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三國殺闖異界

第一百四十一章嚇哭了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不知折耳 本章:第一百四十一章嚇哭了

    晚飯,他們也就待在胡溪這邊吃了,隻不過,這可就苦了胡溪了。
    雖然他們吃的時候對自己的廚藝那是真的讚不絕口,可一旦要他們幫忙的話就像添亂一樣。
    尤其是池玄雲池叔叔,他一邊誇胡溪做的菜味道確實不錯,一邊用一種防賊一樣的眼神看著他。
    關鍵是幾人吃到一半,池玄雲突然故作高深的問胡溪他這有沒有醋。
    這可把胡溪整蒙了,這位池叔叔口味這麽怪的嗎?
    還是水清夢率先反應過來,她一把掐在池玄雲腰上,怒目而視道:“你堂堂一宗之主不要老是這麽為難人家,這飯你吃不吃,不吃就給老娘滾出去!”
    池玄雲立馬換上一副笑臉,“吃吃吃,這麽香的飯菜我自然要吃,還有夫人,你能不能把手放開,小輩們都在這裏呢,給我留點顏麵。”
    “哼,算你識相!”
    又重重掐了一把,水清夢這才鬆開自己的手。
    水清夢不同以往的反常表現,可把池千羽與池千鶯給嚇壞了,在她們印象中,以往的水清夢可不會這麽對待自己的夫君,更別說凶神惡煞的稱呼自己為老娘了,甚至還讓老爹滾出去!
    池千鶯有些不明就裏,她默默扒著飯,心裏認為是自己老爹把娘給慣壞了。
    池千羽好像明白了什麽,她一雙美眸看了看胡溪,又看了看一臉苦悶的老爹。
    她好像從老爹身上嗅到了一絲很濃的醋味。
    詢問的目光看向池玄雲,她想知道自家老爹是不是真的在吃胡溪的醋。
    對於自己女兒的目光,池玄雲也是撇了撇嘴,他可不會承認自己在吃一個小輩的醋。
    見自己老爹不想承認,池千羽也是笑了笑,不就吃醋嘛!有什麽不好承認的。
    吃完飯,胡溪就把碗筷收拾到廚房去了。
    原本池千鶯讓胡溪去歇著,洗碗她來就好,直接被胡溪一口回絕掉。
    水清夢見狀,趕緊給池千羽使了個眼色,見池千羽不為所動,她直接起身推著池千羽進了廚房。
    “你別老是坐著不動啥都讓人三水來,你去幫忙洗個碗,可別把三水累著了,這麽懶以後誰敢娶你啊!”
    自己娘親附在耳邊說得這句話令得池千羽臉紅無比,她莫名覺得自己爹娘好像在撮合她和胡溪,可她和胡溪還隻是朋友啊!
    而且她曾經也勸過胡溪把那些碗筷放著,她會去洗的,然後就被胡溪很禮貌的推出了廚房。
    剛走進廚房沒多久,池千羽就又被胡溪給推出來了。
    “那地方不適合你進去,以後不要再進來了啊!”
    留下這句話,胡溪轉身就進了廚房。
    回過頭來看了自己那想看好戲的爹娘一眼,池千羽嘟了嘟嘴過去坐下。
    一旁的池千鶯滿臉笑意的說道:“這個未來妹夫對千羽真好,連我這個姐姐都有些羨慕了。”
    池千羽氣勢不弱的看過來,“姐,我記得姐夫對你好像也不錯啊!有他在,你不也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
    池千鶯又笑吟吟的來了一句,“但是你姐夫他不會炒菜。”
    這一下,池千羽臉上的笑意就更濃了。
    池玄雲笑嗬嗬道:“乖女兒啊,你告訴爹,他是怎麽把你的心偷走的,我好去搶回來。”
    水清夢斜眼看過來,“嗯,這個未來女婿老娘認定了,你不要想著去天天吃人家的暗醋。”
    池玄雲搓了搓手,“怎麽會呢?我也喜歡這個未來女婿,隻是他把羽兒的心偷走的太快了。”
    水清夢看向池千羽,眼裏爆發出八卦的光芒,“羽兒,你趕緊給娘說說,你到底是怎麽被他把心偷走的。”
    池千羽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隻好先講起了她和胡溪認識之後發生的一件件事。
    待得池千羽說完,池千鶯,池玄雲,水清夢皆是瞪大了眼睛。
    原來,就是在這一件件的平凡的事之中,池千羽的心被胡溪偷了去。
    當他們聽到胡溪不顧自身安危直接闖進她房間替她解火毒之時也是倒吸一口涼氣。
    火毒的可怕他們是體會過的,所以他們越發能震驚於胡溪的義無反顧。
    說到火毒,池千羽這才想起來她還有個關於火毒的問題沒問呢。
    她看向池玄雲,目露不解道:“爹,我上個月毒發時那枚壓製火毒的丹藥沒能到我手上,這之間是出了什麽變故嗎?”
    說到這個,池玄雲眼中閃過一絲憤怒,他握緊了拳頭道:“那枚丹藥,原本該於三天前就由王昆交到你的手上,可他居然把那枚丹藥給毀了。”
    池千鶯接著道:“把丹藥毀完他就想跑,被我抓回來了,在審問之下,他才告訴我,他早就被那隻金蟾給收買了。金蟾告訴他,隻要他把這一次的丹藥毀掉,他就會出現幫你解去身上火毒,同時,王昆還能獲得一大筆錢。”
    池千羽歎了口氣,“萬幸我命不該絕,遇見了胡溪,正好他手上有著解毒法寶,不然,我已經烈火焚身成為一具枯骨了。”
