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

第1435章 臉皮厚怎麽辦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火安安 本章:第1435章 臉皮厚怎麽辦

    今天早上林英不上班,她去給孩子開家長會了,所以趙醫生就又蠢蠢欲動的去找宋濤。
    姚千尋剛才被宋濤給訓了,那心裏是不舒服的,所以她也拿著一本不知道什麽東西跟在趙醫生的身後,一個前腳一個後腳,都進了宋濤的辦公室。
    趙醫生狠狠的瞪了姚千尋一眼,這人真是的,一點眼力勁都沒有!
    姚千尋也回瞪了她一眼,然後大搖大擺的走到宋濤的麵前。
    “院長,我不想當全科大夫了,太累,我想去皮膚科。”
    姚千尋對宋濤說道,她愣是把趙醫生給擠開了。
    “姚千尋,你好端端的去什麽皮膚科啊?皮膚科都是些年紀大的大夫在裏麵養老,你這樣的,不就該在那些忙的科室裏多段煉段煉嗎?”
    宋濤也瞪了姚千尋一眼,這丫頭是被自己寵的無法無天了,該做的事情不做,明顯就是來找岔子的。
    “院長,現在有的人臉皮越來越厚,我也尋思著就算到了皮膚科,也有了新的課題,如果讓一個人的臉皮回歸自然的厚度,要不然以後害人害己的。”
    姚千尋說道,她的話說完,趙醫生的臉都黑了,該死的,這姚千尋是當著院長的麵說她臉皮厚呢?
    “姚千尋,你說誰呢?”趙醫生自己就沉不住氣了。
    “我說誰了?我說的是有些人呀,那個人是你嗎?我可沒說,是你自己說的。”姚千尋癟了癟嘴,這個趙醫生智商不行啊,隨便說一句話,就把自己給暴露了。
    宋濤都被姚千尋給惹笑了,他是沒有管有女人對自己獻殷勤,他隻是想感受一下這個年紀還被人追求的那種滿足。
    宋濤的心裏對林英還是很愛的!現在的這些作為,可能就是一個男人的虛榮心。
    “趙醫生,你有什麽事?”宋濤不理姚千尋了,他回頭看著臉色氣的發青的趙醫生。
    “院長,我就想問問,今天開會你說的那些話是個什麽意思,我有點沒聽清。”趙醫生本就是想找借口接近宋濤,並沒有什麽事情的。
    “趙醫生,都給你說過很多次了,你該去耳鼻喉科去看看了,我們內部人員又不要錢,你的耳朵不好使已經很久了。”
    姚千尋又開口說道,為了維護自己學長和嫂子的婚姻,她要把宋濤盯緊一點,不讓他被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給吸引了。
    “你!”趙醫生再次的吃癟,她轉身氣鼓鼓帶走了。
    “對了趙醫生,你還該去看看腦外科,上次林大夫就這樣說過你的,你怎麽一會兒就忘了,是不是得了健忘症啊?”
    姚千尋對著趙醫生的背影說道。
    趙醫生走的更快了,她真是被姚千尋給氣的冒煙了。
    姚千尋回頭看著學長,宋濤正滿臉微笑的看著她。
    “是不是你嫂子讓你這樣做的?她還是很在乎我的嘛!”宋濤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還很開心的看著姚千尋。
    “不自覺,以後啊,要好好的珍惜你的老婆,哪裏去找這麽好的女人?為了你為了孩子,為了這個家,嫂子的犧牲真是太大了,如果是我,都做不到的。”
    姚千尋見宋濤周圍沒有什麽可疑的女人了,她才對他說了一些話,然後轉身走了。
    她忽然覺得,其實馮子坤的性格真是不錯,對所有的女人都是一副冷麵孔,讓人看著都害怕。
    想起了馮子坤,她掏出了電話,想了想,發了一條消息過去。
    “馮董,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我親手做的。”
    消息發過去後,很久都沒有回信,姚千尋把手機放到一旁,算了,馮子坤這個人太高冷了,一般的人都拿不下的。
    她去了辦公室,今天她的專家號不多,下午就可以早點回去了。
    “姚千尋!”姚千尋剛一喊號,商玉露就走了進來,她今天是掛的姚千尋的第一個號。
    “商小姐,早啊!”姚千尋看著一臉氣急敗壞的商玉露,請她坐下。
    “姚千尋,我已經按照你給的方子吃了藥也洗過了,可是為什麽會覺得很不舒服?”
