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在陽間搞陰間操作!

第一百二十五章 肉身向未知之地進發!

類別︰網游小說 作者︰米青磳蚧銴態 本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肉身向未知之地進發!

    麋鹿神殿,後花園。

    宙斯、卡絲塔莉雅以及一眾祭司靜靜地在魔法陣旁邊等待。

    姜律進入魔法陣以後已經差不多快三十六個小時了,期間卡絲塔莉雅甚至還去面試了十幾個小時的平民先驅候補。

    宙斯也中途離開了兩次,為了回家去給地下室的人喂食,讓人不至于被餓死。

    如今,即將到魔法陣開啟的極限時間,他們都感到些許緊張。

    一方面是因為他們都渴望找到麋鹿女神所在的位置,另一方面自然是因為姜律是他們目前最後的希望。

    作為麋鹿神教神性最深的人,卡絲塔莉雅每半年都會到神殿閉關一次,嘗試溝通麋鹿女神,但每次別說在未知之地探索到足夠廣袤的區域,甚至經常待不滿十個小時,就會因為體力不支被迫退出來。

    這導致雖然耗費了大量構築魔法陣的材料,也從來沒有得到任何喜人的回報。

    所以如果姜律這次還是無法釘下錨點,那就意味著這一次選拔出來的先驅大概率又是到未知之地送死的。

    正因如此,姜律此行的結果對麋鹿神教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當他們看到姜律很輕松就突破了卡絲塔莉雅在里面呆的最長時間的記錄,都是十分激動的。

    但隨著最終的時限越來越近,魔法陣的光亮越來越微弱,姜律也還是始終沒能出來。

    到了這個時候,差不多快一天前的激動便早已經被沖散,幾乎所有人心里都已經有了大概的答案。

    “如果他早一個月出現就好了.”

    卡絲塔莉雅不由得嘆息一聲。

    在她看來,光是能在里面呆滿三十六個小時,已經足以證明姜律是有能力找到麋鹿女神的,缺的只不過是時間而已。

    可就在這時,大祭司注意到了魔法陣竟然出現了異動。

    “等一下。”她叫道︰“有反應了!”

    她的話音剛落,散發著乳白色光芒的魔法陣便開始逐漸向蔚藍色變化。

    藍色的線條開始自符文中浮現,構成了一個小巧的六芒星。

    卡絲塔莉雅一愣,旋即大喊︰“快記錄下來!這就是坐標!”

    祭司們甚至來不及仔細端詳,便使用各種魔法道具,將其囫圇拓印了下來。

    也就在六芒星上的晦澀難明的符號完全被祭司們記錄下來的時候,姜律也回到了希柏里爾。

    看著周圍的一切,姜律只覺得恍如隔世,竟一時有些適應不了如此真實具象的世界,久久不能平靜。

    “你做到了!老天!你找到了麋鹿女神!”卡絲塔莉雅激動地吶喊。

    從最開始的希望到姜律進入未知之地後的緊張,又從緊張到姜律突破了記錄似的激動,再從激動到臨近時間還遲遲沒有回應的失望,最後在即將失敗時又出現了能夠扭轉一切的機會。

    心情的大起大落讓所有人仿佛在坐過山車,興奮到顫抖的卡絲塔莉雅才不管姜律現在是個什麼狀況,激動到抱住他便獻上了熱吻。

    所有人都無比高興,因為麋鹿神教的先驅很快就能見到麋鹿女神,並且繼續從未知之地帶回各種高效而神秘的資源。

    這次和以前還都不一樣,以前大家都能帶回好東西,但現在卻只有麋鹿神教能做到,這意味著什麼自然不必多說。

    本就已經是鮮有對手的麋鹿神教,很快就要獨佔希柏里爾的鰲頭了!

    只有宙斯,對他們的喜悅並不感興趣,他只注意到,姜律的表情似乎不大對勁。

    “我在里面待了多久?”姜律推開卡絲塔莉雅,問道。

    “三十五又半個小時。”大祭司回答。

    卡絲塔莉雅則迫不及待地詢問道︰“麋鹿女神她說什麼了?”

