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家師陳子龍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大杯冰檸檬水 書名︰明末大財閥

    看著胡大定摸出來的當票‘破銅爛鐵木工家具一套值銀三錢。’李亨點點頭︰“走,去贖回來。”

    這家人選擇活當,也是存著念想—等著接到活再把東西贖回來。

    當鋪的鋪面有一人高踮著腳才能看到櫃台,據說是為了給人心里壓力,居高臨下你自然低他一等,方便他壓價。

    掌櫃取過當票氣的直撓頭︰“這上哪找去,都在雜物堆里呢!”

    胡大定當即不干了︰“說好過兩天來贖的,你咋不講信用!”

    這樣的刁民當鋪掌櫃的見的多了︰“鬧什麼鬧!這是你能鬧的地方麼!敢說我們當鋪的信譽!打死勿論!”

    不過看著一邊饒有興趣的看著他的李亨,當鋪掌櫃最善于察言觀色,衣著雖然很普通但是氣度儼然讓人摸不清深淺。

    李亨微笑著︰“陳家當鋪,可是我老師軼符先生家的產業?”

    當鋪掌櫃哪里知道什麼‘軼符先生’是誰?但是他也不敢大言不慚的打壓︰“敢為公子先生名諱?”

    李亨拱拱手︰“家師雲間六子之首姓陳,你既然連軼符先生都不知,說這些也沒什麼用,不過掌櫃的真是做的一手好生意,告辭!”

    掌櫃的不知道軼符先生是誰還能不知道雲間六子之首姓陳的是陳子龍︰“公子慢走,小的是有眼無珠,東西再呢,就是小人疲懶,懶得翻找,我這就親自去給您找去。”

    李亨很滿意這個便宜師傅的威懾力,辛辛苦苦的謀劃要的不就是這個效果麼,現在他恨不得在衣服上繡上‘家師陳子龍’這五個大字︰“親自去就不必了,小事而已,你派人去找就是,我倒是有事要問你。”

    人家已經認錯了,李亨也不必非要裝逼打臉,逼著人家親自去找再禮送出門。

    倒是對于當鋪生意李亨頗為感興趣︰“你這當鋪也能當人麼?”

    掌櫃的擦擦汗︰“公子說笑了,我們這只能當物,這人只有人市能交易,或者插標自賣自身,當鋪可不經營這個。”

    李亨又問道︰“那你這當票如何防偽?如果有人拿著假當票你怎麼分辨?”

    掌櫃的嘿嘿笑著︰“這不是有密押麼,再加上當入賣出的東西我們這邊都有賬本可查,斷然不會被人以假亂真。”

    李亨有點失望,密押就是自己刻的一種印章,當票上和賬本上各蓋一半,到時候能對成整的就代表是真的,辦法很粗糙啊。

    關鍵是李亨看那銀票也是這種密押加上復雜點的套印技術而已,太簡陋不好搞,不過不著急,這事不是還早麼。

    想玩金融沒有銀行怎麼行,一般的工業機械李亨還能靠著業余關注摸索出來,但是你讓他搞變色油墨和水印技術就有點難為人了。

    掌櫃的讓一個叫三兒的機靈伙計帶著胡大定和老胡去後院劃拉去了。

    胡大定進去了,不一會抱著一堆刨子斧頭鑿鋸之類的就出來了︰“公子,東西找到了。”

    李亨點點頭,辭別了當鋪掌櫃,帶著一家四口朝著家的方向走去,一家人跟著李亨懷著忐忑的心情走向未知的命運。

    回到家里,李氏很意外李亨出去一趟怎麼帶回四個人,李亨拉著母親解釋︰“這是我從人市買回來的奴僕。”

    李氏一個踉蹌,奴僕?她們一家自己還欠著一屁股債還買人?

    李亨悄聲說道︰“娘您不用擔心,師傅不是給我錢了麼,我自有打算。”

    李氏嗯了一聲對啊,他兒子有一千兩銀子!

    看著四個下人,李氏端起了架子坐下之後威嚴的開始訓斥︰“我們李家是小戶人家,但是李氏自有規矩,李氏族規欺辱主家鞭一百沉江……”

    下面的一家四口站著听訓,李亨家雖然沒有買過奴僕,但不代表李氏沒有見過。過了一把訓奴僕的癮之後李氏又望向李亨,接下來該怎麼辦?

    李亨揮揮手︰“你們把西側房兩間收拾出來居住,中午先煮一鍋粥養養胃,事情下午在安排。”

    胡大定一家應聲下去,李氏才低聲的問道︰“你準備養這一家子干啥?這一家子餓的皮包骨頭露著青筋的,一看就能吃不少。”

    “呵呵,娘放心,早上不是跟您說了,我要齊家治業,這對父子是木匠,我要把師傅家那一套東西打造出來。”

    扯了陳子龍的虎皮不說在松江橫著走,那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李氏這樣的小戶人家婦人跟陳家那可是天淵之別,李亨一提陳子龍她立刻就不敢辯駁。

    胡家不管心里怎麼感慨,該干的活一樣不敢拉下,李亨家本來就家徒四壁,胡家老小只是簡單的打掃一下就行沒有啥雜物要搬的。

    胡大定收拾完︰“東家我看西廂的床塌了,只要找根木頭就能修好。”

    李亨嗯了一聲︰“先做飯吃飯,吃完飯跟我去買木頭干活。”

    按照大神的圖示,所謂的軋棉機就是兩個不同軸的圓筒,一個是刀齒盤,一個是一個擋板盤,刮刀把棉死從生棉上刮出來,棉籽被擋板擋住。

    刀齒在刮棉絲這邊突出,在另一邊被擋板盤堵住刮掉棉絲,整個脫籽工藝就完成了。

    棉絲被壓成粗棉條,然後棉條被紡成粗棉線,在經過紡紗機上勁,就成為了細棉線,珍妮紡紗機承擔的工序就是把粗線紡細上勁的過程。

    最後就是對織布機改進之後的飛梭織布機,把傳統的人工傳遞的船型織布梭改為由一個框架支撐只需要拉線就能來回跑的飛梭,極大的解放了雙手,使得織布的寬幅和效率都增加了。

    因為人扔織布梭跟框架固定的飛梭是不能比的,畢竟人力有時而窮。

    李亨覺得看過一遍原理動畫之後,自己分分鐘就能搞定這套機械,然後成為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但是制作的時候確發現,光有木匠還不行,這很多零件都要鐵的,顯然李亨不願意這技術外流。

    這就面臨一個問題,在買個鐵匠住哪?鐵匠來了是不是還要起爐子?爐子蓋在哪?

    瞬間發現自己想在家先搞出原型機在說的想法有點想當然了。

    第二天李亨出門先去租房子,華亭縣的房價不高,不過為下一步計劃實施順利,李亨還是要租一個大房子,最好是門面好看的那種。

    找了一圈相中了西街一處三間二層帶後院的房子。房東也是個實在人,開價五百兩銀子一年,李亨扭頭就走,惹不起!

    最後經過商談房東作價二百八十兩銀子一年,嘴里還嘟囔著生意不好做了。李亨都不稀罕搭理他。(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明末大財閥》,方便以後閱讀明末大財閥第6章 家師陳子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明末大財閥第6章 家師陳子龍並對明末大財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