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星流過曠 本章: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梁星看著同伴將邀請函遞給門口的侍從, 對方仔細核實了半天,視線落在梁星手裏提著的籠子上,籠子蓋著紅布,看不清內裏。
    侍從盡職盡責地說 :“抱歉先生, 除非必要物品, 其餘的一率不能帶進去。”
    梁星張了張口,正想解釋, 被同伴急急抬手攔住 :“好, 我們知道了, 謝謝。”
    同伴態度誠懇,做足了姿態, 直到被同伴拉著走到一旁,梁星才看向同伴 :“你怎麽對著一個侍從都這麽小心?”言語間頗有點不解。
    他們來帝國主星不久, 剛剛在圈子裏冒出個頭, 怎麽說也不該對著一個侍從這麽謙卑。
    同伴正要出聲,身後傳來一陣喧嘩,一個大腹便便, 暴發戶打扮的中年男子,肩膀上站著一隻隔壁星球的特產, 彩虹兔。
    這種兔子比普通兔子小了足足一倍, 吃的食物是新鮮青草,吃進去後會變成彩虹吐出來。
    據說在主星上流社會中十分流行。
    中年男子一看就才進入主星不久,嘴裏大聲嚷嚷著 :“憑什麽不讓帶寵物進?邀請函上可沒說不許!”
    侍從麵對胡攪蠻纏的客人, 臉上都沒什麽起伏,顯然是見多了這種不懂規矩的, 禮貌微笑道 :“宴會上不能攜帶寵物是明令禁止的事。”
    他微笑著朝兩旁的安保點了點頭, 安保會意地將那位中年男人“請”了出去。
    遠遠地還能聽見那位中年男人嘴裏不甘的聲音。
    有正好目睹了這一幕的客人, 嘲諷地看了一眼那個中年男人 :“蠢貨。”
    他旁邊的客人滿臉鄙夷地說 :“誰不知道那位祁小少爺,最喜歡這種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兒,但也不是什麽都看得上眼的。”
    那兩名客人說完就進去了,旁邊的梁星聽著他們的話,冷汗都下來了,手裏提著的金剛鸚鵡瞬間變得有千金重。
    待梁星手忙腳亂地處理好了鸚鵡,同伴邊走邊跟他科普 :“你以為這些人費盡心思來這兒是為了什麽?”
    宴會廳燈光明亮,來往的人皆西裝革履,風度翩翩。
    祁小少爺喜歡這些東西是整個主星人盡皆知的事,多的是人想靠這些玩意兒逗小少爺開心,攀上這艘大船。
    梁星一心沉溺於商業,甚少聽這些八卦,被同伴提醒了才驚覺錯過了多重要的東西,連忙追問 :“這些人都是為了和祁千雪、和萊特家族搭上線的?”
    祁千雪是帝國主星出了名的嬌貴少爺,他隨母親姓,但這非但不是尋常人想的他在萊特家族不受寵。
    相反,作為萊特家族家主的小兒子,祁千雪不僅背靠著萊特家族這個底蘊頗深的世家,其母族更是在帝國有著超凡的地位。
    就連今天的宴會主人,沈家少爺沈竟遙都是他的竹馬。前段時間剛升上將,民眾一眾認為最有可能接班元帥的徐當歌,都是他哥哥的至交好友,從小看著他長大。
    這樣的家世,即便是在聚集了所有世家豪門、王孫貴族的主星,也算是首屈一指的了。
    同伴想起曾在網上看過的祁千雪的偷拍照,意義不明地笑了一聲 :“倒也不一定。”
    同伴說的曖昧不清,梁星心裏忐忑,他在原本的三線星球,還覺得自己算不錯的了,來了主星,自信心瞬間被打擊得體無完膚。從侍從托盤裏端過一杯酒,走到靠近院子的角落,想吹吹涼風緩和一下心情。
    沈家不愧是不遜於萊特家族的世家,連院子都足足有半個操.場那麽大,但卻不知道什麽原因,院子的燈光並不明亮。
    他扯了扯領帶,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餘光不經意瞥到前方的花叢裏傳來一點動靜,隱隱綽綽的,似乎有兩個人影在裏麵。
    梁星眼角一抽,隨即就想到了一些不好的東西,心下震驚居然有人敢在沈家的宴會上做這種事,正要悄悄離開時,花叢深處傳來了若有若無的說話聲。
    “怎麽我過生日,還要送你禮物。”一道聲音在花叢響起,隔得太遠,朦朦朧朧,隻能聽見是道少年音,清脆,如潺潺流水,帶著些許不滿的抱怨。
    梁星心下哂笑,猜測著是哪位客人帶來的兒女,看沈家院子風景好、又靜謐,偷偷躲著玩情趣罷了。
    另一道聲音響起在此時響起,說話的人嗓音懶懶的,咬字清晰,尾音卻習慣性拖長,正常說話也像是在撒嬌 :“不送我走了。”
    壞脾氣。
    梁星不自覺在心裏說道。
    哪兒有壽星給別人送禮的,手指抬起摸了摸泛紅的耳尖,腳步卻像紮了根似的。
    大概是怕那人走,花叢裏又傳來一陣響動,昏暗的環境中,不知從哪兒飛來一群螢火蟲。
    螢火蟲尾部帶著微光,頃刻間點亮了昏暗的後院,梁星還未來得及震驚。
    畢竟星際時代的螢火蟲早就滅絕了,隻有遠古錄像在博物館裏供人參觀。
    他順著螢火蟲出現的地方,瞥過去一眼。
    一張即便是在如此昏暗環境也奪目的臉,漂亮得近乎過分了。
    似被嬌豔花瓣渲染過的唇瓣微張,注視著落在他指尖的螢火蟲,怔愣一秒,唇角忽然彎起。
    梁星心跳驀地停拍,不知為何有點慌張,掩飾性地喝了口酒。
    他的視線太灼人,引得花叢中的人抬起眼眸往這邊看了一眼,借著螢火蟲的光,梁星看清了其中一人的臉。
    沈家少爺沈竟遙。
    梁星手腳發涼地回了宴會廳,神情恍惚的樣子讓同伴納悶 :“怎麽出去了一趟就跟丟了魂一樣?”
