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

第115章:早上停職,晚上反擊(求月票!求訂閱)

類別: 作者:竹葉糕 本章:第115章:早上停職,晚上反擊(求月票!求訂閱)

    很快汪海就被帶到了警署。
    再牛逼的人,在警方需要你配合調查的時候,那也得乖乖跟著回來。
    許洛走進審訊室的時候汪海正大搖大擺的靠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晃來晃去,看見許洛進來,他還笑著抬手打招呼:“嗨,許sir早上好啊。”
    表現得從容不迫,甚至還是有些張狂,這種情況,不是沒犯罪,那就是很自信犯了罪警方也找不到證據。
    看汪海的麵相,許洛更傾向於是後者,因為這家夥長著陳奎安的臉。
    “早上好,汪先生,這次我們請你回來配合調查是因為你的泰國司機死了。”許洛在他對麵坐下,也翹起二郎腿:“經過屍檢,你的司機死了三天,難道你就沒發現他失蹤了?”
    “許sir,拜托,他是人誒,一個長了兩條腿的完好的人,他要去哪兒我怎麽知道?”汪海攤了攤手,然後敲了敲桌子:“他請了幾天假,我都不知道他失蹤,以為他回老家了,我還是接到警方通知才曉得他死了。”
    “你對你的司機了解嗎?我們在他褲腿裏發現了殘留的白粉,他或許涉嫌販毒。”許洛盯著汪海的眼睛。
    “王八蛋,給他開那麽高的工資居然還去販毒!”汪海罵罵咧咧,然後看著許洛說道:“那他死得好,我最痛恨毒販了,他死不足惜啊,原本還準備幫他收屍的,現在算了吧。”
    許洛微微一笑,雙手抱胸仰頭看著他:“汪海,你的司機真厲害,身兼數職,不光要整天給你開車,還得去販毒,而你居然對此還不知情,怎麽,難道那個泰國老會降頭術啊?”
    “你這話什麽意思?懷疑我?”汪海臉色瞬間陰沉下去,拍著桌子憤怒的說道:“許sir,我是什麽人?東源集團的經理!汪東源是我叔叔!你覺得以我的身份會缺錢到去販毒嗎?”
    “這個我們會調查。”許洛微笑。
    “啪!”汪海拍桉而起,指著許洛怒喝道:“懷疑我,就去找證據,如果沒有證據的話那現在就放我走!”
    “哐!”審訊室的門被推開,鄭仁快步走了進來,瞪了許洛一眼,然後滿臉歉意的對汪海說道:“實在是不好意思汪公子,一點誤會,都是手底下的人不懂事,現在你可以走了。”
    “想要我來就讓我來,想讓我走就讓我走?你當我是什麽人?那些任你們差老呼來喚去的泥腿子?”王海不屑一顧的看著鄭仁,然後伸手指了指許洛:“今天必須讓他給我道歉!”
    “許洛,你還愣著幹什麽,耳聾了嗎?還不快給汪公子道歉。”鄭仁見許洛還無動於衷,頓時嗬斥一聲。
    許洛看向汪海。
    汪海挑釁的看著他。
    許洛張嘴吐出一個字:“滾。”
    “許洛你……”鄭仁怒不可遏。
    “唉,算了算了鄭sir,本少爺不跟他一般計較。”汪海故作大度的擺了擺手,然後點了點許洛的胸膛嘲諷道:“小子,多跟你上司學著點吧。”
    說完就大搖大擺的往外走去,走出門口吐了口痰,拽得二五八萬的。
    許洛對苗誌舜使了個眼色,示意讓他繼續按計劃派人盯著汪海,如果打草驚蛇成功,汪海就肯定會有下一步動作,就算是現在沒有,那過兩天也會有,苗誌舜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許洛!你簡直是膽大妄為!”鄭仁轉身對許洛怒目而視,指著他的鼻子一陣狂噴:“你知不知道東源集團每年納稅多少?知不知道處長都跟汪東源談笑風生,是誰給你的膽子在無憑無據的情況下就帶他侄子回來!剛入職就給我闖禍,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這種事不許再有下一次!”
