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

第1579章 後記(1)

類別: 作者:淡月新涼 本章:第1579章 後記(1)

    霍靳北和千星回到桐城時,已經是臘月二十八。
    這個時間霍靳西和慕淺帶了兩個孩子去南邊探望程曼殊,霍家大宅少了兩個孩子的聲音,難免顯得有些冷清。
    霍老爺子卻一點不嫌棄,難得見霍靳西終於肯放下一些公司的事情,提前給自己放假,他高興還來不及。
    隻是老爺子對霍靳西的表現高興了,再看霍靳北就自然不那麽高興了。
    “小北,爺爺知道你想在公立醫院學東西,可是桐城也不是沒有公立醫院,你總不能在濱城待一輩子吧?總要回來的吧?像這樣三天兩頭地奔波,今天才回來,明天又要走,你不累,我看著都累!”老爺子說,“還說這個春節都不回來了,怎麽的,你以後是要把家安在濱城啊?”
    千星聽了,忍不住有些內疚地看向霍靳北。
    事實上霍靳北春節原本是有假的,可是因為要陪她去英國,特意將假期調到了這幾天,所以才顯得這樣行色匆匆。
    她伸出手來握住他,霍靳北反手捏住她的手,隻淡笑了一聲:“知道了爺爺,明年吧,等千星畢業,我們一起回來。”
    “一起回來?”霍老爺子驀地豎起了耳朵,“都商量好了?宋老同意了?”
    “嗯。”千星應了一聲,說,“他為什麽不同意啊?他以前也在桐城待了這麽多年,又有住的地方,又有休閑娛樂的地方,還有那麽多以前的朋友在……”
    霍老爺子驀地聽出什麽來,“這麽說來,宋老這是打算來桐城定居?哈哈哈,好好好,讓他早點過來,我們倆老頭子還能一起多下幾年棋!”
    “他那身子,還比不上您呢。”千星說,“您可得讓著他點。”
    霍老爺子挑了挑眉,說:“我還一身是病呢,誰怕誰啊?”
    霍靳北不由得微微擰眉,大概還是不喜歡拿這種事說笑,偏偏霍老爺子和千星同時笑出聲,引得他也隻能無奈搖頭歎息。
    第二天,霍靳北便又離開了桐城,回了濱城。
    得知霍靳北今年春節沒假期,阮茵便約了朋友出國旅行過年,這兩天正忙著準備東西,怕千星無聊,便打發了她去找朋友玩。
    千星想來想去,索性去容家看那兩個大小寶算了。
    剛到容家門口,千星就看見了容璟和容琤。
    此時此刻,兩小隻一個趴在容雋肩頭,一個抱著容雋的大腿,正嘰裏呱啦地不知道說著什麽。
    再看容雋,早就崩潰得放棄抵抗,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千星一看這情形就樂了,容雋一眼看到她,立刻伸手將她招了過來,“來來來,來得正好,快幫我看一下這倆小子——”
    “不要!”容璟瞬間抱容雋的大腿抱得更緊,“要媽媽!”
    趴在他肩頭的容琤有樣學樣,“要媽媽!”
    容雋隻覺得自己要瘋了。
    千星看看趴在容雋肩頭耍賴的容琤,又蹲下來看看緊抱容雋大腿不放的容璟,問:“那你媽媽呢?”
    這話不問還好,一問出來,容璟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張嘴就哭了起來。
    他一哭,容琤也立刻跟著哭。
    容雋滿目絕望,無力地仰天長歎:“救命啊……”
    (
    得知霍靳北今年春節沒假期,阮茵便約了朋友出國旅行過年,這兩天正忙著準備東西,怕千星無聊,便打發了她去找朋友玩。
    千星想來想去,索性去容家看那兩個大小寶算了。
    剛到容家門口,千星就看見了容璟和容琤。
    此時此刻,兩小隻一個趴在容雋肩頭,一個抱著容雋的大腿,正嘰裏呱啦地不知道說著什麽。
    再看容雋,早就崩潰得放棄抵抗,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千星一看這情形就樂了,容雋一眼看到她,立刻伸手將她招了過來,“來來來,來得正好,快幫我看一下這倆小子——”
    “不要!”容璟瞬間抱容雋的大腿抱得更緊,“要媽媽!”
