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

第1436章 超級笨的病人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火安安 本章:第1436章 超級笨的病人

    拋開其他的不說,商玉露也是姚千尋的患者,一個患者不聽醫生的話,她也挺生氣的。
    “那現在我怎麽辦?”商玉露剛才還在生姚千尋的氣,可是現在聽到姚千尋說的那麽嚴重,她也有點擔心了。
    “怎麽辦?以前的時間都白費了,得重新來,還要加重藥量,你啊你啊,這次千萬不要再犯錯誤了,就一個多月的時間,你就忍忍,不就過去了?”
    姚千尋語重心長的對商玉露說道。
    “可是我……”商玉露有點不甘心。
    “你不是想嫁給子坤嗎?這都不能忍受,那他以後出差不在家的話,你去找其他的男人?你覺得有男人能忍受這個?就算不能嫁給他,嫁給其他的男人也是一樣的。”
    姚千尋對這些有錢人的想法是搞不懂了,又想嫁給馮子坤,還不檢點。不過反正商玉露也沒戲,馮子坤不喜歡太開放的女孩子。
    “要你多管?”商玉露白了姚千尋一眼。
    “那你不要找我看病。”姚千尋還不想管呢!
    商玉露咬著嘴唇,想了想,在名人醫院,她也打聽過了,隻有姚大夫的醫術是最好的,如果她想進行一些修補的手術,姚千尋是做的最好的。..
    “我就信你一次。”商玉露點頭,她為了馮子坤也隻能這樣了。
    姚千尋給她開了些藥,讓她一定要記住,商玉露保證了之後,去拿了藥,然後她又折返回來了。
    “你怎麽還沒有走?”姚千尋看著商玉露回來了,覺得很奇怪。
    “你今天的號都是我掛的,剛才我是看病,現在我是看人!我想問一下姚大夫,你為什麽要跟我的未婚夫住在一起?”
    商玉露進不去別墅,隻能到醫院來找姚千尋的麻煩了。
    “商小姐,你要搞清楚,不是我要跟你未婚夫住在一起,是你的未婚夫要跟我住在一起。
    你有什麽事直接去找他,不要來找我,如果你能讓他離開別墅,我請你吃飯。”
    姚千尋嘴硬的說道,她篤定,馮子坤是不會離開別墅的,因為他會潛意識的想著她。
    “姚千尋,你不要以為我拿你沒有辦法,我是帝都的名媛,想弄死你,就跟弄死一隻螞蟻一樣。”商玉露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傲慢。
    姚千尋的手指頭在辦公桌上輕輕的敲著,她玩味的看著商玉露。
    “你看著我做什麽?”商玉露覺得姚千尋的這個態度有點讓人瘮得慌。
    “我看著你做什麽商小姐,我是你的大夫,你敢得罪我不怕我在做手術的時候給你動個手腳?你真是心大啊!”姚千尋越來越覺得商玉露真是沒什麽腦子。
    “你敢!如果你敢在我的手術裏動手腳,我讓你全家在帝都都呆不下去!”商玉露非常囂張的說道。
    姚千尋又笑了。
    “商玉露,你趕緊換個大夫,你覺得你要滅我全家,我能讓你活著下手術台?”
    姚千尋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真的是見過傻的,沒有見過這麽傻的女人。
    商玉露一下子就語結,不說話了。她怎麽就沒有想到,姚千尋是大夫,那是可以隨便要她命的。
    “你,你,你!”商玉露不知道該說什麽了。
    “我什麽啊?告訴你商玉露,你老老實實的看病就好,不要用一些不該說的話來威脅我,我不吃那一套。
    我在帝都是沒有親人的,你想做什麽都不可能!不要以為你有幾個錢,就能在帝都飛揚跋扈的。
    我可以先報警,說你威脅我,然後讓你被控製起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以為是你商家說了算嗎?”
