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星流過曠 本章:第65章 第六十五章

    人魚在星際時代是珍惜物品, 生活在深海裏,極難捕捉,傳說中, 它們容貌俊美, 說話猶如天籟, 連眼淚都會變成珍珠。
    但因為人魚生活在深海,武力值不俗, 稱得上深海的一方霸主, 獵奇和想要捕捉人魚的都铩羽而歸, 漸漸地, 人魚也就變成了一種可望而不可即的生物。
    祁千雪喜歡新奇的東西, 更是從小聽人魚的故事長大, 對這種傳說中的生物好奇得不得了。
    弧形完美的漂亮眼睛彎了彎,緋色的唇瓣又軟又紅,微微上揚 :“真的抓到了?”
    孟雨青在那頭笑著說 :“預計明天回來。”
    星際時代的交通便利, 即便是在遙遠的深海區域,一天一夜的時間趕路也夠了。
    祁千雪掛了電話,興奮的握拳,塞莎和凱安已經透過電話聽到了隻言片語,知道自家弟弟的性格,說 :“要回去也得先給主人家打個招呼吧?”
    祁千雪心裏惦記著人魚的事,“嗯嗯”直點頭, 下樓去找沈竟遙。
    他藏不住事, 一點點小情緒都表現在臉上,興奮起來眉眼都染上了豔色, 像開得極豔的花。
    沈竟遙正跟著家人和客人寒暄, 不同於祁千雪上麵有兩個優秀的哥哥姐姐, 沈竟遙是被當成繼承人培養的。
    “伯父伯母好。”祁千雪等著他們跟上一位客人寒暄完,才走上前打招呼。
    沈父沈母看著他長大,平時對他很好,祁千雪從小就有長輩緣,周圍的所有人都很喜歡他。
    “千雪,你來找小幺嗎?”沈母捂著嘴笑。
    幺同遙同音,沈家人都叫沈竟遙小幺。
    祁千雪點點頭,沈父沈母走到一旁,給兩位小年輕獨處時間。
    宴會上人太多,沈家勢大,想結交他們的人起碼得繞主星一圈兒。
    祁千雪一下樓就感覺很多道視線落在他身上,他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拉著沈竟遙的袖子走到角落。
    “我得先回去了,孟雨青給我抓了一條人魚。”祁千雪得回去準備飼養人魚的地方,最好養在他的臥室裏。
    沈竟遙瞥一眼他眉眼間的興奮,過於漂亮的臉在偏僻角落都擋不住旁人的窺探,他微微側了側身 :“真的?那我改天去找你玩。”
    “好呀。”祁千雪點頭應了,轉身就要走,突然想起什麽,眼睛彎成月牙,回頭朝沈竟遙比了一個心 :“生日快樂,沈竟遙。”
    沈竟遙臉上的笑容真切了幾分,剛剛因為人魚生出的不滿瞬間煙消雲散。
    祁千雪就是有這種本事,能讓人燃起怒氣,也能很快消氣。
    “禮物放你臥室了,我先走了。”祁千雪揮揮手,轉身就朝門口走,仔細看腳步還有點急促。
    即便是這樣,他也保持著麵上的鎮定,祁千雪麵對外人是偏冷漠矜貴的,拒絕一位逮著時機走上前搭訕的客人,朝對方微微頷首,禮貌離開。
    祁千雪在這樣的宴會裏很容易被搭訕,久而久之就養成了一張冷臉,他本來脾氣就壞,但他就算冷著臉,也沒多凶。
    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門口的黑暗裏。
    沈竟遙直到看不到人影,才收回視線走回父母身邊,臉上的表情不似之前熱絡,他是開朗陽光的長相,天生帶著一雙笑眼,不笑時神情有點冷淡厭世。
    “怎麽這副樣子?”沈父看看他的身後,打趣道 :“你的“童養媳”走了,就這麽打不起精神?”
    沈竟遙臉瞬間爆紅,視線遊移,耳尖都紅了 :“……別瞎說。”
    沈家父母笑了笑,沈母走過來拍拍兒子的肩膀,不想拆穿他,提醒道 :“千雪長得好,性格好,惦記著他的人多著呢,你不看緊點,小心他被人叼著跑了。”
    沈母眼睛尖,祁千雪下來後,光這宴會上盯著他的人就占一半了。
    沈竟遙搖搖頭,視線掃了一眼宴會上的一些人,滿臉自信 :“不會的,我跟他從小一起長大,他喜歡什麽我還不知道麽。”
    祁千雪腦子裏那根筋還沒開竅,頂多就是對新鮮事物有點好奇心,沈竟遙願意寵著他,即便分給他的關注少一點點也沒關係。
    反正,祁千雪總歸會是他的。
    萊特家族是一個成員頗多的大家族,家裏人遍布各地,各行各業都有,祁千雪的父母現在在外星球辦公,沒辦法趕回來,就讓他們代替去參加宴會。
    作為萊特家族主家,家裏的房子占地麵積頗廣,都是一代代積累下來的。因為家裏人都很注重隱私,所以哪怕他們生活在一起,也是擁有自己的獨棟小別墅。
    平時吃飯、或者聚餐時,會統一聚在一起。
    祁千雪從車上下來,就迫不及待地進門,他在上車時就在手機上下單了一個超大的水族箱,現在應該裝好了。
