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

第1572章

類別: 作者:淡月新涼 本章:第1572章

    莊珂浩這次過來,倒像是真的順路,不過坐了片刻,喝了杯咖啡便又準備起身離開了。
    說實話,申望津本以為他可能會囑咐莊依波一些事,或是單獨跟他說一些叮囑的話,可是莊珂浩都沒有。
    幾句閑話家常,問問將來動向,便似乎已經是他關注的全部。
    他離開的時候,兩個人隻送他到門口,莊珂浩便已經告別了兩人,轉頭徑直離開了。
    莊依波不由得倚在門口,看著他的背影走進電梯間,似乎還有些沒緩過神來。
    “舍不得?”申望津問。
    莊依波回過神來,搖了搖頭之後,才又淡笑道:“隻是覺得有些奇妙,這麽多年,我沒有了解過他,他也沒有了解過我,到今天,就這麽平平淡淡地相處,好像也挺好的。”
    申望津應了一聲,牽了她的手回到房間裏,說:“的確挺好的。”
    聽到他平淡的語氣,莊依波卻不由得怔了一下,回過神來,卻忽然又伸出手來,抱住了他。
    “怎麽?”申望津似乎沒料到她會有這個動作,低下頭來問她。
    安靜了片刻之後,莊依波才道:“報答你給我燉的燕窩。”
    “唔。”申望津微微挑眉,“不是不想吃嗎?”
    “現在想了。”莊依波說。
    申望津聽了,低笑一聲之後,低下頭來吻了她一下。
    ……
    這之後,兩人又在淮市停留了半個多月,莊依波做了懷孕16周的詳細檢查,才將回倫敦的事提上日程。
    千星也已經放了寒假,如果是之前,她大概早飛到霍靳北那邊去了,可是因為莊依波要去倫敦了,她也是每天往酒店跑,兩個人湊在一塊兒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每次都能消磨掉大半天的時間。
    有千星陪著,申望津也終於被莊依波強行推出門去處理了一些公事,畢竟他這次回來,原本就是為了公事。
    可是每次他出去也不過兩三個小時,而且從不在外麵應酬吃飯,總是早早地就又回了酒店。
    這天申望津回到酒店的時候,便隻有千星一個人坐在起居室沙發裏。
    “她呢?”申望津問。
    “灑了點燕窩在身上,她覺得不舒服,洗澡去了。”千星回答,“剛進去。”
    申望津聽了,卻猶不放心,徑直走進臥室,到衛生間門口,敲了敲門,聽到回應之後又打開門往裏麵看了一眼。
    莊依波正穿著浴袍站在淋浴底下試水溫,聽到動靜回頭一看,見到他,不由得微微一惱,“你怎麽這樣啊,知道別人要洗澡還推門……”
    申望津微微挑了眉,道:“那看來我來早了一點,過十分鍾我再來吧。”
    莊依波聽了,忍不住拿起蓮蓬頭往他的方向澆去。
    申望津笑了一聲,重新給她關上門,轉身回到了起居室。
    千星原本正在發消息,見他出來,忽然就放下手機,抬眼看向他,問了一句:“回倫敦的日子定了嗎?”
    申望津解開西裝扣子坐下來,回答道:“具體日子沒定,大概就在下周了。”
    “哦。”千星應了一聲,安靜幾秒之後,忽然又道,“聽說英國那邊注冊結婚要提前申請的?”
