贗太子

第九百六十二章 你也有今天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荊柯守 本章:第九百六十二章 你也有今天

    這些人的呼喊,倒讓蘇子籍微微一怔。
    目光掃過去,就見這些紛紛爬起來的鬼,隨著呼喊聲,一個接一個爬起來,個個麵帶驚喜和激動。
    有的近的,素養高的,已經恭謹行禮。
    遠的,素養低的就不一樣。
    “哎喲!我的頭!”一個鬼剛剛把頭戴在脖子上,因激動,手一抖,腦袋落空掉在了地上,竟咕嚕嚕地滾出了好幾米!
    這鬼叫著,忙追出去,將自己的腦袋給撈了回來,匆忙重新戴了上去。
    “戴反了!戴反了!”旁一個正往肚子裏塞腸子的鬼,見它身體竟是開始原地打轉,頓時無語叫起來。
    這一替別鬼著急,他好不容易塞進去的腸子,又手滑落了出去,急得他也顧不上旁鬼了。
    “這下戴正了!”戴反了腦袋的鬼,硬生生將自己已經安上的腦袋又拔了起來,這次終於搞正方向,將腦袋給戴正了。
    周圍別的鬼,還有身體被砍得散開的,也是匆忙間將身體重新拚好。
    有些樂於助鬼的,弄好了自己,就趕緊去幫旁鬼。
    有些不樂於助鬼的,自己的弄好了,就立刻站直了身體,眼巴巴看向蘇子籍,神情恭敬,連聲音都不敢出了。
    蘇子籍心裏是怎麽想的不好說,但麵色不變,隻這麽安靜走過。
    當他走過去時,便還沒拚好身體的鬼,也都安靜了下來,神情恭敬與同伴排列好,朝著一起拜下。
    “臣(奴婢)等恭迎太子回府!”
    就像是風掃稻田,凡是走過去的地方,拜倒一片。
    “它們,把我認為是太子了。”蘇子籍突然之間明悟。
    鮮血的味道依舊彌漫在空氣中,這些認錯了人的鬼,也依舊麵孔恐怖,哪怕已盡力將恭敬的一麵展現出來了。
    蘇子籍忍不住在心裏輕歎了一聲,默然接受了它們的朝拜。
    “它們把我認作了太子是在我封了太孫之後,是它們其實隻識這位份麽?”
    看似是神誌清醒的鬼,實際上還是與活人大不一樣了。
    蘇子籍若有所悟,試著去感受,果然感受到了身上縈繞的力量。
    “太子、太孫的位份,在它們看,幾乎是一樣?”
    蘇子籍繼續往裏走,眼前忽然豁然一亮,一個漂亮的兩層木製小樓出現在麵前。
    一陣琴聲飄過來,似乎還有女子和著琴聲吟唱,周圍並無高樹,隻有草地、小湖、木橋,很是雅致。
    仿佛是與整個太子府都不一樣的優雅之所,與這琴聲很搭配了,蘇子籍站在原地,就這麽安靜聽著。
    良久,蘇子籍睜開了眼,看向了小樓。
    隻見木門左右一開,幾個側妃妾室模樣的年輕女子魚貫而出,她們個個年輕貌美、身姿婀娜,穿著粉色嫩綠色的衣衫,頭上簪花戴釵,走路姿勢搖曳生姿。
    與外麵那些“人”相比,她們似乎並無淒慘死狀,宛如活人。
    但等她們近了,就能發現她們目光空洞,氣質也透著一種陰冷蒼白,隻憑著這些,才能感覺到她們不是活人。
    蘇子籍還嗅到她們身上淡淡的血腥味,是與外麵那些“人”如出一轍的味道,隻不過她們無論是模樣還是氣息,都更傾向於活人。
    這幾個女子碎步走到蘇子籍麵前,都盈盈一拜。
    但無論是態度,還是所行的禮,都不是對太子府“主人”該行的禮。
    她們似乎沒有將蘇子籍錯認成此間主人,行完禮後,就引路入樓。
    換做別人或會遲疑,蘇子籍一笑,直接走了進去。
    隨著走近木樓,琴聲越發激烈,曲調也從悠揚漸漸轉為帶有一絲焦慮以及殺伐。
    蘇子籍也不說話,見這幾個女子無聲退下,依舊徘徊靜聽。
    “太子在焦躁、不安?”
    “琴聲如心聲,他在不安些什麽呢?”
    就是這支曲子到緊要之處,突然之間,啪一聲斷了,整個琴聲,頓時就斷了,靜了下去。
    琴弦斷了,彈琴之人,心情還真是很不平靜。
    蘇子籍依舊無聲注視著,彈琴人慢慢抬頭,朝著看來。
    果然,是一個服飾與蘇子籍幾乎一模一樣的人,麵容修眉鳳目,舉止嫻雅俊秀,正是太子。
    太子歎息一聲,看著斷弦,目光中帶著惋惜,又像物傷其類。
    他手一揮,合著吟唱的女子行禮,靜悄悄的退了出去,整個雅室,隻有兩人對視。
    “你真的偷天換日,成了本朝太孫。”良久,太子喃喃說著,神色感慨又惆悵,似乎本想作的事,真成了,卻又心情極其複雜。
    蘇子籍沒有說話,隻是靜靜看著這位昔日的儲君,他了解這位太子的複雜心情。
    自己身死,固然有恨,可真的要把大鄭姬家天下拱手讓人麽?
    也許太子在徘徊,在後悔。
    可,到了這步,還有什麽回頭路可走?
    室內沉默良久,太子似是醒悟,自失一笑,開口問:“時局如此,你欲起事乎?”
    “太子引我來,莫非就是來質問我此事?”
    “世間發生的大事,果然瞞不過鬼神。”