    家裏有照顧起居生活的阿姨,倒是不用擔心裝水族箱的機器人上門,家裏會沒人開門。
    一路跑回自己房間一看,果然,空曠的一麵牆壁現在已經裝了個超大水族箱,房間都要因為水族箱變小了一點。
    祁千雪心滿意足地給水族箱拍了個照片,發到自己朋友圈。
    他今天一早就被拖起來去參加沈竟遙的生日,累了一天了,放下手機去洗了個澡,躺在床上閉著眼睛。
    半個小時過去,祁千雪精神奕奕地睜開眼睛,用手背摸了摸發燙的臉,丟人地想。
    怎麽會有人都二十歲了還會因為人魚興奮地睡不著覺哦。
    又不是小孩子。
    假裝臉熱全是被被窩捂的,祁千雪拿起床邊的遙控器,控製燈光亮起,捧著手機準備上網看看。
    突然,一條跳出來的資訊吸引了他的注意。
    [新任上將徐當歌或將在近幾日回國,此前他一直在代表帝國與蟲星進行交涉談判。]
    祁千雪順著標題點進去,底下的評論五花八門。
    [終於要回國了,掰著手指頭數,去了太太太久了!嗚嗚嗚嗚]
    [總算和蟲星簽訂了免戰條約,斷斷續續打了這麽多年,可算是太平了。]
    [上將回國帝國會舉行一次歡迎儀式嗎?一人血書,全程直播!最好全息直播!!!gkd]
    祁千雪默默給這條評論點了個讚,仔細算算徐當歌確實去了好久,他跟哥哥凱安的年齡差不多,比祁千雪大了幾歲。
    祁千雪小時候就很喜歡跟在哥哥姐姐的後麵,當個乖巧可愛的小跟屁蟲,每次和他們一起出去,都會收獲到來自哥哥姐姐朋友和朋友長輩給的糖果。
    附贈的還有捏臉、揉頭一係列親昵活動。
    祁千雪年紀小,臉上還有嬰兒肥,吃著軟乎乎滑溜溜的果凍,被哥哥的朋友捏臉也不哭,還會揚起唇角,眼睛都彎成個小月牙,甜甜地叫哥哥。
    幾乎他哥哥姐姐身邊的朋友都把他當弟弟,這些年也一直在聯係。
    默默地瀏覽了一些徐當歌的動態,對方有公務在身,不好發消息打擾。
    祁千雪又刷了一會兒手機,沒多久就有些困了,眼角溢出點點淚珠,把房間燈光調暗,很快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是感覺到了手上傳來的溫熱觸感,懵懵懂懂地睜眼,率先看到的是床周圍層層疊疊像盛開的花一樣的帷帳。
    孟雨青輕輕敲門,門沒關嚴,輕輕一敲就打開了,床上的人藏在帷帳後麵看不清,唯有伸出來的一隻手。
    雪白細膩的手指骨肉勻稱,落在帶著鮮豔花色的床單上,白得晃眼。露出一截突出腕骨的手腕,一隻手就能握住。
    孟雨青腳步微頓,看了一眼身後停頓的人,身後的人趕緊收回視線,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將人魚放進小少爺的水族箱裏。
    門輕輕地關上,哢嚓一聲輕響,未驚動床上的人。
    孟雨青邁開腳步,緩緩走到床邊。
    濕熱的觸感自手心傳來,祁千雪睜開眼,撩開一點阻隔視線的帷帳,看見孟雨青單膝跪地,唇輕輕吻上他的手背,嗓音低沉 :
    “小主人。”
    !
    祁千雪藏在被子下的腳趾蜷縮,趕緊伸回手,整個人藏在被窩裏,隻露出一個腦袋 :“別,別叫了。”
    孟雨青是護衛隊隊長,別人都叫小少爺,隻有他叫小主人。
    祁千雪聽了這麽多年也聽習慣了,但三年沒見,熟悉的尷尬重新席卷而來。
    臉上都蒸騰出熱氣,整個人都快要被蒸發了,一隻手手動給自己扇風降溫。
    孟雨青笑著看祁千雪尷尬的樣子,他隻比祁千雪大了兩歲,但在海麵上風吹日曬了三年,整個人都比祁千雪高了快一個頭,手臂上隔著衣服都能隱隱綽綽地看見隆起的肌肉。
    和祁千雪這種肉都是軟的小菜雞完全不一樣。
    “人魚呢?”祁千雪尷尬過後,很快就清醒了,從被子裏探出身子就往水族箱跑。
    “穿上鞋。”孟雨青溫和地拉住他,動作很輕,卻讓祁千雪掙脫不開。
    他微微蹲下,給祁千雪穿鞋。
    比祁千雪黑了幾個色號的手,握住一截雪白腳踝,黑白分明的反差格外奪人眼球。
    手指微微抬起,白嫩的腳懸空,圓潤白皙的腳趾微微顫抖,緩緩藏進拖鞋裏麵。
    “可以了吧?”祁千雪急切抬頭——猛地跟水族箱裏的人魚對上視線。
    人魚靜靜地待在水族箱裏,盯著他們,上半身如人類成年男子的身體□□,隱秘部位被垂下來的長發擋住,腹部肌肉很漂亮,完美得像精心雕刻出來的。
    下半身與腹部相接的地方是一條偏深藍色的魚尾,在窗戶陽光的照耀下,色澤漸漸變得淺淡,魚尾上閃爍著晶瑩的水珠。
    魚尾鱗片厚一點的地方,一個粗壯物體緩緩從裏麵伸出來,正對著祁千雪的方向。
    ?
