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在陽間搞陰間操作!

第一百二十四章 在未知之地尋求麋鹿女神是否搞錯了什麼?(1w)

類別︰網游小說 作者︰米青磳蚧銴態 本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在未知之地尋求麋鹿女神是否搞錯了什麼?(1w)

    當天下午,按照和卡絲塔莉雅的約定,姜律如約來到了麋鹿城堡。

    宙斯說要帶黃秀娥去吃點希柏里爾的特色菜,姜律讓他發誓就是單純喂食以後,這才把黃秀娥交給了他。

    在主教的起居室,姜律見到了卡絲塔莉雅。

    卡絲塔莉雅剛剛面試完所有的神官,又和考官們整合完所有神官的成績,這會兒正是疲憊的時候。

    在姜律來之前,她剛剛洗過了澡,正穿著絲綢睡衣坐在沙發上,將濕潤的頭發披散在肩上,翹著腿飲著烈酒,靜靜地等待著。

    “坐。”

    卡絲塔莉雅微笑著朝姜律示意。

    于是姜律坐到了她對面的沙發上。

    可這顯然不是卡絲塔莉雅想要的。

    “我是說坐到我邊上來。”

    “真麻煩。”姜律嘟囔著起身,坐到緊挨著卡絲塔莉雅的位置。

    卡絲塔莉雅便將上半身側向姜律,並順勢把腿搭在了姜律的大腿上。

    “他們說你不是希柏里爾人?”

    “我是臧族人。”

    “那你一定沒有喝過茴香酒。”卡絲塔莉雅媚笑著,飲了一口酒杯中的白色烈酒,而後朱唇半啟,等候著姜律采擷。

    姜律猶豫了一下,勉為其難地點點頭。

    “我不勝酒力,還是讓我兄弟先嘗嘗吧。”

    說著開始脫褲子。

    卡絲塔莉雅醞釀的氛圍一下被打破,沒繃住一口酒噴了出來,然後開始劇烈咳嗽。

    “我不是在說這個!”

    酒精味兒充斥著卡絲塔莉雅的鼻腔,高純度的烈酒從她的嘴巴和鼻孔往下流,因為劇烈的刺激,導致她滿臉通紅,鼻頭滿是火辣辣的刺痛,連帶著眼淚也流了下來。

    這一幕觸發了姜律的條件反射。

    “咽下去!不準吐!”

    “啊?”

    見卡絲塔莉雅滿臉痛苦,姜律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

    他開始道歉︰“對不起,看來我的pbsd又犯了。”

    而這時卡絲塔莉雅也稍微緩過來了點,有力氣詢問︰“那是什麼?”

    “postbojob stress disorder。”姜律嘆了口氣︰“口後應激障礙。”

    雖然卡絲塔莉雅沒听說過這種病,但還是關切地問︰“很嚴重嗎?”

    “暫時無藥可治。”

    “噢願麋鹿女神庇佑你。”

    姜律悲傷地點點頭︰“謝謝�瞴@氯岬娜恕!br />
    以為是自己無意中喚起了姜律的某些痛苦的回憶,自責的卡絲塔莉雅岔開了話題。

    “我沒想到,你居然可以不靠我的幫助就通過先驅的面試。”

    姜律看了看四周︰“我也沒想到你這麼大了還跟你爸住一塊兒。”

    卡絲塔莉雅表情一滯︰“你為什麼會這麼覺得?”

    “這里是主教的起居室啊,你沒有自己的房間不是嗎?”

    “不,不是這樣的。”

    卡絲塔莉雅解釋道︰“我的父親正在中心神廟和其他教派的主教準備著星空之門開啟的事宜,而他不在的時候,就由我代管麋鹿神教的所有事務。”

    說起星空之門的事,卡絲塔莉雅突然變得有些心情低落,不過她似乎並不想把原因分享給姜律。

    “你心情不好?”

