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星流過曠 本章:第66章 第六十六章

    祁千雪茫然地“嗯?”了一聲, 沒聽太清楚,淺淡剔透的眼眸落在人魚身上。
    它還在看著他們,長長的魚尾在水底輕輕滑動, 撥動水流。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人魚那雙幽深的眼眸含著一點侵略性, 裸露在外的皮膚被視.奸過一樣, 冒起小小的雞皮疙瘩。
    “你剛剛說什麽?”
    祁千雪急忙移開視線,仰著臉問,孟雨青比他高太多, 一米九幾的身高,塊頭很大,卻不是肌肉發達、沒什麽腦子的那種,微深的膚色看上去給他添了幾分野性的俊美。
    麵對祁千雪時,總會顧及他的身高, 微微低頭, 重複一遍 :“它發情了。”
    祁千雪默默在心底對比了一下兩人的身高差距, 某個自從成年,身高就停滯的人鼓起白嫩的臉頰。
    他的身高接近一米八,在帝國身高普查中算比較高的了, 怎麽身邊的人一個兩個都長得比他高啊!
    可惡,等會就怒喝一罐牛奶!
    “你要給它找一個雌性嗎?”孟雨青不知道祁千雪的心理活動,解釋道 :“人魚和人類一樣大多都是一夫一妻製, 它們認定的伴侶是一輩子的事。”
    祁千雪很容易就被拉回了注意力, 垂眸微微沉思,他不是那種養了寵物就不管不顧的人, 雖然興趣總是消失的很快。
    但所有送上來的寵物, 有些可能兩三天就被放回野外了, 剩下的都會好好安置在單獨的房子裏,有專人照顧陪伴它們,偶爾他也會去看看。
    “如果不給它找雌性……它會怎麽樣啊?”祁千雪說這話時,不由看向了那條人魚,餘光掠過某個器官,嘶,做人魚的伴侶一定會很辛苦吧。
    孟雨青滿不在意地說 :“不會怎麽樣,就和人是一樣的,不做那種事也不會死。”
    祁千雪稍稍放心了一點,慢慢朝著人魚的方向走,心裏決定等會兒去帝國圖書館一趟,他對人魚了解不多,主要是真沒想到孟雨青會抓到人魚。
    還沒成年時隨口說的一句話,就讓孟雨青跑去風吹日曬的海上待了三年。
    祁千雪撓了撓臉,舌尖頂了頂腮幫子,微微鼓起。
    現在想起來總覺得那個時候的孟雨青像是在接此機會故意躲著自己似的。
    祁千雪走到人魚麵前,距離不超過一米,水族箱很大,裏麵還有裝飾用的水草、貝殼,看著和真的海底世界也沒什麽差別了。
    祁千雪滿眼好奇地看著人魚,人魚的每一個身體線條都很流暢自然,在水裏微微擺動的魚尾看上去很有力量,手掌有成年男人的大小,容貌精致俊美,像是被上天精雕細琢出的,耳朵邊是彩色透明的魚鰭。
    “好漂亮。”祁千雪忍不住再走近一點,幾乎要趴到水族箱上麵了 :“真的好漂亮。”
    被嬌養的小少爺趴在水族箱上麵,眼睛亮晶晶的,回頭眼睛都彎成了月牙,軟著聲音說 :“謝謝你哦,孟雨青。”
    小少爺很有禮貌,哪怕是他們份內的事,也會乖乖道謝。
    可愛得要死。
    孟雨青心情很好地嗯了一聲。
    祁千雪靠得太近,水族箱中的人魚突然遊過來,他沒被嚇到,微微一怔,彎了彎眼睛,如琉璃剔透的眼眸倒映出人魚的身影。
    人魚幽深的視線在他臉上巡視,突然伸出舌頭在水族箱壁上細細舔舐,它的舌頭是類似於蛇類的舌頭,長長細細一條,舌尖分岔,底下是鋒利尖銳的牙齒,一下一下地在水族箱壁上舔。
    它舔的地方是祁千雪嘴巴的位置,一下接著一下,在微張的嘴唇上舔舐。
    舌尖執著地往唇瓣中間鑽,但隔著玻璃,什麽都碰不到。
    ……好像被隔著玻璃舔了。
    祁千雪撓撓頭,倒是不覺得有什麽不對。養寵物就是這樣,喂食的時候會被含手指,遇到熱情的狗勾,還會免費幫你洗臉。
    轉身去問孟雨青 :“它餓了,要喂什麽食物啊?”
    他微微轉頭後,人魚舔舐的動作也停了,隔著玻璃看向孟雨青。
    人魚的眼睛偏向於機器一樣的冷漠無機質,它們的語言係統跟人類不一樣,彼此看對方都像外星人,此時學著祁千雪的樣子微微歪頭。
    一條容貌精致漂亮的人魚歪頭本應該是讓人賞心悅目的事。
    孟雨青卻感覺那條人魚看向他的目光絕對稱不上善意。
    水族箱考慮到人魚的破壞力,選用的材質是數一數二的堅硬,但看著祁千雪貼在水族箱玻璃上的動作,孟雨青還是說道 :“喂魚就好,我會把人魚的食譜整理出來,離人魚遠一點,不要靠那麽近。”
    “我去給你端早餐。”孟雨青說。
    “知道了。”祁千雪乖乖點點頭,稍稍遠離了一點,等孟雨青出門後,又迅速貼了上去,小聲嘟囔 :“有什麽關係,人魚又不凶。”
    人魚也貼在玻璃壁上,它比祁千雪大隻好多,從視覺效果看,就像是祁千雪掛在它身上一樣。
    祁千雪貼了一會兒,水族箱玻璃壁有點涼,沒多久自己就受不了了,趿拉著拖鞋去衛生間洗漱。
    他一動,人魚也跟著他動,某些不可言說的部位還是直挺挺的,直到移動到水族箱邊緣,祁千雪進了洗手間它才停下。
    孟雨青給他端了早餐上來,放在房間的桌子上,擺上筷子時,頓了頓,似想起什麽似的,詢問 :“要我喂嗎?”
