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

第117章:內奸,唯一的受害者許洛(求訂閱!求月票)

類別: 作者:竹葉糕 本章:第117章:內奸,唯一的受害者許洛(求訂閱!求月票)

    一個小時後,油尖警署審訊室。
    瑪麗當娜雙手被反銬著坐在椅子上,仰著頭對麵前的袁浩雲和方逸華怒目而視。
    “瑪麗當娜,你的底細我們已經在移民局查得一清二楚了,剛拿到居住證對嗎?你哥哥上次被抓,但因為證據不足無法控告,你手裏交易這批貨是你哥哥的吧,他在哪兒?”袁浩雲雙手撐在桌子上,居高臨下俯視瑪麗當娜。
    瑪麗當娜梗著脖子嘴硬:“我哥哥的事情我一概不知!你證據不足就馬上放了我!”
    “瑪麗當娜,你過去並沒有犯罪記錄,隻要你幫我們警方破桉,我們可以不控告你,我勸你不要再執迷不悟。”方逸華耐心的勸說著她配合。
    但瑪麗當娜冥頑不靈,根本就聽不進去:“我說了我不知道我哥哥的事,有證據你們就去控告我,沒有證據的話就放我走。”
    下一秒,許洛推門而入,衝著袁浩雲和方逸華說道:“放她走吧。”
    “許sir!”袁浩雲不可置信。
    方逸華也是驚疑的看著許洛。
    許洛沒好氣的說道:“我們沒有證據啊,不放她走的話能怎麽辦?
    他暗暗對兩人使了個眼色。
    方逸華給瑪麗當娜打開了手銬。
    瑪麗當娜站起來甩了甩算酸痛的手腕冷哼一聲,晃著車燈快步離去。
    許洛這才對方逸華和袁浩雲解釋道:“瑪麗當娜拿著那麽多錢,肯定會去找她哥,悄悄跟上去就行了。”
    “萬一她猜到我們警方會跟蹤,所以不去呢?”方逸華問了一句。
    許洛笑了笑:“根據瑪麗當娜交易時的表現來看,她沒這個腦子。”
    “對啊,胸大無腦嘛。”袁浩雲附和了一句,然後看向方逸華:“不是每個人都像方督察你腦子那麽靈。”
    說完就快步閃人。
    “王八蛋!這次算你跑得快。”方逸華惱羞成怒,咬著銀牙說了一句。
    許洛啞然失笑:“走吧,做事。”
    三人出了警署,就看見瑪麗當娜上了輛出租車,當即駕車跟了上去。
    一路跟蹤到了葵芳和唐嘴道,然後瑪麗當娜下車左右看了一眼,抱著懷裏裝錢的袋子進了路邊一棟民居。
    許洛,方逸華,袁浩雲三人連忙下車跟了進去,壓著腳步,聽瑪麗當娜上樓時的腳步聲一直跟在她身後。
    瑪麗當娜沒什麽經驗,所以警惕心沒那麽強,根本沒發現自己被跟蹤了,上到三樓,她敲響了302室的門,喊道:“阿哥,是我……唔!”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從後麵衝上去的方逸華一把捂住口鼻拖到了301室的門口,許洛和袁浩雲持槍分別站在302室門口的左右等著裏麵開門。
    “唔唔唔……”瑪麗當娜看見這一幕目露驚恐,不斷的掙紮,但是被方逸華死死的控製在懷裏,連雙腿也被方逸華用腿夾住,想製造聲音都不行。
    過了大概十幾秒左右,302室的門緩緩打開一條手掌寬的縫隙,門是往裏開的,所以許洛一腳踹在門上。
    哐當一聲,木質門直接被許洛踹得從門框上脫落,隨著一陣悶哼,門後的毒蛇炳猝不及防,在許洛的巨力之下身體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地上。
    “哇!不是吧!”袁浩雲看了一眼被踹脫落在地上的門板,目瞪狗呆。
    地上的毒蛇炳還想掏槍反抗,但許洛直接跳過經過環節扣動了扳機。
    砰!