    姜律問道。

    卡絲塔莉雅搖搖頭︰“沒有啊。”

    “可是你的尾巴從剛剛開始就沒怎麼動。”姜律也不避諱什麼,一把抓起了她毛茸茸的獅尾揉捏起來。

    卡絲塔莉雅也不作什麼抵抗,順勢攀上了姜律。

    “所以大部分時候我都會把它藏起來,因為有它在的時候,我很難隱藏好我的情緒。”她輕聲道。

    “你不需要隱藏的。”姜律湊到了卡絲塔莉雅的耳邊,用牙齒輕輕廝磨著她的獅耳。

    姜律的本意是想通過瓦解她的意志,誘使她說出一些關于星空之門的事。

    但很可惜的是,其中分寸他沒有把握得太好,于是有些過猶不及了。

    于是卡絲塔莉雅突然撲倒了姜律,露出兩顆獠牙。

    “噢!該死的,你怎麼會這麼熟練?我已經按捺不住了!”

    她狂化了。

    並且糟糕的是,這次周圍沒有其他人,卡絲塔莉雅並沒有刻意抑制狂化的進程,這導致她現在身上獅子的元素比人類的元素佔比還要更多。

    並不僅僅是只有一些獅子的特征了,甚至一部分身體結構都發生了改變。

    姜律本能地想要推開卡絲塔莉雅,但只是伸手觸踫到她的一瞬間,就意識到了什麼,然後手掌開始顫抖著往下滑,最後觸電似的收了回來。

    “臥槽!四個?!”

    正是這短暫的驚訝,讓卡絲塔莉雅抓住了機會,跨坐到了姜律身上,開始仰著身子往脖子上倒酒。

    姜律的衣物很快就被野蠻地撕開,這種前所未有的感覺讓姜律明明有能力阻止,但想了想還是覺得來都來了,就參與一下好了。

    據不完全統計,雌獅平均每兩年發.情一次,持續時間大概一個月左右,處于這個時期時,每天甚至可進行多達近百次行為。

    當然,卡絲塔莉雅是亞人,並不能完全用獅子的習性作為常理來推測她的行為邏輯。

    因為她還有一半是人類。

    所以對于卡絲塔莉雅來說,並不存在發.情期的說法,因為每天都是發.情期。

    換而言之,只要來感覺了,隨時就能切換戰斗模式。

    這就能解釋為什麼強壯如金牛族亞人中的佼佼者,也會英年早逝了。

    但好在姜律也並非等閑之輩。

    他完全應付得來!

    並且由于姜律對于新鮮事物的好奇,卡絲塔莉雅的狂化異變非但沒有讓他抗拒,反而變著花兒想方設法地試圖讓她變得更夸張一些。

    等到姜律終于膩了之後,卡絲塔莉雅早就已經被打得現出了原形。

    她的下巴枕在沙發靠背上,腦袋微斜,雙手從身體兩側無力地垂下,分開腿跪在沙發上,疲憊地坐在腳後跟上,耳邊一陣滴滴答答聲。

    而姜律,則坐在一邊,喝起了酒。

    事情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卡絲塔莉雅便開始逐漸褪去了狂化,那時候的她已經開始重新恢復理智了。

    剛開始她還是非常滿意的,可漸漸的她就發現不對勁了。

    昨天的姜律還只不過是靠著那模樣奇怪的小玩具才能取悅自己,怎麼今天什麼道具都沒用,竟然還能在自己完全狂化了的情況下游刃有余?

    更糟糕的是,他好像越戰越勇了。

    于是卡絲塔莉雅急忙試圖用正事分散姜律的注意力,將本該在結束後的溫存時光再談論的關于溝通麋鹿女神的事情告訴他。

    在听到卡絲塔莉雅提到這件事的時候,姜律的理智告訴他應該仔細听一听。

    但姜寶不听。

    卡絲塔莉雅見他不管不顧,自然也急了,開始更大聲地、斷斷續續地向姜律單方面講述。

    結果本該很浪漫的獨處變得更像是刑訊逼供了。

    卡絲塔莉雅就像那個被嚴刑拷打的囚犯。

    【停!停下來!我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你了!我發誓我沒有隱瞞!】

    【哈!我才不信呢!】

    但姜律還是多少有點正經在身上的,卡絲塔莉雅的不斷重復和強調倒是也讓他听進去了一些,勁頭兒散過去之後,他也開始認真考慮起下一步的行動。

    可惜兩人配合得不是太好。

    誰知道這邊姜律剛剛稍稍給了卡絲塔莉雅喘息的機會,那邊的卡絲塔莉雅竟然又適應了,就像運動員那樣,破完一個記錄總是會想著再去沖擊下一個記錄,好強的女強人卡絲塔莉雅也是這麼想的。