    梁星搖搖頭,手心冒起了虛汗,心裏無比慶幸,幸好,幸好他帶的鸚鵡沒拿進來。
    那種東西哪兒配汙了那位小少爺的眼。
    沈竟遙的生日排場很大,祁千雪一早就跟著家裏人去了沈家,兩家是世交,祁千雪跟沈竟遙從小一起長大,關係親近得就差穿一條褲子了。
    他們偷偷從側門溜進宴會廳的時候,宴會都快進行到尾聲了。
    家裏人都在二樓,沈竟遙被拉去應酬切蛋糕,沈家他來過太多次,閉著眼睛都知道路,趁著突然暗下來的燈光,從樓梯走上二樓。
    走到最後一階台階時,燈光正好亮起。
    祁千雪每次來參加宴會,都會被莫名其妙的人搭訕,明明他上麵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分別在律所和商界大展身手,是周圍人時常提起的別人家孩子。
    隻有他紈絝之名傳遍了整個主星,私底下周圍人對他的評價也是容貌太甚、矜貴嬌氣。
    偏偏搭訕他的人最多,祁千雪煩得不行,像沈家這種親近的,來了宴會也躲著偷懶。
    剛到二樓就聽見他哥哥姐姐在聊天。
    萊特是他們的姓,隻有祁千雪是隨母親姓的,私底下都是直呼其名。
    祁千雪姐姐全名叫萊特.塞莎,哥哥萊特.凱安。
    “今天門口又來了許多小玩意兒。”塞莎在律所任職,十分幹練,手裏端了杯酒,坐在休息的沙發上,望著樓下交談的人群。
    他們沒有察覺到祁千雪的到來,凱安微微一笑 :“都怪千雪的喜好太明顯了。”
    祁千雪年紀輕,長得又漂亮,喜歡什麽還不會遮掩,光是他身邊的人,都會時不時給他帶上點新鮮玩意兒,極盡所能地討他歡心,更別說是有所圖的旁人了。
    祁千雪聽見他們聚在一起吐槽自己,他年齡比哥哥姐姐小了好幾歲,在他們麵前就跟個小孩兒一樣,不敢造次,委委屈屈地坐過去,小聲逼逼 :“我聽見了。”
    “兩隻耳朵都聽見了 .jpg”
    他在家撒嬌慣了,家裏人也寵著他,說話隨性得很。
    塞莎朝底下看了一眼,沈竟遙忙著跟人應酬,局促地跟祁千雪擠眉弄眼 :“說說吧,沈竟遙帶你去哪兒玩了?頭上還沾了葉子。”
    伸手把祁千雪頭上的葉子拿下來,放在手中摩挲著仔細辨認了下。
    桌上放了飲料和點心,祁千雪剛端起飲料,顧不得喝,興奮地跟哥哥姐姐描述。
    塞莎和凱安聽著,不由對視一眼。
    星際時代科技發展的很快,很多古地球時期的東西反倒千金難買。
    能做出螢火蟲,即便是仿品,也要花費不少心思。
    塞莎搖了搖頭,看著祁千雪端著果汁小口小口地抿,他嬌氣得很,喝水不能喝太急,會被嗆到,臉上的興奮還沒散去。
    祁千雪比他們小幾歲,從小就養得嬌,心思也純粹。
    連被人當成小媳婦養了都不知道。
    她有心想要提點幾句,祁千雪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歉意地對她笑了笑,起身走到旁邊接電話。
    手機上顯示的來電人,讓祁千雪有些詫異。
    是他的護衛隊。
    每個大家族手下都培養了一群護衛隊,專門保護家族成員安全的,這些人從長輩起就世世代代為家族成員服務。
    到了祁千雪這一代,因為生在和平年代,星球之間簽訂了免戰條約,治安也很好,護衛隊的作用不大,但別的富家子弟都會讓護衛隊跟在自己身邊裝腔作勢,以彰顯身份。
    隻有祁千雪的被他派了出去,換在古地球時期,這些都是暗衛,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傳過來一道低沉的聲音,背景音是一片歡呼雀躍 :
    “快告訴小少爺,抓到人魚了!”
    梁星心跳驀地停拍,不知為何有點慌張,掩飾性地喝了口酒。
    他的視線太灼人,引得花叢中的人抬起眼眸往這邊看了一眼,借著螢火蟲的光,梁星看清了其中一人的臉。
    沈家少爺沈竟遙。
    梁星手腳發涼地回了宴會廳,神情恍惚的樣子讓同伴納悶 :“怎麽出去了一趟就跟丟了魂一樣?”
