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理理我

第70章 第 70 章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月見微 本章:第70章 第 70 章

    跟封淮提出分手後的第二天, 楚渝接到了封淮的電話。
    “楚渝,到學校門口來,我要見你。”
    封淮的聲音像是被風吹過來一樣,虛無縹緲, 像是下一刻就要散了。
    室外下著雨, 天空的雲層很厚,黑壓壓的, 像是要掉下來一樣, 讓人心情壓抑。
    楚渝第一次逃了課,他打著傘跑在雨中, 淩冽的寒風呼嘯而過,像是一把刀, 要將他的皮膚劃破,寒意像是噬人血肉的蠱,直往人骨頭縫裏鑽, 仿佛要將人血液凍結。
    楚渝的心卻比周圍的天氣還要冷, 因為他知道,這一次見麵,或許會是他和封淮的最後一麵了。
    遠遠的, 他看到一個黑色人影站在學校門口, 四目相對的瞬間, 楚渝像是一下子驚醒過來, 雙腿猶如黏在了地麵, 他再邁不出一步。
    僅僅幾天沒見,卻猶如隔了一個世紀那麽遙遠。
    猶如初遇那場雨的畫麵, 封淮在見到楚渝的第一眼就徑直朝他走來。
    封淮瘦了很多, 臉上沒什麽血色, 雙眼也不如從前那般明亮,黑得猶如深淵一般,要將人吸進去。
    那雙眼緊緊的盯著他,猶如盯上獵物的野獸,下一刻就要將他生生撕裂。
    他從沒見過封淮用這種眼神看他。
    楚渝心中一悸,在封淮這種眼神中後退一步,下一刻他被扯入一個冰冷的懷抱中,封淮微冷的唇壓了下來。
    帶著要將他揉進身體的力度,楚渝被緊緊擁著,封淮在他唇上狠狠研磨,又侵入他的口腔,奪取了他的呼吸。
    楚渝腦中空白了一瞬,回過神來的第一反應就是推開他,封淮的手臂卻猶如枷鎖一般緊緊禁錮著他,後腦被用力按著,他推不開分毫。
    反而因為他推開他的動作,封淮懲罰性的在他唇上重重咬了一口。
    很疼,有血腥味在兩人口中蔓延。
    他再也聽不清周圍的聲音。
    “我不同意。”
    這是封淮放開他後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楚渝喘著粗氣,暈眩的大腦在這句話中回過神來。
    “我不同意分手。”
    帶著薄繭的指腹擦去他唇上痕跡,封淮泛紅的雙眼死死盯著他,眼底流露出隱隱瘋狂。
    他說:“楚渝,你要是敢找別人,我絕不會放過你。”
    落在地麵的雨傘被封淮撿起放在他手中。
    指尖相觸,這一次,連封淮的手都是冷的。
    楚渝呆怔原地,看著封淮一步步遠去的背影,心仿佛裂開了一道口子,刺骨寒風灌了進來,心口處又痛又麻。
    朦朧雨幕中,幾輛黑色的車停在路邊,數名穿著黑色西裝的人撐著傘站在車旁,他看見封淮筆直的身影開始搖晃,像是失去所有力氣一般,直挺挺的倒入了雨幕中。
    “——封淮!”
    楚渝扔了傘,再也維持不住冷靜朝封淮的方向跑去,還不等他觸碰到他,封淮就被等在車旁的幾名保鏢帶進了車裏。
    車門關閉,封淮的臉消失在眼前,楚渝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兒,直到載著封淮的車開走,他才像是突然回神一樣,朝封淮離開的方向瘋狂追去。
    雨還在下,楚渝頭發都濕透了,淋了雨的衣服沒了保暖的效果,如同裹著寒冰,他的臉凍的發白,渾身都在顫抖。
    載著封淮的車早已消失不見,楚渝站在某個不知名路口,眼神空洞,有水滴沿著他的下顎滑落,分不清是雨還是淚。
    他知道,這次他和封淮,徹底結束了。
    *
    一直到第二天,楚渝都沒有出現在學校。
    昨天上午學校門口發生的事在短短一天之內就傳遍了整個校園。
    那一幕許多人都看見了,甚至還有人拍下照片放在了學校論壇上。
    短短十幾分鍾就有上百個人回帖,全都表示震驚。
    有人表示早就猜到的,也有人表示惡心。
    有人跟歧視同性戀的人對罵,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一個八卦貼頓時演變成了國粹現場,直到管理員將帖子刪除才終止這一罵戰。
    事後也有人繼續發布相關內容,皆被一一刪除禁言。
    但經過這麽一發酵,楚渝和封淮是同性戀的事幾乎全校都知道了,然而當事的兩位主人公卻都像是消失了一樣,許久都未出現。
    第二天楚渝仍舊沒有來上課,沒有人聯係得上他,輔導員擔心楚渝情況,讓陸向榮他們去找楚渝。
    跟楚渝當舍友那麽久,幾人雖然都知道楚渝在校外租過房子,卻沒有一個人知道他住在哪兒,聯係不上楚渝後他們也在尋找他,卻沒有一點消息。
    直到謝瀾星收到一個人的信息。
    【陸嶼我找到楚渝了。】
    當謝瀾星幾人趕到醫院病房時,陸嶼正坐在病床邊。
    他身旁的病床上躺著一個人,身上蓋著白色的棉被,隻露出一張紅得有些不正常的臉和打著點滴的手。
    楚渝閉著眼,即使身邊圍了幾個人也沒有醒來,顯然正處於昏睡中。
    謝瀾星看著楚渝憔悴的模樣,眉頭一皺看向陸嶼,“他怎麽了?為什麽會在醫院?”
    陸嶼:“我找到他時發現他發燒嚴重,我將他帶來的。”
    謝瀾星伸手去摸楚渝的額頭,果然很燙。
    “醫生怎麽說?”
    陸嶼說:“體溫有些高,溫度降下來就沒事了。”
    “他可能要在醫院待一段時間,你先告訴輔導員幫楚渝請假吧。”
    跟著一起過來的陸向榮連忙拿出手機,“我去跟輔導員說吧。”
    這個病房裏隻有楚渝一個病人,陸向榮出去後室內就安靜了下來。
    謝瀾星站在楚渝床邊看他,眼神有些複雜。
    本來楚渝跟封淮分手他該高興才是,但看到楚渝現在這幅憔悴虛弱的模樣,他眼中卻浮現出了幾分不忍。
    床上的人即使生著病也是好看的,臉頰微紅,鴉睫濃密卷翹,睡著的模樣沒了平時的冷漠疏離,看起來乖巧又漂亮,讓人忍不住升起保護欲。
    隻是他唇上的傷著實有些礙眼。
    但想到以後,謝瀾星眼中就露出了笑,他俯身靠近楚渝,指尖輕輕在他的臉頰上碰了碰。
    “你做什麽?”
    陸嶼的聲音響起,謝瀾星見他看來的眼神,笑了笑,“沒什麽。”
    “我去給楚渝買些粥。”
    說完轉身離開了病房。
    謝瀾星走後陸向榮進來了一次,見陸嶼在楚渝身邊守著,他下午又有事,在護士給楚渝換輸液瓶後待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隨著兩人離開,病房又安靜下來,隻能聽見楚渝輕淺均勻的呼吸聲。
    沒了旁人在側,陸嶼的視線就沒了顧慮,落在楚渝憔悴的臉上微微出神。
    他沒想到,他竟然會在失去他的消息後再次遇見他。
    楚渝不知道的是,他們高中曾是同校,他比他大一屆。
    高三那年楚渝突然轉校後,他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再遇見他,沒想到兩年後,他們竟然會在同一所大學相遇。
    隻可惜他還是晚了,等他們再遇時,楚渝的身邊已經有了別人。
    看了楚渝一會兒,陸嶼握住他輸液的手輕輕移到棉被上,他的手剛要抽離,突然就被緊緊握住了。
    陸嶼一怔,看了眼那隻抓住自己的手,又將視線移到楚渝臉上。
    病床上的人像是極為難受,眉頭緊蹙,濃密的眼睫輕輕顫動,像是震動翅膀不安的蝶。
    “楚渝?”
    “楚渝?”
    楚渝正陷入夢魘中。
    曾經不願回想的畫麵在夢中不停浮現,他再次回到了被父親拋下的那天。
    年幼的他在雨中怎麽哭喊父親都沒有回頭。
    他去找母親,發現母親身邊牽著一個孩子,也在一步步遠離他。
    隻剩下他一人。
    冰冷的手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溫暖,楚渝抬頭,發現封淮站在他身邊一臉寵溺的看著他,他握著他的手說:
    “楚渝,你還有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心髒突然一陣劇烈抽痛,像是有無數根針一起紮了進來,楚渝疼得從夢中醒了過來。
    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張臉,正緊張的看著他,楚渝有些恍惚,喊了聲他的名字。
    “封淮。”
    沙啞的嗓音,幾乎聽不出他在說什麽,陸嶼卻聽清了。
    朦朧的視線漸漸清晰,楚渝意識回籠看清了眼前人的臉,發現是陸嶼後他怔了一下,隨後放開了他的手。
    “抱歉。”
    陸嶼很快收拾好情緒,像是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直起身。
    “沒事。”
    陸嶼坐了下來,問他,“感覺怎麽樣了?有哪裏不舒服嗎?”
