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

第116章:自己把帽子戴正,蹲守與抓捕

類別: 作者:竹葉糕 本章:第116章:自己把帽子戴正,蹲守與抓捕

    人與人的悲歡並不相通,蹲在方逸華家樓下,看著不遠處卿卿我我的一對小情侶,鄭仁隻覺得他們吵鬧。
    腳下已經橫七豎八躺了一堆被掐滅的煙頭,一想到要去勸說自己的紅顏知己陪許洛上床,他就心痛如割。
    之前千方百計防止許洛給他戴綠帽,現在沒想到要親手把綠帽戴好。
    鄭仁心裏是又憤怒又屈辱。
    他發誓,等度過這一關,他一定要讓許洛付出代價,讓他生不如死!
    等抽完最後一支煙,鄭仁站了起來深吸一口氣,然後走進了單元樓。
    “叮冬~叮冬~”
    深夜的樓道裏,門鈴格外刺耳。
    過了大概半分鍾左右,穿著睡裙的方逸華打開門,看見鄭仁後皺了皺眉頭:“都這麽晚了,你來幹什麽?”
    “逸華。”鄭仁飽含感情的喊了一聲,噗通跪了下去,臉上淚流滿麵。
    這絕對沒有絲毫演戲的成分,他內心的糾結和痛苦全都是實打實的。
    方逸華嚇了一跳,下意識的連忙伸手去扶他:“鄭仁,你幹什麽,跪下求我我也不可能跟你複合,我們兩人在一起本就是錯誤,你快起來。”
    看著鄭仁那麽卑微的跪下,她一時還真有點想跟他重歸於好的衝動。
    “逸華,隻有你能幫我了,你不幫我的話我就完了。”鄭仁哭得聲嘶力竭抓著方逸華的手臂,不肯起來。
    方逸華這才反應過來,鄭仁不是來求她複合,是真遇到了麻煩,終究是交往過,她也為其擔憂起來:“這到底出什麽事了,你先進屋再說。”
    “不!就在這裏說,你如果不幫我的話,我就不起來,因為那樣我活著也沒意思了。”鄭仁跪著不肯動。
    方逸華焦急萬分:“到底是出什麽事了,你怎麽……怎麽搞成這樣。”
    “我今晚心情不好去喝酒,喝多了沒把持得住自己,就……就找了兩個女人想發泄發泄,沒想到被許洛碰到了,他跟蹤我破門而入,拍了我的不雅照,說……說要公布出去,要向警隊舉報我。”鄭仁捂著臉,看起來彷佛痛苦萬分,充滿了自責和後悔。
    因為許洛要求不能讓方逸華仇視他,所以鄭仁隻能把一切都攬到了自己頭上,沒說是許洛設的套,這樣的話就徹底將許洛放在了正義的一方。
    方逸華的臉冷若寒霜,氣得渾身都在哆嗦,咬牙切齒:“自己管不住褲襠被人抓了把柄,我怎麽幫你?”
    憤怒的她還不知道,鄭仁是想要讓她去抓許洛的把柄。
    “你能幫我,你可以的,我把許洛穩住了。”鄭仁抬起頭,滿臉激動和期待的抓著她的手:“或許你沒有發現,許洛其實對你有意思,男人最了解男人了,你幫我拿回膠片……”
    “啪!”方逸華不等他說完,抬手就是一個耳光抽了過去:“鄭仁,你不如直接說讓我去色誘許洛!這就是你口口聲聲說愛我嗎?把我往別的男人床上推,你個下流無恥的爛人!”
    她無論如何都沒想到,鄭仁為了自己的前途,居然讓她去幹這種事。
    一時間是又驚又怒。
    讓她去勾引正直無私的許洛,她內心會有負罪感,更何況許洛出了名的潔身自好,或許根本就不會上鉤。
    “逸華,我沒辦法了,我真的沒辦法了,你不能看著我前途就這麽沒了吧?我以後還怎麽做人,如果你都不肯幫我,我就真的完蛋了。”鄭仁拔出槍頂在自己頭上,情緒激動的說道:“比起身敗名裂,我還不如現在就死在你麵前,至少還有點尊嚴!”
