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

第1578章 從此光明燦爛

類別: 作者:淡月新涼 本章:第1578章 從此光明燦爛

    在結婚證書上簽上自己的名字的那一刻,莊依波的手竟有些不受控製地微微顫抖,直到申望津伸出手來,輕輕握了她一把。
    她轉過頭,迎上他的視線,微微一笑之後,才終於又低下頭,繼續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嚇得我,還以為有人要中途反悔呢。”申望津說。
    莊依波忍不住輕輕撞了他一下。
    隨後,注冊人員又邀請了見證人過來簽名。
    千星和莊珂浩,分別在他們的結婚證書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看著兩個人落筆的情形,莊依波忽然恍惚了一下,轉頭看向了申望津。
    申望津低下頭來看著她,淡笑道:“怎麽了?”
    莊依波嘴唇動了動,可是話到嘴邊,又不知道怎麽開口。
    她原本是想說,這兩個證婚人,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和她最好的朋友,這屋子裏所有的見證人都與她相關,可是他呢?
    這話無論如何她也問不出來,須臾之間,便已經又有些控製不住地紅了眼眶,隻微微咬了咬唇,看著正在簽下自己名字的注冊人員。
    該簽的名字都簽上去之後,注冊人員將結婚證書遞到了兩人麵前:“恭喜,申先生,申太太。”
    莊依波緩緩伸出手來,和申望津一起接過了那本結婚證書。
    打開來,幾個簽名處筆墨猶新。
    莊依波忍不住緩緩撫過他簽下名字的地方,隨後,又撫過莊珂浩和千星簽名的地方。
    這份結婚證書對她而言,是完美的。
    可是他呢?
    她正想著,申望津的手從身後伸了過來,輕輕撫上了她的簽名處。
    “看。”他附在她耳側,低低地開口,“我們最重要的人,都在這結婚證書上了……”
    莊依波聞言,控製不住地恍惚了片刻,隨即轉過頭來,又一次看向了他。
    “完美。”他說,“是不是?”
    她紅著眼眶笑了起來,輕輕揚起臉來迎向他。
    申望津低下頭來,在她唇上印下一個輕吻。
    不遠處,千星端起相機,“哢嚓”記錄下了這一幕。
    ……
    這場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注冊禮之後,莊珂浩第二天就離開了倫敦,而千星和霍靳北多待了一天,也準備回去了。
    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路送他們到急產,莊依波仍拉著千星的手,戀戀不舍。
    兩個人在機場大廳抱了又抱,直到時間實在不夠用了,才終於依依惜別。
    千星摸了摸她微微凸起的小腹,說:“等再過幾個月,放了暑假我就來看你,到時候這個小家夥也應該出來了……”
    莊依波隻是笑。
    千星瞥了申望津一眼,又湊到她耳邊道:“那誰要是欺負了你,你可一定要告訴我,別覺得自己嫁給了他又有了孩子就要忍氣吞聲,聽到沒有?”
    “你放心啦。”莊依波忍不住輕笑出聲。
    明明千星的話說得很小聲,申望津卻突然也跟著笑答了一句:“放心吧,不會的。”
    千星驀地一挑眉,又瞥了他一眼,終於跟著霍靳北進了閘。
    莊依波和申望津站在原處,一直目送著兩個人的身影消失,才又轉頭看向對方。
    莊依波本欲轉身離開,申望津卻突然低頭。
    一個晃神的工夫,那人已經吻上了她。
    於這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再無些許顧忌。
    莊依波在他唇下輕笑了一聲,主動伸出手來抱住了他。
    眼角餘光依稀可見大廳外的冬日初現的太陽,終於穿破濃霧——
    從此,光明燦爛。
    (
    她紅著眼眶笑了起來,輕輕揚起臉來迎向他。
    申望津低下頭來,在她唇上印下一個輕吻。
    不遠處,千星端起相機,“哢嚓”記錄下了這一幕。
    ……
    這場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注冊禮之後,莊珂浩第二天就離開了倫敦,而千星和霍靳北多待了一天,也準備回去了。
    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路送他們到急產,莊依波仍拉著千星的手,戀戀不舍。
    兩個人在機場大廳抱了又抱,直到時間實在不夠用了,才終於依依惜別。
    千星摸了摸她微微凸起的小腹,說:“等再過幾個月,放了暑假我就來看你,到時候這個小家夥也應該出來了……”
    莊依波隻是笑。
    千星瞥了申望津一眼,又湊到她耳邊道:“那誰要是欺負了你,你可一定要告訴我,別覺得自己嫁給了他又有了孩子就要忍氣吞聲,聽到沒有?”