    商玉露並不坐,她站在姚千尋的麵前,俯視著她,想給姚千尋一點壓力。
    “不舒服?那也是正常的啊,你是不是還沒有停止夫妻生活?”姚千尋抬頭問她。
    商玉露……姚千尋怎麽會知道她的私生活很淩亂?
    “你不要胡說,我可是什麽都沒有做。”商玉露堅決不承認。
    “商小姐,我是大夫,你是病人,你撒謊能騙的了自己,卻騙不了我。在給你開藥的時候我就說的很清楚,你不能再跟其他的男人有染。
    可是你不聽,那吃藥塗藥都沒有什麽效果的,你還想做織補手術,那你這樣能做嗎?
    做了就破了,那還不如不做,你的身體也要好好的珍惜,不要不當回事。”..
    姚千尋看著商玉露的臉,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奇葩了,也不知道以前的馮子坤怎麽會喜歡她。
    私生活太亂了,這幾天都不能等,那還做什麽手術!怕是錢太多了。
    “哼,姚千尋,你不要以為子坤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看我不順眼了,我和馮子坤是門當戶對的,你算什麽?一個窮大夫,你一個月能掙多少錢?一萬多?五萬多?都不夠我買個包的。”
    商玉露在其他的地方說不過姚千尋,隻能用錢來壓她。
    “我一個月能掙多少不重要,都是我自己掙的錢,用起來也很安心的。再說了,我現在有子坤,確實是讓人驕傲的事情,怎麽的?你不服氣啊?”
    姚千尋知道商玉露是來找茬的,她看了一下,今天一天的號都是商玉露掛的,並沒有其他的人。
    那她就好好的跟商玉露來聊聊人生。
    “姚千尋,肯定是你告訴子坤我來做手術了,所以他對我愛答不理的。”
    商玉露把馮子坤不理會自己的錯都怪在姚千尋的頭上。
    “哈哈哈,商小姐,你還真的是想的出來,你如此的不檢點,需要我說嗎?馮子坤又不是傻子,哪個男人不在意女人的私生活?
    我都給你說過了,讓你好好的養著,等著做手術,可是你不聽,你現在想做手術都很難,必須重新養!”姚千尋嚴肅的對商玉露說道。
    她忽然覺得,其實馮子坤的性格真是不錯,對所有的女人都是一副冷麵孔,讓人看著都害怕。
    想起了馮子坤,她掏出了電話,想了想,發了一條消息過去。
    “馮董,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我親手做的。”
    消息發過去後,很久都沒有回信,姚千尋把手機放到一旁,算了,馮子坤這個人太高冷了,一般的人都拿不下的。
    她去了辦公室,今天她的專家號不多,下午就可以早點回去了。
    “姚千尋!”姚千尋剛一喊號,商玉露就走了進來,她今天是掛的姚千尋的第一個號。
    “商小姐,早啊!”姚千尋看著一臉氣急敗壞的商玉露,請她坐下。
    “姚千尋,我已經按照你給的方子吃了藥也洗過了,可是為什麽會覺得很不舒服?”
    商玉露並不坐,她站在姚千尋的麵前,俯視著她,想給姚千尋一點壓力。
    “不舒服?那也是正常的啊,你是不是還沒有停止夫妻生活?”姚千尋抬頭問她。
    商玉露……姚千尋怎麽會知道她的私生活很淩亂?
    “你不要胡說,我可是什麽都沒有做。”商玉露堅決不承認。
    “商小姐,我是大夫,你是病人,你撒謊能騙的了自己,卻騙不了我。在給你開藥的時候我就說的很清楚,你不能再跟其他的男人有染。
    可是你不聽,那吃藥塗藥都沒有什麽效果的,你還想做織補手術,那你這樣能做嗎?
