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嫣華

漢惠帝劉盈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柳寄江 本章:漢惠帝劉盈

    關於這個章節,隻是我個人的看法。所謂一千個讀者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每個人對曆史的解讀也都是不一樣的。
    以這樣的解讀打底,我寫了這篇,自然,我不認為我的解讀一定是正確的,不過我認為,關於,裏麵的理念隻要自己能夠圓的過來,也就可以了。
    漢惠帝劉盈,在位七年,公元前188年終,年僅二十有四歲。他死後,群臣為他上諡號為“惠”,“惠”字意為“仁慈、柔順”,這個諡號概括了他的生平。
    他是西漢開國皇帝劉邦的嫡長子,即位為帝,名正言順。他是大漢第二任皇帝,他的母親,就是中國史上第一個掌握大權的奇女子——呂後。
    惠帝是西漢史上一個奇怪的空白地帶。他之前,是“雄才大略”的開國皇帝劉邦,之後,是女主擅權,再往後呢,有文景之治,再往後是西漢史上最輝煌的時期,漢武時期。在往後,昭宣中興。
    再往後……我就不了了。
    總之,在這一串串輝煌璀璨的名字中間,他的名字,被遮掩的黯淡無光。
    就連史家,都有意無意的弱化了他。司馬遷寫史記,甚至沒有為其立世家,而且評價中有意無意的用了“仁弱”這樣一個似乎算不上褒義的形容詞。而漢書雖有《惠帝紀》獨立成篇,事跡卻簡陋,最後謂之寬仁之主,卻為呂太後虧損至德。
    我隻是覺得,他是一個很好的人。
    他隻是很悲哀,他致命的對手,是他的母親。
    劉盈並不是一個在錦衣玉食中長大的太子。他出生的時候,劉邦還沒有過於發家,他隨著母親和姐姐,在豐沛故裏生活。母親和姐姐忙於農活的時候,將他放在田埂。
    那個曾經被放置在田埂之上的嬰孩,後來成了一國之君。命運顛覆,很多時候都很奇怪。
    劉盈也不是一個不識人間風雨的太子,楚漢之爭的時候,劉邦曾經很長時間裏處於劣勢,漢二年,楚漢大戰期間,項羽遣人往豐沛拿劉邦家眷,六歲的劉盈和姐姐逃亡之中,偶遇父親,上了父親的馬車。然後,在追兵漸漸迫近的時候,劉邦為了活命,將他們踹下飛馳的馬車。幸有忠誠下屬庇護,最後不得落於敵手。但其時可謂生死之交。
    他的父親,是一個沒有太多良心的無賴。
    她的母親,是一個堅毅狠辣的令人色變的婦人。
    偏偏,他們生下的兒子,奇跡般的有一顆善良的靈魂。
    但凡起於微末的帝王之家,最初的時候,感情多半是真摯的。李淵起兵之前,李氏三兄弟也曾有過兄友弟恭的年華,最後卻釀成玄武門的慘變。
    好在,劉盈是唯一的嫡子,他的母家,在劉邦稱帝的過程中立過很多功勞,他的母親,是群臣認定的主母,如是,他的儲位,似乎是穩如泰山。
    偏偏敵不過一個父親的偏心。
    數年征戰,母親色衰而愛馳。年紀漸大,父親便喜歡上一個年輕的妾侍。
    戚懿。
    戚懿有子如意,人稱老來疼幼子。父親老來過分,將如意疼的無與尋常,竟生了易儲於如意的心思。
    劉盈自然也是不甘的。可是他的不甘和母親比起來,是多麽的蒼白無力。
    因為,母親更有憤恨的理由。
    我為你嫡妻,我多年來顧你吃喝行止,我為你持家,為你生兒育女,為你提心吊膽,為你受盡苦難,到頭來,我得到我該得到的,你居然要將這一切拱手送給那個什麽也不曾做過,坐享其成的小妖精。
    那其實是一場女人之間的戰爭。
    戚懿並不聰明,她依靠的隻有劉邦的寵愛,但就算是帝王,也不是什麽事情都隨心所欲的。
    就與劉邦共同打下天下的群臣而言,他們當然更希望擁有一個和他們共同走過苦難的太子,而不是一生下來就安享太平,和他們隔得遠遠的並不親近的孩子。
    太子至少可以看的見寬仁,而如意,隻是一個什麽都沒有定形的孩子。
    呂後是名正言順的主母,共過患難,而戚懿是什麽,她隻是劉邦路邊得到的一個小妾,深宮裏養著的菟絲花。
    而太子已經長成,可以獨立處事。若扶持如意,將來少不得戚懿要為他打理。他們是水裏火裏滾過的漢子,如何肯折腰聽命於什麽都沒有經曆過,隻在後宮邀寵的戚懿?