    “他倒是”姜律想了想︰“也沒有說什麼,就是說她現在遇到了點麻煩,需要我幫助他。”

    “果然!我就知道!”卡絲塔莉雅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當然,我們當然會幫助她,作為她忠誠的信徒,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傾盡所能幫助她嗎?”

    “呃不是你們幫助他,是我幫助他。”

    姜律解釋道︰“他遇到的麻煩很嚴重,神力弱小的人是無法幫到他的,所以他給錨點加了限制,如果達不到他的要求,是會迷失在未知之地的。”

    “那麼要求是什麼?”

    “要求就是,只有我能去。”

    “這”卡絲塔莉雅有些不甘心︰“可是這麼多先驅,除了�SΩ靡滄苡腥四馨 剿陌桑俊br />
    “你可以嘗試一下。”姜律聳聳肩。

    卡絲塔莉雅和祭司們面面相覷。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提供一份書面上的,關于你和麋鹿女神對話的所有內容的描述。”卡絲塔莉雅說道。

    “這個沒問題。”姜律點點頭,然後故作疲憊的模樣︰“但是現在我得找個地方休息一下了,這次旅行對我的消耗實在是太大了,明天怎麼樣,明天一早我就給你。”

    姜律都這麼說了,卡絲塔莉雅只好勉為其難地妥協。

    “當然,我第一次進去的時候也嚇了一跳。”

    她先是安慰著姜律,然後又提醒道︰“盡快將對話的內容交給我,距離星空之門開啟只剩下四天了,如今所有的先驅都已經選拔完成,我們需要你提供的信息來盡快做出計劃上的調整。”

    “好的。”

    “那麼,我們還需要破譯你帶回來的坐標,我就不送你了。”

    “嗯。”

    姜律點點頭,快步叫上宙斯離開。

    才剛走出神殿,宙斯便開口︰“我猜是出事兒了。”

    “你怎麼知道?”姜律有些奇怪。

    “你的表情一直不太對,行為也有些古怪。”宙斯拍拍姜律的肩膀︰“如果真的是圓滿搞定了,你絕對不會是這樣的表現,應該早就開始敲竹杠了索取好處了。”

    “嘖”姜律咋舌,旋即便說起了在未知之地鬧出了烏龍的事兒。

    听完姜律的描述,宙斯也不免有些驚訝。

    “這也太離譜了。”他皺起了眉頭︰“諾登斯為什麼會讓你出現親近的感覺?”

    “我不知道。”姜律先是搖搖頭,但又感覺不解釋一下總有點奇怪的感覺,于是又改口,像是剛想起來似的,避重就輕地道︰“哦!有可能是我以前到處亂竄,和這些古神或者外神什麼的染上了什麼聯系。”

    “有這個可能。”

    宙斯嘆了口氣。

    他也覺得這是最合理的解釋,以姜律的搞事能力,現在剛剛復活,還如此弱小就能四處亂竄,甚至跑來了希柏里爾。

    這要是放在以前他還很強大的時候,帶著好奇什麼都去戳兩下踹幾腳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兒。

    “那現在可怎麼辦啊?”宙斯有些郁悶︰“諾登斯可不是好惹的家伙,你答應了他的事兒,如果反悔,搞不好可是會被記恨上的。”

    姜律一愣︰“你知道諾登斯?”

    “嗯”宙斯回憶道︰“我最初還是從波塞冬那里听說了他的名字,當時他神秘兮兮地告訴我,在世界的另一面,一個由夢境和投影構成的世界,有一個和他一樣使用三叉戟,掌管大海的神明。

    那時候我剛剛成為奧林匹斯的神王,正是覺得自己無所不能的時候,便想要佔領那個世界,于是我設法找到了進入那里的通道,我記得那是一個食尸鬼巢穴,迫使食尸鬼為我打開隧道後,我就大搖大擺的進去了。”

    “然後呢?”

