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星流過曠 本章: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沈竟遙下巴墊在桌子上, 眼睛下垂像一隻可憐的狗狗。
    偷偷去瞥祁千雪的臉色,怕他真的生氣。
    祁千雪被惹惱時會很凶的罵人,但他真正生氣時, 卻會冷戰,什麽話都不跟你說, 消息也不回, 就像你這個人不存在一樣。
    沈竟遙曾經有一次惹祁千雪生氣了,差不多有半個月的時間,他們兩個就像變成了陌路人一樣, 不管他怎麽哄祁千雪都不理他。
    那段時間他快被折磨瘋了。
    他情願祁千雪罵他打他,怎樣都好,但就是不可以不理他。
    沈竟遙隻是輕輕地吮吸了一下他的手指,咬也是用牙齒輕輕地磨了一下,怎麽可能咬疼。
    祁千雪隻是有點奇怪, 沒搭理他, 手上繼續翻動書頁。
    這本書講人魚的習性講的很全, 從愛好到繁衍,還有怎麽養小人魚都有說明,祁千雪忽然感覺肩上一沉, 沈竟遙半靠著他的肩膀,半認真半開玩笑地說 :“你對這人魚的關心都快趕上對我的了。”
    口吻酸溜溜的,他可從來沒見過祁千雪為哪個寵物專門鑽研過。
    “因為人魚很少見啊, 還很漂亮。”毛茸茸的碎發碰到祁千雪脖子上, 癢癢的,他說完往旁邊躲了躲, 腦袋突然被一隻手按住。
    沈竟遙坐直身體, 手稍稍用了點力, 把祁千雪的腦袋按在他肩膀上,口吻無奈地說 :“這樣行了吧,我也讓你靠一會兒。”
    “……”
    祁千雪蹙了蹙眉,他又不是不想讓沈竟遙靠才躲的。
    他懶得起身,腦袋在他肩膀上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白皙的手指搭在書上,時不時翻一下。
    沈竟遙比他高,這樣的姿勢剛剛好。
    身旁的人從祁千雪靠在他肩膀上後就很久沒動過了,身體僵硬,麵無表情地看著前方。
    鼻尖好像能嗅到對方身上的香味,是清新的果香,他輕輕深呼吸一口氣,讓那股味道縈繞得久一點。
    他眼前忽然多出一道身影,沈竟遙無焦距的視線看清眼前人時,皺起了眉。
    空著的對麵座位坐下了幾個人,祁千雪下意識抬頭看了一眼,嫌棄地移開視線。
    對麵長相俊美的青年目光在祁千雪靠著沈竟遙肩膀上的動作停頓了幾秒,修長的手指在桌麵上敲擊了兩下 :“這裏是圖書館,不是兩位的私人場合,注意一下影響。”
    祁千雪坐直身體朝四周看了一眼,圖書館很安靜,大家都沉浸在書本中,根本沒人注意他們,張了張嘴,想懟他,顧及著環境,壓低聲音 :“要你管。”
    他說話很少這麽凶,對麵的青年扯了扯嘴角,身邊跟著的跟班立刻說道 :“大庭廣眾之下也這樣,不知羞。”
    “兩個男生拉拉扯扯像什麽樣子。”
    “就是,gay裏gay氣的。”
    即便是星際時代還是異性戀更多些。
    最先挑釁祁千雪的盛暄瞥了眼說話的跟班,不知道在不高興什麽。
    跟班被掃了一眼,趕緊訕訕地閉嘴。
    他們原本是準備去圖書館附近的酒吧玩的,隻是喝喝酒,不搞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但剛走到圖書館盛暄不經意從窗戶看到祁千雪和沈竟遙,直接調轉方向走進了圖書館。
    他們都是各種意義上的學渣,能應付學業就不錯了,圖書館還是第一次主動進。
    跟班心裏有點鬱悶,但這也不是第一次了,盛暄見到祁千雪和沈竟遙在一塊兒就鬥誌滿滿,每次都要上去嘲諷一番,然後自己生一堆悶氣。
    祁千雪也好煩,他和盛暄做過一段時間朋友,沈竟遙是他的竹馬,但朋友又不是具有唯一性的。
    他上了大學,和沈竟遙隔著大半個校區,認識了新的朋友也很正常,剛開始和盛暄相處的也挺好,會互相分享自己喜歡的東西,約著一起出去玩。
    但盛暄喜歡的那些愛好和祁千雪喜歡的不太相符,脾氣也越來越壞,還總愛管著他。
    祁千雪最煩被人約束了,他又不缺朋友,直接跟盛暄疏遠了。
    年少的盛暄還會紅著眼睛跑去質問祁千雪為什麽,幾度讓祁千雪心軟,被沈竟遙帶著去看了盛暄那些不健康的愛好,果斷跟他絕交了。
    所以他真的不理解盛暄怎麽好意思來挑釁的。
    盛暄雖然紅著眼睛,眼淚都在眼眶裏打轉,但在祁千雪說出不要來往時,也鏗鏘有力地回懟他絕交就絕交。
    在祁千雪眼裏,這就是雙方都同意的事。
    ——所以怎麽會有人親口說出老死不相往來後,還要看見就湊上來找罵啊。
    看書的心情都被破壞了,祁千雪收好書本,拉著沈竟遙的手起身去還書。
    盛暄雙手抱胸,看著他們拉在一起的手,臉色難看得不行。
    跟班本來想湊上去哄哄這位大少爺,就聽見這位大少爺咬牙切齒地說 :“沈竟遙有什麽好的,一肚子壞水,他不就是比我會……舔嗎。”
    “跟誰稀罕一樣。”
    跟班小心翼翼看了眼盛暄的臉色,被氣得胸膛輕微起伏,嘴裏嘟囔了幾句,看到祁千雪和沈竟遙離開後,又在座位上坐了幾分鍾。
    確定他們不會回來後,一臉變扭地去問管理員祁千雪的查閱記錄,沒多久就捧著祁千雪看過的那本書,坐在他坐過的位置上翻看。
    ……可是你看起來好稀罕哦。
    跟班默默在心裏腹誹,轉而又想,如果能跟祁千雪做朋友,不就是當舔狗嗎,他也好稀罕。
