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主說這個好使

第105章 父女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撞火佛祖 本章︰第105章 父女

    第105章  父女

    “就是這里了。”

    卡特琳娜指著一棟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居民樓,對葉赫說道。

    停好了馬車的卡爾等葉赫和卡特琳娜從馬車上下來,就上前拉開了這棟居民樓的大門。

    大門上的門鎖也是偽裝著掛在上面的,實際並不影響這扇大門的開啟,居民樓里面靜悄悄的,地上到處都落滿了灰塵,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有人居住過的模樣。

    “這棟樓是後建的,為的就是把這個地方給藏起來,周圍的其他居民樓我都買下來了,整個居民區都已經被我騰空。”

    領著葉赫走進居民樓里的時候,卡特琳娜不停的給葉赫介紹著,他們穿過了整棟居民樓的一層,在一個看起來像是通往居民樓後巷的後門前停下。

    卡特琳娜從跟在她身後的卡爾手里,接過了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門鎖鑰匙,對葉赫展示了一下,然後才用這個鑰匙打開了後門。

    葉赫注意到,這把鑰匙和這扇後門上面,都纏繞著一種特殊的魔物之力。

    只是把鑰匙插入了門鎖的鑰匙孔,門上的魔物之力便聚攏到了鑰匙所在的門鎖附近,將蔓延到門框附近的魔物之力都收斂了回來。

    看起來這扇門的“封印”就被鑰匙解開了,卡特琳娜也根本不用擰轉開鎖,直接一推就打開了這扇門。

    這還是葉赫第一次見到,魔物之力被運用于魔具之外的其他死物之上。

    需要卡特琳娜花這麼多功夫,又是建樓買樓,又是動用魔物之力封印,這里的“問題”似乎有些不簡單。

    葉赫忍不住回想起了之前的匆匆一瞥︰

    【編號.059︰泄露的污染】

    【位置︰11,11,579】

    【表現︰污染/侵蝕】

    【登記危險程度︰8】

    “你看。”

    開門以後,卡特琳娜沒有繼續走進後巷,而是在門邊給葉赫讓開了身位,讓葉赫看向門外的後巷。

    被打開的後門直接連接著一條只有十幾米長的小巷子,巷子兩側和底部都被居民樓的牆壁包裹,看建築痕跡,現在葉赫所在的這棟居民樓,就是建在了這條巷子的巷子口,如果沒有這棟居民樓,這條後巷就是城市里隨處可見的一條死胡同。

    重點就在于葉赫一眼就能看到的,位于這條死胡同最深處的那片黑影。

    一些就像是被g4切割出的,散發著刺眼紅光的大大小小裂縫,在黑影中若隱若現,連葉赫都能感覺到,這些裂縫內散發的紅光非常的“不詳”。

    這是一種,能讓任何正常人都反感到生理不適的那種“不詳”!

    不過這些裂縫整體組成的模樣,卻讓葉赫略微有點眼熟,他稍微思考回想了一下,才對卡特琳娜問道︰“迷境?”

    把所有的裂縫擴大一些,連接在一起,就跟葉赫見過的迷境之門差不多了。

    卡特琳娜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準確的說,這應該是一個被摧毀的迷境之門,它還沒有完全誕生,就被我阿姨摧毀了。”

    “葉卡捷琳娜?”葉赫略微有些驚訝,居然是葉卡捷琳娜出手摧毀的嗎?為什麼?

    “如你所見,這個迷境的內部散發著毫不掩飾的邪惡,正常人只要靠近那片陰影,就會被無止盡的誘發內心的邪惡,就算是魔物使,被那個邪惡的光芒照耀到,就會受到影響從而墮落。

    這個迷境根本不是普通的迷境,好幾年前,我阿姨發現了它,就出手摧毀了它。

    但阿姨也只能做到現在這種地步了,它根本無法被徹底摧毀。

    不過這麼久了,它也一直沒有恢復的跡象,所以這里就被我隔離了起來,以免不知情的普通人靠近,或者不知死活的魔物使繼續被它污染。”

    听完了卡特琳娜的說明,葉赫這才明白,不是所有的迷境都是“無害”的,像這個破碎的迷境之門的背後的迷境,只是從里面散發出來的力量,就可以污染人,使人墮落。

    探索這種迷境對威廉姆特家族根本毫無意義,封存它才是最合適的處理方式。

    “被污染的人表現為怎麼樣?”