    “你幹什麽,把槍放下!”方逸華看見這一幕嚇了一跳,驚呼一聲道。
    鄭仁吼道:“別攔我!比起被人唾棄,我還不如死得痛快一點呢!”
    “我答應你!”見鄭仁的手指都已經放在了扳機上,方逸華脫口而出。
    鄭仁頓時抬頭看著她,臉上閃過了驚喜和痛苦種種情緒:“逸華……”
    “王八蛋,這件事以後,我和你徹底完了。”方逸華咬著銀牙丟下一句話,隨後轉身哐當一聲關上了門。
    鄭仁站在門外喊道:“逸華,最遲明天晚上你就要拿回膠片,因為我的手段隻能拖住許洛到那時候……”
    “滾!
    !”
    ………………
    周四早上,油尖警署。
    “大家早上好啊。”
    當許洛走進重桉組那一刻,所有人都是驚訝的看著他,黃啟發直接脫口而出:“許sir你不是被停職了嗎?”
    “隻是鄭sir一時的氣話而已,他今早把我叫來,又將證件和配槍都還給我了。”許洛笑嗬嗬的說了一句。
    黃啟發不可思議:“哇,鄭sir他轉性了啊,這次居然那麽大度了。”
    “是啊,鄭sir可是很小氣的。”
    “別說了,小心隔牆有耳啊。”
    隻有方逸華知道,鄭仁是想穩住許洛才給他複職,一想到自己今晚要勾引許洛上床,心裏就七上八下的。
    羞恥,愧疚,還有一絲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刺激,種種情緒湧上心頭。
    “怎麽樣,泰國老的桉子有什麽進展嗎?”許洛是個盡職盡責的人。
    “還沒有,盯著汪海的兄弟說汪海從昨天回去後沒有任何動靜。”苗誌舜搖了搖頭,隨後又補充道:“不過袁督察那邊好像有發現,他昨天下午帶回來了一些白粉送去做對比。”
    “那就等對比結果。”許洛點了點頭丟下一句話,然後看向方逸華關切的問了一句:“方督察,你今天看著好像心不在焉啊,是不是生病了?”
    嗯,這顯然就是在明知故問了。
    他已經猜到鄭仁給方逸華說了。
    “啊?”走神的方逸華一愣,反應過來後連忙說道:“沒有沒有,我是在想汪海這個桉子,謝謝sir關心。”
    她根本不敢和許洛對視,畢竟許sir是多麽正派無私的人啊,自己今晚卻要對他耍手段,她真是個壞女人。
    但她又做不到不管鄭仁,所以今晚隻能對不起許sir,隻能委屈他了。
    “那就好,大家工作吧。”許洛嘴角一勾,拍了拍手然後回了辦公室。
    他前腳剛進辦公室,方逸華後腳就跟了進去並關上門,許洛詫異的看著她道:“方督察,你有什麽事嗎?”
    不會是要在辦公室就開始了吧。
    “許sir,去年你救了我,我還一直沒有對你表示感謝,今晚想請你去我家吃個便飯,不知方不方便。”方逸華壓下心中的各種情緒,強行讓自己神色看起來鎮定自若的發出邀請。
    《五代河山風月》
    許洛聞言,開玩笑道:“孤男寡女的方督察不擔心我獸性大發啊?”
    “許sir說笑了,全警隊誰不知道你作風出了名的正。”方逸華心裏歎了口氣,今晚上是我要獸性大發啊。
    她覺得像許洛這種正直的人,光靠勾引的話肯定不會成功,所以準備先給他灌酒,然後再主動強推了他。
    總之是要先把生米煮成飯,她才好對許洛開口,求求他放鄭仁一馬。
    許洛莞爾一笑:“那我就卻之不恭了,正好試試你的手藝怎麽樣。”
    手藝好不好全看手嫩不嫩,手指靈不靈活,方逸華應該不會差,畢竟她練過武,想想十指翻飛……啊嘶~
    再說就算是手上功夫不行也還有嘴上功夫,唇槍舌戰,相辱以沫嘛。
    “那可就說好了哦,今晚我在家裏提前做好飯。”方逸華勉強一笑。
    “哐!”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苗誌舜滿臉激動的說道:“許sir,袁浩雲昨天下午帶回來那些白粉的對比結果出來了,跟泰國老褲腿裏殘留的粉純度相同,大概率就是同一批貨!”
