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三國殺闖異界

第一百四十章吃醋的池玄雲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不知折耳 本章:第一百四十章吃醋的池玄雲

    金虎有些無奈,“過完年你又從西域直接去南域是嗎?”
    胡溪笑了笑,“我就是這麽想的。”
    胡溪聽到金虎這麽說,希望他能帶著他一起回到西域去過年。
    離開之後,他們左思右想,這才明白原來是他們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輸了!
    金虎聽了,摸頭直呼這小子沒救了。
    而後,金虎拍著胡溪的肩膀,語重心長說道:“這大過年的,你跟著我回去幹嘛,你就在北域這邊和他們一起過年唄!沒事還可以出去走走。”
    幾大宗主們怎麽也想不到自己開出的很誘人的條件,居然會輸在一個約定上,他們有些鬱悶的離開了。
    她笑意滿滿地說道:“弟弟啊!你就先別回來了,就在北域過年了。等你遊曆回來,姐姐給你做好吃的,另外,姐姐希望你能從北域騙一個姑娘回來。”
    鏡麵再一閃爍,鏡中人就變成了夏月霜與秋日晴。
    夏月霜笑著道:“弟弟啊!就先別回來了,當你看到這個的時候,也就證明北域那座洞窟已經被你解決了,你若是覺得無趣的話就叫上千羽宗那位二小姐和你一起在北域好好走走。當然,你能把她騙回來就更好了。”
    接著,鏡子裏的人就變成了黑叔,白叔,熊叔…
    他們也是笑著讓胡溪先別回來了,待得他們說完,人又變成了馬叔和李叔還有應叔三人。
    他們所說也是不差,隻是讓他在北域好好玩,別想著回來。
    而馬叔更是笑嗬嗬地來了一句,“你若是缺錢用了,就和馬叔說,馬叔給你弄個幾十萬靈幣過去!”
    金虎笑嗬嗬地看了過來,“怎麽樣,現在還想著回去嗎?”
    胡溪把鏡子遞回給金虎,“那他們都勸我不要回去了,虎哥你要知道,我這人最聽勸了。”
    金虎把鏡子收了起來,“那你就在北域呆著吧!過完年你也不用急著去東域,在北域再玩三四個月再去東域也可以,不過那邊的魔族裏有些人就是不怎麽喜歡人類,甚至有的魔人還吃人,且他們會故意針對人。”
    胡溪點點頭,“我記下了。”
    金虎點點頭,轉身就要走。
    末了,他回過來又說了一句,“你平時也機靈點,別人家對你芳心暗許都看不出來。”
    金虎這話可把胡溪說迷糊了,他還沒來得及問呢,金虎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此間。
    胡溪有些不解,“誰會對我芳心暗許啊?”
    池千羽默默站在胡溪身後不遠處的地方,她刻意壓製住了自己的氣息。
    貝齒輕咬紅唇,池千羽暗暗道:“對你芳心暗許的人就在這呢!”
    金虎出現在她身邊,“他如果真把你拐回西域去了,你老爹會不會因此暴怒啊?”
    池千羽搖搖頭,“不會的,我爹現在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女婿一樣。”
    金虎笑了笑,“那好吧!那我就先在這祝你早日拿下他的心,不過你可要加把勁啊,不過我相信,等你們相見的時候應該會很有趣,我倒是開始期待了。”
    池千羽捕捉到了一絲怪異,她問道:“我們相見的時候,虎哥,你所說的我們是誰啊?”
    可身邊的金虎卻沒有回答她,等她回頭看去,哪還有什麽金虎的身影。
    無奈地笑了笑,池千羽也是從胡溪身後走了出來。
    聽到身後的腳步聲,胡溪也是回頭看去。
    看到來人是池千羽,胡溪也是走了過去,“千羽,你怎麽過來了?”
    池千羽嘟了嘟嘴,“我這不是來看看你有沒有被虎哥給帶回西域啊!你要是回去了,我可是會想念你做得飯菜的。”
    直男屬性突然上來,胡溪笑著問了一句,“那我後麵去了東域你該怎麽辦?”
    心裏苦笑一聲,她好不容易營造的氣氛就被這麽一句話給打破了。
    白了胡溪一眼,池千羽氣鼓鼓的說了一句,“那我就不吃了。”
    說完,她就一個人朝前走去,平時她可是會和胡溪並排走的。
    看著池千羽越走越快,胡溪有些納悶,自己是說錯什麽話了嗎?不然她生這麽大的氣幹嘛?
    來不及多想,他快步追了上去。
    開玩笑,他現在可是寄人籬下,萬一人家不高興讓他滾出去他肯定得灰溜溜的走人,雖然以他對池千羽的了解,她並不會這麽做。
    但終究止不住害怕啊!
    他走到池千羽身邊道:“千羽,這都中午了,你餓嗎?我去做菜,你有沒有什麽想吃的。”
    池千羽的腳步停了下來,她駐足看著胡溪道:“我想吃三菜一湯,菜要有肉,湯裏也要有肉。”
    胡溪大手一揮,“那好辦,走,去做三菜一湯。”
    池千羽高興無比,“嗯,好,我也有些餓了。”