    “啊!”毒蛇炳膝蓋中槍,慘叫一聲跪在了地上,許洛快步上前用槍指著他的頭:“別動,動我就打死你。”
    充滿了悍匪風味的執法過程。
    “許sir,報紙上沒有吹牛逼,你真的好威啊,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偶像了。”袁浩雲跑了進來拿出手銬給毒蛇炳戴上,激動的衝著許洛說道。
    這個時候方逸華也鬆開了懷裏的瑪麗當娜,瑪麗當娜連忙眼含淚花的撲了過去抱住毒蛇炳:“阿哥,都是我害了你,嗚嗚嗚,我不知道被警察跟蹤了,不然我肯定不會來找你。”
    “現在還敢說你哥的事你一概不知嗎?”許洛一把將她拉開冷笑道。
    “放開我!”瑪麗當娜反手一個耳光想要抽許洛,但許洛出手的速度更快,在她抬手的瞬間就先抽了出去。
    “啪”的一聲,瑪麗當娜被一耳光抽倒在地上,嘴角溢出了一縷血絲。
    許洛甩了甩手表示:“我一般不打女人,但毒販在我眼裏不算人。”
    “辣手摧花啊。”袁浩雲搖了搖頭感歎道,開始在屋子裏翻找了起來。
    “阿妹!”毒蛇炳驚呼一聲,紅著眼盯著許洛:“有什麽衝我來!你不要打我阿妹,都是我讓她做的,她是無辜的,一切都是我一個人的錯!”
    “現在知道心疼了?”許洛不屑一顧的嗤笑道:“你都能忍心讓親妹妹去幫你出貨,不忍心看著她挨打?”
    毒蛇炳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除了妹妹瑪麗當娜就沒有可信的人,否則也不至於讓自己親妹妹去出貨了。
    “許sir,在臥室有發現。”過了一會兒袁浩雲拿著幾包白粉走了過來。
    許洛看著毒蛇炳:“這些貨怎麽來的?泰國老的死是不是你幹的?”
    毒蛇炳扭過頭一言不發。
    “不說?”許洛冷笑一聲,一腳踩在他中槍的膝蓋上,鮮血瞬間就從彈孔裏飆了出來,毒蛇炳痛得倒在地上慘叫起來:“啊!鬆開!快鬆開啊!”
    “阿哥!”瑪麗當娜嘶聲喊道。
    許洛低頭抓著毒蛇炳的頭發將他提到自己麵前:“根據你們辦理居住證的登記信息,你們在老家還有個老母親是吧,要不要我派人去告訴她你們被抓了啊?不過,我可真怕她老人家經受不住打擊一命嗚呼啊。”
    “你……你太惡毒了,你簡直就不是人!”毒蛇炳咬牙切齒的罵道,氣得渾身都在顫抖:“你不能那麽做!”
    《劍來》
    他鋌而走險私吞羅茂森的貨,就是想快點賺夠錢回去孝敬老媽,所以許洛這一手是瞬間抓到了他的軟肋。
    “毒販不配有親媽。”許洛露出個不屑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臉:“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說還是不說!”
    毒蛇炳這些年不知道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才被他用親人威脅一句就跳著腳罵他惡毒,真是可笑。
    毒蛇炳臉色陰晴不定,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你們要放了我阿妹。”
    “她不會有事的。”許洛棱模兩可的答了一句,因為沒有在瑪麗當娜交易時抓到贓物,根本就沒法控告她。
    所以不是他們放不放的問題。
    是根本就沒法抓啊!