    “鄭sir,死者是汪海的司機,我隻是正常問話。”許洛解釋了一句。
    鄭仁冷冷的說道:“我再提醒你一遍,這裏不是黃大仙警區,是油尖警署!我絕不會容你肆意妄為,沒我允許,不準再調查汪海!否則我隨時讓你卷鋪蓋滾蛋,聽懂了嗎蠢貨!”
    “懂了。”許洛笑著點了點頭,原本他準備用和平點的方式讓鄭仁調走就行了,但現在他準備換種手段了。
    這還是從他穿越過來後第一次被人當著這麽多人的麵指著鼻子罵,此仇不報,他不如幹脆去賣魚蛋算了。
    從昨天來報到開始,鄭仁就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他,不解決鄭仁,那他在油尖區就不用想著立功升職了。
    除非是自己申請調離油尖警署。
    但許洛不準備這麽做。
    有石頭擋路,那就把石頭砸碎。
    繞過去,從不是他做事的風格。
    誰擋他前途,他就送誰上路;誰阻他升官發財,他就讓誰睡進棺材。
    許洛這副澹定的態度讓鄭仁感覺很不爽,似乎是在嘲諷他,所以鄭仁語氣澹澹的說了一句:“許督察,我看你似乎是因為換了新環境,還沒進入工作狀態,暫時先停職休息吧。”
    外麵圍觀的警員頓時一片嘩然。
    “鄭sir,這不太合適吧,許sir並沒有犯錯,為什麽要停他的職。”一直旁觀的方逸華忍不住出來說話了。
    鄭仁掃了她一眼:“我並沒有說他犯錯了,隻是他現在完全沒進入工作狀態,我想讓他好好休息休息。”
    “那就多謝鄭sir好意了,正好我也想給自己放個假。”許洛笑著摘下證件和配槍拍在了審訊室的桌子上。
    “哼!”鄭仁推開許洛,大步往外走去,衝著圍觀的警員怒斥:“全都不用工作的嗎?圍在這裏幹什麽!”
    圍觀的警員頓時一窩蜂的散去。
    “許sir,你……你不要緊吧。”方逸華走了進來,滿臉歉意的看著許洛。
    “沒事,不就是被停職了嗎?”許洛不以為意的搖了搖頭轉身離去,紅顏禍水,紅顏禍水啊,他尼瑪根本就沒幹過方逸華,偏偏還得承擔幹了的後果,許洛感覺自己真是太委屈了。
    所以他真得幹,不能委屈自己。
    方逸華看著許洛的背影心裏很過意不去,咬著紅唇去了署長辦公室。
    沒有敲門,直接推門而入。
    “逸華。”看見方逸華,鄭仁臉上頓時露出一個笑容:“你怎麽來了。”
    “鄭仁!我跟你的事,你為什麽要遷怒別人?”方逸華怒不可遏,俏臉冷若寒霜:“就因為我表達過對他的欣賞,你就針對許洛?你的心胸什麽時候那麽狹隘了,你讓我惡心!”
    鄭仁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上前扶著方逸華的肩膀:“逸華,我這還不是因為太愛你了?你跟我分手,又處處欣賞他,你這讓我怎麽想啊?”
    “別碰我!”方逸華惱怒的甩開鄭仁的手,冷聲說道:“你這樣因為我而處處針對許洛,讓我過意不去。”
    “那很簡單,我們複合,複合我就不會再擔心你跟他發生什麽了,自然不會針對他。”鄭仁就是知道方逸華心地善良,所以才想到可以通過刻意打壓許洛來達成逼她複合的目的。
    而且順便還能趁此發泄心裏對許洛的不爽,這簡直就是一箭雙凋啊。
    “你……鄭仁你怎麽成這樣了?做夢吧你!”方逸華滿臉不可置信,最後她憤怒的丟下一句話,摔門而去。
    鄭仁看著關上的門笑了笑,方逸華越憤怒,說明他這一招就越有效。
    他知道方逸華對他有感情,隻要有外力推動,那遲早會跟他複合的。
    至於許洛的感受,那關他屁事?
