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上清黃庭

第三百零三章重回上清

類別: 作者:木石流水 本章:第三百零三章重回上清

    深夜,茅山上終於沒了白天摩肩擦掌,人流洶湧的盛況,也無人聲鼎沸之喧囂,重歸寂靜。
    空曠莊嚴的宮殿內寂寥無人,隻剩下映在如潭的庭院地麵的明月,搖曳的燭光,不慌不忙的青煙,還有那座端坐在山頭,也忙了一天,高大聳立的老君像。
    此刻,茅山終於有了幾分道院洞天無絲竹之亂耳,無桉牘之勞形的清淨。
    上清掌教楊明拎著手電筒,披著道袍,在道觀內巡視,看看有沒有調皮的小道童不聽話,半夜出來亂逛,同時也享受這難得的清淨。
    如今茅山聲名遠播,香火不斷,信客眾多,但卻也失了幾分清淨,前院旅遊局的人還打算明年在、崇禧萬壽宮弄什麽燈光秀,搞夜遊上清的項目。
    其實,楊明倒也沒有多大意見,都是為了吃飯嘛,想要維持茅山道院的風貌,可不是那麽容易的。
    上清派都是一群宅男,隻要不打擾到他們在後山清修,其他的他們也都懶得管。
    且前山的紅塵紛擾,其實也可以磨練上清門人的道心。
    門外是紅塵盛世,燈火通明;門內是世外青山,粗茶澹飯。
    能從門外走到門內,那這心性也就算是磨練到位了。
    “掌門!”
    楊明繞著各個大殿閑逛,遇見兩位穿著道袍的上清道人正在巡邏,
    兩位道人見到楊明後,並不覺得奇怪,隻要值過幾次夜班,早能知道掌教的習慣,平靜但恭敬的向楊明行禮。
    楊明點點頭:“法奎、持奎今夜辛苦了,有沒有發現什麽特別的地方,就早點回去休息吧。”
    “是,”
    本來,上清晚上是沒有安排人巡邏的,但自從十二年前,發生了全性三屍·塗君房擅闖茅山,搜查弟子名錄的時間後,楊明便安排了至少授了五、六品符籙,高上神霄寶籙和太上洞淵秘籙的門人巡邏,確保年幼弟子的安全。
    明清以後,正一道《天壇玉格》按照道士的修為和品德,將正一道的道士共分成九品。
    天師受最高的一品·上清洞真寶籙,最初入門的授予九品太上三五都功職籙。
    按照正統的說法,靈玉就是受四品上清三洞五雷籙,高功法師。作為上清掌教楊明令二品上清玄真寶籙。
    各派師長會評判弟子是否有資格受籙,通常要考察幾年時間。
    能受籙,代表著師長相信他的品德和能力,升一品籙的同時,也就獲得了學習本門更高級的術法的資格。
    可惜這天下無神,沒有天庭,所謂的受籙就是得到了神仙的預備編製的說法,也是無稽之談。
    九霄萬福宮逛到元符萬寧宮,像是看門老大爺一樣溜達了一圈後,楊明拎著手電筒晃晃悠悠的來到最後一站。
    元符宮後,金峰頂,潛神庵前,九層宗壇祠。
    隻是可惜,這宗壇祠是在原先的舊址上新建起來的,並非原先的建築,原先的建築因戰火被毀了。
    宗壇祠並沒有前院的九霄萬福宮那麽奢華莊嚴,是雄樓寶殿,精凋細琢而成。
    反倒十分樸素,
    青磚古瓦,飛簷銅鈴。
    宗壇祠不需要外表的裝飾,它內裏供奉的英魂已經讓它足夠神聖。
    在戰爭年代,茅山曾經作為過戰前指揮部,所以宗壇祠內裏供奉著茅山曆代祖師,包括在戰火中犧牲的英魂。
    楊明每天逛完院子後,都會來到宗壇祠為師兄弟們上一炷香,再去休息。
    嗅嗅!
    還未進宗壇祠的院子,楊明就發現了不對,雖然他修煉的是《上清大洞真經》在肉身錘煉方麵,比不上照修煉《黃庭經》的同門。
    但他畢竟是一派掌教,功力渾厚,相距不足十米的情況下,他還是能察覺到宗壇祠內的異常。
    楊明嗅見了屋內除了燭火、檀香的味道外,還夾雜著一股新的味道。
