開他就走。
    雖然走得艱難,但好歹沒有摔跤,封淮看著不忍上前摟住他的腰,半抱著將他帶到客廳沙發上坐下,對楚渝說,“今天不準去上班,在家好好休息。”
    楚渝抬眸看他,“你憑什麽管我?”
    封淮俯下身來,漆黑眼眸直直盯著他,“就憑我是你男人。”
    兩人互相對視,仿佛較勁兒一般都不肯示弱,最後還是封淮敗下陣來,語氣微軟,“你現在這個模樣不適合出門,乖,在家好好養傷。”
    楚渝暗暗咬牙,他這個模樣都是拜誰所賜。
    將已經放得溫熱的粥端到楚渝麵前,封淮拿著勺子就要喂他,楚渝拿過他手中的碗和湯勺,“我自己來。”
    封淮也沒有堅持,隻是坐在一旁看著楚渝吃飯的模樣,心神恍惚。
    眼前的這一幕跟曾經無數次夢到的畫麵重合,封淮心中柔軟,卻又有股深深的遺憾。
    曾經的他太弱,導致他和楚渝生生錯過了五年,如今他終於有了能保護他的能力。
    藏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封淮的眼底漸漸暗沉,這一次,他絕不會再讓之前的事發生!
    封淮就這樣看了楚渝許久,直到一陣不合時宜的鈴聲響起。
    是封淮的手機。
    他看了楚渝一眼,拿起手機去了別處接聽。
    等封淮掛了電話回來,楚渝已經將碗裏的粥吃完了。
    封淮接過他手中的碗,問他,“還要嗎?”
    楚渝說,“我吃飽了。”
    封淮拿著碗進了廚房,裏麵傳出陣陣水聲,沒一會兒封淮就走了出來,問他:“寶貝,要不要去床上再睡一會兒?”
    楚渝知道封淮要走了,直接跟他說,“你有事就離開吧。”
    封淮心中暗歎,他自然是不想離開,但為了自己跟楚渝的未來,他隻能暫時丟下他。
    他蹲在楚渝麵前握住他的手仰頭看他,語氣中有愧疚,“對不起寶貝,我處理完事情就來看你。”
    封淮已經離開了,楚渝的心卻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平靜下來,他在客廳坐了很久才回到臥室。
    再次拿起手機,他看到了陸嶼發來的信息。
    【沒事,等你處理好了再來。】
    他刻意貼近楚渝壓低了聲音說,“寶貝,你都不知道你求人的聲音有多性感,我聽一次就想……”
    “封淮!”
    “刪了。”明顯能聽出語氣中的慍怒。
    見楚渝帶著怒氣的眼,封淮勾了勾唇,聽話的將手機拿到楚渝麵前,當著他的麵將錄音刪了,寵溺的看著他,“這樣總可以了吧,寶貝。”
    將封淮的手機搶過來確認沒有別的錄音後楚渝的神色才緩和下來,但神色仍舊很冷,仿佛一夜過後,他又變回了之前那個冷漠清醒的楚渝。
    將手機丟到封淮身上,楚渝推開他就要下床,但被折騰了一夜的身體卻不允許他這麽做,動一下就酸疼的不行,特別是身後那處,鑽心的疼痛讓楚渝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楚渝疼得臉色發白的模樣,封淮自然免不了心疼,但心疼歸心疼,要是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麽做。
    他抓住楚渝的手,問他,“去哪兒?”
    楚渝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去衛生間。”
    很是勾人的一眼,看得封淮心都酥了,他一笑,“我抱你去。”
    楚渝拒絕,“我自己去。”
    但他明顯拗不過封淮,匆匆穿上浴袍後還沒站起,封淮就直接將他抱起帶進了衛生間。
    怕掉下來,楚渝隻能勾住他的脖子,將封淮趕出去後,楚渝才總算舒心的開始在衛生間洗漱。
    被熱氣模糊的鏡子前,楚渝伸手擦了擦鏡麵,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模樣。
    如他所料,眼睛和唇都腫了,看起來著實有些嚇人,身體上也是封淮留下的各種痕跡,看顏色的深度,恐怕好幾天都消不了。
    艱難的洗完一個澡,還沒穿衣,浴室的門就從外麵打開了,已經穿好衣服的封淮走了進來。
    他仍舊穿著昨天那套衣服,如同濃墨一般的黑色,襯衫解開兩顆扣子露出半截鎖骨,柔軟的布料將他身體的肌肉緊緊包裹,每一個動作都能看到他飽滿的肌肉形狀,充滿了力量感。
    他全身都散發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
    再加上他那張妖孽般俊美的臉。
    楚渝頓時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心跳都快了許多。
    不可否認,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封淮對他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五年過去,他的五官輪廓比過去成熟了許多,身軀也越發健壯,像一隻充滿力量與野性的黑豹。
    楚渝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看他,卻不知在他看封淮的時候,封淮灼熱的視線也同樣在他身上遊移。
    封淮很滿意楚渝看他的眼神,幾步來到他麵前,很自然的拿過浴袍將楚渝赤.裸的身體包裹,動作親昵,眼神溫柔,像兩人沒分開時那樣。
    被封淮這樣對待的楚渝有些恍惚,怔怔的看著他,模樣實在可愛,封淮沒忍住在他唇上親了親,手臂環住他的腰,“去喝點粥吧,填填肚子。”
    楚渝回過神來,看他的穿著,問他,“你要走了嗎?”
