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上清黃庭

第三百零四章遊地府

類別: 作者:木石流水 本章:第三百零四章遊地府

    真靈位業圖這五字一出,宗壇祠內,沉寂無聲,兩人此時似乎變成了茅山上另外兩座神像,默不出聲。
    手電筒後楊明的麵容,因搖曳的燭火,忽明忽暗,又忽怒忽驚,但當他打開屋內的明亮的燈後,就已經和那穩定的白熾燈一樣,安然若素,明亮如舊了。
    終究是上清的掌教,養氣功夫足夠,雖然被胡修吾驚了一下,但楊明還是很快轉變好了情緒。
    在香爐裏的細香頂著香灰掉落之前,楊明眯著眼睛,不露分毫光彩,笑嗬嗬的說道:
    “小修吾你想要真靈業位圖何必來找我,網上30塊錢一本,隨便買幾本都可以,若你實在著急要,我記得道院前院的超市裏就有,隻是那裏的定價可能要貴上一點。”
    胡修吾早有預料:“您說笑了,我說的自然不是那些庸俗之物,我說的是那一卷陶弘景祖師編纂,袁天罡祖師製作的那一卷玄妙無窮的法寶·真靈業位圖。”
    師兄呀,師兄,你怎麽嘴上也沒個把門的,什麽東西都和小孩子說。
    平日裏十分推崇吳得常的楊明,這一刻內心都不由得起了幾分埋怨之色。
    “修吾呀,你可能不太清楚···”
    “師叔。”
    楊明還要開口試圖向胡修吾解釋真靈業位圖的重要性,那不是隨便就能拿於人的東西。
    但胡修吾直接打斷了他的話,他不喜歡這樣拐彎抹角的試探。
    胡修吾向前踏步,踏在青石板上,竟如踏在碧波潭上一樣,驚起一圈圈黑色漣漪,又似暈開了一圈墨跡。
    黑跡不斷擴張,就在楊明還未反應過來之前,就已經綿延至整個宗壇祠。
    隨後,宗壇祠內的亮光,忽而變得遙遠,燭光,燈光,盤香和細香上的紅點,都漸行漸遠,似乎被腳下的幽深的黑暗吸收。
    天光昏沉,上下不分;煙霧蒙鬱,四方不明,令楊明有墜入無間地獄之感。
    “這是,地煞令!不對,地煞令雖然可以喝令地炁,但卻沒有幻化雲霧的能力。”
    周遭都變為幽深無盡的黑暗,楊明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落入了胡修吾的奇門陣中。
    在離開上清這段時間,修吾難道還學哪一家的奇門法術?
    楊明心中嘖嘖稱奇,卻不慌不忙的將之前袖中畫著操持利劍,腳踏雷火,符文都流淌著金光的黃符放回符包中。
    算了,算了,終究是自家孩子,犯不著下這麽重的手,淘氣了打一頓就好了,沒必要下死手。
    楊明也是從那個動亂的年代走過來的,自身養成的習慣極好,自家的符包從來都是隨身攜帶,片刻不離身,就算是睡覺也是枕在床下。
    雖說上清門人不是離了符咒不行,但是有符咒在側的上清門人,才是最讓人忌憚的。
    雖是夜半閑遊,楊明的符包卻也掛在腰帶上。
    都沒有低頭尋看,楊明就嫻熟的從縫著好幾層夾層,裝著種類繁多,功能不一的符條的符包中,掏出了自己想要的符。
    “太上說法時,金鍾響玉音;百穢藏九地,諸魔伏騫林;天花散法雨,法鼓振迷層;諸天賡善哉,金童舞瑤琴;願傾八霞光,照依歸依心;搔法大法稿,翼侍五雲深。急急如律令。”
    楊明念誦咒語,語調奇特,如訴如歌,手中黃符掃出,化為一道潔淨清氣,掃除周身十丈內不潔之炁。
    淨壇咒,淨壇符。
    本是道家真人在開壇做法,畫符前,蕩除汙穢,以加強成功率的符咒。