    (
    千星也已經放了寒假,如果是之前,她大概早飛到霍靳北那邊去了,可是因為莊依波要去倫敦了,她也是每天往酒店跑,兩個人湊在一塊兒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每次都能消磨掉大半天的時間。
    有千星陪著,申望津也終於被莊依波強行推出門去處理了一些公事,畢竟他這次回來,原本就是為了公事。
    可是每次他出去也不過兩三個小時,而且從不在外麵應酬吃飯,總是早早地就又回了酒店。
    這天申望津回到酒店的時候,便隻有千星一個人坐在起居室沙發裏。
    “她呢?”申望津問。
    “灑了點燕窩在身上,她覺得不舒服,洗澡去了。”千星回答,“剛進去。”
    申望津聽了,卻猶不放心,徑直走進臥室,到衛生間門口,敲了敲門,聽到回應之後又打開門往裏麵看了一眼。
    莊依波正穿著浴袍站在淋浴底下試水溫,聽到動靜回頭一看,見到他,不由得微微一惱,“你怎麽這樣啊,知道別人要洗澡還推門……”
    申望津微微挑了眉,道:“那看來我來早了一點,過十分鍾我再來吧。”
    莊依波聽了,忍不住拿起蓮蓬頭往他的方向澆去。
    申望津笑了一聲,重新給她關上門,轉身回到了起居室。
    千星原本正在發消息,見他出來,忽然就放下手機,抬眼看向他,問了一句:“回倫敦的日子定了嗎?”
    申望津解開西裝扣子坐下來,回答道:“具體日子沒定,大概就在下周了。”
    “哦。”千星應了一聲,安靜幾秒之後,忽然又道,“聽說英國那邊注冊結婚要提前申請的?”
    (
    千星也已經放了寒假,如果是之前,她大概早飛到霍靳北那邊去了,可是因為莊依波要去倫敦了,她也是每天往酒店跑,兩個人湊在一塊兒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每次都能消磨掉大半天的時間。
    有千星陪著,申望津也終於被莊依波強行推出門去處理了一些公事,畢竟他這次回來,原本就是為了公事。
    可是每次他出去也不過兩三個小時,而且從不在外麵應酬吃飯,總是早早地就又回了酒店。
    這天申望津回到酒店的時候,便隻有千星一個人坐在起居室沙發裏。
    “她呢?”申望津問。
    “灑了點燕窩在身上,她覺得不舒服,洗澡去了。”千星回答,“剛進去。”
    申望津聽了,卻猶不放心,徑直走進臥室,到衛生間門口,敲了敲門,聽到回應之後又打開門往裏麵看了一眼。
    莊依波正穿著浴袍站在淋浴底下試水溫,聽到動靜回頭一看,見到他,不由得微微一惱,“你怎麽這樣啊,知道別人要洗澡還推門……”
    申望津微微挑了眉,道:“那看來我來早了一點,過十分鍾我再來吧。”
    莊依波聽了,忍不住拿起蓮蓬頭往他的方向澆去。
    申望津笑了一聲,重新給她關上門,轉身回到了起居室。
    千星原本正在發消息,見他出來,忽然就放下手機,抬眼看向他,問了一句:“回倫敦的日子定了嗎?”
    申望津解開西裝扣子坐下來,回答道:“具體日子沒定,大概就在下周了。”
    “哦。”千星應了一聲,安靜幾秒之後,忽然又道,“聽說英國那邊注冊結婚要提前申請的?”
    (
    千星也已經放了寒假,如果是之前,她大概早飛到霍靳北那邊去了,可是因為莊依波要去倫敦了,她也是每天往酒店跑,兩個人湊在一塊兒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每次都能消磨掉大半天的時間。
    有千星陪著,申望津也終於被莊依波強行推出門去處理了一些公事,畢竟他這次回來,原本就是為了公事。
    可是每次他出去也不過兩三個小時,而且從不在外麵應酬吃飯,總是早早地就又回了酒店。
    這天申望津回到酒店的時候,便隻有千星一個人坐在起居室沙發裏。
    “她呢?”申望津問。
    “灑了點燕窩在身上,她覺得不舒服,洗澡去了。”千星回答,“剛進去。”
    申望津聽了,卻猶不放心,徑直走進臥室,到衛生間門口,敲了敲門,聽到回應之後又打開門往裏麵看了一眼。
    莊依波正穿著浴袍站在淋浴底下試水溫,聽到動靜回頭一看,見到他,不由得微微一惱,“你怎麽這樣啊,知道別人要洗澡還推門……”
    申望津微微挑了眉,道:“那看來我來早了一點,過十分鍾我再來吧。”
    莊依波聽了,忍不住拿起蓮蓬頭往他的方向澆去。
    申望津笑了一聲,重新給她關上門,轉身回到了起居室。
    千星原本正在發消息,見他出來,忽然就放下手機,抬眼看向他,問了一句:“回倫敦的日子定了嗎?”