    梁星搖搖頭,手心冒起了虛汗,心裏無比慶幸,幸好,幸好他帶的鸚鵡沒拿進來。
    那種東西哪兒配汙了那位小少爺的眼。
    沈竟遙的生日排場很大,祁千雪一早就跟著家裏人去了沈家,兩家是世交,祁千雪跟沈竟遙從小一起長大,關係親近得就差穿一條褲子了。
    他們偷偷從側門溜進宴會廳的時候,宴會都快進行到尾聲了。
    家裏人都在二樓,沈竟遙被拉去應酬切蛋糕,沈家他來過太多次,閉著眼睛都知道路,趁著突然暗下來的燈光,從樓梯走上二樓。
    走到最後一階台階時,燈光正好亮起。
    祁千雪每次來參加宴會,都會被莫名其妙的人搭訕,明明他上麵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分別在律所和商界大展身手,是周圍人時常提起的別人家孩子。
    隻有他紈絝之名傳遍了整個主星,私底下周圍人對他的評價也是容貌太甚、矜貴嬌氣。
    偏偏搭訕他的人最多,祁千雪煩得不行,像沈家這種親近的,來了宴會也躲著偷懶。
    剛到二樓就聽見他哥哥姐姐在聊天。
    萊特是他們的姓,隻有祁千雪是隨母親姓的,私底下都是直呼其名。
    祁千雪姐姐全名叫萊特.塞莎,哥哥萊特.凱安。
    “今天門口又來了許多小玩意兒。”塞莎在律所任職,十分幹練,手裏端了杯酒,坐在休息的沙發上,望著樓下交談的人群。
    他們沒有察覺到祁千雪的到來,凱安微微一笑 :“都怪千雪的喜好太明顯了。”
    祁千雪年紀輕,長得又漂亮,喜歡什麽還不會遮掩,光是他身邊的人,都會時不時給他帶上點新鮮玩意兒,極盡所能地討他歡心,更別說是有所圖的旁人了。
    祁千雪聽見他們聚在一起吐槽自己,他年齡比哥哥姐姐小了好幾歲,在他們麵前就跟個小孩兒一樣,不敢造次,委委屈屈地坐過去,小聲逼逼 :“我聽見了。”
    “兩隻耳朵都聽見了 .jpg”
    他在家撒嬌慣了,家裏人也寵著他,說話隨性得很。
    塞莎朝底下看了一眼,沈竟遙忙著跟人應酬,局促地跟祁千雪擠眉弄眼 :“說說吧,沈竟遙帶你去哪兒玩了?頭上還沾了葉子。”
    伸手把祁千雪頭上的葉子拿下來,放在手中摩挲著仔細辨認了下。
    桌上放了飲料和點心,祁千雪剛端起飲料,顧不得喝,興奮地跟哥哥姐姐描述。
    塞莎和凱安聽著,不由對視一眼。
    星際時代科技發展的很快,很多古地球時期的東西反倒千金難買。
    能做出螢火蟲,即便是仿品,也要花費不少心思。
    塞莎搖了搖頭,看著祁千雪端著果汁小口小口地抿,他嬌氣得很,喝水不能喝太急,會被嗆到,臉上的興奮還沒散去。
    祁千雪比他們小幾歲,從小就養得嬌,心思也純粹。
    連被人當成小媳婦養了都不知道。
    她有心想要提點幾句,祁千雪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歉意地對她笑了笑,起身走到旁邊接電話。
    手機上顯示的來電人,讓祁千雪有些詫異。
    是他的護衛隊。
    每個大家族手下都培養了一群護衛隊,專門保護家族成員安全的,這些人從長輩起就世世代代為家族成員服務。
    到了祁千雪這一代,因為生在和平年代,星球之間簽訂了免戰條約,治安也很好,護衛隊的作用不大,但別的富家子弟都會讓護衛隊跟在自己身邊裝腔作勢,以彰顯身份。
    隻有祁千雪的被他派了出去,換在古地球時期,這些都是暗衛,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傳過來一道低沉的聲音,背景音是一片歡呼雀躍 :
    “快告訴小少爺,抓到人魚了!”
    梁星心跳驀地停拍,不知為何有點慌張,掩飾性地喝了口酒。
    他的視線太灼人,引得花叢中的人抬起眼眸往這邊看了一眼,借著螢火蟲的光,梁星看清了其中一人的臉。
    沈家少爺沈竟遙。
    梁星手腳發涼地回了宴會廳,神情恍惚的樣子讓同伴納悶 :“怎麽出去了一趟就跟丟了魂一樣?”