    楚渝搖了搖頭,他環顧四周,撐著無力的身體從床上坐起,陸嶼將枕頭墊在了他的後背。
    楚渝低聲說,“謝謝。”
    聲音沙啞帶著濃濃的鼻音。
    陸嶼去飲水機接了一杯溫水給他。
    “喝點水吧。”
    “謝謝。”接過水杯喝了一口,楚渝幹澀的嗓子才好受許多。
    “我怎麽會在這裏?”
    陸嶼說:“你今天沒來上課,輔導員聯係不上你向我問你的消息,我去找你時發現你的門沒鎖,進去後見你發燒嚴重,所以將你帶來了醫院。”
    “抱歉,沒經過你的允許就進入你的私人空間。”
    楚渝想到自己昨天的狀態,垂眸看著自己輸液的右手,視線在中指上那枚銀色戒指上停留,“不用道歉,該是我謝謝你。”
    “楚渝,你醒了!”楚渝的話音剛落,一個人影就從病房門外走了進來,手中還提著一碗粥,見楚渝醒了臉上漫上笑容,徑直朝他走來。
    “感覺怎麽樣?有沒有什麽地方不舒服?”
    楚渝沉默著沒有回答。
    見楚渝不答,謝瀾星也不在意,將買來的粥打開端到楚渝麵前,嘴角掛著笑,“餓了嗎?要不要吃點粥?”
    見楚渝輸著液的手,謝瀾星很體貼的說,“你輸著液吃東西不方便,要不要我喂你?”
    麵前的人熱情得有些異常,雙眼笑眯眯的,好像很高興的模樣。
    房間內彌漫著淡淡的粥香,很是勾人食欲。
    楚渝從昨天開始就沒怎麽進過食,他的肚子早就空了,如今發著燒身體沒有力氣,確實需要進食補充體力,但他現在沒有一點胃口。
    “謝謝,不用了。”
    謝瀾星隻能將粥放下,“好吧。”
    病房內安靜下來,楚渝看向陸嶼和謝瀾星,“陸學長,謝謝你送我來醫院,這裏我自己就可以,你們回去吧。”
    謝瀾星說:“不行,輔導員剛才打電話給我讓我好好照顧你,我要是離開了,輔導員問起我不好交差。”
    謝瀾星回頭對站在一旁的陸嶼說,“學長,謝謝你送楚渝過來,改天我請你吃飯,你下午應該還有課吧,要不你先回去?楚渝這裏有我就行。”
    陸嶼跟楚渝僅僅隻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再留下來也沒有理由,他看了一眼時間,隻能說好。
    臨走前他對楚渝說:“楚渝,如果有什麽需要,你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我。”
    陸嶼離開後沒多久護士就走了進來,見楚渝醒了,幫他換輸液瓶時沒忍住多看了他幾眼,又幫他量了體溫。
    因輸了液的關係,楚渝的體溫已經降了很多。
    “請問,我什麽時候可以出院?”
    被楚渝看著的年輕護士臉微微紅了些,她說,“這是最後一瓶,輸完沒什麽問題就可以出院了。”
    楚渝說:“謝謝。”
    護士拿著東西出去了,楚渝坐在病床上,身邊一道強烈的視線一直注視著他,他身心都有些疲憊,也不願再多費唇舌讓謝瀾星離開,他轉頭看向了窗外。
    天空仍舊灰蒙蒙的,像昨天一樣。
    心口隱隱泛痛,楚渝呼吸突然有些急促,他幹脆閉了眼,將所有情緒藏於心中,表情又趨於平靜。
    麵前突然多了一道陰影,楚渝睜眼,看到了謝瀾星的臉,對方正盯著他,視線在他臉上遊移。
    謝瀾星盯著他一眨不眨,發現楚渝神情很淡,並不是他想象中的模樣,跟楚渝看來的視線對上,他突然一笑,“楚渝,我以為你在哭呢。”
    *
    楚渝第二天才去學校,如往常那樣上課,除了臉色比之前蒼白之外跟平時沒有區別。
    即使周圍人看他的眼神帶著些異樣,他也麵色如常。
    “他真是同性戀。”
    “沒看出來,他竟然喜歡男人。”
    早上第一節課,當楚渝來到教室坐下耳邊就傳來幾聲議論,聲源離他不遠,聲音也沒壓低,像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楚渝沒有理,一個人坐在靠窗的角落,神色冷漠,仿佛與周圍隔了道牆。
    之後也再沒有人向他靠近,除了跟他同一個宿舍的幾人。
    陸向榮早就猜到楚渝跟封淮的關係,所以表現得還算平靜,謝瀾星跟他是同類,自然不會在意,而另一名舍友在知道楚渝的性取向後就跟其他人一樣,雖然沒有明著排斥他,但隻要有楚渝在宿舍他就會找借口離開,從不正麵對著楚渝。
    幾天之後,楚渝搬離了宿舍,他的東西不多,隻有幾件換洗的衣服和一床棉被。
    謝瀾星跟在他身邊,見楚渝冷漠的側臉笑眯眯的問,“楚渝,你真的不打算考慮一下我麽,我不比封淮差的。”
    楚渝停下步伐,將他手中拎著的東西拿過來,對他說,“抱歉。”
    已經被拒絕不知道多少次了,謝瀾星幾乎都已經習以為常,絲毫不放在心上,臉上笑容不減,“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你真的不跟我試試嗎?”
    楚渝看了他一眼,拿著東西徑直走了。
    謝瀾星連忙跟上,要幫楚渝拿東西,被楚渝錯開。
    被拒絕的謝瀾星有些沮喪,苦口婆心的說,“楚渝,做不成戀人我們當普通朋友總行了吧?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不是很正常嗎,我幫你拿吧,下次我有需要了你再幫我,行嗎?”
    也不管楚渝同意不同意了,謝瀾星直接搶過楚渝手中的旅行包走在前麵,回頭看他,笑,“就這麽說定了。”
    楚渝租了新的房子,封淮離開後,他就從那套房裏搬了出去,離開了那個充滿他和封淮回憶的空間。
    從他跟封淮說分手的那刻,他就已經沒資格再住在裏麵。
    是他食言了,他放棄了封淮。
    封淮離開一個星期後,任柏又來找了他一次。<國,任柏這次來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讓他跟封淮徹底斷聯,不要再有交集。
    即使任柏不說,他也有這個打算,楚渝不是喜歡拖泥帶水的人,既然已經決定跟封淮分手,他就會跟他斷個徹底,不會讓自己再有分毫念想。
    銷卡的前一天,或許是不舍,又或許是因為別的什麽,楚渝最後一次用這個號碼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振鈴時他心髒跳動的頻率都快了許多,握在手機上的五指微微發緊。
    “喂?”
    十幾秒後,電話接通,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聲音如大提琴一般華麗低沉,是很好聽的聲音,但不是封淮。
    楚渝說不清那時自己心中是什麽情緒,他沉默良久,那邊也沒再說話。
    “抱歉。”說完這兩個字楚渝就想掛電話,那道男聲卻再次響起。
    “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
    楚渝整個怔住,知道對方說的“他”是誰,也知道了這個電話號碼的主人是誰。
    等他回過神來,電話已經掛斷了。
    一直到很久以後,楚渝才知道封祁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他去找母親,發現母親身邊牽著一個孩子,也在一步步遠離他。
    隻剩下他一人。
    冰冷的手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溫暖,楚渝抬頭,發現封淮站在他身邊一臉寵溺的看著他,他握著他的手說:
    “楚渝,你還有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心髒突然一陣劇烈抽痛,像是有無數根針一起紮了進來,楚渝疼得從夢中醒了過來。
    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張臉,正緊張的看著他,楚渝有些恍惚,喊了聲他的名字。
    “封淮。”
    沙啞的嗓音,幾乎聽不出他在說什麽,陸嶼卻聽清了。
    朦朧的視線漸漸清晰,楚渝意識回籠看清了眼前人的臉,發現是陸嶼後他怔了一下,隨後放開了他的手。
    “抱歉。”
    陸嶼很快收拾好情緒,像是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直起身。
    “沒事。”
    陸嶼坐了下來,問他,“感覺怎麽樣了?有哪裏不舒服嗎?”
    楚渝搖了搖頭,他環顧四周,撐著無力的身體從床上坐起,陸嶼將枕頭墊在了他的後背。
    楚渝低聲說,“謝謝。”
    聲音沙啞帶著濃濃的鼻音。
    陸嶼去飲水機接了一杯溫水給他。
    “喝點水吧。”
    “謝謝。”接過水杯喝了一口,楚渝幹澀的嗓子才好受許多。
    “我怎麽會在這裏?”
    陸嶼說:“你今天沒來上課,輔導員聯係不上你向我問你的消息,我去找你時發現你的門沒鎖,進去後見你發燒嚴重,所以將你帶來了醫院。”
    “抱歉,沒經過你的允許就進入你的私人空間。”
    楚渝想到自己昨天的狀態,垂眸看著自己輸液的右手,視線在中指上那枚銀色戒指上停留,“不用道歉,該是我謝謝你。”
    “楚渝,你醒了!”楚渝的話音剛落,一個人影就從病房門外走了進來,手中還提著一碗粥,見楚渝醒了臉上漫上笑容,徑直朝他走來。
    “感覺怎麽樣?有沒有什麽地方不舒服?”