    做了就破了,那還不如不做,你的身體也要好好的珍惜,不要不當回事。”..
    姚千尋看著商玉露的臉,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奇葩了,也不知道以前的馮子坤怎麽會喜歡她。
    私生活太亂了,這幾天都不能等,那還做什麽手術!怕是錢太多了。
    “哼,姚千尋,你不要以為子坤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看我不順眼了,我和馮子坤是門當戶對的,你算什麽?一個窮大夫,你一個月能掙多少錢?一萬多?五萬多?都不夠我買個包的。”
    商玉露在其他的地方說不過姚千尋,隻能用錢來壓她。
    “我一個月能掙多少不重要,都是我自己掙的錢,用起來也很安心的。再說了,我現在有子坤,確實是讓人驕傲的事情,怎麽的?你不服氣啊?”
    姚千尋知道商玉露是來找茬的,她看了一下,今天一天的號都是商玉露掛的,並沒有其他的人。
    那她就好好的跟商玉露來聊聊人生。
    “姚千尋,肯定是你告訴子坤我來做手術了,所以他對我愛答不理的。”
    商玉露把馮子坤不理會自己的錯都怪在姚千尋的頭上。
    “哈哈哈,商小姐,你還真的是想的出來,你如此的不檢點,需要我說嗎?馮子坤又不是傻子,哪個男人不在意女人的私生活?
    我都給你說過了,讓你好好的養著,等著做手術,可是你不聽,你現在想做手術都很難,必須重新養!”姚千尋嚴肅的對商玉露說道。
    她忽然覺得,其實馮子坤的性格真是不錯,對所有的女人都是一副冷麵孔,讓人看著都害怕。
    想起了馮子坤,她掏出了電話,想了想,發了一條消息過去。
    “馮董,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我親手做的。”
    消息發過去後,很久都沒有回信,姚千尋把手機放到一旁,算了,馮子坤這個人太高冷了,一般的人都拿不下的。
    她去了辦公室,今天她的專家號不多,下午就可以早點回去了。
    “姚千尋!”姚千尋剛一喊號,商玉露就走了進來,她今天是掛的姚千尋的第一個號。
    “商小姐,早啊!”姚千尋看著一臉氣急敗壞的商玉露,請她坐下。
    “姚千尋,我已經按照你給的方子吃了藥也洗過了,可是為什麽會覺得很不舒服?”
    商玉露並不坐,她站在姚千尋的麵前,俯視著她,想給姚千尋一點壓力。
    “不舒服?那也是正常的啊,你是不是還沒有停止夫妻生活?”姚千尋抬頭問她。
    商玉露……姚千尋怎麽會知道她的私生活很淩亂?
    “你不要胡說,我可是什麽都沒有做。”商玉露堅決不承認。
    “商小姐,我是大夫,你是病人,你撒謊能騙的了自己,卻騙不了我。在給你開藥的時候我就說的很清楚,你不能再跟其他的男人有染。
    可是你不聽,那吃藥塗藥都沒有什麽效果的,你還想做織補手術,那你這樣能做嗎?
    做了就破了,那還不如不做,你的身體也要好好的珍惜,不要不當回事。”..
    姚千尋看著商玉露的臉,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奇葩了,也不知道以前的馮子坤怎麽會喜歡她。
    私生活太亂了,這幾天都不能等,那還做什麽手術!怕是錢太多了。
    “哼,姚千尋,你不要以為子坤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看我不順眼了,我和馮子坤是門當戶對的,你算什麽?一個窮大夫,你一個月能掙多少錢?一萬多?五萬多?都不夠我買個包的。”
    商玉露在其他的地方說不過姚千尋,隻能用錢來壓她。
    “我一個月能掙多少不重要,都是我自己掙的錢,用起來也很安心的。再說了,我現在有子坤,確實是讓人驕傲的事情,怎麽的?你不服氣啊?”
