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

第1571章

類別: 作者:淡月新涼 本章:第1571章

    莊依波登時就有些後悔自己醒來這決定了。
    早知道,她就多睡一點,再多睡一點……
    也就不用時時刻刻被追著問餓不餓,要不要吃。
    可是終究還是舍不得。
    此情此景,是經過了多長時間,熬過了多少苦難才換來的,哪怕有負擔,那也是甜蜜的。
    想到這裏,莊依波忍不住伸出手來抱住他,靠進了他懷中。
    申望津微微低頭,在她發心處親了一下,才又道:“還沒睡夠?”
    莊依波緩緩搖了搖頭。
    申望津應了一聲,才又道:“嗯,老待在酒店房間也不好,等吃了燕窩下去走走。”
    莊依波沒想到燕窩這回事是繞來繞去都繞不開了,最終隻能無奈地輕笑出聲。
    正在這時,申望津的手機忽然響了一聲,他拿起來看了一眼,是房間管家發來的消息——
    “申先生,這邊有一位訪客莊先生,請問需要帶他上樓嗎?”
    申望津很快將這條消息放到了莊依波麵前。
    莊依波看完,神情微微一頓,“他沒跟我說過今天會過來……”
    “嗯。”申望津淡淡道,“不想見的話就不見吧。”
    自從上次莊珂浩去倫敦,兄妹二人算是和解了,可是到底這麽多年也沒有親厚過,即便和解了,兩個人卻依舊處於不尷不尬的狀態中。
    莊珂浩知道她回國,知道她懷孕,也來淮市看過她一次,卻並沒有表過什麽態,總之一切都隨她自己決定。
    而這一次,莊珂浩沒有提前打招呼,又一次來到淮市,卻是直接來了他們住的酒店。
    莊依波不由得想到了什麽,抬眸看了申望津一眼。
    她其實有點想問他莊珂浩那次來倫敦是不是他跟他說了什麽,可是略一思量之後,並沒有問出口,轉而道:“就算我不想見他,你也會去見他的吧?”
    申望津聽了,隻淡笑一聲,說:“他都來這裏了,不就是衝著我來的嗎?”
    “那他怎麽會知道你在這裏呢?”莊依波問。
    申望津低笑了一聲,微微挑了眉道:“那誰知道呢?”
    見他這個神情,莊依波心裏便有了答案了,也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掀開被子下了床,道:“讓他上來吧,我換件衣服。”
    未幾,兩人就在套房的起居室見到了莊珂浩。
    他倒依舊是從前的模樣,神態始終清清冷冷的,抬頭看見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起走出來,臉上的神情也沒有什麽變化,隻對莊依波道:“氣色好多了。”
    莊依波隻是微微一笑,“你過來怎麽也不提前說一聲。”
    “來參加個活動,順便來的。”莊珂浩說著,才又看向了申望津,“好久不見。”
    申望津淡笑著點了點頭,“確實。”
    莊珂浩也沒有多問什麽,喝了口麵前的咖啡,才又道:“你這次回來是有什麽打算?應該不會常駐吧?”
    “那是當然。”申望津說,“等肚子裏的孩子再穩定一些,我們就會回倫敦。”
    莊珂浩聽了,直接轉頭看向了莊依波,“你想回去?”
    莊依波緩緩點了點頭。
    “那走的時候跟我說一聲。”莊珂浩依舊沒什麽情緒,“未必有時間過來送你們,知道就行。”
    莊依波聽著,到底還是覺得有些別扭,想要說什麽,對上莊珂浩沒什麽波動的眼神,又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雖然是別扭的,可是這麽多年了,有現在這樣的相處模式,其實已經是最舒服和妥帖的了。
    因此她隻是微笑應了一聲:“好。”
    (
    她其實有點想問他莊珂浩那次來倫敦是不是他跟他說了什麽,可是略一思量之後,並沒有問出口,轉而道:“就算我不想見他,你也會去見他的吧?”
    申望津聽了,隻淡笑一聲,說:“他都來這裏了,不就是衝著我來的嗎?”
    “那他怎麽會知道你在這裏呢?”莊依波問。
    申望津低笑了一聲,微微挑了眉道:“那誰知道呢?”