    她喜笑顏開地走在胡溪身邊,似乎已經忘了胡溪剛剛說過的話語。
    兩人就這麽並排走著,直到再也看不見。
    兩人剛走不久,一棵大樹上就出現了兩個人。
    兩人一男一女,女的把手挎在男的手臂上。
    其中一個是池玄雲,另一個則是池千羽的娘親水清夢。
    水清夢笑吟吟的看著兩人遠去的方向,很是滿意道:“唉呀,這個胡三水我是越看越喜歡,簡直就是我們羽兒的如意郎君,雖然比羽兒小了那麽幾歲,但是般配得緊啊!”
    池玄雲有些吃味道:“這小子幾頓飯就把我們羽兒的心給騙走了。”
    水清夢看了自己男人一眼,“你這是吃醋了,堂堂千羽宗宗主居然吃自己未來女婿的醋,是要我笑掉大牙嗎?”
    池玄雲也大方承認,“我隻是覺得他把羽兒的心給牢牢抓住了,以前羽兒和鶯兒的心可都是在我這裏的。”
    水清夢白了他一眼,“說起來我當時願意嫁給你這個啥也不會的人簡直就是鬼迷心竅!人家三水最起碼還有個一技之長,你當時也就境界比我高一點,可我不還是死心塌地的跟著你。又給你生了鶯兒和羽兒這對漂亮的女兒,可你現在居然在這吃女婿的暗醋,當初鶯兒成親的時候也沒見你吃這麽大的醋啊?”
    池玄雲笑了笑,“既然你都這麽說了,那我明天就去學一下廚藝吧!以後你想吃我也天天做給你吃。”
    水清夢一盆冷水潑下來,“你做出來的不叫菜,叫毒;扔地上狗都不吃。”
    池玄雲渾身散發著醋味,“我可嫉妒這個未來女婿了,現在羽兒在他麵前的笑臉比以前多多了,以前羽兒在我這的笑臉可謂是少之又少。”
    水清夢沒好氣道:“你就嫉妒去吧!”
    “走…”
    池玄雲落到樹下,人也朝著胡溪他們消失的方向走去。
    水清夢追了上來,“你往這裏走幹什麽?”
    池玄雲頭也不回道:“去嚐嚐他的手藝,我倒要看看他是怎麽把羽兒的心偷走的。”
    水清夢哈哈大笑,“就是餓了吧!”
    一邊笑,她一邊追了過來。
    “你這說得我也想去吃了,所以我們一起去。”
    胡溪剛做好三菜一湯,池千鶯就聞著味道過來了。
    再接著,就是池玄雲和水清夢。
    水清夢笑道:“先前就聽羽兒說你的廚藝確實不錯,我今天要試一試是不是真的。”
    胡溪笑著道:“夢姨可以盡情試。”
    覺得三菜一湯不夠吃,胡溪就又去炒了兩個菜出來。
    很快,幾人落座,在大家夾菜的功夫,胡溪總覺得池玄雲在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
    胡溪照他說的做了,他灌注了一滴靈玄氣進去。
    鏡子裏突然出現巫白雲的身影,她緩緩擦拭著手中寶劍,冷冷看了過來,“你是不是皮子癢了想回來挨打呀?”
    和巫白雲對視的一瞬間,胡溪真的以為她會從鏡子裏鑽出來盯著他。
    胡溪頗為無奈,“那西域那邊我也沒有真正的看過啊!”
    金虎正色道:“西域那邊的景色你不用急著看,你就在這邊和他們過年,這是我過來之前月霜姐姐她們讓我轉告給你的,因為接下來我們會有很長的時間不在西域,而我們的洞府也會被封蓋住,所以你還是乖乖聽話待在這裏吧!”
    胡溪冷哼一聲,“如果我非要回去呢?”
    金虎笑吟吟地從懷裏掏出一麵鏡子,“你看了這個,你應該就不會想著回去了。”
    他讓胡溪把鏡子拿在手裏,並往裏麵灌注一點靈玄氣試試。
    金虎直接表示無能為力,“你想回去我說了不算,得要他們同意,況且,你是出來遊曆的,可你這一年時間都沒到,也沒有去真正的領略北域的風光,你回去幹嘛?”
    胡溪攤了攤手,“我去西域不是也可以到處走走嗎?”
    額頭一滴冷汗滴落,胡溪莫名開始害怕起來。
    鏡麵閃爍了一下,隨之變成了沐紅螢出現在鏡子中。
    經過此次搶人,這也使得這幾位宗主明白凡事還是要先下手為強,哪怕是參加天驕大會。
    他們決定,回去之後就學千羽宗在北域各城開設一家客棧之類的場所,那些客棧負責人的唯一目的就是為宗門發掘更多有天賦的人。
    胡溪相當於是池千羽於天水城時就發現他的天賦,並邀請他一起參加天驕大會的,人家這是直接贏在了起點上!
    再看看他們宗門內的弟子,也不說什麽提前去物色幫手,就是天天待在宗門裏麵苦修,同伴都是那些想參加的人主動過來找得他們,或者是距離天驕大會還有一個月的時候這才慢慢吞吞去找的同伴。
    反正今年他們也挑到了許多天賦異稟的弟子,隻是沒有人能有胡溪這麽變態而已。
    而金虎在千羽宗待了兩天也打算回西域去了,因為他要回西域去過年。
    (a)


如果您喜歡,請把《帶著三國殺闖異界》,方便以後閱讀帶著三國殺闖異界第一百四十章吃醋的池玄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帶著三國殺闖異界第一百四十章吃醋的池玄雲並對帶著三國殺闖異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