    姚千尋知道商玉露是來找茬的,她看了一下,今天一天的號都是商玉露掛的,並沒有其他的人。
    那她就好好的跟商玉露來聊聊人生。
    “姚千尋,肯定是你告訴子坤我來做手術了,所以他對我愛答不理的。”
    商玉露把馮子坤不理會自己的錯都怪在姚千尋的頭上。
    “哈哈哈,商小姐,你還真的是想的出來,你如此的不檢點,需要我說嗎?馮子坤又不是傻子,哪個男人不在意女人的私生活?
    我都給你說過了,讓你好好的養著,等著做手術,可是你不聽,你現在想做手術都很難,必須重新養!”姚千尋嚴肅的對商玉露說道。
    她忽然覺得,其實馮子坤的性格真是不錯,對所有的女人都是一副冷麵孔,讓人看著都害怕。
    想起了馮子坤,她掏出了電話,想了想,發了一條消息過去。
    “馮董,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我親手做的。”
    消息發過去後,很久都沒有回信,姚千尋把手機放到一旁,算了,馮子坤這個人太高冷了,一般的人都拿不下的。
    她去了辦公室,今天她的專家號不多,下午就可以早點回去了。
    “姚千尋!”姚千尋剛一喊號,商玉露就走了進來,她今天是掛的姚千尋的第一個號。
    “商小姐,早啊!”姚千尋看著一臉氣急敗壞的商玉露,請她坐下。
    “姚千尋,我已經按照你給的方子吃了藥也洗過了,可是為什麽會覺得很不舒服?”
    商玉露並不坐,她站在姚千尋的麵前,俯視著她,想給姚千尋一點壓力。
    “不舒服?那也是正常的啊,你是不是還沒有停止夫妻生活?”姚千尋抬頭問她。
    商玉露……姚千尋怎麽會知道她的私生活很淩亂?
    “你不要胡說,我可是什麽都沒有做。”商玉露堅決不承認。
    “商小姐,我是大夫,你是病人,你撒謊能騙的了自己,卻騙不了我。在給你開藥的時候我就說的很清楚,你不能再跟其他的男人有染。
    可是你不聽,那吃藥塗藥都沒有什麽效果的,你還想做織補手術,那你這樣能做嗎?
    做了就破了,那還不如不做,你的身體也要好好的珍惜,不要不當回事。”..
    姚千尋看著商玉露的臉,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奇葩了,也不知道以前的馮子坤怎麽會喜歡她。
    私生活太亂了,這幾天都不能等,那還做什麽手術!怕是錢太多了。
    “哼,姚千尋,你不要以為子坤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看我不順眼了,我和馮子坤是門當戶對的,你算什麽?一個窮大夫,你一個月能掙多少錢?一萬多?五萬多?都不夠我買個包的。”
    商玉露在其他的地方說不過姚千尋,隻能用錢來壓她。
    “我一個月能掙多少不重要,都是我自己掙的錢,用起來也很安心的。再說了,我現在有子坤,確實是讓人驕傲的事情,怎麽的?你不服氣啊?”
    姚千尋知道商玉露是來找茬的,她看了一下,今天一天的號都是商玉露掛的,並沒有其他的人。
    那她就好好的跟商玉露來聊聊人生。
    “姚千尋,肯定是你告訴子坤我來做手術了,所以他對我愛答不理的。”
    商玉露把馮子坤不理會自己的錯都怪在姚千尋的頭上。
    “哈哈哈,商小姐,你還真的是想的出來,你如此的不檢點,需要我說嗎?馮子坤又不是傻子,哪個男人不在意女人的私生活?