    姚千尋對著商玉露“嗶哩扒拉”的說了一堆的話,直接把商玉露給說懵了。
    “好了,既然今天都是你掛的號,我也有權不給你看了,不要耽誤我的時間。”姚千尋覺得名人醫院的係統有漏洞,怎麽能讓一個人掛她那麽多號,得讓宋濤改進改進。
    “把錢還來。”商玉露把手一攤,不讓姚千尋走。
    “什麽錢?”
    “我掛你的號,花了那麽多錢,還給我。”商玉露到了門口守著,就讓姚千尋把錢還給她。
    “可以,隻要你離開,我馬上把錢給你,下午還有兩個號,一共是一百塊錢,給你。”姚千尋從包裏拿出了一百塊錢,塞進商玉露的手裏人,讓她趕緊走。
    商玉露就是不走,兩人在推搡中,商玉露的高跟鞋一歪,她整個人沒有站住,重重的砸向了地麵。
    沒有人扶著她,商玉露結結實實的摔在地板上,疼的她齜牙咧嘴的。
    “哎喲,疼,我的肚子好疼。”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姚千尋見她摔倒,本以為沒事,但是看到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就覺得奇怪了。
    她剛才給她做了檢查,並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可能性。
    她把商玉露扶了起來,走兩步,血從商玉露的腿上流了下來。
    “你懷孕了?”
    姚千尋急忙讓商玉露躺在病床上,問她。
    “懷孕?不可能啊!”商玉露搖頭,她可都是做了措施的,不可能有身孕的。
    姚千尋抓起她的手腕,給她把脈。
    果然,商玉露已經有一個多月的身孕了。
    “商小姐啊商小姐,你真是……”姚千尋都不知道該怎麽說她了。
    “啊?我不要,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聽到說自己懷孕了,她舉起雙手開始用力的捶著肚子。
    “你別亂來,讓你不要亂來的時候,你總是要亂來,孩子是無辜的,就算是你不要也要通過手術把他弄下來,你砸肚子,萬一大出血怎麽辦?”
    姚千尋遇到商玉露這樣的病人真是頭痛,不要孩子的方法很多,總不能傷了母體。
    “姚千尋,你馬上把這個孩子給我弄掉,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很堅決的說道。
    “叮鈴鈴。”姚千尋的電話響了起來,她去接起電話。
    “晚上有空。”馮子坤低沉帶有磁性的聲音說道,然後電話就掛掉了。
    姚千尋……這電話費很貴嗎?她都沒有開口說話,對方就掛掉了。
    她可不知道今天的馮子坤有多忙,忙的腳都不沾地了,去了兩個城市談合作的項目,談完剛回來就看到姚千尋的消息,他又給她打個電話,就又要去忙工作了!
    “我什麽啊?告訴你商玉露,你老老實實的看病就好,不要用一些不該說的話來威脅我,我不吃那一套。
    我在帝都是沒有親人的,你想做什麽都不可能!不要以為你有幾個錢,就能在帝都飛揚跋扈的。
    我可以先報警,說你威脅我,然後讓你被控製起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以為是你商家說了算嗎?”
    姚千尋對著商玉露“嗶哩扒拉”的說了一堆的話,直接把商玉露給說懵了。
    “好了,既然今天都是你掛的號,我也有權不給你看了,不要耽誤我的時間。”姚千尋覺得名人醫院的係統有漏洞,怎麽能讓一個人掛她那麽多號,得讓宋濤改進改進。
    “把錢還來。”商玉露把手一攤,不讓姚千尋走。
    “什麽錢?”
    “我掛你的號,花了那麽多錢,還給我。”商玉露到了門口守著,就讓姚千尋把錢還給她。
    “可以,隻要你離開,我馬上把錢給你,下午還有兩個號,一共是一百塊錢,給你。”姚千尋從包裏拿出了一百塊錢,塞進商玉露的手裏人,讓她趕緊走。
    商玉露就是不走,兩人在推搡中,商玉露的高跟鞋一歪,她整個人沒有站住,重重的砸向了地麵。
    沒有人扶著她,商玉露結結實實的摔在地板上,疼的她齜牙咧嘴的。
    “哎喲,疼,我的肚子好疼。”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姚千尋見她摔倒,本以為沒事,但是看到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就覺得奇怪了。
    她剛才給她做了檢查,並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可能性。
    她把商玉露扶了起來,走兩步,血從商玉露的腿上流了下來。
    “你懷孕了?”