    蘇子籍暗暗想著,卻絲毫不懼,隻是沉吟:“但就算是知道了這一切,因著自有天地約束,所以普通鬼神想要幹涉大事的進程、皇位的更替,也是萬萬不能。”
    “他能引我來,與我問這些,還是因我與他有頗深的淵源。”
    若什麽鬼神都能插手,都能質問,哪裏能輪得到太子呢?
    隻怕世道早就亂了。
    也因知道了這一點,蘇子籍倒也並不擔心泄露了天機。
    不過,真拚著魂飛魄散,也要將欲起事一事告密,蘇子籍也沒有辦法。
    等了會,見蘇子籍沒有答複,太子不知麵前的人在想什麽,自己卻心情越發焦躁了。
    此人欲起事,殺機已經透過因緣透到自己之處。
    自己沒有辦法阻攔,加上本就對父皇感情複雜,也不知該如何阻攔。
    良久,太子滿臉倦容和無奈,歎了口氣,似乎是喃喃自語,又似乎是勸說:“你已經是太孫,不管地下怎麽說,天位已定,隻要再等一段時間,就可繼位大統,何必作這等弑君弑祖之事……”
    後麵的話還沒說出來,就感覺到了令自己無法忽視的目光,抬眸看去,被自己引來的年輕人,正冷淡看著自己,眸中並無憤慨,也無怨懟,反倒有了一分憐憫、三分恍然。
    在蘇子籍的眼神下,太子的話漸漸轉弱,竟沒辦法說下去了。
    蘇子籍望著太子,忍不住歎著:“皇帝說你過於寬宏甚至怯弱,我本不信,聽了這話,才覺得他說得對。”
    “當年的事,非你過錯,隻是你父皇想奪你壽數,前因後果,已經清楚得很,現在更是鬼神之冥,許多事不問自知,可不想你花費力量與緣分拉我下來,竟然開口是這話。”
    蘇子籍手一劃,冕服袖子劃過空中:“天下爭龍,非成就死,事到現在,你覺得我還有退路麽?”
    太子忍不住開口:“可是,萬一……”
    “沒有可是,沒有萬一。”
    蘇子籍淡淡說著:“皇帝貴為天子,擁兵百萬,民意士心盡在手中,正麵相搏,斷無生路。”
    “皇帝深謀遠慮,等逼迫我到了絕處,自然防備我狗急跳牆,那時再舉事,隻是自尋死路,還給了皇帝大義名分。”
    “隻有不單是你,甚至大部分人,連著皇帝,都認為我還有不少餘地時,我突然兵變,才是取勝唯一機會。”
    “你視皇帝是父皇,是大局,是君父,故瞻前顧後,遲疑不決,那是你愛他、敬他。”
    “而我不愛他,不敬他,別說沒有殺錯,就算殺錯了又怎麽樣?”
    “你不必勸我,孤意已決。”
    “是這樣麽?”太子喃喃說著,眼神浮出霧氣。
    太子原本是恨的,他死後的日日夜夜裏,在這被困住的小世界中,是深恨著父皇,恨著他的冷血殘酷。
    自己曾經無數次想著,若是給自己機會,定要報仇!
    什麽孝子,什麽儲君,都可以拋開!
    他的妻妾,他的手下,他的師友,他的孩子,幾乎全都死了。
    若是國破家亡,本是天地氣數,他也就認了。
    哪怕死得再慘,他都認了。
    就算是本來就恨自己的人殺了自己,他也認了。
    他做太子不可能隻有親友,敵人也不少,想殺他的人自然也有,若死在他們手裏,他隻會覺得憋屈,隻會覺得遺憾,而不會恨得日日夜夜都睡不著。
    哪怕殺自己的人是旁人,是自己幫過的人,是效忠自己的人,或與自己毫無幹係的人,太子都能接受。
    人心惟危,是自己七歲就讀過的教誨。
    但太子無法接受殺死自己的,竟然是曾經最尊敬的父皇。
    更當自己知道,父皇並不是因誤會或謀逆而殺自己,僅僅是為了奪自己壽數與天命,恨意幾乎是達到了頂峰!
    “你殺我可以,為什麽殺我兒子,殺我愛妻,殺我部屬?”
    所以太子願意幫蘇子籍,哪怕知道蘇子籍有著野心,哪怕知道蘇子籍有著問題,為了複仇,覺得可以拋棄一切!
    他看著蘇子籍漸漸成長起來、壯大聲勢,甚至到了父皇都感到忌憚的程度。
    “父皇,你也有今天!”太子痛快淋漓,如夏天飲著冰茶一樣。
    可真當蘇子籍要殺父皇時,太子又遲疑了,一時間,突然之間想起小時候,自己讀書寫字,皇帝親自抱著自己在懷中,持著自己的手,一筆一劃的寫下去。
    “樂以天下,憂以天下!”
    “君當如此啊!”
    父皇緊蹙的眉,深沉的歎息,到現在還記憶猶新……太子煞白著臉,身體一顫,突然之間說:“你不怕我泄了天機?”
    若自己拚著自己被天雷轟殺,形神盡滅,都要泄露天機,蘇子籍該怎麽做?
    眼見著蘇子籍蹙眉,才要說話,一個女聲就在這時傳過來,帶著森然冷意:“不,你,泄露不了天機!”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101nove.comc


如果您喜歡,請把《贗太子》,方便以後閱讀贗太子第九百六十二章 你也有今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贗太子第九百六十二章 你也有今天並對贗太子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