    我都給你說過了,讓你好好的養著,等著做手術,可是你不聽,你現在想做手術都很難,必須重新養!”姚千尋嚴肅的對商玉露說道。
    她忽然覺得,其實馮子坤的性格真是不錯,對所有的女人都是一副冷麵孔,讓人看著都害怕。
    想起了馮子坤,她掏出了電話,想了想,發了一條消息過去。
    “馮董,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我親手做的。”
    消息發過去後,很久都沒有回信,姚千尋把手機放到一旁,算了,馮子坤這個人太高冷了,一般的人都拿不下的。
    她去了辦公室,今天她的專家號不多,下午就可以早點回去了。
    “姚千尋!”姚千尋剛一喊號,商玉露就走了進來,她今天是掛的姚千尋的第一個號。
    “商小姐,早啊!”姚千尋看著一臉氣急敗壞的商玉露,請她坐下。
    “姚千尋,我已經按照你給的方子吃了藥也洗過了,可是為什麽會覺得很不舒服?”
    商玉露並不坐,她站在姚千尋的麵前,俯視著她,想給姚千尋一點壓力。
    “不舒服?那也是正常的啊,你是不是還沒有停止夫妻生活?”姚千尋抬頭問她。
    商玉露……姚千尋怎麽會知道她的私生活很淩亂?
    “你不要胡說,我可是什麽都沒有做。”商玉露堅決不承認。
    “商小姐,我是大夫,你是病人,你撒謊能騙的了自己,卻騙不了我。在給你開藥的時候我就說的很清楚,你不能再跟其他的男人有染。
    可是你不聽,那吃藥塗藥都沒有什麽效果的,你還想做織補手術,那你這樣能做嗎?
    做了就破了,那還不如不做,你的身體也要好好的珍惜,不要不當回事。”..
    姚千尋看著商玉露的臉,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奇葩了,也不知道以前的馮子坤怎麽會喜歡她。
    私生活太亂了,這幾天都不能等,那還做什麽手術!怕是錢太多了。
    “哼,姚千尋,你不要以為子坤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看我不順眼了,我和馮子坤是門當戶對的,你算什麽?一個窮大夫,你一個月能掙多少錢?一萬多?五萬多?都不夠我買個包的。”
    商玉露在其他的地方說不過姚千尋,隻能用錢來壓她。
    “我一個月能掙多少不重要,都是我自己掙的錢,用起來也很安心的。再說了,我現在有子坤,確實是讓人驕傲的事情,怎麽的?你不服氣啊?”
    姚千尋知道商玉露是來找茬的,她看了一下,今天一天的號都是商玉露掛的,並沒有其他的人。
    那她就好好的跟商玉露來聊聊人生。
    “姚千尋,肯定是你告訴子坤我來做手術了,所以他對我愛答不理的。”
    商玉露把馮子坤不理會自己的錯都怪在姚千尋的頭上。
    “哈哈哈,商小姐,你還真的是想的出來,你如此的不檢點,需要我說嗎?馮子坤又不是傻子,哪個男人不在意女人的私生活?
    我都給你說過了,讓你好好的養著,等著做手術,可是你不聽,你現在想做手術都很難,必須重新養!”姚千尋嚴肅的對商玉露說道。
    她忽然覺得,其實馮子坤的性格真是不錯,對所有的女人都是一副冷麵孔,讓人看著都害怕。
    想起了馮子坤,她掏出了電話,想了想,發了一條消息過去。
    “馮董,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我親手做的。”
    消息發過去後,很久都沒有回信,姚千尋把手機放到一旁,算了,馮子坤這個人太高冷了,一般的人都拿不下的。
    她去了辦公室,今天她的專家號不多,下午就可以早點回去了。
    “姚千尋!”姚千尋剛一喊號,商玉露就走了進來,她今天是掛的姚千尋的第一個號。
    “商小姐,早啊!”姚千尋看著一臉氣急敗壞的商玉露,請她坐下。
    “姚千尋,我已經按照你給的方子吃了藥也洗過了,可是為什麽會覺得很不舒服?”
    商玉露並不坐,她站在姚千尋的麵前,俯視著她,想給姚千尋一點壓力。
    “不舒服?那也是正常的啊,你是不是還沒有停止夫妻生活?”姚千尋抬頭問她。
    商玉露……姚千尋怎麽會知道她的私生活很淩亂?