    趴在他肩頭的容琤有樣學樣,“要媽媽!”
    容雋隻覺得自己要瘋了。
    千星看看趴在容雋肩頭耍賴的容琤,又蹲下來看看緊抱容雋大腿不放的容璟,問:“那你媽媽呢?”
    這話不問還好,一問出來,容璟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張嘴就哭了起來。
    他一哭,容琤也立刻跟著哭。
    容雋滿目絕望,無力地仰天長歎:“救命啊……”
    (
    得知霍靳北今年春節沒假期,阮茵便約了朋友出國旅行過年,這兩天正忙著準備東西,怕千星無聊,便打發了她去找朋友玩。
    千星想來想去,索性去容家看那兩個大小寶算了。
    剛到容家門口,千星就看見了容璟和容琤。
    此時此刻,兩小隻一個趴在容雋肩頭,一個抱著容雋的大腿,正嘰裏呱啦地不知道說著什麽。
    再看容雋,早就崩潰得放棄抵抗,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千星一看這情形就樂了,容雋一眼看到她,立刻伸手將她招了過來,“來來來,來得正好,快幫我看一下這倆小子——”
    “不要!”容璟瞬間抱容雋的大腿抱得更緊,“要媽媽!”
    趴在他肩頭的容琤有樣學樣,“要媽媽!”
    容雋隻覺得自己要瘋了。
    千星看看趴在容雋肩頭耍賴的容琤,又蹲下來看看緊抱容雋大腿不放的容璟,問:“那你媽媽呢?”
    這話不問還好,一問出來,容璟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張嘴就哭了起來。
    他一哭,容琤也立刻跟著哭。
    容雋滿目絕望,無力地仰天長歎:“救命啊……”
    (
    得知霍靳北今年春節沒假期,阮茵便約了朋友出國旅行過年,這兩天正忙著準備東西,怕千星無聊,便打發了她去找朋友玩。
    千星想來想去,索性去容家看那兩個大小寶算了。
    剛到容家門口,千星就看見了容璟和容琤。
    此時此刻,兩小隻一個趴在容雋肩頭,一個抱著容雋的大腿,正嘰裏呱啦地不知道說著什麽。
    再看容雋,早就崩潰得放棄抵抗,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千星一看這情形就樂了,容雋一眼看到她,立刻伸手將她招了過來,“來來來,來得正好,快幫我看一下這倆小子——”
    “不要!”容璟瞬間抱容雋的大腿抱得更緊,“要媽媽!”
    趴在他肩頭的容琤有樣學樣,“要媽媽!”
    容雋隻覺得自己要瘋了。
    千星看看趴在容雋肩頭耍賴的容琤,又蹲下來看看緊抱容雋大腿不放的容璟,問:“那你媽媽呢?”
    這話不問還好,一問出來,容璟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張嘴就哭了起來。
    他一哭,容琤也立刻跟著哭。
    容雋滿目絕望,無力地仰天長歎:“救命啊……”
    (
    得知霍靳北今年春節沒假期,阮茵便約了朋友出國旅行過年,這兩天正忙著準備東西,怕千星無聊,便打發了她去找朋友玩。
    千星想來想去,索性去容家看那兩個大小寶算了。
    剛到容家門口,千星就看見了容璟和容琤。
    此時此刻,兩小隻一個趴在容雋肩頭,一個抱著容雋的大腿,正嘰裏呱啦地不知道說著什麽。
    再看容雋,早就崩潰得放棄抵抗,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千星一看這情形就樂了,容雋一眼看到她,立刻伸手將她招了過來,“來來來,來得正好,快幫我看一下這倆小子——”
    “不要!”容璟瞬間抱容雋的大腿抱得更緊,“要媽媽!”
    趴在他肩頭的容琤有樣學樣,“要媽媽!”
    容雋隻覺得自己要瘋了。
    千星看看趴在容雋肩頭耍賴的容琤,又蹲下來看看緊抱容雋大腿不放的容璟,問:“那你媽媽呢?”