    祁千雪被盛暄氣得提前回家了,他剛回來,就看見一直照顧他的阿姨跑過來說 :“小少爺,你的房間裏一直有砰砰砰的聲音,像是有什麽東西在裏麵撞。”
    祁千雪很注重各人隱私,除了像孟雨青、沈竟遙這種很熟悉的人,其他人一般都不會讓他們進房間。
    “好,我上去看看。”乖乖應了一聲,祁千雪小跑著上樓,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阿姨說的砰砰砰聲。
    他緊張地扭開門,就看到水族箱裏的人魚正在撞玻璃,水族箱采用的是很堅硬的玻璃,機甲都不一定能破開。
    人魚柔軟的身體撞在上麵,漂亮的藍色魚尾好像都黯然失色,水族箱深處有猩紅的液體在水裏飄蕩。
    祁千雪慌忙上前,人魚似乎已經撞了很久,走近了看才發現魚尾上有淡藍色的鱗片掉落。
    就落在箱底軟軟的沙礫旁邊,在貝殼和沙礫間閃爍著淡淡的光。
    漂亮的人即便是皺眉都會讓人心疼不已,更何況是一隻美得超越性別的人魚,祁千雪連忙走上前,隔著玻璃心疼地看著人魚鱗片掉落的地方 :“你怎麽了?哪裏不舒服嗎?”
    人魚靜靜地看著他,停止了撞擊水族箱壁的動作。
    祁千雪鬆了口氣,正要叫孟雨青過來,人魚突然用比之前更大的力道撞向水族箱壁,力道之大,隔著玻璃祁千雪都感覺到了疼。
    精致得如夢幻的臉緩緩流淌下一道鮮血,額頭都被擦撞破了。
    祁千雪急得手足無措,緊緊貼著水族箱壁,擔憂地看著人魚,不知道要做點什麽。
    在他貼近水族箱壁,幾乎和人魚的距離隻隔著一層玻璃時,人魚停下了動作,它伸出雙手做出攬住祁千雪的姿勢。
    祁千雪呆呆地看著那雙在他身旁的手,腦子遲緩地轉動,才看過的人魚科普書還曆曆在目,但任憑他怎麽回想都找不到一個可以對應現在的情況。
    “你疼不疼,要不要幫你包紮一下?”明知道人魚聽不懂他的語言,他還是忍不住問。
    “……你。”生澀得像是生鏽的鋸齒轉動發出的聲音,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怪異。
    祁千雪驚訝的樣子顯得有點呆。
    人魚科普上有提到過,人魚早些年也被捕捉過,但因為它們無法與人類交流,導致人類對人魚的興趣下降了很多。
    雖然也不算是在說話,語調起伏和祁千雪一模一樣,似乎就是複製了他的話。
    祁千雪手指輕輕在人魚受傷的額頭上點了點 :“你受傷了。”
    “是哪裏不習慣嗎?還是水族箱不舒服?
    “你想要什麽?”
    從一開始的詢問,到提問,在誘導對方主動說出自己的訴求。
    人魚既然能截取到他的隻言片語說出來,那應該也能理解其中的含義吧?
    祁千雪貼著水族箱壁,絮絮叨叨說了好多,期待人魚能多說一點。
    人魚張了張嘴,聲音比起之前要順暢一些 :“你。”
    那雙幽深的眼眸牢牢鎖在祁千雪身上,看著他懊惱地手指虛虛握拳,輕輕捶了水族箱壁一下。
    好像不行。
    祁千雪倒也沒多少失望,隻是人魚不能主動說出它的訴求,他沒辦法知道它撞水族箱壁的原因。
    如果他腦洞大一點,稍微聯想一下,就會發現這一幕和人魚科普上的某一些描述意外地貼合。
    ——人魚是非常專一且占有欲強的物種,在發情初期它們對自己伴侶的占有欲會達到頂峰,失去伴侶會讓它們控製不住地發狂。
    直到再次占有伴侶,情緒才會逐漸平息。
    人魚貼著水族箱壁,靜靜地望著祁千雪。
    額頭上的血液順著臉頰滾落,血珠倒映的是祁千雪的身影。
    跟班本來想湊上去哄哄這位大少爺,就聽見這位大少爺咬牙切齒地說 :“沈竟遙有什麽好的,一肚子壞水,他不就是比我會……舔嗎。”
    “跟誰稀罕一樣。”
    跟班小心翼翼看了眼盛暄的臉色,被氣得胸膛輕微起伏,嘴裏嘟囔了幾句,看到祁千雪和沈竟遙離開後,又在座位上坐了幾分鍾。
    確定他們不會回來後,一臉變扭地去問管理員祁千雪的查閱記錄,沒多久就捧著祁千雪看過的那本書,坐在他坐過的位置上翻看。
    ……可是你看起來好稀罕哦。
    跟班默默在心裏腹誹,轉而又想,如果能跟祁千雪做朋友,不就是當舔狗嗎,他也好稀罕。
    祁千雪被盛暄氣得提前回家了,他剛回來,就看見一直照顧他的阿姨跑過來說 :“小少爺,你的房間裏一直有砰砰砰的聲音,像是有什麽東西在裏麵撞。”
    祁千雪很注重各人隱私,除了像孟雨青、沈竟遙這種很熟悉的人,其他人一般都不會讓他們進房間。
    “好,我上去看看。”乖乖應了一聲,祁千雪小跑著上樓,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阿姨說的砰砰砰聲。
    他緊張地扭開門,就看到水族箱裏的人魚正在撞玻璃,水族箱采用的是很堅硬的玻璃,機甲都不一定能破開。
    人魚柔軟的身體撞在上麵,漂亮的藍色魚尾好像都黯然失色,水族箱深處有猩紅的液體在水裏飄蕩。
    祁千雪慌忙上前,人魚似乎已經撞了很久,走近了看才發現魚尾上有淡藍色的鱗片掉落。
    就落在箱底軟軟的沙礫旁邊,在貝殼和沙礫間閃爍著淡淡的光。
    漂亮的人即便是皺眉都會讓人心疼不已,更何況是一隻美得超越性別的人魚,祁千雪連忙走上前,隔著玻璃心疼地看著人魚鱗片掉落的地方 :“你怎麽了?哪裏不舒服嗎?”