    葉赫想從“病狀”反推“病理”,所以這麼對卡特琳娜問道。

    卡特琳娜似乎預料到了葉赫會問這個問題,她早就回想起了有關被污染者的記錄,正好可以讓她對葉赫娓娓道來︰

    “被污染的普通人會得到一定的身體素質強化,但他們的思想會被他們最深層,最邪惡的那一份欲望所支配,理智完全喪失,變成只知道殺戮或者交配的行尸走肉。

    被污染的魔物使,情況會更復雜一點,有的魔物使職階能力會得到強化,但會變得異常邪惡,有的魔物使則是獲得了新的非常邪惡的職階能力。

    這些魔物使統一的特征就是,他們的思想會變得異常極端,不是成為種族歧視者就是性別歧視者,嗯……最為極端的那種。”

    “明白了,行,這里交給我試試,以防萬一,你先回馬車上等我吧。”

    葉赫對卡特琳娜點了點頭,還對卡爾使了個眼色。

    卡爾雖然一直就像是一個背景板一般沉默,但還是很注意葉赫的,和葉赫對上眼神以後,他輕輕的對葉赫點了點頭,還對葉赫露出了一個威脅的眼神。

    他的意思是︰如果�脖晃に玖耍 也換崢推br />
    葉赫微笑了起來,無所謂的搖了搖頭。

    如果自己真的被污染了,卡爾你客不客氣,還有什麼意義嗎?

    卡特琳娜倒是絲毫沒有考慮葉赫會不會被污染這件事,葉赫一吩咐,她立刻就對葉赫點點頭,帶著卡爾離開了這個後門。

    等兩人離開這棟居民樓回到馬車旁邊,卡爾終究還是沒忍住,開口對卡特琳娜問道︰“你讓葉赫接觸【地獄之門】,就不怕希格維格被毀滅嗎?”

    “不,他不會被影響的。”

    卡特琳娜踏上了馬車,坐在了馬車里以後,才對還在憂心忡忡的卡爾笑道︰

    “說白了,那種污染就是會誘使人爆發內心的欲望而已,你覺得葉赫是那種,會壓抑自己內心欲望的普通人嗎?”

    卡爾立刻愣了一下,仔細一想,好像卡特琳娜說的確實有道理。

    像葉赫這麼隨心所欲的人,仿佛他本來就已經被【地獄之門】污染過了一般,他還會受到“重復”的污染嗎?

    見卡爾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卡特琳娜沖他微笑了一下,開始低頭整理起了手上的文件。

    她對葉赫的信心不僅僅來自于她對葉赫的了解,其實還來自于她腦海里的記錄。

    當初在這個【地獄之門】剛剛出現的時候,這個“通往地獄的迷境”可是散發出了很大範圍的污染紅光!

    她的阿姨葉卡捷琳娜,正是扛著這片紅光來到了這條巷子的深處,出手摧毀了【地獄之門】。

    事後她的父親已經找葉卡捷琳娜確認過了,葉卡捷琳娜根本沒有被污染紅光所影響。

    這說明,能夠直面內心欲望的人,是不會被污染紅光影響的。

    所以,卡特琳娜其實是對與葉卡捷琳娜很像的葉赫,充滿了信心。

    ……

    【欲望界的破損大門】

    靠近了巷子尾的葉赫,看到了這面迷境大門上出現了這樣的名頭。

    除此之外,他也沒有更多的信息,派凱撒過去調查,納米機器人雖然不會受到陰影以及紅光的影響,但這些東西對于凱撒來說,也是完全無法接觸,好像毫無實體的存在。

    就算是讓凱撒沒入裂隙中,凱撒也只是從紅光里穿過去,立刻就出現在對面,搭載的超微距攝像頭什麼也探查不到,就像是這些裂隙根本沒有“厚度”一般。

    “欲望界……”