    她為了迫使姜律不遺余力,又開始故意賣關子,故意藏著姜律關心的事兒不一次性說完。

    于是畫風又開始改變。

    【說!你說不說?!】

    【這樣的程度就想讓我開口?不要小看了我的意志力啊!】

    所以等到兩人都拿到了滿意的結果,情況就變成了現在這樣。

    姜律一杯酒下肚,又完全恢復了精力。

    他從沙發上起身,來到主教的衣櫃前,在里面隨便找了身衣服換上,然後就目標明確地朝著大門走去。

    “你自己處理一下吧,我得去嘗試溝通一下麋鹿女神了。”

    “嗯嗯.”還保持著那個姿勢一動不動的卡絲塔莉雅無力地哼唧著。

    姜律在前往神殿的街上遇到了宙斯。

    事實上宙斯早就在這里等他了。

    他正坐在街邊的長椅上,抽著煙發呆。

    黃秀娥趴在地上,好奇地擺弄著宙斯扔掉的煙頭,樂此不疲。

    姜律看著自己當作掌上明珠的娥娥就這麼被宙斯放養,一時有些氣不打一處來︰“你就是這麼照顧我的貓的?”

    听到聲音,宙斯這才從走神的狀態下回過神來︰“謝天謝地,你終于出來了,壞消息,你的貓生病了。”

    “她怎麼了?”姜律緊張地抱起黃秀娥開始查看她的精神和狀態。

    “我去了一家寵物店,找商人要了只三花母貓,想讓它爽一把,這可是貓中的極品,但是你猜怎麼著?它居然完全不感興趣!”

    宙斯憐憫地看著黃秀娥︰“可憐的孩子。”

    姜律面無表情地把黃秀娥放到地上︰“你是不是有病?”

    “不,不是我有病,是你的貓有病。”宙斯以為姜律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解釋道︰“作為你的兒子,我的干兒子,它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可以重開了。”

    “她也是母貓!”

    “我還以為它把xx藏起來了。”宙斯恍然大悟,嚴肅道︰“既然是干女兒,那我可就不能讓那些骯髒的東西踫她了。”

    “這倒沒什麼問題。”姜律也點點頭。

    兩人一起坐下抽起了煙。

    黃秀娥趴在地上,好奇地擺弄著姜律和宙斯扔掉的煙頭,樂此不疲。

    直到麋鹿城堡里的卡絲塔莉雅都已經清理了身上的所有東西,洗了個澡出來,準備去神殿看看姜律到底能不能溝通麋鹿女神,姜律這才想起來自己要去干什麼。

    “你怎麼還在這兒?”卡絲塔莉雅有些驚訝︰“我以為你早就去了。”

    “我當然在等你。”姜律起身,尷尬而不失禮貌地笑道。

    “噢,你太貼心了。”卡絲塔莉雅挽住了姜律的手臂。

    兩人開始朝神殿走去。

    “干!她連路都走不穩了!”長椅上的宙斯歡呼。

    然後他一偏頭,看到了正看向自己的黃秀娥,立馬改口︰“剛剛干爹說的話你可別學,這不淑女。”

    而這時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的姜律回頭,大聲叫道︰“你傻坐著干嘛?”

    宙斯一愣,指了指自己︰“我也去?”

    “廢話!”