    人魚靜靜地看著他,停止了撞擊水族箱壁的動作。
    祁千雪鬆了口氣,正要叫孟雨青過來,人魚突然用比之前更大的力道撞向水族箱壁,力道之大,隔著玻璃祁千雪都感覺到了疼。
    精致得如夢幻的臉緩緩流淌下一道鮮血,額頭都被擦撞破了。
    祁千雪急得手足無措,緊緊貼著水族箱壁,擔憂地看著人魚,不知道要做點什麽。
    在他貼近水族箱壁,幾乎和人魚的距離隻隔著一層玻璃時,人魚停下了動作,它伸出雙手做出攬住祁千雪的姿勢。
    祁千雪呆呆地看著那雙在他身旁的手,腦子遲緩地轉動,才看過的人魚科普書還曆曆在目,但任憑他怎麽回想都找不到一個可以對應現在的情況。
    “你疼不疼,要不要幫你包紮一下?”明知道人魚聽不懂他的語言,他還是忍不住問。
    “……你。”生澀得像是生鏽的鋸齒轉動發出的聲音,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怪異。
    祁千雪驚訝的樣子顯得有點呆。
    人魚科普上有提到過,人魚早些年也被捕捉過,但因為它們無法與人類交流,導致人類對人魚的興趣下降了很多。
    雖然也不算是在說話,語調起伏和祁千雪一模一樣,似乎就是複製了他的話。
    祁千雪手指輕輕在人魚受傷的額頭上點了點 :“你受傷了。”
    “是哪裏不習慣嗎?還是水族箱不舒服?
    “你想要什麽?”
    從一開始的詢問,到提問,在誘導對方主動說出自己的訴求。
    人魚既然能截取到他的隻言片語說出來,那應該也能理解其中的含義吧?
    祁千雪貼著水族箱壁,絮絮叨叨說了好多,期待人魚能多說一點。
    人魚張了張嘴,聲音比起之前要順暢一些 :“你。”
    那雙幽深的眼眸牢牢鎖在祁千雪身上,看著他懊惱地手指虛虛握拳,輕輕捶了水族箱壁一下。
    好像不行。
    祁千雪倒也沒多少失望,隻是人魚不能主動說出它的訴求,他沒辦法知道它撞水族箱壁的原因。
    如果他腦洞大一點,稍微聯想一下,就會發現這一幕和人魚科普上的某一些描述意外地貼合。
    ——人魚是非常專一且占有欲強的物種,在發情初期它們對自己伴侶的占有欲會達到頂峰,失去伴侶會讓它們控製不住地發狂。
    直到再次占有伴侶,情緒才會逐漸平息。
    人魚貼著水族箱壁,靜靜地望著祁千雪。
    額頭上的血液順著臉頰滾落,血珠倒映的是祁千雪的身影。
    跟班本來想湊上去哄哄這位大少爺,就聽見這位大少爺咬牙切齒地說 :“沈竟遙有什麽好的,一肚子壞水,他不就是比我會……舔嗎。”
    “跟誰稀罕一樣。”
    跟班小心翼翼看了眼盛暄的臉色,被氣得胸膛輕微起伏,嘴裏嘟囔了幾句,看到祁千雪和沈竟遙離開後,又在座位上坐了幾分鍾。
    確定他們不會回來後,一臉變扭地去問管理員祁千雪的查閱記錄,沒多久就捧著祁千雪看過的那本書,坐在他坐過的位置上翻看。
    ……可是你看起來好稀罕哦。
    跟班默默在心裏腹誹,轉而又想,如果能跟祁千雪做朋友,不就是當舔狗嗎,他也好稀罕。
    祁千雪被盛暄氣得提前回家了,他剛回來,就看見一直照顧他的阿姨跑過來說 :“小少爺,你的房間裏一直有砰砰砰的聲音,像是有什麽東西在裏麵撞。”
    祁千雪很注重各人隱私,除了像孟雨青、沈竟遙這種很熟悉的人,其他人一般都不會讓他們進房間。
    “好,我上去看看。”乖乖應了一聲,祁千雪小跑著上樓,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阿姨說的砰砰砰聲。
    他緊張地扭開門,就看到水族箱裏的人魚正在撞玻璃,水族箱采用的是很堅硬的玻璃,機甲都不一定能破開。
    人魚柔軟的身體撞在上麵,漂亮的藍色魚尾好像都黯然失色,水族箱深處有猩紅的液體在水裏飄蕩。
    祁千雪慌忙上前,人魚似乎已經撞了很久,走近了看才發現魚尾上有淡藍色的鱗片掉落。
    就落在箱底軟軟的沙礫旁邊,在貝殼和沙礫間閃爍著淡淡的光。
    漂亮的人即便是皺眉都會讓人心疼不已,更何況是一隻美得超越性別的人魚,祁千雪連忙走上前,隔著玻璃心疼地看著人魚鱗片掉落的地方 :“你怎麽了?哪裏不舒服嗎?”