    祁千雪對人魚的了解不多,看向孟雨青。
    “……它發情了。”孟雨青神情難辨地解釋。
    怎麽會有人都二十歲了還會因為人魚興奮地睡不著覺哦。
    又不是小孩子。
    假裝臉熱全是被被窩捂的,祁千雪拿起床邊的遙控器,控製燈光亮起,捧著手機準備上網看看。
    突然,一條跳出來的資訊吸引了他的注意。
    [新任上將徐當歌或將在近幾日回國,此前他一直在代表帝國與蟲星進行交涉談判。]
    祁千雪順著標題點進去,底下的評論五花八門。
    [終於要回國了,掰著手指頭數,去了太太太久了!嗚嗚嗚嗚]
    [總算和蟲星簽訂了免戰條約,斷斷續續打了這麽多年,可算是太平了。]
    [上將回國帝國會舉行一次歡迎儀式嗎?一人血書,全程直播!最好全息直播!!!gkd]
    祁千雪默默給這條評論點了個讚,仔細算算徐當歌確實去了好久,他跟哥哥凱安的年齡差不多,比祁千雪大了幾歲。
    祁千雪小時候就很喜歡跟在哥哥姐姐的後麵,當個乖巧可愛的小跟屁蟲,每次和他們一起出去,都會收獲到來自哥哥姐姐朋友和朋友長輩給的糖果。
    附贈的還有捏臉、揉頭一係列親昵活動。
    祁千雪年紀小,臉上還有嬰兒肥,吃著軟乎乎滑溜溜的果凍,被哥哥的朋友捏臉也不哭,還會揚起唇角,眼睛都彎成個小月牙,甜甜地叫哥哥。
    幾乎他哥哥姐姐身邊的朋友都把他當弟弟,這些年也一直在聯係。
    默默地瀏覽了一些徐當歌的動態,對方有公務在身,不好發消息打擾。
    祁千雪又刷了一會兒手機,沒多久就有些困了,眼角溢出點點淚珠,把房間燈光調暗,很快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是感覺到了手上傳來的溫熱觸感,懵懵懂懂地睜眼,率先看到的是床周圍層層疊疊像盛開的花一樣的帷帳。
    孟雨青輕輕敲門,門沒關嚴,輕輕一敲就打開了,床上的人藏在帷帳後麵看不清,唯有伸出來的一隻手。
    雪白細膩的手指骨肉勻稱,落在帶著鮮豔花色的床單上,白得晃眼。露出一截突出腕骨的手腕,一隻手就能握住。
    孟雨青腳步微頓,看了一眼身後停頓的人,身後的人趕緊收回視線,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將人魚放進小少爺的水族箱裏。
    門輕輕地關上,哢嚓一聲輕響,未驚動床上的人。
    孟雨青邁開腳步,緩緩走到床邊。
    濕熱的觸感自手心傳來,祁千雪睜開眼,撩開一點阻隔視線的帷帳,看見孟雨青單膝跪地,唇輕輕吻上他的手背,嗓音低沉 :
    “小主人。”
    !
    祁千雪藏在被子下的腳趾蜷縮,趕緊伸回手,整個人藏在被窩裏,隻露出一個腦袋 :“別,別叫了。”
    孟雨青是護衛隊隊長,別人都叫小少爺,隻有他叫小主人。
    祁千雪聽了這麽多年也聽習慣了,但三年沒見,熟悉的尷尬重新席卷而來。
    臉上都蒸騰出熱氣,整個人都快要被蒸發了,一隻手手動給自己扇風降溫。
    孟雨青笑著看祁千雪尷尬的樣子,他隻比祁千雪大了兩歲,但在海麵上風吹日曬了三年,整個人都比祁千雪高了快一個頭,手臂上隔著衣服都能隱隱綽綽地看見隆起的肌肉。
    和祁千雪這種肉都是軟的小菜雞完全不一樣。
    “人魚呢?”祁千雪尷尬過後,很快就清醒了,從被子裏探出身子就往水族箱跑。
    “穿上鞋。”孟雨青溫和地拉住他,動作很輕,卻讓祁千雪掙脫不開。
    他微微蹲下,給祁千雪穿鞋。
    比祁千雪黑了幾個色號的手,握住一截雪白腳踝,黑白分明的反差格外奪人眼球。
    手指微微抬起,白嫩的腳懸空,圓潤白皙的腳趾微微顫抖,緩緩藏進拖鞋裏麵。
    “可以了吧?”祁千雪急切抬頭——猛地跟水族箱裏的人魚對上視線。
    人魚靜靜地待在水族箱裏,盯著他們,上半身如人類成年男子的身體□□,隱秘部位被垂下來的長發擋住,腹部肌肉很漂亮,完美得像精心雕刻出來的。
    下半身與腹部相接的地方是一條偏深藍色的魚尾,在窗戶陽光的照耀下,色澤漸漸變得淺淡,魚尾上閃爍著晶瑩的水珠。
    魚尾鱗片厚一點的地方,一個粗壯物體緩緩從裏麵伸出來,正對著祁千雪的方向。
    ?
    祁千雪對人魚的了解不多,看向孟雨青。
    “……它發情了。”孟雨青神情難辨地解釋。
    怎麽會有人都二十歲了還會因為人魚興奮地睡不著覺哦。
    又不是小孩子。
    假裝臉熱全是被被窩捂的,祁千雪拿起床邊的遙控器,控製燈光亮起,捧著手機準備上網看看。
    突然,一條跳出來的資訊吸引了他的注意。
    [新任上將徐當歌或將在近幾日回國,此前他一直在代表帝國與蟲星進行交涉談判。]
    祁千雪順著標題點進去,底下的評論五花八門。
    [終於要回國了,掰著手指頭數,去了太太太久了!嗚嗚嗚嗚]
    [總算和蟲星簽訂了免戰條約,斷斷續續打了這麽多年,可算是太平了。]
    [上將回國帝國會舉行一次歡迎儀式嗎?一人血書,全程直播!最好全息直播!!!gkd]
    祁千雪默默給這條評論點了個讚,仔細算算徐當歌確實去了好久,他跟哥哥凱安的年齡差不多,比祁千雪大了幾歲。
    祁千雪小時候就很喜歡跟在哥哥姐姐的後麵,當個乖巧可愛的小跟屁蟲,每次和他們一起出去,都會收獲到來自哥哥姐姐朋友和朋友長輩給的糖果。
    附贈的還有捏臉、揉頭一係列親昵活動。
    祁千雪年紀小,臉上還有嬰兒肥,吃著軟乎乎滑溜溜的果凍,被哥哥的朋友捏臉也不哭,還會揚起唇角,眼睛都彎成個小月牙,甜甜地叫哥哥。
    幾乎他哥哥姐姐身邊的朋友都把他當弟弟,這些年也一直在聯係。
    默默地瀏覽了一些徐當歌的動態,對方有公務在身,不好發消息打擾。
    祁千雪又刷了一會兒手機,沒多久就有些困了,眼角溢出點點淚珠,把房間燈光調暗,很快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是感覺到了手上傳來的溫熱觸感,懵懵懂懂地睜眼,率先看到的是床周圍層層疊疊像盛開的花一樣的帷帳。
    孟雨青輕輕敲門,門沒關嚴,輕輕一敲就打開了,床上的人藏在帷帳後麵看不清,唯有伸出來的一隻手。
    雪白細膩的手指骨肉勻稱,落在帶著鮮豔花色的床單上,白得晃眼。露出一截突出腕骨的手腕,一隻手就能握住。
    孟雨青腳步微頓,看了一眼身後停頓的人,身後的人趕緊收回視線,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將人魚放進小少爺的水族箱裏。
    門輕輕地關上,哢嚓一聲輕響,未驚動床上的人。
    孟雨青邁開腳步,緩緩走到床邊。
    濕熱的觸感自手心傳來,祁千雪睜開眼,撩開一點阻隔視線的帷帳,看見孟雨青單膝跪地,唇輕輕吻上他的手背,嗓音低沉 :
    “小主人。”
    !