    但毒蛇炳不知道這點,他隻當許洛答應了自己的要求對瑪麗當娜網開一麵,便看著瑪麗當娜說道:“等我進去後,阿妹你不要在港島待了,立刻帶著錢回老家,好好照顧阿媽。”
    “阿哥,嗚嗚……”瑪麗當娜哭得撕心裂肺,知道她老哥是在劫難逃了。
    毒蛇炳這才扭頭看向許洛一五一十的交代道:“泰國老是我殺的,我手裏的貨是私吞我老大羅茂森的,而這批貨的賣家是東源集團,羅茂森一共向東源集團訂了兩批貨,第二批貨明晚十點在福成水渠製造廠交易。”
    “算你識相,帶走。”
    “等等!”毒蛇炳喊了一聲,看了瑪麗當娜一眼對許洛說道:“羅茂森如果發現我吞了他的貨,肯定不會放過我,找不到我就會找我妹妹……”
    “看在你識趣的份上,我就照顧照顧你妹妹。”許洛說了一句,然後指著瑪麗當娜:“把她也帶回去,等明天晚上抓了羅茂森再放她離開。”
    “謝謝你許sir。”毒蛇炳說道。
    許洛頭也不回,小嘴跟抹了蜜似的說道:“跟我客氣你馬勒戈壁呢。”
    回到警署後,許洛立刻開始著手布置明天晚上的抓捕行動,那麽大的一次交易,當然是重桉組全體出動。
    “上次交易出了問題,汪海的司機死了,所以明天晚上很可能是汪海親自出麵交易,一定要摁住他……”
    “許sir有你電話。”一個警員拿著電話對正滔滔不絕的許洛喊了一聲。
    許洛轉身走了過去,拿起聽筒放到耳邊:“我是許洛,找我什麽事。”
    “送你個情報,明天晚上十點在福成水渠製造廠有一場白粉交易。”
    “你是什麽人?”許洛問道。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明晚的交易你可千萬別忘了,會有東源集團的高層出現,你抓住就是大功一件。”
    對麵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許洛臉色陰晴不定,這個情報跟毒蛇炳說的一模一樣,東源集團裏有內奸?他暫時按下此事,繼續開會。
    與此同時,鄭仁坐在辦公室裏臉色變幻莫測,良久後才咬牙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無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許洛,這可是你逼我的,今晚你睡我女人,明晚我就給你送行。”
    雖然許洛沒有向他匯報,但是他也知道了明晚的行動計劃,他要將重桉組明天晚上的行動計劃告訴汪海。
    視那麽多同僚的性命於不顧,可謂是已經徹底喪心病狂了。
    ………………
    東源集團,總經理辦公室。
    “汪總,辦妥了,許洛親自接的電話,明天晚上張宏偉死定了。”一個氣度沉穩的中年人走到汪海麵前。
    他叫馮四,是汪海的左膀右臂。
    汪海冷笑一聲:“這老東西處處針對我,明晚就送他進去蹲大獄!”
    張宏偉作為二把手,一直怕汪東源未來將東源集團交給汪海繼承,所以處處針對汪海,上次和羅茂森的交易出事後,更是上綱上線的指責他。
    汪海懷恨在心,所以這次他決定要除掉張宏偉,便使激將法讓張宏偉明晚負責交易,他則偷偷通知警方。
    “冬冬冬。”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汪海喊道:“進來。”
    “汪總,有您的電話。”身材苗條的女秘書推開門後甜甜的說了一句。
    汪海說道:“給我接進來。”
    很快電話就接了進來,汪海直接摁下免提,身體往後麵一靠:“喂?”
    “汪公子,你們東源集團明晚上的交易地點已經暴露了,警方明天晚上會在福成水渠製造廠埋伏你們。”
    聽著電話裏麵刻意改變了聲線的男音,汪海懵逼的跟馮四麵麵相覷。
    我們才剛向警方告密。
    現在就有人向我們告密。
    這尼瑪警隊裏也有內奸啊,好歹穿著警服,還有沒有點職業道德了?
    “你是誰?”汪海沉聲問道。
    “我是誰並不重要,我的消息保證是真實的就夠了,你們完全可以將計就計反過來埋伏警方,我沒有任何利益要求,隻希望你們殺了許洛。”
    話音落下,對麵掛斷了電話。
    “現在怎麽辦?”馮四問道。
    汪海罵罵咧咧:“媽的,這些差老拿著納稅人的錢不抓毒販,居然反給毒販告密,真不是個東西,明晚的計劃不能出問題,萬全之計,你馬上打電話通知許洛讓他小心點內奸。”
    他一定要除掉張宏偉,到時候他就是東源集團的二把手,然後再想辦法把叔叔弄死,他就是一把手了啊!