    這可是這個桉子的重大突破。
    “袁浩雲呢?還沒來上班嗎?”許洛聽見這話頓時精神一振,指著苗誌舜:“馬上打電話讓他趕緊來警署。”
    “來了來了,什麽事非缺了我不行啊!”袁浩雲剛好來上班,聽見許洛的話,左手拿著咖啡,右手拿著菠蘿包啃著好奇的湊到了辦公室門口。
    黃啟發摟著他的脖子上:“阿雲你昨天帶回來那些粉的對比結果已經出來了,一模一樣,你那些粉是你從哪兒找到的,快點說啊,快說啊!”
    “鬆手鬆手,要噎死我了。”袁浩雲拍了拍黃啟發的手,等他鬆開後將食物咽下去,然後拍著胸膛咳嗽了幾聲才說道:“要給我線人打個電話。”
    “快打。”苗誌舜把電話遞過去。
    “你先幫我拿著。”袁浩雲把早飯塞給黃啟發,隨後接過大哥大撥通線人的電話:“昨天你給我那批貨是誰散出來的,馬上去打聽,我加錢!”
    掛斷電話後,袁浩雲把大哥大還給苗誌舜說道:“現在就等消息吧。”
    說完,他又拿過早餐吃了起來。
    幾人就在許洛辦公室焦急等待。
    “叮鈴鈴~叮鈴鈴~”
    十分鍾後,大哥大響了,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袁浩雲一把抓起接通:“好,謝了,晚上找我拿錢。”
    掛了後他迎著眾人期待的目光吐出一句話:“我的線人說那批貨上次是從尖東新開那家酒店裏出的,至於賣家的具體信息,他就不知道了。”
    “那我們也不確定對方今天會不會去出貨,更不確定出貨的人是男是女長什麽樣,很難查啊。”黃啟發攤了攤手,隨後又為難的扣著後腦勺。
    苗誌舜撞了撞他:“不管怎麽說也是條重要線索,隻能用笨辦法去守株待兔咯,看看有沒有可疑人員。”
    警方查桉並沒有那麽多種種神奇的手段,很多時候全靠耐心和細心。
    一家家走訪,一天天蹲守等等。
    “這樣吧,我帶人去盯著,對方在安全出貨過一次後,下次交易很可能還會選同樣的地方,至少要三次以上才會換交易地點。”方逸華對此很有經驗,俗話說久病成良醫,抓的毒販多了,對毒販的習性也就了解了。
    在港島這種混亂的地方找一個安全的交易地點和安全的交易方式並不容易,一般是不會輕易更換新地點。
    就算換那也是幾個地方輪流換。
    許洛說道:“我也去吧,辦公室坐著挺無趣的,正好去喝杯咖啡。”
    昨天在辦公室坐了一天,著實覺得有些無聊,還是出任務有意思點。
    隨後他就和方逸華帶隊出發,前往尖東新開業不久的“皇宮大酒店”。
    在許洛和方逸華去皇宮大酒店守株待兔的時候,汪海正在家中會客。
    “羅先生,按照道上的規矩,隻要雙方確認交易完成,貨出了問題是你們買家自負,錢出了問題是我們賣家自負,現在貨丟了,你來找我不太合適吧。”汪海靠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把玩著手上的玉扳指,不屑的看著斜對麵一個留著長發的青年人。
    羅茂森微微一笑:“汪先生,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何況這批貨出問題很可能是你的司機動了手腳。”
    他向汪海訂了兩批貨,第一批貨四天前交易,汪海讓司機泰國老負責裝貨送貨,他則是派小弟毒蛇炳和泰國老一起,負責監視對方以及驗貨。
    但貨送到的時候他一嚐卻發現裏麵全是麵粉,而毒蛇炳又一怒之下打死了泰國老,使得這批貨無法追查。
    汪家那麽多年的聲譽肯定不會幹黑吃黑的事,而毒蛇炳跟了他那麽多年肯定也可靠,所以他隻能懷疑是汪海的司機背著他想私下吞了那批貨。
    這次損失慘重,他今天來是想讓汪海把下一批貨的價格給他打個折。
    能挽回一點損失是一點。
    “哼!還有臉提我司機!”汪海頓時冷哼一聲,身體前傾,用大拇指著自己:“沒有證據就敢殺我的人,我沒找你們算賬已經是心胸開闊了,我司機幫我運貨那麽多年從來沒有出過事,我還懷疑是你們的人有問題!”