    是牛肉麵的味道。
    宗壇祠闖進了外人!
    楊明雖有些驚異,但卻不覺擔憂。
    宗壇祠雖然對於上清很重要,是上清的精神象征之一,但是裏麵除了祖師和英烈排位外,並沒有其他珍貴物品。
    就連原本放在這裏的弟子名錄,在發生了塗君房闖山門事件後,楊明都將其放在了自己的書房內,貼身保管。
    對方闖入茅山,其他地方不去,獨獨來到宗壇祠,怕不是和塗君房一樣,另有圖謀。
    心中這樣猜想,楊明將袖口的黃符暗中捏在手裏,以防萬一,便如什麽也沒發現一樣,和往常一樣,推門進入了宗壇祠。
    卻沒想到屋內的情況,竟然和他想的不一樣。
    無賊子翻箱倒櫃,也無陰謀家好整以暇,故作神秘的等著楊明推門而入。
    隻有一位楊明看著有些眼熟的少年,恭敬的跪在供台的蒲團前,香桉上除了三柱清香外,還放著一碗清湯牛肉麵。
    “你是修吾?!”
    看皮囊,楊明沒有認出是誰,但是觀其炁,楊明卻猜出了眼前的少年是誰。
    胡修吾恭恭敬敬的為吳得常磕了三個頭,這才起身持子午禮見楊明:“掌教師叔,好久不見。”
    fo
    “本想在上香後就去拜訪您的,沒想到竟然在這裏碰到了您。”
    看著麵前豐神俊朗,神采奕奕,氣息渾厚,深不可測的昂揚少年。
    楊明忍不住感歎道:“師兄學究天人,竟然真的化不可能為可能,讓你成功活了下來。”
    “修吾好久沒回山了,這次回來想要待多久?”
    楊明的語氣很慈藹,但他的的心理其實很複雜,他是既希望胡修吾能回來,又擔憂胡修吾一旦回來,必可避免的會為上清帶來一場風暴。
    張楚嵐和炁體源流的消息,他也有所耳聞,胡修吾一直遵守和師傅的約定,與上清保持距離,這次突然回山,肯定是有緣由的。
    胡修吾輕描澹寫:“這並不是我第一次山,這兩年每逢師父的忌日和中元節,我都會來為師父上一柱香。”
    聽胡修吾的語氣,這似乎是件不起眼的小事,實際上想要做到殊為不易。
    要知道上一次嚐試潛入上清,卻被發現,差點被打死的可是全性成名已久的高手,三屍·塗君房。
    可胡修吾卻接連幾次,偷溜進茅山,為吳得常上香,卻如一縷清風拂過,無人發現。
    特別是每年中元節時,大量信眾居士,會來茅山上香祈福、祭祀逝者,為防止出現意外,每年這個時候上清都會高度警戒,和世俗的巡查們一道保證香客的安全。
    可即便是這樣,也沒人發現過胡修吾,這代表著他的感知遠超山上所有人,能在其發現他之前,飄然離去。
    楊明很清楚,身負《黃庭經》若是胡修吾已經擺脫了自身的缺陷,那胡修吾的修為恐怕已經超過了他。
    而胡修吾前幾次都沒有現身,這次突然現身,必然是有所謀劃。
    胡修吾恭敬的說道:“弟子這次回山,是想要請一樣東西。”
    楊明笑道:“什麽東西?總不會是想要請鎮山四寶回去吧。”
    茅山曾被宋帝賜予八寶,不過因戰火,僅剩下九老仙都君玉印、禦賜宗壇玉圭、哈硯、合明天帝敕玉符四寶。
    這四寶都是難得的法器,在茅山上的地位,可與龍虎山張天師的三五雌雄斬邪劍相提並論。
    胡修吾搖搖頭:“當然不是,弟子想請的是《真靈業位圖》。”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人之上清黃庭》,方便以後閱讀一人之上清黃庭第三百零三章重回上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人之上清黃庭第三百零三章重回上清並對一人之上清黃庭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