    “是。”馮四轉身離去,還是用剛剛那個號碼打給了重桉組:“我找許sir,讓他聽電話,我有重要情報。”
    “你好,我是許洛。”聽到剛剛那個電話找自己,許洛連忙出來接聽。
    “許sir,你們警隊有內奸,將你們明晚的抓捕行動泄露了,並且還點名希望能殺了你,但還好這個消息被我封鎖了,東源集團的人不知道。”
    聽見這話,許洛下意識就想到了鄭仁,因為隻有這家夥跟他有仇,心裏頓時又驚又怒,明晚可是整個重桉組參與抓捕啊,鄭仁簡直喪心病狂。
    為了殺他居然不惜害死所有人?
    不過現在他知道了這點,倒是可以反過來利用,讓鄭仁徹底完蛋。
    出軌被拍了不雅照隻能說明是品德敗壞,但泄露警隊的行動計劃這點就足以把鄭仁送進監獄了。
    “我怎麽知道明晚福成水渠製造廠是不是你們設置的圈套呢?”許洛裝作不信這個消息,說實話,如果沒有毒蛇炳的交代,他還真不會相信。
    “如果是圈套,我何必多此一舉告訴你呢?真擔心的話許sir明晚可以多帶人,差老總比毒販人多,我隻能告訴你,情報真實可靠,你不信的話那是你自己的損失。”馮四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然後去向汪海做匯報。
    警署,許洛喊來苗誌舜,低聲對他交代道:“你拿支磁帶錄音筆去鄭署長辦公室,向他匯報說明晚的行動計劃有變,東源集團不在福成水渠製造廠交易,改成在黃石碼頭交易,並把錄音筆偷偷放在他辦公室裏麵。”
    這種關頭,有自己人的好處就體現出來了,警署裏他隻相信苗誌舜。
    “你懷疑……”苗誌舜瞪大眼睛。
    許洛點了點頭:“剛剛我接到個電話,稱鄭署長把我們的抓捕計劃泄露了,我不信,所以才想試試他。”
    “好,我現在就去辦。”苗誌舜麵色嚴肅的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
    過了十分鍾左右,苗誌舜就回來向許洛匯報:“我把錄音筆放在了進他辦公室左手邊櫃子上的花盆裏。”
    署長辦公室裏,鄭仁已經在給汪海打電話了:“汪公子,你們集團內部有內奸啊,你們剛剛改了交易地點警方就知道了,要不是有我在,你們明晚的交易還是會被警方一鍋端!”
    這東源集團保密意識也太差了。
    汪海一臉懵逼,我們改了交易地點連我這個集團高層都不知道?
    “許洛在釣魚。”馮四用口型無聲提醒汪海,汪海也瞬間反應過來,咳嗽一聲說道:“看來你的確是真心想跟我合作,好,沒問題,明晚上我就將計就計反埋伏,幫你除了許洛。”
    “合作愉快汪公子,大家各取所需嘛,你幫我除了許洛,以後說不定還能繼續合作,這個消息一定要保密,不要再讓內奸知道了。”鄭仁鄭重其事的提醒汪海,但他殊不知汪海現在就踏馬是東源集團最大的內奸。
    汪海嘴角抽搐:“好,一定。”
    同樣是吃裏扒外的內奸,他感覺警署裏那個家夥比起自己蠢多了,一時間,汪海產生了智商上的優越感。
    掛斷電話後,汪海看著馮四冷哼一聲說道:“現在的差老,一點職業道德都沒有,我最恨這種二五仔!”
    馮四想了想,最終沒有說話。
    中午趁著鄭仁出門吃飯的時候苗誌舜去把錄音筆取了出來交給許洛。
    兩人在辦公室裏聽完了錄音。
    “沒想到鄭署長居然真的跟毒販告密!”苗誌舜聽完後又驚又怒,隨後思維發散:“怪不得他不許我們查東源集團,原來他也是一丘之貉!”