    見他這個神情,莊依波心裏便有了答案了,也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掀開被子下了床,道:“讓他上來吧,我換件衣服。”
    未幾,兩人就在套房的起居室見到了莊珂浩。
    他倒依舊是從前的模樣,神態始終清清冷冷的,抬頭看見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起走出來,臉上的神情也沒有什麽變化,隻對莊依波道:“氣色好多了。”
    莊依波隻是微微一笑,“你過來怎麽也不提前說一聲。”
    “來參加個活動,順便來的。”莊珂浩說著,才又看向了申望津,“好久不見。”
    申望津淡笑著點了點頭,“確實。”
    莊珂浩也沒有多問什麽,喝了口麵前的咖啡,才又道:“你這次回來是有什麽打算?應該不會常駐吧?”
    “那是當然。”申望津說,“等肚子裏的孩子再穩定一些,我們就會回倫敦。”
    莊珂浩聽了,直接轉頭看向了莊依波,“你想回去?”
    莊依波緩緩點了點頭。
    “那走的時候跟我說一聲。”莊珂浩依舊沒什麽情緒,“未必有時間過來送你們,知道就行。”
    莊依波聽著,到底還是覺得有些別扭,想要說什麽,對上莊珂浩沒什麽波動的眼神,又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雖然是別扭的,可是這麽多年了,有現在這樣的相處模式,其實已經是最舒服和妥帖的了。
    因此她隻是微笑應了一聲:“好。”
    (
    她其實有點想問他莊珂浩那次來倫敦是不是他跟他說了什麽,可是略一思量之後,並沒有問出口,轉而道:“就算我不想見他,你也會去見他的吧?”
    申望津聽了,隻淡笑一聲,說:“他都來這裏了,不就是衝著我來的嗎?”
    “那他怎麽會知道你在這裏呢?”莊依波問。
    申望津低笑了一聲,微微挑了眉道:“那誰知道呢?”
    見他這個神情,莊依波心裏便有了答案了,也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掀開被子下了床,道:“讓他上來吧,我換件衣服。”
    未幾,兩人就在套房的起居室見到了莊珂浩。
    他倒依舊是從前的模樣,神態始終清清冷冷的,抬頭看見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起走出來,臉上的神情也沒有什麽變化,隻對莊依波道:“氣色好多了。”
    莊依波隻是微微一笑,“你過來怎麽也不提前說一聲。”
    “來參加個活動,順便來的。”莊珂浩說著,才又看向了申望津,“好久不見。”
    申望津淡笑著點了點頭,“確實。”
    莊珂浩也沒有多問什麽,喝了口麵前的咖啡,才又道:“你這次回來是有什麽打算?應該不會常駐吧?”
    “那是當然。”申望津說,“等肚子裏的孩子再穩定一些,我們就會回倫敦。”
    莊珂浩聽了,直接轉頭看向了莊依波,“你想回去?”
    莊依波緩緩點了點頭。
    “那走的時候跟我說一聲。”莊珂浩依舊沒什麽情緒,“未必有時間過來送你們,知道就行。”
    莊依波聽著,到底還是覺得有些別扭,想要說什麽,對上莊珂浩沒什麽波動的眼神,又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雖然是別扭的,可是這麽多年了,有現在這樣的相處模式,其實已經是最舒服和妥帖的了。
    因此她隻是微笑應了一聲:“好。”
    (
    她其實有點想問他莊珂浩那次來倫敦是不是他跟他說了什麽,可是略一思量之後,並沒有問出口,轉而道:“就算我不想見他,你也會去見他的吧?”
    申望津聽了,隻淡笑一聲,說:“他都來這裏了,不就是衝著我來的嗎?”
    “那他怎麽會知道你在這裏呢?”莊依波問。
    申望津低笑了一聲,微微挑了眉道:“那誰知道呢?”
    見他這個神情,莊依波心裏便有了答案了,也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掀開被子下了床,道:“讓他上來吧,我換件衣服。”
    未幾,兩人就在套房的起居室見到了莊珂浩。
    他倒依舊是從前的模樣,神態始終清清冷冷的,抬頭看見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起走出來,臉上的神情也沒有什麽變化,隻對莊依波道:“氣色好多了。”
    莊依波隻是微微一笑,“你過來怎麽也不提前說一聲。”
    “來參加個活動,順便來的。”莊珂浩說著,才又看向了申望津,“好久不見。”
    申望津淡笑著點了點頭,“確實。”
    莊珂浩也沒有多問什麽,喝了口麵前的咖啡,才又道:“你這次回來是有什麽打算?應該不會常駐吧?”