    楚渝沉默著沒有回答。
    見楚渝不答,謝瀾星也不在意,將買來的粥打開端到楚渝麵前,嘴角掛著笑,“餓了嗎?要不要吃點粥?”
    見楚渝輸著液的手,謝瀾星很體貼的說,“你輸著液吃東西不方便,要不要我喂你?”
    麵前的人熱情得有些異常,雙眼笑眯眯的,好像很高興的模樣。
    房間內彌漫著淡淡的粥香,很是勾人食欲。
    楚渝從昨天開始就沒怎麽進過食,他的肚子早就空了,如今發著燒身體沒有力氣,確實需要進食補充體力,但他現在沒有一點胃口。
    “謝謝,不用了。”
    謝瀾星隻能將粥放下,“好吧。”
    病房內安靜下來,楚渝看向陸嶼和謝瀾星,“陸學長,謝謝你送我來醫院,這裏我自己就可以,你們回去吧。”
    謝瀾星說:“不行,輔導員剛才打電話給我讓我好好照顧你,我要是離開了,輔導員問起我不好交差。”
    謝瀾星回頭對站在一旁的陸嶼說,“學長,謝謝你送楚渝過來,改天我請你吃飯,你下午應該還有課吧,要不你先回去?楚渝這裏有我就行。”
    陸嶼跟楚渝僅僅隻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再留下來也沒有理由,他看了一眼時間,隻能說好。
    臨走前他對楚渝說:“楚渝,如果有什麽需要,你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我。”
    陸嶼離開後沒多久護士就走了進來,見楚渝醒了,幫他換輸液瓶時沒忍住多看了他幾眼,又幫他量了體溫。
    因輸了液的關係,楚渝的體溫已經降了很多。
    “請問,我什麽時候可以出院?”
    被楚渝看著的年輕護士臉微微紅了些,她說,“這是最後一瓶,輸完沒什麽問題就可以出院了。”
    楚渝說:“謝謝。”
    護士拿著東西出去了,楚渝坐在病床上,身邊一道強烈的視線一直注視著他,他身心都有些疲憊,也不願再多費唇舌讓謝瀾星離開,他轉頭看向了窗外。
    天空仍舊灰蒙蒙的,像昨天一樣。
    心口隱隱泛痛,楚渝呼吸突然有些急促,他幹脆閉了眼,將所有情緒藏於心中,表情又趨於平靜。
    麵前突然多了一道陰影,楚渝睜眼,看到了謝瀾星的臉,對方正盯著他,視線在他臉上遊移。
    謝瀾星盯著他一眨不眨,發現楚渝神情很淡,並不是他想象中的模樣,跟楚渝看來的視線對上,他突然一笑,“楚渝,我以為你在哭呢。”
    *
    楚渝第二天才去學校,如往常那樣上課,除了臉色比之前蒼白之外跟平時沒有區別。
    即使周圍人看他的眼神帶著些異樣,他也麵色如常。
    “他真是同性戀。”
    “沒看出來,他竟然喜歡男人。”
    早上第一節課,當楚渝來到教室坐下耳邊就傳來幾聲議論,聲源離他不遠,聲音也沒壓低,像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楚渝沒有理,一個人坐在靠窗的角落,神色冷漠,仿佛與周圍隔了道牆。
    之後也再沒有人向他靠近,除了跟他同一個宿舍的幾人。
    陸向榮早就猜到楚渝跟封淮的關係,所以表現得還算平靜,謝瀾星跟他是同類,自然不會在意,而另一名舍友在知道楚渝的性取向後就跟其他人一樣,雖然沒有明著排斥他,但隻要有楚渝在宿舍他就會找借口離開,從不正麵對著楚渝。
    幾天之後,楚渝搬離了宿舍,他的東西不多,隻有幾件換洗的衣服和一床棉被。
    謝瀾星跟在他身邊,見楚渝冷漠的側臉笑眯眯的問,“楚渝,你真的不打算考慮一下我麽,我不比封淮差的。”
    楚渝停下步伐,將他手中拎著的東西拿過來,對他說,“抱歉。”
    已經被拒絕不知道多少次了,謝瀾星幾乎都已經習以為常,絲毫不放在心上,臉上笑容不減,“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你真的不跟我試試嗎?”
    楚渝看了他一眼,拿著東西徑直走了。
    謝瀾星連忙跟上,要幫楚渝拿東西,被楚渝錯開。
    被拒絕的謝瀾星有些沮喪,苦口婆心的說,“楚渝,做不成戀人我們當普通朋友總行了吧?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不是很正常嗎,我幫你拿吧,下次我有需要了你再幫我,行嗎?”
    也不管楚渝同意不同意了,謝瀾星直接搶過楚渝手中的旅行包走在前麵,回頭看他,笑,“就這麽說定了。”
    楚渝租了新的房子,封淮離開後,他就從那套房裏搬了出去,離開了那個充滿他和封淮回憶的空間。
    從他跟封淮說分手的那刻,他就已經沒資格再住在裏麵。
    是他食言了,他放棄了封淮。
    封淮離開一個星期後,任柏又來找了他一次。<國,任柏這次來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讓他跟封淮徹底斷聯,不要再有交集。
    即使任柏不說,他也有這個打算,楚渝不是喜歡拖泥帶水的人,既然已經決定跟封淮分手,他就會跟他斷個徹底,不會讓自己再有分毫念想。
    銷卡的前一天,或許是不舍,又或許是因為別的什麽,楚渝最後一次用這個號碼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振鈴時他心髒跳動的頻率都快了許多,握在手機上的五指微微發緊。
    “喂?”
    十幾秒後,電話接通,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聲音如大提琴一般華麗低沉,是很好聽的聲音,但不是封淮。
    楚渝說不清那時自己心中是什麽情緒,他沉默良久,那邊也沒再說話。
    “抱歉。”說完這兩個字楚渝就想掛電話,那道男聲卻再次響起。
    “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
    楚渝整個怔住,知道對方說的“他”是誰,也知道了這個電話號碼的主人是誰。
    等他回過神來,電話已經掛斷了。
    一直到很久以後,楚渝才知道封祁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他去找母親,發現母親身邊牽著一個孩子,也在一步步遠離他。
    隻剩下他一人。
    冰冷的手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溫暖,楚渝抬頭,發現封淮站在他身邊一臉寵溺的看著他,他握著他的手說:
    “楚渝,你還有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心髒突然一陣劇烈抽痛,像是有無數根針一起紮了進來,楚渝疼得從夢中醒了過來。
    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張臉,正緊張的看著他,楚渝有些恍惚,喊了聲他的名字。
    “封淮。”
    沙啞的嗓音,幾乎聽不出他在說什麽,陸嶼卻聽清了。
    朦朧的視線漸漸清晰,楚渝意識回籠看清了眼前人的臉,發現是陸嶼後他怔了一下,隨後放開了他的手。
    “抱歉。”
    陸嶼很快收拾好情緒,像是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直起身。
    “沒事。”
    陸嶼坐了下來,問他,“感覺怎麽樣了?有哪裏不舒服嗎?”
    楚渝搖了搖頭,他環顧四周,撐著無力的身體從床上坐起,陸嶼將枕頭墊在了他的後背。
    楚渝低聲說,“謝謝。”
    聲音沙啞帶著濃濃的鼻音。
    陸嶼去飲水機接了一杯溫水給他。
    “喝點水吧。”
    “謝謝。”接過水杯喝了一口,楚渝幹澀的嗓子才好受許多。
    “我怎麽會在這裏?”
    陸嶼說:“你今天沒來上課,輔導員聯係不上你向我問你的消息,我去找你時發現你的門沒鎖,進去後見你發燒嚴重,所以將你帶來了醫院。”
    “抱歉,沒經過你的允許就進入你的私人空間。”
    楚渝想到自己昨天的狀態,垂眸看著自己輸液的右手,視線在中指上那枚銀色戒指上停留,“不用道歉,該是我謝謝你。”
    “楚渝,你醒了!”楚渝的話音剛落,一個人影就從病房門外走了進來,手中還提著一碗粥,見楚渝醒了臉上漫上笑容,徑直朝他走來。
    “感覺怎麽樣?有沒有什麽地方不舒服?”
    楚渝沉默著沒有回答。
    見楚渝不答,謝瀾星也不在意,將買來的粥打開端到楚渝麵前,嘴角掛著笑,“餓了嗎?要不要吃點粥?”
    見楚渝輸著液的手,謝瀾星很體貼的說,“你輸著液吃東西不方便,要不要我喂你?”