    宙斯點點頭,看向了發呆的時候一直在看的城堡二樓的練習舞蹈的少女。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感謝你為我帶來短暫的快樂時光。”

    然後他抱起黃秀娥,快步跟了上去。

    很快,兩人重新來到了麋鹿神殿。

    這次他們沒有再停留在神殿內部,而是在卡絲塔莉雅的帶領下來到了後花園。

    “你們在這里稍等一下,我去找一些能幫忙構建魔法陣的人。”

    交代兩人不要亂竄之後,卡絲塔莉雅便轉身進入了神殿。

    姜律觀察著後院的環境。

    這里與其說是後花園,倒不如說像是一個大型的競技場。

    沒有花圃樹木,沒有草地水池,有的只是各種看不出用途的嶙峋怪石,以及粗糙的泥沙土地。

    不能說和花園一點關系都沒有,但也能說毫不相干。

    “這是麋鹿神教平時舉行祭祀和典禮的地方。”

    看出了姜律的納悶,宙斯充當起了解說︰

    “雖然叫後花園,不過只是名字這麼叫,它完全可以充當一個能夠容納上萬人的競技場,除了祭祀和典禮,一些運動會或是大型活動什麼的,都會在這個場地進行。”

    “所以溝通麋鹿女神其實也算一個祭祀儀式吧?”

    “我不知道。”

    “你不是神官麼?這種事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來這種地方?”宙斯聳聳肩,滿臉不屑︰“我一般才是這種祭祀想要溝通的對象,我不知道具體是怎麼運作的也很正常吧?”

    “倒是也有點道理。”

    姜律點點頭,隨後好奇地問︰“不過說起來,被祭祀的感覺是什麼樣的?”

    “呃?你不也相當于是主神麼?你沒有被祭祀過?你在逗我?”宙斯先是有些難以置信,可突然又想到了什麼,釋然道︰“哦對了,你失去了記憶,不記得也正常。”

    但姜律卻很坦然地道︰“倒也不完全因為這個,印象里倒是有人嘗試過溝通我,不過都是通過給我上貢詛咒他人,只能說沒感受過比較美好的祭祀。”

    “那你回應了嗎?”

    “回應個蛋。”姜律搖頭︰“仨瓜倆棗就想讓我當打手,怎麼可能?對于這種陰暗逼,我一般理都不帶理的,最多就是吊著玩玩兒,騙他們去做些危險的事情給我找找樂子。”

    “然後呢?”

    “然後我就被當作邪神了啊。”

    “這可真是太冤枉了。”

    “沒事,習慣了,天才總是不受人理解的。”

    兩人正越扯越遠,卡絲塔莉雅已經帶著幾個祭司回到了後花園。

    “稍等一下,構建魔法陣需要一些時間。”她對姜律說道。

    期間她看了一眼抱著黃秀娥的宙斯,想趕他走,但礙于人是姜律帶來的,她也不好說什麼。

    不多時,填充著密密麻麻符文的魔法陣繪制完成,祭司告訴姜律,只要站進魔法陣,以他的神力潛質作為驅動魔法陣運轉的燃料,就能將信號發射到未知之地。

    涉及需要親身踏足的未知環境,姜律一向謹慎。

    他首先就用技能【洞察】觀察起了魔法陣。

    【蘊含著神秘力量的魔法陣】

    【不存在負面能量】

    【不會對人體造成損害,無風險】

    他放下心來,然後準備進去。

    但宙斯攔住了他。

    “這個是!”他一臉震驚,看向主導了整個繪制行動的大祭司,感慨道︰“真是精妙絕倫的設計”

    大祭司聞言微微一笑︰“想不到你竟然看出來了,的確,這個魔法陣不同于一般的呼喚魔法,在我們的改進下,即便是已知距離我們最遠的未知之地也能覆蓋。”

    “果然。”宙斯點點頭。

    “你剛剛不是說不懂?現在又能看懂了?”姜律驚訝地小聲問道。

    “看不懂。”宙斯面色凝重︰“但這樣能顯得我的眼光很不簡單。”

    “純詐騙是吧?”

    姜律無語地搖搖頭,然後進入了魔法陣。

    “做好準備。”卡絲塔莉雅提醒道︰“一會兒你的意識會在魔法陣的保護下覆蓋到未知之地,可能會看到許多奇詭的生物或世界,你只用找到那個你覺得最有好感,最親近的存在,嘗試靠近就好了,麋鹿女神會指引你的!