    祁千雪藏在被子下的腳趾蜷縮,趕緊伸回手,整個人藏在被窩裏,隻露出一個腦袋 :“別,別叫了。”
    孟雨青是護衛隊隊長,別人都叫小少爺,隻有他叫小主人。
    祁千雪聽了這麽多年也聽習慣了,但三年沒見,熟悉的尷尬重新席卷而來。
    臉上都蒸騰出熱氣,整個人都快要被蒸發了,一隻手手動給自己扇風降溫。
    孟雨青笑著看祁千雪尷尬的樣子,他隻比祁千雪大了兩歲,但在海麵上風吹日曬了三年,整個人都比祁千雪高了快一個頭,手臂上隔著衣服都能隱隱綽綽地看見隆起的肌肉。
    和祁千雪這種肉都是軟的小菜雞完全不一樣。
    “人魚呢?”祁千雪尷尬過後,很快就清醒了,從被子裏探出身子就往水族箱跑。
    “穿上鞋。”孟雨青溫和地拉住他,動作很輕,卻讓祁千雪掙脫不開。
    他微微蹲下,給祁千雪穿鞋。
    比祁千雪黑了幾個色號的手,握住一截雪白腳踝,黑白分明的反差格外奪人眼球。
    手指微微抬起,白嫩的腳懸空,圓潤白皙的腳趾微微顫抖,緩緩藏進拖鞋裏麵。
    “可以了吧?”祁千雪急切抬頭——猛地跟水族箱裏的人魚對上視線。
    人魚靜靜地待在水族箱裏,盯著他們,上半身如人類成年男子的身體□□,隱秘部位被垂下來的長發擋住,腹部肌肉很漂亮,完美得像精心雕刻出來的。
    下半身與腹部相接的地方是一條偏深藍色的魚尾,在窗戶陽光的照耀下,色澤漸漸變得淺淡,魚尾上閃爍著晶瑩的水珠。
    魚尾鱗片厚一點的地方,一個粗壯物體緩緩從裏麵伸出來,正對著祁千雪的方向。
    ?
    祁千雪對人魚的了解不多,看向孟雨青。
    “……它發情了。”孟雨青神情難辨地解釋。
    怎麽會有人都二十歲了還會因為人魚興奮地睡不著覺哦。
    又不是小孩子。
    假裝臉熱全是被被窩捂的,祁千雪拿起床邊的遙控器,控製燈光亮起,捧著手機準備上網看看。
    突然,一條跳出來的資訊吸引了他的注意。
    [新任上將徐當歌或將在近幾日回國,此前他一直在代表帝國與蟲星進行交涉談判。]
    祁千雪順著標題點進去,底下的評論五花八門。
    [終於要回國了,掰著手指頭數,去了太太太久了!嗚嗚嗚嗚]
    [總算和蟲星簽訂了免戰條約,斷斷續續打了這麽多年,可算是太平了。]
    [上將回國帝國會舉行一次歡迎儀式嗎?一人血書,全程直播!最好全息直播!!!gkd]
    祁千雪默默給這條評論點了個讚,仔細算算徐當歌確實去了好久,他跟哥哥凱安的年齡差不多,比祁千雪大了幾歲。
    祁千雪小時候就很喜歡跟在哥哥姐姐的後麵,當個乖巧可愛的小跟屁蟲,每次和他們一起出去,都會收獲到來自哥哥姐姐朋友和朋友長輩給的糖果。
    附贈的還有捏臉、揉頭一係列親昵活動。
    祁千雪年紀小,臉上還有嬰兒肥,吃著軟乎乎滑溜溜的果凍,被哥哥的朋友捏臉也不哭,還會揚起唇角,眼睛都彎成個小月牙,甜甜地叫哥哥。
    幾乎他哥哥姐姐身邊的朋友都把他當弟弟,這些年也一直在聯係。
    默默地瀏覽了一些徐當歌的動態,對方有公務在身,不好發消息打擾。
    祁千雪又刷了一會兒手機,沒多久就有些困了,眼角溢出點點淚珠,把房間燈光調暗,很快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是感覺到了手上傳來的溫熱觸感,懵懵懂懂地睜眼,率先看到的是床周圍層層疊疊像盛開的花一樣的帷帳。
    孟雨青輕輕敲門,門沒關嚴,輕輕一敲就打開了,床上的人藏在帷帳後麵看不清,唯有伸出來的一隻手。
    雪白細膩的手指骨肉勻稱,落在帶著鮮豔花色的床單上,白得晃眼。露出一截突出腕骨的手腕,一隻手就能握住。
    孟雨青腳步微頓,看了一眼身後停頓的人,身後的人趕緊收回視線,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將人魚放進小少爺的水族箱裏。
    門輕輕地關上,哢嚓一聲輕響,未驚動床上的人。
    孟雨青邁開腳步,緩緩走到床邊。
    濕熱的觸感自手心傳來,祁千雪睜開眼,撩開一點阻隔視線的帷帳,看見孟雨青單膝跪地,唇輕輕吻上他的手背,嗓音低沉 :
    “小主人。”
    !