    梁星搖搖頭,手心冒起了虛汗,心裏無比慶幸,幸好,幸好他帶的鸚鵡沒拿進來。
    那種東西哪兒配汙了那位小少爺的眼。
    沈竟遙的生日排場很大,祁千雪一早就跟著家裏人去了沈家,兩家是世交,祁千雪跟沈竟遙從小一起長大,關係親近得就差穿一條褲子了。
    他們偷偷從側門溜進宴會廳的時候,宴會都快進行到尾聲了。
    家裏人都在二樓,沈竟遙被拉去應酬切蛋糕,沈家他來過太多次,閉著眼睛都知道路,趁著突然暗下來的燈光,從樓梯走上二樓。
    走到最後一階台階時,燈光正好亮起。
    祁千雪每次來參加宴會,都會被莫名其妙的人搭訕,明明他上麵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分別在律所和商界大展身手,是周圍人時常提起的別人家孩子。
    隻有他紈絝之名傳遍了整個主星,私底下周圍人對他的評價也是容貌太甚、矜貴嬌氣。
    偏偏搭訕他的人最多,祁千雪煩得不行,像沈家這種親近的,來了宴會也躲著偷懶。
    剛到二樓就聽見他哥哥姐姐在聊天。
    萊特是他們的姓,隻有祁千雪是隨母親姓的,私底下都是直呼其名。
    祁千雪姐姐全名叫萊特.塞莎,哥哥萊特.凱安。
    “今天門口又來了許多小玩意兒。”塞莎在律所任職,十分幹練,手裏端了杯酒,坐在休息的沙發上,望著樓下交談的人群。
    他們沒有察覺到祁千雪的到來,凱安微微一笑 :“都怪千雪的喜好太明顯了。”
    祁千雪年紀輕,長得又漂亮,喜歡什麽還不會遮掩,光是他身邊的人,都會時不時給他帶上點新鮮玩意兒,極盡所能地討他歡心,更別說是有所圖的旁人了。
    祁千雪聽見他們聚在一起吐槽自己,他年齡比哥哥姐姐小了好幾歲,在他們麵前就跟個小孩兒一樣,不敢造次,委委屈屈地坐過去,小聲逼逼 :“我聽見了。”
    “兩隻耳朵都聽見了 .jpg”
    他在家撒嬌慣了,家裏人也寵著他,說話隨性得很。
    塞莎朝底下看了一眼,沈竟遙忙著跟人應酬,局促地跟祁千雪擠眉弄眼 :“說說吧,沈竟遙帶你去哪兒玩了?頭上還沾了葉子。”
    伸手把祁千雪頭上的葉子拿下來,放在手中摩挲著仔細辨認了下。
    桌上放了飲料和點心,祁千雪剛端起飲料,顧不得喝,興奮地跟哥哥姐姐描述。
    塞莎和凱安聽著,不由對視一眼。
    星際時代科技發展的很快,很多古地球時期的東西反倒千金難買。
    能做出螢火蟲,即便是仿品,也要花費不少心思。
    塞莎搖了搖頭,看著祁千雪端著果汁小口小口地抿,他嬌氣得很,喝水不能喝太急,會被嗆到,臉上的興奮還沒散去。
    祁千雪比他們小幾歲,從小就養得嬌,心思也純粹。
    連被人當成小媳婦養了都不知道。
    她有心想要提點幾句,祁千雪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歉意地對她笑了笑,起身走到旁邊接電話。
    手機上顯示的來電人,讓祁千雪有些詫異。
    是他的護衛隊。
    每個大家族手下都培養了一群護衛隊,專門保護家族成員安全的,這些人從長輩起就世世代代為家族成員服務。
    到了祁千雪這一代,因為生在和平年代,星球之間簽訂了免戰條約,治安也很好,護衛隊的作用不大,但別的富家子弟都會讓護衛隊跟在自己身邊裝腔作勢,以彰顯身份。
    隻有祁千雪的被他派了出去,換在古地球時期,這些都是暗衛,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傳過來一道低沉的聲音,背景音是一片歡呼雀躍 :
    “快告訴小少爺,抓到人魚了!”
    梁星心跳驀地停拍,不知為何有點慌張,掩飾性地喝了口酒。
    他的視線太灼人,引得花叢中的人抬起眼眸往這邊看了一眼,借著螢火蟲的光,梁星看清了其中一人的臉。
    沈家少爺沈竟遙。
    梁星手腳發涼地回了宴會廳,神情恍惚的樣子讓同伴納悶 :“怎麽出去了一趟就跟丟了魂一樣?”