    “暫時先別輕舉妄動,等明晚抓捕行動結束,我會把這份證據交給內部調查科。”許洛把玩著錄音筆,進了內部調查科,鄭仁就徹底完蛋了。
    普通警察是靠抓賊升職,但內部調查科是靠抓警察升職,他們一定會咬死鄭仁這條大魚作為自己的政績。
    許洛還真有些好奇,那個給他告密的家夥到底是東源集團裏什麽人。
    ……………
    晚上,方逸華家中。
    “你還在這兒幹什麽,許洛馬上就要到了,怎麽,光是讓我陪別的男人上床還不滿足,還要親眼看著我被別人幹?”方逸華冷冷的看著鄭仁。
    鄭仁滿臉內疚:“逸華,我心裏的痛苦絕對隻會比你更重,我是怕你會出什麽意外,在這裏盯著點好。”
    主要是他得趁機拍照,要是不留在這裏的話,怎麽把握機會和時間。
    “你就藏在隔壁臥室,別讓他發現了。”方逸華歎了口氣,滿臉自責的說道:“今晚上對不起許洛,真不知道我以後還有何顏麵跟他共事。”
    鄭仁心裏想破口大罵,你是被那個冠冕堂皇的偽君子騙了,今晚就是他逼著我主動把你送到他床上去的。
    “叮冬~叮冬~”
    此時門鈴聲響起,鄭仁連忙提著裝有相機的包跑進了次臥裏麵躲著。
    方逸華深吸一口氣,然後臉上掛著笑容去開門:“許sir,快進來吧。”
    等等還得讓許洛進另一個地方。
    “方督察,今晚穿那麽性感,我會誤以為你想勾引我犯錯誤。”看著方逸華的打扮,許洛調侃了她一句。
    方逸華強忍著羞澀,使自己盡量顯得自然:“我在家穿得一向清涼。”
    今晚為了能刺激許洛,她身上隻穿了件低胸的吊帶裙和一雙黑絲襪。
    “挺好看的。”許洛誇獎一句。
    方逸華說道:“快進來吧,飯菜都已經好了,再不吃那就要涼了。”
    兩人進客廳吃飯,方逸華不斷給許洛灌酒,許洛也很配合,很快就裝出一副醉醺醺的樣子,實則很清醒。
    方逸華看不出來許洛裝醉,覺得差不多了後,她顫抖著撲到了許洛懷裏抱著他:“許sir,吻我,快點。”
    “方督察你這是幹什麽,快鬆開我!我是有女朋友的。”許洛假裝想推開她,但因為“醉了”卻手腳無力。
    “許sir,你別動,都交給我,今晚是我對不起你,我好好伺候你算是補償吧。”見許洛醉成這樣卻都還堅守底線不肯放縱自己,方逸華在心裏佩服之餘更覺得自己今晚對不起他。
    帶著對許洛的愧疚,方逸華決定要使出渾身力氣伺候他,以前因為廉恥和害羞不肯對鄭仁做的事今晚都主動對許洛做個遍,她心裏才好受點。
    “方督察,不要,嗚嗚嗚……”
    聽著外麵的動靜,臥室裏,鄭烏龜目呲欲裂,心如刀絞,卻強忍著沒有衝出去,因為他不想這時候去看到那樣的畫麵,所以要等兩人完事後再出去拍照,這樣受到的刺激會小點。
    但很快他就不耐煩和自卑了。
    這許洛尼瑪是個牲口嗎?
    還是說不是自己的女人用起來就不心疼?都已經連續一個多小時了!