    另外,魔法陣維持的時間是36個小時,你不用擔心怎麼回來,到了時間會自動把你拉回來的。”

    “好。”

    姜律閉上了眼,魔法陣啟動。

    一瞬間,姜律眼前的景象變成了一片完全黑暗的空間。

    由白色線條勾勒出的千奇百怪的物體逐漸從他眼前像流星一般劃過。

    首先就是麋鹿神殿。

    他直接從這一團復雜的線條中穿過,然後進入街道。

    人們從姜律身邊走過,或是直接穿過他,靠近一定距離之後,姜律能夠清晰地听到他們所思所想,感受到他們的情緒,無論是善念還是惡念都一股地涌入了姜律的腦海,來自于無數人的心聲似乎想要摧毀他的神智似的往他腦袋里沖。

    好在姜律一向是個堅持自我的人,連在他耳朵邊上大呼小叫他也從來都是左耳進右耳出,所以哪怕是整個希柏里爾的心聲,也不足以讓他動搖哪怕一點。

    並且這樣的情況也沒有持續太久,不一會兒,他的視角開始逐漸升高,很快視野便能囊括下整個希柏里爾。

    姜律感覺自己成了神,能夠听到所有人心聲的無所不能的神。

    這種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讓他有些欲罷不能。

    他甚至產生了一種錯覺,如果他想,他就能主宰整個希柏里爾的命運。

    但他的視角還在不斷攀升。

    又過了一會兒,就連龐大廣闊的希柏里爾,在他的視野中也變成了一個小點。

    姜律開始往上看。

    他悚然地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一個充滿詭異線條的地帶。

    如果說在希柏里爾,一切都是完整而規律的,那麼在這里,一切都是扭曲而無序的。

    不僅僅是各種形狀怪異的物體在相互踫撞,甚至還能看到線條隨時變化的不知是人還是什麼的生物正在詭異地運動。

    這片詭譎的空間,沒有方向,沒有光亮,就連無形中施加于姜律身上的氣氛,似乎也感受不到一絲生機。

    只有一片死寂和絕望。

    不知道該往哪探索,姜律只能按照卡絲塔莉雅說的那樣,盡可能讓自己的意識能夠延伸到足夠遠,足夠廣的地方。

    可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妙。

    不同于希柏里爾的人對他的意識毫無反應,這些未知之地的生物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就比如姜律眼前的這兩頭線條勾勒出的,體態像是橢圓形的圓盤,但生有數對附足,還擁有觸須的怪物,還沒靠近,姜律就感覺它們看向了自己,並且感覺到了一股來自于自己身體本能的厭惡感

    未知之地,某蟲族聚居地。

    新婚的蟑螂夫婦正在繁殖。

    “老公,我感覺好像有人在看我.”用翅膀擋住腹部的害羞的蟑螂妻子突然感覺到一陣涼意,怯生生地對蟑螂丈夫說道。

    床另一頭的蟑螂丈夫抬起頭來︰“啊?在哪?”

    “就在那邊.”

    “那邊什麼也沒有。”蟑螂丈夫看了一眼,安慰道,然後專心繁殖。

    “我不知道,但是總感覺牆上有雙眼楮,看得我後背發涼。”

    “一會兒再說吧.要,要來了!”

    “呀!”

    蟑螂丈夫和蟑螂妻子一起爆漿了,很快,一堆蟑螂幼蟲被噴了出來,掉進了早就準備好的水池,然後迅速孵化.

    正小心翼翼觀察著的姜律瞳孔一縮。

    他眼睜睜地看著那兩只注意到自己的奇怪生物朝自己發起了攻擊,噴出了一堆帶有線條的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臥槽!真能看到我!還有生物武器!”

    姜律的意識拔腿就跑。

    又跑出很遠一段距離,他才停下了腳步。

    再回頭,希柏里爾形成的小點早就不見了。

    他緊張地確認那堆怪物沒有追過來,這才松了口氣,然後繼續往前探索。

    有了前車之鑒,他再也不敢過久的停留在某個地方,生怕被未知之地的怪物注意到。

    並且最讓姜律覺得膈應的是,他只能看到物體的線條,但看不到它們具體的模樣,這一點讓他始終處于一種來自于未知的不安之中。

    “最有好感.最親近”

    姜律嘀咕著。

    走了不知道多久,他始終秉承著這個原則。

    但令他感到失望的是,走遍了許多地方,但始終沒能找到讓他生出好感的存在。

    “難道是因為我沒有真正信仰麋鹿女神?”