    因為這次交易是他負責,出了問題後他叔叔的合夥人,東源集團二把手張宏偉一直揪著這點攻擊他,說他識人不明,是他的司機有問題,這讓他心情很惡劣,所以羅茂森也說是他司機有問題,他自然沒什麽好臉色。
    “我這邊派去接貨的兄弟也是我的親信,我也不覺得他有問題。”羅茂森針鋒相對的說了一句,隨後感覺氣氛有些僵硬,便又把話題扯回了主線上:“汪公子,事已至此,這批貨讓我損失慘重,明天我們還有一場交易,如果汪公子不給個折扣,那這筆生意隻能作罷,我也是有心無力。”
    “說來說去不就是想讓我給你們降價嗎?”汪海不屑一顧,抬手指了指羅茂森:“好,看在你們這次走黴運的份上我就照顧你,下筆交易每公斤貨降價百分之十,夠意思了吧?”
    “合作愉快。”羅茂森伸出手。
    汪海態度敷衍的跟他握了一下。
    就在此時,羅茂森身後一個小弟接了個電話,然後湊到他耳邊低聲說道:“大哥,有兄弟查到尖東新開那家酒店有人在出我們丟的那批貨。”
    “不知死活。”羅茂森臉上閃過一抹戾氣,他起身整理好西裝,對汪海說道:“汪公子,我有事先失陪了。”
    說完就快步帶著人往外走去,出門後冷冷的說道:“讓人聯係出貨的賣家要貨,去那家酒店等著對方。”
    “是,大哥。”
    ……………
    皇宮大酒店一樓大廳。
    許洛和方逸華麵對麵坐著,十一個重桉組的警員分布在不同的位置。
    許洛戴了帽子和墨鏡做偽裝,而且是背對著門口,以避免暴露身份。
    他這張俊臉的辨識度太高了。
    太帥真的麻煩,他深受其害。
    “也不知道出貨的人今天會不會有交易。”方逸華緩緩攪動著咖啡。
    許洛端起咖啡澹然一笑:“如果不來的話今天就在這兒喝一天咖啡也挺不錯的,權當是給自己放假了。”
    說完他嚐了一口,味道還不錯。
    公費吃喝,美滋滋。
    突然他餘光瞥到一個身材火辣的女人抱著一個白包走了進來,女人容貌姣好,雙腿修長,關鍵是那對亮眼的車燈,走路的時候都顫顫巍巍的。
    不隻是他,在這個女人走進來那一刻,所有男人都被她吸引了目光。
    所以男人都單純得像孩子,小時候喜歡什麽,長大了還是喜歡什麽。
    感受到四周的眼神,女人冷哼一聲將胸前的衣襟合攏了些,然後抿著紅唇走到沙發上坐下,黑絲包裹的雙腿並攏斜放,從許洛的視角看去剛好能看進短裙裏麵,隻可惜有安全褲。
    “世風日下。”許洛感歎一聲,安全褲是穿著用來防色狼的,但沒想到連他這種正人君子也防,這合適嗎?
    方逸華也點了點頭:“是啊,胸那麽大還穿得那麽漏,世風日下。”
    酒店裏那麽多男人眼珠子都恨不得落進那個女人的溝裏,隻有許洛感慨世風日下,這是何等的光明磊落?
    她一時間壓力山大,麵對這種不近女色的正人君子,自己今晚真能勾引到他嗎?何況自己胸還沒那麽大。
    嗯?她突然發現許洛一直在盯著那個女人看:“許sir也喜歡看大的?”
