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

第1763章 番外二十三關於斯靖謙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白茶 本章:第1763章 番外二十三關於斯靖謙

    ,最快更新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 !
    “跪下!”一道冰冷又嚴厲的聲音,從書房傳出。
    書房內,一對父子倆相對而立,父親冰冷的臉上,因氣極而麵部抽動。
    兒子不甘心的瞪著老子,還不服氣的想要開口辯解,被一旁的美婦人扯了扯衣角便噗通一聲跪在了窗前的地上。
    “斯靖謙!我是放縱你,但是你也知道我的底線是什麽!”斯鼎禮取過一旁斯家祖傳的皮鞭,這跟鞭子,已經很多年沒有用過了。現在斯家出了斯靖謙一個不務正業的敗家子,用的次數就多了。
    斯靖謙晃了晃一頭染成灰白色的短發,不服氣的說道,“明明是那個女人心機重,把我灌醉,然後和我睡在一起,管我什麽事?爸,你難道不該是去把那個女人給整死嗎?”
    “閉嘴!”斯鼎禮皮鞭甩在地上,嚇得斯靖謙脖子一縮。
    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想說,“爸,我們隻是睡在一起,什麽都沒發生,真的,我可以對天發誓!”
    說完,斯靖謙舉起手,一副要發誓的模樣。
    斯鼎禮冷笑一聲,“你和夏紫虞的事情,已經鬧到全世界都知道了,你認為外麵誰會相信你們兩個孤男寡女隻是蓋著棉被聊天?”
    “那不還是托了您二老的福……”全球首富斯家唯一的繼承人斯靖謙,和別女人開房間,爆炸性的新聞一被爆出來,立刻傳遍的世界各個角落。
    “啪!”斯鼎禮揚起手,皮鞭重重的落在斯靖謙的背上。
    邵嘉依連忙拉住斯鼎禮的手,錯愕的看著他,“你怎麽還真打啊!”
    不是說好的,就是嚇嚇孩子嗎?
    斯靖謙的背上立刻裂開一道血痕,名貴的粉色襯衣快速被鮮血染紅。可是,那倔強的性格,完全遺傳了邵嘉依,即使被打的皮開肉綻,也隻是哼哼唧唧了兩聲,一句求饒的話都沒有。
    “爸,別以為我不知道那個夏紫虞你和媽早就認識,你當著媽媽的麵兒說,她是不是你看上的女人,你害怕老媽,不敢養小三,才強塞給我的……”
    “啪……啪……”粉色的襯衣,真的成了紅色的襯衣。
    邵嘉依捂住斯靖謙的嘴,“你這張嘴,能不能少說兩句?本來不是你的錯,非得挨了鞭子,你說你嘴能不能軟點?”
    斯靖謙拉開邵嘉依的手,“本來不是我的錯,還讓我挨鞭子,斯鼎禮以為自己是老子,就能隨便打人了嗎?我不服!”
    還有,剛才媽說怎麽還真打,還有本來不是你的錯……他斜著眼仔細的盯著斯鼎禮。
    想起來斯鼎禮的鎮定,他又回頭仔細的盯著邵嘉依,果然看到媽媽眼中劃過一抹心虛。
    斯鼎禮或許打夠了,收起鞭子,淡淡的命令,“不服就娶了夏紫虞。”
    斯靖謙聞言瞪大了眼睛,“爸,我才26歲!你幹嘛讓我這麽早結婚?”
    “你也知道你26了?你媽像你這麽大的時候你兩個姐姐都出生了,而你呢?玩性不改,再不好好改邪歸正,難成大器!”
    邵嘉依臉色微紅的擰了一下斯鼎禮,“我有靜鋅和奕鋅,不還是你的原因,還好意思在孩子麵前提!”
