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人賤不如牲畜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大杯冰檸檬水 書名︰明末大財閥

    李亨剛放下棉紗丑兒就興沖沖的跑進來︰“哥,你也吃,可甜了!”

    李亨牽著她出來︰“吃完飯再吃,今天做的是什麼飯啊?”

    “咸菜粥!”

    李氏見李亨抱著丑兒出來︰“怎麼想著買生棉,便宜是便宜,脫籽紡紗也挺麻煩,算來算去還不如直接買棉紗……”

    李亨笑著說道︰“,我在師傅家的書上看到一種紡紗的機器,比現在的紡紗速度快七八倍呢!還有脫棉籽的和織布的機器都有。”

    李氏疑惑的問道︰“陳先生家也有布坊吧?他怎麼沒有用?你用了你師傅不會說什麼?”

    “先生家又不缺這點錢,先生讓我齊家,我打算從這個開始呢!”

    李氏最後嘆了口氣︰“左右你也長大了,是一家之主,娘不該多說什麼,只要你走正道,娘心里就踏實了。”

    李亨娘本就不是一個強勢的人,否則也不會被他爹欺負的死死的,加上傳統觀念上,李亨今年十八歲了,是一家之主,李亨才是李家的當家人。

    李亨沉默了半晌︰“娘,您放心吧,咱們家會越來越好呢。”

    帶著銀票,李亨往華亭走去,一千一百兩銀子不多,收棉的季節一年就這一次,大明沒有幾個一年能耽誤了。

    先把一百兩的銀子兌了,票號聲稱沒有足銀,李亨得折九的銀子一百一十兩,民間沒有足銀,至少普通百姓看不到足銀。

    江北的水災和流寇襲擾加上正月的時候流寇一度攻到鳳陽府掘了大明的祖墳,所以江南各地有大批的難民滯留。

    華亭縣人市,不少拖家帶口的流民只要一天管一頓飯給點錢每月再一兩銀子就簽契約賣身。

    這對于不少織坊都是空前利好,導致本地織工的工價也驟降。不少原本的織工也加入賣身行列。

    李亨來不是為了找織工的,他是來尋木匠,牙人見李亨穿的長衫這可是讀書人的打扮,讀書人自然不會賣身,湊上來︰“這位老爺要找什麼人?”

    李亨一臉懷疑的打量這牙人,有道是‘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牙人在古代可沒啥好名聲。

    牙人連忙解釋︰“咱可是衙門里備案完稅的正經牙行,能給您完契作保的。”

    大明的賣身契分為官契和民契兩種,一般百姓不願意‘經官動府’多簽民契,民契除了買賣雙方之外還要中人保人。

    而牙行又有官牙私牙,官牙是要交稅的,私牙就是各憑本事了,李亨要是不想以後因為泄密等麻煩找這樣的官牙才最穩妥。

    李亨開口問道︰“簽賣身契的抽頭多少?”

    牙人呵呵笑著引著李亨往里︰“老價錢,童叟無欺,包括保費縫十抽一。”

    李亨點點頭︰“我想找個木匠,手熟的那種。”

    牙人立刻引著李亨往里︰“木匠可分好多種,有船匠、家具、建房等等,您府上要哪一種?”

    李亨還真的不知道這個︰“找一個會打織機的就行。”

    牙人立刻了然︰“那您這邊走,這一片都是木匠,您看著挑。”

    在一群流民堆里,牙人劃拉一片吆喝道︰“這位大官人要找一個會打織機的木匠!”

    一下子二十幾個人圍上來,牙人呵斥道︰“慌著投胎呢!老子話還沒有說完呢!要簽賣身契的!”

    這話一說完圍上來的二十幾個人一下子走了大半,只剩下三個人還等在那里。畢竟但凡有一口吃的,誰願意賣身呢。這人市也有不少是盼著找活干糊口等待災害過去回鄉的。

    留下的三人一個老人和兩個中年人,本著利益最大化李亨先從最老的問起,老年人一般都干不動重活,也沒有幾年可用,就算賣身也值不了幾個錢。

    從老年人開始問,要價最低,能降低兩個中年人對價格的預期,方便砍價。

    “你準備賣多少?”

    老年人躬身︰“回老爺的話,老漢我要四兩銀子,每月工錢七錢,每天一頓飯就好。”

    老頭說完,其中一個中年人連忙說道︰“我年輕要十年銀子,月工錢一兩,每天也是管一頓飯。”

    這個很好,是一個有眼色的,但是這股機靈勁李亨不願意用,這人腦子一活想法就多。

    再次轉頭看向一邊沒有說話的︰“你呢?”

    最後這個面有菜色,顯然過的已經很不好了︰“俺家里還有三口人,要買就要一起買下,老爺賞口飯吃就行,干活不挑的,俺們也要十兩銀子,月錢啥的給他一樣。”

    李亨皺眉,按照他的規劃今天只需要一個木匠,至于一拖三,江南現在不缺流民,誰也不願意多養活幾張嘴費錢。

    李亨正要拒絕呢听到最後說話這個人肚子 轆一聲還是不忍心︰“你家還有三口都是誰?”

    胡大定指了指老漢︰“還有俺爹,俺婆娘和女兒蓮兒,俺女兒也十三了,能干活了!東家只管使喚就是,給口吃的活命就成。”

    李亨有點意外,原本以為是三個人,沒想到這老頭和中年人是一家的,這一下子就是兩個木匠,還附送倆女工?童工?我是在救她!

    “十兩銀子?”

    胡大定見面前的李亨猶豫他張嘴說道︰“要不八兩也行,大官人,您就當行行好,我們啥活都能干。”

    李亨最終還是被說動了︰“好,就八兩,麻煩這位牙人幫忙寫份契約,這家人我買了!”

    牙人見這麼快就做成了這單生意,也非常高興︰“你們也是積了大德了,踫到這位年輕的公子!行了去把那倆喊過來吧。”

    人市這種地方本來應該人越多越貴,但是像他們這種組團一家一起買賣的,一般價格反而不高,為了不至于妻離子散,這些人選擇抱團賣身,但是有幾家能用這麼多人,就算只求一個溫飽也沒多少人願意要。

    買人的也是掐著他們這個命脈所以故意壓價,太平年節這種賣身也不過十幾兩銀子而已,更何況這災荒年。

    牙行早就準備了契約範本,只要填上人名價錢,然後簽字畫押牙行在作保蓋章一份契約就形成了,官牙的身份更是為這份契約上了一道保險。當然要是不要八錢銀子就更好了。

    胡大定的老子叫胡安,媳婦叫胡氏,女兒就叫小蓮,女人在嫁人之前只有一個小名,等嫁人之後冠以夫家的姓為大名。所以小蓮沒有大名。

    一家人長相都普普通通,給李亨最深的印象就是瘦,瘦的脫相,一家人的全部家當只剩下身上的幾個布包。

    胡大定唯唯諾諾︰“東家,我們的木匠家仕都……典當了,還沒有到當期東家要是需要可以贖回來。”

    李亨這才明白之所以選擇賣身,想必就是因為這個吧,畢竟窮的吃飯的家伙都當了,就算想找零活也不能了,總不能讓主家給置辦家伙吧。(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明末大財閥》,方便以後閱讀明末大財閥第5章 人賤不如牲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明末大財閥第5章 人賤不如牲畜並對明末大財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