    祁千雪藏在被子下的腳趾蜷縮,趕緊伸回手,整個人藏在被窩裏,隻露出一個腦袋 :“別,別叫了。”
    孟雨青是護衛隊隊長,別人都叫小少爺,隻有他叫小主人。
    祁千雪聽了這麽多年也聽習慣了,但三年沒見,熟悉的尷尬重新席卷而來。
    臉上都蒸騰出熱氣,整個人都快要被蒸發了,一隻手手動給自己扇風降溫。
    孟雨青笑著看祁千雪尷尬的樣子,他隻比祁千雪大了兩歲,但在海麵上風吹日曬了三年,整個人都比祁千雪高了快一個頭,手臂上隔著衣服都能隱隱綽綽地看見隆起的肌肉。
    和祁千雪這種肉都是軟的小菜雞完全不一樣。
    “人魚呢?”祁千雪尷尬過後,很快就清醒了,從被子裏探出身子就往水族箱跑。
    “穿上鞋。”孟雨青溫和地拉住他,動作很輕,卻讓祁千雪掙脫不開。
    他微微蹲下,給祁千雪穿鞋。
    比祁千雪黑了幾個色號的手,握住一截雪白腳踝,黑白分明的反差格外奪人眼球。
    手指微微抬起,白嫩的腳懸空,圓潤白皙的腳趾微微顫抖,緩緩藏進拖鞋裏麵。
    “可以了吧?”祁千雪急切抬頭——猛地跟水族箱裏的人魚對上視線。
    人魚靜靜地待在水族箱裏,盯著他們,上半身如人類成年男子的身體□□,隱秘部位被垂下來的長發擋住,腹部肌肉很漂亮,完美得像精心雕刻出來的。
    下半身與腹部相接的地方是一條偏深藍色的魚尾,在窗戶陽光的照耀下,色澤漸漸變得淺淡,魚尾上閃爍著晶瑩的水珠。
    魚尾鱗片厚一點的地方,一個粗壯物體緩緩從裏麵伸出來,正對著祁千雪的方向。
    ?
    祁千雪對人魚的了解不多,看向孟雨青。
    “……它發情了。”孟雨青神情難辨地解釋。
    怎麽會有人都二十歲了還會因為人魚興奮地睡不著覺哦。
    又不是小孩子。
    假裝臉熱全是被被窩捂的,祁千雪拿起床邊的遙控器,控製燈光亮起,捧著手機準備上網看看。
    突然,一條跳出來的資訊吸引了他的注意。
    [新任上將徐當歌或將在近幾日回國,此前他一直在代表帝國與蟲星進行交涉談判。]
    祁千雪順著標題點進去,底下的評論五花八門。
    [終於要回國了,掰著手指頭數,去了太太太久了!嗚嗚嗚嗚]
    [總算和蟲星簽訂了免戰條約,斷斷續續打了這麽多年,可算是太平了。]
    [上將回國帝國會舉行一次歡迎儀式嗎?一人血書,全程直播!最好全息直播!!!gkd]
    祁千雪默默給這條評論點了個讚,仔細算算徐當歌確實去了好久,他跟哥哥凱安的年齡差不多,比祁千雪大了幾歲。
    祁千雪小時候就很喜歡跟在哥哥姐姐的後麵,當個乖巧可愛的小跟屁蟲,每次和他們一起出去,都會收獲到來自哥哥姐姐朋友和朋友長輩給的糖果。
    附贈的還有捏臉、揉頭一係列親昵活動。
    祁千雪年紀小,臉上還有嬰兒肥,吃著軟乎乎滑溜溜的果凍,被哥哥的朋友捏臉也不哭,還會揚起唇角,眼睛都彎成個小月牙,甜甜地叫哥哥。
    幾乎他哥哥姐姐身邊的朋友都把他當弟弟,這些年也一直在聯係。
    默默地瀏覽了一些徐當歌的動態,對方有公務在身,不好發消息打擾。
    祁千雪又刷了一會兒手機,沒多久就有些困了,眼角溢出點點淚珠,把房間燈光調暗,很快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是感覺到了手上傳來的溫熱觸感,懵懵懂懂地睜眼,率先看到的是床周圍層層疊疊像盛開的花一樣的帷帳。
    孟雨青輕輕敲門,門沒關嚴,輕輕一敲就打開了,床上的人藏在帷帳後麵看不清,唯有伸出來的一隻手。
    雪白細膩的手指骨肉勻稱,落在帶著鮮豔花色的床單上,白得晃眼。露出一截突出腕骨的手腕,一隻手就能握住。
    孟雨青腳步微頓,看了一眼身後停頓的人,身後的人趕緊收回視線,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將人魚放進小少爺的水族箱裏。
    門輕輕地關上,哢嚓一聲輕響,未驚動床上的人。
    孟雨青邁開腳步,緩緩走到床邊。
    濕熱的觸感自手心傳來,祁千雪睜開眼,撩開一點阻隔視線的帷帳,看見孟雨青單膝跪地,唇輕輕吻上他的手背,嗓音低沉 :
    “小主人。”
    !