    梁星搖搖頭,手心冒起了虛汗,心裏無比慶幸,幸好,幸好他帶的鸚鵡沒拿進來。
    那種東西哪兒配汙了那位小少爺的眼。
    沈竟遙的生日排場很大,祁千雪一早就跟著家裏人去了沈家,兩家是世交,祁千雪跟沈竟遙從小一起長大,關係親近得就差穿一條褲子了。
    他們偷偷從側門溜進宴會廳的時候,宴會都快進行到尾聲了。
    家裏人都在二樓,沈竟遙被拉去應酬切蛋糕,沈家他來過太多次,閉著眼睛都知道路,趁著突然暗下來的燈光,從樓梯走上二樓。
    走到最後一階台階時,燈光正好亮起。
    祁千雪每次來參加宴會,都會被莫名其妙的人搭訕,明明他上麵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分別在律所和商界大展身手,是周圍人時常提起的別人家孩子。
    隻有他紈絝之名傳遍了整個主星,私底下周圍人對他的評價也是容貌太甚、矜貴嬌氣。
    偏偏搭訕他的人最多,祁千雪煩得不行,像沈家這種親近的,來了宴會也躲著偷懶。
    剛到二樓就聽見他哥哥姐姐在聊天。
    萊特是他們的姓,隻有祁千雪是隨母親姓的,私底下都是直呼其名。
    祁千雪姐姐全名叫萊特.塞莎,哥哥萊特.凱安。
    “今天門口又來了許多小玩意兒。”塞莎在律所任職,十分幹練,手裏端了杯酒,坐在休息的沙發上,望著樓下交談的人群。
    他們沒有察覺到祁千雪的到來,凱安微微一笑 :“都怪千雪的喜好太明顯了。”
    祁千雪年紀輕,長得又漂亮,喜歡什麽還不會遮掩,光是他身邊的人,都會時不時給他帶上點新鮮玩意兒,極盡所能地討他歡心,更別說是有所圖的旁人了。
    祁千雪聽見他們聚在一起吐槽自己,他年齡比哥哥姐姐小了好幾歲,在他們麵前就跟個小孩兒一樣,不敢造次,委委屈屈地坐過去,小聲逼逼 :“我聽見了。”
    “兩隻耳朵都聽見了 .jpg”
    他在家撒嬌慣了,家裏人也寵著他,說話隨性得很。
    塞莎朝底下看了一眼,沈竟遙忙著跟人應酬,局促地跟祁千雪擠眉弄眼 :“說說吧,沈竟遙帶你去哪兒玩了?頭上還沾了葉子。”
    伸手把祁千雪頭上的葉子拿下來,放在手中摩挲著仔細辨認了下。
    桌上放了飲料和點心,祁千雪剛端起飲料,顧不得喝,興奮地跟哥哥姐姐描述。
    塞莎和凱安聽著,不由對視一眼。
    星際時代科技發展的很快,很多古地球時期的東西反倒千金難買。
    能做出螢火蟲,即便是仿品,也要花費不少心思。
    塞莎搖了搖頭,看著祁千雪端著果汁小口小口地抿,他嬌氣得很,喝水不能喝太急,會被嗆到,臉上的興奮還沒散去。
    祁千雪比他們小幾歲,從小就養得嬌,心思也純粹。
    連被人當成小媳婦養了都不知道。
    她有心想要提點幾句,祁千雪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歉意地對她笑了笑,起身走到旁邊接電話。
    手機上顯示的來電人,讓祁千雪有些詫異。
    是他的護衛隊。
    每個大家族手下都培養了一群護衛隊,專門保護家族成員安全的,這些人從長輩起就世世代代為家族成員服務。
    到了祁千雪這一代,因為生在和平年代,星球之間簽訂了免戰條約,治安也很好,護衛隊的作用不大,但別的富家子弟都會讓護衛隊跟在自己身邊裝腔作勢,以彰顯身份。
    隻有祁千雪的被他派了出去,換在古地球時期,這些都是暗衛,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傳過來一道低沉的聲音,背景音是一片歡呼雀躍 :
    “快告訴小少爺,抓到人魚了!”
    梁星心跳驀地停拍,不知為何有點慌張,掩飾性地喝了口酒。
    他的視線太灼人,引得花叢中的人抬起眼眸往這邊看了一眼,借著螢火蟲的光,梁星看清了其中一人的臉。
    沈家少爺沈竟遙。
    梁星手腳發涼地回了宴會廳,神情恍惚的樣子讓同伴納悶 :“怎麽出去了一趟就跟丟了魂一樣?”
    梁星搖搖頭,手心冒起了虛汗,心裏無比慶幸,幸好,幸好他帶的鸚鵡沒拿進來。
    那種東西哪兒配汙了那位小少爺的眼。
    沈竟遙的生日排場很大,祁千雪一早就跟著家裏人去了沈家,兩家是世交,祁千雪跟沈竟遙從小一起長大,關係親近得就差穿一條褲子了。
    他們偷偷從側門溜進宴會廳的時候,宴會都快進行到尾聲了。
    家裏人都在二樓,沈竟遙被拉去應酬切蛋糕,沈家他來過太多次,閉著眼睛都知道路,趁著突然暗下來的燈光,從樓梯走上二樓。
    走到最後一階台階時,燈光正好亮起。
    祁千雪每次來參加宴會,都會被莫名其妙的人搭訕,明明他上麵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分別在律所和商界大展身手,是周圍人時常提起的別人家孩子。
    隻有他紈絝之名傳遍了整個主星,私底下周圍人對他的評價也是容貌太甚、矜貴嬌氣。
    偏偏搭訕他的人最多,祁千雪煩得不行,像沈家這種親近的,來了宴會也躲著偷懶。
    剛到二樓就聽見他哥哥姐姐在聊天。
    萊特是他們的姓,隻有祁千雪是隨母親姓的,私底下都是直呼其名。
    祁千雪姐姐全名叫萊特.塞莎,哥哥萊特.凱安。
    “今天門口又來了許多小玩意兒。”塞莎在律所任職,十分幹練,手裏端了杯酒,坐在休息的沙發上,望著樓下交談的人群。
    他們沒有察覺到祁千雪的到來,凱安微微一笑 :“都怪千雪的喜好太明顯了。”
    祁千雪年紀輕,長得又漂亮,喜歡什麽還不會遮掩,光是他身邊的人,都會時不時給他帶上點新鮮玩意兒,極盡所能地討他歡心,更別說是有所圖的旁人了。
    祁千雪聽見他們聚在一起吐槽自己,他年齡比哥哥姐姐小了好幾歲,在他們麵前就跟個小孩兒一樣,不敢造次,委委屈屈地坐過去,小聲逼逼 :“我聽見了。”