    在群臣之下,在民心麵前,劉邦隻得讓步。
    然後,他隻好和他的美人跳舞和歌。
    那個時候,劉邦已經看到了戚懿的最終結局。
    小的時候,聽人說起史官,頗有敬佩之意,據說,一個皇帝謀反以後,召來史官,問他將如何記錄此事。該史官義正言辭直書,某年某月某日,某人謀反。皇帝大怒,殺了這個史官。並召來他的弟弟。這個弟弟史官依舊書道,某人謀反。皇帝極怒,又殺了他。一連殺了幾個史官,問起最後一個史官。那個史官還是一字不差的寫道:某年某月某日,某人謀反。
    到最後,皇帝也沒轍了。隻能抹抹鼻子,算了。
    那個時候,我對曆史是抱以很崇高的敬意的。
    可是越長大,越發現不是那麽回事。
    也許史官不會可以將某事黑的顛倒成白的,但史官完全可以漏寫某事,略寫某事,詳寫某事,並發表一通議論來引導讀者的判斷。尤其是官修的史書,當書寫本朝史時,是非常注意文過飾非的。就算沒有出於文過飾非的考慮,而撰史者本人的政治立場政治態度,也會導致他偏向或者排斥這個曆史人物曆史事件,並在筆下體現出來。
    如此說來,我們麵對曆史的時候,又如何能相信它就是真正的曆史?
    看別的女孩子對這段曆史的解讀,《不如不遇傾城色》裏這樣寫:喜歡惠帝貼身相護如意,以及那個早晨不忍叫醒弟弟的這點點人情,“即使江山是自己的卻無力去行,也不忍去看,步步都踏著親人的血,不如就立定於此藍橋之上,憑欄看罷。
    把這用親人的血潑就的江山扔給想要的女人罷,她要的都給她,是對自己的救贖。”
    啞然失笑,女孩子就是這樣,很溫柔的解構著曆史,縱然荒唐如周幽王,也可以從烽火戲諸侯的調亮底色裏,窺出一點點真心。
    作為一個皇帝,這樣做自然是不合格的。於是司馬光指責惠帝:“棄國家而不恤……可謂篤於小仁而未知大誼也”《資治通鑒》卷一二。)
    可是,其實,我也喜歡這樣的一點點人情。因為不管怎麽樣,知大誼而放棄了小仁的皇帝已經有太多,所以能夠篤於小仁的皇帝,也是很珍貴的。
    更親近於煙火人間。
    每個人都知道,大誼重於小仁,可是,站在凡夫俗子的立場上說,我覺得,把握住更實在的小仁,作為一個人,會更幸福一點。
    以惠帝一朝而言,司馬遷隻寫呂後本紀而未為惠帝單列一傳,其中,關於惠帝的事情,也是極少的。其中,借高祖口評價惠帝“仁弱,不類我。”又記載惠帝在觀人彘後,“乃大哭,因病,歲餘不能起。使人請太後曰:‘此非人所為。臣為太後子,終不能治天下。’孝惠以此日飲為淫樂,不聽政,故有病也。”最後讚曰,孝惠皇帝、高後之時,黎民得離戰國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無為,故惠帝垂拱,高後女主稱製,政不出房戶,天下晏然。刑罰罕用,罪人是希。民務稼穡,衣食滋殖。
    《史記》在史書中有著極崇高的地位,因此,極大的影響了後人對惠帝的印象,呂後人彘固然慘絕人寰,但以一個皇帝而言,因此灰心喪氣,“日飲為淫樂,不聽政。”也並不是什麽值得誇讚的事情吧。好賴司馬遷最後給了一個垂拱而治的評價,雖然隻是附帶附帶。《漢書》班固倒是對惠帝抱著憐惜的態度的,讚曰:孝惠內修親親,外禮宰相,優寵齊悼、趙隱,恩敬篤矣。聞叔孫通之諫則懼然,納曹相國之對而心說,可謂寬仁之主。曹呂太後虧損至德,悲夫!