    “你放心啦。”莊依波忍不住輕笑出聲。
    明明千星的話說得很小聲,申望津卻突然也跟著笑答了一句:“放心吧,不會的。”
    千星驀地一挑眉,又瞥了他一眼,終於跟著霍靳北進了閘。
    莊依波和申望津站在原處,一直目送著兩個人的身影消失,才又轉頭看向對方。
    莊依波本欲轉身離開,申望津卻突然低頭。
    一個晃神的工夫,那人已經吻上了她。
    於這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再無些許顧忌。
    莊依波在他唇下輕笑了一聲,主動伸出手來抱住了他。
    眼角餘光依稀可見大廳外的冬日初現的太陽,終於穿破濃霧——
    從此,光明燦爛。
    (
    她紅著眼眶笑了起來,輕輕揚起臉來迎向他。
    申望津低下頭來,在她唇上印下一個輕吻。
    不遠處,千星端起相機,“哢嚓”記錄下了這一幕。
    ……
    這場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注冊禮之後,莊珂浩第二天就離開了倫敦,而千星和霍靳北多待了一天,也準備回去了。
    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路送他們到急產,莊依波仍拉著千星的手,戀戀不舍。
    兩個人在機場大廳抱了又抱,直到時間實在不夠用了,才終於依依惜別。
    千星摸了摸她微微凸起的小腹,說:“等再過幾個月,放了暑假我就來看你,到時候這個小家夥也應該出來了……”
    莊依波隻是笑。
    千星瞥了申望津一眼,又湊到她耳邊道:“那誰要是欺負了你,你可一定要告訴我,別覺得自己嫁給了他又有了孩子就要忍氣吞聲,聽到沒有?”
    “你放心啦。”莊依波忍不住輕笑出聲。
    明明千星的話說得很小聲,申望津卻突然也跟著笑答了一句:“放心吧,不會的。”
    千星驀地一挑眉,又瞥了他一眼,終於跟著霍靳北進了閘。
    莊依波和申望津站在原處,一直目送著兩個人的身影消失,才又轉頭看向對方。
    莊依波本欲轉身離開,申望津卻突然低頭。
    一個晃神的工夫,那人已經吻上了她。
    於這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再無些許顧忌。
    莊依波在他唇下輕笑了一聲,主動伸出手來抱住了他。
    眼角餘光依稀可見大廳外的冬日初現的太陽,終於穿破濃霧——
    從此,光明燦爛。
    (
    她紅著眼眶笑了起來,輕輕揚起臉來迎向他。
    申望津低下頭來,在她唇上印下一個輕吻。
    不遠處,千星端起相機,“哢嚓”記錄下了這一幕。
    ……
    這場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注冊禮之後,莊珂浩第二天就離開了倫敦,而千星和霍靳北多待了一天,也準備回去了。
    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路送他們到急產,莊依波仍拉著千星的手,戀戀不舍。
    兩個人在機場大廳抱了又抱,直到時間實在不夠用了,才終於依依惜別。
    千星摸了摸她微微凸起的小腹,說:“等再過幾個月,放了暑假我就來看你,到時候這個小家夥也應該出來了……”
    莊依波隻是笑。
    千星瞥了申望津一眼,又湊到她耳邊道:“那誰要是欺負了你,你可一定要告訴我,別覺得自己嫁給了他又有了孩子就要忍氣吞聲,聽到沒有?”
