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服就是干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大杯冰檸檬水 書名︰明末大財閥

    李亨抱著丑兒安慰,李氏去做飯。

    李氏吃完晚飯要繼續織布,李亨上前︰“娘,要不我來吧。”

    李氏搖搖頭︰“你是讀書人,要讀書!娘不累,你先睡吧。”

    李亨嘆了口氣,自從背上債務,李氏就夜以繼日的織布希望早日還上錢,避免一家人搬到屯屋的命運。

    李亨提醒道︰“娘,師傅給了我一千兩呢,咱們有錢了。”

    李氏手頓了一下︰“家有銀錢千斗,不如日進分文,況且你師父給你的錢是讓你興業齊家的,怎麼能用來還債?”

    李亨沒法跟李氏掰扯,因為這女人固執起來,根本不講理。

    李亨來大明已經半個多月,混亂的世道,殘破的家庭,本來李亨想一走了之的,但是看著母親日以繼夜的勞作,丑兒哪怕餓的直哭也要省下半碗米粥給他,李亨被感動了。

    只能安慰自己說這世道,外面那麼亂,去那?還要路引呢!

    何以解憂唯有暴富。

    大明正在一步步滑向深淵,這個時候想要保住家就先要保住國,除非李亨想金錢鼠尾,前提還是能熬過這動亂的明末揚州十日,嘉定三屠啥的可就在左近。

    與其把命運交到別人手里,不如拼一把,當財閥不成就算最後投奔鄭成功逃去大琉球老死也不要做滿人的順民。

    反正鄭家在大琉球堅持到了幾十年,現在離明亡還有十年呢,到時候李亨最起碼都六十幾了,大不了鄭家投降之前再往南洋跑。

    不管怎麼說就是不投降!當然最好還是攢錢跟建奴干到底!

    別說現在是崇禎八年,就是崇禎十八年了老子也不服!

    一覺睡到雞鳴。

    松江這邊織戶日出而織日落而息,或者日落而織日出而息總要等到第二天才能交易,漸漸的就形成了這種早市習慣。

    這些天李氏已經習慣這個點李亨出來賣布,她能趁著這個時間睡一覺,到了天明之後再起來織布。

    出了屋子,朝著村里的布行走去,李家莊不少人都陸陸續續的抱著布出來,看到李亨都笑著打招呼。李亨也點頭回禮。

    倒是那些小媳婦都以布掩面嗤嗤笑說著私房話快步離開,當然不是嘲笑李亨,賣布的男人常見,像李亨這麼帥的文面的書生賣布的確不常見。

    李亨不禁感嘆自己無處安放的魅力!

    《孔雀東南飛》上有這麼一句話‘雞雞入機織,夜夜不得息。三日斷五匹,大人故嫌遲。’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我三天能織五匹布!

    當然在松江布一般織戶一日一匹才是正常速度,像李亨家李氏這樣一台織機夜以繼日,日產兩匹也是極限了。

    要是再快了布匹質量不好,反而賣不上價錢。

    李家莊上的收布的是族長的二叔經營,李亨來的時候看著布行門口寫著今日布價每匹四錢二,李亨心中一喜,今天竟然漲了三十文?莫不是有大商家掃貨?

    只是走到近前才听到大家正在門口議論紛紛︰“今天的銀子是折七呢!”

    “是啊,還不如直接換生棉的。”

    “生棉也漲了,今天三十文了,棉紗今天一斤一錢四了。”

    李亨听完之後也跟著皺眉,每匹布四錢二,折七錢的意思就是說一兩銀子含銀七成,相當于每匹只賣了二錢九。

    標準的松江布一匹需要二斤棉紗,既然收布是折七,棉紗也是折七出的,那麼棉紗一斤相當于九十四文。也就是今天一匹布才掙了一百零二文。

    ,買生棉是便宜一些,但是生棉需要脫籽,然後紡紗最後才能織布,前前後後要三五天才能織一匹布,拉平均了還不如直接買棉紗織布掙得多。

    二叔收布為啥銀子用的折色都不同,還不是買家牙行給的銀子折色的不同了。

    這又涉及到另外一個體系,官府的官銀自然是十成的,但是拿著官銀買布的九邊官將還有官府皇家的差吏又不跟小民買布。都是通過牙行中轉。

    這里面的彎彎繞可是大了去了,牙行既賺了買賣的差價又賺了百姓銀子折色的差價,肥的流油。

    真正的布商給的價格倒是好一點,但是這些年動亂加上關卡厘金繁重,僅僅從松江到揚州這一段就有九個稅卡,來松江府的內地布商越來越少了。

    听北面回來的人說臨清那邊的布行已經倒閉了七八成了,生意越來越不好干了。

    雖然對價格不滿意,但是李亨還是賣了布換了生棉,因為折七銀子很多商戶都是不要的,即使納稅的時候朝廷也不認,所以李亨換了六斤棉紗八斤生棉和十四文錢回家。

    本來應該是十六文的,不過昨天丑兒念叨冰糖葫蘆,李亨還是在早市上花了兩文錢。

    回去的路上,李亨心里又算了一遍,每天也就是二錢銀子左右的收入,一個月能有六兩銀子的收入,如果雇佣一個織工一個月去掉管飯的開銷還有一兩銀子工資還能賺一兩多。

    如果老板在黑心點壓榨的狠一點,還能掙的更多,反正現在流民多得是,只要你有織機就能賺錢,這也是松江很多織布作坊的經營模式。

    秋稅的時候李家還要承擔四兩銀子的田賦,盡管這些田已經被李亨的便宜老子賭輸掉了,但是田沒有了稅還在。

    除了田賦之外李家還有丁役稅一點四兩,折色銀七錢,火耗銀三錢,再加上其他雜七雜八的總之春秋兩稅李家要上交十五兩以上的銀子。如果是折八的銀子上繳就是二十多兩。

    像李氏這樣拼命的不多,普通百姓一日一匹才是常態,一家人一年開銷還要十兩,只有丈夫在幫忙紡紗或者分班織布才能維持生計。

    如果夫妻兩人肯吃苦,在租幾畝田地,一年攢個一二十兩還是有可能的,這里可是大明最繁華最富裕的地方,百姓也不過如此。

    回家的時候,丑兒正在門檻上雙手托腮看著他來的方向,看到李亨立刻飛奔而來︰“哥!吃飯了呢,快呀快呀!丑兒等的好辛苦呀!”

    李亨笑著摸摸丑兒的頭︰“丑兒是在等哥哥麼?那哥哥獎勵你一個好吃的好不好?”

    丑兒欣喜的期待著點頭︰“好呀好呀!”

    李亨從提棉紗的手里拿出冰糖葫蘆。十多斤的棉花面紗紗單手提還是挺吃力的,就是為了藏著冰糖葫蘆好給妹妹一個驚喜。

    “呀!是冰糖葫蘆!娘!娘!冰糖葫蘆!你吃……”

    李氏也笑著走出來︰“今天怎麼多買了棉紗?快放屋里吃飯吧。”

    李亨提著棉紗進屋︰“今天的折七銀不好兌,我就都換了棉紗生棉,明天就不用買了。”(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明末大財閥》,方便以後閱讀明末大財閥第4章 不服就是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明末大財閥第4章 不服就是干並對明末大財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