    這話不問還好,一問出來,容璟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張嘴就哭了起來。
    他一哭,容琤也立刻跟著哭。
    容雋滿目絕望,無力地仰天長歎:“救命啊……”
    (
    得知霍靳北今年春節沒假期,阮茵便約了朋友出國旅行過年,這兩天正忙著準備東西,怕千星無聊,便打發了她去找朋友玩。
    千星想來想去,索性去容家看那兩個大小寶算了。
    剛到容家門口,千星就看見了容璟和容琤。
    此時此刻,兩小隻一個趴在容雋肩頭,一個抱著容雋的大腿,正嘰裏呱啦地不知道說著什麽。
    再看容雋,早就崩潰得放棄抵抗,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千星一看這情形就樂了,容雋一眼看到她,立刻伸手將她招了過來,“來來來,來得正好,快幫我看一下這倆小子——”
    “不要!”容璟瞬間抱容雋的大腿抱得更緊,“要媽媽!”
    趴在他肩頭的容琤有樣學樣,“要媽媽!”
    容雋隻覺得自己要瘋了。
    千星看看趴在容雋肩頭耍賴的容琤,又蹲下來看看緊抱容雋大腿不放的容璟,問:“那你媽媽呢?”
    這話不問還好,一問出來,容璟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張嘴就哭了起來。
    他一哭,容琤也立刻跟著哭。
    容雋滿目絕望,無力地仰天長歎:“救命啊……”
    (
    得知霍靳北今年春節沒假期,阮茵便約了朋友出國旅行過年,這兩天正忙著準備東西,怕千星無聊,便打發了她去找朋友玩。
    千星想來想去,索性去容家看那兩個大小寶算了。
    剛到容家門口,千星就看見了容璟和容琤。
    此時此刻,兩小隻一個趴在容雋肩頭,一個抱著容雋的大腿,正嘰裏呱啦地不知道說著什麽。
    再看容雋,早就崩潰得放棄抵抗,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千星一看這情形就樂了,容雋一眼看到她,立刻伸手將她招了過來,“來來來,來得正好,快幫我看一下這倆小子——”
    “不要!”容璟瞬間抱容雋的大腿抱得更緊,“要媽媽!”
    趴在他肩頭的容琤有樣學樣,“要媽媽!”
    容雋隻覺得自己要瘋了。
    千星看看趴在容雋肩頭耍賴的容琤,又蹲下來看看緊抱容雋大腿不放的容璟,問:“那你媽媽呢?”
    這話不問還好,一問出來,容璟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張嘴就哭了起來。
    他一哭,容琤也立刻跟著哭。
    容雋滿目絕望,無力地仰天長歎:“救命啊……”
    (
    得知霍靳北今年春節沒假期,阮茵便約了朋友出國旅行過年,這兩天正忙著準備東西,怕千星無聊,便打發了她去找朋友玩。
    千星想來想去,索性去容家看那兩個大小寶算了。
    剛到容家門口,千星就看見了容璟和容琤。
    此時此刻,兩小隻一個趴在容雋肩頭,一個抱著容雋的大腿,正嘰裏呱啦地不知道說著什麽。
    再看容雋,早就崩潰得放棄抵抗,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千星一看這情形就樂了,容雋一眼看到她,立刻伸手將她招了過來,“來來來,來得正好,快幫我看一下這倆小子——”
    “不要!”容璟瞬間抱容雋的大腿抱得更緊,“要媽媽!”
    趴在他肩頭的容琤有樣學樣,“要媽媽!”
    容雋隻覺得自己要瘋了。
    千星看看趴在容雋肩頭耍賴的容琤,又蹲下來看看緊抱容雋大腿不放的容璟,問:“那你媽媽呢?”
    這話不問還好,一問出來,容璟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張嘴就哭了起來。
    他一哭,容琤也立刻跟著哭。
    容雋滿目絕望,無力地仰天長歎:“救命啊……”
    (


如果您喜歡,請把《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方便以後閱讀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第1579章 後記(1)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第1579章 後記(1)並對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