    姚千尋急忙讓商玉露躺在病床上,問她。
    “懷孕?不可能啊!”商玉露搖頭,她可都是做了措施的,不可能有身孕的。
    姚千尋抓起她的手腕,給她把脈。
    果然,商玉露已經有一個多月的身孕了。
    “商小姐啊商小姐,你真是……”姚千尋都不知道該怎麽說她了。
    “啊?我不要,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聽到說自己懷孕了,她舉起雙手開始用力的捶著肚子。
    “你別亂來,讓你不要亂來的時候,你總是要亂來,孩子是無辜的,就算是你不要也要通過手術把他弄下來,你砸肚子,萬一大出血怎麽辦?”
    姚千尋遇到商玉露這樣的病人真是頭痛,不要孩子的方法很多,總不能傷了母體。
    “姚千尋,你馬上把這個孩子給我弄掉,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很堅決的說道。
    “叮鈴鈴。”姚千尋的電話響了起來,她去接起電話。
    “晚上有空。”馮子坤低沉帶有磁性的聲音說道,然後電話就掛掉了。
    姚千尋……這電話費很貴嗎?她都沒有開口說話,對方就掛掉了。
    她可不知道今天的馮子坤有多忙,忙的腳都不沾地了,去了兩個城市談合作的項目,談完剛回來就看到姚千尋的消息,他又給她打個電話,就又要去忙工作了!
    “我什麽啊?告訴你商玉露,你老老實實的看病就好,不要用一些不該說的話來威脅我,我不吃那一套。
    我在帝都是沒有親人的,你想做什麽都不可能!不要以為你有幾個錢,就能在帝都飛揚跋扈的。
    我可以先報警,說你威脅我,然後讓你被控製起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以為是你商家說了算嗎?”
    姚千尋對著商玉露“嗶哩扒拉”的說了一堆的話,直接把商玉露給說懵了。
    “好了,既然今天都是你掛的號,我也有權不給你看了,不要耽誤我的時間。”姚千尋覺得名人醫院的係統有漏洞,怎麽能讓一個人掛她那麽多號,得讓宋濤改進改進。
    “把錢還來。”商玉露把手一攤,不讓姚千尋走。
    “什麽錢?”
    “我掛你的號,花了那麽多錢,還給我。”商玉露到了門口守著,就讓姚千尋把錢還給她。
    “可以,隻要你離開,我馬上把錢給你,下午還有兩個號,一共是一百塊錢,給你。”姚千尋從包裏拿出了一百塊錢,塞進商玉露的手裏人,讓她趕緊走。
    商玉露就是不走,兩人在推搡中,商玉露的高跟鞋一歪,她整個人沒有站住,重重的砸向了地麵。
    沒有人扶著她,商玉露結結實實的摔在地板上,疼的她齜牙咧嘴的。
    “哎喲,疼,我的肚子好疼。”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姚千尋見她摔倒,本以為沒事,但是看到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就覺得奇怪了。
    她剛才給她做了檢查,並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可能性。
    她把商玉露扶了起來,走兩步,血從商玉露的腿上流了下來。
    “你懷孕了?”
    姚千尋急忙讓商玉露躺在病床上,問她。
    “懷孕?不可能啊!”商玉露搖頭,她可都是做了措施的,不可能有身孕的。
    姚千尋抓起她的手腕,給她把脈。
    果然,商玉露已經有一個多月的身孕了。
    “商小姐啊商小姐,你真是……”姚千尋都不知道該怎麽說她了。
    “啊?我不要,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聽到說自己懷孕了,她舉起雙手開始用力的捶著肚子。
    “你別亂來,讓你不要亂來的時候,你總是要亂來,孩子是無辜的,就算是你不要也要通過手術把他弄下來,你砸肚子,萬一大出血怎麽辦?”