    斯靖謙微微動了一下身體,立刻疼的齜牙咧嘴,“斯鼎禮,我不要繼承你的家產,你放我滾吧!保證滾的遠遠的。”
    “哼!你做夢!如果你不想讓我對你趕盡殺絕,你就乖乖的娶了夏紫虞,讓紫虞陪你一起經營公司。”
    斯鼎禮所謂的趕盡殺絕,絕對不會因為他是斯鼎禮的兒子,而給他一絲生活的希望。
    公主號豪華遊輪內
    一幫公子哥聚集在一起,個個懷中摟著女人,端著昂貴的紅酒白酒。
    “我說靖謙,這個夏紫虞到底是何方神聖?讓你爹這麽看中?非得讓自己的兒子娶了她?”說話的人是斯靖謙的好兄弟—唐銘言。
    其實夏紫虞也不是誰,沒有絕美的臉蛋,沒有絕美的身材,更沒有和斯家門當戶對的家世。
    人長得雖然不是絕美,但也屬於中上等的大美女。
    像斯靖謙這種公子哥,什麽樣的女人沒見過?自然是不會把夏紫虞放在眼裏的。
    斯靖謙閉著眼睛,忍著後背帶來的痛楚趴在女人的腿上,“誰知道是哪路狐狸精,迷惑了我爸爸,還不敢告訴我媽,讓我來背鍋。”
    唐銘言不懷好意一笑,“這父親和兒子同一個……”
    “嘭!”一個酒杯砸了過來,一杯價值幾萬塊的酒就這樣灑在了地上,唐銘言立刻閉上了嘴。
    斯靖謙不知道什麽時候睜開了眼睛,“我爸那老頭子就算有那心,也沒那膽。”他媽媽邵嘉依是何方神聖?和奶奶一樣的傳奇女人,把自己老公治的服服帖帖。
    即便斯靳恒和斯鼎禮都是全球首富,那又怎樣?這輩子不都敗在了女人手裏?
    所以,他斯靖謙,絕不做妻奴!
    包間的房門被推開,進來一個服務員,無比恭敬的看向趴著的男人,“斯公子,有人找您。”
    “誰啊?”斯靖謙慵懶的問道,眼睛也懶得睜一下。
    “是我。”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本來都不知道夏紫虞是誰的,但是經過前兩天鋪天蓋地的新聞,誰還會不知道斯靖謙的未婚妻夏紫虞?
    斯靖謙聽到這個聲音立刻睜開了眼睛,不顧後背上的傷口,坐了起來,“你來這裏做什麽?”
    門口站著一個穿著藏青色收腰長裙的女人,手裏拿著一個米白色的手包,腳上是一雙4公分高的高跟鞋。
    清秀的臉上化著淡妝,一雙化著黑色眼線的丹鳳眼裏透漏著絲絲冷意,櫻唇塗著橘紅色的口紅緊抿著。
    夏紫虞朝著斯靖謙徑直的走了過來,斯靖謙身邊的女人被夏紫虞身上清冷的氣質嚇得往後坐了幾分。
    斯靖謙餘光瞄到自己的女人被嚇得不輕,當著夏紫虞的麵兒把她攬到自己的懷裏,“菲菲,小爺我在這,你怕什麽?”
    圈內的人誰不知道孔菲菲是斯靖謙罩著的女人?雖然她還是一個身世貧寒的大學生,但是自從跟了斯靖謙,就再也沒因為錢受過任何罪。
    孔菲菲今天身上穿著sl集團秋季的新款裙子,當然是斯靖謙送給她的。
    完全可以把夏紫虞身上的不知名品牌裙子甩幾條街。
    “謙哥……她是誰啊?”孔菲菲靠在斯靖謙的懷中握緊了他的襯衣,看向夏紫虞的眼神裏透漏著敵意。
    夏紫虞懶得理會這個女人,看了一眼斯靖謙麵前的酒杯,已經下去了三分之二。
    她微微皺眉,和桀驁不馴的斯靖謙四目相對,“後背有傷,還敢喝酒?”
    斯靖謙不屑的嗤笑一聲,“真拿自己當斯家的兒媳婦了?”
    夏紫虞移開目光,犀利的眼神在包間內掃了一眼,“你們個個都是斯靖謙的好哥們,他這種情況,你們還放任他喝酒,分明就是在眼睜睜的看著他死!”
    最後一個字,咬的特別重。
    乖乖的隆地咚,這帽子扣的誰都不敢接啊!
    但是,奈何這個夏紫虞的氣場有點太強大,一向膽大妄為的公子哥們覺得自己還是不要開口的好。
    大家也仿佛知道了,斯鼎禮為什麽非要把這個女人塞給自己兒子了,這種女人去管一下斯靖謙……還真不知道誰輸誰贏呢!
    孔菲菲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危機,她顫抖著雙唇開口,“你怎麽能這麽說呢?言哥他們幾個平時和謙哥的關係最好,他們都是經曆過生死的兄弟,你這樣挑撥離間真的好嗎?”
    夏紫虞看著孔菲菲冷笑,“你一個大學生不好好上你的學,正是上課時間,偏偏跟著斯靖謙出來鬼混!你父母就是這樣教你的?眼看斯靖謙就要結婚,你還這樣曖曖昧昧和他在一起,為了錢真的沒底線了?”
    她的一番話說的孔菲菲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正要反駁,但是夏紫虞不給她機會,“不要跟我談什麽愛情,就算你愛斯靖謙又如何?愛的不還是別人的老公?也別跟我說你和斯靖謙之間是真愛!如果真的是真愛,你和斯靖謙在一起兩年,你還是幹幹淨淨的女人?”