    姜律開始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可信仰這玩意兒是變不了的,不可能說信仰就信仰。

    所以姜律感到有些苦惱,因為如果真是因為這個的話,那麼就意味著他不管怎麼瞎轉悠,都找不到麋鹿女神。

    不過他仔細想想,又覺得應該不至于會因為這種問題失敗。

    因為他是靠著魔法陣的保護才能讓意識深入未知之地的,來自于麋鹿神殿的魔法陣,其中肯定有著能夠和麋鹿女神產生交互的元素才對。

    不然在儀式開始之前,他們于情于理都該先試試自己對麋鹿女神的忠誠度才對。

    想到這一點,姜律稍稍安下心來。

    那就繼續探索吧。

    于是,又是一段時間孤寂而枯燥的跑地圖行動。

    隨著腳步愈發深入,線條更加古怪的物體也越來越多,姜律也能明顯感覺到,這些東西也越來越敏感了。

    有的大型的線條聚合體,甚至還離自己有一段距離,就開始采取了行動。

    所以姜律只能盡量放慢推進的速度,並有意識地避開一些比較大的物體。

    又不知探索了多久,姜律感覺自己撞到了一堵牆。

    姜律這才意識到,自己應該是已經走到魔法陣能提供探索的極限距離了。

    要知道麋鹿女神曾經留下過錨點,那麼大祭司說的覆蓋了所有已知的未知之地,肯定是包括了麋鹿女神存在的地區的。

    如果不是麋鹿女神死了,或者因為某種原因消失了,那麼自己肯定是走過了。

    于是姜律開始順著空氣牆往沒探索過的另一邊走。

    對于改變路線,姜律其實也沒有抱很大期待,但偏偏他都還沒走幾個小時,心里就突然出現了一種親切感。

    他循著冥冥中的指引往右前方看去。

    那是一個不算高大的線條聚合體。

    擁有人形,但他的頭部存在著許多紛亂錯雜的線條。

    “建議麋鹿女神用用飄柔。”

    姜律嘀咕著,主動朝著那個聚合體靠近過去。

    那團聚合體顯然也注意到了姜律。

    但它只是默默地看向這邊,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而越是靠近,姜律感覺到的那種親近的感覺就越發真切。

    這讓他更加確定,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于是他按照卡絲塔莉雅說的那樣,靠近了聚合體,朝著它友好地伸出手。

    對方顯然有些驚訝,但還是同樣朝姜律伸出了手。

    而就在姜律和聚合體的手指觸踫的瞬間,一道蒼老而宏大的意識就跳過了姜律的耳朵,直接鑽進了他的腦海。

    “你是誰?”

    這道意識無比淡漠,語氣中充斥著上位者的威嚴。

    姜律的眼楮逐漸眯起,心中很是不滿。

    裝杯?都失聯了還敢裝杯?

    草!我也來!

    【教皇忠誠】,啟動!

    “我是來找你的。”

    姜律的聲音同樣不夾雜一絲感情,比殺了十年魚的大潤發員工還要冷漠。

    並且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未知之地中竟然響起了來自于佛羅倫薩的十萬人的歡呼聲!

    聚合體顯然嚇了一跳,甚至扭過頭看向四周。

    等它確定周圍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存在後,對姜律的態度也稍稍重視起來。

    “你認識我?”

    “我當然認識你。”

    一陣歡呼。

    “你來找我有什麼目的?”

    “我要建立通往你這里的橋梁,重新聯通兩個世界。”

    一陣歡呼。

    “哦?你已身負數萬人的願念,為何要盯上我這片祥和之地?”

    “哦喲?你居然能看出我身負數萬人的怨念?不愧是神明。”姜律有些吃驚,懷疑對方看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一陣歡呼。

    “好了,能不能把你的信徒對你的信仰暫時丟到一邊去,這實在太吵了。”

    “你不覺得這很像我們在batte嗎?”

    姜律突然笑出了聲,自問自答道︰“你的愛好是什麼?我的愛好是踢足球!”