    “兩隻耳朵都聽見了 .jpg”
    他在家撒嬌慣了,家裏人也寵著他,說話隨性得很。
    塞莎朝底下看了一眼,沈竟遙忙著跟人應酬,局促地跟祁千雪擠眉弄眼 :“說說吧,沈竟遙帶你去哪兒玩了?頭上還沾了葉子。”
    伸手把祁千雪頭上的葉子拿下來,放在手中摩挲著仔細辨認了下。
    桌上放了飲料和點心,祁千雪剛端起飲料,顧不得喝,興奮地跟哥哥姐姐描述。
    塞莎和凱安聽著,不由對視一眼。
    星際時代科技發展的很快,很多古地球時期的東西反倒千金難買。
    能做出螢火蟲,即便是仿品,也要花費不少心思。
    塞莎搖了搖頭,看著祁千雪端著果汁小口小口地抿,他嬌氣得很,喝水不能喝太急,會被嗆到,臉上的興奮還沒散去。
    祁千雪比他們小幾歲,從小就養得嬌,心思也純粹。
    連被人當成小媳婦養了都不知道。
    她有心想要提點幾句,祁千雪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歉意地對她笑了笑,起身走到旁邊接電話。
    手機上顯示的來電人,讓祁千雪有些詫異。
    是他的護衛隊。
    每個大家族手下都培養了一群護衛隊,專門保護家族成員安全的,這些人從長輩起就世世代代為家族成員服務。
    到了祁千雪這一代,因為生在和平年代,星球之間簽訂了免戰條約,治安也很好,護衛隊的作用不大,但別的富家子弟都會讓護衛隊跟在自己身邊裝腔作勢,以彰顯身份。
    隻有祁千雪的被他派了出去,換在古地球時期,這些都是暗衛,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傳過來一道低沉的聲音,背景音是一片歡呼雀躍 :
    “快告訴小少爺,抓到人魚了!”
    梁星心跳驀地停拍,不知為何有點慌張,掩飾性地喝了口酒。
    他的視線太灼人,引得花叢中的人抬起眼眸往這邊看了一眼,借著螢火蟲的光,梁星看清了其中一人的臉。
    沈家少爺沈竟遙。
    梁星手腳發涼地回了宴會廳,神情恍惚的樣子讓同伴納悶 :“怎麽出去了一趟就跟丟了魂一樣?”
    梁星搖搖頭,手心冒起了虛汗,心裏無比慶幸,幸好,幸好他帶的鸚鵡沒拿進來。
    那種東西哪兒配汙了那位小少爺的眼。
    沈竟遙的生日排場很大,祁千雪一早就跟著家裏人去了沈家,兩家是世交,祁千雪跟沈竟遙從小一起長大,關係親近得就差穿一條褲子了。
    他們偷偷從側門溜進宴會廳的時候,宴會都快進行到尾聲了。
    家裏人都在二樓,沈竟遙被拉去應酬切蛋糕,沈家他來過太多次,閉著眼睛都知道路,趁著突然暗下來的燈光,從樓梯走上二樓。
    走到最後一階台階時,燈光正好亮起。
    祁千雪每次來參加宴會,都會被莫名其妙的人搭訕,明明他上麵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分別在律所和商界大展身手,是周圍人時常提起的別人家孩子。
    隻有他紈絝之名傳遍了整個主星,私底下周圍人對他的評價也是容貌太甚、矜貴嬌氣。
    偏偏搭訕他的人最多,祁千雪煩得不行,像沈家這種親近的,來了宴會也躲著偷懶。
    剛到二樓就聽見他哥哥姐姐在聊天。
    萊特是他們的姓,隻有祁千雪是隨母親姓的,私底下都是直呼其名。
    祁千雪姐姐全名叫萊特.塞莎,哥哥萊特.凱安。
    “今天門口又來了許多小玩意兒。”塞莎在律所任職,十分幹練,手裏端了杯酒,坐在休息的沙發上,望著樓下交談的人群。
    他們沒有察覺到祁千雪的到來,凱安微微一笑 :“都怪千雪的喜好太明顯了。”
    祁千雪年紀輕,長得又漂亮,喜歡什麽還不會遮掩,光是他身邊的人,都會時不時給他帶上點新鮮玩意兒,極盡所能地討他歡心,更別說是有所圖的旁人了。
    祁千雪聽見他們聚在一起吐槽自己,他年齡比哥哥姐姐小了好幾歲,在他們麵前就跟個小孩兒一樣,不敢造次,委委屈屈地坐過去,小聲逼逼 :“我聽見了。”
    “兩隻耳朵都聽見了 .jpg”
    他在家撒嬌慣了,家裏人也寵著他,說話隨性得很。
    塞莎朝底下看了一眼,沈竟遙忙著跟人應酬,局促地跟祁千雪擠眉弄眼 :“說說吧,沈竟遙帶你去哪兒玩了?頭上還沾了葉子。”
    伸手把祁千雪頭上的葉子拿下來,放在手中摩挲著仔細辨認了下。
    桌上放了飲料和點心,祁千雪剛端起飲料,顧不得喝,興奮地跟哥哥姐姐描述。
    塞莎和凱安聽著,不由對視一眼。
    星際時代科技發展的很快,很多古地球時期的東西反倒千金難買。
    能做出螢火蟲,即便是仿品,也要花費不少心思。
    塞莎搖了搖頭,看著祁千雪端著果汁小口小口地抿,他嬌氣得很,喝水不能喝太急,會被嗆到,臉上的興奮還沒散去。
    祁千雪比他們小幾歲,從小就養得嬌,心思也純粹。
    連被人當成小媳婦養了都不知道。
    她有心想要提點幾句,祁千雪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歉意地對她笑了笑,起身走到旁邊接電話。
    手機上顯示的來電人,讓祁千雪有些詫異。
    是他的護衛隊。
    每個大家族手下都培養了一群護衛隊,專門保護家族成員安全的,這些人從長輩起就世世代代為家族成員服務。
    到了祁千雪這一代,因為生在和平年代,星球之間簽訂了免戰條約,治安也很好,護衛隊的作用不大,但別的富家子弟都會讓護衛隊跟在自己身邊裝腔作勢,以彰顯身份。
    隻有祁千雪的被他派了出去,換在古地球時期,這些都是暗衛,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傳過來一道低沉的聲音,背景音是一片歡呼雀躍 :
    “快告訴小少爺,抓到人魚了!”