    池玄雲一字一句道:“女兒,你放心,爹一定會幫你殺了那隻金蟾。”
    “不用了。”池千羽搖搖頭道:“那隻金蟾已經被胡溪給殺了。”
    隨後,她又講了一下胡溪殺金蟾的過往。
    聽完,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以花苞斬花開之妖,這世上絕沒有人能做到,也隻有胡溪能做到了。
    水清夢突然一把掐在池玄雲身上,“人家可是我們女兒的救命恩人,你居然還吃人家的醋,更何況,他又進入了羽兒的房間,所以他成為我們的女婿就是板上釘釘的事。”
    池玄雲揉著被掐的地方,“我知道這是板上釘釘的事,我隻是感歎而已。”
    池千羽麵色一紅,她躊躇著道:“娘,那個房間不作數的吧?那隻是我暫時的房間。”
    池千鶯笑了笑,“即使那個房間是暫時的,可這條規矩是我們北域自古以來就有的,所以,妹妹你說了不算。”
    水清夢也是繼續道:“就是啊,人家還天天給你做菜吃,再說了,你的心不是已經到人家身上去了。”
    說到做菜,水清夢臉色又變了,她回頭一口咬在池玄雲胳膊上。
    池玄雲疼得臉都要變形了,他實在好奇自己是哪裏又惹到自己媳婦了。
    水清夢一口咬完,看著池玄雲來了一句,“你看看人家,當初千鶯認識計時的時候,計時雖然不會炒菜,可他依舊把千鶯當寶貝一樣供著。再看看現在這個未來女婿,什麽都會。一說起他們我就想起剛嫁給你的時候,居然還要我來做飯做菜,不行,我今天要好好收拾你。”
    說完,水清夢就拉著池玄雲走了。
    見狀,池千鶯也打算回去了,她向池千羽說了一聲也是走出門去。
    就在她們剛走不久,胡溪就從廚房裏出來了,他看著坐著的池千羽,不禁問道:“他們怎麽都走了?”
    笑著回了他一句,“可能是看你一個人在廚房裏忙碌他們過意不去就走了。”
    胡溪揮揮手,“這有啥啊,我這人吧,一向閑不住。”
    走到池千羽身邊坐下,胡溪無聊得掰手指頭。
    池千羽腦海中閃過剛剛水清夢說的規矩,終於是試探性問道:“你在這裏住得還習慣嗎?要不我再給你換個地方。”
    胡溪抬起頭笑了笑,“用不著換地方,我這人不挑的,有個地方住就行,而且這裏的環境也還不錯。”
    聽到胡溪的回答,池千羽在心裏歎了口氣,果然如同她所料的一樣。
    不過再想到剛剛娘所說的,池千羽臉上也是有著一抹笑容浮現。
    她已經迫不及待想看見當胡溪知道這條規矩之後的反應了。
    “那個,天色不早了,你趕緊休息吧!我明天帶著你在宗門裏四處逛逛。”
    隨便找了個理由,池千羽就慌慌張張的跑出門去了。
    看了會書,胡溪也是早早的就睡了…
    ……
    第二天,池千羽來胡溪這邊吃過早飯,真就帶著他開始熟悉一下千羽宗的各處地方。
    雖然胡溪隻是一個記名弟子,可因為他在天驕大會上足夠變態的戰績,許多千羽宗弟子見到他就會畢恭畢敬喊上一句胡師兄。
    也沒有人敢嫉妒他和池千羽的關係了,至於挑戰者,那就更加沒有人了,除非誰嫌自己命長才去挑戰他!
    池千羽帶著胡溪看了大片地方,這也讓胡溪在心裏感歎了一下千羽宗的財大氣粗。
    兩人去往下一個目的地的路上,一處亭子裏尾了二十多號人。
    有個人在人群中間大聲說著什麽。
    “不是我和你們吹,我一隻手就能把那個胡三水給打得滿地找牙,雖然我們都是花開境,但是論實力,他是絕對贏不了我的!”
    那人的聲音傳入兩人耳中,池千羽笑了笑,對著胡溪道:“有人在拿你吹牛。”
    胡溪率先走過去,“那我們就去看看他是怎麽吹的。”
    有眼尖的弟子看見了正朝這邊走過來的兩人,他急忙想提醒一下那個吹牛的弟子,就被池千羽伸手製止。
    兩人來到人群邊,那些弟子自動給他們讓了一條路出來。
    胡溪就靜靜聽著石桌上那位兄弟侃大山。
    末了,他冷不丁來了一句,“聽說你能一隻手打得我滿地找牙,我特意過來看看。”
    那弟子聽見這個聲音,先是回頭看了一眼,哪知這一眼,差點把他魂都嚇沒了。
    自己拿來吹牛的正主居然出現在自己眼前了,這不是玩呢嗎?
    這弟子一個趔趄,就從石桌上摔了下來。
    他賠著笑臉道:“胡師兄,您起這麽早啊?”
    胡溪示意他繼續,“已經不早了,你別停啊!繼續說。”
    這人聽見胡溪這麽說,眼眶一紅,直接哭了出來。
    胡溪是怎麽也沒想到,自己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怎麽就把人家嚇哭了呢?


如果您喜歡,請把《帶著三國殺闖異界》,方便以後閱讀帶著三國殺闖異界第一百四十一章嚇哭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帶著三國殺闖異界第一百四十一章嚇哭了並對帶著三國殺闖異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