    姚千尋遇到商玉露這樣的病人真是頭痛,不要孩子的方法很多,總不能傷了母體。
    “姚千尋,你馬上把這個孩子給我弄掉,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很堅決的說道。
    “叮鈴鈴。”姚千尋的電話響了起來,她去接起電話。
    “晚上有空。”馮子坤低沉帶有磁性的聲音說道,然後電話就掛掉了。
    姚千尋……這電話費很貴嗎?她都沒有開口說話,對方就掛掉了。
    她可不知道今天的馮子坤有多忙,忙的腳都不沾地了,去了兩個城市談合作的項目,談完剛回來就看到姚千尋的消息,他又給她打個電話,就又要去忙工作了!
    “我什麽啊?告訴你商玉露,你老老實實的看病就好,不要用一些不該說的話來威脅我,我不吃那一套。
    我在帝都是沒有親人的,你想做什麽都不可能!不要以為你有幾個錢,就能在帝都飛揚跋扈的。
    我可以先報警,說你威脅我,然後讓你被控製起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以為是你商家說了算嗎?”
    姚千尋對著商玉露“嗶哩扒拉”的說了一堆的話,直接把商玉露給說懵了。
    “好了,既然今天都是你掛的號,我也有權不給你看了,不要耽誤我的時間。”姚千尋覺得名人醫院的係統有漏洞,怎麽能讓一個人掛她那麽多號,得讓宋濤改進改進。
    “把錢還來。”商玉露把手一攤,不讓姚千尋走。
    “什麽錢?”
    “我掛你的號,花了那麽多錢,還給我。”商玉露到了門口守著,就讓姚千尋把錢還給她。
    “可以,隻要你離開,我馬上把錢給你,下午還有兩個號,一共是一百塊錢,給你。”姚千尋從包裏拿出了一百塊錢,塞進商玉露的手裏人,讓她趕緊走。
    商玉露就是不走,兩人在推搡中,商玉露的高跟鞋一歪,她整個人沒有站住,重重的砸向了地麵。
    沒有人扶著她,商玉露結結實實的摔在地板上,疼的她齜牙咧嘴的。
    “哎喲,疼,我的肚子好疼。”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姚千尋見她摔倒,本以為沒事,但是看到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就覺得奇怪了。
    她剛才給她做了檢查,並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可能性。
    她把商玉露扶了起來,走兩步,血從商玉露的腿上流了下來。
    “你懷孕了?”
    姚千尋急忙讓商玉露躺在病床上,問她。
    “懷孕?不可能啊!”商玉露搖頭,她可都是做了措施的,不可能有身孕的。
    姚千尋抓起她的手腕,給她把脈。
    果然,商玉露已經有一個多月的身孕了。
    “商小姐啊商小姐,你真是……”姚千尋都不知道該怎麽說她了。
    “啊?我不要,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聽到說自己懷孕了,她舉起雙手開始用力的捶著肚子。
    “你別亂來,讓你不要亂來的時候,你總是要亂來,孩子是無辜的,就算是你不要也要通過手術把他弄下來,你砸肚子,萬一大出血怎麽辦?”
    姚千尋遇到商玉露這樣的病人真是頭痛,不要孩子的方法很多,總不能傷了母體。
    “姚千尋,你馬上把這個孩子給我弄掉,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很堅決的說道。
    “叮鈴鈴。”姚千尋的電話響了起來,她去接起電話。
    “晚上有空。”馮子坤低沉帶有磁性的聲音說道,然後電話就掛掉了。
    姚千尋……這電話費很貴嗎?她都沒有開口說話,對方就掛掉了。
    她可不知道今天的馮子坤有多忙,忙的腳都不沾地了,去了兩個城市談合作的項目,談完剛回來就看到姚千尋的消息,他又給她打個電話,就又要去忙工作了!
    “我什麽啊?告訴你商玉露,你老老實實的看病就好,不要用一些不該說的話來威脅我,我不吃那一套。
    我在帝都是沒有親人的,你想做什麽都不可能!不要以為你有幾個錢,就能在帝都飛揚跋扈的。
    我可以先報警,說你威脅我,然後讓你被控製起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以為是你商家說了算嗎?”