    “你不要胡說,我可是什麽都沒有做。”商玉露堅決不承認。
    “商小姐,我是大夫,你是病人,你撒謊能騙的了自己,卻騙不了我。在給你開藥的時候我就說的很清楚,你不能再跟其他的男人有染。
    可是你不聽,那吃藥塗藥都沒有什麽效果的,你還想做織補手術,那你這樣能做嗎?
    做了就破了,那還不如不做,你的身體也要好好的珍惜,不要不當回事。”..
    姚千尋看著商玉露的臉,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奇葩了,也不知道以前的馮子坤怎麽會喜歡她。
    私生活太亂了,這幾天都不能等,那還做什麽手術!怕是錢太多了。
    “哼,姚千尋,你不要以為子坤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看我不順眼了,我和馮子坤是門當戶對的,你算什麽?一個窮大夫,你一個月能掙多少錢?一萬多?五萬多?都不夠我買個包的。”
    商玉露在其他的地方說不過姚千尋,隻能用錢來壓她。
    “我一個月能掙多少不重要,都是我自己掙的錢,用起來也很安心的。再說了,我現在有子坤,確實是讓人驕傲的事情,怎麽的?你不服氣啊?”
    姚千尋知道商玉露是來找茬的,她看了一下,今天一天的號都是商玉露掛的,並沒有其他的人。
    那她就好好的跟商玉露來聊聊人生。
    “姚千尋,肯定是你告訴子坤我來做手術了,所以他對我愛答不理的。”
    商玉露把馮子坤不理會自己的錯都怪在姚千尋的頭上。
    “哈哈哈,商小姐,你還真的是想的出來,你如此的不檢點,需要我說嗎?馮子坤又不是傻子,哪個男人不在意女人的私生活?
    我都給你說過了,讓你好好的養著,等著做手術,可是你不聽,你現在想做手術都很難,必須重新養!”姚千尋嚴肅的對商玉露說道。
    她忽然覺得,其實馮子坤的性格真是不錯,對所有的女人都是一副冷麵孔,讓人看著都害怕。
    想起了馮子坤,她掏出了電話,想了想,發了一條消息過去。
    “馮董,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我親手做的。”
    消息發過去後,很久都沒有回信,姚千尋把手機放到一旁,算了,馮子坤這個人太高冷了,一般的人都拿不下的。
    她去了辦公室,今天她的專家號不多,下午就可以早點回去了。
    “姚千尋!”姚千尋剛一喊號,商玉露就走了進來,她今天是掛的姚千尋的第一個號。
    “商小姐,早啊!”姚千尋看著一臉氣急敗壞的商玉露,請她坐下。
    “姚千尋,我已經按照你給的方子吃了藥也洗過了,可是為什麽會覺得很不舒服?”
    商玉露並不坐,她站在姚千尋的麵前,俯視著她,想給姚千尋一點壓力。
    “不舒服?那也是正常的啊,你是不是還沒有停止夫妻生活?”姚千尋抬頭問她。
    商玉露……姚千尋怎麽會知道她的私生活很淩亂?
    “你不要胡說,我可是什麽都沒有做。”商玉露堅決不承認。
    “商小姐,我是大夫,你是病人,你撒謊能騙的了自己,卻騙不了我。在給你開藥的時候我就說的很清楚,你不能再跟其他的男人有染。
    可是你不聽,那吃藥塗藥都沒有什麽效果的,你還想做織補手術,那你這樣能做嗎?
    做了就破了,那還不如不做,你的身體也要好好的珍惜,不要不當回事。”..
    姚千尋看著商玉露的臉,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奇葩了,也不知道以前的馮子坤怎麽會喜歡她。
    私生活太亂了,這幾天都不能等,那還做什麽手術!怕是錢太多了。
    “哼,姚千尋,你不要以為子坤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看我不順眼了,我和馮子坤是門當戶對的,你算什麽?一個窮大夫,你一個月能掙多少錢?一萬多?五萬多?都不夠我買個包的。”
    商玉露在其他的地方說不過姚千尋,隻能用錢來壓她。
    “我一個月能掙多少不重要,都是我自己掙的錢,用起來也很安心的。再說了,我現在有子坤,確實是讓人驕傲的事情,怎麽的?你不服氣啊?”
