贗太子

第九百六十三章 朕要專壞國事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荊柯守 本章:第九百六十三章 朕要專壞國事

    “”
    女聲清越悅耳,餘音鳥鳥,可這一聲突然出現,無論蘇子籍,還是太子,都立刻望去。
    蘇子籍神情平靜,目光卻很銳利。
    望過去才發現,不知何時、不知為什麽,幽幽深深的水光驀然浮現,隱隱出現了一個宮殿,太子府竟與連在一起!
    而在聲音出現前,無論蘇子籍,還是太子,竟都毫無覺察!
    這怎麽能不暗暗提防?
    隻是仔細看去,臉上就閃過了一絲驚訝,隻見重樓疊閣,珊瑚橫斜,奇秀深杳,帶著熟悉感。
    “嗯?龍宮?”
    龍宮殿比上次去看時又大了些,整個宮殿與太子府之間,似有一層澹澹的水紋,朝著望去,隱隱水光浮動。
    而在宮殿深處,一條幼龍正盤落在一處玉榻上呼嚕大睡。
    “不是小龍君是誰?”
    幼龍?龍宮?
    同樣望去的太子,雖不曾見識過龍宮,但還是認識龍,加上又有這樣景象,必不是世間宮殿。
    而妖族又如何能現出龍形?
    太子直接就怔住了。
    “嘩”
    水聲中環佩叮當,兩道身影漸漸浮現。
    蘇子籍卻知道,這不是她們隱去身形,而是她們剛剛瞬移過來。
    曾經見過多次貝女,依舊是女官衣裳,與普通仆從很是不同。
    隻是,往昔會努力露出嚴肅沉穩的臉卻露出了別樣神采,眉眼之間都帶著歡喜,滿臉恭敬,與往昔不同。
    “是誰?”
    蘇子籍想著,目光已落在了貝女身前少女。
    少女一身簡單宮裙,美眸清亮,流光溢彩,見之忘俗。
    “嗯?”
    “這是?”
    蘇子籍皺著眉,這少女容貌極美,雖穿著不算華麗,但周圍雲煙沸湧,看不清道不明。
    並且這少女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過去曾見過她?
    蘇子籍對自己的記憶十分信任,既能讓自己覺得熟悉,此女必是過去見過的人,或者曾見過與之相像之人。
    “是你周瑤?”瞬息,蘇子籍微微蹙眉,對少女念出了這名字。
    她朝著他淺淺一笑,蘇子籍卻又立刻否定了猜測。
    “不,你不是。”
    蘇子籍微微變色,就在剛才一瞬,眼前少女,在他的眼裏,竟變成了一條龍!
    赤龍千尺,朱鱗火鬣,風起雲湧,雷雨雪雹,盡繞其身,其相實在可怖可懼。
    甚至能感覺到,看見的一瞬間,身體內大成的蟠龍心法運轉起來,這一瞬間,竟與麵前的她產生了某種微妙的聯係,就像一種別人無法插足的磁場,與她的氣息呼應了起來。
    但他依舊能確定,用肉眼去看,她依舊是一個人。
    “你是何人?”太子也變色發問,它沒有看見龍身,但卻同樣感受到那種風雷電鳴纏繞,錚錚森嚴之氣。
    少女根本不理會太子,聽到發問,也隻是看了一眼,又繼續將目光落回到了蘇子籍的身上。
    她目光幽元,不像在看著眼前的這男子,而是盯著他,辨識著,透過看著其他的什麽人。
    蘇子籍微微蹙了下眉,她的眼睛卻越發明亮了。
    那種突然熾烈起來的目光,讓蘇子籍都忍不住再次皺眉。
    “你”
    你到底是誰?