    客廳,餐桌,陽台,洗手間處處留下許洛和方逸華的痕跡,最後兩人回了臥室,最終在裏麵結束了戰鬥。
    “方督察,我許洛一生清白,沒想到毀在你手裏。”床上,許洛裹著被子,眼神透露著憤怒和屈辱,就像是吃了好大的虧,被人玷汙了一樣。
    方逸華捂著被子蓋住身體,滿臉愧疚的道歉:“許sir,我知道我對不起你,我也不想的,但我終究做不到不管鄭仁,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把膠片給我好嗎?就放過他這一次吧。”
    “原來是為了膠片,鄭仁穩住我就是想使美人計?”許洛冷笑,接著擲地有聲,義正言辭的說道:“別以為你耍詭計跟我上了床,我就會沉迷溫香軟玉放棄自己為人的原則,鄭仁品德敗壞,我是一定要舉報他的!”
    “哐當!”
    就在此時,臥室門被踹開,鄭仁拿著相機對準許洛就是一陣狂拍。
    “鄭仁你幹什麽!”方逸華驚呼。
    “逸華,我也是逼不得已。”拍完照後鄭仁紅著眼對許洛說道:“現在大家手裏都有把柄,我們交換吧。”
    “鄭仁你混蛋!”方逸華大罵,她沒想到鄭仁居然還準備了這種手段。
    這把她當什麽了?
    許洛似笑非笑的看著鄭仁:“沒想到鄭sir剛剛全程旁聽,怎麽樣,我是不是比你厲害多了?你自卑嗎?”
    他是真沒想到鄭仁也在,這家夥是真的能忍常人之不能忍,狼滅啊!
    “住口!”鄭仁咆孝一聲,歇斯底裏的吼道:“把膠片不給我,不然大家一起完蛋,輕重你自己把握吧。”
    “鄭警司,你這個忍辱負重的計劃很好,但你忘了個問題。”許洛穿好褲衩走到鄭仁麵前:“誰給你的錯覺讓你認為一個人就能威脅住我?”
    話音落下,一把掐著鄭仁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輕而易舉把相機搶了過去嘲諷道:“你說你是不是傻嗶?”
    不過他其實也能理解鄭仁,畢竟這種事肯定不能讓其他人知道,隻能自己操家夥上,所以菜就是原罪啊。
    鄭仁臉色漲紅,呼吸困難,雙腿不斷的蹬彈,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
    許洛掏出他的配槍,把子彈全部下了,然後才隨手將他丟在了地上。
    “方督察,我對你很失望,在我眼裏你曾是個正經端莊的女人。”許洛回頭對方逸華搖了搖頭,然後開始穿褲子,賢者時間,說話就是硬氣。
    方逸華隻能捂著臉嚶嚶哭泣。
    鄭仁一時間也不敢輕舉妄動。
    許洛穿戴整齊後拿著相機走了。
    “哐當!”聽見關門聲響起,鄭仁這才回過神來,看著床上抽泣的方逸華說道:“逸華你不必太自責,其實許洛才是個陰險小人,得了便宜還賣乖,我是被他陷害的,他逼我……”
    “住口!”方逸華抬起頭淚流滿麵的怒斥一聲,滿眼失望的說道:“到現在了你不承認自己的錯誤,反過來想挑撥我敵視許洛,還往他身上潑髒水,我都為你感到羞恥,滾出去!”
    “逸華,我說的都是真的,隻是之前被許洛威脅才不敢告訴你……”
    “滾!”方逸華根本就不信,在她看來鄭仁就是個厚顏無恥的小人,自己今晚也是個不要臉的小人,隻有正直無私的許洛今晚是唯一的受害者。
    一想到自己居然聽鄭仁的勾引許洛上床玷汙了他的純潔,她心裏就充滿了自責和內疚,她對不起許洛啊。
    鄭仁見狀是又氣又無奈,心裏對許洛恨到了極點,不過還好明天晚上他就死定了,自己不跟個死人計較。
    “你先冷靜冷靜,我走了,你和許洛這件事很快就沒人知道了。”鄭仁撿起散落的子彈和槍轉身離去。


如果您喜歡,請把《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方便以後閱讀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第117章:內奸,唯一的受害者許洛(求訂閱!求月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第117章:內奸,唯一的受害者許洛(求訂閱!求月票)並對諸天從港綜世界開始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