    麵前的人熱情得有些異常,雙眼笑眯眯的,好像很高興的模樣。
    房間內彌漫著淡淡的粥香,很是勾人食欲。
    楚渝從昨天開始就沒怎麽進過食,他的肚子早就空了,如今發著燒身體沒有力氣,確實需要進食補充體力,但他現在沒有一點胃口。
    “謝謝,不用了。”
    謝瀾星隻能將粥放下,“好吧。”
    病房內安靜下來,楚渝看向陸嶼和謝瀾星,“陸學長,謝謝你送我來醫院,這裏我自己就可以,你們回去吧。”
    謝瀾星說:“不行,輔導員剛才打電話給我讓我好好照顧你,我要是離開了,輔導員問起我不好交差。”
    謝瀾星回頭對站在一旁的陸嶼說,“學長,謝謝你送楚渝過來,改天我請你吃飯,你下午應該還有課吧,要不你先回去?楚渝這裏有我就行。”
    陸嶼跟楚渝僅僅隻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再留下來也沒有理由,他看了一眼時間,隻能說好。
    臨走前他對楚渝說:“楚渝,如果有什麽需要,你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我。”
    陸嶼離開後沒多久護士就走了進來,見楚渝醒了,幫他換輸液瓶時沒忍住多看了他幾眼,又幫他量了體溫。
    因輸了液的關係,楚渝的體溫已經降了很多。
    “請問,我什麽時候可以出院?”
    被楚渝看著的年輕護士臉微微紅了些,她說,“這是最後一瓶,輸完沒什麽問題就可以出院了。”
    楚渝說:“謝謝。”
    護士拿著東西出去了,楚渝坐在病床上,身邊一道強烈的視線一直注視著他,他身心都有些疲憊,也不願再多費唇舌讓謝瀾星離開,他轉頭看向了窗外。
    天空仍舊灰蒙蒙的,像昨天一樣。
    心口隱隱泛痛,楚渝呼吸突然有些急促,他幹脆閉了眼,將所有情緒藏於心中,表情又趨於平靜。
    麵前突然多了一道陰影,楚渝睜眼,看到了謝瀾星的臉,對方正盯著他,視線在他臉上遊移。
    謝瀾星盯著他一眨不眨,發現楚渝神情很淡,並不是他想象中的模樣,跟楚渝看來的視線對上,他突然一笑,“楚渝,我以為你在哭呢。”
    *
    楚渝第二天才去學校,如往常那樣上課,除了臉色比之前蒼白之外跟平時沒有區別。
    即使周圍人看他的眼神帶著些異樣,他也麵色如常。
    “他真是同性戀。”
    “沒看出來,他竟然喜歡男人。”
    早上第一節課,當楚渝來到教室坐下耳邊就傳來幾聲議論,聲源離他不遠,聲音也沒壓低,像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楚渝沒有理,一個人坐在靠窗的角落,神色冷漠,仿佛與周圍隔了道牆。
    之後也再沒有人向他靠近,除了跟他同一個宿舍的幾人。
    陸向榮早就猜到楚渝跟封淮的關係,所以表現得還算平靜,謝瀾星跟他是同類,自然不會在意,而另一名舍友在知道楚渝的性取向後就跟其他人一樣,雖然沒有明著排斥他,但隻要有楚渝在宿舍他就會找借口離開,從不正麵對著楚渝。
    幾天之後,楚渝搬離了宿舍,他的東西不多,隻有幾件換洗的衣服和一床棉被。
    謝瀾星跟在他身邊,見楚渝冷漠的側臉笑眯眯的問,“楚渝,你真的不打算考慮一下我麽,我不比封淮差的。”
    楚渝停下步伐,將他手中拎著的東西拿過來,對他說,“抱歉。”
    已經被拒絕不知道多少次了,謝瀾星幾乎都已經習以為常,絲毫不放在心上,臉上笑容不減,“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你真的不跟我試試嗎?”
    楚渝看了他一眼,拿著東西徑直走了。
    謝瀾星連忙跟上,要幫楚渝拿東西,被楚渝錯開。
    被拒絕的謝瀾星有些沮喪,苦口婆心的說,“楚渝,做不成戀人我們當普通朋友總行了吧?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不是很正常嗎,我幫你拿吧,下次我有需要了你再幫我,行嗎?”
    也不管楚渝同意不同意了,謝瀾星直接搶過楚渝手中的旅行包走在前麵,回頭看他,笑,“就這麽說定了。”
    楚渝租了新的房子,封淮離開後,他就從那套房裏搬了出去,離開了那個充滿他和封淮回憶的空間。
    從他跟封淮說分手的那刻,他就已經沒資格再住在裏麵。
    是他食言了,他放棄了封淮。
    封淮離開一個星期後,任柏又來找了他一次。<國,任柏這次來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讓他跟封淮徹底斷聯,不要再有交集。
    即使任柏不說,他也有這個打算,楚渝不是喜歡拖泥帶水的人,既然已經決定跟封淮分手,他就會跟他斷個徹底,不會讓自己再有分毫念想。
    銷卡的前一天,或許是不舍,又或許是因為別的什麽,楚渝最後一次用這個號碼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振鈴時他心髒跳動的頻率都快了許多,握在手機上的五指微微發緊。
    “喂?”
    十幾秒後,電話接通,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聲音如大提琴一般華麗低沉,是很好聽的聲音,但不是封淮。
    楚渝說不清那時自己心中是什麽情緒,他沉默良久,那邊也沒再說話。
    “抱歉。”說完這兩個字楚渝就想掛電話,那道男聲卻再次響起。
    “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
    楚渝整個怔住,知道對方說的“他”是誰,也知道了這個電話號碼的主人是誰。
    等他回過神來,電話已經掛斷了。
    一直到很久以後,楚渝才知道封祁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他去找母親,發現母親身邊牽著一個孩子,也在一步步遠離他。
    隻剩下他一人。
    冰冷的手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溫暖,楚渝抬頭,發現封淮站在他身邊一臉寵溺的看著他,他握著他的手說:
    “楚渝,你還有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心髒突然一陣劇烈抽痛,像是有無數根針一起紮了進來,楚渝疼得從夢中醒了過來。
    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張臉,正緊張的看著他,楚渝有些恍惚,喊了聲他的名字。
    “封淮。”
    沙啞的嗓音,幾乎聽不出他在說什麽,陸嶼卻聽清了。
    朦朧的視線漸漸清晰,楚渝意識回籠看清了眼前人的臉,發現是陸嶼後他怔了一下,隨後放開了他的手。
    “抱歉。”
    陸嶼很快收拾好情緒,像是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直起身。
    “沒事。”
    陸嶼坐了下來,問他,“感覺怎麽樣了?有哪裏不舒服嗎?”
    楚渝搖了搖頭,他環顧四周,撐著無力的身體從床上坐起,陸嶼將枕頭墊在了他的後背。
    楚渝低聲說,“謝謝。”
    聲音沙啞帶著濃濃的鼻音。
    陸嶼去飲水機接了一杯溫水給他。
    “喝點水吧。”
    “謝謝。”接過水杯喝了一口,楚渝幹澀的嗓子才好受許多。
    “我怎麽會在這裏?”
    陸嶼說:“你今天沒來上課,輔導員聯係不上你向我問你的消息,我去找你時發現你的門沒鎖,進去後見你發燒嚴重,所以將你帶來了醫院。”
    “抱歉,沒經過你的允許就進入你的私人空間。”
    楚渝想到自己昨天的狀態,垂眸看著自己輸液的右手,視線在中指上那枚銀色戒指上停留,“不用道歉,該是我謝謝你。”
    “楚渝,你醒了!”楚渝的話音剛落,一個人影就從病房門外走了進來,手中還提著一碗粥,見楚渝醒了臉上漫上笑容,徑直朝他走來。
    “感覺怎麽樣?有沒有什麽地方不舒服?”
    楚渝沉默著沒有回答。
    見楚渝不答,謝瀾星也不在意,將買來的粥打開端到楚渝麵前,嘴角掛著笑,“餓了嗎?要不要吃點粥?”
    見楚渝輸著液的手,謝瀾星很體貼的說,“你輸著液吃東西不方便,要不要我喂你?”
    麵前的人熱情得有些異常,雙眼笑眯眯的,好像很高興的模樣。
    房間內彌漫著淡淡的粥香,很是勾人食欲。
    楚渝從昨天開始就沒怎麽進過食,他的肚子早就空了,如今發著燒身體沒有力氣,確實需要進食補充體力,但他現在沒有一點胃口。
    “謝謝,不用了。”
    謝瀾星隻能將粥放下,“好吧。”
    病房內安靜下來,楚渝看向陸嶼和謝瀾星,“陸學長,謝謝你送我來醫院,這裏我自己就可以,你們回去吧。”
    謝瀾星說:“不行,輔導員剛才打電話給我讓我好好照顧你,我要是離開了,輔導員問起我不好交差。”
    謝瀾星回頭對站在一旁的陸嶼說,“學長,謝謝你送楚渝過來,改天我請你吃飯,你下午應該還有課吧,要不你先回去?楚渝這裏有我就行。”
    陸嶼跟楚渝僅僅隻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再留下來也沒有理由,他看了一眼時間,隻能說好。
    臨走前他對楚渝說:“楚渝,如果有什麽需要,你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我。”
    陸嶼離開後沒多久護士就走了進來,見楚渝醒了,幫他換輸液瓶時沒忍住多看了他幾眼,又幫他量了體溫。
    因輸了液的關係,楚渝的體溫已經降了很多。
    “請問,我什麽時候可以出院?”