    真相讓包間內的所有人倒抽了口冷氣,大家還真的以為斯靖謙和孔菲菲已經……睡了。
    孔菲菲急紅了眼睛,“那是……那是謙哥尊重我。”
    和斯靖謙呆在一起兩年,兩個人之間還是幹幹淨淨的,這對於孔菲菲來說,真的是一種難以啟齒的事實。
    為了抓緊斯靖謙這條大魚,她不是沒有主動過,可是斯靖謙每次都說。不能玩弄女人,是斯鼎禮對他的底線。
    如果他碰了這個高壓線,他這輩子將一無所有。
    夏紫虞冷笑,“尊重你?尊重你為什麽會和我睡在一張床上?半夜還試圖對我圖謀不軌?”如果不是她把他一腳踹下床,他清醒了過來,他們還真的就被記者捉奸在床了。
    這個事實讓斯靖謙的顏麵有點掛不住了,“夏紫虞,我為什麽會和你睡在一張床上,跟大家夥說說。”
    夏紫虞沒有急著回答他,反而將他杯中剩餘的白酒一飲而盡,“這個問題,你可以問問斯總和斯夫人,我還真不好跟大家說。”
    “你是不是對謙哥用了什麽手段!”如果斯靖謙娶了這個女人,她孔菲菲第一個不同意!
    夏紫虞看著包間內的十幾個人,暗暗歎了一口氣,她也無數次問過斯總和斯夫人,為什麽偏偏會是她?“我就是用了手段,怎麽了?你也想用嗎?”
    “你!”孔菲菲沒想到她直接承認了,一時間氣的一個字都說不出,隻得向斯靖謙求助,“謙哥,這還沒結婚呢,就想管你的事情,那結婚後呢?豈不是把你吃的死死的?這種女人娶回去哪是當老婆的?分明就是當管家婆的!”
    斯靖謙勾了勾唇角,“她想做管家婆,就去做斯鼎禮的,跟我有什麽關係。菲菲,倒酒!”
    夏紫虞直接被無視了。
    不過,她可是帶著斯鼎禮和邵嘉依給的特權來的,豈能這樣被斯靖謙無視?既然斯靖謙油鹽不進,她隻能從他身邊的朋友下手,“唐公子,如果要是讓斯總斯夫人知道,他們兒子受著傷還在和你們喝酒,你說斯總心裏會高興嗎?”
    “啪!”這次直接是一個酒瓶,直接摔在了夏紫虞的腳下。
    白酒灑了一地,夏紫虞蹲下身體,拿起地上的酒瓶,看了一眼白酒商標,“這瓶酒怎麽也得幾十萬吧?真是奢侈浪費,不過,斯總和斯夫人說了,如果斯公子不願意回去,那就任由我處置。”
    “你處置我?”斯靖謙聞言哈哈哈大笑,其他的人立刻跟著笑了起來。
    夏紫虞站在原地,麵無表情的看著斯靖謙笑到最後,才開口說道,“斯夫人將我未婚夫的財政大權交給了我,斯靖謙你不跟我走沒事,那你繼續在這裏狂歡,就看到最後你有沒有錢結賬。”
    斯靖謙冷笑,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模樣不是一般的桀驁不馴,“我斯靖謙沒錢結賬?簡直就是笑話!小爺我告訴你,小爺我這張臉就是錢!看誰敢讓我結賬!”
    “所以,你就是打定主意不跟我走了?”夏紫虞也懶得跟他多囉嗦,上了一天的班,她還很累。
    “不走!”斯靖謙確定以及肯定的告訴她。
    真拿自己當他未婚妻了?那也得看他斯靖謙承認不承認!
    夏紫虞對著門口叫了一聲,“進來!”
    沒有十秒鍾,進來了四個保鏢,全部都是高大威猛的非洲人。
    斯靖謙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來人,把這個女人給我轟出去!”
    夏紫虞不給他機會,直接吩咐保鏢,“把少爺帶回家!”
    “是!”
    斯靖謙會武功的,但是身上有傷還沒好,沒出手幾下就被四個保鏢製服,抬著下了遊輪。
    斯靖謙感覺自己從來沒有這麽丟人過,而這麽丟人的事情,還是拜這個女人所賜!
    好!他記住了!
    不就是結婚嗎?看結婚以後誰吃虧!他非得把這個夏紫虞那張故作冷漠的表情給揭掉,扔到地上讓人踐踏!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方便以後閱讀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第1763章 番外二十三關於斯靖謙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第1763章 番外二十三關於斯靖謙並對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