    “然後我就回來了啊。”對于那場戰斗的結果,宙斯顯然至今還覺得莫名其妙︰“我都不知道我什麼時候開始做夢的,總之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回到奧林匹斯山了。”

    “這麼說,他比你要強?”姜律有些被嚇到了。

    “不知道。”宙斯搖搖頭︰“我從來沒和他真刀真槍地拼過,而且那次事件也不過只是一場誤會,我在之後多次通過那些食尸鬼和他進行過交流,現在我們已經冰釋前嫌了。”

    “打不過就是誤會是吧?”姜律吐槽。

    “倒也不能這麼說,你要知道,當一個人努力的時候,整個世界都會幫他。”

    宙斯嘆了口氣︰

    “我去到了他的主場,相當于整個世界本來就在幫他,所以只要他稍微努努力,在我不了解他的情況下讓我著了道,也是可以接受的事。”

    “你不覺得輕而易舉就能讓你著道本身就已經說明了很多嗎?”

    听著姜律無情地揭露事實,宙斯沉默了一會兒。

    “你要願意這麼想我也沒辦法。”他幽怨地盯著姜律,並且仗著諾登斯並不會輕易離開幻夢境,囂張地道︰“所以我就說了跟主場有關,不信你讓他來奧林匹斯山,你看我干不干他就完了。”

    “好好好。”

    姜律像哄小孩子似的點頭,然後開始和宙斯商量接下來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宙斯面露無奈︰“只能去了啊,你都答應他了,除非你想被他記恨上,可別怪我沒提醒你,他可小心眼兒了,你都不知道我當時為了穩住他,廢了多少功夫。”

    “那只能不通過麋鹿女神來辦事兒了。”

    姜律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自我安慰道︰

    “反正對我來說,目的是為了找到星空之門失去所有錨點的原因,既然諾登斯也能釘下錨點,說明他對星空之門也有足夠的了解,並且他比麋鹿女神還要更加強大,肯定也能給我提供更多幫助。”

    宙斯听著姜律的話,先是點了點頭,可听到了麋鹿女神的名字後又突然反應了過來︰“誒對,差點把這個忘了!”

    他不滿地沖姜律嘟囔︰“你的目的是能達到了,但是我缺的營養去哪補啊?我就是為了這個才來的啊!”

    “實在不行讓諾登斯幫我們找唄。”盡管姜律也不確定能不能從對方那里得到幫助,但為了穩住宙斯,他不得不先畫起了大餅。

    “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宙斯嘆息一聲︰“真是倒霉,你招惹的麻煩結果要連累我一起遭罪。”

    “什麼時候透不上批也能說成遭罪了?”

    “你個自由的現充懂個寄吧?”宙斯憤怒地將黃秀娥塞給姜律︰“給,你的貓!”

    他的表情里藏了許多辛酸,不過姜律並不能感同身受。

    因為和赫拉相比,伊希娜實在太過貼心了。

    嚴格算起來,由她創造的信使就相當于她的女兒,作為一個能接受母女�S的溫柔妻子,偉大自然無需多言。

    “不過.”宙斯開口︰“你不該跟卡絲塔莉雅說這麼多的,其實你剛剛裝作形勢一片大好的樣子會比較好。”

    “為什麼?”

    “從她的眼神就能看出來了。”宙斯解釋道︰“很顯然,她是那種剛愎自用,渴望將權力握在手里的人,沒有什麼能阻止她對權力的需求,也沒有什麼能讓她放棄到手的機會。

    你告訴她只有你才能到達錨點標記的地點的時候,她臉上明顯閃過了失望,但她仍然讓你將和‘麋鹿女神’的對話全部復述出來。

    相信我,不管你給她提供什麼證據,她都會固執且強硬地選擇將所有先驅都送進星空之門的,甚至搞不好她自己都會進去。”

    “不至于吧.我都告訴她了達不到要求的人會死的,難道她會懷疑我?”

