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窮小子後

第 30 章(讓她回去...)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羅青梅 本章:第 30 章(讓她回去...)

    幾個帶頭的隊正一起走到賴守忠身後:“將軍, 我們今天不是來救出長史的嗎?”
    賴守忠咬牙看了看身後的府兵,大步跟進寺院, 撲通一聲對著長史的背影跪下, 抱拳道:“長史被奸人誣陷,守忠不能坐視不管,今天違抗軍令也要救出長史!請長史隨守忠離開這鬼地方!”
    他洪亮的聲音回蕩在寺院門前, 外麵滿臉茫然的府兵找回了氣勢,人群又發出了鼓噪的聲音。
    長史停下腳步, 背影晃了一晃,轉頭, 抬起手指著賴守忠:“賴守忠!擅離職守, 違抗軍令,按軍規怎麽處置?”
    賴守忠倔強地望著長史, 大聲道:“守忠今天來,就沒打算活著離開西州,等救出長史,守忠就去向都督認罪, 要殺要剮,隨都督處置!”
    長史氣得發抖, 想怒罵賴守忠,話到了嘴邊, 卻成了一聲悲涼的歎息。
    他的目光掠過怒發衝冠的賴守忠,落到一身青袍的魏明肅臉上。
    兩人的視線在一片刀劍的寒光中相撞。
    長史臉色灰敗, 忽然露出一個笑容:“魏明肅,好膽量!你就不怕老夫一不做二不休, 讓賴守忠和外麵的府兵把你砍成肉泥嗎?”
    寺院裏和寺院外麵的人聽到這句,全都變了臉色。
    魏明肅的親隨拔刀的拔刀, 拔劍的拔劍。
    都護府的府兵擦了擦冷汗,緊張地後退幾步。
    魏明肅看著長史,泰然自若道:“長史不會下令。”
    長史冷冷地道:“魏刺史憑什麽這麽肯定?”
    魏明肅道:“憑魏某來西州之前,看完了都督和長史這些年送往長安和洛陽的折子,憑魏某到西州的第一天,都督和長史迫不及待地把郡王的案子交給魏某。”
    魏明肅來西州之前,已經通過折子了解了西州的局勢。而且從他和都督把武延興的案子推給魏明肅的那一刻起,這個年輕人就透過他們的傲慢看清他們的軟弱,摸清了他們的底線。
    “綁了他,送去都護府。”
    長史沉默了片刻,看向賴守忠身後的府兵,命令道。
    府兵都愣住了。
    長史指著的人是賴守忠!
    “長史!”賴守忠騰地站了起來,拔刀指向魏明肅,“長史,魏明肅不過是個小人罷了!您在西州一呼百應,兄弟們都願意為您赴湯蹈火!”
    “住嘴!”
    長史陰著臉厲聲喝道。
    假如下令抓人的是魏明肅,會更激起眾人的憤怒,外麵的府兵早就提刀衝進寺院,但是動怒的人卻是威望極高的長史,府兵看長史鐵青著臉,不敢遲疑,走上前,請賴守忠交出腰刀。
    賴守忠看著長史,目光憤恨。
    長史已經轉身拂袖而去。
    都護府來的府兵走到魏明肅身邊,臉色尷尬,問:“魏刺史,您看如何處置賴守忠?”
    魏明肅抬頭看了一眼寺院後的高塔,道:“西州軍務,魏某就不越俎代庖了,交給都督處置。”
    府兵不由驚愕。
    他不是尋常的府兵,不然都督不會派他來寺院觀察魏明肅怎麽解決賴守忠。剛才他仔細思索,明白了魏明肅逼迫長史露麵的用意,賴守忠大鬧寺院,救不出長史,還將長史置於險地。長史肯定也看出了魏明肅的詭計,怕他有後招,拒絕離開,下令綁了賴守忠。
    長史主動交出了軍權。
    魏明肅可以趁機插手西州軍權。
    可是他卻在這個時候退了一步。
    府兵暗暗鬆了口氣,道:“賴守忠公然違抗軍令,小的這就押他去見都督!”
    ……
    寺院門前的對峙結束得很快。
    盧華英看著魏明肅騎馬趕了回來,不一會兒,幾個僧人穿過院子,站在塔下,朝塔上的人揮手示意。
    同進笑道:“好了,我們可以下去了。”
    眾人於是下塔。
    盧華英走過院子時,肩膀上忽然一痛,一顆石頭掉下來,落在她的靴子前麵。
    旁邊的土牆上傳來一個男子帶笑的聲音:“三娘!三娘!”
    盧華英抬起頭。
    牆上伸出一個腦袋,柴雍趴在牆頭上,黝黑的臉上蹭了幾道黃土,衝著抬頭的她咧嘴一笑。
    他皮膚黝黑,長相像西涼人,一笑起來,那雙清亮眸子越發顯得明亮生動,笑容燦爛,像一輪漸漸升起的朝陽,晴空萬裏,一片光明。
    盧華英愣了一下,快步走到土牆
    “三娘,總算見到你了!”柴雍伸長脖子和盧華英說話,“你還好吧?”
    盧華英道:“我很好,柴世子,我哥哥和嫂子在哪裏?”
    柴雍小聲道:“他們和五郎在一起,你放心,他們也很好,就是擔心你。”
    “請你轉告他們,不用擔心我。”
    “好!你也不要擔心他們,有我和五郎在,三娘,我……”
    柴雍一句話還沒說完,身後響起僧人的驚呼聲,一群僧人走了過來,勸他下去。
    他頓時有些悻悻,衝盧華英揚了揚眉,跳了下去。
    “盧三娘!你在幹什麽?”
    阿福跑了過來,警惕地看著盧華英。
    盧華英沒有瞞他:“我和柴世子說了幾句話。”
    阿福皺眉道:“你不能隨便和別人說話,快回房去繼續寫《丹經》!”
    幾人回房,盧華英剛剛坐下,阿福立刻把筆塞給她,抽出懷裏的黃紙,拍在案上:“快寫!別想偷懶!”
    盧華英翻開他拿出來的黃紙,輕聲道:“這些要重寫。”
    阿福低頭一看,幾張黃紙全都黑乎乎的,看不清字,剛才他收起黃紙時沒注意,把剛寫的一張墨水還沒幹的紙塞到了中間,墨水透過紙張,一摞寫好的黃紙都染黑了。
    盧華英沒有說話,低下頭,開始重寫。
    阿福看著黃紙,臉皮漲得通紅。
    同進走過來,對阿福道:“你下次小心點。”
    阿福紅著臉點了點頭,轉身出去了。
    同進低頭,看著盧華英,低聲道:“多謝你擔待,阿福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盧華英道,聲音溫和,臉上沒有一絲怒色。
    同進不禁問道:“你看出來了?”
    盧華英抬起眼睛:“看出了什麽?”
    同進發覺自己失言,撓了撓頭,道:“實不相瞞,阿福比我大兩歲,不過他這裏受過傷……”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阿福很可憐,他們村的人死光了,隻有他活了下來。他跟了郎君三年,對郎君一片忠心,聽說四年前是盧家把郎君趕出了長安,對盧家有些怨氣。”同進停頓了一下,笑了笑,道,“不過你不用擔心,阿福不會欺負你,在柳城時郎君就特意囑咐過,四年前的事已經過去了,誰敢借四年前的恩怨為難你,自己收拾行李回神都。”
    盧華英怔了怔。
    在柳城時,魏明肅說過這樣的話?