    他才吐露出一個字,她就已經小心翼翼朝著靠近了一步,這一步的距離很小,卻波紋蕩漾,使得整個太子府都搖了。
    又似是撞破了一道時間屏障,讓少女記憶中的身影,與她麵前這青年重合在了一起。
    “是你”她目光直盯盯望著蘇子籍,心裏轟一聲,頓時癡了,隻一刹間,兩個麵孔一下疊在一起,而亮起的,卻是一模一樣的靈光,重重疊疊,幽幽深深。
    “是你,必是你,你終還是回來了。”
    又喃喃的一聲,她再次朝著蘇子籍邁出一步,隻聽“轟”一聲,太子府又搖擺了下,連著後麵龍宮。
    “並不是兩個宮殿靠近,隻是某種靈界上的連接,類似水鏡,可真要過來,立刻引起震動。”
    “是你?這又是什麽意思?”蘇子籍若有所悟,看著麵前少女,聽著她喃喃,眉鎖得更緊了。
    若不是知道不能後退,他就退了。
    她這一步步走來,仿佛隔著時空、隔著時間,被遺棄的來找負心漢的感覺,太濃烈了。
    偏偏她眼底有情,有怨,還有更複雜的神色。
    “你是誰”
    任何一個正常人,對一個來路不明還透著危險的少女的這種態度,都會保持更警惕的姿態。
    蘇子籍也不例外,整個身體其實都已緊繃了起來,隨時準備著可能會有的突如其來的行動。
    而蘇子籍的態度也沒有藏著掖著,就這麽明晃晃擺了出來。
    少女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卻又繼續往前一步,望著蘇子籍,歎著:“也許你忘了,可我還識得。”
    少女眼前閃過了過去的種種。
    已經過去四百年,可對她來說,似乎還是昨天。
    “你是蛇妖,不是,是金鯉魚?”
    “那你聽說過鯉魚跳龍門麽?”
    青宮那個急風驀雨的黃昏,一個九歲的少年與她對視
    “朕是皇帝,哼,先帝病危,立宗室為大將軍,與太傅共同輔政,可這二人都欺朕年幼。”
    “一人驕橫跋扈,專擅朝政,一人韜光養晦,蟄伏待機。”
    “可朕畢竟是皇帝,名器人心盡在我手。”
    “祖宗立下體製,體製就專有束縛臣子的製度,這些製度,不是短暫幾年權勢可抵消。”
    “人臣的格局,就在於他們有大功,興大事,才能一步步侵蝕朕的權柄自立,所以,興大事立大功一概不許,單這一條朝政無為,權臣就很難有作為。”
    “當然也可憑權勢和時間來侵蝕,可朕也在長大,隻要朕持著不興大事的原則,無論大將軍和太傅誰想興大事,朕都不許。”
    “朕要專壞國事,國事自然就被朕所控。這就是朕的天下之策。”
    偏殿幽暗,她半懂不懂的彈著瑤琴,聽著他說話,他似乎無人能說心中事,隻有在她這個小妖麵前才侃侃而談,把如何應對權臣,如何奪取權柄,如何統一天下的計劃說出來。
    “特別是大將軍想討伐敵國,朕斷不允許。”
    “別跟朕說與國有利,時機不在一旦錯過朕尚不滿十歲,就算有破敵滅國之功,誰會把它歸功於朕?”
    “到時,大將軍既是宗室,又有大功,擁兵幾十萬,朕隻有把人頭和帝位都讓給他了。”
    “太傅也一樣。”
    侃侃而談,從容不迫,小小年紀,天下已經在心中。
    轉眼,過去五年了,皇帝年紀漸長,容貌英俊,威嚴更勝,大將軍和太傅都已束手就擒,特別是太傅全家,還流放去了邊疆。
    蘇子籍微微蹙了下眉,她的眼睛卻越發明亮了。
    那種突然熾烈起來的目光,讓蘇子籍都忍不住再次皺眉。
    “你”
    你到底是誰?
    他才吐露出一個字,她就已經小心翼翼朝著靠近了一步,這一步的距離很小,卻波紋蕩漾,使得整個太子府都搖了。
    又似是撞破了一道時間屏障,讓少女記憶中的身影,與她麵前這青年重合在了一起。
    “是你”她目光直盯盯望著蘇子籍,心裏轟一聲,頓時癡了,隻一刹間,兩個麵孔一下疊在一起,而亮起的,卻是一模一樣的靈光,重重疊疊,幽幽深深。
    “是你,必是你,你終還是回來了。”
    又喃喃的一聲,她再次朝著蘇子籍邁出一步,隻聽“轟”一聲,太子府又搖擺了下,連著後麵龍宮。
    “並不是兩個宮殿靠近,隻是某種靈界上的連接,類似水鏡,可真要過來,立刻引起震動。”
    “是你?這又是什麽意思?”蘇子籍若有所悟,看著麵前少女,聽著她喃喃,眉鎖得更緊了。
    若不是知道不能後退,他就退了。
    她這一步步走來,仿佛隔著時空、隔著時間,被遺棄的來找負心漢的感覺,太濃烈了。
    偏偏她眼底有情,有怨,還有更複雜的神色。
    “你是誰”
    任何一個正常人,對一個來路不明還透著危險的少女的這種態度,都會保持更警惕的姿態。
    蘇子籍也不例外,整個身體其實都已緊繃了起來,隨時準備著可能會有的突如其來的行動。
    而蘇子籍的態度也沒有藏著掖著,就這麽明晃晃擺了出來。
    少女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卻又繼續往前一步,望著蘇子籍,歎著:“也許你忘了,可我還識得。”
    少女眼前閃過了過去的種種。
    已經過去四百年,可對她來說,似乎還是昨天。
    “你是蛇妖,不是,是金鯉魚?”