    一陣歡呼。

    但見到對方明顯不能理解自己的笑話,姜律只好略感無趣地關掉了罐頭音效。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要踏足我這片祥和之地?”

    “你已經消失太久了。”姜律回答︰“我們需要你,需要你重新釘下錨點,這樣我們對你的信仰才會愈發牢固。”

    “信仰?”對方有些詫異︰“有人信仰我?”

    “是的,為了紀念你,每年的聖誕節都有很多女孩兒扮成麋鹿的模樣。”

    “這是什麼紀念方式?”

    “總之就是非常信仰。”姜律認真道。

    “暫時放下這個。”對方話鋒一轉︰“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你?”

    “見應該是沒見過。”姜律想了想︰“不過考慮到神明會對他人在腦海中提及自己的名諱有所感應,搞不好我們的確有過某種程度上的聯系。”

    雖然沒見過,但是姜律听宙斯說的非常誘人,所以也稍稍幻想了一下。

    或許就是這一點讓對方感應到了自己的存在也說不定。

    “名諱麼”對方的意識突然變得有些哀傷︰“連我自己都快忘記我的名諱了。”

    “就是說啊,你消失太久了,大家都很想念你。”

    姜律抓住機會再次說道︰“所以,幫我個忙,為我釘下錨點,好讓我能夠早點見到你。”

    “不”

    對方搖了搖頭︰“我不想再見到你們那顆星球上的人了,那里有我太多痛苦的回憶了。”

    “呃”

    姜律一愣,听起來麋鹿女神似乎在希柏里爾受過什麼委屈?

    作為一個成熟的暖男,姜律適時地安慰道︰“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但是相信我,至少我會站在你這邊的。”

    對方沉默了好一會兒。

    “你是說,你會幫助我?”

    “當然。”

    “你要知道,和我站在一邊,就意味著你可能會面對很多敵人。”

    “為了你,我粉身碎骨都不怕!”姜律一本正經道。

    只不過他心里想的是︰

    願意幫助你≠真的會幫助你。

    我承諾≠我會履行。

    感受一下來自新時代的克甦魯吧老太婆!

    “說來也怪。”對方緩緩開口︰“我本該在你的意識出現的第一時間就將你拉入幻夢境的大深淵,然後讓你永遠無法將我的事泄露出去,但是”

    “但是怎麼樣?”姜律灑然一笑。

    顯然,這種台詞意味著已經拿下一半了。

    果不其然,對方接著道︰“但是我願意相信你一次,我想見一見你的真身,你強大的神力,還有你背負的願念,讓我感受到一絲希望,或許,你真的能幫到我。”

    “幫!必須得幫!”姜律瘋狂點頭︰“所以你會幫我釘下錨點對嗎?”

    “是的,但有個條件。”

    “什麼?”

    “我會為這個錨點施加一個限制。”對方回答︰“如果是神力不如你的人,那麼即便通過這個錨點,也無法來到我的面前。”

    “那會怎麼樣?”姜律有些緊張地問。

    “我也不知道。”對方搖搖頭︰“或許被送到其他地方,也或許在裂隙中被撕碎。”

    “那個.”姜律試探著開口︰“我還有一個朋友,他也想見見你。”

    “我不談條件。”對方果斷地拒絕了姜律想走關系的請求︰“除非神力達標,不然到不了這里。”

    “那如果神力不達標,但是跟我一樣,潛力很高呢?”

    姜律退了一步︰“這樣行不行?”

    對方稍作猶豫,點了點頭︰“這樣勉強可以,哪怕只是下位神,也是極其重要的助力,的確不該輕易忽略。”

    “那就行。”

    姜律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宙斯好歹是希臘的第三代神王,絕對的上位主神,雖然這個逼腦子不好使,想復刻自己吃軟飯的壯舉,但是好在還是知道把天賦帶到分身上的。

    仔細考慮一番,這樣的結果其實也是對姜律自己很有利的。

    因為先驅實在是太多了,光是麋鹿神教,少說就是幾十個先驅名額。

    加一點限制,只有他自己和宙斯能夠過來,能避免很多麻煩。

    劇本姜律都寫好了。

    和宙斯過來假裝幫麋鹿女神解決苦惱,然後從對方那里獲悉眾神消失的原因,然後想辦法解決星空之門失控的問題。

    在這個過程中,跟麋鹿女神慢慢建立羈絆,靠著自己和宙斯優秀的條件,給麋鹿女神整一把“戀與先驅人”,直接給她迷得五迷三道。

    等到所有事情全部完成,任務結束,隨時可以脫離之時.