    ……
    賴守忠被帶走,寺院外麵的府兵失了主心骨,十幾個隨從喝了一聲,他們便下馬丟了腰刀。
    “長史,這些是從您的書房找到的,請您過目。”
    寺院裏,魏明肅的隨從打開從都護府抬回來的箱子,請長史確認是不是他的物品。
    長史的麵色平靜,點了點頭。
    隨從拿來一張黃紙讓他簽字畫押。
    長史簽了字,頹然地坐在案前,聲音嘶啞:“魏明肅,賴守忠曾為大……為國家立下戰功,他不該死在獄中,能不能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魏明肅看一眼長史簽了字的紙,道:“魏某已經將他交給都督處置。”
    長史有些詫異。
    他以為魏明肅會用賴守忠來殺雞儆猴,震懾西州。
    魏明肅低頭翻閱長史的信件,道:“魏某離開洛陽前,聖上給了魏某一個盒子,要魏某來西州前一定看完盒子裏的東西。”
    長史凝視著他,問:“聖上讓你看的是什麽?”
    魏明肅道:“這些年都督和長史送去長安和洛陽請求派兵的折子,每一封聖上都看了。那些折子,聖上全都留下了。”
    長史一愣,激動之下,竟站了起來。
    屋子裏低著頭翻箱子的隨從忍不住抬頭偷偷看他。
    長史回過神,臉上閃過一絲痛苦和悔恨,坐了下去。
    西州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了。
    他坐著出神,眼裏的光變得黯淡,喃喃道:“老夫都是咎由自取啊……”
    魏明肅沒有出言嘲諷。
    “郎君!”一個隨從快步走進來,小聲道,“徐公子剛才想自盡,被我們阻止了。”
    魏明肅放下信,來到隔壁院子。
    徐公子剛才撞牆尋死,撞破了額頭,鮮血從頭發間淌下來,半邊臉血紅,半邊臉慘白,抬頭看著走進來的魏明肅,哈哈大笑:“姓魏的,你這個忘恩負義、趨炎附勢的小人!給我一個痛快吧!”
    魏明肅俯視著他,道:“你打死郡王,會被送回洛陽受審。”
    徐公子忍不住戰栗,咬牙切齒道:“我不想落到那個妖婦手裏!”
    魏明肅不語,看了眼徐公子額頭上的傷口,示意隨從為徐公子止血,轉身走開。
    “魏明肅!你怎麽走了?是不是怕我揭露你的醜事?”
    徐公子推開隨從,揚起頭,冷笑。
    “四年前,你曾和駱賓王有一麵之緣,在揚州討論書法。”
    血流進徐公子嘴裏,他的牙齒也染成了血紅色,張口,對著魏明肅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
    “駱賓王寫下《討武瞾檄》,名流千古,你呢?你為虎作倀,殺了我的兩個叔叔,將他們的首級用快馬送去神都,取悅那個妖婦!枉你讀了那麽多書,卻是個卑鄙小人!你將來會遺臭萬年!”
    “可恨我父親被部下出賣,兵敗被殺,大業未成,才會讓你這種小人耀武揚威。”
    屋子裏的隨從哆嗦了一下。
    魏明肅走上前,看著徐公子:“徐公子以為天下人是怎麽看四年前那場叛亂的?”
    徐公子笑道:“妖婦牝雞司晨,天下苦之久矣,我伯父在揚州宣誓起義後,短短十天就召集了十萬義軍,《討武瞾檄》為民心所向!要不是你們這些小人助紂為孽,我伯父得到四方響應,諸王也跟著起兵,一舉攻進洛陽,殺了那個妖婦,大唐江山怎麽會落到妖婦手裏?”
    魏明肅神色嘲諷:“兵貴神速,你伯父以故太子之名召集十萬義軍後,為什麽不趁著士氣高漲渡過淮水,直取洛陽?”
    徐公子無言以對。
    魏明肅負手道:“你伯父不僅沒有直取洛陽,還分兵渡過長江,想攻打金陵,因為他的幕僚都說,金陵有帝王之氣,且有長江天險,又是富庶之地,占領金陵後,進可攻,退可守。”
    “徐公子,你伯父起義,不是為了報答李唐皇恩,也不是為了百姓,他不忠不義,隻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割據一方。徐公子全家都參與了叛亂,支持占據金陵,魏某當年也收到了揚州發來的檄文,徐公子就不必在魏某麵前提什麽大義了。”
    魏明肅轉身離開。
    “成王敗寇!你的話都是狡辯!”徐公子怒吼一聲,被血染紅的半邊臉多了幾分猙獰,“魏明肅,你這種人也有資格說大義?要不是你這個小人多管閑事,我早就逃出去了!”
    魏明肅回頭:“長史為了報恩,幫助你們潛逃,沒有人懷疑你們的身份,你們可以順利逃出去,卻執意要殺了武延興。”
    徐公子冷笑:“姓武的該死!我殺了他是替天行道!”
    魏明肅問:“那盧三娘呢?她隻是一個無辜的女子。徐公子真不怕死的話,為什麽要嫁禍給她?”
    徐公子眼裏閃過一絲輕蔑。
    這種眼神,魏明肅看過很多次:“在徐公子眼裏,區區一個賤籍,不值一提。就像四年前,三州百姓的性命,在徐公子的伯父眼中,也不值一提。”
    他轉身走了出去,回房繼續檢查長史的信件。
    隨從都翼翼小心,不敢說話。
    天色黑了下來。
    傍晚,魏明肅拉開門,從房裏走出來。
    同進在院門前等他,走上前道:“阿郎,盧三娘說她想見您,我說阿郎沒空見她,她說她可以等。”
    魏明肅垂下眼睛,看了眼腳上的靴子。
    徐公子吐過來的口水已經幹了。
    “她在哪?”
    “在院子裏等著。”
    魏明肅看了眼院門的方向。
    同進稟告今天□□那邊的情況,最後道:“阿郎,今天從塔上下來的時候,柴世子趁亂爬上牆,和盧三娘見了一麵,說了些話,我想盧三娘現在不是嫌犯了,沒有阻攔。”
    魏明肅“嗯”了一聲,停下腳步。
    他在寒風裏站了一會兒,道:“讓她回去。”
    “是。”
    同進不禁問道:“你看出來了?”
    盧華英抬起眼睛:“看出了什麽?”
    同進發覺自己失言,撓了撓頭,道:“實不相瞞,阿福比我大兩歲,不過他這裏受過傷……”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阿福很可憐,他們村的人死光了,隻有他活了下來。他跟了郎君三年,對郎君一片忠心,聽說四年前是盧家把郎君趕出了長安,對盧家有些怨氣。”同進停頓了一下,笑了笑,道,“不過你不用擔心,阿福不會欺負你,在柳城時郎君就特意囑咐過,四年前的事已經過去了,誰敢借四年前的恩怨為難你,自己收拾行李回神都。”
    盧華英怔了怔。
    在柳城時,魏明肅說過這樣的話?
    ……
    賴守忠被帶走,寺院外麵的府兵失了主心骨,十幾個隨從喝了一聲,他們便下馬丟了腰刀。
    “長史,這些是從您的書房找到的,請您過目。”
    寺院裏,魏明肅的隨從打開從都護府抬回來的箱子,請長史確認是不是他的物品。
    長史的麵色平靜,點了點頭。
    隨從拿來一張黃紙讓他簽字畫押。
    長史簽了字,頹然地坐在案前,聲音嘶啞:“魏明肅,賴守忠曾為大……為國家立下戰功,他不該死在獄中,能不能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魏明肅看一眼長史簽了字的紙,道:“魏某已經將他交給都督處置。”
    長史有些詫異。
    他以為魏明肅會用賴守忠來殺雞儆猴,震懾西州。
    魏明肅低頭翻閱長史的信件,道:“魏某離開洛陽前,聖上給了魏某一個盒子,要魏某來西州前一定看完盒子裏的東西。”
    長史凝視著他,問:“聖上讓你看的是什麽?”