    梁星心跳驀地停拍,不知為何有點慌張,掩飾性地喝了口酒。
    他的視線太灼人,引得花叢中的人抬起眼眸往這邊看了一眼,借著螢火蟲的光,梁星看清了其中一人的臉。
    沈家少爺沈竟遙。
    梁星手腳發涼地回了宴會廳,神情恍惚的樣子讓同伴納悶 :“怎麽出去了一趟就跟丟了魂一樣?”
    梁星搖搖頭,手心冒起了虛汗,心裏無比慶幸,幸好,幸好他帶的鸚鵡沒拿進來。
    那種東西哪兒配汙了那位小少爺的眼。
    沈竟遙的生日排場很大,祁千雪一早就跟著家裏人去了沈家,兩家是世交,祁千雪跟沈竟遙從小一起長大,關係親近得就差穿一條褲子了。
    他們偷偷從側門溜進宴會廳的時候,宴會都快進行到尾聲了。
    家裏人都在二樓,沈竟遙被拉去應酬切蛋糕,沈家他來過太多次,閉著眼睛都知道路,趁著突然暗下來的燈光,從樓梯走上二樓。
    走到最後一階台階時,燈光正好亮起。
    祁千雪每次來參加宴會,都會被莫名其妙的人搭訕,明明他上麵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分別在律所和商界大展身手,是周圍人時常提起的別人家孩子。
    隻有他紈絝之名傳遍了整個主星,私底下周圍人對他的評價也是容貌太甚、矜貴嬌氣。
    偏偏搭訕他的人最多,祁千雪煩得不行,像沈家這種親近的,來了宴會也躲著偷懶。
    剛到二樓就聽見他哥哥姐姐在聊天。
    萊特是他們的姓,隻有祁千雪是隨母親姓的,私底下都是直呼其名。
    祁千雪姐姐全名叫萊特.塞莎,哥哥萊特.凱安。
    “今天門口又來了許多小玩意兒。”塞莎在律所任職,十分幹練,手裏端了杯酒,坐在休息的沙發上,望著樓下交談的人群。
    他們沒有察覺到祁千雪的到來,凱安微微一笑 :“都怪千雪的喜好太明顯了。”
    祁千雪年紀輕,長得又漂亮,喜歡什麽還不會遮掩,光是他身邊的人,都會時不時給他帶上點新鮮玩意兒,極盡所能地討他歡心,更別說是有所圖的旁人了。
    祁千雪聽見他們聚在一起吐槽自己,他年齡比哥哥姐姐小了好幾歲,在他們麵前就跟個小孩兒一樣,不敢造次,委委屈屈地坐過去,小聲逼逼 :“我聽見了。”
    “兩隻耳朵都聽見了 .jpg”
    他在家撒嬌慣了,家裏人也寵著他,說話隨性得很。
    塞莎朝底下看了一眼,沈竟遙忙著跟人應酬,局促地跟祁千雪擠眉弄眼 :“說說吧,沈竟遙帶你去哪兒玩了?頭上還沾了葉子。”
    伸手把祁千雪頭上的葉子拿下來,放在手中摩挲著仔細辨認了下。
    桌上放了飲料和點心,祁千雪剛端起飲料,顧不得喝,興奮地跟哥哥姐姐描述。
    塞莎和凱安聽著,不由對視一眼。
    星際時代科技發展的很快,很多古地球時期的東西反倒千金難買。
    能做出螢火蟲,即便是仿品,也要花費不少心思。
    塞莎搖了搖頭,看著祁千雪端著果汁小口小口地抿,他嬌氣得很,喝水不能喝太急,會被嗆到,臉上的興奮還沒散去。
    祁千雪比他們小幾歲,從小就養得嬌,心思也純粹。
    連被人當成小媳婦養了都不知道。
    她有心想要提點幾句,祁千雪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歉意地對她笑了笑,起身走到旁邊接電話。
    手機上顯示的來電人,讓祁千雪有些詫異。
    是他的護衛隊。
    每個大家族手下都培養了一群護衛隊,專門保護家族成員安全的,這些人從長輩起就世世代代為家族成員服務。
    到了祁千雪這一代,因為生在和平年代,星球之間簽訂了免戰條約,治安也很好,護衛隊的作用不大,但別的富家子弟都會讓護衛隊跟在自己身邊裝腔作勢,以彰顯身份。
    隻有祁千雪的被他派了出去,換在古地球時期,這些都是暗衛,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傳過來一道低沉的聲音,背景音是一片歡呼雀躍 :
    “快告訴小少爺,抓到人魚了!”