    葉赫喃喃自語的琢磨了一下這個迷境的名字。

    他的手指翻轉之間,夾住了一張黑色的卡片。

    破損的大門不一定還能允許葉赫穿過,進去看看到底什麼是欲望界,這里面的風險太多,總之還是先用空間刃試試吧。

    隨著葉赫輕輕一揮手,g4劃破空氣,讓一個不大不小的空間刃割開了陰影,朝裂隙那邊蔓延過去。

    就在空間刃切出的空間縫隙,與散發紅光的裂隙接觸在一起時,紅光忽然沿著無形的空間裂隙蔓延了出來,把空間刃切出的空間裂隙都給填滿!

    這種特殊情況葉赫都始料未及,他還在好奇,這是不是說明這附近的空間,已經和欲望界連接在了一起了,割開的空間不是虛無,而是直達欲望界?

    “ 啪!”

    就像是葉赫的操作引發了某種連鎖反應,一道听上去就很不妙的玻璃破裂聲,從陰影之中響起。

    只見原來的那些散發紅光的裂隙,邊緣的空間都開始細微的破碎了起來,紅光也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葉赫心里一凜,正要向後退開,但已經來不及了。

    能讓普通人和魔物使墮落的紅光,忽然從驟然爆裂的空間裂縫中洶涌而出,把葉赫的身體都籠罩了進去以後,大片的碎裂聲才傳進了葉赫的耳朵里。

    “糟……嗯?”

    剛想嘆一聲托大了的葉赫忽然發現,在被紅光籠罩以後……自己什麼感覺也沒有。

    好像這個紅光僅僅只是紅色的光芒一般,根本沒有其他特殊的功用。

    還是葉赫的個人面板中跳出的一個提示,給葉赫解了疑︰

    【你受到了【欲望界-狂欲之力】的侵染。

    你與【欲望界-狂欲之力】的適配程度為……

    3596%!!!

    你無法向下兼容更低等的特殊能量。

    【欲望界-狂欲之力】不配侵染你,你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的影響。】

    葉赫微微挑起了眉頭,沒被影響雖然是一件好事,但……

    這個提示的字里行間……是不是在罵我?

    籠罩著葉赫的紅光,似乎也發現了葉赫身上的問題。

    準確的說,它似乎是發現了葉赫這個人,很有問題。

    在葉赫還在糾結個人面板上的提示時,紅光緩緩的……收斂了回去……

    “嗯?”

    葉赫非常不愉快的望向了正在回攏的紅光,在他的注視下,這片代表“狂欲之力”的紅光,忽然很有靈性的停頓了一下……

    然後以極快的速度縮回了來時的空間縫隙里。

    跟逃跑似的。

    一顆拳頭大小的紅色水晶從空間縫隙里掉了出來,隨後整片空間縫隙在幾秒鐘之內就完全回攏,空間愈合,最後連陰影都徹底消散。

    整個死胡同里的空氣恢復了正常,好像這里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死胡同一般。

    “nmd,為什麼?!”

    莫名有些心頭火起的葉赫揮了一下g4,但除了在身前正常的切出一道空間切口以外,這里確實沒有了【欲望界】的蹤影。

    就像是原本連接著這里的空間的【欲望界】,已經被狂欲之力帶著脫離了這里的空間一般。

    “嘖……”葉赫只好撿起了地上的紅色水晶,這是個名叫【狂欲結晶】的特殊物品,效果不明,看上去像是紅寶石一般瑰麗。

    只是望著這顆水晶,葉赫怎麼琢磨,都有種狂欲之力在“壁虎斷尾”的感覺,令他的心情愈發的不爽了。

    “欲望界是吧,狂欲之力是吧。”

    把水晶丟進了銀色波紋里,葉赫把這個特殊的空間記在了心里,最後看了眼已經空無一物的巷子,便轉身從來時的路離開,很快就從居民樓里走出來,來到了卡特琳娜所在的馬車旁邊。

    “這麼快!您已經解決了嗎?”