    “你放心啦。”莊依波忍不住輕笑出聲。
    明明千星的話說得很小聲,申望津卻突然也跟著笑答了一句:“放心吧,不會的。”
    千星驀地一挑眉,又瞥了他一眼,終於跟著霍靳北進了閘。
    莊依波和申望津站在原處,一直目送著兩個人的身影消失,才又轉頭看向對方。
    莊依波本欲轉身離開,申望津卻突然低頭。
    一個晃神的工夫,那人已經吻上了她。
    於這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再無些許顧忌。
    莊依波在他唇下輕笑了一聲,主動伸出手來抱住了他。
    眼角餘光依稀可見大廳外的冬日初現的太陽,終於穿破濃霧——
    從此,光明燦爛。
    (
    她紅著眼眶笑了起來,輕輕揚起臉來迎向他。
    申望津低下頭來,在她唇上印下一個輕吻。
    不遠處,千星端起相機,“哢嚓”記錄下了這一幕。
    ……
    這場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注冊禮之後,莊珂浩第二天就離開了倫敦,而千星和霍靳北多待了一天,也準備回去了。
    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路送他們到急產,莊依波仍拉著千星的手,戀戀不舍。
    兩個人在機場大廳抱了又抱,直到時間實在不夠用了,才終於依依惜別。
    千星摸了摸她微微凸起的小腹,說:“等再過幾個月,放了暑假我就來看你,到時候這個小家夥也應該出來了……”
    莊依波隻是笑。
    千星瞥了申望津一眼,又湊到她耳邊道:“那誰要是欺負了你,你可一定要告訴我,別覺得自己嫁給了他又有了孩子就要忍氣吞聲,聽到沒有?”
    “你放心啦。”莊依波忍不住輕笑出聲。
    明明千星的話說得很小聲,申望津卻突然也跟著笑答了一句:“放心吧,不會的。”
    千星驀地一挑眉,又瞥了他一眼,終於跟著霍靳北進了閘。
    莊依波和申望津站在原處,一直目送著兩個人的身影消失,才又轉頭看向對方。
    莊依波本欲轉身離開,申望津卻突然低頭。
    一個晃神的工夫,那人已經吻上了她。
    於這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再無些許顧忌。
    莊依波在他唇下輕笑了一聲,主動伸出手來抱住了他。
    眼角餘光依稀可見大廳外的冬日初現的太陽,終於穿破濃霧——
    從此,光明燦爛。
    (
    她紅著眼眶笑了起來,輕輕揚起臉來迎向他。
    申望津低下頭來,在她唇上印下一個輕吻。
    不遠處,千星端起相機,“哢嚓”記錄下了這一幕。
    ……
    這場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注冊禮之後,莊珂浩第二天就離開了倫敦,而千星和霍靳北多待了一天,也準備回去了。
    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路送他們到急產,莊依波仍拉著千星的手,戀戀不舍。
    兩個人在機場大廳抱了又抱,直到時間實在不夠用了,才終於依依惜別。
    千星摸了摸她微微凸起的小腹,說:“等再過幾個月,放了暑假我就來看你,到時候這個小家夥也應該出來了……”
    莊依波隻是笑。
    千星瞥了申望津一眼,又湊到她耳邊道:“那誰要是欺負了你,你可一定要告訴我,別覺得自己嫁給了他又有了孩子就要忍氣吞聲,聽到沒有?”