    申望津解開西裝扣子坐下來,回答道:“具體日子沒定,大概就在下周了。”
    “哦。”千星應了一聲,安靜幾秒之後,忽然又道,“聽說英國那邊注冊結婚要提前申請的?”
    (
    千星也已經放了寒假,如果是之前,她大概早飛到霍靳北那邊去了,可是因為莊依波要去倫敦了,她也是每天往酒店跑,兩個人湊在一塊兒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每次都能消磨掉大半天的時間。
    有千星陪著,申望津也終於被莊依波強行推出門去處理了一些公事,畢竟他這次回來,原本就是為了公事。
    可是每次他出去也不過兩三個小時,而且從不在外麵應酬吃飯,總是早早地就又回了酒店。
    這天申望津回到酒店的時候,便隻有千星一個人坐在起居室沙發裏。
    “她呢?”申望津問。
    “灑了點燕窩在身上,她覺得不舒服,洗澡去了。”千星回答,“剛進去。”
    申望津聽了,卻猶不放心,徑直走進臥室,到衛生間門口,敲了敲門,聽到回應之後又打開門往裏麵看了一眼。
    莊依波正穿著浴袍站在淋浴底下試水溫,聽到動靜回頭一看,見到他,不由得微微一惱,“你怎麽這樣啊,知道別人要洗澡還推門……”
    申望津微微挑了眉,道:“那看來我來早了一點,過十分鍾我再來吧。”
    莊依波聽了,忍不住拿起蓮蓬頭往他的方向澆去。
    申望津笑了一聲,重新給她關上門,轉身回到了起居室。
    千星原本正在發消息,見他出來,忽然就放下手機,抬眼看向他,問了一句:“回倫敦的日子定了嗎?”
    申望津解開西裝扣子坐下來,回答道:“具體日子沒定,大概就在下周了。”
    “哦。”千星應了一聲,安靜幾秒之後,忽然又道,“聽說英國那邊注冊結婚要提前申請的?”
    (
    千星也已經放了寒假,如果是之前,她大概早飛到霍靳北那邊去了,可是因為莊依波要去倫敦了,她也是每天往酒店跑,兩個人湊在一塊兒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每次都能消磨掉大半天的時間。
    有千星陪著,申望津也終於被莊依波強行推出門去處理了一些公事,畢竟他這次回來,原本就是為了公事。
    可是每次他出去也不過兩三個小時,而且從不在外麵應酬吃飯,總是早早地就又回了酒店。
    這天申望津回到酒店的時候,便隻有千星一個人坐在起居室沙發裏。
    “她呢?”申望津問。
    “灑了點燕窩在身上,她覺得不舒服,洗澡去了。”千星回答,“剛進去。”
    申望津聽了,卻猶不放心,徑直走進臥室,到衛生間門口,敲了敲門,聽到回應之後又打開門往裏麵看了一眼。
    莊依波正穿著浴袍站在淋浴底下試水溫,聽到動靜回頭一看,見到他,不由得微微一惱,“你怎麽這樣啊,知道別人要洗澡還推門……”
    申望津微微挑了眉,道:“那看來我來早了一點,過十分鍾我再來吧。”
    莊依波聽了,忍不住拿起蓮蓬頭往他的方向澆去。
    申望津笑了一聲,重新給她關上門,轉身回到了起居室。
    千星原本正在發消息,見他出來,忽然就放下手機,抬眼看向他,問了一句:“回倫敦的日子定了嗎?”