    區區一個總督察而已。
    他五年前就入了英籍,他的靠山是鬼老,跟黃丙耀所在的華人派又不是一個陣營的,所以沒什麽好顧忌。
    另一邊,許洛回到辦公室後就打了個電話給大d:“幫我辦點事……”
    ………………
    晚上十一點多,君度酒店。
    “鄭sir,看你好像醉了,需不需要我派人送你回去啊?”吉米扶著醉醺醺的鄭仁走出包間,關心的詢問。
    鄭仁臉色漲紅的擺了擺手,滿嘴酒氣的表示:“不……不用了,今晚感謝李先生的盛情款待了,以後你在油尖區的生意絕對沒有人敢去搗亂!”
    吉米是下午去拜訪他的,並表示給油尖區警署捐十輛公務用車,才換來了一個跟鄭署長共進晚餐的機會。
    “鄭sir,這長夜漫漫,你看要不要我幫你安排一下?找兩個小妞幫你醒醒酒?”吉米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鄭仁雖然感覺心裏有股莫名的躁動,但腦子還是比較清醒,搖了搖頭拒絕道:“這就不用了,李先生請留步,我坐電梯去車庫開車就行了。”
    別說什麽酒駕,他是總警司,把車扛在頭上跑,也沒有交警敢攔他。
    “國外來的,鬼妹,鄭sir,開開葷嘛,讓鬼妹見識下你的厲害。”吉米聞言,又擠眉弄眼的補充了一句。
    鄭仁咽了口唾沫,作為一個背著老婆出軌勾搭下屬的男人,當然不是什麽潔身自好的正人君子,金發碧眼的鬼妹,哪個警司經得起這種考驗?
    整天被鬼老處長壓在頭上,現在能睡鬼妹,真是想想都刺激,而且他感覺今晚這虎骨酒的勁兒格外的大。
    彷佛都要爆了一樣。
    酒勁兒當然大了,因為吉米偷偷在酒裏麵兌了好幾顆碾成粉的x藥。
    就是怕他今晚自製力太強。
    見鄭仁明顯有所意動,吉米又連忙添了把火:“鄭sir,我來之前都已經安排好了,總不能讓兩個鬼妹白跑一趟吧,你是不是得體諒體諒下?”
    說話的同時塞給他一張房卡。
    “還是兩個?”鄭仁喉頭湧動咽了口唾沫,猶豫了一會兒,在藥效和心理的雙重作用下,他終究是沒能按耐得住,接過房卡道:“不能讓她們白等著浪費時間,我去叫她們離開。”
    說完就一臉正氣的轉身離去。
    “王八蛋,便宜你了。”看著他進電梯後,吉米打了個電話出去:“洛哥,那家夥上鉤了,已經過去了。”
    今晚自然是許洛給鄭仁設的套。
    光是兩隻進口雞就花了好幾萬。
    這從國外進口來的東西就是貴。
    除了許洛,吉米,大d三人外誰都不知道,那兩個鬼妹也不知情,她們兩以為隻是單純的拿錢替人消火。
    鄭仁來到樓下房間,刷卡進去後就看見兩個金發碧眼的鬼妹,他澡都不洗就直接迫不及待撲了上去,臥室裏嬉笑聲不斷,各種話語不堪入耳。
    在沒有外人的時候他醜陋的嘴臉展露無遺,哪還有平時的冠冕堂皇。
    一些風光無限的人物,在私底下指不定怎麽齷齪呢,嗯,比如許洛。
    鄭仁連許洛都不如。
    許洛還會關著燈呢。
    就在鄭仁操勞到一半,剛剛進入狀態的時候,哐當一聲,臥室的門被人踹開,接著一台相機對著他狂拍。
    卡察!卡察!閃光燈亮個不停。
    鄭仁當時就嚇痿了,驚慌失措的下意識伸手擋臉:“幹什麽!你是什麽人!知不知道我是誰,別拍了!你是報社記者?我隻是來學外語的!”
    他有些口不擇言,因為誰第一次遇到這種事都會慌,根本冷靜不了。
    “嘖,鄭sir那麽勤奮好學,大晚上還請兩個外語老師呢。”吉米拍完照後呲牙咧嘴的笑著說道,看著鄭仁這副狼狽的模樣,他內心充滿鄙夷。
    就這德性也配跟洛哥鬥?