    “兄弟,甚至沒有錨點的時候她都想著把所有先驅送進去踫運氣,你覺得現在連錨點都有了,她反而會退縮麼?風險是那些先驅在承擔,對于她來說,能看到的只有機遇。”

    宙斯十分肯定地下了定論︰“瞧著吧,無論如何她肯定都會這麼做的,她就是這樣的人,這無關懷不懷疑你,對于他們這些各大神殿的掌權者來說,有時候即便明知道是送死,也會去踫那渺茫的運氣的。”

    對于宙斯的分析,姜律完全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這一點我倒確實沒想到。”姜律苦笑︰“我的本意其實是透露一部分事實,以此減少不必要的犧牲,但我沒想到這反而可能會更加堅定她的決心。”

    宙斯表情復雜地攬住姜律的肩膀,安慰道︰“這不是你的錯,事實上,你這次的確讓我有些驚訝,換做是以前,你對死亡並不會這麼敏感的,看來這次重生讓你變了不少。”

    “啊那倒也不是。”姜律笑道︰“其實只是因為我琢磨著從麋鹿神教開始傳教,將麋鹿神教變成我的形狀,所以對我來說這些精挑細選出來的先驅都是我以後的財富,覺得他們死了有點心疼。”

    “呃”宙斯愣了一下,然後松開了姜律的肩膀,欣慰道︰

    “歡迎回來!我的好兄弟!我差點以為你要離我而去了。”

    說話間,兩人已經回到了宙斯的公寓。

    地下室的門已經打開了,姜律往下看了一眼,里面已經空空如也。

    宙斯順手關上了地下室的門,漫不經心地道︰“在魔法陣旁邊等你太久了,我第二次給他喂食的時候,發現他的雙腿已經壞死了,所以我只好悄悄把他丟到了診所門口。”

    如果是女孩兒,善良的姜律會提出用治愈之力讓她重新擁有雙腿,但現在已經知道宙斯關的是男娘了,姜律也只能坐到沙發上然後敷衍地點點頭︰“哦,算他倒霉。”

    “不說這個了。”宙斯倒了兩杯水坐下,然後轉移了話題︰“你快寫卡絲塔莉雅讓你提交的報告吧,寫完我們去看鋼管舞。”

    “這個.”姜律猶豫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不急。”

    “什麼不急?”宙斯不安地抖動著腿,就像是戒斷反應發作似的︰“我可太急了,為了幫你看貓,我不敢讓她離開我的視線超過十秒,整整三十六個小時,我幾乎和她形影不離,我現在急需補充精神食糧!”

    “我不是說去看鋼管舞不急,我的意思是我不打算寫什麼報告了。”

    “為什麼?”

    宙斯詫異︰“那你怎麼應付卡絲塔莉雅呢?隨便寫寫也行啊。”

    “我其實已經不需要她了。”姜律聳聳肩︰“反正不管寫不寫,她都會一意孤行不是嗎?”

    “不需要她了?”宙斯疑惑︰“你把她踢開,那誰帶你進入星空之門呢?”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

    姜律也不裝了,微笑道︰“重生後,我學會了一個絕活,你听說過概念系能力嗎?”

    “沒有,那是什麼?”

    “我可以打開世界上所有的門。”姜律翹起二郎腿,靠到了沙發靠背上,歪嘴笑著︰“現在有了錨點,也有神官的金邊徽章,我完全可以隨時到中心神廟自己打開星空之門。”

    “真的嗎?”宙斯魯豫臉︰“我不信。”

    “喲呵你還不信。”

    姜律伸手一指,兩人進屋後上了鎖的公寓房門便自動打開。

    “啊?”宙斯震驚︰“你來真的啊?”

    “都跟你說了,無敵的。”姜律得意地笑著︰“甚至一些不是門,但擁有門的概念的物體,我都可以無條件打開。”

    “那是不是肛門喉嚨宮門你也可以打開?”宙斯激動地問。

    “你簡直就是世界上的另一個我!”姜律因為被理解而一陣感動。

    “那麼我們趕快去看鋼管舞吧!”宙斯等不及了,嗨到了極點︰“我已經迫不及待地看到那些舞娘在舞台上噴出來了!哈哈,旋轉音樂噴泉!簡直太他媽的酷了!”