    祁千雪藏在被子下的腳趾蜷縮,趕緊伸回手,整個人藏在被窩裏,隻露出一個腦袋 :“別,別叫了。”
    孟雨青是護衛隊隊長,別人都叫小少爺,隻有他叫小主人。
    祁千雪聽了這麽多年也聽習慣了,但三年沒見,熟悉的尷尬重新席卷而來。
    臉上都蒸騰出熱氣,整個人都快要被蒸發了,一隻手手動給自己扇風降溫。
    孟雨青笑著看祁千雪尷尬的樣子,他隻比祁千雪大了兩歲,但在海麵上風吹日曬了三年,整個人都比祁千雪高了快一個頭,手臂上隔著衣服都能隱隱綽綽地看見隆起的肌肉。
    和祁千雪這種肉都是軟的小菜雞完全不一樣。
    “人魚呢?”祁千雪尷尬過後,很快就清醒了,從被子裏探出身子就往水族箱跑。
    “穿上鞋。”孟雨青溫和地拉住他,動作很輕,卻讓祁千雪掙脫不開。
    他微微蹲下,給祁千雪穿鞋。
    比祁千雪黑了幾個色號的手,握住一截雪白腳踝,黑白分明的反差格外奪人眼球。
    手指微微抬起,白嫩的腳懸空,圓潤白皙的腳趾微微顫抖,緩緩藏進拖鞋裏麵。
    “可以了吧?”祁千雪急切抬頭——猛地跟水族箱裏的人魚對上視線。
    人魚靜靜地待在水族箱裏,盯著他們,上半身如人類成年男子的身體□□,隱秘部位被垂下來的長發擋住,腹部肌肉很漂亮,完美得像精心雕刻出來的。
    下半身與腹部相接的地方是一條偏深藍色的魚尾,在窗戶陽光的照耀下,色澤漸漸變得淺淡,魚尾上閃爍著晶瑩的水珠。
    魚尾鱗片厚一點的地方,一個粗壯物體緩緩從裏麵伸出來,正對著祁千雪的方向。
    ?
    祁千雪對人魚的了解不多,看向孟雨青。
    “……它發情了。”孟雨青神情難辨地解釋。
    怎麽會有人都二十歲了還會因為人魚興奮地睡不著覺哦。
    又不是小孩子。
    假裝臉熱全是被被窩捂的,祁千雪拿起床邊的遙控器,控製燈光亮起,捧著手機準備上網看看。
    突然,一條跳出來的資訊吸引了他的注意。
    [新任上將徐當歌或將在近幾日回國,此前他一直在代表帝國與蟲星進行交涉談判。]
    祁千雪順著標題點進去,底下的評論五花八門。
    [終於要回國了,掰著手指頭數,去了太太太久了!嗚嗚嗚嗚]
    [總算和蟲星簽訂了免戰條約,斷斷續續打了這麽多年,可算是太平了。]
    [上將回國帝國會舉行一次歡迎儀式嗎?一人血書,全程直播!最好全息直播!!!gkd]
    祁千雪默默給這條評論點了個讚,仔細算算徐當歌確實去了好久,他跟哥哥凱安的年齡差不多,比祁千雪大了幾歲。
    祁千雪小時候就很喜歡跟在哥哥姐姐的後麵,當個乖巧可愛的小跟屁蟲,每次和他們一起出去,都會收獲到來自哥哥姐姐朋友和朋友長輩給的糖果。
    附贈的還有捏臉、揉頭一係列親昵活動。
    祁千雪年紀小,臉上還有嬰兒肥,吃著軟乎乎滑溜溜的果凍,被哥哥的朋友捏臉也不哭,還會揚起唇角,眼睛都彎成個小月牙,甜甜地叫哥哥。
    幾乎他哥哥姐姐身邊的朋友都把他當弟弟,這些年也一直在聯係。
    默默地瀏覽了一些徐當歌的動態,對方有公務在身,不好發消息打擾。
    祁千雪又刷了一會兒手機,沒多久就有些困了,眼角溢出點點淚珠,把房間燈光調暗,很快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是感覺到了手上傳來的溫熱觸感,懵懵懂懂地睜眼,率先看到的是床周圍層層疊疊像盛開的花一樣的帷帳。
    孟雨青輕輕敲門,門沒關嚴,輕輕一敲就打開了,床上的人藏在帷帳後麵看不清,唯有伸出來的一隻手。
    雪白細膩的手指骨肉勻稱,落在帶著鮮豔花色的床單上,白得晃眼。露出一截突出腕骨的手腕,一隻手就能握住。
    孟雨青腳步微頓,看了一眼身後停頓的人,身後的人趕緊收回視線,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將人魚放進小少爺的水族箱裏。
    門輕輕地關上,哢嚓一聲輕響,未驚動床上的人。
    孟雨青邁開腳步,緩緩走到床邊。
    濕熱的觸感自手心傳來,祁千雪睜開眼,撩開一點阻隔視線的帷帳,看見孟雨青單膝跪地,唇輕輕吻上他的手背,嗓音低沉 :
    “小主人。”
    !