    申望津解開西裝扣子坐下來,回答道:“具體日子沒定,大概就在下周了。”
    “哦。”千星應了一聲,安靜幾秒之後,忽然又道,“聽說英國那邊注冊結婚要提前申請的?”
    (
    千星也已經放了寒假,如果是之前,她大概早飛到霍靳北那邊去了,可是因為莊依波要去倫敦了,她也是每天往酒店跑,兩個人湊在一塊兒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每次都能消磨掉大半天的時間。
    有千星陪著,申望津也終於被莊依波強行推出門去處理了一些公事,畢竟他這次回來,原本就是為了公事。
    可是每次他出去也不過兩三個小時,而且從不在外麵應酬吃飯,總是早早地就又回了酒店。
    這天申望津回到酒店的時候,便隻有千星一個人坐在起居室沙發裏。
    “她呢?”申望津問。
    “灑了點燕窩在身上,她覺得不舒服,洗澡去了。”千星回答,“剛進去。”
    申望津聽了,卻猶不放心,徑直走進臥室,到衛生間門口,敲了敲門,聽到回應之後又打開門往裏麵看了一眼。
    莊依波正穿著浴袍站在淋浴底下試水溫,聽到動靜回頭一看,見到他,不由得微微一惱,“你怎麽這樣啊,知道別人要洗澡還推門……”
    申望津微微挑了眉,道:“那看來我來早了一點,過十分鍾我再來吧。”
    莊依波聽了,忍不住拿起蓮蓬頭往他的方向澆去。
    申望津笑了一聲,重新給她關上門,轉身回到了起居室。
    千星原本正在發消息,見他出來,忽然就放下手機,抬眼看向他,問了一句:“回倫敦的日子定了嗎?”
    申望津解開西裝扣子坐下來,回答道:“具體日子沒定,大概就在下周了。”
    “哦。”千星應了一聲,安靜幾秒之後,忽然又道,“聽說英國那邊注冊結婚要提前申請的?”
    (
    千星也已經放了寒假,如果是之前,她大概早飛到霍靳北那邊去了,可是因為莊依波要去倫敦了,她也是每天往酒店跑,兩個人湊在一塊兒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每次都能消磨掉大半天的時間。
    有千星陪著,申望津也終於被莊依波強行推出門去處理了一些公事,畢竟他這次回來,原本就是為了公事。
    可是每次他出去也不過兩三個小時,而且從不在外麵應酬吃飯,總是早早地就又回了酒店。
    這天申望津回到酒店的時候,便隻有千星一個人坐在起居室沙發裏。
    “她呢?”申望津問。
    “灑了點燕窩在身上,她覺得不舒服,洗澡去了。”千星回答,“剛進去。”
    申望津聽了,卻猶不放心,徑直走進臥室,到衛生間門口,敲了敲門,聽到回應之後又打開門往裏麵看了一眼。
    莊依波正穿著浴袍站在淋浴底下試水溫,聽到動靜回頭一看,見到他,不由得微微一惱,“你怎麽這樣啊,知道別人要洗澡還推門……”
    申望津微微挑了眉,道:“那看來我來早了一點,過十分鍾我再來吧。”
    莊依波聽了,忍不住拿起蓮蓬頭往他的方向澆去。
    申望津笑了一聲,重新給她關上門,轉身回到了起居室。
    千星原本正在發消息,見他出來,忽然就放下手機,抬眼看向他,問了一句:“回倫敦的日子定了嗎?”
    申望津解開西裝扣子坐下來,回答道:“具體日子沒定,大概就在下周了。”
    “哦。”千星應了一聲,安靜幾秒之後,忽然又道,“聽說英國那邊注冊結婚要提前申請的?”
    (


如果您喜歡,請把《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方便以後閱讀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第1572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第1572章並對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