    姚千尋對著商玉露“嗶哩扒拉”的說了一堆的話,直接把商玉露給說懵了。
    “好了,既然今天都是你掛的號,我也有權不給你看了,不要耽誤我的時間。”姚千尋覺得名人醫院的係統有漏洞,怎麽能讓一個人掛她那麽多號,得讓宋濤改進改進。
    “把錢還來。”商玉露把手一攤,不讓姚千尋走。
    “什麽錢?”
    “我掛你的號,花了那麽多錢,還給我。”商玉露到了門口守著,就讓姚千尋把錢還給她。
    “可以,隻要你離開,我馬上把錢給你,下午還有兩個號,一共是一百塊錢,給你。”姚千尋從包裏拿出了一百塊錢,塞進商玉露的手裏人,讓她趕緊走。
    商玉露就是不走,兩人在推搡中,商玉露的高跟鞋一歪,她整個人沒有站住,重重的砸向了地麵。
    沒有人扶著她,商玉露結結實實的摔在地板上,疼的她齜牙咧嘴的。
    “哎喲,疼,我的肚子好疼。”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姚千尋見她摔倒,本以為沒事,但是看到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就覺得奇怪了。
    她剛才給她做了檢查,並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可能性。
    她把商玉露扶了起來,走兩步,血從商玉露的腿上流了下來。
    “你懷孕了?”
    姚千尋急忙讓商玉露躺在病床上,問她。
    “懷孕?不可能啊!”商玉露搖頭,她可都是做了措施的,不可能有身孕的。
    姚千尋抓起她的手腕,給她把脈。
    果然,商玉露已經有一個多月的身孕了。
    “商小姐啊商小姐,你真是……”姚千尋都不知道該怎麽說她了。
    “啊?我不要,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聽到說自己懷孕了,她舉起雙手開始用力的捶著肚子。
    “你別亂來,讓你不要亂來的時候,你總是要亂來,孩子是無辜的,就算是你不要也要通過手術把他弄下來,你砸肚子,萬一大出血怎麽辦?”
    姚千尋遇到商玉露這樣的病人真是頭痛,不要孩子的方法很多,總不能傷了母體。
    “姚千尋,你馬上把這個孩子給我弄掉,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很堅決的說道。
    “叮鈴鈴。”姚千尋的電話響了起來,她去接起電話。
    “晚上有空。”馮子坤低沉帶有磁性的聲音說道,然後電話就掛掉了。
    姚千尋……這電話費很貴嗎?她都沒有開口說話,對方就掛掉了。
    她可不知道今天的馮子坤有多忙,忙的腳都不沾地了,去了兩個城市談合作的項目,談完剛回來就看到姚千尋的消息,他又給她打個電話,就又要去忙工作了!
    “我什麽啊?告訴你商玉露,你老老實實的看病就好,不要用一些不該說的話來威脅我,我不吃那一套。
    我在帝都是沒有親人的,你想做什麽都不可能!不要以為你有幾個錢,就能在帝都飛揚跋扈的。
    我可以先報警,說你威脅我,然後讓你被控製起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以為是你商家說了算嗎?”
    姚千尋對著商玉露“嗶哩扒拉”的說了一堆的話,直接把商玉露給說懵了。
    “好了,既然今天都是你掛的號,我也有權不給你看了,不要耽誤我的時間。”姚千尋覺得名人醫院的係統有漏洞,怎麽能讓一個人掛她那麽多號,得讓宋濤改進改進。
    “把錢還來。”商玉露把手一攤,不讓姚千尋走。
    “什麽錢?”
    “我掛你的號,花了那麽多錢,還給我。”商玉露到了門口守著,就讓姚千尋把錢還給她。
    “可以,隻要你離開,我馬上把錢給你,下午還有兩個號,一共是一百塊錢,給你。”姚千尋從包裏拿出了一百塊錢,塞進商玉露的手裏人,讓她趕緊走。
    商玉露就是不走,兩人在推搡中,商玉露的高跟鞋一歪,她整個人沒有站住,重重的砸向了地麵。
    沒有人扶著她,商玉露結結實實的摔在地板上,疼的她齜牙咧嘴的。
    “哎喲,疼,我的肚子好疼。”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姚千尋見她摔倒,本以為沒事,但是看到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就覺得奇怪了。
    她剛才給她做了檢查,並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可能性。
    她把商玉露扶了起來,走兩步,血從商玉露的腿上流了下來。
    “你懷孕了?”