    姚千尋知道商玉露是來找茬的,她看了一下,今天一天的號都是商玉露掛的,並沒有其他的人。
    那她就好好的跟商玉露來聊聊人生。
    “姚千尋,肯定是你告訴子坤我來做手術了,所以他對我愛答不理的。”
    商玉露把馮子坤不理會自己的錯都怪在姚千尋的頭上。
    “哈哈哈,商小姐,你還真的是想的出來,你如此的不檢點,需要我說嗎?馮子坤又不是傻子,哪個男人不在意女人的私生活?
    我都給你說過了,讓你好好的養著,等著做手術,可是你不聽,你現在想做手術都很難,必須重新養!”姚千尋嚴肅的對商玉露說道。
    她忽然覺得,其實馮子坤的性格真是不錯,對所有的女人都是一副冷麵孔,讓人看著都害怕。
    想起了馮子坤,她掏出了電話,想了想,發了一條消息過去。
    “馮董,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我親手做的。”
    消息發過去後,很久都沒有回信,姚千尋把手機放到一旁,算了,馮子坤這個人太高冷了,一般的人都拿不下的。
    她去了辦公室,今天她的專家號不多,下午就可以早點回去了。
    “姚千尋!”姚千尋剛一喊號,商玉露就走了進來,她今天是掛的姚千尋的第一個號。
    “商小姐,早啊!”姚千尋看著一臉氣急敗壞的商玉露,請她坐下。
    “姚千尋,我已經按照你給的方子吃了藥也洗過了,可是為什麽會覺得很不舒服?”
    商玉露並不坐,她站在姚千尋的麵前,俯視著她,想給姚千尋一點壓力。
    “不舒服?那也是正常的啊,你是不是還沒有停止夫妻生活?”姚千尋抬頭問她。
    商玉露……姚千尋怎麽會知道她的私生活很淩亂?
    “你不要胡說,我可是什麽都沒有做。”商玉露堅決不承認。
    “商小姐,我是大夫,你是病人,你撒謊能騙的了自己,卻騙不了我。在給你開藥的時候我就說的很清楚,你不能再跟其他的男人有染。
    可是你不聽,那吃藥塗藥都沒有什麽效果的,你還想做織補手術,那你這樣能做嗎?
    做了就破了,那還不如不做,你的身體也要好好的珍惜,不要不當回事。”..
    姚千尋看著商玉露的臉,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奇葩了,也不知道以前的馮子坤怎麽會喜歡她。
    私生活太亂了,這幾天都不能等,那還做什麽手術!怕是錢太多了。
    “哼,姚千尋,你不要以為子坤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看我不順眼了,我和馮子坤是門當戶對的,你算什麽?一個窮大夫,你一個月能掙多少錢?一萬多?五萬多?都不夠我買個包的。”
    商玉露在其他的地方說不過姚千尋,隻能用錢來壓她。
    “我一個月能掙多少不重要,都是我自己掙的錢,用起來也很安心的。再說了,我現在有子坤,確實是讓人驕傲的事情,怎麽的?你不服氣啊?”
    姚千尋知道商玉露是來找茬的,她看了一下,今天一天的號都是商玉露掛的,並沒有其他的人。
    那她就好好的跟商玉露來聊聊人生。
    “姚千尋,肯定是你告訴子坤我來做手術了,所以他對我愛答不理的。”
    商玉露把馮子坤不理會自己的錯都怪在姚千尋的頭上。
    “哈哈哈,商小姐,你還真的是想的出來,你如此的不檢點,需要我說嗎?馮子坤又不是傻子,哪個男人不在意女人的私生活?
    我都給你說過了,讓你好好的養著,等著做手術,可是你不聽,你現在想做手術都很難,必須重新養!”姚千尋嚴肅的對商玉露說道。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方便以後閱讀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第1435章 臉皮厚怎麽辦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第1435章 臉皮厚怎麽辦並對我的七個相公風華絕代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