    “那你聽說過鯉魚跳龍門麽?”
    青宮那個急風驀雨的黃昏,一個九歲的少年與她對視
    “朕是皇帝,哼,先帝病危,立宗室為大將軍,與太傅共同輔政,可這二人都欺朕年幼。”
    “一人驕橫跋扈,專擅朝政,一人韜光養晦,蟄伏待機。”
    “可朕畢竟是皇帝,名器人心盡在我手。”
    “祖宗立下體製,體製就專有束縛臣子的製度,這些製度,不是短暫幾年權勢可抵消。”
    “人臣的格局,就在於他們有大功,興大事,才能一步步侵蝕朕的權柄自立,所以,興大事立大功一概不許,單這一條朝政無為,權臣就很難有作為。”
    “當然也可憑權勢和時間來侵蝕,可朕也在長大,隻要朕持著不興大事的原則,無論大將軍和太傅誰想興大事,朕都不許。”
    “朕要專壞國事,國事自然就被朕所控。這就是朕的天下之策。”
    偏殿幽暗,她半懂不懂的彈著瑤琴,聽著他說話,他似乎無人能說心中事,隻有在她這個小妖麵前才侃侃而談,把如何應對權臣,如何奪取權柄,如何統一天下的計劃說出來。
    “特別是大將軍想討伐敵國,朕斷不允許。”
    “別跟朕說與國有利,時機不在一旦錯過朕尚不滿十歲,就算有破敵滅國之功,誰會把它歸功於朕?”
    “到時,大將軍既是宗室,又有大功,擁兵幾十萬,朕隻有把人頭和帝位都讓給他了。”
    “太傅也一樣。”
    侃侃而談,從容不迫,小小年紀,天下已經在心中。
    轉眼,過去五年了,皇帝年紀漸長,容貌英俊,威嚴更勝,大將軍和太傅都已束手就擒,特別是太傅全家,還流放去了邊疆。
    蘇子籍微微蹙了下眉,她的眼睛卻越發明亮了。
    那種突然熾烈起來的目光,讓蘇子籍都忍不住再次皺眉。
    “你”
    你到底是誰?
    他才吐露出一個字,她就已經小心翼翼朝著靠近了一步,這一步的距離很小,卻波紋蕩漾,使得整個太子府都搖了。
    又似是撞破了一道時間屏障,讓少女記憶中的身影,與她麵前這青年重合在了一起。
    “是你”她目光直盯盯望著蘇子籍,心裏轟一聲,頓時癡了,隻一刹間,兩個麵孔一下疊在一起,而亮起的,卻是一模一樣的靈光,重重疊疊,幽幽深深。
    “是你,必是你,你終還是回來了。”
    又喃喃的一聲,她再次朝著蘇子籍邁出一步,隻聽“轟”一聲,太子府又搖擺了下,連著後麵龍宮。
    “並不是兩個宮殿靠近,隻是某種靈界上的連接,類似水鏡,可真要過來,立刻引起震動。”
    “是你?這又是什麽意思?”蘇子籍若有所悟,看著麵前少女,聽著她喃喃,眉鎖得更緊了。
    若不是知道不能後退,他就退了。
    她這一步步走來,仿佛隔著時空、隔著時間,被遺棄的來找負心漢的感覺,太濃烈了。
    偏偏她眼底有情,有怨,還有更複雜的神色。
    “你是誰”
    任何一個正常人,對一個來路不明還透著危險的少女的這種態度,都會保持更警惕的姿態。
    蘇子籍也不例外,整個身體其實都已緊繃了起來,隨時準備著可能會有的突如其來的行動。
    而蘇子籍的態度也沒有藏著掖著,就這麽明晃晃擺了出來。
    少女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卻又繼續往前一步,望著蘇子籍,歎著:“也許你忘了,可我還識得。”
    少女眼前閃過了過去的種種。
    已經過去四百年,可對她來說,似乎還是昨天。
    “你是蛇妖,不是,是金鯉魚?”