    越往後世,離漢朝越遙遠,當時之事,越遙不可及,真相亦越發渺茫。大漢皇朝覆滅,劉氏尊榮不再,人們對劉漢的畏懼淡去,說話也越發不客氣起來。
    僅讀史記惠帝觀人彘這段記述,我們得到的印象是:惠帝在遭受重大心理創傷後自暴自棄、無所作為。後世根據史書,司馬光指責惠帝“棄國家而不恤……可謂篤於小仁而未知大誼也”《資治通鑒》卷一二。),也有人指責他“輕社稷,斯誠漢家之庸主,高祖之逆子”《論呂後與諸呂事件》,《政治大學學報》第20期,1969年。)有些學者也因而認為這是司馬遷不為他立紀的原因。
    但惠帝真的此後日飲為淫樂,不理政了麽?
    同樣根據史記記載,第二年七月相國蕭何去世前,惠帝親臨探視並詢問繼任人選,這說明他並未在觀人彘後即不問政事。後來,曹參日夜飲酒而不問政務,惠帝亦責怪他說:“君為相,日飲,無所請事,何以憂天下乎?”這哪裏像是不理政的樣子?
    我尊敬司馬遷,但我越讀史記,越覺得這其實像是偏紀實性的,真實性……?。同樣,關於呂後欲賜齊王肥毒酒的記錄,據史記記載,惠帝不知所持的是毒酒,隻是堅持以“家人之禮”對待齊王,忤逆其母的意涵並不明顯。然而,依據劉向記載,惠帝知道呂後欲毒死齊王後堅持要替齊王飲下毒酒,意欲死諫,呂後因而作罷。注:《新序·善謀下》。劉向是皇族人,楚元王的四世孫,生年大約晚於司馬遷四五十年。)關於劉家家事,總覺得,劉向的記載較可信一些吧。歎息。而且,“垂拱”不是“不聽政”,不是“輕社稷”,也不是“棄國家而不恤”,而是“無為而治”。在漢初百姓十室九空,民生凋敝的情況下,高祖以及往後的惠帝,呂後,文帝,景帝,采用的都是黃老治國,無為而治,為什麽對別人都是讚譽,到了惠帝這裏,卻是指責呢。
    西漢初年劉呂之爭,慘烈異常,兩個大漢最尊貴的姓氏,都死了很多人,呂後死後,呂氏形同滅族。但是這些皇族內部的爭鬥,對百姓民生的影響不大,大漢國力,在幾代皇帝堅持的休養生息中,漸漸發展,終於迎來了武帝的巔峰時代。
    惠帝從來沒有棄國家於不恤,他的存在,對呂後的鉗製作用是極大的。至少,惠帝在時,除了母親的兩個哥哥,呂後不能為呂家爭取到更多的侯爵之位。如果惠帝真的不管不顧國事,國事盡在呂後之手,呂後需要等到惠帝死後,才能大封呂姓諸侯麽?
    大漢初年,講究的是家天下,在國事上,惠帝是名正言順的皇帝,而且年紀成年,呂後並不能過多的鉗製,但是在家事上,呂後身為母親,是有著很大的權威的。畢竟,劉盈是個很孝順的人,而他並不是沒有經過憂患的從太子位步為天子,他經曆過和母姐豐沛民間相守,他經曆過楚漢戰爭中生死一線的逃亡,呂後身為母親,沒有對不起他,甚至母親在戰爭中吃了太多太多的苦,成為皇後後,為了保住自己的儲位,也花了太多太多的心思,以惠帝對威脅自己的異母弟弟尚貼身相護的情分來看,他又如何可能不孝順愛戴自己的母親呢?
    這才是惠帝受製呂後的原因。
    處置戚夫人,是家事,是主母處理侍妾。趙王如意與齊王劉肥,是呂後的庶子,惠帝娶妻,更要遵從父母之命,這些,統統都算是家事。……丫呂後在惠帝在位期間,到底處理過什麽國事啊?左翻翻,右翻翻,米翻出來。
    那麽,惠帝是否是一個合格的皇帝呢?