    “那是當然。”申望津說,“等肚子裏的孩子再穩定一些,我們就會回倫敦。”
    莊珂浩聽了,直接轉頭看向了莊依波,“你想回去?”
    莊依波緩緩點了點頭。
    “那走的時候跟我說一聲。”莊珂浩依舊沒什麽情緒,“未必有時間過來送你們,知道就行。”
    莊依波聽著,到底還是覺得有些別扭,想要說什麽,對上莊珂浩沒什麽波動的眼神,又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雖然是別扭的,可是這麽多年了,有現在這樣的相處模式,其實已經是最舒服和妥帖的了。
    因此她隻是微笑應了一聲:“好。”
    (
    她其實有點想問他莊珂浩那次來倫敦是不是他跟他說了什麽,可是略一思量之後,並沒有問出口,轉而道:“就算我不想見他,你也會去見他的吧?”
    申望津聽了,隻淡笑一聲,說:“他都來這裏了,不就是衝著我來的嗎?”
    “那他怎麽會知道你在這裏呢?”莊依波問。
    申望津低笑了一聲,微微挑了眉道:“那誰知道呢?”
    見他這個神情,莊依波心裏便有了答案了,也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掀開被子下了床,道:“讓他上來吧,我換件衣服。”
    未幾,兩人就在套房的起居室見到了莊珂浩。
    他倒依舊是從前的模樣,神態始終清清冷冷的,抬頭看見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起走出來,臉上的神情也沒有什麽變化,隻對莊依波道:“氣色好多了。”
    莊依波隻是微微一笑,“你過來怎麽也不提前說一聲。”
    “來參加個活動,順便來的。”莊珂浩說著,才又看向了申望津,“好久不見。”
    申望津淡笑著點了點頭,“確實。”
    莊珂浩也沒有多問什麽,喝了口麵前的咖啡,才又道:“你這次回來是有什麽打算?應該不會常駐吧?”
    “那是當然。”申望津說,“等肚子裏的孩子再穩定一些,我們就會回倫敦。”
    莊珂浩聽了,直接轉頭看向了莊依波,“你想回去?”
    莊依波緩緩點了點頭。
    “那走的時候跟我說一聲。”莊珂浩依舊沒什麽情緒,“未必有時間過來送你們,知道就行。”
    莊依波聽著,到底還是覺得有些別扭,想要說什麽,對上莊珂浩沒什麽波動的眼神,又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雖然是別扭的,可是這麽多年了,有現在這樣的相處模式,其實已經是最舒服和妥帖的了。
    因此她隻是微笑應了一聲:“好。”
    (
    她其實有點想問他莊珂浩那次來倫敦是不是他跟他說了什麽,可是略一思量之後,並沒有問出口,轉而道:“就算我不想見他,你也會去見他的吧?”
    申望津聽了,隻淡笑一聲,說:“他都來這裏了,不就是衝著我來的嗎?”
    “那他怎麽會知道你在這裏呢?”莊依波問。
    申望津低笑了一聲,微微挑了眉道:“那誰知道呢?”
    見他這個神情,莊依波心裏便有了答案了,也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掀開被子下了床,道:“讓他上來吧,我換件衣服。”
    未幾,兩人就在套房的起居室見到了莊珂浩。
    他倒依舊是從前的模樣,神態始終清清冷冷的,抬頭看見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起走出來,臉上的神情也沒有什麽變化,隻對莊依波道:“氣色好多了。”
    莊依波隻是微微一笑,“你過來怎麽也不提前說一聲。”
    “來參加個活動,順便來的。”莊珂浩說著,才又看向了申望津,“好久不見。”
    申望津淡笑著點了點頭,“確實。”
    莊珂浩也沒有多問什麽,喝了口麵前的咖啡,才又道:“你這次回來是有什麽打算?應該不會常駐吧?”
    “那是當然。”申望津說,“等肚子裏的孩子再穩定一些,我們就會回倫敦。”
    莊珂浩聽了,直接轉頭看向了莊依波,“你想回去?”