    魏明肅道:“這些年都督和長史送去長安和洛陽請求派兵的折子,每一封聖上都看了。那些折子,聖上全都留下了。”
    長史一愣,激動之下,竟站了起來。
    屋子裏低著頭翻箱子的隨從忍不住抬頭偷偷看他。
    長史回過神,臉上閃過一絲痛苦和悔恨,坐了下去。
    西州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了。
    他坐著出神,眼裏的光變得黯淡,喃喃道:“老夫都是咎由自取啊……”
    魏明肅沒有出言嘲諷。
    “郎君!”一個隨從快步走進來,小聲道,“徐公子剛才想自盡,被我們阻止了。”
    魏明肅放下信,來到隔壁院子。
    徐公子剛才撞牆尋死,撞破了額頭,鮮血從頭發間淌下來,半邊臉血紅,半邊臉慘白,抬頭看著走進來的魏明肅,哈哈大笑:“姓魏的,你這個忘恩負義、趨炎附勢的小人!給我一個痛快吧!”
    魏明肅俯視著他,道:“你打死郡王,會被送回洛陽受審。”
    徐公子忍不住戰栗,咬牙切齒道:“我不想落到那個妖婦手裏!”
    魏明肅不語,看了眼徐公子額頭上的傷口,示意隨從為徐公子止血,轉身走開。
    “魏明肅!你怎麽走了?是不是怕我揭露你的醜事?”
    徐公子推開隨從,揚起頭,冷笑。
    “四年前,你曾和駱賓王有一麵之緣,在揚州討論書法。”
    血流進徐公子嘴裏,他的牙齒也染成了血紅色,張口,對著魏明肅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
    “駱賓王寫下《討武瞾檄》,名流千古,你呢?你為虎作倀,殺了我的兩個叔叔,將他們的首級用快馬送去神都,取悅那個妖婦!枉你讀了那麽多書,卻是個卑鄙小人!你將來會遺臭萬年!”
    “可恨我父親被部下出賣,兵敗被殺,大業未成,才會讓你這種小人耀武揚威。”
    屋子裏的隨從哆嗦了一下。
    魏明肅走上前,看著徐公子:“徐公子以為天下人是怎麽看四年前那場叛亂的?”
    徐公子笑道:“妖婦牝雞司晨,天下苦之久矣,我伯父在揚州宣誓起義後,短短十天就召集了十萬義軍,《討武瞾檄》為民心所向!要不是你們這些小人助紂為孽,我伯父得到四方響應,諸王也跟著起兵,一舉攻進洛陽,殺了那個妖婦,大唐江山怎麽會落到妖婦手裏?”
    魏明肅神色嘲諷:“兵貴神速,你伯父以故太子之名召集十萬義軍後,為什麽不趁著士氣高漲渡過淮水,直取洛陽?”
    徐公子無言以對。
    魏明肅負手道:“你伯父不僅沒有直取洛陽,還分兵渡過長江,想攻打金陵,因為他的幕僚都說,金陵有帝王之氣,且有長江天險,又是富庶之地,占領金陵後,進可攻,退可守。”
    “徐公子,你伯父起義,不是為了報答李唐皇恩,也不是為了百姓,他不忠不義,隻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割據一方。徐公子全家都參與了叛亂,支持占據金陵,魏某當年也收到了揚州發來的檄文,徐公子就不必在魏某麵前提什麽大義了。”
    魏明肅轉身離開。
    “成王敗寇!你的話都是狡辯!”徐公子怒吼一聲,被血染紅的半邊臉多了幾分猙獰,“魏明肅,你這種人也有資格說大義?要不是你這個小人多管閑事,我早就逃出去了!”
    魏明肅回頭:“長史為了報恩,幫助你們潛逃,沒有人懷疑你們的身份,你們可以順利逃出去,卻執意要殺了武延興。”
    徐公子冷笑:“姓武的該死!我殺了他是替天行道!”
    魏明肅問:“那盧三娘呢?她隻是一個無辜的女子。徐公子真不怕死的話,為什麽要嫁禍給她?”
    徐公子眼裏閃過一絲輕蔑。
    這種眼神,魏明肅看過很多次:“在徐公子眼裏,區區一個賤籍,不值一提。就像四年前,三州百姓的性命,在徐公子的伯父眼中,也不值一提。”
    他轉身走了出去,回房繼續檢查長史的信件。
    隨從都翼翼小心,不敢說話。
    天色黑了下來。
    傍晚,魏明肅拉開門,從房裏走出來。
    同進在院門前等他,走上前道:“阿郎,盧三娘說她想見您,我說阿郎沒空見她,她說她可以等。”
    魏明肅垂下眼睛,看了眼腳上的靴子。
    徐公子吐過來的口水已經幹了。
    “她在哪?”
    “在院子裏等著。”
    魏明肅看了眼院門的方向。
    同進稟告今天□□那邊的情況,最後道:“阿郎,今天從塔上下來的時候,柴世子趁亂爬上牆,和盧三娘見了一麵,說了些話,我想盧三娘現在不是嫌犯了,沒有阻攔。”
    魏明肅“嗯”了一聲,停下腳步。
    他在寒風裏站了一會兒,道:“讓她回去。”
    “是。”
    同進不禁問道:“你看出來了?”
    盧華英抬起眼睛:“看出了什麽?”
    同進發覺自己失言,撓了撓頭,道:“實不相瞞,阿福比我大兩歲,不過他這裏受過傷……”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阿福很可憐,他們村的人死光了,隻有他活了下來。他跟了郎君三年,對郎君一片忠心,聽說四年前是盧家把郎君趕出了長安,對盧家有些怨氣。”同進停頓了一下,笑了笑,道,“不過你不用擔心,阿福不會欺負你,在柳城時郎君就特意囑咐過,四年前的事已經過去了,誰敢借四年前的恩怨為難你,自己收拾行李回神都。”
    盧華英怔了怔。
    在柳城時,魏明肅說過這樣的話?
    ……
    賴守忠被帶走,寺院外麵的府兵失了主心骨,十幾個隨從喝了一聲,他們便下馬丟了腰刀。
    “長史,這些是從您的書房找到的,請您過目。”
    寺院裏,魏明肅的隨從打開從都護府抬回來的箱子,請長史確認是不是他的物品。
    長史的麵色平靜,點了點頭。
    隨從拿來一張黃紙讓他簽字畫押。
    長史簽了字,頹然地坐在案前,聲音嘶啞:“魏明肅,賴守忠曾為大……為國家立下戰功,他不該死在獄中,能不能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魏明肅看一眼長史簽了字的紙,道:“魏某已經將他交給都督處置。”
    長史有些詫異。
    他以為魏明肅會用賴守忠來殺雞儆猴,震懾西州。
    魏明肅低頭翻閱長史的信件,道:“魏某離開洛陽前,聖上給了魏某一個盒子,要魏某來西州前一定看完盒子裏的東西。”
    長史凝視著他,問:“聖上讓你看的是什麽?”
    魏明肅道:“這些年都督和長史送去長安和洛陽請求派兵的折子,每一封聖上都看了。那些折子,聖上全都留下了。”
    長史一愣,激動之下,竟站了起來。
    屋子裏低著頭翻箱子的隨從忍不住抬頭偷偷看他。
    長史回過神,臉上閃過一絲痛苦和悔恨,坐了下去。
    西州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了。
    他坐著出神,眼裏的光變得黯淡,喃喃道:“老夫都是咎由自取啊……”
    魏明肅沒有出言嘲諷。
    “郎君!”一個隨從快步走進來,小聲道,“徐公子剛才想自盡,被我們阻止了。”
    魏明肅放下信,來到隔壁院子。
    徐公子剛才撞牆尋死,撞破了額頭,鮮血從頭發間淌下來,半邊臉血紅,半邊臉慘白,抬頭看著走進來的魏明肅,哈哈大笑:“姓魏的,你這個忘恩負義、趨炎附勢的小人!給我一個痛快吧!”