    封淮笑,“舍不得我?”
    楚渝瞬間清醒,淡聲道:“想多了。”
    說完推開他就走。
    雖然走得艱難,但好歹沒有摔跤,封淮看著不忍上前摟住他的腰,半抱著將他帶到客廳沙發上坐下,對楚渝說,“今天不準去上班,在家好好休息。”
    楚渝抬眸看他,“你憑什麽管我?”
    封淮俯下身來,漆黑眼眸直直盯著他,“就憑我是你男人。”
    兩人互相對視,仿佛較勁兒一般都不肯示弱,最後還是封淮敗下陣來,語氣微軟,“你現在這個模樣不適合出門,乖,在家好好養傷。”
    楚渝暗暗咬牙,他這個模樣都是拜誰所賜。
    將已經放得溫熱的粥端到楚渝麵前,封淮拿著勺子就要喂他,楚渝拿過他手中的碗和湯勺,“我自己來。”
    封淮也沒有堅持,隻是坐在一旁看著楚渝吃飯的模樣,心神恍惚。
    眼前的這一幕跟曾經無數次夢到的畫麵重合,封淮心中柔軟,卻又有股深深的遺憾。
    曾經的他太弱,導致他和楚渝生生錯過了五年,如今他終於有了能保護他的能力。
    藏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封淮的眼底漸漸暗沉,這一次,他絕不會再讓之前的事發生!
    封淮就這樣看了楚渝許久,直到一陣不合時宜的鈴聲響起。
    是封淮的手機。
    他看了楚渝一眼,拿起手機去了別處接聽。
    等封淮掛了電話回來,楚渝已經將碗裏的粥吃完了。
    封淮接過他手中的碗,問他,“還要嗎?”
    楚渝說,“我吃飽了。”
    封淮拿著碗進了廚房,裏麵傳出陣陣水聲,沒一會兒封淮就走了出來,問他:“寶貝,要不要去床上再睡一會兒?”
    楚渝知道封淮要走了,直接跟他說,“你有事就離開吧。”
    封淮心中暗歎,他自然是不想離開,但為了自己跟楚渝的未來,他隻能暫時丟下他。
    他蹲在楚渝麵前握住他的手仰頭看他,語氣中有愧疚,“對不起寶貝,我處理完事情就來看你。”
    封淮已經離開了,楚渝的心卻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平靜下來,他在客廳坐了很久才回到臥室。
    再次拿起手機,他看到了陸嶼發來的信息。
    【沒事,等你處理好了再來。】
    他刻意貼近楚渝壓低了聲音說,“寶貝,你都不知道你求人的聲音有多性感,我聽一次就想……”
    “封淮!”
    “刪了。”明顯能聽出語氣中的慍怒。
    見楚渝帶著怒氣的眼,封淮勾了勾唇,聽話的將手機拿到楚渝麵前,當著他的麵將錄音刪了,寵溺的看著他,“這樣總可以了吧,寶貝。”
    將封淮的手機搶過來確認沒有別的錄音後楚渝的神色才緩和下來,但神色仍舊很冷,仿佛一夜過後,他又變回了之前那個冷漠清醒的楚渝。
    將手機丟到封淮身上,楚渝推開他就要下床,但被折騰了一夜的身體卻不允許他這麽做,動一下就酸疼的不行,特別是身後那處,鑽心的疼痛讓楚渝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楚渝疼得臉色發白的模樣,封淮自然免不了心疼,但心疼歸心疼,要是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麽做。
    他抓住楚渝的手,問他,“去哪兒?”