    莊依波緩緩點了點頭。
    “那走的時候跟我說一聲。”莊珂浩依舊沒什麽情緒,“未必有時間過來送你們,知道就行。”
    莊依波聽著,到底還是覺得有些別扭,想要說什麽,對上莊珂浩沒什麽波動的眼神,又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雖然是別扭的,可是這麽多年了,有現在這樣的相處模式,其實已經是最舒服和妥帖的了。
    因此她隻是微笑應了一聲:“好。”
    (
    她其實有點想問他莊珂浩那次來倫敦是不是他跟他說了什麽,可是略一思量之後,並沒有問出口,轉而道:“就算我不想見他,你也會去見他的吧?”
    申望津聽了,隻淡笑一聲,說:“他都來這裏了,不就是衝著我來的嗎?”
    “那他怎麽會知道你在這裏呢?”莊依波問。
    申望津低笑了一聲,微微挑了眉道:“那誰知道呢?”
    見他這個神情,莊依波心裏便有了答案了,也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掀開被子下了床,道:“讓他上來吧,我換件衣服。”
    未幾,兩人就在套房的起居室見到了莊珂浩。
    他倒依舊是從前的模樣,神態始終清清冷冷的,抬頭看見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起走出來,臉上的神情也沒有什麽變化,隻對莊依波道:“氣色好多了。”
    莊依波隻是微微一笑,“你過來怎麽也不提前說一聲。”
    “來參加個活動,順便來的。”莊珂浩說著,才又看向了申望津,“好久不見。”
    申望津淡笑著點了點頭,“確實。”
    莊珂浩也沒有多問什麽,喝了口麵前的咖啡,才又道:“你這次回來是有什麽打算?應該不會常駐吧?”
    “那是當然。”申望津說,“等肚子裏的孩子再穩定一些,我們就會回倫敦。”
    莊珂浩聽了,直接轉頭看向了莊依波,“你想回去?”
    莊依波緩緩點了點頭。
    “那走的時候跟我說一聲。”莊珂浩依舊沒什麽情緒,“未必有時間過來送你們,知道就行。”
    莊依波聽著,到底還是覺得有些別扭,想要說什麽,對上莊珂浩沒什麽波動的眼神,又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雖然是別扭的,可是這麽多年了,有現在這樣的相處模式,其實已經是最舒服和妥帖的了。
    因此她隻是微笑應了一聲:“好。”
    (
    她其實有點想問他莊珂浩那次來倫敦是不是他跟他說了什麽,可是略一思量之後,並沒有問出口,轉而道:“就算我不想見他,你也會去見他的吧?”
    申望津聽了,隻淡笑一聲,說:“他都來這裏了,不就是衝著我來的嗎?”
    “那他怎麽會知道你在這裏呢?”莊依波問。
    申望津低笑了一聲,微微挑了眉道:“那誰知道呢?”
    見他這個神情,莊依波心裏便有了答案了,也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掀開被子下了床,道:“讓他上來吧,我換件衣服。”
    未幾,兩人就在套房的起居室見到了莊珂浩。
    他倒依舊是從前的模樣,神態始終清清冷冷的,抬頭看見申望津和莊依波一起走出來,臉上的神情也沒有什麽變化,隻對莊依波道:“氣色好多了。”
    莊依波隻是微微一笑,“你過來怎麽也不提前說一聲。”
    “來參加個活動,順便來的。”莊珂浩說著,才又看向了申望津,“好久不見。”
    申望津淡笑著點了點頭,“確實。”
    莊珂浩也沒有多問什麽,喝了口麵前的咖啡,才又道:“你這次回來是有什麽打算?應該不會常駐吧?”
    “那是當然。”申望津說,“等肚子裏的孩子再穩定一些,我們就會回倫敦。”
    莊珂浩聽了,直接轉頭看向了莊依波,“你想回去?”
    莊依波緩緩點了點頭。
    “那走的時候跟我說一聲。”莊珂浩依舊沒什麽情緒,“未必有時間過來送你們,知道就行。”
    莊依波聽著,到底還是覺得有些別扭,想要說什麽,對上莊珂浩沒什麽波動的眼神,又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雖然是別扭的,可是這麽多年了,有現在這樣的相處模式,其實已經是最舒服和妥帖的了。
    因此她隻是微笑應了一聲:“好。”
    (


如果您喜歡,請把《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方便以後閱讀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第1571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第1571章並對慕淺霍靳西婚期365天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