    卡特琳娜驚訝的給葉赫推來了馬車門,讓葉赫上車,時間才過去了一兩分鐘,怎麼葉赫這麼快就出來了。

    “嗯。”

    心情很微妙的葉赫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對卡特琳娜點了點頭。

    在他出來以後,已經有無窮之眼的探子從其他地方進到了那個小巷子里。

    很快,有人在隔壁的居民樓上現身,對馬車里的卡特琳娜點了點頭,似乎是通知卡特琳娜,她們口中的【地獄之門】,確實已經被葉赫解決了。

    “您太厲害……額……”

    收到信息的卡特琳娜剛想順勢夸獎一下葉赫,卻注意到了葉赫臉上露出了一些不太愉快的表情。

    這還是卡特琳娜第一次見到葉赫這麼不開心,她壓抑不住心底的好奇,忍不住對葉赫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不算是什麼壞事,只是感覺……算了,走吧,我們去下一個地方。”

    葉赫勉強對卡特琳娜微笑了一下,示意卡特琳娜不要再問了。

    他之所以那麼不開心,其實很簡單,別忘了,他和葉卡捷琳娜很相似,都是骨子里非常驕傲的那種人。

    狂欲之力的“臨陣脫逃”,“壁虎斷尾”,還有個人面板里語境非常怪異的提示,都讓葉赫有種,自己被人輕視了的那種感覺。

    盡管結果是好的,葉赫幾乎沒花什麼力氣和時間,就徹底解決了這里的問題,還收獲了一顆狂欲結晶,但對驕傲的人來說,這種解決方式和收獲,就是會令他們非常不爽。

    卡特琳娜听話的沒有繼續追問什麼,她給卡爾報了一個地址,便坐在了葉赫身邊,像之前一樣抱住了葉赫的胳膊,試圖用自己的乖巧安撫一下葉赫。

    葉赫的目光投向了馬車窗外,他呼出一口郁氣,迅速的把心情調整了回來。

    感受著身旁越來越乖巧可愛的皇女殿下柔軟的懷抱,葉赫回頭看了她一眼,對她重新露出了一個溫和迷人的微笑。

    ……

    與此同時,在月之輝教會的總教廷這邊,安娜剛好踏進了教皇德利士所在的覲見之廳里。

    她的到來沒有引起外邊太多神職者的注意,不過覲見之廳里似乎剛剛開完了一個會議,不少白發蒼蒼的紅衣主教,還有樞機主教,以及其他高階神職人員剛剛站起身準備往外走,就看見了安娜的身影。

    安娜給這些職位比她還高的前輩們讓出了道路,乖巧的在一旁低下頭,恭送這些人離開。

    這里就不可能有人不認識安娜,其中有好幾位長者還是看著安娜長大的,幾乎所有人都對安娜露出了一個溫和的微笑,就算是不苟言笑的大審判長,也對安娜點了點頭。

    等這些人離開以後,安娜一抬頭,就和自己的父親對上了視線。

    德利士目光復雜的望著安娜,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了真實的溫暖,只是隱約之間,他的眼楮里還有著一抹無可奈何的尷尬。

    “父親。”

    安娜腳步輕快的走向德利士,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這使得德利士的嘴角抽動了一下,安娜可是他的親女兒,他一眼就看出了安娜正試圖蒙混過關的,把葉赫相關的事情給掩飾過去。

    還有,這個已經學會了胳膊肘往外拐的小丫頭該不會覺得,她昨晚到達希格維格以後,先去葉赫那邊住了一晚,現在才過來,這件事自己這個做教皇的會不知道吧?

    你眼里還有我這個父親嗎?

    德利士差點把這句話脫口而出。

    可當安娜笑嘻嘻的過來挽起了德利士的手以後,德利士心頭的怨氣一下子就不由自主的消散了大半。

    沒辦法,這可是他的親女兒。

    “唉……”

    教皇大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嗯?父親有什麼煩惱嗎?難道是教會出現困難了?有什麼是安娜能幫上您的嗎?”