    姚千尋急忙讓商玉露躺在病床上,問她。
    “懷孕?不可能啊!”商玉露搖頭,她可都是做了措施的,不可能有身孕的。
    姚千尋抓起她的手腕,給她把脈。
    果然,商玉露已經有一個多月的身孕了。
    “商小姐啊商小姐,你真是……”姚千尋都不知道該怎麽說她了。
    “啊?我不要,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聽到說自己懷孕了,她舉起雙手開始用力的捶著肚子。
    “你別亂來,讓你不要亂來的時候,你總是要亂來,孩子是無辜的,就算是你不要也要通過手術把他弄下來,你砸肚子,萬一大出血怎麽辦?”
    姚千尋遇到商玉露這樣的病人真是頭痛,不要孩子的方法很多,總不能傷了母體。
    “姚千尋,你馬上把這個孩子給我弄掉,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很堅決的說道。
    “叮鈴鈴。”姚千尋的電話響了起來,她去接起電話。
    “晚上有空。”馮子坤低沉帶有磁性的聲音說道,然後電話就掛掉了。
    姚千尋……這電話費很貴嗎?她都沒有開口說話,對方就掛掉了。
    她可不知道今天的馮子坤有多忙,忙的腳都不沾地了,去了兩個城市談合作的項目,談完剛回來就看到姚千尋的消息,他又給她打個電話,就又要去忙工作了!
    “我什麽啊?告訴你商玉露,你老老實實的看病就好,不要用一些不該說的話來威脅我,我不吃那一套。
    我在帝都是沒有親人的,你想做什麽都不可能!不要以為你有幾個錢,就能在帝都飛揚跋扈的。
    我可以先報警,說你威脅我,然後讓你被控製起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以為是你商家說了算嗎?”
    姚千尋對著商玉露“嗶哩扒拉”的說了一堆的話,直接把商玉露給說懵了。
    “好了,既然今天都是你掛的號,我也有權不給你看了,不要耽誤我的時間。”姚千尋覺得名人醫院的係統有漏洞,怎麽能讓一個人掛她那麽多號,得讓宋濤改進改進。
    “把錢還來。”商玉露把手一攤,不讓姚千尋走。
    “什麽錢?”
    “我掛你的號,花了那麽多錢,還給我。”商玉露到了門口守著,就讓姚千尋把錢還給她。
    “可以,隻要你離開,我馬上把錢給你,下午還有兩個號,一共是一百塊錢,給你。”姚千尋從包裏拿出了一百塊錢,塞進商玉露的手裏人,讓她趕緊走。
    商玉露就是不走,兩人在推搡中,商玉露的高跟鞋一歪,她整個人沒有站住,重重的砸向了地麵。
    沒有人扶著她,商玉露結結實實的摔在地板上,疼的她齜牙咧嘴的。
    “哎喲,疼,我的肚子好疼。”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姚千尋見她摔倒,本以為沒事,但是看到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就覺得奇怪了。
    她剛才給她做了檢查,並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可能性。
    她把商玉露扶了起來,走兩步,血從商玉露的腿上流了下來。
    “你懷孕了?”
    姚千尋急忙讓商玉露躺在病床上,問她。
    “懷孕?不可能啊!”商玉露搖頭,她可都是做了措施的,不可能有身孕的。
    姚千尋抓起她的手腕,給她把脈。
    果然,商玉露已經有一個多月的身孕了。
    “商小姐啊商小姐,你真是……”姚千尋都不知道該怎麽說她了。
    “啊?我不要,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聽到說自己懷孕了,她舉起雙手開始用力的捶著肚子。
    “你別亂來,讓你不要亂來的時候,你總是要亂來,孩子是無辜的,就算是你不要也要通過手術把他弄下來,你砸肚子,萬一大出血怎麽辦?”