    祁千雪年紀還小的時候,真的很愛對著熟悉的人撒嬌,嬌氣得不行,吃飯要喂,睡覺要講故事,長大後才後知後覺小時候的行為有多嬌氣。
    猝不及防被孟雨青提起黑曆史,臉頰頓時就紅了 :“不要,出去出去!”
    等孟雨青笑著出去後,祁千雪用手給自己扇風,驅散熱氣。
    暗暗在心底決定,今天一整天都不要讓孟雨青跟著自己了。
    祁千雪吃完早餐,換上衣服,打算去圖書館查一查飼養人魚的資料時,沈竟遙像算準了時間似的給他發來消息。
    [沈竟遙 :要不要出去玩?我們常去的商場旁邊新開了一家恐怖密室。]
    星際時代連恐怖密室都是全息的,祁千雪經常被鬼追得到處跑,那麽多人鬼就逮著他欺負,祁千雪已經拉黑了好幾家玩恐怖密室的店了。
    [我要去圖書館。]
    [沈竟遙 :離開學還有一段時間啊,這麽早複習?]
    祁千雪和沈竟遙都還在帝國學院讀大二,現在正在放暑假,他們在不同係,沈竟遙學的是商業管理和機甲理論與實操,祁千雪學的就平和多了,探索外星物種和花草養殖。
    好像課業和研究人魚也差不多 :[嗯。]
    沈竟遙的消息來的很快 :[一起去一起去。]
    祁千雪沒什麽意見,他和沈竟遙總待在一起。吃完早餐後,走到水族箱旁邊,看了看水裏丟進去的食物。
    沒怎麽動過的樣子。
    還不餓嗎?
    祁千雪想不通,幹脆不想了,踮起腳尖在人魚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哄寵物的語氣 :“我走了,你在家要乖乖的哦。”
    親額頭也是像親小狗一樣的親法,隻是這隻狗勾要大隻……億點。
    沒讓孟雨青跟著,自己坐著家裏的車走了,帝國圖書館在市中心的位置,祁千雪到的時候沈竟遙已經等在門口了,遠遠地衝他招手。
    “給你帶了奶茶。”他手裏提著一杯祁千雪最喜歡喝的那家店的奶茶,隻有一杯,沈竟遙不喜歡吃甜食。
    “謝謝。”祁千雪驚喜接過,這家奶茶店是網紅牌子,每次去都要排好久的隊。吸管插進奶茶裏,香甜的味道進入口腔,心情很好地問 :“你什麽時候出門的?”
    “比你早半個小時。”沈竟遙拉著祁千雪的手進圖書館登記。
    兩個男孩子在外麵牽手怪怪的,祁千雪想掙開,又被牽得更緊。
    抱著奶茶看了一眼一隻手牽著他,一隻手在櫃台登記的沈竟遙側臉一眼。
    好怪哦。
    雖然帝國在這方麵很放得開,人和機器人結婚都可以,但是兩個好兄弟在外麵也要手牽手還是有點變扭。
    一點都不酷。
    祁千雪又喝了口奶茶,他喝奶茶也是慢慢的吞咽,又白又嫩,看著比真實年齡小好多。
    市圖書館人挺多,大家都很愛學習的樣子,祁千雪在書架上找到講如何飼養人魚的書,坐在靠窗的地方翻開。
    沈竟遙坐在他旁邊,手裏拿著隨手在書架上抽出來的一本書,百無聊賴地翻看,沒一會兒就趴在桌子上,偏頭盯著祁千雪看。
    陽光從窗戶的地方照進來,在他臉上撒下一層金色的光,連臉上細細小小的絨毛都看得見,吃東西時無意識地咬著吸管,嫩紅的嘴唇微微開啟,露出一小截潔白的牙齒。
    沈竟遙著魔了一樣,不由自主地靠近。
    祁千雪看到書上講人魚發情會繁衍好多次,一次的時常最低兩小時時,耳尖發燙。
    ……怪不得好半天都沒有消下去。
    原來是天賦異稟。
    他伸手想要摸摸發燙的耳尖時不經意觸碰到了一個溫熱柔軟的東西。
    沈竟遙不知道什麽時候靠得這麽近,祁千雪沒反應過來似的,指尖還在他的唇瓣上按了按 :“幹嘛……嘶。”
    沈竟遙唇瓣微張,手指就被含到嘴巴裏,觸碰到了一點濕熱。
    口腔熱熱的,祁千雪想要收回手,害怕掙紮的力氣太大,吸引到別人的視線,拿書擋在兩人麵前,嗓音有點惱怒又帶著點說不清道不明的勾人 :“你幹嘛呀?”
    聲音壓得很低,他們附近就有一桌人,低著頭沒注意這邊。
    祁千雪很白,又敏感,一點點情緒都會上臉,眉眼染上了豔色,說話自以為很凶,其實軟綿綿的。
    沈竟遙用舌尖舔了一下,又抿幹淨上麵沾到的口水,麵不改色地說 :“你太甜了,可能是拿著奶茶太久,沾到味道了。”
    “有嗎?”祁千雪滿臉狐疑。
    沈竟遙眉眼露出一抹委屈,高大帥氣的男生刻意做出可憐兮兮的模樣 :“我咬疼你了嗎?”
    心疼地湊上前想要吹吹 :“那你也咬我一口,咬疼我,行嗎?”


如果您喜歡,請把《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方便以後閱讀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第66章 第六十六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第66章 第六十六章並對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