    人魚靜靜地看著他,停止了撞擊水族箱壁的動作。
    祁千雪鬆了口氣,正要叫孟雨青過來,人魚突然用比之前更大的力道撞向水族箱壁,力道之大,隔著玻璃祁千雪都感覺到了疼。
    精致得如夢幻的臉緩緩流淌下一道鮮血,額頭都被擦撞破了。
    祁千雪急得手足無措,緊緊貼著水族箱壁,擔憂地看著人魚,不知道要做點什麽。
    在他貼近水族箱壁,幾乎和人魚的距離隻隔著一層玻璃時,人魚停下了動作,它伸出雙手做出攬住祁千雪的姿勢。
    祁千雪呆呆地看著那雙在他身旁的手,腦子遲緩地轉動,才看過的人魚科普書還曆曆在目,但任憑他怎麽回想都找不到一個可以對應現在的情況。
    “你疼不疼,要不要幫你包紮一下?”明知道人魚聽不懂他的語言,他還是忍不住問。
    “……你。”生澀得像是生鏽的鋸齒轉動發出的聲音,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怪異。
    祁千雪驚訝的樣子顯得有點呆。
    人魚科普上有提到過,人魚早些年也被捕捉過,但因為它們無法與人類交流,導致人類對人魚的興趣下降了很多。
    雖然也不算是在說話,語調起伏和祁千雪一模一樣,似乎就是複製了他的話。
    祁千雪手指輕輕在人魚受傷的額頭上點了點 :“你受傷了。”
    “是哪裏不習慣嗎?還是水族箱不舒服?
    “你想要什麽?”
    從一開始的詢問,到提問,在誘導對方主動說出自己的訴求。
    人魚既然能截取到他的隻言片語說出來,那應該也能理解其中的含義吧?
    祁千雪貼著水族箱壁,絮絮叨叨說了好多,期待人魚能多說一點。
    人魚張了張嘴,聲音比起之前要順暢一些 :“你。”
    那雙幽深的眼眸牢牢鎖在祁千雪身上,看著他懊惱地手指虛虛握拳,輕輕捶了水族箱壁一下。
    好像不行。
    祁千雪倒也沒多少失望,隻是人魚不能主動說出它的訴求,他沒辦法知道它撞水族箱壁的原因。
    如果他腦洞大一點,稍微聯想一下,就會發現這一幕和人魚科普上的某一些描述意外地貼合。
    ——人魚是非常專一且占有欲強的物種,在發情初期它們對自己伴侶的占有欲會達到頂峰,失去伴侶會讓它們控製不住地發狂。
    直到再次占有伴侶,情緒才會逐漸平息。
    人魚貼著水族箱壁,靜靜地望著祁千雪。
    額頭上的血液順著臉頰滾落,血珠倒映的是祁千雪的身影。
    跟班本來想湊上去哄哄這位大少爺,就聽見這位大少爺咬牙切齒地說 :“沈竟遙有什麽好的,一肚子壞水,他不就是比我會……舔嗎。”
    “跟誰稀罕一樣。”
    跟班小心翼翼看了眼盛暄的臉色,被氣得胸膛輕微起伏,嘴裏嘟囔了幾句,看到祁千雪和沈竟遙離開後,又在座位上坐了幾分鍾。
    確定他們不會回來後,一臉變扭地去問管理員祁千雪的查閱記錄,沒多久就捧著祁千雪看過的那本書,坐在他坐過的位置上翻看。
    ……可是你看起來好稀罕哦。
    跟班默默在心裏腹誹,轉而又想,如果能跟祁千雪做朋友,不就是當舔狗嗎,他也好稀罕。
    祁千雪被盛暄氣得提前回家了,他剛回來,就看見一直照顧他的阿姨跑過來說 :“小少爺,你的房間裏一直有砰砰砰的聲音,像是有什麽東西在裏麵撞。”
    祁千雪很注重各人隱私,除了像孟雨青、沈竟遙這種很熟悉的人,其他人一般都不會讓他們進房間。
    “好,我上去看看。”乖乖應了一聲,祁千雪小跑著上樓,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阿姨說的砰砰砰聲。
    他緊張地扭開門,就看到水族箱裏的人魚正在撞玻璃,水族箱采用的是很堅硬的玻璃,機甲都不一定能破開。
    人魚柔軟的身體撞在上麵,漂亮的藍色魚尾好像都黯然失色,水族箱深處有猩紅的液體在水裏飄蕩。
    祁千雪慌忙上前,人魚似乎已經撞了很久,走近了看才發現魚尾上有淡藍色的鱗片掉落。
    就落在箱底軟軟的沙礫旁邊,在貝殼和沙礫間閃爍著淡淡的光。
    漂亮的人即便是皺眉都會讓人心疼不已,更何況是一隻美得超越性別的人魚,祁千雪連忙走上前,隔著玻璃心疼地看著人魚鱗片掉落的地方 :“你怎麽了?哪裏不舒服嗎?”