    安娜貼心的對德利士說道,只是她這份“懂事的貼心”里,處處透露著明知故問,讓德利士的心情越發的糟糕了。

    <div&n101nove.comlass=”contentadv”>“我現在最煩惱的……”德利士帶著安娜在長椅上坐下,他用埋怨的眼神望著安娜,咬牙切齒的說道︰

    “……就是有個主教不僅沒有好好盯著外神的眷者,還把自己賠了進去!”

    看著安娜听到自己指桑罵槐的話以後,立刻就表情僵硬住了,德利士心里沒有一點快慰,反而是難受的很。

    因為讓葉赫去賽達威爾,他其實也有一份“功勞”。

    德利士原本認為,別的城市的主教都不太方便盯緊葉赫,畢竟難以保證這些主教不會受到外神的力量影響。

    所以他才決定讓葉赫去賽達威爾,讓肯定不會受到外神的力量影響的自家女兒,去盯著葉赫。

    結果……安娜確實沒有受到外神影響,但那個明明是個戰爭狂的男人,卻把他這個寶貝女兒泡了!

    德利士之前不知道葉赫還有這本事,對初次見面的卡特琳娜皇女,葉赫可是用子彈招呼的,差點把這麼漂亮的皇女殿下直接干掉!

    這讓所有人都以為,葉赫對女色沒興趣……

    可惡……好氣啊……

    “父親……這個……這個……”

    面對德利士這幅已然知曉一切的態度,安娜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于公,她可是奉命要謀奪葉赫的武器,怎麼可以和葉赫產生親密關系?

    于私就更尷尬了,她自己是主教,她父親更是教皇!和一個外神眷者,別說像現在這樣曖昧不清了,走近一點她都應該接受審判庭的審判才對。

    也就是葉赫的真實身份沒有被德利士公開,不然最先遭殃的肯定是安娜。

    除非女神降下神啟,對總教廷這邊的所有神職者說明,葉赫同樣是的神眷者。

    不然就算是德利士這個教皇,也無法阻止審判庭的“內部肅清”行動。

    “唉……”德利士再次嘆了一口氣,他沉默了一下,忽然對安娜問道︰“葉赫對你好不好?”

    “額……”

    這個問題還是讓安娜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僅論兩人獨處的時候,她挑不出葉赫對她有什麼不好的,而且葉赫人好看,懂浪漫,“出手”又大方,作為伴侶簡直完美無缺。

    但他花心!

    他還敢大大方方,毫不掩飾的花心!

    即便安娜理解這是男人的通病,即便安娜理解面對克莉絲汀那般火熱的追求,男人淪陷也是正常,但安娜還是很正常的會不愉快。

    葉赫實在是一個……讓安娜又愛又恨的男人。

    “他對我很好。”

    只是在德利士面前,安娜沒辦法說出葉赫特別花心的這個缺點。

    在安娜的家庭所處的社會階級中,男方婚前出軌,反而是女方的問題,因為這是女方魅力不足的表現,包括勞倫特貴族的家庭里都是這樣認為的。

    “那就好。”

    德利士看穿了安娜糾結的地方,只是他也礙于這個“階級常識”,無法對安娜多要求什麼,並且,安娜的“對手”不是皇女就是侯爵的孫女,身份地位比她絲毫不差,“競爭”激烈是很正常的。

    “對了,父親,聖歌隊的事,教會這邊決定怎麼處理?”

    這對父女倆沉默了一下以後,還是安娜貼心的尋找起了的別的話題,一邊盡著自己做女兒的本分陪父親聊天,一邊分散開了德利士的注意力。

    “已經在重組了。”