    祁千雪藏在被子下的腳趾蜷縮,趕緊伸回手,整個人藏在被窩裏,隻露出一個腦袋 :“別,別叫了。”
    孟雨青是護衛隊隊長,別人都叫小少爺,隻有他叫小主人。
    祁千雪聽了這麽多年也聽習慣了,但三年沒見,熟悉的尷尬重新席卷而來。
    臉上都蒸騰出熱氣,整個人都快要被蒸發了,一隻手手動給自己扇風降溫。
    孟雨青笑著看祁千雪尷尬的樣子,他隻比祁千雪大了兩歲,但在海麵上風吹日曬了三年,整個人都比祁千雪高了快一個頭,手臂上隔著衣服都能隱隱綽綽地看見隆起的肌肉。
    和祁千雪這種肉都是軟的小菜雞完全不一樣。
    “人魚呢?”祁千雪尷尬過後,很快就清醒了,從被子裏探出身子就往水族箱跑。
    “穿上鞋。”孟雨青溫和地拉住他,動作很輕,卻讓祁千雪掙脫不開。
    他微微蹲下,給祁千雪穿鞋。
    比祁千雪黑了幾個色號的手,握住一截雪白腳踝,黑白分明的反差格外奪人眼球。
    手指微微抬起,白嫩的腳懸空,圓潤白皙的腳趾微微顫抖,緩緩藏進拖鞋裏麵。
    “可以了吧?”祁千雪急切抬頭——猛地跟水族箱裏的人魚對上視線。
    人魚靜靜地待在水族箱裏,盯著他們,上半身如人類成年男子的身體□□,隱秘部位被垂下來的長發擋住,腹部肌肉很漂亮,完美得像精心雕刻出來的。
    下半身與腹部相接的地方是一條偏深藍色的魚尾,在窗戶陽光的照耀下,色澤漸漸變得淺淡,魚尾上閃爍著晶瑩的水珠。
    魚尾鱗片厚一點的地方,一個粗壯物體緩緩從裏麵伸出來,正對著祁千雪的方向。
    ?
    祁千雪對人魚的了解不多,看向孟雨青。
    “……它發情了。”孟雨青神情難辨地解釋。
    怎麽會有人都二十歲了還會因為人魚興奮地睡不著覺哦。
    又不是小孩子。
    假裝臉熱全是被被窩捂的,祁千雪拿起床邊的遙控器,控製燈光亮起,捧著手機準備上網看看。
    突然,一條跳出來的資訊吸引了他的注意。
    [新任上將徐當歌或將在近幾日回國,此前他一直在代表帝國與蟲星進行交涉談判。]
    祁千雪順著標題點進去,底下的評論五花八門。
    [終於要回國了,掰著手指頭數,去了太太太久了!嗚嗚嗚嗚]
    [總算和蟲星簽訂了免戰條約,斷斷續續打了這麽多年,可算是太平了。]
    [上將回國帝國會舉行一次歡迎儀式嗎?一人血書,全程直播!最好全息直播!!!gkd]
    祁千雪默默給這條評論點了個讚,仔細算算徐當歌確實去了好久,他跟哥哥凱安的年齡差不多,比祁千雪大了幾歲。
    祁千雪小時候就很喜歡跟在哥哥姐姐的後麵,當個乖巧可愛的小跟屁蟲,每次和他們一起出去,都會收獲到來自哥哥姐姐朋友和朋友長輩給的糖果。
    附贈的還有捏臉、揉頭一係列親昵活動。
    祁千雪年紀小,臉上還有嬰兒肥,吃著軟乎乎滑溜溜的果凍,被哥哥的朋友捏臉也不哭,還會揚起唇角,眼睛都彎成個小月牙,甜甜地叫哥哥。
    幾乎他哥哥姐姐身邊的朋友都把他當弟弟,這些年也一直在聯係。
    默默地瀏覽了一些徐當歌的動態,對方有公務在身,不好發消息打擾。
    祁千雪又刷了一會兒手機,沒多久就有些困了,眼角溢出點點淚珠,把房間燈光調暗,很快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是感覺到了手上傳來的溫熱觸感,懵懵懂懂地睜眼,率先看到的是床周圍層層疊疊像盛開的花一樣的帷帳。
    孟雨青輕輕敲門,門沒關嚴,輕輕一敲就打開了,床上的人藏在帷帳後麵看不清,唯有伸出來的一隻手。
    雪白細膩的手指骨肉勻稱,落在帶著鮮豔花色的床單上,白得晃眼。露出一截突出腕骨的手腕,一隻手就能握住。
    孟雨青腳步微頓,看了一眼身後停頓的人,身後的人趕緊收回視線,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將人魚放進小少爺的水族箱裏。
    門輕輕地關上,哢嚓一聲輕響,未驚動床上的人。
    孟雨青邁開腳步,緩緩走到床邊。
    濕熱的觸感自手心傳來,祁千雪睜開眼,撩開一點阻隔視線的帷帳,看見孟雨青單膝跪地,唇輕輕吻上他的手背,嗓音低沉 :
    “小主人。”
    !
    祁千雪藏在被子下的腳趾蜷縮,趕緊伸回手,整個人藏在被窩裏,隻露出一個腦袋 :“別,別叫了。”
    孟雨青是護衛隊隊長,別人都叫小少爺,隻有他叫小主人。
    祁千雪聽了這麽多年也聽習慣了,但三年沒見,熟悉的尷尬重新席卷而來。
    臉上都蒸騰出熱氣,整個人都快要被蒸發了,一隻手手動給自己扇風降溫。
    孟雨青笑著看祁千雪尷尬的樣子,他隻比祁千雪大了兩歲,但在海麵上風吹日曬了三年,整個人都比祁千雪高了快一個頭,手臂上隔著衣服都能隱隱綽綽地看見隆起的肌肉。
    和祁千雪這種肉都是軟的小菜雞完全不一樣。
    “人魚呢?”祁千雪尷尬過後,很快就清醒了,從被子裏探出身子就往水族箱跑。
    “穿上鞋。”孟雨青溫和地拉住他,動作很輕,卻讓祁千雪掙脫不開。
    他微微蹲下,給祁千雪穿鞋。
    比祁千雪黑了幾個色號的手,握住一截雪白腳踝,黑白分明的反差格外奪人眼球。
    手指微微抬起,白嫩的腳懸空,圓潤白皙的腳趾微微顫抖,緩緩藏進拖鞋裏麵。
    “可以了吧?”祁千雪急切抬頭——猛地跟水族箱裏的人魚對上視線。
    人魚靜靜地待在水族箱裏,盯著他們,上半身如人類成年男子的身體□□,隱秘部位被垂下來的長發擋住,腹部肌肉很漂亮,完美得像精心雕刻出來的。
    下半身與腹部相接的地方是一條偏深藍色的魚尾,在窗戶陽光的照耀下,色澤漸漸變得淺淡,魚尾上閃爍著晶瑩的水珠。
    魚尾鱗片厚一點的地方,一個粗壯物體緩緩從裏麵伸出來,正對著祁千雪的方向。
    ?