    真是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聽見這熟悉的聲音,鄭仁抬頭循聲望去,又驚又怒:“李……李總,你這是做什麽,我們兩無冤無仇吧!”
    “你們兩個可以走了。”吉米沒有理會鄭仁,而是對那兩個女人揮手。
    接下來的事不是她們該看的。
    兩個女人很懂事,一言不發的迅速穿好衣服離開,沒多問,沒糾纏。
    隨後一道讓鄭仁十分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許洛雙手插兜,笑吟吟的看著鄭仁:“鄭sir,是不是很驚喜?”
    我隻想把你調走,你居然要把我停職,這不是非得逼我跟你玩陰滴?
    “是你!”鄭仁滿臉不可置信,接著氣急敗壞的怒斥道:“許洛!你就是個偽君子!你個奸詐小人,居然想用這種方法陷害我,什麽為人正直都是你的假象,所有人都被你騙了!”
    許洛拿過吉米手裏的相機,對他揮了揮手:“吉米你先走吧,免得人太多了我們的鄭署長會覺得嬌羞。”
    “是,洛哥。”吉米轉身離去,對鄭sir揮了揮手:“鄭sir,後會有期。”
    鄭仁麵部抽搐,恨得咬牙切齒。
    許洛對鄭仁晃了晃相機,似笑非笑的說道:“鄭sir,你猜如果這些照片被各大報紙刊登的話會怎麽樣,我還有個好主意,把照片掛在警察總部門口供同僚瞻仰,號召向你學習。”
    “說吧,你想怎麽樣,大不了我給你複職。”鄭仁在經過最初的慌亂和驚怒之後就已經迅速冷靜了下來。
    他知道許洛肯定是有條件,否則不會說那麽多廢話。
    許洛嘴角一勾:“你是因為方逸華督察才針對我吧?看得出來你的確挺愛她,這樣吧,你主動讓她來陪我一晚,我就把膠片給你,怎麽樣?”
    “啊對了,你不僅要想辦法讓方督察主動來陪我,還不能讓她對我有不好的印象,我相信你能做到的。”
    許洛不殺人,他誅心。
    “王八蛋!你做夢!”鄭仁聽見這話頓時是目呲欲裂,對其怒目而視。
    “那我們就沒什麽好談的了。”許洛聳了聳肩,拿著相機轉身就走,毫不拖泥帶水,他辦事風格一向如此。
    看著許洛的背影越來越遠,渾身哆嗦的鄭仁紅著眼喊道:“我答應!”
    他是真怕那個王八蛋今晚把自己的照片掛在警察總部的大門上去。
    人可以死,但不能社死。
    “明早我要複職,明晚我就要和方督察一夜春宵。”許洛停下腳步風輕雲澹的說了一句,然後快步離去。
    聽著關門聲響起,鄭仁無力的癱坐在床上,心裏既懊惱又憤怒,沒想到自己居然一時不察著了許洛的道。
    他不相信許洛真和方逸華上床後就會把膠片給他,所以他得想辦法反製許洛,要用許洛的把柄跟他交換。
    比如將計就計,拍到許洛和方逸華上床的照片,據他所知許洛是有女朋友的,所以這樣做肯定能威脅他。
    雙方就拿到了對等的把柄。
    接下來最重要的是說服方逸華主動去陪許洛,一想到要把自己心愛的女人推到別人床上,他就心如刀絞。
    《輪回樂園》
    要知道,他初心正是為了能挽回方逸華,所以才瘋狂針對許洛的啊!
    但卻又偏偏無可奈何,他必須要這麽做,才能給自己博出一線生機。
    ………………
    晚上十二點。
    黃丙耀正在給老婆洗腳。
    真是一個孝順的好老公。
    “叮冬~叮冬~”門鈴聲響起。
    “大晚上的誰啊。”黃丙耀擦了擦手上的水去開門,發現門外站著的是許洛:“三更半夜的,你來幹什麽?”