    德利士順著安娜的意思,不再提起那個臭小子,不過說起聖歌隊,雖然這個教會的特別隊伍在諾森頓全軍覆沒,但最後的戰果還是讓整個教會圈子都大為震撼的。

    諾森頓的血徒問題,教會這邊不是不知道,甚至在諾森頓沒有設立教堂的別的正神教會,也早已清楚。

    別的正神教會或許就是打著看月之輝倒霉的樂子,所以才把諾森頓這個傳教區讓了出來,給月之輝“一家獨大”,只是他們沒想到月之輝這邊會出葉赫這號人物。

    諾森頓的血徒全軍覆沒,這事當然是葉赫干的,不過功勞全都算在了月之輝教會頭上。

    德利士對外宣稱,是諾森頓月之輝分教會的幾十號人,和一隊稚嫩的聖歌隊少女,聯手“拼光”了諾森頓的所有血徒。

    干干淨淨的諾森頓不會騙人,周圍的城市也沒有收到有血徒從諾森頓逃來的情報,事實已然坐定,功績就是功績,由不得其他正神教會不信。

    至于月之輝這邊,一個神職者的尸體都沒有回收入殮下葬,這也很容易解釋,畢竟是和血徒戰斗,將戰敗的神職者的尸體淨化掉,無可厚非。

    “您已經準備好了人選嗎?我這邊有一個小姑娘挺適合聖歌隊的。”

    想起了凱茜的安娜,稍微給凱茜舉薦了一下。

    “教會已經從原來遞交了申請書的人里挑選好了人手,新的聖歌隊已經組建好了,等建國慶典結束,新的聖歌隊會開始新的【聖歌巡回】。”

    德利士用言外之意拒絕了安娜的舉薦,他其實沒想太多,只是凱茜又錯過了這個機會而已。

    “哦哦,那……對了,父親大人,賽達威爾最近不再誕生新的魔物,教會這邊有調查出這是什麼原因嗎?”

    听到安娜這個問題,德利士立刻瞥了她一眼,他身為教皇,當然明白這是因為什麼原因,無非就是即將歸來的舊神將賽達威爾選為了神誕之地,一切污穢自動回避這個地方。

    但……這事也被葉赫給中止了。

    那位即將回歸的舊神,都落到了葉赫的手里,這事安娜不知情,德利士斟酌了一下,決定還是不告訴安娜實情,對安娜來說,這件事是沒意義的。

    所以他只是對安娜說道︰“還在調查。”

    “哦,”安娜也沒想太多,隨後她又想起克倫特的事,把克倫特的遭遇告訴了德利士,想問問她這位老父親的看法。

    令安娜沒想到的是,听完了她轉述的克倫特的遭遇,尤其是听到了有關奪走了克倫特體內魔物的那個女人的描述以後,德利士忽然緊緊的皺起了眉頭,臉色忽然變得難看了起來。

    “父親,您知道她的來歷?”

    安娜驚奇的對德利士問道,看到德利士這幅表情,她哪里還不知道克倫特的魔物可能“有救”了。

    “听上去……這個女人很像是艾辛格來的魔女,應該是了,安娜,你回去告訴你的那個部下,死心吧。”

    沒想到德利士在皺眉思考了一下以後,居然對安娜說出了這樣的提議。

    “魔女?”安娜愣了一下,她領會了一下德利士的意思以後,連忙替克倫特不死心的追問道︰“父親大人,魔女是什麼?”

    德利士猜到了安娜會有這麼一問,他剛才就已經斟酌好了,有些秘聞既然安娜遇上了,告訴安娜也無妨。

    “魔女就是魔女,你可以把她們理解為,一個由全員女性構成,可以和正神教會匹敵的特別強大的魔物使組織。”

    “啊!”

    安娜驚訝的是,“可以和正神教會匹敵”,居然是從她的這位教皇口中說出的形容詞。

    一個正神教會,可是包括了各種教會機構,總教廷,地方教會,還有其信仰的正神在內的總代稱名詞。

    如果是這個匹敵的對象,是別的正神教會也就罷了,安娜實在無法想象,一個魔物使組織得有多強大,才能和擁有正神的正神教會匹敵。

    不過從德利士的這個說法之中,她也明白了德利士為什麼會讓克倫特死心。

    “不……等等,只是一個三階魔物而已吧?”