    “好好好!”

    姜律先是點頭,然後想到了什麼,立馬變了臉色,嚴肅地道︰

    “啊不行”

    “為什麼?”宙斯臉色一變。

    “有冷卻的,我剛剛為了向你證明已經開過了一扇門,所以得等二十個小時我才能再次使用,干,現在星空之門也去不了了。”

    姜律憤怒地一拍桌子,然後突然又是話鋒一轉,嬉皮笑臉道︰“不過講道理,這好像是我開的第一道正兒八經的門。”

    “你他媽的為了向我證明,就用掉了一次如此寶貴的機會?!”

    宙斯發起癲來連自己都罵︰“我算個什麼東西,也配讓你用一次這種神技?!二十個小時!二十個小時?!這二十個小時我怎麼熬?!”

    “呃”姜律無奈地道︰“其實就算二十個小時到了,我也會優先打開星空之門的。”

    “你真該死啊!”

    觀看鋼管舞的體驗並不理想。

    因為整個過程宙斯一直悶悶不樂。

    他盯著第一排的一個光頭,憤恨道︰“我本該看到他面前那個舞娘噴到他臉上,把他變得像是一個籃球!”

    “為什麼是籃球?”姜律問。

    “這樣我就可以跟他旁邊那位美麗的女士發生關系然後把一切推給科比布萊恩特。”

    宙斯聳聳肩︰“你知道的,當科比和籃球同時出現的時候,大家都會去看籃球會如何運動,而不會有人去看那張臉到底是不是來自于科比。

    我只要大喊一句“看吶科比復活了”然後大家就會把去看那個滿頭都是屎的人在台下上跳下竄並把那當作神跡,至于科比有沒有強健過某人,沒人會關心。

    該死的,他簡直就是球迷們的信仰!”

    “你真是個天才。”姜律稱贊道︰“那麼我會趁那個時候跳上台跟舞女發生關系。”

    “但是她才剛剛噴射過!”

    “我知道,但是我會假扮成邁克爾杰克遜跳他的beat it,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他每跳一會兒就會摸一下襠。”

    姜律模仿著舞蹈的動作蹭了兩下︰

    “只要隨時清理那就不是問題,而且他們一定會把這當作表演的一部分,因為科比都復活了,j復活也沒什麼不可能的。”

    &nj,我不希望你開他的玩笑。”

    “你剛剛在開玩笑?!”姜律震驚。

    “?”

    “好吧,但是現在說這些都沒有用了。”姜律岔開了話題︰“我的能力還在冷卻,等到我能夠用上它的時候,應該是開星空之門。”

    “現在還有多久?”宙斯問。

    “還差十九個小時一十分鐘。”姜律回答。

    “好吧,還是安心看鋼管舞吧。”

    “嗯。”

    過了一會兒,宙斯突然問︰“所以你真的不打算先用在她們身上嗎?我們還有四天時間,很充裕了。”

    “不可能。”

    姜律堅定地拒絕道︰“我無論如何都不會把時間浪費到無用的地方的,我現在身負重任。”

    “不如我們各退一步,你表演一次,然後我答應和你把剛剛我說的那些變成真的。”宙斯開出了條件。

    “兄弟,我已經說了不可能了,你知道不可能是什麼意思嗎?”

    “隨便吧。”宙斯聳聳肩︰“搞得我好像多想看似的,為了這點事兒我至于對你卑躬屈膝麼?”

    “那就行。”

    “其實我本來也可以隨便做到的,並不是說非你不可。”

    “嗯嗯。”

    “有沒有人說過你有點裝?”

    “嗯?”

    “算了,本來也不是很感興趣。”

    “你開始了是吧?”

    “反正還有十九個小時,i can do t day。”

    “希臘隊長為什麼說英文?”