    魏明肅俯視著他,道:“你打死郡王,會被送回洛陽受審。”
    徐公子忍不住戰栗,咬牙切齒道:“我不想落到那個妖婦手裏!”
    魏明肅不語,看了眼徐公子額頭上的傷口,示意隨從為徐公子止血,轉身走開。
    “魏明肅!你怎麽走了?是不是怕我揭露你的醜事?”
    徐公子推開隨從,揚起頭,冷笑。
    “四年前,你曾和駱賓王有一麵之緣,在揚州討論書法。”
    血流進徐公子嘴裏,他的牙齒也染成了血紅色,張口,對著魏明肅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
    “駱賓王寫下《討武瞾檄》,名流千古,你呢?你為虎作倀,殺了我的兩個叔叔,將他們的首級用快馬送去神都,取悅那個妖婦!枉你讀了那麽多書,卻是個卑鄙小人!你將來會遺臭萬年!”
    “可恨我父親被部下出賣,兵敗被殺,大業未成,才會讓你這種小人耀武揚威。”
    屋子裏的隨從哆嗦了一下。
    魏明肅走上前,看著徐公子:“徐公子以為天下人是怎麽看四年前那場叛亂的?”
    徐公子笑道:“妖婦牝雞司晨,天下苦之久矣,我伯父在揚州宣誓起義後,短短十天就召集了十萬義軍,《討武瞾檄》為民心所向!要不是你們這些小人助紂為孽,我伯父得到四方響應,諸王也跟著起兵,一舉攻進洛陽,殺了那個妖婦,大唐江山怎麽會落到妖婦手裏?”
    魏明肅神色嘲諷:“兵貴神速,你伯父以故太子之名召集十萬義軍後,為什麽不趁著士氣高漲渡過淮水,直取洛陽?”
    徐公子無言以對。
    魏明肅負手道:“你伯父不僅沒有直取洛陽,還分兵渡過長江,想攻打金陵,因為他的幕僚都說,金陵有帝王之氣,且有長江天險,又是富庶之地,占領金陵後,進可攻,退可守。”
    “徐公子,你伯父起義,不是為了報答李唐皇恩,也不是為了百姓,他不忠不義,隻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割據一方。徐公子全家都參與了叛亂,支持占據金陵,魏某當年也收到了揚州發來的檄文,徐公子就不必在魏某麵前提什麽大義了。”
    魏明肅轉身離開。
    “成王敗寇!你的話都是狡辯!”徐公子怒吼一聲,被血染紅的半邊臉多了幾分猙獰,“魏明肅,你這種人也有資格說大義?要不是你這個小人多管閑事,我早就逃出去了!”
    魏明肅回頭:“長史為了報恩,幫助你們潛逃,沒有人懷疑你們的身份,你們可以順利逃出去,卻執意要殺了武延興。”
    徐公子冷笑:“姓武的該死!我殺了他是替天行道!”
    魏明肅問:“那盧三娘呢?她隻是一個無辜的女子。徐公子真不怕死的話,為什麽要嫁禍給她?”
    徐公子眼裏閃過一絲輕蔑。
    這種眼神,魏明肅看過很多次:“在徐公子眼裏,區區一個賤籍,不值一提。就像四年前,三州百姓的性命,在徐公子的伯父眼中,也不值一提。”
    他轉身走了出去,回房繼續檢查長史的信件。
    隨從都翼翼小心,不敢說話。
    天色黑了下來。
    傍晚,魏明肅拉開門,從房裏走出來。
    同進在院門前等他,走上前道:“阿郎,盧三娘說她想見您,我說阿郎沒空見她,她說她可以等。”
    魏明肅垂下眼睛,看了眼腳上的靴子。
    徐公子吐過來的口水已經幹了。
    “她在哪?”
    “在院子裏等著。”
    魏明肅看了眼院門的方向。
    同進稟告今天□□那邊的情況,最後道:“阿郎,今天從塔上下來的時候,柴世子趁亂爬上牆,和盧三娘見了一麵,說了些話,我想盧三娘現在不是嫌犯了,沒有阻攔。”
    魏明肅“嗯”了一聲,停下腳步。
    他在寒風裏站了一會兒,道:“讓她回去。”
    “是。”
    同進不禁問道:“你看出來了?”
    盧華英抬起眼睛:“看出了什麽?”
    同進發覺自己失言,撓了撓頭,道:“實不相瞞,阿福比我大兩歲,不過他這裏受過傷……”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阿福很可憐,他們村的人死光了,隻有他活了下來。他跟了郎君三年,對郎君一片忠心,聽說四年前是盧家把郎君趕出了長安,對盧家有些怨氣。”同進停頓了一下,笑了笑,道,“不過你不用擔心,阿福不會欺負你,在柳城時郎君就特意囑咐過,四年前的事已經過去了,誰敢借四年前的恩怨為難你,自己收拾行李回神都。”
    盧華英怔了怔。
    在柳城時,魏明肅說過這樣的話?
    ……
    賴守忠被帶走,寺院外麵的府兵失了主心骨,十幾個隨從喝了一聲,他們便下馬丟了腰刀。
    “長史,這些是從您的書房找到的,請您過目。”
    寺院裏,魏明肅的隨從打開從都護府抬回來的箱子,請長史確認是不是他的物品。
    長史的麵色平靜,點了點頭。
    隨從拿來一張黃紙讓他簽字畫押。
    長史簽了字,頹然地坐在案前,聲音嘶啞:“魏明肅,賴守忠曾為大……為國家立下戰功,他不該死在獄中,能不能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魏明肅看一眼長史簽了字的紙,道:“魏某已經將他交給都督處置。”
    長史有些詫異。
    他以為魏明肅會用賴守忠來殺雞儆猴,震懾西州。
    魏明肅低頭翻閱長史的信件,道:“魏某離開洛陽前,聖上給了魏某一個盒子,要魏某來西州前一定看完盒子裏的東西。”
    長史凝視著他,問:“聖上讓你看的是什麽?”
    魏明肅道:“這些年都督和長史送去長安和洛陽請求派兵的折子,每一封聖上都看了。那些折子,聖上全都留下了。”
    長史一愣,激動之下,竟站了起來。
    屋子裏低著頭翻箱子的隨從忍不住抬頭偷偷看他。
    長史回過神,臉上閃過一絲痛苦和悔恨,坐了下去。
    西州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了。
    他坐著出神,眼裏的光變得黯淡,喃喃道:“老夫都是咎由自取啊……”
    魏明肅沒有出言嘲諷。
    “郎君!”一個隨從快步走進來,小聲道,“徐公子剛才想自盡,被我們阻止了。”
    魏明肅放下信,來到隔壁院子。
    徐公子剛才撞牆尋死,撞破了額頭,鮮血從頭發間淌下來,半邊臉血紅,半邊臉慘白,抬頭看著走進來的魏明肅,哈哈大笑:“姓魏的,你這個忘恩負義、趨炎附勢的小人!給我一個痛快吧!”
    魏明肅俯視著他,道:“你打死郡王,會被送回洛陽受審。”
    徐公子忍不住戰栗,咬牙切齒道:“我不想落到那個妖婦手裏!”
    魏明肅不語,看了眼徐公子額頭上的傷口,示意隨從為徐公子止血,轉身走開。
    “魏明肅!你怎麽走了?是不是怕我揭露你的醜事?”
    徐公子推開隨從,揚起頭,冷笑。
    “四年前,你曾和駱賓王有一麵之緣,在揚州討論書法。”
    血流進徐公子嘴裏,他的牙齒也染成了血紅色,張口,對著魏明肅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
    “駱賓王寫下《討武瞾檄》,名流千古,你呢?你為虎作倀,殺了我的兩個叔叔,將他們的首級用快馬送去神都,取悅那個妖婦!枉你讀了那麽多書,卻是個卑鄙小人!你將來會遺臭萬年!”