    人魚靜靜地看著他,停止了撞擊水族箱壁的動作。
    祁千雪鬆了口氣,正要叫孟雨青過來,人魚突然用比之前更大的力道撞向水族箱壁,力道之大,隔著玻璃祁千雪都感覺到了疼。
    精致得如夢幻的臉緩緩流淌下一道鮮血,額頭都被擦撞破了。
    祁千雪急得手足無措,緊緊貼著水族箱壁,擔憂地看著人魚,不知道要做點什麽。
    在他貼近水族箱壁,幾乎和人魚的距離隻隔著一層玻璃時,人魚停下了動作,它伸出雙手做出攬住祁千雪的姿勢。
    祁千雪呆呆地看著那雙在他身旁的手,腦子遲緩地轉動,才看過的人魚科普書還曆曆在目,但任憑他怎麽回想都找不到一個可以對應現在的情況。
    “你疼不疼,要不要幫你包紮一下?”明知道人魚聽不懂他的語言,他還是忍不住問。
    “……你。”生澀得像是生鏽的鋸齒轉動發出的聲音,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怪異。
    祁千雪驚訝的樣子顯得有點呆。
    人魚科普上有提到過,人魚早些年也被捕捉過,但因為它們無法與人類交流,導致人類對人魚的興趣下降了很多。
    雖然也不算是在說話,語調起伏和祁千雪一模一樣,似乎就是複製了他的話。
    祁千雪手指輕輕在人魚受傷的額頭上點了點 :“你受傷了。”
    “是哪裏不習慣嗎?還是水族箱不舒服?
    “你想要什麽?”
    從一開始的詢問,到提問,在誘導對方主動說出自己的訴求。
    人魚既然能截取到他的隻言片語說出來,那應該也能理解其中的含義吧?
    祁千雪貼著水族箱壁,絮絮叨叨說了好多,期待人魚能多說一點。
    人魚張了張嘴,聲音比起之前要順暢一些 :“你。”
    那雙幽深的眼眸牢牢鎖在祁千雪身上,看著他懊惱地手指虛虛握拳,輕輕捶了水族箱壁一下。
    好像不行。
    祁千雪倒也沒多少失望,隻是人魚不能主動說出它的訴求,他沒辦法知道它撞水族箱壁的原因。
    如果他腦洞大一點,稍微聯想一下,就會發現這一幕和人魚科普上的某一些描述意外地貼合。
    ——人魚是非常專一且占有欲強的物種,在發情初期它們對自己伴侶的占有欲會達到頂峰,失去伴侶會讓它們控製不住地發狂。
    直到再次占有伴侶,情緒才會逐漸平息。
    人魚貼著水族箱壁,靜靜地望著祁千雪。
    額頭上的血液順著臉頰滾落,血珠倒映的是祁千雪的身影。
    跟班本來想湊上去哄哄這位大少爺,就聽見這位大少爺咬牙切齒地說 :“沈竟遙有什麽好的,一肚子壞水,他不就是比我會……舔嗎。”
    “跟誰稀罕一樣。”
    跟班小心翼翼看了眼盛暄的臉色,被氣得胸膛輕微起伏,嘴裏嘟囔了幾句,看到祁千雪和沈竟遙離開後,又在座位上坐了幾分鍾。
    確定他們不會回來後,一臉變扭地去問管理員祁千雪的查閱記錄,沒多久就捧著祁千雪看過的那本書,坐在他坐過的位置上翻看。
    ……可是你看起來好稀罕哦。
    跟班默默在心裏腹誹,轉而又想,如果能跟祁千雪做朋友,不就是當舔狗嗎,他也好稀罕。
    祁千雪被盛暄氣得提前回家了,他剛回來,就看見一直照顧他的阿姨跑過來說 :“小少爺,你的房間裏一直有砰砰砰的聲音,像是有什麽東西在裏麵撞。”
    祁千雪很注重各人隱私,除了像孟雨青、沈竟遙這種很熟悉的人,其他人一般都不會讓他們進房間。
    “好,我上去看看。”乖乖應了一聲,祁千雪小跑著上樓,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阿姨說的砰砰砰聲。
    他緊張地扭開門,就看到水族箱裏的人魚正在撞玻璃,水族箱采用的是很堅硬的玻璃,機甲都不一定能破開。
    人魚柔軟的身體撞在上麵,漂亮的藍色魚尾好像都黯然失色,水族箱深處有猩紅的液體在水裏飄蕩。
    祁千雪慌忙上前,人魚似乎已經撞了很久,走近了看才發現魚尾上有淡藍色的鱗片掉落。
    就落在箱底軟軟的沙礫旁邊,在貝殼和沙礫間閃爍著淡淡的光。
    漂亮的人即便是皺眉都會讓人心疼不已,更何況是一隻美得超越性別的人魚,祁千雪連忙走上前,隔著玻璃心疼地看著人魚鱗片掉落的地方 :“你怎麽了?哪裏不舒服嗎?”
    人魚靜靜地看著他,停止了撞擊水族箱壁的動作。
    祁千雪鬆了口氣,正要叫孟雨青過來,人魚突然用比之前更大的力道撞向水族箱壁,力道之大,隔著玻璃祁千雪都感覺到了疼。
    精致得如夢幻的臉緩緩流淌下一道鮮血,額頭都被擦撞破了。
    祁千雪急得手足無措,緊緊貼著水族箱壁,擔憂地看著人魚,不知道要做點什麽。
    在他貼近水族箱壁,幾乎和人魚的距離隻隔著一層玻璃時,人魚停下了動作,它伸出雙手做出攬住祁千雪的姿勢。
    祁千雪呆呆地看著那雙在他身旁的手,腦子遲緩地轉動,才看過的人魚科普書還曆曆在目,但任憑他怎麽回想都找不到一個可以對應現在的情況。
    “你疼不疼,要不要幫你包紮一下?”明知道人魚聽不懂他的語言,他還是忍不住問。
    “……你。”生澀得像是生鏽的鋸齒轉動發出的聲音,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怪異。
    祁千雪驚訝的樣子顯得有點呆。
    人魚科普上有提到過,人魚早些年也被捕捉過,但因為它們無法與人類交流,導致人類對人魚的興趣下降了很多。
    雖然也不算是在說話,語調起伏和祁千雪一模一樣,似乎就是複製了他的話。
    祁千雪手指輕輕在人魚受傷的額頭上點了點 :“你受傷了。”
    “是哪裏不習慣嗎?還是水族箱不舒服?