    安娜不明白的還有這一點,就算是正神教會和正神教會之間,也不至于為了一個三階魔物的所有權大動干戈,德利士的意思分明是,克倫特如果沒有與一個正神教會對抗的實力,不用想著奪回他的魔物。

    換言之,德利士的意思是,在得不到教會的全力支持之下,克倫特怎麼也沒可能找的回他的魔物,因為這就像是與另一個正神教會為敵一般,令人難以想象的困難。

    “嗯,一個三階魔物確實不至于這麼夸張,但安娜,你怎麼能確定,你那個部下被奪走的魔物,只是一個三階魔物呢?”

    德利士看向了安娜的眼楮,像是要告訴安娜什麼一般,對安娜問道︰“你覺得,一個三階魔物,值得那個魔女大動干戈的找你的部下搶嗎?”

    “您的意思是……”

    “魔女在意的除了男人,就只有另一個魔女。

    既然那個魔女沒有對你的部下做什麼,那只能說明,他身體里的魔物不是普通的魔物,而是另一個魔女。”

    “魔物……魔女?等等,父親你把我搞糊涂了,魔女不是魔物使嗎?魔女和魔物……”

    安娜忽然看到德利士對她露出了一個充滿深意微笑,然後听到了德利士對她說道︰

    “我可沒有說過……魔女是人類。”

    德利士滿意的看見安娜被自己的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他繼續說道︰

    “魔女在成為魔女之前,可以是一切事物。

    一只魔物,一個男人,一個女人,一位血徒,一件魔具,甚至干脆是一座山,一條河,路邊的一塊石頭!

    在成為魔女以後,她們會獲得一具美麗的,充滿女性魅力的軀體,她們會獲得強大的力量,還會獲得超出想象的,非常特殊的能力。

    有些能力甚至和葉赫擁有的差不多,可以在眨眼間摧毀一座城市。

    我們人類,是無法用人類的思維,去思考魔女們在想什麼的。

    她們可以像是普通的人類女性一般,與人類男性相愛,組建家庭,共度余生。

    也可能成為某種擁有人類外形的怪物,做出我們無法想象的事。

    總之,什麼都有可能。”

    說到了這里,德利士略微停頓了一下,他就像是想起了什麼往事一般,眼楮里流露出了一絲懷念。

    他就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緩緩念叨道︰“每一個魔女都充滿了神秘,她們是無法用好壞去區分的存在,或許……只有神靈才知道魔女們到底在想什麼……吧?”

    “我……大概明白了。”

    安娜勉強點了點頭,德利士已經說的非常淺顯了,她也終于明白,為什麼德利士會讓克倫特放棄。

    他的那個魔物,很可能將會成為另一個魔女,到了那時,即便克倫特找到了她,也可能因為魔女善變無法預測的性格,而已然毫無意義……

    “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德利士的表情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幸好安娜沉溺于對“魔女”這個存在的震撼,沒有注意到他的失態。

    “……沒有了。”

    “嗯,那去收拾一下你的房間吧。”

    “嗯?”

    德利士的言外之意是讓安娜在教廷這里住下,安娜遲鈍了一兩秒才反應回來。

    可她的遲鈍讓德利士以為,這丫頭還想回葉赫那邊去住,這使得德利士嚴肅的瞪了她一眼。

    安娜縮了縮腦袋,不敢多說什麼,乖乖起身去收拾房間了。

    獨自留在覲見之廳的德利士望著安娜離去的背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也就只能做到這一步了,就算安娜夜不歸宿,他還能去第一大酒店敲葉赫的房門不成。

    女大不中留的感覺,出現在了德利士的心頭,令他萬分惆悵。

    “和她母親很像,不是嗎?”

    一個充滿了俏皮意味的少女聲音,在德利士的身旁響起。

    德利士立刻瞪大了眼楮,一抹無法言喻的怒火從他的眼楮里驟然冒起,他身上的教皇長袍釋放出了一道刺眼的白光,將他周圍的一切邪惡驅逐開去,拱衛住了德利士。

    “嘻嘻。”

    一個和安娜長的近乎一模一樣黑袍少女,就像是被白光吹起的灰塵一般,在距離白光僅僅只有一寸左右遠的位置,被白光“頂”開了德利士的身邊。

    “你怎麼敢出現在我的眼前!”