    “可恨我父親被部下出賣,兵敗被殺,大業未成,才會讓你這種小人耀武揚威。”
    屋子裏的隨從哆嗦了一下。
    魏明肅走上前,看著徐公子:“徐公子以為天下人是怎麽看四年前那場叛亂的?”
    徐公子笑道:“妖婦牝雞司晨,天下苦之久矣,我伯父在揚州宣誓起義後,短短十天就召集了十萬義軍,《討武瞾檄》為民心所向!要不是你們這些小人助紂為孽,我伯父得到四方響應,諸王也跟著起兵,一舉攻進洛陽,殺了那個妖婦,大唐江山怎麽會落到妖婦手裏?”
    魏明肅神色嘲諷:“兵貴神速,你伯父以故太子之名召集十萬義軍後,為什麽不趁著士氣高漲渡過淮水,直取洛陽?”
    徐公子無言以對。
    魏明肅負手道:“你伯父不僅沒有直取洛陽,還分兵渡過長江,想攻打金陵,因為他的幕僚都說,金陵有帝王之氣,且有長江天險,又是富庶之地,占領金陵後,進可攻,退可守。”
    “徐公子,你伯父起義,不是為了報答李唐皇恩,也不是為了百姓,他不忠不義,隻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割據一方。徐公子全家都參與了叛亂,支持占據金陵,魏某當年也收到了揚州發來的檄文,徐公子就不必在魏某麵前提什麽大義了。”
    魏明肅轉身離開。
    “成王敗寇!你的話都是狡辯!”徐公子怒吼一聲,被血染紅的半邊臉多了幾分猙獰,“魏明肅,你這種人也有資格說大義?要不是你這個小人多管閑事,我早就逃出去了!”
    魏明肅回頭:“長史為了報恩,幫助你們潛逃,沒有人懷疑你們的身份,你們可以順利逃出去,卻執意要殺了武延興。”
    徐公子冷笑:“姓武的該死!我殺了他是替天行道!”
    魏明肅問:“那盧三娘呢?她隻是一個無辜的女子。徐公子真不怕死的話,為什麽要嫁禍給她?”
    徐公子眼裏閃過一絲輕蔑。
    這種眼神,魏明肅看過很多次:“在徐公子眼裏,區區一個賤籍,不值一提。就像四年前,三州百姓的性命,在徐公子的伯父眼中,也不值一提。”
    他轉身走了出去,回房繼續檢查長史的信件。
    隨從都翼翼小心,不敢說話。
    天色黑了下來。
    傍晚,魏明肅拉開門,從房裏走出來。
    同進在院門前等他,走上前道:“阿郎,盧三娘說她想見您,我說阿郎沒空見她,她說她可以等。”
    魏明肅垂下眼睛,看了眼腳上的靴子。
    徐公子吐過來的口水已經幹了。
    “她在哪?”
    “在院子裏等著。”
    魏明肅看了眼院門的方向。
    同進稟告今天□□那邊的情況,最後道:“阿郎,今天從塔上下來的時候,柴世子趁亂爬上牆,和盧三娘見了一麵,說了些話,我想盧三娘現在不是嫌犯了,沒有阻攔。”
    魏明肅“嗯”了一聲,停下腳步。
    他在寒風裏站了一會兒,道:“讓她回去。”
    “是。”
    同進不禁問道:“你看出來了?”
    盧華英抬起眼睛:“看出了什麽?”
    同進發覺自己失言,撓了撓頭,道:“實不相瞞,阿福比我大兩歲,不過他這裏受過傷……”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阿福很可憐,他們村的人死光了,隻有他活了下來。他跟了郎君三年,對郎君一片忠心,聽說四年前是盧家把郎君趕出了長安,對盧家有些怨氣。”同進停頓了一下,笑了笑,道,“不過你不用擔心,阿福不會欺負你,在柳城時郎君就特意囑咐過,四年前的事已經過去了,誰敢借四年前的恩怨為難你,自己收拾行李回神都。”
    盧華英怔了怔。
    在柳城時,魏明肅說過這樣的話?
    ……
    賴守忠被帶走,寺院外麵的府兵失了主心骨,十幾個隨從喝了一聲,他們便下馬丟了腰刀。
    “長史,這些是從您的書房找到的,請您過目。”
    寺院裏,魏明肅的隨從打開從都護府抬回來的箱子,請長史確認是不是他的物品。
    長史的麵色平靜,點了點頭。
    隨從拿來一張黃紙讓他簽字畫押。
    長史簽了字,頹然地坐在案前,聲音嘶啞:“魏明肅,賴守忠曾為大……為國家立下戰功,他不該死在獄中,能不能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魏明肅看一眼長史簽了字的紙,道:“魏某已經將他交給都督處置。”
    長史有些詫異。
    他以為魏明肅會用賴守忠來殺雞儆猴,震懾西州。
    魏明肅低頭翻閱長史的信件,道:“魏某離開洛陽前,聖上給了魏某一個盒子,要魏某來西州前一定看完盒子裏的東西。”
    長史凝視著他,問:“聖上讓你看的是什麽?”
    魏明肅道:“這些年都督和長史送去長安和洛陽請求派兵的折子,每一封聖上都看了。那些折子,聖上全都留下了。”
    長史一愣,激動之下,竟站了起來。
    屋子裏低著頭翻箱子的隨從忍不住抬頭偷偷看他。
    長史回過神,臉上閃過一絲痛苦和悔恨,坐了下去。
    西州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了。
    他坐著出神,眼裏的光變得黯淡,喃喃道:“老夫都是咎由自取啊……”
    魏明肅沒有出言嘲諷。
    “郎君!”一個隨從快步走進來,小聲道,“徐公子剛才想自盡,被我們阻止了。”
    魏明肅放下信,來到隔壁院子。
    徐公子剛才撞牆尋死,撞破了額頭,鮮血從頭發間淌下來,半邊臉血紅,半邊臉慘白,抬頭看著走進來的魏明肅,哈哈大笑:“姓魏的,你這個忘恩負義、趨炎附勢的小人!給我一個痛快吧!”
    魏明肅俯視著他,道:“你打死郡王,會被送回洛陽受審。”
    徐公子忍不住戰栗,咬牙切齒道:“我不想落到那個妖婦手裏!”
    魏明肅不語,看了眼徐公子額頭上的傷口,示意隨從為徐公子止血,轉身走開。
    “魏明肅!你怎麽走了?是不是怕我揭露你的醜事?”
    徐公子推開隨從,揚起頭,冷笑。
    “四年前,你曾和駱賓王有一麵之緣,在揚州討論書法。”
    血流進徐公子嘴裏,他的牙齒也染成了血紅色,張口,對著魏明肅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
    “駱賓王寫下《討武瞾檄》,名流千古,你呢?你為虎作倀,殺了我的兩個叔叔,將他們的首級用快馬送去神都,取悅那個妖婦!枉你讀了那麽多書,卻是個卑鄙小人!你將來會遺臭萬年!”
    “可恨我父親被部下出賣,兵敗被殺,大業未成,才會讓你這種小人耀武揚威。”
    屋子裏的隨從哆嗦了一下。
    魏明肅走上前,看著徐公子:“徐公子以為天下人是怎麽看四年前那場叛亂的?”
    徐公子笑道:“妖婦牝雞司晨,天下苦之久矣,我伯父在揚州宣誓起義後,短短十天就召集了十萬義軍,《討武瞾檄》為民心所向!要不是你們這些小人助紂為孽,我伯父得到四方響應,諸王也跟著起兵,一舉攻進洛陽,殺了那個妖婦,大唐江山怎麽會落到妖婦手裏?”
    魏明肅神色嘲諷:“兵貴神速,你伯父以故太子之名召集十萬義軍後,為什麽不趁著士氣高漲渡過淮水,直取洛陽?”