    “你想要什麽?”
    從一開始的詢問,到提問,在誘導對方主動說出自己的訴求。
    人魚既然能截取到他的隻言片語說出來,那應該也能理解其中的含義吧?
    祁千雪貼著水族箱壁,絮絮叨叨說了好多,期待人魚能多說一點。
    人魚張了張嘴,聲音比起之前要順暢一些 :“你。”
    那雙幽深的眼眸牢牢鎖在祁千雪身上,看著他懊惱地手指虛虛握拳,輕輕捶了水族箱壁一下。
    好像不行。
    祁千雪倒也沒多少失望,隻是人魚不能主動說出它的訴求,他沒辦法知道它撞水族箱壁的原因。
    如果他腦洞大一點,稍微聯想一下,就會發現這一幕和人魚科普上的某一些描述意外地貼合。
    ——人魚是非常專一且占有欲強的物種,在發情初期它們對自己伴侶的占有欲會達到頂峰,失去伴侶會讓它們控製不住地發狂。
    直到再次占有伴侶,情緒才會逐漸平息。
    人魚貼著水族箱壁,靜靜地望著祁千雪。
    額頭上的血液順著臉頰滾落,血珠倒映的是祁千雪的身影。
    跟班本來想湊上去哄哄這位大少爺,就聽見這位大少爺咬牙切齒地說 :“沈竟遙有什麽好的,一肚子壞水,他不就是比我會……舔嗎。”
    “跟誰稀罕一樣。”
    跟班小心翼翼看了眼盛暄的臉色,被氣得胸膛輕微起伏,嘴裏嘟囔了幾句,看到祁千雪和沈竟遙離開後,又在座位上坐了幾分鍾。
    確定他們不會回來後,一臉變扭地去問管理員祁千雪的查閱記錄,沒多久就捧著祁千雪看過的那本書,坐在他坐過的位置上翻看。
    ……可是你看起來好稀罕哦。
    跟班默默在心裏腹誹,轉而又想,如果能跟祁千雪做朋友,不就是當舔狗嗎,他也好稀罕。
    祁千雪被盛暄氣得提前回家了,他剛回來,就看見一直照顧他的阿姨跑過來說 :“小少爺,你的房間裏一直有砰砰砰的聲音,像是有什麽東西在裏麵撞。”
    祁千雪很注重各人隱私,除了像孟雨青、沈竟遙這種很熟悉的人,其他人一般都不會讓他們進房間。
    “好,我上去看看。”乖乖應了一聲,祁千雪小跑著上樓,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阿姨說的砰砰砰聲。
    他緊張地扭開門,就看到水族箱裏的人魚正在撞玻璃,水族箱采用的是很堅硬的玻璃,機甲都不一定能破開。
    人魚柔軟的身體撞在上麵,漂亮的藍色魚尾好像都黯然失色,水族箱深處有猩紅的液體在水裏飄蕩。
    祁千雪慌忙上前,人魚似乎已經撞了很久,走近了看才發現魚尾上有淡藍色的鱗片掉落。
    就落在箱底軟軟的沙礫旁邊,在貝殼和沙礫間閃爍著淡淡的光。
    漂亮的人即便是皺眉都會讓人心疼不已,更何況是一隻美得超越性別的人魚,祁千雪連忙走上前,隔著玻璃心疼地看著人魚鱗片掉落的地方 :“你怎麽了?哪裏不舒服嗎?”
    人魚靜靜地看著他,停止了撞擊水族箱壁的動作。
    祁千雪鬆了口氣,正要叫孟雨青過來,人魚突然用比之前更大的力道撞向水族箱壁,力道之大,隔著玻璃祁千雪都感覺到了疼。
    精致得如夢幻的臉緩緩流淌下一道鮮血,額頭都被擦撞破了。
    祁千雪急得手足無措,緊緊貼著水族箱壁,擔憂地看著人魚,不知道要做點什麽。
    在他貼近水族箱壁,幾乎和人魚的距離隻隔著一層玻璃時,人魚停下了動作,它伸出雙手做出攬住祁千雪的姿勢。
    祁千雪呆呆地看著那雙在他身旁的手,腦子遲緩地轉動,才看過的人魚科普書還曆曆在目,但任憑他怎麽回想都找不到一個可以對應現在的情況。
    “你疼不疼,要不要幫你包紮一下?”明知道人魚聽不懂他的語言,他還是忍不住問。
    “……你。”生澀得像是生鏽的鋸齒轉動發出的聲音,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怪異。
    祁千雪驚訝的樣子顯得有點呆。
    人魚科普上有提到過,人魚早些年也被捕捉過,但因為它們無法與人類交流,導致人類對人魚的興趣下降了很多。
    雖然也不算是在說話,語調起伏和祁千雪一模一樣,似乎就是複製了他的話。
    祁千雪手指輕輕在人魚受傷的額頭上點了點 :“你受傷了。”
    “是哪裏不習慣嗎?還是水族箱不舒服?