    “那你聽說過鯉魚跳龍門麽?”
    青宮那個急風驀雨的黃昏,一個九歲的少年與她對視
    “朕是皇帝,哼,先帝病危,立宗室為大將軍,與太傅共同輔政,可這二人都欺朕年幼。”
    “一人驕橫跋扈,專擅朝政,一人韜光養晦,蟄伏待機。”
    “可朕畢竟是皇帝,名器人心盡在我手。”
    “祖宗立下體製,體製就專有束縛臣子的製度,這些製度,不是短暫幾年權勢可抵消。”
    “人臣的格局,就在於他們有大功,興大事,才能一步步侵蝕朕的權柄自立,所以,興大事立大功一概不許,單這一條朝政無為,權臣就很難有作為。”
    “當然也可憑權勢和時間來侵蝕,可朕也在長大,隻要朕持著不興大事的原則,無論大將軍和太傅誰想興大事,朕都不許。”
    “朕要專壞國事,國事自然就被朕所控。這就是朕的天下之策。”
    偏殿幽暗,她半懂不懂的彈著瑤琴,聽著他說話,他似乎無人能說心中事,隻有在她這個小妖麵前才侃侃而談,把如何應對權臣,如何奪取權柄,如何統一天下的計劃說出來。
    “特別是大將軍想討伐敵國,朕斷不允許。”
    “別跟朕說與國有利,時機不在一旦錯過朕尚不滿十歲,就算有破敵滅國之功,誰會把它歸功於朕?”
    “到時,大將軍既是宗室,又有大功,擁兵幾十萬,朕隻有把人頭和帝位都讓給他了。”
    “太傅也一樣。”
    侃侃而談,從容不迫,小小年紀,天下已經在心中。
    轉眼,過去五年了,皇帝年紀漸長,容貌英俊,威嚴更勝,大將軍和太傅都已束手就擒,特別是太傅全家,還流放去了邊疆。
    蘇子籍微微蹙了下眉,她的眼睛卻越發明亮了。
    那種突然熾烈起來的目光,讓蘇子籍都忍不住再次皺眉。
    “你”
    你到底是誰?
    他才吐露出一個字,她就已經小心翼翼朝著靠近了一步,這一步的距離很小,卻波紋蕩漾,使得整個太子府都搖了。
    又似是撞破了一道時間屏障,讓少女記憶中的身影,與她麵前這青年重合在了一起。
    “是你”她目光直盯盯望著蘇子籍,心裏轟一聲,頓時癡了,隻一刹間,兩個麵孔一下疊在一起,而亮起的,卻是一模一樣的靈光,重重疊疊,幽幽深深。
    “是你,必是你,你終還是回來了。”
    又喃喃的一聲,她再次朝著蘇子籍邁出一步,隻聽“轟”一聲,太子府又搖擺了下,連著後麵龍宮。
    “並不是兩個宮殿靠近,隻是某種靈界上的連接,類似水鏡,可真要過來,立刻引起震動。”
    “是你?這又是什麽意思?”蘇子籍若有所悟,看著麵前少女,聽著她喃喃,眉鎖得更緊了。
    若不是知道不能後退,他就退了。
    她這一步步走來,仿佛隔著時空、隔著時間,被遺棄的來找負心漢的感覺,太濃烈了。
    偏偏她眼底有情,有怨,還有更複雜的神色。
    “你是誰”
    任何一個正常人,對一個來路不明還透著危險的少女的這種態度,都會保持更警惕的姿態。
    蘇子籍也不例外,整個身體其實都已緊繃了起來,隨時準備著可能會有的突如其來的行動。
    而蘇子籍的態度也沒有藏著掖著,就這麽明晃晃擺了出來。
    少女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卻又繼續往前一步,望著蘇子籍,歎著:“也許你忘了,可我還識得。”
    少女眼前閃過了過去的種種。
    已經過去四百年,可對她來說,似乎還是昨天。
    “你是蛇妖,不是,是金鯉魚?”
    “那你聽說過鯉魚跳龍門麽?”