    被楚渝看著的年輕護士臉微微紅了些,她說,“這是最後一瓶,輸完沒什麽問題就可以出院了。”
    楚渝說:“謝謝。”
    護士拿著東西出去了,楚渝坐在病床上,身邊一道強烈的視線一直注視著他,他身心都有些疲憊,也不願再多費唇舌讓謝瀾星離開,他轉頭看向了窗外。
    天空仍舊灰蒙蒙的,像昨天一樣。
    心口隱隱泛痛,楚渝呼吸突然有些急促,他幹脆閉了眼,將所有情緒藏於心中,表情又趨於平靜。
    麵前突然多了一道陰影,楚渝睜眼,看到了謝瀾星的臉,對方正盯著他,視線在他臉上遊移。
    謝瀾星盯著他一眨不眨,發現楚渝神情很淡,並不是他想象中的模樣,跟楚渝看來的視線對上,他突然一笑,“楚渝,我以為你在哭呢。”
    *
    楚渝第二天才去學校,如往常那樣上課,除了臉色比之前蒼白之外跟平時沒有區別。
    即使周圍人看他的眼神帶著些異樣,他也麵色如常。
    “他真是同性戀。”
    “沒看出來,他竟然喜歡男人。”
    早上第一節課,當楚渝來到教室坐下耳邊就傳來幾聲議論,聲源離他不遠,聲音也沒壓低,像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楚渝沒有理,一個人坐在靠窗的角落,神色冷漠,仿佛與周圍隔了道牆。
    之後也再沒有人向他靠近,除了跟他同一個宿舍的幾人。
    陸向榮早就猜到楚渝跟封淮的關係,所以表現得還算平靜,謝瀾星跟他是同類,自然不會在意,而另一名舍友在知道楚渝的性取向後就跟其他人一樣,雖然沒有明著排斥他,但隻要有楚渝在宿舍他就會找借口離開,從不正麵對著楚渝。
    幾天之後,楚渝搬離了宿舍,他的東西不多,隻有幾件換洗的衣服和一床棉被。
    謝瀾星跟在他身邊,見楚渝冷漠的側臉笑眯眯的問,“楚渝,你真的不打算考慮一下我麽,我不比封淮差的。”
    楚渝停下步伐,將他手中拎著的東西拿過來,對他說,“抱歉。”
    已經被拒絕不知道多少次了,謝瀾星幾乎都已經習以為常,絲毫不放在心上,臉上笑容不減,“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你真的不跟我試試嗎?”
    楚渝看了他一眼,拿著東西徑直走了。
    謝瀾星連忙跟上,要幫楚渝拿東西,被楚渝錯開。
    被拒絕的謝瀾星有些沮喪,苦口婆心的說,“楚渝,做不成戀人我們當普通朋友總行了吧?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不是很正常嗎,我幫你拿吧,下次我有需要了你再幫我,行嗎?”
    也不管楚渝同意不同意了,謝瀾星直接搶過楚渝手中的旅行包走在前麵,回頭看他,笑,“就這麽說定了。”
    楚渝租了新的房子,封淮離開後,他就從那套房裏搬了出去,離開了那個充滿他和封淮回憶的空間。
    從他跟封淮說分手的那刻,他就已經沒資格再住在裏麵。
    是他食言了,他放棄了封淮。
    封淮離開一個星期後,任柏又來找了他一次。<國,任柏這次來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讓他跟封淮徹底斷聯,不要再有交集。
    即使任柏不說,他也有這個打算,楚渝不是喜歡拖泥帶水的人,既然已經決定跟封淮分手,他就會跟他斷個徹底,不會讓自己再有分毫念想。
    銷卡的前一天,或許是不舍,又或許是因為別的什麽,楚渝最後一次用這個號碼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振鈴時他心髒跳動的頻率都快了許多,握在手機上的五指微微發緊。
    “喂?”
    十幾秒後,電話接通,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聲音如大提琴一般華麗低沉,是很好聽的聲音,但不是封淮。
    楚渝說不清那時自己心中是什麽情緒,他沉默良久,那邊也沒再說話。
    “抱歉。”說完這兩個字楚渝就想掛電話,那道男聲卻再次響起。
    “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
    楚渝整個怔住,知道對方說的“他”是誰,也知道了這個電話號碼的主人是誰。
    等他回過神來,電話已經掛斷了。
    一直到很久以後,楚渝才知道封祁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他去找母親,發現母親身邊牽著一個孩子,也在一步步遠離他。
    隻剩下他一人。
    冰冷的手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溫暖,楚渝抬頭,發現封淮站在他身邊一臉寵溺的看著他,他握著他的手說:
    “楚渝,你還有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心髒突然一陣劇烈抽痛,像是有無數根針一起紮了進來,楚渝疼得從夢中醒了過來。
    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張臉,正緊張的看著他,楚渝有些恍惚,喊了聲他的名字。
    “封淮。”
    沙啞的嗓音,幾乎聽不出他在說什麽,陸嶼卻聽清了。
    朦朧的視線漸漸清晰,楚渝意識回籠看清了眼前人的臉,發現是陸嶼後他怔了一下,隨後放開了他的手。
    “抱歉。”
    陸嶼很快收拾好情緒,像是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直起身。
    “沒事。”
    陸嶼坐了下來,問他,“感覺怎麽樣了?有哪裏不舒服嗎?”
    楚渝搖了搖頭,他環顧四周,撐著無力的身體從床上坐起,陸嶼將枕頭墊在了他的後背。
    楚渝低聲說,“謝謝。”
    聲音沙啞帶著濃濃的鼻音。
    陸嶼去飲水機接了一杯溫水給他。
    “喝點水吧。”
    “謝謝。”接過水杯喝了一口,楚渝幹澀的嗓子才好受許多。
    “我怎麽會在這裏?”
    陸嶼說:“你今天沒來上課,輔導員聯係不上你向我問你的消息,我去找你時發現你的門沒鎖,進去後見你發燒嚴重,所以將你帶來了醫院。”
    “抱歉,沒經過你的允許就進入你的私人空間。”
    楚渝想到自己昨天的狀態,垂眸看著自己輸液的右手,視線在中指上那枚銀色戒指上停留,“不用道歉,該是我謝謝你。”
    “楚渝,你醒了!”楚渝的話音剛落,一個人影就從病房門外走了進來,手中還提著一碗粥,見楚渝醒了臉上漫上笑容,徑直朝他走來。
    “感覺怎麽樣?有沒有什麽地方不舒服?”
    楚渝沉默著沒有回答。
    見楚渝不答,謝瀾星也不在意,將買來的粥打開端到楚渝麵前,嘴角掛著笑,“餓了嗎?要不要吃點粥?”
    見楚渝輸著液的手,謝瀾星很體貼的說,“你輸著液吃東西不方便,要不要我喂你?”
    麵前的人熱情得有些異常,雙眼笑眯眯的,好像很高興的模樣。
    房間內彌漫著淡淡的粥香,很是勾人食欲。
    楚渝從昨天開始就沒怎麽進過食,他的肚子早就空了,如今發著燒身體沒有力氣,確實需要進食補充體力,但他現在沒有一點胃口。
    “謝謝,不用了。”
    謝瀾星隻能將粥放下,“好吧。”
    病房內安靜下來,楚渝看向陸嶼和謝瀾星,“陸學長,謝謝你送我來醫院,這裏我自己就可以,你們回去吧。”
    謝瀾星說:“不行,輔導員剛才打電話給我讓我好好照顧你,我要是離開了,輔導員問起我不好交差。”
    謝瀾星回頭對站在一旁的陸嶼說,“學長,謝謝你送楚渝過來,改天我請你吃飯,你下午應該還有課吧,要不你先回去?楚渝這裏有我就行。”
    陸嶼跟楚渝僅僅隻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再留下來也沒有理由,他看了一眼時間,隻能說好。
    臨走前他對楚渝說:“楚渝,如果有什麽需要,你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我。”
    陸嶼離開後沒多久護士就走了進來,見楚渝醒了,幫他換輸液瓶時沒忍住多看了他幾眼,又幫他量了體溫。
    因輸了液的關係,楚渝的體溫已經降了很多。
    “請問,我什麽時候可以出院?”
    被楚渝看著的年輕護士臉微微紅了些,她說,“這是最後一瓶,輸完沒什麽問題就可以出院了。”
    楚渝說:“謝謝。”
    護士拿著東西出去了,楚渝坐在病床上,身邊一道強烈的視線一直注視著他,他身心都有些疲憊,也不願再多費唇舌讓謝瀾星離開,他轉頭看向了窗外。
    天空仍舊灰蒙蒙的,像昨天一樣。
    心口隱隱泛痛,楚渝呼吸突然有些急促,他幹脆閉了眼,將所有情緒藏於心中,表情又趨於平靜。
    麵前突然多了一道陰影,楚渝睜眼,看到了謝瀾星的臉,對方正盯著他,視線在他臉上遊移。
    謝瀾星盯著他一眨不眨,發現楚渝神情很淡,並不是他想象中的模樣,跟楚渝看來的視線對上,他突然一笑,“楚渝,我以為你在哭呢。”
    *
    楚渝第二天才去學校,如往常那樣上課,除了臉色比之前蒼白之外跟平時沒有區別。
    即使周圍人看他的眼神帶著些異樣,他也麵色如常。
    “他真是同性戀。”
    “沒看出來,他竟然喜歡男人。”
    早上第一節課,當楚渝來到教室坐下耳邊就傳來幾聲議論,聲源離他不遠,聲音也沒壓低,像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楚渝沒有理,一個人坐在靠窗的角落,神色冷漠,仿佛與周圍隔了道牆。
    之後也再沒有人向他靠近,除了跟他同一個宿舍的幾人。
    陸向榮早就猜到楚渝跟封淮的關係,所以表現得還算平靜,謝瀾星跟他是同類,自然不會在意,而另一名舍友在知道楚渝的性取向後就跟其他人一樣,雖然沒有明著排斥他,但隻要有楚渝在宿舍他就會找借口離開,從不正麵對著楚渝。
    幾天之後,楚渝搬離了宿舍,他的東西不多,隻有幾件換洗的衣服和一床棉被。
    謝瀾星跟在他身邊,見楚渝冷漠的側臉笑眯眯的問,“楚渝,你真的不打算考慮一下我麽,我不比封淮差的。”
    楚渝停下步伐,將他手中拎著的東西拿過來,對他說,“抱歉。”
    已經被拒絕不知道多少次了,謝瀾星幾乎都已經習以為常,絲毫不放在心上,臉上笑容不減,“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你真的不跟我試試嗎?”