    驟然站起身的德利士憤怒的盯著這個少女,從他身上釋放的白光,在他的身體前方凝結成了數根白色的長槍,緊隨他的詰問朝少女身上扎去。

    “嘻嘻……德利士……”

    在長槍刺進身體之前,少女忽然化作黑霧,煙消雲散,只剩她的聲音在覲見之廳里回響。

    “……是你在心底呼喚了我……不是嗎……”

    听到這個少女充滿調笑意味的聲音,德利士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的右手捏成了拳頭,因為少女的消失,而落空扎向牆壁的那些長槍,忽然像是一支支點燃的煙花一般,炸散成了許多白色的光點,融入了覲見之廳的牆壁里。

    這些白光在牆壁上迅速流轉,朝四面八方擴散,不一會就連整個覲見之廳籠罩在了白色的光球里,持續了一秒,然後才散進空氣中消失。

    少女走的很快,德利士沒能把她留下。

    她的身影再次出現,是在距離總教廷幾十米遠的一處建築的天台上。

    眺望著臉色陰沉的德利士走出了覲見之廳,少女臉上的笑容絲毫沒有減少,反而笑的更開心了,連眼楮都彎成了血牙一般,看起來分外可愛。

    她移動目光,透過層層阻礙,她看到了正在一個房間里給自己鋪床的安娜。

    笑容在她的臉上收斂,她忽然沖安娜撇了撇嘴,露出了一個不屑的表情。

    可惜,沒辦法對這個小丫頭做什麼,不然……德利士一定會露出更有趣的表情吧?

    少女的心情很快又好了起來,她轉過身,朝整個希格維格眺望。

    她好像……听到了這對父女倆說了某個男人的名字……是那個小丫頭看上的男人嗎?

    時間真的過得好快呀,一眨眼,這個小丫頭都有愛人了呢!

    我要……把這個小丫頭的愛人……德利士的女婿……抓起來!

    如果在這對父女倆的面前,把這個男人折磨至死的話……德利士一定會露出很有趣的表情吧?

    少女的眼楮里已經充滿了迫不及待,一陣風吹來,她的身影化作黑煙,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這個少女可能真的很久沒有“現身”過了。

    根本不需要這麼麻煩,她只需要把她剛才的想法直接對德利士說出來,她就可以收獲德利士露出的,“非常有趣”的表情。

    和這個少女一樣“盯上”了葉赫的人,其實還有一位。

    在第一大酒店前面的聖喬治廣場上,瑪希姆斯馬戲團里。

    “團長”正在驚訝的听著一些出去收集了情報回來的小丑,說著有關“葉赫”的事。

    無論是葉赫的“外神眷者”身份,葉赫擁有的可怕的武器,還有葉赫在北方,在賽達威爾,甚至是在諾森頓的所作所為,這些小丑們都說的一清二楚,頭頭是道,並且幾乎沒有什麼遺漏。

    天知道這些小丑的情報渠道是怎麼來的,如果讓卡特琳娜知道這件事,也不知道她會不會一氣之下把無窮之眼解散。

    “這個先生……很危險……很有趣……”

    听完了葉赫的情報,“團長”摸著下巴,說出了他對葉赫的評價。

    “還很帥!”

    “還很有錢!”

    “對女人還挺好!”

    三個女小丑忽然依次插嘴補充道,讓“團長”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尷尬了起來。

    “ !你們那麼看好他!那就由你們去接觸他好了!”

    留下了這麼一句像是賭氣,又像是命令的話以後,“團長”在小丑們的笑聲中離開了這個帳篷。

    只是他剛出門,就被固定帳篷的繩索拌了一下,朝外面踉踉蹌蹌的摔了出去,連鎖反應之下又是一陣雞飛狗跳,最後只有隱約的慘叫聲傳了回來,讓小丑們都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

    重申一下,本書不是那種【主角】,【反派】,【主角打反派】的書,盡情享受每一個角色的故事就好。(比耶)

    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101novel.com手機版閱讀網址︰

加入書簽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把《給,主說這個好使》,方便以後閱讀給,主說這個好使第105章 父女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給,主說這個好使第105章 父女並對給,主說這個好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