    青宮那個急風驀雨的黃昏,一個九歲的少年與她對視
    “朕是皇帝,哼,先帝病危,立宗室為大將軍,與太傅共同輔政,可這二人都欺朕年幼。”
    “一人驕橫跋扈,專擅朝政,一人韜光養晦,蟄伏待機。”
    “可朕畢竟是皇帝,名器人心盡在我手。”
    “祖宗立下體製,體製就專有束縛臣子的製度,這些製度,不是短暫幾年權勢可抵消。”
    “人臣的格局,就在於他們有大功,興大事,才能一步步侵蝕朕的權柄自立,所以,興大事立大功一概不許,單這一條朝政無為,權臣就很難有作為。”
    “當然也可憑權勢和時間來侵蝕,可朕也在長大,隻要朕持著不興大事的原則,無論大將軍和太傅誰想興大事,朕都不許。”
    “朕要專壞國事,國事自然就被朕所控。這就是朕的天下之策。”
    偏殿幽暗,她半懂不懂的彈著瑤琴,聽著他說話,他似乎無人能說心中事,隻有在她這個小妖麵前才侃侃而談,把如何應對權臣,如何奪取權柄,如何統一天下的計劃說出來。
    “特別是大將軍想討伐敵國,朕斷不允許。”
    “別跟朕說與國有利,時機不在一旦錯過朕尚不滿十歲,就算有破敵滅國之功,誰會把它歸功於朕?”
    “到時,大將軍既是宗室,又有大功,擁兵幾十萬,朕隻有把人頭和帝位都讓給他了。”
    “太傅也一樣。”
    侃侃而談,從容不迫,小小年紀,天下已經在心中。
    轉眼,過去五年了,皇帝年紀漸長,容貌英俊,威嚴更勝,大將軍和太傅都已束手就擒,特別是太傅全家,還流放去了邊疆。
    蘇子籍微微蹙了下眉,她的眼睛卻越發明亮了。
    那種突然熾烈起來的目光,讓蘇子籍都忍不住再次皺眉。
    “你”
    你到底是誰?
    他才吐露出一個字,她就已經小心翼翼朝著靠近了一步,這一步的距離很小,卻波紋蕩漾,使得整個太子府都搖了。
    又似是撞破了一道時間屏障,讓少女記憶中的身影,與她麵前這青年重合在了一起。
    “是你”她目光直盯盯望著蘇子籍,心裏轟一聲,頓時癡了,隻一刹間,兩個麵孔一下疊在一起,而亮起的,卻是一模一樣的靈光,重重疊疊,幽幽深深。
    “是你,必是你,你終還是回來了。”
    又喃喃的一聲,她再次朝著蘇子籍邁出一步,隻聽“轟”一聲,太子府又搖擺了下,連著後麵龍宮。
    “並不是兩個宮殿靠近,隻是某種靈界上的連接,類似水鏡,可真要過來,立刻引起震動。”
    “是你?這又是什麽意思?”蘇子籍若有所悟,看著麵前少女,聽著她喃喃,眉鎖得更緊了。
    若不是知道不能後退,他就退了。
    她這一步步走來,仿佛隔著時空、隔著時間,被遺棄的來找負心漢的感覺,太濃烈了。
    偏偏她眼底有情,有怨,還有更複雜的神色。
    “你是誰”
    任何一個正常人,對一個來路不明還透著危險的少女的這種態度,都會保持更警惕的姿態。
    蘇子籍也不例外,整個身體其實都已緊繃了起來,隨時準備著可能會有的突如其來的行動。
    而蘇子籍的態度也沒有藏著掖著,就這麽明晃晃擺了出來。
    少女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卻又繼續往前一步,望著蘇子籍,歎著:“也許你忘了,可我還識得。”
    少女眼前閃過了過去的種種。
    已經過去四百年,可對她來說,似乎還是昨天。
    “你是蛇妖,不是,是金鯉魚?”
    “那你聽說過鯉魚跳龍門麽?”