    “你想要什麽?”
    從一開始的詢問,到提問,在誘導對方主動說出自己的訴求。
    人魚既然能截取到他的隻言片語說出來,那應該也能理解其中的含義吧?
    祁千雪貼著水族箱壁,絮絮叨叨說了好多,期待人魚能多說一點。
    人魚張了張嘴,聲音比起之前要順暢一些 :“你。”
    那雙幽深的眼眸牢牢鎖在祁千雪身上,看著他懊惱地手指虛虛握拳,輕輕捶了水族箱壁一下。
    好像不行。
    祁千雪倒也沒多少失望,隻是人魚不能主動說出它的訴求,他沒辦法知道它撞水族箱壁的原因。
    如果他腦洞大一點,稍微聯想一下,就會發現這一幕和人魚科普上的某一些描述意外地貼合。
    ——人魚是非常專一且占有欲強的物種,在發情初期它們對自己伴侶的占有欲會達到頂峰,失去伴侶會讓它們控製不住地發狂。
    直到再次占有伴侶,情緒才會逐漸平息。
    人魚貼著水族箱壁,靜靜地望著祁千雪。
    額頭上的血液順著臉頰滾落,血珠倒映的是祁千雪的身影。
    跟班本來想湊上去哄哄這位大少爺,就聽見這位大少爺咬牙切齒地說 :“沈竟遙有什麽好的,一肚子壞水,他不就是比我會……舔嗎。”
    “跟誰稀罕一樣。”
    跟班小心翼翼看了眼盛暄的臉色,被氣得胸膛輕微起伏,嘴裏嘟囔了幾句,看到祁千雪和沈竟遙離開後,又在座位上坐了幾分鍾。
    確定他們不會回來後,一臉變扭地去問管理員祁千雪的查閱記錄,沒多久就捧著祁千雪看過的那本書,坐在他坐過的位置上翻看。
    ……可是你看起來好稀罕哦。
    跟班默默在心裏腹誹,轉而又想,如果能跟祁千雪做朋友,不就是當舔狗嗎,他也好稀罕。
    祁千雪被盛暄氣得提前回家了,他剛回來,就看見一直照顧他的阿姨跑過來說 :“小少爺,你的房間裏一直有砰砰砰的聲音,像是有什麽東西在裏麵撞。”
    祁千雪很注重各人隱私,除了像孟雨青、沈竟遙這種很熟悉的人,其他人一般都不會讓他們進房間。
    “好,我上去看看。”乖乖應了一聲,祁千雪小跑著上樓,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阿姨說的砰砰砰聲。
    他緊張地扭開門,就看到水族箱裏的人魚正在撞玻璃,水族箱采用的是很堅硬的玻璃,機甲都不一定能破開。
    人魚柔軟的身體撞在上麵,漂亮的藍色魚尾好像都黯然失色,水族箱深處有猩紅的液體在水裏飄蕩。
    祁千雪慌忙上前,人魚似乎已經撞了很久,走近了看才發現魚尾上有淡藍色的鱗片掉落。
    就落在箱底軟軟的沙礫旁邊,在貝殼和沙礫間閃爍著淡淡的光。
    漂亮的人即便是皺眉都會讓人心疼不已,更何況是一隻美得超越性別的人魚,祁千雪連忙走上前,隔著玻璃心疼地看著人魚鱗片掉落的地方 :“你怎麽了?哪裏不舒服嗎?”
    人魚靜靜地看著他,停止了撞擊水族箱壁的動作。
    祁千雪鬆了口氣,正要叫孟雨青過來,人魚突然用比之前更大的力道撞向水族箱壁,力道之大,隔著玻璃祁千雪都感覺到了疼。
    精致得如夢幻的臉緩緩流淌下一道鮮血,額頭都被擦撞破了。
    祁千雪急得手足無措,緊緊貼著水族箱壁,擔憂地看著人魚,不知道要做點什麽。
    在他貼近水族箱壁,幾乎和人魚的距離隻隔著一層玻璃時,人魚停下了動作,它伸出雙手做出攬住祁千雪的姿勢。
    祁千雪呆呆地看著那雙在他身旁的手,腦子遲緩地轉動,才看過的人魚科普書還曆曆在目,但任憑他怎麽回想都找不到一個可以對應現在的情況。
    “你疼不疼,要不要幫你包紮一下?”明知道人魚聽不懂他的語言,他還是忍不住問。
    “……你。”生澀得像是生鏽的鋸齒轉動發出的聲音,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怪異。
    祁千雪驚訝的樣子顯得有點呆。
    人魚科普上有提到過,人魚早些年也被捕捉過,但因為它們無法與人類交流,導致人類對人魚的興趣下降了很多。
    雖然也不算是在說話,語調起伏和祁千雪一模一樣,似乎就是複製了他的話。
    祁千雪手指輕輕在人魚受傷的額頭上點了點 :“你受傷了。”
    “是哪裏不習慣嗎?還是水族箱不舒服?
    “你想要什麽?”
    從一開始的詢問,到提問,在誘導對方主動說出自己的訴求。
    人魚既然能截取到他的隻言片語說出來,那應該也能理解其中的含義吧?