    <πopναtokναutλημpα。”

    扎爾區,執法局。

    辛西婭一早就來到了審訊室換班。

    差不多審訊完了的同事將審訊本交給了辛西婭,然後打著哈欠離開了審訊室。

    辛西婭沒有第一時間查看罪犯,而是坐下開始查看案件的內容。

    【兩名罪犯于昨晚在“歌碧”夜總會趁著演出失誤鋼管舞者在跳舞時拉肚子)的時候,分別與鋼管舞者和一名觀眾發生了關系,擾亂了演出的正常進行。

    期間一人跳著奇怪的舞蹈,一人高喊“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追求更加完美”“低頭不是認輸,是要看清自己的路;仰頭不是驕傲,是要看見自己的天空”等話語。

    罪名︰擾亂公共秩序

    由于鋼管舞者和觀眾事後替罪犯求情,建議酌情判決

    建議量刑︰二十三年

    嫌疑人︰姜寶•丁真,奧斯】

    “嗯?!姜寶?!”辛西婭猛地抬頭。

    “姜寶在隔壁。”宙斯揮了揮手,露出燦爛的笑︰“我還記得你,美麗的執法官。”

    在宙斯隔壁,姜律盯著需要畫押的文件,感到不可思議。

    “我還以為我們受到的指控會是違背婦女意願!”

    “哈?這算什麼犯罪?”執法官冷笑︰“除非你在舞台上迫使一只猩猩把火把插進普羅米修斯的菊花,不然沒有什麼罪名是比打擾一幫想要在看完表演後和身邊的人發生關系的權貴更嚴重的了。”

    “可是就因為這個就判我二十三年?!”

    “你會在牢里想清楚一切的,人渣!”

    “但我是麋鹿神教的神官。”

    “你被釋放了,祝你生活愉快,神官大人!”

    站在執法局門口,姜律第一次感受到了神官在希柏里爾能夠享受的特權。

    很快,宙斯也被辛西婭送了出來。

    “一起喝一杯嗎?”姜律問道。

    辛西婭慌張地搖搖頭︰“不不了,我還有事。”

    說完扭頭走回了執法局。

    “你怎麼出來這麼久?”他問宙斯。

    “在亮出神官徽章前,我試圖修補你和她的關系,讓這件事以及之前的事在她心里不至于扣你的分。”宙斯回答道。

    “你不用做到這種程度。”姜律滿不在意地問︰“她說什麼了嗎?”

    “她說讓我提醒你,那個舞女身上有傳染病。”

    姜律愣了一下,開始查看個人信息,果然發現狀態欄上出現了很多條目。

    “居然還有我沒見過的病?!”

    “嚴重嗎?”宙斯關心道。

    “還好,才二十多種。”姜律不以為意︰“伊希娜會幫我的,愛情可以治愈一切疾病。”

    “太好了。”宙斯看看時間︰“距離星空之門開啟還有兩天半,應該還有三個小時你的冷卻就要結束了,現在去中心神廟剛剛好。”

    姜律點點頭︰“別急,我回家帶上娥娥。”

    “帶她有什麼用?”宙斯不解。

    “你一個廢神和我一個廢人,不帶上娥娥我們哪來的戰斗力?”

    姜律笑了笑︰“雖然她在陰間之外會受到一些限制,不過也足夠我們應付大部分意外了。”

    “我還以為她是淑女。”

    宙斯嚇了一跳︰“我居然被女孩兒給騙了?”

    姜律一想到馬上就要去征服未知之地,心中頓時一片豪邁︰“好了,接下來就稍稍拿出一點神明的氣勢吧!我根本想不到,你我二人聯手,誰能攔住我們?”

    十分鐘後,兩人被查到宙斯住址的卡絲塔莉雅的人攔了下來。

    早安,元旦節稍微放松一下,天天一萬字太累了,等我調整狀態,哥幾個等我回來

    (本章完)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加入書簽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把《不許在陽間搞陰間操作!》,方便以後閱讀不許在陽間搞陰間操作!第一百二十五章 肉身向未知之地進發!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不許在陽間搞陰間操作!第一百二十五章 肉身向未知之地進發!並對不許在陽間搞陰間操作!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