    青宮那個急風驀雨的黃昏,一個九歲的少年與她對視
    “朕是皇帝,哼,先帝病危,立宗室為大將軍,與太傅共同輔政,可這二人都欺朕年幼。”
    “一人驕橫跋扈,專擅朝政,一人韜光養晦,蟄伏待機。”
    “可朕畢竟是皇帝,名器人心盡在我手。”
    “祖宗立下體製,體製就專有束縛臣子的製度,這些製度,不是短暫幾年權勢可抵消。”
    “人臣的格局,就在於他們有大功,興大事,才能一步步侵蝕朕的權柄自立,所以,興大事立大功一概不許,單這一條朝政無為,權臣就很難有作為。”
    “當然也可憑權勢和時間來侵蝕,可朕也在長大,隻要朕持著不興大事的原則,無論大將軍和太傅誰想興大事,朕都不許。”
    “朕要專壞國事,國事自然就被朕所控。這就是朕的天下之策。”
    偏殿幽暗,她半懂不懂的彈著瑤琴,聽著他說話,他似乎無人能說心中事,隻有在她這個小妖麵前才侃侃而談,把如何應對權臣,如何奪取權柄,如何統一天下的計劃說出來。
    “特別是大將軍想討伐敵國,朕斷不允許。”
    “別跟朕說與國有利,時機不在一旦錯過朕尚不滿十歲,就算有破敵滅國之功,誰會把它歸功於朕?”
    “到時,大將軍既是宗室,又有大功,擁兵幾十萬,朕隻有把人頭和帝位都讓給他了。”
    “太傅也一樣。”
    侃侃而談,從容不迫,小小年紀,天下已經在心中。
    轉眼,過去五年了,皇帝年紀漸長,容貌英俊,威嚴更勝,大將軍和太傅都已束手就擒,特別是太傅全家,還流放去了邊疆。
    蘇子籍微微蹙了下眉,她的眼睛卻越發明亮了。
    那種突然熾烈起來的目光,讓蘇子籍都忍不住再次皺眉。
    “你”
    你到底是誰?
    他才吐露出一個字,她就已經小心翼翼朝著靠近了一步,這一步的距離很小,卻波紋蕩漾,使得整個太子府都搖了。
    又似是撞破了一道時間屏障,讓少女記憶中的身影,與她麵前這青年重合在了一起。
    “是你”她目光直盯盯望著蘇子籍,心裏轟一聲,頓時癡了,隻一刹間,兩個麵孔一下疊在一起,而亮起的,卻是一模一樣的靈光,重重疊疊,幽幽深深。
    “是你,必是你,你終還是回來了。”
    又喃喃的一聲,她再次朝著蘇子籍邁出一步,隻聽“轟”一聲,太子府又搖擺了下,連著後麵龍宮。
    “並不是兩個宮殿靠近,隻是某種靈界上的連接,類似水鏡,可真要過來,立刻引起震動。”
    “是你?這又是什麽意思?”蘇子籍若有所悟,看著麵前少女,聽著她喃喃,眉鎖得更緊了。
    若不是知道不能後退,他就退了。
    她這一步步走來,仿佛隔著時空、隔著時間,被遺棄的來找負心漢的感覺,太濃烈了。
    偏偏她眼底有情,有怨,還有更複雜的神色。
    “你是誰”
    任何一個正常人,對一個來路不明還透著危險的少女的這種態度,都會保持更警惕的姿態。
    蘇子籍也不例外,整個身體其實都已緊繃了起來,隨時準備著可能會有的突如其來的行動。
    而蘇子籍的態度也沒有藏著掖著,就這麽明晃晃擺了出來。
    少女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卻又繼續往前一步,望著蘇子籍,歎著:“也許你忘了,可我還識得。”
    少女眼前閃過了過去的種種。
    已經過去四百年,可對她來說,似乎還是昨天。
    “你是蛇妖,不是,是金鯉魚?”
    “那你聽說過鯉魚跳龍門麽?”
    青宮那個急風驀雨的黃昏,一個九歲的少年與她對視
    “朕是皇帝,哼,先帝病危,立宗室為大將軍,與太傅共同輔政,可這二人都欺朕年幼。”
    “一人驕橫跋扈,專擅朝政,一人韜光養晦,蟄伏待機。”
    “可朕畢竟是皇帝,名器人心盡在我手。”
    “祖宗立下體製,體製就專有束縛臣子的製度,這些製度,不是短暫幾年權勢可抵消。”
    “人臣的格局,就在於他們有大功,興大事,才能一步步侵蝕朕的權柄自立,所以,興大事立大功一概不許,單這一條朝政無為,權臣就很難有作為。”
    “當然也可憑權勢和時間來侵蝕,可朕也在長大,隻要朕持著不興大事的原則,無論大將軍和太傅誰想興大事,朕都不許。”
    “朕要專壞國事,國事自然就被朕所控。這就是朕的天下之策。”
    偏殿幽暗,她半懂不懂的彈著瑤琴,聽著他說話,他似乎無人能說心中事,隻有在她這個小妖麵前才侃侃而談,把如何應對權臣,如何奪取權柄,如何統一天下的計劃說出來。
    “特別是大將軍想討伐敵國,朕斷不允許。”
    “別跟朕說與國有利,時機不在一旦錯過朕尚不滿十歲,就算有破敵滅國之功,誰會把它歸功於朕?”