    祁千雪貼著水族箱壁,絮絮叨叨說了好多,期待人魚能多說一點。
    人魚張了張嘴,聲音比起之前要順暢一些 :“你。”
    那雙幽深的眼眸牢牢鎖在祁千雪身上,看著他懊惱地手指虛虛握拳,輕輕捶了水族箱壁一下。
    好像不行。
    祁千雪倒也沒多少失望,隻是人魚不能主動說出它的訴求,他沒辦法知道它撞水族箱壁的原因。
    如果他腦洞大一點,稍微聯想一下,就會發現這一幕和人魚科普上的某一些描述意外地貼合。
    ——人魚是非常專一且占有欲強的物種,在發情初期它們對自己伴侶的占有欲會達到頂峰,失去伴侶會讓它們控製不住地發狂。
    直到再次占有伴侶,情緒才會逐漸平息。
    人魚貼著水族箱壁,靜靜地望著祁千雪。
    額頭上的血液順著臉頰滾落,血珠倒映的是祁千雪的身影。
    跟班本來想湊上去哄哄這位大少爺,就聽見這位大少爺咬牙切齒地說 :“沈竟遙有什麽好的,一肚子壞水,他不就是比我會……舔嗎。”
    “跟誰稀罕一樣。”
    跟班小心翼翼看了眼盛暄的臉色,被氣得胸膛輕微起伏,嘴裏嘟囔了幾句,看到祁千雪和沈竟遙離開後,又在座位上坐了幾分鍾。
    確定他們不會回來後,一臉變扭地去問管理員祁千雪的查閱記錄,沒多久就捧著祁千雪看過的那本書,坐在他坐過的位置上翻看。
    ……可是你看起來好稀罕哦。
    跟班默默在心裏腹誹,轉而又想,如果能跟祁千雪做朋友,不就是當舔狗嗎,他也好稀罕。
    祁千雪被盛暄氣得提前回家了,他剛回來,就看見一直照顧他的阿姨跑過來說 :“小少爺,你的房間裏一直有砰砰砰的聲音,像是有什麽東西在裏麵撞。”
    祁千雪很注重各人隱私,除了像孟雨青、沈竟遙這種很熟悉的人,其他人一般都不會讓他們進房間。
    “好,我上去看看。”乖乖應了一聲,祁千雪小跑著上樓,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阿姨說的砰砰砰聲。
    他緊張地扭開門,就看到水族箱裏的人魚正在撞玻璃,水族箱采用的是很堅硬的玻璃,機甲都不一定能破開。
    人魚柔軟的身體撞在上麵,漂亮的藍色魚尾好像都黯然失色,水族箱深處有猩紅的液體在水裏飄蕩。
    祁千雪慌忙上前,人魚似乎已經撞了很久,走近了看才發現魚尾上有淡藍色的鱗片掉落。
    就落在箱底軟軟的沙礫旁邊,在貝殼和沙礫間閃爍著淡淡的光。
    漂亮的人即便是皺眉都會讓人心疼不已,更何況是一隻美得超越性別的人魚,祁千雪連忙走上前,隔著玻璃心疼地看著人魚鱗片掉落的地方 :“你怎麽了?哪裏不舒服嗎?”
    人魚靜靜地看著他,停止了撞擊水族箱壁的動作。
    祁千雪鬆了口氣,正要叫孟雨青過來,人魚突然用比之前更大的力道撞向水族箱壁,力道之大,隔著玻璃祁千雪都感覺到了疼。
    精致得如夢幻的臉緩緩流淌下一道鮮血,額頭都被擦撞破了。
    祁千雪急得手足無措,緊緊貼著水族箱壁,擔憂地看著人魚,不知道要做點什麽。
    在他貼近水族箱壁,幾乎和人魚的距離隻隔著一層玻璃時,人魚停下了動作,它伸出雙手做出攬住祁千雪的姿勢。
    祁千雪呆呆地看著那雙在他身旁的手,腦子遲緩地轉動,才看過的人魚科普書還曆曆在目,但任憑他怎麽回想都找不到一個可以對應現在的情況。
    “你疼不疼,要不要幫你包紮一下?”明知道人魚聽不懂他的語言,他還是忍不住問。
    “……你。”生澀得像是生鏽的鋸齒轉動發出的聲音,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怪異。
    祁千雪驚訝的樣子顯得有點呆。
    人魚科普上有提到過,人魚早些年也被捕捉過,但因為它們無法與人類交流,導致人類對人魚的興趣下降了很多。
    雖然也不算是在說話,語調起伏和祁千雪一模一樣,似乎就是複製了他的話。
    祁千雪手指輕輕在人魚受傷的額頭上點了點 :“你受傷了。”
    “是哪裏不習慣嗎?還是水族箱不舒服?
    “你想要什麽?”
    從一開始的詢問,到提問,在誘導對方主動說出自己的訴求。
    人魚既然能截取到他的隻言片語說出來,那應該也能理解其中的含義吧?
    祁千雪貼著水族箱壁,絮絮叨叨說了好多,期待人魚能多說一點。
    人魚張了張嘴,聲音比起之前要順暢一些 :“你。”
    那雙幽深的眼眸牢牢鎖在祁千雪身上,看著他懊惱地手指虛虛握拳,輕輕捶了水族箱壁一下。
    好像不行。
    祁千雪倒也沒多少失望,隻是人魚不能主動說出它的訴求,他沒辦法知道它撞水族箱壁的原因。
    如果他腦洞大一點,稍微聯想一下,就會發現這一幕和人魚科普上的某一些描述意外地貼合。
    ——人魚是非常專一且占有欲強的物種,在發情初期它們對自己伴侶的占有欲會達到頂峰,失去伴侶會讓它們控製不住地發狂。
    直到再次占有伴侶,情緒才會逐漸平息。
    人魚貼著水族箱壁,靜靜地望著祁千雪。
    額頭上的血液順著臉頰滾落,血珠倒映的是祁千雪的身影。


如果您喜歡,請把《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方便以後閱讀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第67章 第六十七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第67章 第六十七章並對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