    徐公子無言以對。
    魏明肅負手道:“你伯父不僅沒有直取洛陽,還分兵渡過長江,想攻打金陵,因為他的幕僚都說,金陵有帝王之氣,且有長江天險,又是富庶之地,占領金陵後,進可攻,退可守。”
    “徐公子,你伯父起義,不是為了報答李唐皇恩,也不是為了百姓,他不忠不義,隻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割據一方。徐公子全家都參與了叛亂,支持占據金陵,魏某當年也收到了揚州發來的檄文,徐公子就不必在魏某麵前提什麽大義了。”
    魏明肅轉身離開。
    “成王敗寇!你的話都是狡辯!”徐公子怒吼一聲,被血染紅的半邊臉多了幾分猙獰,“魏明肅,你這種人也有資格說大義?要不是你這個小人多管閑事,我早就逃出去了!”
    魏明肅回頭:“長史為了報恩,幫助你們潛逃,沒有人懷疑你們的身份,你們可以順利逃出去,卻執意要殺了武延興。”
    徐公子冷笑:“姓武的該死!我殺了他是替天行道!”
    魏明肅問:“那盧三娘呢?她隻是一個無辜的女子。徐公子真不怕死的話,為什麽要嫁禍給她?”
    徐公子眼裏閃過一絲輕蔑。
    這種眼神,魏明肅看過很多次:“在徐公子眼裏,區區一個賤籍,不值一提。就像四年前,三州百姓的性命,在徐公子的伯父眼中,也不值一提。”
    他轉身走了出去,回房繼續檢查長史的信件。
    隨從都翼翼小心,不敢說話。
    天色黑了下來。
    傍晚,魏明肅拉開門,從房裏走出來。
    同進在院門前等他,走上前道:“阿郎,盧三娘說她想見您,我說阿郎沒空見她,她說她可以等。”
    魏明肅垂下眼睛,看了眼腳上的靴子。
    徐公子吐過來的口水已經幹了。
    “她在哪?”
    “在院子裏等著。”
    魏明肅看了眼院門的方向。
    同進稟告今天□□那邊的情況,最後道:“阿郎,今天從塔上下來的時候,柴世子趁亂爬上牆,和盧三娘見了一麵,說了些話,我想盧三娘現在不是嫌犯了,沒有阻攔。”
    魏明肅“嗯”了一聲,停下腳步。
    他在寒風裏站了一會兒,道:“讓她回去。”
    “是。”
    同進不禁問道:“你看出來了?”
    盧華英抬起眼睛:“看出了什麽?”
    同進發覺自己失言,撓了撓頭,道:“實不相瞞,阿福比我大兩歲,不過他這裏受過傷……”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阿福很可憐,他們村的人死光了,隻有他活了下來。他跟了郎君三年,對郎君一片忠心,聽說四年前是盧家把郎君趕出了長安,對盧家有些怨氣。”同進停頓了一下,笑了笑,道,“不過你不用擔心,阿福不會欺負你,在柳城時郎君就特意囑咐過,四年前的事已經過去了,誰敢借四年前的恩怨為難你,自己收拾行李回神都。”
    盧華英怔了怔。
    在柳城時,魏明肅說過這樣的話?
    ……
    賴守忠被帶走,寺院外麵的府兵失了主心骨,十幾個隨從喝了一聲,他們便下馬丟了腰刀。
    “長史,這些是從您的書房找到的,請您過目。”
    寺院裏,魏明肅的隨從打開從都護府抬回來的箱子,請長史確認是不是他的物品。
    長史的麵色平靜,點了點頭。
    隨從拿來一張黃紙讓他簽字畫押。
    長史簽了字,頹然地坐在案前,聲音嘶啞:“魏明肅,賴守忠曾為大……為國家立下戰功,他不該死在獄中,能不能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魏明肅看一眼長史簽了字的紙,道:“魏某已經將他交給都督處置。”
    長史有些詫異。
    他以為魏明肅會用賴守忠來殺雞儆猴,震懾西州。
    魏明肅低頭翻閱長史的信件,道:“魏某離開洛陽前,聖上給了魏某一個盒子,要魏某來西州前一定看完盒子裏的東西。”
    長史凝視著他,問:“聖上讓你看的是什麽?”
    魏明肅道:“這些年都督和長史送去長安和洛陽請求派兵的折子,每一封聖上都看了。那些折子,聖上全都留下了。”
    長史一愣,激動之下,竟站了起來。
    屋子裏低著頭翻箱子的隨從忍不住抬頭偷偷看他。
    長史回過神,臉上閃過一絲痛苦和悔恨,坐了下去。
    西州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了。
    他坐著出神,眼裏的光變得黯淡,喃喃道:“老夫都是咎由自取啊……”
    魏明肅沒有出言嘲諷。
    “郎君!”一個隨從快步走進來,小聲道,“徐公子剛才想自盡,被我們阻止了。”
    魏明肅放下信,來到隔壁院子。
    徐公子剛才撞牆尋死,撞破了額頭,鮮血從頭發間淌下來,半邊臉血紅,半邊臉慘白,抬頭看著走進來的魏明肅,哈哈大笑:“姓魏的,你這個忘恩負義、趨炎附勢的小人!給我一個痛快吧!”
    魏明肅俯視著他,道:“你打死郡王,會被送回洛陽受審。”
    徐公子忍不住戰栗,咬牙切齒道:“我不想落到那個妖婦手裏!”
    魏明肅不語,看了眼徐公子額頭上的傷口,示意隨從為徐公子止血,轉身走開。
    “魏明肅!你怎麽走了?是不是怕我揭露你的醜事?”
    徐公子推開隨從,揚起頭,冷笑。
    “四年前,你曾和駱賓王有一麵之緣,在揚州討論書法。”
    血流進徐公子嘴裏,他的牙齒也染成了血紅色,張口,對著魏明肅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
    “駱賓王寫下《討武瞾檄》,名流千古,你呢?你為虎作倀,殺了我的兩個叔叔,將他們的首級用快馬送去神都,取悅那個妖婦!枉你讀了那麽多書,卻是個卑鄙小人!你將來會遺臭萬年!”
    “可恨我父親被部下出賣,兵敗被殺,大業未成,才會讓你這種小人耀武揚威。”
    屋子裏的隨從哆嗦了一下。
    魏明肅走上前,看著徐公子:“徐公子以為天下人是怎麽看四年前那場叛亂的?”
    徐公子笑道:“妖婦牝雞司晨,天下苦之久矣,我伯父在揚州宣誓起義後,短短十天就召集了十萬義軍,《討武瞾檄》為民心所向!要不是你們這些小人助紂為孽,我伯父得到四方響應,諸王也跟著起兵,一舉攻進洛陽,殺了那個妖婦,大唐江山怎麽會落到妖婦手裏?”
    魏明肅神色嘲諷:“兵貴神速,你伯父以故太子之名召集十萬義軍後,為什麽不趁著士氣高漲渡過淮水,直取洛陽?”
    徐公子無言以對。
    魏明肅負手道:“你伯父不僅沒有直取洛陽,還分兵渡過長江,想攻打金陵,因為他的幕僚都說,金陵有帝王之氣,且有長江天險,又是富庶之地,占領金陵後,進可攻,退可守。”
    “徐公子,你伯父起義,不是為了報答李唐皇恩,也不是為了百姓,他不忠不義,隻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割據一方。徐公子全家都參與了叛亂,支持占據金陵,魏某當年也收到了揚州發來的檄文,徐公子就不必在魏某麵前提什麽大義了。”
    魏明肅轉身離開。
    “成王敗寇!你的話都是狡辯!”徐公子怒吼一聲,被血染紅的半邊臉多了幾分猙獰,“魏明肅,你這種人也有資格說大義?要不是你這個小人多管閑事,我早就逃出去了!”