    “到時,大將軍既是宗室,又有大功,擁兵幾十萬,朕隻有把人頭和帝位都讓給他了。”
    “太傅也一樣。”
    侃侃而談,從容不迫,小小年紀,天下已經在心中。
    轉眼,過去五年了,皇帝年紀漸長,容貌英俊,威嚴更勝,大將軍和太傅都已束手就擒,特別是太傅全家,還流放去了邊疆。
    蘇子籍微微蹙了下眉,她的眼睛卻越發明亮了。
    那種突然熾烈起來的目光,讓蘇子籍都忍不住再次皺眉。
    “你”
    你到底是誰?
    他才吐露出一個字,她就已經小心翼翼朝著靠近了一步,這一步的距離很小,卻波紋蕩漾,使得整個太子府都搖了。
    又似是撞破了一道時間屏障,讓少女記憶中的身影,與她麵前這青年重合在了一起。
    “是你”她目光直盯盯望著蘇子籍,心裏轟一聲,頓時癡了,隻一刹間,兩個麵孔一下疊在一起,而亮起的,卻是一模一樣的靈光,重重疊疊,幽幽深深。
    “是你,必是你,你終還是回來了。”
    又喃喃的一聲,她再次朝著蘇子籍邁出一步,隻聽“轟”一聲,太子府又搖擺了下,連著後麵龍宮。
    “並不是兩個宮殿靠近,隻是某種靈界上的連接,類似水鏡,可真要過來,立刻引起震動。”
    “是你?這又是什麽意思?”蘇子籍若有所悟,看著麵前少女,聽著她喃喃,眉鎖得更緊了。
    若不是知道不能後退,他就退了。
    她這一步步走來,仿佛隔著時空、隔著時間,被遺棄的來找負心漢的感覺,太濃烈了。
    偏偏她眼底有情,有怨,還有更複雜的神色。
    “你是誰”
    任何一個正常人,對一個來路不明還透著危險的少女的這種態度,都會保持更警惕的姿態。
    蘇子籍也不例外,整個身體其實都已緊繃了起來,隨時準備著可能會有的突如其來的行動。
    而蘇子籍的態度也沒有藏著掖著,就這麽明晃晃擺了出來。
    少女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卻又繼續往前一步,望著蘇子籍,歎著:“也許你忘了,可我還識得。”
    少女眼前閃過了過去的種種。
    已經過去四百年,可對她來說,似乎還是昨天。
    “你是蛇妖,不是,是金鯉魚?”
    “那你聽說過鯉魚跳龍門麽?”
    青宮那個急風驀雨的黃昏,一個九歲的少年與她對視
    “朕是皇帝,哼,先帝病危,立宗室為大將軍,與太傅共同輔政,可這二人都欺朕年幼。”
    “一人驕橫跋扈,專擅朝政,一人韜光養晦,蟄伏待機。”
    “可朕畢竟是皇帝,名器人心盡在我手。”
    “祖宗立下體製,體製就專有束縛臣子的製度,這些製度,不是短暫幾年權勢可抵消。”
    “人臣的格局,就在於他們有大功,興大事,才能一步步侵蝕朕的權柄自立,所以,興大事立大功一概不許,單這一條朝政無為,權臣就很難有作為。”
    “當然也可憑權勢和時間來侵蝕,可朕也在長大,隻要朕持著不興大事的原則,無論大將軍和太傅誰想興大事,朕都不許。”
    “朕要專壞國事,國事自然就被朕所控。這就是朕的天下之策。”
    偏殿幽暗,她半懂不懂的彈著瑤琴,聽著他說話,他似乎無人能說心中事,隻有在她這個小妖麵前才侃侃而談,把如何應對權臣,如何奪取權柄,如何統一天下的計劃說出來。
    “特別是大將軍想討伐敵國,朕斷不允許。”
    “別跟朕說與國有利,時機不在一旦錯過朕尚不滿十歲,就算有破敵滅國之功,誰會把它歸功於朕?”