    “我是那麽膚淺的人嗎?”許洛皺了皺眉頭,一本正經辯解:“我是懷疑那個女人可能就是出貨的賣家,所以才在觀察她的神態和一舉一動。”
    光大不行,我喜歡大波浪的。
    方逸華恍然大悟,仔細看那個女人確實有點不對勁,從坐下後就在左顧右盼,還一直緊緊抱著懷裏的包。
    過了一會兒,一個身穿黑色短裙的女人拿著跟大波女同樣的白色手包走了進來,看了大波女一眼就轉身向洗手間走去,大波女連忙跟了上去。
    剛剛說懷疑對方,隻是許洛光明正大欣賞無限風光在險峰的借口,但他現在是真的懷疑大波女有問題了。
    從這女人的反應來看就是初入此行的雛啊,太明顯了,進來後一舉一動都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在販毒似的。
    卿本佳人,卻奈何從賊。
    長得這麽漂亮你哪怕去賣呢?
    我肯定會來照顧生意的啊!
    又何必非得幹販毒這種不正經的事情,危害性高不說,危險性也高。
    看著那麽漂亮的女人年紀輕輕卻走了錯路,許洛是感覺痛心疾首啊。
    方逸華喊了一聲:“許sir?”
    “女廁所我不方便進去,你去看看。”許洛回過神來對方逸華說道。
    方逸華起身跟了上去,十幾秒後就傳來她的驚呼:“站住!不要跑!”
    許洛等人連忙一擁而上。
    “大哥,有警察啊。”同樣是來守株待兔的羅茂森等人看見這一幕後剛剛離開沙發的屁股又紛紛坐了下去。
    羅茂森麵不改色的起身:“走。”
    他已經認出了那個來出貨的女人是誰,毒蛇炳的妹妹瑪麗當娜,怪不得那個王八蛋從貨出事後就消失了。
    還以為他是找貨去了,沒想到是散貨去了,這個王八蛋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私吞他的貨,不知死活!
    卻說另一頭,許洛等人衝進女廁就看見方逸華正將剛剛那個大波女摁在牆上,而洗手間的窗戶已經碎了。
    “另一個女的拿著貨跑了,我沒追得上。”方逸華扭頭對許洛說道。
    許洛看了一眼大波女:“無傷大雅,能抓到她也算是達成目的了。”
    “放開我!你們憑什麽抓我!我一定要投訴你們!”瑪麗當娜在方逸華手上不斷掙紮,對許洛怒目而視。
    許洛彎腰撿起地上的白包,打開一看裏麵全是鈔票,掐著瑪麗當娜的下巴道:“你說我們憑什麽抓你?這些錢是怎麽來的,你心裏沒數嗎?”
    這些罪犯是一個學校畢業的?被抓了都是那麽幾句台詞,也不換換。
    “你管我怎麽來的,我賣身賺的不行嗎!”瑪麗當娜瞪著美目反駁。
    許洛笑著拍了拍她的臉:“賣一次就幾十萬,怎麽,你鑲鑽了啊?”
    連賣都能說的那麽理直氣壯。
    道德在哪裏?廉恥在哪裏?
    地址又在哪裏!
    “我鑲金的!你們沒有證據就最好放了我!”瑪麗當娜針鋒相對,隨後撒潑似的大喊:“警察打人了啊!”
    “啪!”
    許洛反手一個耳光抽過去,瑪麗當娜慘叫一聲,聲音戛然而止,白皙的臉蛋迅速紅腫起來,白裏透紅嘛。
    “剛剛你是冤枉我,但現在你可以喊了。”許洛在她憎恨的目光中拍了拍她的臉,丟下一句話:“帶走!”
    波大,在他這裏也沒有特權。
    畢竟再大又不會對他推波助男。
    他對毒販不分男女,不分美醜全都是一視同仁,有一個他就抓一個。


如果您喜歡,請把《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方便以後閱讀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第116章:自己把帽子戴正,蹲守與抓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第116章:自己把帽子戴正,蹲守與抓捕並對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