    楚渝看了他一眼,拿著東西徑直走了。
    謝瀾星連忙跟上,要幫楚渝拿東西,被楚渝錯開。
    被拒絕的謝瀾星有些沮喪,苦口婆心的說,“楚渝,做不成戀人我們當普通朋友總行了吧?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不是很正常嗎,我幫你拿吧,下次我有需要了你再幫我,行嗎?”
    也不管楚渝同意不同意了,謝瀾星直接搶過楚渝手中的旅行包走在前麵,回頭看他,笑,“就這麽說定了。”
    楚渝租了新的房子,封淮離開後,他就從那套房裏搬了出去,離開了那個充滿他和封淮回憶的空間。
    從他跟封淮說分手的那刻,他就已經沒資格再住在裏麵。
    是他食言了,他放棄了封淮。
    封淮離開一個星期後,任柏又來找了他一次。<國,任柏這次來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讓他跟封淮徹底斷聯,不要再有交集。
    即使任柏不說,他也有這個打算,楚渝不是喜歡拖泥帶水的人,既然已經決定跟封淮分手,他就會跟他斷個徹底,不會讓自己再有分毫念想。
    銷卡的前一天,或許是不舍,又或許是因為別的什麽,楚渝最後一次用這個號碼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振鈴時他心髒跳動的頻率都快了許多,握在手機上的五指微微發緊。
    “喂?”
    十幾秒後,電話接通,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聲音如大提琴一般華麗低沉,是很好聽的聲音,但不是封淮。
    楚渝說不清那時自己心中是什麽情緒,他沉默良久,那邊也沒再說話。
    “抱歉。”說完這兩個字楚渝就想掛電話,那道男聲卻再次響起。
    “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
    楚渝整個怔住,知道對方說的“他”是誰,也知道了這個電話號碼的主人是誰。
    等他回過神來,電話已經掛斷了。
    一直到很久以後,楚渝才知道封祁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他去找母親,發現母親身邊牽著一個孩子,也在一步步遠離他。
    隻剩下他一人。
    冰冷的手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溫暖,楚渝抬頭,發現封淮站在他身邊一臉寵溺的看著他,他握著他的手說:
    “楚渝,你還有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心髒突然一陣劇烈抽痛,像是有無數根針一起紮了進來,楚渝疼得從夢中醒了過來。
    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張臉,正緊張的看著他,楚渝有些恍惚,喊了聲他的名字。
    “封淮。”
    沙啞的嗓音,幾乎聽不出他在說什麽,陸嶼卻聽清了。
    朦朧的視線漸漸清晰,楚渝意識回籠看清了眼前人的臉,發現是陸嶼後他怔了一下,隨後放開了他的手。
    “抱歉。”
    陸嶼很快收拾好情緒,像是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直起身。
    “沒事。”
    陸嶼坐了下來,問他,“感覺怎麽樣了?有哪裏不舒服嗎?”
    楚渝搖了搖頭,他環顧四周,撐著無力的身體從床上坐起,陸嶼將枕頭墊在了他的後背。
    楚渝低聲說,“謝謝。”
    聲音沙啞帶著濃濃的鼻音。
    陸嶼去飲水機接了一杯溫水給他。
    “喝點水吧。”
    “謝謝。”接過水杯喝了一口,楚渝幹澀的嗓子才好受許多。
    “我怎麽會在這裏?”
    陸嶼說:“你今天沒來上課,輔導員聯係不上你向我問你的消息,我去找你時發現你的門沒鎖,進去後見你發燒嚴重,所以將你帶來了醫院。”
    “抱歉,沒經過你的允許就進入你的私人空間。”
    楚渝想到自己昨天的狀態,垂眸看著自己輸液的右手,視線在中指上那枚銀色戒指上停留,“不用道歉,該是我謝謝你。”
    “楚渝,你醒了!”楚渝的話音剛落,一個人影就從病房門外走了進來,手中還提著一碗粥,見楚渝醒了臉上漫上笑容,徑直朝他走來。
    “感覺怎麽樣?有沒有什麽地方不舒服?”
    楚渝沉默著沒有回答。
    見楚渝不答,謝瀾星也不在意,將買來的粥打開端到楚渝麵前,嘴角掛著笑,“餓了嗎?要不要吃點粥?”
    見楚渝輸著液的手,謝瀾星很體貼的說,“你輸著液吃東西不方便,要不要我喂你?”
    麵前的人熱情得有些異常,雙眼笑眯眯的,好像很高興的模樣。
    房間內彌漫著淡淡的粥香,很是勾人食欲。
    楚渝從昨天開始就沒怎麽進過食,他的肚子早就空了,如今發著燒身體沒有力氣,確實需要進食補充體力,但他現在沒有一點胃口。
    “謝謝,不用了。”
    謝瀾星隻能將粥放下,“好吧。”
    病房內安靜下來,楚渝看向陸嶼和謝瀾星,“陸學長,謝謝你送我來醫院,這裏我自己就可以,你們回去吧。”
    謝瀾星說:“不行,輔導員剛才打電話給我讓我好好照顧你,我要是離開了,輔導員問起我不好交差。”
    謝瀾星回頭對站在一旁的陸嶼說,“學長,謝謝你送楚渝過來,改天我請你吃飯,你下午應該還有課吧,要不你先回去?楚渝這裏有我就行。”
    陸嶼跟楚渝僅僅隻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再留下來也沒有理由,他看了一眼時間,隻能說好。
    臨走前他對楚渝說:“楚渝,如果有什麽需要,你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我。”
    陸嶼離開後沒多久護士就走了進來,見楚渝醒了,幫他換輸液瓶時沒忍住多看了他幾眼,又幫他量了體溫。
    因輸了液的關係,楚渝的體溫已經降了很多。
    “請問,我什麽時候可以出院?”
    被楚渝看著的年輕護士臉微微紅了些,她說,“這是最後一瓶,輸完沒什麽問題就可以出院了。”
    楚渝說:“謝謝。”
    護士拿著東西出去了,楚渝坐在病床上,身邊一道強烈的視線一直注視著他,他身心都有些疲憊,也不願再多費唇舌讓謝瀾星離開,他轉頭看向了窗外。
    天空仍舊灰蒙蒙的,像昨天一樣。
    心口隱隱泛痛,楚渝呼吸突然有些急促,他幹脆閉了眼,將所有情緒藏於心中,表情又趨於平靜。
    麵前突然多了一道陰影,楚渝睜眼,看到了謝瀾星的臉,對方正盯著他,視線在他臉上遊移。
    謝瀾星盯著他一眨不眨,發現楚渝神情很淡,並不是他想象中的模樣,跟楚渝看來的視線對上,他突然一笑,“楚渝,我以為你在哭呢。”
    *
    楚渝第二天才去學校,如往常那樣上課,除了臉色比之前蒼白之外跟平時沒有區別。
    即使周圍人看他的眼神帶著些異樣,他也麵色如常。
    “他真是同性戀。”
    “沒看出來,他竟然喜歡男人。”
    早上第一節課,當楚渝來到教室坐下耳邊就傳來幾聲議論,聲源離他不遠,聲音也沒壓低,像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楚渝沒有理,一個人坐在靠窗的角落,神色冷漠,仿佛與周圍隔了道牆。
    之後也再沒有人向他靠近,除了跟他同一個宿舍的幾人。
    陸向榮早就猜到楚渝跟封淮的關係,所以表現得還算平靜,謝瀾星跟他是同類,自然不會在意,而另一名舍友在知道楚渝的性取向後就跟其他人一樣,雖然沒有明著排斥他,但隻要有楚渝在宿舍他就會找借口離開,從不正麵對著楚渝。
    幾天之後,楚渝搬離了宿舍,他的東西不多,隻有幾件換洗的衣服和一床棉被。
    謝瀾星跟在他身邊,見楚渝冷漠的側臉笑眯眯的問,“楚渝,你真的不打算考慮一下我麽,我不比封淮差的。”
    楚渝停下步伐,將他手中拎著的東西拿過來,對他說,“抱歉。”
    已經被拒絕不知道多少次了,謝瀾星幾乎都已經習以為常,絲毫不放在心上,臉上笑容不減,“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你真的不跟我試試嗎?”