    “到時,大將軍既是宗室,又有大功,擁兵幾十萬,朕隻有把人頭和帝位都讓給他了。”
    “太傅也一樣。”
    侃侃而談,從容不迫,小小年紀,天下已經在心中。
    轉眼,過去五年了,皇帝年紀漸長,容貌英俊,威嚴更勝,大將軍和太傅都已束手就擒,特別是太傅全家,還流放去了邊疆。
    蘇子籍微微蹙了下眉,她的眼睛卻越發明亮了。
    那種突然熾烈起來的目光,讓蘇子籍都忍不住再次皺眉。
    “你”
    你到底是誰?
    他才吐露出一個字,她就已經小心翼翼朝著靠近了一步,這一步的距離很小,卻波紋蕩漾,使得整個太子府都搖了。
    又似是撞破了一道時間屏障,讓少女記憶中的身影,與她麵前這青年重合在了一起。
    “是你”她目光直盯盯望著蘇子籍,心裏轟一聲,頓時癡了,隻一刹間,兩個麵孔一下疊在一起,而亮起的,卻是一模一樣的靈光,重重疊疊,幽幽深深。
    “是你,必是你,你終還是回來了。”
    又喃喃的一聲,她再次朝著蘇子籍邁出一步,隻聽“轟”一聲,太子府又搖擺了下,連著後麵龍宮。
    “並不是兩個宮殿靠近,隻是某種靈界上的連接,類似水鏡,可真要過來,立刻引起震動。”
    “是你?這又是什麽意思?”蘇子籍若有所悟,看著麵前少女,聽著她喃喃,眉鎖得更緊了。
    若不是知道不能後退,他就退了。
    她這一步步走來,仿佛隔著時空、隔著時間,被遺棄的來找負心漢的感覺,太濃烈了。
    偏偏她眼底有情,有怨,還有更複雜的神色。
    “你是誰”
    任何一個正常人,對一個來路不明還透著危險的少女的這種態度,都會保持更警惕的姿態。
    蘇子籍也不例外,整個身體其實都已緊繃了起來,隨時準備著可能會有的突如其來的行動。
    而蘇子籍的態度也沒有藏著掖著,就這麽明晃晃擺了出來。
    少女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卻又繼續往前一步,望著蘇子籍,歎著:“也許你忘了,可我還識得。”
    少女眼前閃過了過去的種種。
    已經過去四百年,可對她來說,似乎還是昨天。
    “你是蛇妖,不是,是金鯉魚?”
    “那你聽說過鯉魚跳龍門麽?”
    青宮那個急風驀雨的黃昏,一個九歲的少年與她對視
    “朕是皇帝,哼,先帝病危,立宗室為大將軍,與太傅共同輔政,可這二人都欺朕年幼。”
    “一人驕橫跋扈,專擅朝政,一人韜光養晦,蟄伏待機。”
    “可朕畢竟是皇帝,名器人心盡在我手。”
    “祖宗立下體製,體製就專有束縛臣子的製度,這些製度,不是短暫幾年權勢可抵消。”
    “人臣的格局,就在於他們有大功,興大事,才能一步步侵蝕朕的權柄自立,所以,興大事立大功一概不許,單這一條朝政無為,權臣就很難有作為。”
    “當然也可憑權勢和時間來侵蝕,可朕也在長大,隻要朕持著不興大事的原則,無論大將軍和太傅誰想興大事,朕都不許。”
    “朕要專壞國事,國事自然就被朕所控。這就是朕的天下之策。”
    偏殿幽暗,她半懂不懂的彈著瑤琴,聽著他說話,他似乎無人能說心中事,隻有在她這個小妖麵前才侃侃而談,把如何應對權臣,如何奪取權柄,如何統一天下的計劃說出來。
    “特別是大將軍想討伐敵國,朕斷不允許。”
    “別跟朕說與國有利,時機不在一旦錯過朕尚不滿十歲,就算有破敵滅國之功,誰會把它歸功於朕?”
    “到時,大將軍既是宗室,又有大功,擁兵幾十萬,朕隻有把人頭和帝位都讓給他了。”
    “太傅也一樣。”
    侃侃而談,從容不迫,小小年紀,天下已經在心中。
    轉眼,過去五年了,皇帝年紀漸長,容貌英俊,威嚴更勝,大將軍和太傅都已束手就擒,特別是太傅全家,還流放去了邊疆。


如果您喜歡,請把《贗太子》,方便以後閱讀贗太子第九百六十三章 朕要專壞國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贗太子第九百六十三章 朕要專壞國事並對贗太子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