    祁千雪對人魚的了解不多,看向孟雨青。
    “……它發情了。”孟雨青神情難辨地解釋。
    怎麽會有人都二十歲了還會因為人魚興奮地睡不著覺哦。
    又不是小孩子。
    假裝臉熱全是被被窩捂的,祁千雪拿起床邊的遙控器,控製燈光亮起,捧著手機準備上網看看。
    突然,一條跳出來的資訊吸引了他的注意。
    [新任上將徐當歌或將在近幾日回國,此前他一直在代表帝國與蟲星進行交涉談判。]
    祁千雪順著標題點進去,底下的評論五花八門。
    [終於要回國了,掰著手指頭數,去了太太太久了!嗚嗚嗚嗚]
    [總算和蟲星簽訂了免戰條約,斷斷續續打了這麽多年,可算是太平了。]
    [上將回國帝國會舉行一次歡迎儀式嗎?一人血書,全程直播!最好全息直播!!!gkd]
    祁千雪默默給這條評論點了個讚,仔細算算徐當歌確實去了好久,他跟哥哥凱安的年齡差不多,比祁千雪大了幾歲。
    祁千雪小時候就很喜歡跟在哥哥姐姐的後麵,當個乖巧可愛的小跟屁蟲,每次和他們一起出去,都會收獲到來自哥哥姐姐朋友和朋友長輩給的糖果。
    附贈的還有捏臉、揉頭一係列親昵活動。
    祁千雪年紀小,臉上還有嬰兒肥,吃著軟乎乎滑溜溜的果凍,被哥哥的朋友捏臉也不哭,還會揚起唇角,眼睛都彎成個小月牙,甜甜地叫哥哥。
    幾乎他哥哥姐姐身邊的朋友都把他當弟弟,這些年也一直在聯係。
    默默地瀏覽了一些徐當歌的動態,對方有公務在身,不好發消息打擾。
    祁千雪又刷了一會兒手機,沒多久就有些困了,眼角溢出點點淚珠,把房間燈光調暗,很快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是感覺到了手上傳來的溫熱觸感,懵懵懂懂地睜眼,率先看到的是床周圍層層疊疊像盛開的花一樣的帷帳。
    孟雨青輕輕敲門,門沒關嚴,輕輕一敲就打開了,床上的人藏在帷帳後麵看不清,唯有伸出來的一隻手。
    雪白細膩的手指骨肉勻稱,落在帶著鮮豔花色的床單上,白得晃眼。露出一截突出腕骨的手腕,一隻手就能握住。
    孟雨青腳步微頓,看了一眼身後停頓的人,身後的人趕緊收回視線,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將人魚放進小少爺的水族箱裏。
    門輕輕地關上,哢嚓一聲輕響,未驚動床上的人。
    孟雨青邁開腳步,緩緩走到床邊。
    濕熱的觸感自手心傳來,祁千雪睜開眼,撩開一點阻隔視線的帷帳,看見孟雨青單膝跪地,唇輕輕吻上他的手背,嗓音低沉 :
    “小主人。”
    !
    祁千雪藏在被子下的腳趾蜷縮,趕緊伸回手,整個人藏在被窩裏,隻露出一個腦袋 :“別,別叫了。”
    孟雨青是護衛隊隊長,別人都叫小少爺,隻有他叫小主人。
    祁千雪聽了這麽多年也聽習慣了,但三年沒見,熟悉的尷尬重新席卷而來。
    臉上都蒸騰出熱氣,整個人都快要被蒸發了,一隻手手動給自己扇風降溫。
    孟雨青笑著看祁千雪尷尬的樣子,他隻比祁千雪大了兩歲,但在海麵上風吹日曬了三年,整個人都比祁千雪高了快一個頭,手臂上隔著衣服都能隱隱綽綽地看見隆起的肌肉。
    和祁千雪這種肉都是軟的小菜雞完全不一樣。
    “人魚呢?”祁千雪尷尬過後,很快就清醒了,從被子裏探出身子就往水族箱跑。
    “穿上鞋。”孟雨青溫和地拉住他,動作很輕,卻讓祁千雪掙脫不開。
    他微微蹲下,給祁千雪穿鞋。
    比祁千雪黑了幾個色號的手,握住一截雪白腳踝,黑白分明的反差格外奪人眼球。
    手指微微抬起,白嫩的腳懸空,圓潤白皙的腳趾微微顫抖,緩緩藏進拖鞋裏麵。
    “可以了吧?”祁千雪急切抬頭——猛地跟水族箱裏的人魚對上視線。
    人魚靜靜地待在水族箱裏,盯著他們,上半身如人類成年男子的身體□□,隱秘部位被垂下來的長發擋住,腹部肌肉很漂亮,完美得像精心雕刻出來的。
    下半身與腹部相接的地方是一條偏深藍色的魚尾,在窗戶陽光的照耀下,色澤漸漸變得淺淡,魚尾上閃爍著晶瑩的水珠。
    魚尾鱗片厚一點的地方,一個粗壯物體緩緩從裏麵伸出來,正對著祁千雪的方向。
    ?
    祁千雪對人魚的了解不多,看向孟雨青。
    “……它發情了。”孟雨青神情難辨地解釋。


如果您喜歡,請把《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方便以後閱讀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第65章 第六十五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第65章 第六十五章並對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