    就是麋鹿女神的鹿角成為方向盤之日!

    想到這里,姜律露出運籌帷幄的笑容︰“那麼,開始吧。”

    “好。”

    對方點點頭,舉起雙手,然後在姜律的視野里,聚合體的手中出現了一支三叉戟。

    “這這個難道是!”

    只能看到線條的姜律震驚︰

    “紫薇.誒?怎麼三個頭?”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這玩意兒其實是武器,聚合體便重重地將三叉戟插進了地面。

    “握住它!”

    “你別這麼說有點怪.”姜律扭捏道。

    “握住它!!”對方的意識變得有些急躁。

    “好啦好啦。”姜律無奈地伸手握住三叉戟,猶豫了一下︰“要吹嗎?”

    “好好握住!”

    “哦。”

    很快,以三叉戟插入的地面為中心,如波浪似的波紋開始在地上四散開來。

    姜律低頭看去,數不清的線條開始朝著未知之地的其他地區蔓延開來。

    他明白這應該實在作著什麼標記,見對方鄭重的模樣,他識趣地沒有在打擾對方。

    過了很久,對方終于再度開口。

    “好了,錨點已經釘下了。”

    看著佇立在地面的三叉戟,姜律好奇地觀察著。

    看樣子讓自己握住它,就是為了通過自己讓希柏里爾能看到這座燈塔,從而使星空之門能夠定向傳送。

    果不其然,對方接著說道︰“你回去的時候,三叉戟會和你產生聯系,來到幻夢境的路線會一同被將你送往這里的魔法陣記錄下來的。”

    “好好好。”姜律滿意地點頭。

    “去吧.我期待,與你的見面.”

    對方緩緩說完這句話,朝著姜律揮了揮手。

    然後姜律便開始感覺自己在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扯著,向著來時的路線飛速返回。

    “期待與我的見面麼.”姜律笑著︰“真是大膽奔放的女孩兒啊。”

    他已經等不及和宙斯分享這個好消息了。

    但就在這時,姜律突然注意到自己的驅魔人面板有了反應。

    【恭喜!】

    【神明的代言人】

    【你開啟了隱藏彩蛋——幻夢境的大賢者】

    【你獲得了古神•諾登斯的好感】

    【當前好感度︰61100】

    【諾登斯對人類的平均好感度︰21】

    【你獲得狀態︰外神公敵】

    【外神公敵︰你因親近諾登斯,被外神和舊日支配者打上了標記】

    【增益︰每狩獵一名外神或舊日支配者,你將根據所造成的影響最高解鎖一項禁忌級概念系技能,同時獲得一項基于魅力屬性的隨機專屬能力】

    【負面增益︰進入外神與舊日支配者感知範圍中會被當作古神受到主動攻擊】

    姜律皺著眉頭,關掉了面板。

    然後過了一會兒,重新打開。

    【恭喜】.

    “恭喜牛魔啊!媽的這個人不是麋鹿女神?!”

    “我麋鹿女神哪去了?!”

    “那他媽錨點釘寄吧哪了?!”

    “不公平!我申請重賽!”

    但無論是諾登斯的力量,亦或是魔法陣到點的召回,都是無法逆轉的。

    姜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拖離未知之地。

    于是,在幻夢境連通希柏里爾的意識裂隙間,道路上所有未知之地的存在,都依稀听見了姜律氣急敗壞的怒吼

    早安!

    (本章完)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加入書簽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把《不許在陽間搞陰間操作!》,方便以後閱讀不許在陽間搞陰間操作!第一百二十四章 在未知之地尋求麋鹿女神是否搞錯了什麼?(1w)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不許在陽間搞陰間操作!第一百二十四章 在未知之地尋求麋鹿女神是否搞錯了什麼?(1w)並對不許在陽間搞陰間操作!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