    楚渝看了他一眼,拿著東西徑直走了。
    謝瀾星連忙跟上,要幫楚渝拿東西,被楚渝錯開。
    被拒絕的謝瀾星有些沮喪,苦口婆心的說,“楚渝,做不成戀人我們當普通朋友總行了吧?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不是很正常嗎,我幫你拿吧,下次我有需要了你再幫我,行嗎?”
    也不管楚渝同意不同意了,謝瀾星直接搶過楚渝手中的旅行包走在前麵,回頭看他,笑,“就這麽說定了。”
    楚渝租了新的房子,封淮離開後,他就從那套房裏搬了出去,離開了那個充滿他和封淮回憶的空間。
    從他跟封淮說分手的那刻,他就已經沒資格再住在裏麵。
    是他食言了,他放棄了封淮。
    封淮離開一個星期後,任柏又來找了他一次。<國,任柏這次來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讓他跟封淮徹底斷聯,不要再有交集。
    即使任柏不說,他也有這個打算,楚渝不是喜歡拖泥帶水的人,既然已經決定跟封淮分手,他就會跟他斷個徹底,不會讓自己再有分毫念想。
    銷卡的前一天,或許是不舍,又或許是因為別的什麽,楚渝最後一次用這個號碼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振鈴時他心髒跳動的頻率都快了許多,握在手機上的五指微微發緊。
    “喂?”
    十幾秒後,電話接通,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聲音如大提琴一般華麗低沉,是很好聽的聲音,但不是封淮。
    楚渝說不清那時自己心中是什麽情緒,他沉默良久,那邊也沒再說話。
    “抱歉。”說完這兩個字楚渝就想掛電話,那道男聲卻再次響起。
    “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
    楚渝整個怔住,知道對方說的“他”是誰,也知道了這個電話號碼的主人是誰。
    等他回過神來,電話已經掛斷了。
    一直到很久以後,楚渝才知道封祁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他去找母親,發現母親身邊牽著一個孩子,也在一步步遠離他。
    隻剩下他一人。
    冰冷的手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溫暖,楚渝抬頭,發現封淮站在他身邊一臉寵溺的看著他,他握著他的手說:
    “楚渝,你還有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心髒突然一陣劇烈抽痛,像是有無數根針一起紮了進來,楚渝疼得從夢中醒了過來。
    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張臉,正緊張的看著他,楚渝有些恍惚,喊了聲他的名字。
    “封淮。”
    沙啞的嗓音,幾乎聽不出他在說什麽,陸嶼卻聽清了。
    朦朧的視線漸漸清晰,楚渝意識回籠看清了眼前人的臉,發現是陸嶼後他怔了一下,隨後放開了他的手。
    “抱歉。”
    陸嶼很快收拾好情緒,像是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直起身。
    “沒事。”
    陸嶼坐了下來,問他,“感覺怎麽樣了?有哪裏不舒服嗎?”
    楚渝搖了搖頭,他環顧四周,撐著無力的身體從床上坐起,陸嶼將枕頭墊在了他的後背。
    楚渝低聲說,“謝謝。”
    聲音沙啞帶著濃濃的鼻音。
    陸嶼去飲水機接了一杯溫水給他。
    “喝點水吧。”
    “謝謝。”接過水杯喝了一口,楚渝幹澀的嗓子才好受許多。
    “我怎麽會在這裏?”
    陸嶼說:“你今天沒來上課,輔導員聯係不上你向我問你的消息,我去找你時發現你的門沒鎖,進去後見你發燒嚴重,所以將你帶來了醫院。”
    “抱歉,沒經過你的允許就進入你的私人空間。”
    楚渝想到自己昨天的狀態,垂眸看著自己輸液的右手,視線在中指上那枚銀色戒指上停留,“不用道歉,該是我謝謝你。”
    “楚渝,你醒了!”楚渝的話音剛落,一個人影就從病房門外走了進來,手中還提著一碗粥,見楚渝醒了臉上漫上笑容,徑直朝他走來。
    “感覺怎麽樣?有沒有什麽地方不舒服?”
    楚渝沉默著沒有回答。
    見楚渝不答,謝瀾星也不在意,將買來的粥打開端到楚渝麵前,嘴角掛著笑,“餓了嗎?要不要吃點粥?”
    見楚渝輸著液的手,謝瀾星很體貼的說,“你輸著液吃東西不方便,要不要我喂你?”
    麵前的人熱情得有些異常,雙眼笑眯眯的,好像很高興的模樣。
    房間內彌漫著淡淡的粥香,很是勾人食欲。
    楚渝從昨天開始就沒怎麽進過食,他的肚子早就空了,如今發著燒身體沒有力氣,確實需要進食補充體力,但他現在沒有一點胃口。
    “謝謝,不用了。”
    謝瀾星隻能將粥放下,“好吧。”
    病房內安靜下來,楚渝看向陸嶼和謝瀾星,“陸學長,謝謝你送我來醫院,這裏我自己就可以,你們回去吧。”
    謝瀾星說:“不行,輔導員剛才打電話給我讓我好好照顧你,我要是離開了,輔導員問起我不好交差。”
    謝瀾星回頭對站在一旁的陸嶼說,“學長,謝謝你送楚渝過來,改天我請你吃飯,你下午應該還有課吧,要不你先回去?楚渝這裏有我就行。”
    陸嶼跟楚渝僅僅隻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再留下來也沒有理由,他看了一眼時間,隻能說好。
    臨走前他對楚渝說:“楚渝,如果有什麽需要,你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我。”
    陸嶼離開後沒多久護士就走了進來,見楚渝醒了,幫他換輸液瓶時沒忍住多看了他幾眼,又幫他量了體溫。
    因輸了液的關係,楚渝的體溫已經降了很多。
    “請問,我什麽時候可以出院?”
    被楚渝看著的年輕護士臉微微紅了些,她說,“這是最後一瓶,輸完沒什麽問題就可以出院了。”
    楚渝說:“謝謝。”
    護士拿著東西出去了,楚渝坐在病床上,身邊一道強烈的視線一直注視著他,他身心都有些疲憊,也不願再多費唇舌讓謝瀾星離開,他轉頭看向了窗外。
    天空仍舊灰蒙蒙的,像昨天一樣。
    心口隱隱泛痛,楚渝呼吸突然有些急促,他幹脆閉了眼,將所有情緒藏於心中,表情又趨於平靜。
    麵前突然多了一道陰影,楚渝睜眼,看到了謝瀾星的臉,對方正盯著他,視線在他臉上遊移。
    謝瀾星盯著他一眨不眨,發現楚渝神情很淡,並不是他想象中的模樣,跟楚渝看來的視線對上,他突然一笑,“楚渝,我以為你在哭呢。”
    *
    楚渝第二天才去學校,如往常那樣上課,除了臉色比之前蒼白之外跟平時沒有區別。
    即使周圍人看他的眼神帶著些異樣,他也麵色如常。
    “他真是同性戀。”
    “沒看出來,他竟然喜歡男人。”
    早上第一節課,當楚渝來到教室坐下耳邊就傳來幾聲議論,聲源離他不遠,聲音也沒壓低,像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楚渝沒有理,一個人坐在靠窗的角落,神色冷漠,仿佛與周圍隔了道牆。
    之後也再沒有人向他靠近,除了跟他同一個宿舍的幾人。
    陸向榮早就猜到楚渝跟封淮的關係,所以表現得還算平靜,謝瀾星跟他是同類,自然不會在意,而另一名舍友在知道楚渝的性取向後就跟其他人一樣,雖然沒有明著排斥他,但隻要有楚渝在宿舍他就會找借口離開,從不正麵對著楚渝。
    幾天之後,楚渝搬離了宿舍,他的東西不多,隻有幾件換洗的衣服和一床棉被。
    謝瀾星跟在他身邊,見楚渝冷漠的側臉笑眯眯的問,“楚渝,你真的不打算考慮一下我麽,我不比封淮差的。”
    楚渝停下步伐,將他手中拎著的東西拿過來,對他說,“抱歉。”
    已經被拒絕不知道多少次了,謝瀾星幾乎都已經習以為常,絲毫不放在心上,臉上笑容不減,“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你真的不跟我試試嗎?”
    楚渝看了他一眼,拿著東西徑直走了。
    謝瀾星連忙跟上,要幫楚渝拿東西,被楚渝錯開。
    被拒絕的謝瀾星有些沮喪,苦口婆心的說,“楚渝,做不成戀人我們當普通朋友總行了吧?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不是很正常嗎,我幫你拿吧,下次我有需要了你再幫我,行嗎?”
    也不管楚渝同意不同意了,謝瀾星直接搶過楚渝手中的旅行包走在前麵,回頭看他,笑,“就這麽說定了。”
    楚渝租了新的房子,封淮離開後,他就從那套房裏搬了出去,離開了那個充滿他和封淮回憶的空間。
    從他跟封淮說分手的那刻,他就已經沒資格再住在裏麵。
    是他食言了,他放棄了封淮。
    封淮離開一個星期後,任柏又來找了他一次。<國,任柏這次來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讓他跟封淮徹底斷聯,不要再有交集。
    即使任柏不說,他也有這個打算,楚渝不是喜歡拖泥帶水的人,既然已經決定跟封淮分手,他就會跟他斷個徹底,不會讓自己再有分毫念想。
    銷卡的前一天,或許是不舍,又或許是因為別的什麽,楚渝最後一次用這個號碼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振鈴時他心髒跳動的頻率都快了許多,握在手機上的五指微微發緊。
    “喂?”