    我認為答案是肯定的。
    至少可以這麽說,他具備在當時時代中擔當一個合格皇帝的能力。
    在民生凋敝的漢初時代,宜采取休養生息的國策方針,這是史學界現在公認的吧?在這種時代背景中,合格的皇帝,需要具備的條件是寬仁和能聽得進去下屬的意見,或者還有,發掘人才的能力。這三個條件,除了第三個因為惠帝在位時間太短沒有太體現出來,前麵兩條,我覺得惠帝做的很好啊。人家文帝景帝都能夠弄出個文景之治,為什麽劉盈做不到?至少,如果把漢武帝扔到漢初這個時候來,我估計丫就會禍國殃民。幾代皇帝積累下來的國力就被他給敗家光了。不然的話為什麽後麵會有昭宣中興?需要中興的話,意思就是昭宣以前西漢國力被武帝弄敗落下去了,弄得要他兒子和曾孫子收拾殘局。
    惠帝隻是,命太短,和母親矛盾鬧的太深刻。
    事實上,呂後到底想要什麽東西呢?
    武則天將自己的兒子殺了,至少她曾經踐位至尊,不枉此生。而且最後匡複唐朝的,還是她的子孫後代。
    呂後呢?
    她一意為呂氏爭,將劉氏殺了那麽多人,到最後,她一身死,呂氏幾乎全部覆滅,連她的孫子,都被人以非惠帝子的強掰的理由全部誅殺。
    張嫣亡於北宮。
    張偃,結局似乎也不好。
    如果這樣的話,幾乎可以說,她死後,傳承她血脈的娘家呂氏,帶有她血脈的後代全部死絕。
    天地悠悠。
    中國人最講究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尤其是女性,她們對子嗣的執著比男性更大。
    呂後想要的是這樣麽?
    天地悠悠,若有魂魄,她還能看到世界上屬於她的痕跡?
    這個代價太慘烈。
    我覺得,很不值得。
    不知道呂後地下有知,可會後悔?
    還是,隻為了,那八年的權傾天下,幕後君王?
    又或者,夫家和娘家,真的有那麽多放不開的矛盾?
    為人處世,最重要的是站對立場。作為一個母親,對呂後而言,最重要的,應該是子女的福祉。娘家重要還是兒子重要,大多數人會選擇兒子,我不知道呂後心中怎麽選,反正就我個人而言,在一個母親心中,能夠和兒子相抗衡地位的,隻有兩樣東西,一是正義真理,二,是自己。
    正義真理談不上,她如果要爭,說的通為了自己。那麽對自己什麽是最重要的呢,嗯,除了自己,就是兒子和娘家。暈,又回去了。兒子和娘家誰更重要呢?兒子。
    所以,何必和惠帝鬧的那麽僵呢?
    當了皇後甚至太後,自然要為娘家考慮,在一定程度內,給娘家一個尊榮,也是無可厚非的。但這個一定程度,從來都要掌握好。弄到最後,娘家實力操過兒子,到底算是什麽回事呢?又或者,惠帝死後,少帝年幼,要做就做到底,自己登基或者將皇朝該改為呂氏。但自己登基,要傳承的還是自己的子孫。而給了娘家,可曾見過哪家祠堂裏供奉了自家姑姑的?
    這絕對是一個悖論。西漢初年慘烈的劉呂之爭,很大程度上是呂後的立場問題。
    呂後也許做錯了,但惠帝呢?他做錯了什麽,需要斷子絕孫來懲罰?
    這個結果太殘忍。
    事實上,呂後死後,劉姓皇族中屬於劉盈一脈的,就沒有了。
    文帝以後,史家修史,高皇帝是共同的先祖,呂後好歹算是文帝的嫡母,不能明文踐踏,但惠帝呢。他是被皇帝一脈撇出去的一個。
    孤零零的一根樹枝。
    海外孤子。
    值得麽?自己懲罰自己,自己作踐自己,二十四歲年輕之齡,身體毀於飲酒作樂,放蕩宮廷。
    你活著,人家念你的麵子。你死了,什麽都沒有了。
    高祖嫡係,從此斷絕。
    千年之後,我查網絡之上劉氏宗族傳承族譜資料,人家也寫著,惠帝,才能平庸。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漢嫣華》,方便以後閱讀大漢嫣華漢惠帝劉盈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漢嫣華漢惠帝劉盈並對大漢嫣華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