    但若是將其能力發揮至極致也可幹擾奇門術師的法陣,這也是隻有對符籙信手捏來的宗師,才能施展出的妙手。
    可惜,楊明從一開始就猜錯了胡修吾到底是用出了什麽法術,對症下藥的妙手也就變成了無用的庸手。
    “這是?”
    在淨壇符激起的清氣掃除周圍的陰鬱毒霧後,並未如楊明所想的那般,重回到宗壇祠外,反倒令隱藏在迷霧中的龐然大物露了出來。
    一座四四方方,高聳入雲,巍峨如山,威嚴肅穆,自炮火問世後,世間便再難尋得的古代雄城出現在楊明麵前,
    黑城出現時,就如深海中冒出的巨鯨一樣讓人震撼不已。
    “酆都城!?”
    楊明此時站在城門前,卻連城門十分之一高都不到,仰頭看著那寬大的城門匾,驚呼出聲。
    可還未等他弄清楚真偽,濃霧再次如潮水般湧來,將他視線遮掩,當濃霧散去,他又身處大殿之內。
    宮殿上空,金星懸頂,令殿內亮如正午,潔淨明亮,殿內寬闊,遊鳥烈馬皆可活動自然,不覺逼仄。
    楊明處其間,如至廣寒淩霄,陰司地府,卻又望向前方怔然出神。
    因為這壯麗華美的宮殿,不過隻是九層禦階之上,長桉後,手按黑冊,威嚴神秘的帝影的點綴,任何人進入宮殿內,都會不自覺的被高居紫薇位的帝君,奪去心神。
    隻要看見了那刻著十二章紋的玄色帝袍,便從心中得知了帝君的身份。
    陰界之主,北陰酆都帝君。
    明明知道這世上並沒有話本裏所傳頌的神明,可楊明此時還是有一種唐太宗夢入地府的驚悚感。
    帝桉後,一道清朗的聲音傳下來:
    “師叔,這下,可否將真靈業位圖交給我。”
    本就已經有些無法正常思考的楊明更加驚詫,這聲音他可是剛剛才聽過。
    “你是···”
    金星熄滅,楊明眼前一黑,下意識的眨了眼睛,
    啪踏!
    手電筒掉地的聲音,讓楊明驚醒。
    睜眼一看,胡修吾正筆直的站在他身前,似乎從未移動過,供台上的細香紅頭上的香灰也剛剛落入香爐中。
    楊明翻起鞋底,布鞋上沾著的黝黑陰土,告訴他的經曆,真實不虛。
    楊明也是年過七旬的老人家了,平常也是自詡見識過這天下大半的東西了,可這短短一瞬的遭遇卻超過了他的想像。
    好半響,楊明才緩過神了,幹癟的笑出了聲:“哈哈,原來如此,十二年前是你引動了《真靈業位圖》異動。”
    “這麽說,這些都是祖師早就計劃好的了,可憐我們這些後輩子孫竟然全然無知,唉,還是我們這些子孫不肖,丟掉了太多的東西。”
    “神鬼七殺令,嘿,難怪神鬼七殺令後幾令如此難練,那就不是給我們這些凡人預備的,那是近神之招。”
    楊明先是有些落寞,近而又有些亢奮,與有榮焉。
    雖然靜極思動,上清宅男中,總是容易出些青史留名的不安份之輩。
    但是造地府,創神技,祖師的大手筆還是讓楊明折服。
    和祖師的大手筆相比,那區區甲申之亂又算的了什麽。
    一時有些心神失守的楊明,忘了此前視甲申之亂如洪水猛獸,忌諱莫深的態度了。
    思路客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人之上清黃庭》,方便以後閱讀一人之上清黃庭第三百零四章遊地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人之上清黃庭第三百零四章遊地府並對一人之上清黃庭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