    十幾秒後,電話接通,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聲音如大提琴一般華麗低沉,是很好聽的聲音,但不是封淮。
    楚渝說不清那時自己心中是什麽情緒,他沉默良久,那邊也沒再說話。
    “抱歉。”說完這兩個字楚渝就想掛電話,那道男聲卻再次響起。
    “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
    楚渝整個怔住,知道對方說的“他”是誰,也知道了這個電話號碼的主人是誰。
    等他回過神來,電話已經掛斷了。
    一直到很久以後,楚渝才知道封祁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他去找母親,發現母親身邊牽著一個孩子,也在一步步遠離他。
    隻剩下他一人。
    冰冷的手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溫暖,楚渝抬頭,發現封淮站在他身邊一臉寵溺的看著他,他握著他的手說:
    “楚渝,你還有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心髒突然一陣劇烈抽痛,像是有無數根針一起紮了進來,楚渝疼得從夢中醒了過來。
    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張臉,正緊張的看著他,楚渝有些恍惚,喊了聲他的名字。
    “封淮。”
    沙啞的嗓音,幾乎聽不出他在說什麽,陸嶼卻聽清了。
    朦朧的視線漸漸清晰,楚渝意識回籠看清了眼前人的臉,發現是陸嶼後他怔了一下,隨後放開了他的手。
    “抱歉。”
    陸嶼很快收拾好情緒,像是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直起身。
    “沒事。”
    陸嶼坐了下來,問他,“感覺怎麽樣了?有哪裏不舒服嗎?”
    楚渝搖了搖頭,他環顧四周,撐著無力的身體從床上坐起,陸嶼將枕頭墊在了他的後背。
    楚渝低聲說,“謝謝。”
    聲音沙啞帶著濃濃的鼻音。
    陸嶼去飲水機接了一杯溫水給他。
    “喝點水吧。”
    “謝謝。”接過水杯喝了一口,楚渝幹澀的嗓子才好受許多。
    “我怎麽會在這裏?”
    陸嶼說:“你今天沒來上課,輔導員聯係不上你向我問你的消息,我去找你時發現你的門沒鎖,進去後見你發燒嚴重,所以將你帶來了醫院。”
    “抱歉,沒經過你的允許就進入你的私人空間。”
    楚渝想到自己昨天的狀態,垂眸看著自己輸液的右手,視線在中指上那枚銀色戒指上停留,“不用道歉,該是我謝謝你。”
    “楚渝,你醒了!”楚渝的話音剛落,一個人影就從病房門外走了進來,手中還提著一碗粥,見楚渝醒了臉上漫上笑容,徑直朝他走來。
    “感覺怎麽樣?有沒有什麽地方不舒服?”
    楚渝沉默著沒有回答。
    見楚渝不答,謝瀾星也不在意,將買來的粥打開端到楚渝麵前,嘴角掛著笑,“餓了嗎?要不要吃點粥?”
    見楚渝輸著液的手,謝瀾星很體貼的說,“你輸著液吃東西不方便,要不要我喂你?”
    麵前的人熱情得有些異常,雙眼笑眯眯的,好像很高興的模樣。
    房間內彌漫著淡淡的粥香,很是勾人食欲。
    楚渝從昨天開始就沒怎麽進過食,他的肚子早就空了,如今發著燒身體沒有力氣,確實需要進食補充體力,但他現在沒有一點胃口。
    “謝謝,不用了。”
    謝瀾星隻能將粥放下,“好吧。”
    病房內安靜下來,楚渝看向陸嶼和謝瀾星,“陸學長,謝謝你送我來醫院,這裏我自己就可以,你們回去吧。”
    謝瀾星說:“不行,輔導員剛才打電話給我讓我好好照顧你,我要是離開了,輔導員問起我不好交差。”
    謝瀾星回頭對站在一旁的陸嶼說,“學長,謝謝你送楚渝過來,改天我請你吃飯,你下午應該還有課吧,要不你先回去?楚渝這裏有我就行。”
    陸嶼跟楚渝僅僅隻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再留下來也沒有理由,他看了一眼時間,隻能說好。
    臨走前他對楚渝說:“楚渝,如果有什麽需要,你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我。”
    陸嶼離開後沒多久護士就走了進來,見楚渝醒了,幫他換輸液瓶時沒忍住多看了他幾眼,又幫他量了體溫。
    因輸了液的關係,楚渝的體溫已經降了很多。
    “請問,我什麽時候可以出院?”
    被楚渝看著的年輕護士臉微微紅了些,她說,“這是最後一瓶,輸完沒什麽問題就可以出院了。”
    楚渝說:“謝謝。”
    護士拿著東西出去了,楚渝坐在病床上,身邊一道強烈的視線一直注視著他,他身心都有些疲憊,也不願再多費唇舌讓謝瀾星離開,他轉頭看向了窗外。
    天空仍舊灰蒙蒙的,像昨天一樣。
    心口隱隱泛痛,楚渝呼吸突然有些急促,他幹脆閉了眼,將所有情緒藏於心中,表情又趨於平靜。
    麵前突然多了一道陰影,楚渝睜眼,看到了謝瀾星的臉,對方正盯著他,視線在他臉上遊移。
    謝瀾星盯著他一眨不眨,發現楚渝神情很淡,並不是他想象中的模樣,跟楚渝看來的視線對上,他突然一笑,“楚渝,我以為你在哭呢。”
    *
    楚渝第二天才去學校,如往常那樣上課,除了臉色比之前蒼白之外跟平時沒有區別。
    即使周圍人看他的眼神帶著些異樣,他也麵色如常。
    “他真是同性戀。”
    “沒看出來,他竟然喜歡男人。”
    早上第一節課,當楚渝來到教室坐下耳邊就傳來幾聲議論,聲源離他不遠,聲音也沒壓低,像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楚渝沒有理,一個人坐在靠窗的角落,神色冷漠,仿佛與周圍隔了道牆。
    之後也再沒有人向他靠近,除了跟他同一個宿舍的幾人。
    陸向榮早就猜到楚渝跟封淮的關係,所以表現得還算平靜,謝瀾星跟他是同類,自然不會在意,而另一名舍友在知道楚渝的性取向後就跟其他人一樣,雖然沒有明著排斥他,但隻要有楚渝在宿舍他就會找借口離開,從不正麵對著楚渝。
    幾天之後,楚渝搬離了宿舍,他的東西不多,隻有幾件換洗的衣服和一床棉被。
    謝瀾星跟在他身邊,見楚渝冷漠的側臉笑眯眯的問,“楚渝,你真的不打算考慮一下我麽,我不比封淮差的。”
    楚渝停下步伐,將他手中拎著的東西拿過來,對他說,“抱歉。”
    已經被拒絕不知道多少次了,謝瀾星幾乎都已經習以為常,絲毫不放在心上,臉上笑容不減,“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你真的不跟我試試嗎?”
    楚渝看了他一眼,拿著東西徑直走了。
    謝瀾星連忙跟上,要幫楚渝拿東西,被楚渝錯開。
    被拒絕的謝瀾星有些沮喪,苦口婆心的說,“楚渝,做不成戀人我們當普通朋友總行了吧?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不是很正常嗎,我幫你拿吧,下次我有需要了你再幫我,行嗎?”
    也不管楚渝同意不同意了,謝瀾星直接搶過楚渝手中的旅行包走在前麵,回頭看他,笑,“就這麽說定了。”
    楚渝租了新的房子,封淮離開後,他就從那套房裏搬了出去,離開了那個充滿他和封淮回憶的空間。
    從他跟封淮說分手的那刻,他就已經沒資格再住在裏麵。
    是他食言了,他放棄了封淮。
    封淮離開一個星期後,任柏又來找了他一次。<國,任柏這次來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讓他跟封淮徹底斷聯,不要再有交集。
    即使任柏不說,他也有這個打算,楚渝不是喜歡拖泥帶水的人,既然已經決定跟封淮分手,他就會跟他斷個徹底,不會讓自己再有分毫念想。
    銷卡的前一天,或許是不舍,又或許是因為別的什麽,楚渝最後一次用這個號碼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振鈴時他心髒跳動的頻率都快了許多,握在手機上的五指微微發緊。
    “喂?”
    十幾秒後,電話接通,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聲音如大提琴一般華麗低沉,是很好聽的聲音,但不是封淮。
    楚渝說不清那時自己心中是什麽情緒,他沉默良久,那邊也沒再說話。
    “抱歉。”說完這兩個字楚渝就想掛電話,那道男聲卻再次響起。
    “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
    楚渝整個怔住,知道對方說的“他”是誰,也知道了這個電話號碼的主人是誰。
    等他回過神來,電話已經掛斷了。
    一直到很久以後,楚渝才知道封祁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如果您喜歡,請把《你理理我》,方便以後閱讀你理理我第70章 第 70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你理理我第70章 第 70 章並對你理理我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