    魏明肅回頭:“長史為了報恩,幫助你們潛逃,沒有人懷疑你們的身份,你們可以順利逃出去,卻執意要殺了武延興。”
    徐公子冷笑:“姓武的該死!我殺了他是替天行道!”
    魏明肅問:“那盧三娘呢?她隻是一個無辜的女子。徐公子真不怕死的話,為什麽要嫁禍給她?”
    徐公子眼裏閃過一絲輕蔑。
    這種眼神,魏明肅看過很多次:“在徐公子眼裏,區區一個賤籍,不值一提。就像四年前,三州百姓的性命,在徐公子的伯父眼中,也不值一提。”
    他轉身走了出去,回房繼續檢查長史的信件。
    隨從都翼翼小心,不敢說話。
    天色黑了下來。
    傍晚,魏明肅拉開門,從房裏走出來。
    同進在院門前等他,走上前道:“阿郎,盧三娘說她想見您,我說阿郎沒空見她,她說她可以等。”
    魏明肅垂下眼睛,看了眼腳上的靴子。
    徐公子吐過來的口水已經幹了。
    “她在哪?”
    “在院子裏等著。”
    魏明肅看了眼院門的方向。
    同進稟告今天□□那邊的情況,最後道:“阿郎,今天從塔上下來的時候,柴世子趁亂爬上牆,和盧三娘見了一麵,說了些話,我想盧三娘現在不是嫌犯了,沒有阻攔。”
    魏明肅“嗯”了一聲,停下腳步。
    他在寒風裏站了一會兒,道:“讓她回去。”
    “是。”
    同進不禁問道:“你看出來了?”
    盧華英抬起眼睛:“看出了什麽?”
    同進發覺自己失言,撓了撓頭,道:“實不相瞞,阿福比我大兩歲,不過他這裏受過傷……”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阿福很可憐,他們村的人死光了,隻有他活了下來。他跟了郎君三年,對郎君一片忠心,聽說四年前是盧家把郎君趕出了長安,對盧家有些怨氣。”同進停頓了一下,笑了笑,道,“不過你不用擔心,阿福不會欺負你,在柳城時郎君就特意囑咐過,四年前的事已經過去了,誰敢借四年前的恩怨為難你,自己收拾行李回神都。”
    盧華英怔了怔。
    在柳城時,魏明肅說過這樣的話?
    ……
    賴守忠被帶走,寺院外麵的府兵失了主心骨,十幾個隨從喝了一聲,他們便下馬丟了腰刀。
    “長史,這些是從您的書房找到的,請您過目。”
    寺院裏,魏明肅的隨從打開從都護府抬回來的箱子,請長史確認是不是他的物品。
    長史的麵色平靜,點了點頭。
    隨從拿來一張黃紙讓他簽字畫押。
    長史簽了字,頹然地坐在案前,聲音嘶啞:“魏明肅,賴守忠曾為大……為國家立下戰功,他不該死在獄中,能不能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魏明肅看一眼長史簽了字的紙,道:“魏某已經將他交給都督處置。”
    長史有些詫異。
    他以為魏明肅會用賴守忠來殺雞儆猴,震懾西州。
    魏明肅低頭翻閱長史的信件,道:“魏某離開洛陽前,聖上給了魏某一個盒子,要魏某來西州前一定看完盒子裏的東西。”
    長史凝視著他,問:“聖上讓你看的是什麽?”
    魏明肅道:“這些年都督和長史送去長安和洛陽請求派兵的折子,每一封聖上都看了。那些折子,聖上全都留下了。”
    長史一愣,激動之下,竟站了起來。
    屋子裏低著頭翻箱子的隨從忍不住抬頭偷偷看他。
    長史回過神,臉上閃過一絲痛苦和悔恨,坐了下去。
    西州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了。
    他坐著出神,眼裏的光變得黯淡,喃喃道:“老夫都是咎由自取啊……”
    魏明肅沒有出言嘲諷。
    “郎君!”一個隨從快步走進來,小聲道,“徐公子剛才想自盡,被我們阻止了。”
    魏明肅放下信,來到隔壁院子。
    徐公子剛才撞牆尋死,撞破了額頭,鮮血從頭發間淌下來,半邊臉血紅,半邊臉慘白,抬頭看著走進來的魏明肅,哈哈大笑:“姓魏的,你這個忘恩負義、趨炎附勢的小人!給我一個痛快吧!”
    魏明肅俯視著他,道:“你打死郡王,會被送回洛陽受審。”
    徐公子忍不住戰栗,咬牙切齒道:“我不想落到那個妖婦手裏!”
    魏明肅不語,看了眼徐公子額頭上的傷口,示意隨從為徐公子止血,轉身走開。
    “魏明肅!你怎麽走了?是不是怕我揭露你的醜事?”
    徐公子推開隨從,揚起頭,冷笑。
    “四年前,你曾和駱賓王有一麵之緣,在揚州討論書法。”
    血流進徐公子嘴裏,他的牙齒也染成了血紅色,張口,對著魏明肅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
    “駱賓王寫下《討武瞾檄》,名流千古,你呢?你為虎作倀,殺了我的兩個叔叔,將他們的首級用快馬送去神都,取悅那個妖婦!枉你讀了那麽多書,卻是個卑鄙小人!你將來會遺臭萬年!”
    “可恨我父親被部下出賣,兵敗被殺,大業未成,才會讓你這種小人耀武揚威。”
    屋子裏的隨從哆嗦了一下。
    魏明肅走上前,看著徐公子:“徐公子以為天下人是怎麽看四年前那場叛亂的?”
    徐公子笑道:“妖婦牝雞司晨,天下苦之久矣,我伯父在揚州宣誓起義後,短短十天就召集了十萬義軍,《討武瞾檄》為民心所向!要不是你們這些小人助紂為孽,我伯父得到四方響應,諸王也跟著起兵,一舉攻進洛陽,殺了那個妖婦,大唐江山怎麽會落到妖婦手裏?”
    魏明肅神色嘲諷:“兵貴神速,你伯父以故太子之名召集十萬義軍後,為什麽不趁著士氣高漲渡過淮水,直取洛陽?”
    徐公子無言以對。
    魏明肅負手道:“你伯父不僅沒有直取洛陽,還分兵渡過長江,想攻打金陵,因為他的幕僚都說,金陵有帝王之氣,且有長江天險,又是富庶之地,占領金陵後,進可攻,退可守。”
    “徐公子,你伯父起義,不是為了報答李唐皇恩,也不是為了百姓,他不忠不義,隻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割據一方。徐公子全家都參與了叛亂,支持占據金陵,魏某當年也收到了揚州發來的檄文,徐公子就不必在魏某麵前提什麽大義了。”
    魏明肅轉身離開。
    “成王敗寇!你的話都是狡辯!”徐公子怒吼一聲,被血染紅的半邊臉多了幾分猙獰,“魏明肅,你這種人也有資格說大義?要不是你這個小人多管閑事,我早就逃出去了!”
    魏明肅回頭:“長史為了報恩,幫助你們潛逃,沒有人懷疑你們的身份,你們可以順利逃出去,卻執意要殺了武延興。”
    徐公子冷笑:“姓武的該死!我殺了他是替天行道!”
    魏明肅問:“那盧三娘呢?她隻是一個無辜的女子。徐公子真不怕死的話,為什麽要嫁禍給她?”
    徐公子眼裏閃過一絲輕蔑。
    這種眼神,魏明肅看過很多次:“在徐公子眼裏,區區一個賤籍,不值一提。就像四年前,三州百姓的性命,在徐公子的伯父眼中,也不值一提。”
    他轉身走了出去,回房繼續檢查長史的信件。
    隨從都翼翼小心,不敢說話。
    天色黑了下來。
    傍晚,魏明肅拉開門,從房裏走出來。
    同進在院門前等他,走上前道:“阿郎,盧三娘說她想見您,我說阿郎沒空見她,她說她可以等。”
    魏明肅垂下眼睛,看了眼腳上的靴子。
    徐公子吐過來的口水已經幹了。
    “她在哪?”