    “我被停職了。”許洛開門見山。
    黃丙耀一愣,隨後皺著眉頭思索起來:“不應該啊,鄭仁雖然是鬼老派係的,但也不該那麽打壓你吧。”
    鄭仁跟許洛私下無冤無仇,為什麽會幹這種平白無故得罪人的事情。
    “進去說。”許洛說著就要進屋。
    黃丙耀一把推開他:“進什麽進去,我老婆在沙發上沒穿衣服呢。”
    “那我更要進去看看了,嫂子凍感冒了怎麽辦,我會治病。”許洛聽見這話頓時表示擔心的嫂子的身體。
    就在此時,嫂子穿著睡裙似笑非笑的走了過來:“晚了,我穿上了。”
    “那嫂子,下次趁老哥不在家的時候我再來吧。”許洛認真的說道。
    嫂子翻了個白眼:“去你的,沒大沒小,你們哥兩聊,我回房了。”
    說完就轉身回了房間。
    許洛跟著黃丙耀進了客廳,然後將自己早上被停職的前後說了出來。
    “怪不得,這些鬼老的狗都有一個共性,那就是軟骨頭,喜歡舔有錢人的屁股,你想查汪海,那鄭仁肯定不敢,也不想給自己惹麻煩。”黃丙耀聽完後頓時就明白了,鄭仁停許洛的職是怕他查汪海會得罪了汪東源。
    鄭仁不想被許洛牽連。
    許洛補充道:“老哥,這可能是主要原因,但還有個次要原因……”
    他又把方逸華的原因說了。
    “好家夥,你這是剛好踩到了他的兩個死穴,方逸華那可是他的紅顏知己啊。”黃丙耀說完後又看了眼臥室,壓低聲音問道:“你真的沒幹?”
    “沒有。”許洛底氣十足的答道。
    黃丙耀歎氣:“那你虧了,這豈不是白被停職了,還不如真幹呢。”
    “老哥,我手裏有一份能讓鄭仁被停職,至少是被降職的東西,如果他被調走,你有沒有機會運作到油尖警署?”這才是許洛今晚來的目的。
    沒錯,正如鄭仁想的那樣,許洛根本就沒準備遵守承諾把膠片給他。
    都已經得罪死了,就別抱有還能化幹戈為玉帛的幻想,窮盡一切辦法打擊對手,這才是正常人該做的事。
    但他手裏的那些照片隻能證明鄭仁品行不端,並不是什麽貪汙受賄之類違法犯罪的大問題,所以鬼老頂多會把他降職,等風頭過了再提上來。
    畢竟鄭仁是鬼老的狗嘛,等鬼老撤出港島後也要在警隊留下自己人。
    所以肯定會護著他。
    當然,就算並不能傷其根本,但這對鄭仁來說也是不小的打擊,因為他肯定是不想被降職或者調職的,更不想身敗名裂變成警隊內部的笑話。
    黃丙耀眼睛一亮:“什麽證據?”
    “這你就別管了,隻說你有沒有機會就行。”許洛並沒有正麵回答。
    黃丙耀吐出兩個字:“要錢。”
    油尖警署和黃大仙警署不同,油麻地和尖沙咀都是富裕之地,如果鄭仁出事把位置空出來,不知道多少人垂涎三尺呢,所以他需要花錢運作。
    鬼老都是貪得無厭之輩。
    “我給!”許洛簡言意駭,他和大舅哥相輔相成,互相扶持一路上升。
    黃丙耀眼睛一亮,恨不得抱著許洛親兩口:“阿洛,你可真是我的親兄弟啊!我都不知道怎麽感謝你,要不我以身相許吧,你等我去洗洗。”
    “滾!惡心心。”許洛推開他,然後起身就走:“我先走了,幫我跟嫂子說晚安,祝你們今晚有個好夢。”
    “一擲千金博我一笑,男人,我感覺我今晚會夢到你。”黃丙耀道。
    許洛頓時一溜煙跑得飛快。
    大舅哥太尼瑪油膩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方便以後閱讀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第115章:早上停職,晚上反擊(求月票!求訂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第115章:早上停職,晚上反擊(求月票!求訂閱)並對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