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拿了賢妻人設後

貳拾叁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江上匪 本章:貳拾叁

    “你跟他動什麽怒?”

    熟悉的氣息籠罩過來。

    寧越一驚,抬頭便看見燕樓不知道什麽時候進了烏山獄,貼了過來。身上有淡淡的酒氣。

    【辛醜:玩家已接受任務[尋求幫助]】

    【任務描述:她救回那個人以後,幾乎整天都與他待在一起。到了練功的時辰,我久等她不來,去金銀台尋她,卻總發現她親自在他房裏伺候。那個男人受了很重的傷,弱得風一吹就折了,幾乎就是她曾經最厭惡的男人模樣。他甚至對她惡語相向。可我卻從她眼裏看到了甘之如飴的歡喜。她容易被騙,我不會。那天,我看見男人偷偷寫了書信企圖用傳聲咒送走,被我截了,可上麵都是仙文我並看不懂。我將它藏在了魔柳樹下。】

    【任務物品:[一封書信]】

    【任務提示:紅牙山中唯一能看懂仙文的隻有魔尊燕樓,找到他並向他尋求幫助。】

    ……因為拷問姬琉的過程實在無趣,寧越一概用盤古幣跳了過去,並沒有認真看任務,更不知道任務會牽涉到燕樓。

    燕樓在祝酒山空等了半天,本就有些不快,再想寧越昨晚“蹬鼻子上臉”那些話,想直接回無想台歇息了。

    但紅牙山本就不剩幾個忠心又有實力的玩家,他連宿溪穀的小玩家都肯費心思,對寧越費點心思更是應該。

    硬著頭皮便來了。

    進來便看見寧越朝姬琉揮鞭子。那姬琉長著張髒嘴,想必又說了不中聽的話。燕樓本是要對他出手,一想他身上多半有寧越的任務,這才放他一馬,改攔了攔寧越。

    若不攔著,隻怕姬琉和赤羽魔是一個下場。

    一刻不盯著他就犯擰。

    燕樓勸道:“把手鬆……”

    寧越是鬆了手,但鬆的是鞭子,手腕倒是由他攥在手裏,十分聽話任他擺布的模樣。

    燕樓卻詭異覺得自己被占了便宜,隻好牙癢癢地收了手:“問著什麽了?”

    “回尊主,他不肯說要緊話,費了點時間。”寧越語氣自然,一邊應著,將鞭子收回了擱置一邊。

    燕樓看他拿鞭子的樣子有些新鮮,多看了兩眼。

    他問:“尊主現在可是方便?我有一事相求。”

    燕樓:“何事?”

    寧越:“他要我替他去取一封書信,說是藏在了魔柳樹下。書信上寫的是仙文,隻有尊主能解讀,想占用您一些時間陪我找一找。”

    姬琉突然笑了:“剛才你有本事隔空買肉買酒,怎麽燕樓小兒一來,你就沒本事隔空取信了?”

    “隔空買酒?”燕樓有些困惑。

    “是方才那一鞭子,讓他腦袋堵了,說糊話。”寧越輕聲道。

    燕樓自然信了,轉身向外走,默認了幫忙。

    寧越取了青裘穿回去,跟在了他身後。

    燕樓在獄卒的恭送下出了烏山獄,開口問:“紅牙山內有魔柳無數,東麵就有一片魔柳林。你要找的信是埋在了哪處?”

    寧越臉也不紅道:“他不肯說,興許要費許多功夫。”

    燕樓點頭:“那隻能挨個翻一翻。”

    他心想,宿溪穀有過尋物的任務,通常會告知玩家地點,直奔去翻找就行。到了寧越這個等級連地點都不告訴了,看來紅牙山任務難做是事實。

    寧越一邊走一邊同他交代:“美人劍的去處或許跟他離開紅牙山的隱情有關。”

    燕樓:“隱情?”

    寧越:“他提到了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是段糾葛的故事。那信出自於男人之手……”

    他事無巨細跟燕樓說明,模樣尤為認真。

    是護法該有的樣子。

    但燕樓知道,他封出的護法不過一道身份,寧越本不需要向自己交代這些。他沒見過有哪個玩家需要向小妖交代任務的。寧越待他並不是玩家對待恩匹西的態度,更像是玩家與玩家之間,毫無隔閡地共享著信息。

    他本不必如此。

    寧越專注地說著話,沒注意到燕樓突然停了下來,險些直接撞進他懷裏。

    他又嗅到了燕樓身上淡淡的酒氣。《祭神》用的是世界頂尖級全息遊戲引擎,它能夠模擬嗅覺、觸覺、溫感、光感等等,令人置身於真假難辨的遊戲之中。

    他抬頭,看見燕樓帶著些戲謔的笑與他對視:“你不會累麽?”

    寧越被那笑容晃得有些暈。

    迷迷糊糊的樣子讓燕樓突然有些心軟,聯想到了田埂上孤單的腳印。或許,他們都是被困住的人。

    “天黑了,你不餓,我餓了。”

    ※※※※※※※※※※※※※※※※※※※※

    修改了19章和22章

    求評論求撒花~感謝在2020-12-17 20:59:23~2020-12-20 01:50:2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曲有誤 1個;(www.101novel.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魔尊拿了賢妻人設後》,方便以後閱讀魔尊拿了賢妻人設後貳拾叁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魔尊拿了賢妻人設後貳拾叁並對魔尊拿了賢妻人設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