    “你放心啦。”莊依波忍不住輕笑出聲。
    明明千星的話說得很小聲,申望津卻突然也跟著笑答了一句:“放心吧,不會的。”
    千星驀地一挑眉,又瞥了他一眼,終於跟著霍靳北進了閘。
    莊依波和申望津站在原處,一直目送著兩個人的身影消失,才又轉頭看向對方。
    莊依波本欲轉身離開,申望津卻突然低頭。
    一個晃神的工夫,那人已經吻上了她。
    於這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再無些許顧忌。
    莊依波在他唇下輕笑了一聲,主動伸出手來抱住了他。
    眼角餘光依稀可見大廳外的冬日初現的太陽,終於穿破濃霧——
    從此,光明燦爛。
    (
    她紅著眼眶笑了起來,輕輕揚起臉來迎向他。
    申望津低下頭來,在她唇上印下一個輕吻。
    不遠處,千星端起相機,“哢嚓”記錄下了這一幕。
    ……
    這場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注冊禮之後,莊珂浩第二天就離開了倫敦,而千星和霍靳北多待了一天,也準備回去了。
    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路送他們到急產,莊依波仍拉著千星的手,戀戀不舍。
    兩個人在機場大廳抱了又抱,直到時間實在不夠用了,才終於依依惜別。
    千星摸了摸她微微凸起的小腹,說:“等再過幾個月,放了暑假我就來看你,到時候這個小家夥也應該出來了……”
    莊依波隻是笑。
    千星瞥了申望津一眼,又湊到她耳邊道:“那誰要是欺負了你,你可一定要告訴我,別覺得自己嫁給了他又有了孩子就要忍氣吞聲,聽到沒有?”
    “你放心啦。”莊依波忍不住輕笑出聲。
    明明千星的話說得很小聲,申望津卻突然也跟著笑答了一句:“放心吧,不會的。”
    千星驀地一挑眉,又瞥了他一眼,終於跟著霍靳北進了閘。
    莊依波和申望津站在原處,一直目送著兩個人的身影消失,才又轉頭看向對方。
    莊依波本欲轉身離開,申望津卻突然低頭。
    一個晃神的工夫,那人已經吻上了她。
    於這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再無些許顧忌。
    莊依波在他唇下輕笑了一聲,主動伸出手來抱住了他。
    眼角餘光依稀可見大廳外的冬日初現的太陽,終於穿破濃霧——
    從此,光明燦爛。
    (
    她紅著眼眶笑了起來,輕輕揚起臉來迎向他。
    申望津低下頭來,在她唇上印下一個輕吻。
    不遠處,千星端起相機,“哢嚓”記錄下了這一幕。
    ……
    這場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注冊禮之後,莊珂浩第二天就離開了倫敦,而千星和霍靳北多待了一天,也準備回去了。
    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路送他們到急產,莊依波仍拉著千星的手,戀戀不舍。
    兩個人在機場大廳抱了又抱,直到時間實在不夠用了,才終於依依惜別。
    千星摸了摸她微微凸起的小腹,說:“等再過幾個月,放了暑假我就來看你,到時候這個小家夥也應該出來了……”
    莊依波隻是笑。
    千星瞥了申望津一眼,又湊到她耳邊道:“那誰要是欺負了你,你可一定要告訴我,別覺得自己嫁給了他又有了孩子就要忍氣吞聲,聽到沒有?”
    “你放心啦。”莊依波忍不住輕笑出聲。
    明明千星的話說得很小聲,申望津卻突然也跟著笑答了一句:“放心吧,不會的。”
    千星驀地一挑眉,又瞥了他一眼,終於跟著霍靳北進了閘。
    莊依波和申望津站在原處,一直目送著兩個人的身影消失,才又轉頭看向對方。
    莊依波本欲轉身離開,申望津卻突然低頭。
    一個晃神的工夫,那人已經吻上了她。
    於這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再無些許顧忌。
    莊依波在他唇下輕笑了一聲,主動伸出手來抱住了他。
    眼角餘光依稀可見大廳外的冬日初現的太陽,終於穿破濃霧——
    從此,光明燦爛。
    (


如果您喜歡,請把《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方便以後閱讀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第1578章 從此光明燦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第1578章 從此光明燦爛並對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