    梁星心跳驀地停拍,不知為何有點慌張,掩飾性地喝了口酒。
    他的視線太灼人,引得花叢中的人抬起眼眸往這邊看了一眼,借著螢火蟲的光,梁星看清了其中一人的臉。
    沈家少爺沈竟遙。
    梁星手腳發涼地回了宴會廳,神情恍惚的樣子讓同伴納悶 :“怎麽出去了一趟就跟丟了魂一樣?”
    梁星搖搖頭,手心冒起了虛汗,心裏無比慶幸,幸好,幸好他帶的鸚鵡沒拿進來。
    那種東西哪兒配汙了那位小少爺的眼。
    沈竟遙的生日排場很大,祁千雪一早就跟著家裏人去了沈家,兩家是世交,祁千雪跟沈竟遙從小一起長大,關係親近得就差穿一條褲子了。
    他們偷偷從側門溜進宴會廳的時候,宴會都快進行到尾聲了。
    家裏人都在二樓,沈竟遙被拉去應酬切蛋糕,沈家他來過太多次,閉著眼睛都知道路,趁著突然暗下來的燈光,從樓梯走上二樓。
    走到最後一階台階時,燈光正好亮起。
    祁千雪每次來參加宴會,都會被莫名其妙的人搭訕,明明他上麵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分別在律所和商界大展身手,是周圍人時常提起的別人家孩子。
    隻有他紈絝之名傳遍了整個主星,私底下周圍人對他的評價也是容貌太甚、矜貴嬌氣。
    偏偏搭訕他的人最多,祁千雪煩得不行,像沈家這種親近的,來了宴會也躲著偷懶。
    剛到二樓就聽見他哥哥姐姐在聊天。
    萊特是他們的姓,隻有祁千雪是隨母親姓的,私底下都是直呼其名。
    祁千雪姐姐全名叫萊特.塞莎,哥哥萊特.凱安。
    “今天門口又來了許多小玩意兒。”塞莎在律所任職,十分幹練,手裏端了杯酒,坐在休息的沙發上,望著樓下交談的人群。
    他們沒有察覺到祁千雪的到來,凱安微微一笑 :“都怪千雪的喜好太明顯了。”
    祁千雪年紀輕,長得又漂亮,喜歡什麽還不會遮掩,光是他身邊的人,都會時不時給他帶上點新鮮玩意兒,極盡所能地討他歡心,更別說是有所圖的旁人了。
    祁千雪聽見他們聚在一起吐槽自己,他年齡比哥哥姐姐小了好幾歲,在他們麵前就跟個小孩兒一樣,不敢造次,委委屈屈地坐過去,小聲逼逼 :“我聽見了。”
    “兩隻耳朵都聽見了 .jpg”
    他在家撒嬌慣了,家裏人也寵著他,說話隨性得很。
    塞莎朝底下看了一眼,沈竟遙忙著跟人應酬,局促地跟祁千雪擠眉弄眼 :“說說吧,沈竟遙帶你去哪兒玩了?頭上還沾了葉子。”
    伸手把祁千雪頭上的葉子拿下來,放在手中摩挲著仔細辨認了下。
    桌上放了飲料和點心,祁千雪剛端起飲料,顧不得喝,興奮地跟哥哥姐姐描述。
    塞莎和凱安聽著,不由對視一眼。
    星際時代科技發展的很快,很多古地球時期的東西反倒千金難買。
    能做出螢火蟲,即便是仿品,也要花費不少心思。
    塞莎搖了搖頭,看著祁千雪端著果汁小口小口地抿,他嬌氣得很,喝水不能喝太急,會被嗆到,臉上的興奮還沒散去。
    祁千雪比他們小幾歲,從小就養得嬌,心思也純粹。
    連被人當成小媳婦養了都不知道。
    她有心想要提點幾句,祁千雪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歉意地對她笑了笑,起身走到旁邊接電話。
    手機上顯示的來電人,讓祁千雪有些詫異。
    是他的護衛隊。
    每個大家族手下都培養了一群護衛隊,專門保護家族成員安全的,這些人從長輩起就世世代代為家族成員服務。
    到了祁千雪這一代,因為生在和平年代,星球之間簽訂了免戰條約,治安也很好,護衛隊的作用不大,但別的富家子弟都會讓護衛隊跟在自己身邊裝腔作勢,以彰顯身份。
    隻有祁千雪的被他派了出去,換在古地球時期,這些都是暗衛,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傳過來一道低沉的聲音,背景音是一片歡呼雀躍 :
    “快告訴小少爺,抓到人魚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方便以後閱讀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第64章 第六十四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第64章 第六十四章並對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