    楚渝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去衛生間。”
    很是勾人的一眼,看得封淮心都酥了,他一笑,“我抱你去。”
    楚渝拒絕,“我自己去。”
    但他明顯拗不過封淮,匆匆穿上浴袍後還沒站起,封淮就直接將他抱起帶進了衛生間。
    怕掉下來,楚渝隻能勾住他的脖子,將封淮趕出去後,楚渝才總算舒心的開始在衛生間洗漱。
    被熱氣模糊的鏡子前,楚渝伸手擦了擦鏡麵,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模樣。
    如他所料,眼睛和唇都腫了,看起來著實有些嚇人,身體上也是封淮留下的各種痕跡,看顏色的深度,恐怕好幾天都消不了。
    艱難的洗完一個澡,還沒穿衣,浴室的門就從外麵打開了,已經穿好衣服的封淮走了進來。
    他仍舊穿著昨天那套衣服,如同濃墨一般的黑色,襯衫解開兩顆扣子露出半截鎖骨,柔軟的布料將他身體的肌肉緊緊包裹,每一個動作都能看到他飽滿的肌肉形狀,充滿了力量感。
    他全身都散發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
    再加上他那張妖孽般俊美的臉。
    楚渝頓時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心跳都快了許多。
    不可否認,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封淮對他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五年過去,他的五官輪廓比過去成熟了許多,身軀也越發健壯,像一隻充滿力量與野性的黑豹。
    楚渝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看他,卻不知在他看封淮的時候,封淮灼熱的視線也同樣在他身上遊移。
    封淮很滿意楚渝看他的眼神,幾步來到他麵前,很自然的拿過浴袍將楚渝赤.裸的身體包裹,動作親昵,眼神溫柔,像兩人沒分開時那樣。
    被封淮這樣對待的楚渝有些恍惚,怔怔的看著他,模樣實在可愛,封淮沒忍住在他唇上親了親,手臂環住他的腰,“去喝點粥吧,填填肚子。”
    楚渝回過神來,看他的穿著,問他,“你要走了嗎?”
    封淮笑,“舍不得我?”
    楚渝瞬間清醒,淡聲道:“想多了。”
    說完推開他就走。
    雖然走得艱難,但好歹沒有摔跤,封淮看著不忍上前摟住他的腰,半抱著將他帶到客廳沙發上坐下,對楚渝說,“今天不準去上班,在家好好休息。”
    楚渝抬眸看他,“你憑什麽管我?”
    封淮俯下身來,漆黑眼眸直直盯著他,“就憑我是你男人。”
    兩人互相對視,仿佛較勁兒一般都不肯示弱,最後還是封淮敗下陣來,語氣微軟,“你現在這個模樣不適合出門,乖,在家好好養傷。”
    楚渝暗暗咬牙,他這個模樣都是拜誰所賜。
    將已經放得溫熱的粥端到楚渝麵前,封淮拿著勺子就要喂他,楚渝拿過他手中的碗和湯勺,“我自己來。”
    封淮也沒有堅持,隻是坐在一旁看著楚渝吃飯的模樣,心神恍惚。
    眼前的這一幕跟曾經無數次夢到的畫麵重合,封淮心中柔軟,卻又有股深深的遺憾。
    曾經的他太弱,導致他和楚渝生生錯過了五年,如今他終於有了能保護他的能力。
    藏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封淮的眼底漸漸暗沉,這一次,他絕不會再讓之前的事發生!
    封淮就這樣看了楚渝許久,直到一陣不合時宜的鈴聲響起。
    是封淮的手機。
    他看了楚渝一眼,拿起手機去了別處接聽。
    等封淮掛了電話回來,楚渝已經將碗裏的粥吃完了。
    封淮接過他手中的碗,問他,“還要嗎?”
    楚渝說,“我吃飽了。”
    封淮拿著碗進了廚房,裏麵傳出陣陣水聲,沒一會兒封淮就走了出來,問他:“寶貝,要不要去床上再睡一會兒?”
    楚渝知道封淮要走了,直接跟他說,“你有事就離開吧。”
    封淮心中暗歎,他自然是不想離開,但為了自己跟楚渝的未來,他隻能暫時丟下他。
    他蹲在楚渝麵前握住他的手仰頭看他,語氣中有愧疚,“對不起寶貝,我處理完事情就來看你。”
    封淮已經離開了,楚渝的心卻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平靜下來,他在客廳坐了很久才回到臥室。
    再次拿起手機,他看到了陸嶼發來的信息。
    【沒事,等你處理好了再來。】


如果您喜歡,請把《你理理我》,方便以後閱讀你理理我第73章 第 73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你理理我第73章 第 73 章並對你理理我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