    姚千尋遇到商玉露這樣的病人真是頭痛,不要孩子的方法很多,總不能傷了母體。
    “姚千尋,你馬上把這個孩子給我弄掉,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很堅決的說道。
    “叮鈴鈴。”姚千尋的電話響了起來,她去接起電話。
    “晚上有空。”馮子坤低沉帶有磁性的聲音說道,然後電話就掛掉了。
    姚千尋……這電話費很貴嗎?她都沒有開口說話,對方就掛掉了。
    她可不知道今天的馮子坤有多忙,忙的腳都不沾地了,去了兩個城市談合作的項目,談完剛回來就看到姚千尋的消息,他又給她打個電話,就又要去忙工作了!
    “我什麽啊?告訴你商玉露,你老老實實的看病就好,不要用一些不該說的話來威脅我,我不吃那一套。
    我在帝都是沒有親人的,你想做什麽都不可能!不要以為你有幾個錢,就能在帝都飛揚跋扈的。
    我可以先報警,說你威脅我,然後讓你被控製起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以為是你商家說了算嗎?”
    姚千尋對著商玉露“嗶哩扒拉”的說了一堆的話,直接把商玉露給說懵了。
    “好了,既然今天都是你掛的號,我也有權不給你看了,不要耽誤我的時間。”姚千尋覺得名人醫院的係統有漏洞,怎麽能讓一個人掛她那麽多號,得讓宋濤改進改進。
    “把錢還來。”商玉露把手一攤,不讓姚千尋走。
    “什麽錢?”
    “我掛你的號,花了那麽多錢,還給我。”商玉露到了門口守著,就讓姚千尋把錢還給她。
    “可以,隻要你離開,我馬上把錢給你,下午還有兩個號,一共是一百塊錢,給你。”姚千尋從包裏拿出了一百塊錢,塞進商玉露的手裏人,讓她趕緊走。
    商玉露就是不走,兩人在推搡中,商玉露的高跟鞋一歪,她整個人沒有站住,重重的砸向了地麵。
    沒有人扶著她,商玉露結結實實的摔在地板上,疼的她齜牙咧嘴的。
    “哎喲,疼,我的肚子好疼。”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姚千尋見她摔倒,本以為沒事,但是看到商玉露捂住了肚子,就覺得奇怪了。
    她剛才給她做了檢查,並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可能性。
    她把商玉露扶了起來,走兩步,血從商玉露的腿上流了下來。
    “你懷孕了?”
    姚千尋急忙讓商玉露躺在病床上,問她。
    “懷孕?不可能啊!”商玉露搖頭,她可都是做了措施的,不可能有身孕的。
    姚千尋抓起她的手腕,給她把脈。
    果然,商玉露已經有一個多月的身孕了。
    “商小姐啊商小姐,你真是……”姚千尋都不知道該怎麽說她了。
    “啊?我不要,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聽到說自己懷孕了,她舉起雙手開始用力的捶著肚子。
    “你別亂來,讓你不要亂來的時候,你總是要亂來,孩子是無辜的,就算是你不要也要通過手術把他弄下來,你砸肚子,萬一大出血怎麽辦?”
    姚千尋遇到商玉露這樣的病人真是頭痛,不要孩子的方法很多,總不能傷了母體。
    “姚千尋,你馬上把這個孩子給我弄掉,我不要這個孩子。”商玉露很堅決的說道。
    “叮鈴鈴。”姚千尋的電話響了起來,她去接起電話。
    “晚上有空。”馮子坤低沉帶有磁性的聲音說道,然後電話就掛掉了。
    姚千尋……這電話費很貴嗎?她都沒有開口說話,對方就掛掉了。
    她可不知道今天的馮子坤有多忙,忙的腳都不沾地了,去了兩個城市談合作的項目,談完剛回來就看到姚千尋的消息,他又給她打個電話,就又要去忙工作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方便以後閱讀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第1436章 超級笨的病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第1436章 超級笨的病人並對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