    “在院子裏等著。”
    魏明肅看了眼院門的方向。
    同進稟告今天□□那邊的情況,最後道:“阿郎,今天從塔上下來的時候,柴世子趁亂爬上牆,和盧三娘見了一麵,說了些話,我想盧三娘現在不是嫌犯了,沒有阻攔。”
    魏明肅“嗯”了一聲,停下腳步。
    他在寒風裏站了一會兒,道:“讓她回去。”
    “是。”
    同進不禁問道:“你看出來了?”
    盧華英抬起眼睛:“看出了什麽?”
    同進發覺自己失言,撓了撓頭,道:“實不相瞞,阿福比我大兩歲,不過他這裏受過傷……”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阿福很可憐,他們村的人死光了,隻有他活了下來。他跟了郎君三年,對郎君一片忠心,聽說四年前是盧家把郎君趕出了長安,對盧家有些怨氣。”同進停頓了一下,笑了笑,道,“不過你不用擔心,阿福不會欺負你,在柳城時郎君就特意囑咐過,四年前的事已經過去了,誰敢借四年前的恩怨為難你,自己收拾行李回神都。”
    盧華英怔了怔。
    在柳城時,魏明肅說過這樣的話?
    ……
    賴守忠被帶走,寺院外麵的府兵失了主心骨,十幾個隨從喝了一聲,他們便下馬丟了腰刀。
    “長史,這些是從您的書房找到的,請您過目。”
    寺院裏,魏明肅的隨從打開從都護府抬回來的箱子,請長史確認是不是他的物品。
    長史的麵色平靜,點了點頭。
    隨從拿來一張黃紙讓他簽字畫押。
    長史簽了字,頹然地坐在案前,聲音嘶啞:“魏明肅,賴守忠曾為大……為國家立下戰功,他不該死在獄中,能不能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魏明肅看一眼長史簽了字的紙,道:“魏某已經將他交給都督處置。”
    長史有些詫異。
    他以為魏明肅會用賴守忠來殺雞儆猴,震懾西州。
    魏明肅低頭翻閱長史的信件,道:“魏某離開洛陽前,聖上給了魏某一個盒子,要魏某來西州前一定看完盒子裏的東西。”
    長史凝視著他,問:“聖上讓你看的是什麽?”
    魏明肅道:“這些年都督和長史送去長安和洛陽請求派兵的折子,每一封聖上都看了。那些折子,聖上全都留下了。”
    長史一愣,激動之下,竟站了起來。
    屋子裏低著頭翻箱子的隨從忍不住抬頭偷偷看他。
    長史回過神,臉上閃過一絲痛苦和悔恨,坐了下去。
    西州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了。
    他坐著出神,眼裏的光變得黯淡,喃喃道:“老夫都是咎由自取啊……”
    魏明肅沒有出言嘲諷。
    “郎君!”一個隨從快步走進來,小聲道,“徐公子剛才想自盡,被我們阻止了。”
    魏明肅放下信,來到隔壁院子。
    徐公子剛才撞牆尋死,撞破了額頭,鮮血從頭發間淌下來,半邊臉血紅,半邊臉慘白,抬頭看著走進來的魏明肅,哈哈大笑:“姓魏的,你這個忘恩負義、趨炎附勢的小人!給我一個痛快吧!”
    魏明肅俯視著他,道:“你打死郡王,會被送回洛陽受審。”
    徐公子忍不住戰栗,咬牙切齒道:“我不想落到那個妖婦手裏!”
    魏明肅不語,看了眼徐公子額頭上的傷口,示意隨從為徐公子止血,轉身走開。
    “魏明肅!你怎麽走了?是不是怕我揭露你的醜事?”
    徐公子推開隨從,揚起頭,冷笑。
    “四年前,你曾和駱賓王有一麵之緣,在揚州討論書法。”
    血流進徐公子嘴裏,他的牙齒也染成了血紅色,張口,對著魏明肅吐出一口帶血的口水。
    “駱賓王寫下《討武瞾檄》,名流千古,你呢?你為虎作倀,殺了我的兩個叔叔,將他們的首級用快馬送去神都,取悅那個妖婦!枉你讀了那麽多書,卻是個卑鄙小人!你將來會遺臭萬年!”
    “可恨我父親被部下出賣,兵敗被殺,大業未成,才會讓你這種小人耀武揚威。”
    屋子裏的隨從哆嗦了一下。
    魏明肅走上前,看著徐公子:“徐公子以為天下人是怎麽看四年前那場叛亂的?”
    徐公子笑道:“妖婦牝雞司晨,天下苦之久矣,我伯父在揚州宣誓起義後,短短十天就召集了十萬義軍,《討武瞾檄》為民心所向!要不是你們這些小人助紂為孽,我伯父得到四方響應,諸王也跟著起兵,一舉攻進洛陽,殺了那個妖婦,大唐江山怎麽會落到妖婦手裏?”
    魏明肅神色嘲諷:“兵貴神速,你伯父以故太子之名召集十萬義軍後,為什麽不趁著士氣高漲渡過淮水,直取洛陽?”
    徐公子無言以對。
    魏明肅負手道:“你伯父不僅沒有直取洛陽,還分兵渡過長江,想攻打金陵,因為他的幕僚都說,金陵有帝王之氣,且有長江天險,又是富庶之地,占領金陵後,進可攻,退可守。”
    “徐公子,你伯父起義,不是為了報答李唐皇恩,也不是為了百姓,他不忠不義,隻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割據一方。徐公子全家都參與了叛亂,支持占據金陵,魏某當年也收到了揚州發來的檄文,徐公子就不必在魏某麵前提什麽大義了。”
    魏明肅轉身離開。
    “成王敗寇!你的話都是狡辯!”徐公子怒吼一聲,被血染紅的半邊臉多了幾分猙獰,“魏明肅,你這種人也有資格說大義?要不是你這個小人多管閑事,我早就逃出去了!”
    魏明肅回頭:“長史為了報恩,幫助你們潛逃,沒有人懷疑你們的身份,你們可以順利逃出去,卻執意要殺了武延興。”
    徐公子冷笑:“姓武的該死!我殺了他是替天行道!”
    魏明肅問:“那盧三娘呢?她隻是一個無辜的女子。徐公子真不怕死的話,為什麽要嫁禍給她?”
    徐公子眼裏閃過一絲輕蔑。
    這種眼神,魏明肅看過很多次:“在徐公子眼裏,區區一個賤籍,不值一提。就像四年前,三州百姓的性命,在徐公子的伯父眼中,也不值一提。”
    他轉身走了出去,回房繼續檢查長史的信件。
    隨從都翼翼小心,不敢說話。
    天色黑了下來。
    傍晚,魏明肅拉開門,從房裏走出來。
    同進在院門前等他,走上前道:“阿郎,盧三娘說她想見您,我說阿郎沒空見她,她說她可以等。”
    魏明肅垂下眼睛,看了眼腳上的靴子。
    徐公子吐過來的口水已經幹了。
    “她在哪?”
    “在院子裏等著。”
    魏明肅看了眼院門的方向。
    同進稟告今天□□那邊的情況,最後道:“阿郎,今天從塔上下來的時候,柴世子趁亂爬上牆,和盧三娘見了一麵,說了些話,我想盧三娘現在不是嫌犯了,沒有阻攔。”
    魏明肅“嗯”了一聲,停下腳步。
    他在寒風裏站了一會兒,道:“讓她回去。”
    “是。”


如果您喜歡,請把《渣了窮小子後》,方便以後閱讀渣了窮小子後第 30 章(讓她回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渣了窮小子後第 30 章(讓她回去...)並對渣了窮小子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