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主說這個好使

第84章 我需要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撞火佛祖 本章︰第84章 我需要

    第84章  我需要

    為了弄清楚這倆兄弟到底在樂呵什麼,葉赫放出了凱撒過去探查,著重探索起了那本書籍。

    凱撒很快便精細的將隔壁兩兄弟所在房間的場景還原了出來,還縴毫畢現的把書籍第一頁上面的文字繪制了出來,展現在了葉赫眼前。

    只是通過凱撒的轉述出現在葉赫眼前的文字,是一片詭譎的亂碼,一個字母也沒有,並不成文。

    少了那種光芒的“翻譯”嗎?

    葉赫大概猜到了原因,他輕輕揮手調動了凱撒,讓凱撒“深入”探索了一下那本書籍。

    眼前的虛擬場景逐漸消失,只剩下一本不斷放大的書籍,黑科技一般的凱撒將其中一個亂碼,在葉赫眼前放大,不斷放大,最後呈現在葉赫眼前的“東西”,卻是讓葉赫微微眯起了眼楮。

    這些亂碼一般的文字,在放大到一定程度以後,居然在微微蠕動,再放大一些,黑漆漆的“墨水”之中,居然出現了一片片八枚微細到極致的眼眸!

    原來這些文字並不是由液體的墨水構成的,而是一蓬蓬身體無比微小的小蜘蛛!

    它們的巢穴就構築在書頁的內部,哦,這些書頁並不是普通的書頁,而是特地被編織成書頁模樣的各種蜘蛛絲。

    凱茜受不了福萊特先生的炫耀了,她想著,憑借自己“凱茜姐姐”的關系,小莉雅應該會願意給自己也做一副手套的。

    畢竟自己是被一個十幾米高的怪物打飛了半公里,砸穿了十幾棟建築呢。

    “中心城區這邊已經被我們基本收復,但你知道別的城區,被黑暗吞噬了多少年了嗎?

    里面的情況連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有至少五個比我還擅長在黑暗中移動的獵人,在試圖摸黑探索其他城區的時候,只留下了臨死前的慘叫。

    中年的獵人對修女問道。

    整個賽達威爾被教會和克萊因場找遍了,都沒有發現克倫特的任何蹤跡,幸好,也沒有發現什麼像是凶殺現場的地方。

    隨後,在克倫特驚愕的目光的,芙莉德修女解開了身上的修女服,讓耀眼的美麗在克倫特眼前完全展現。

    只是一想到心愛的少女不知道現在會是怎麼樣的處境,他就免不了暗自悲傷。

    所以,這本“書”壓根就不是什麼書,而是這種體型極度微小的蜘蛛的蜘蛛巢!

    這些小蜘蛛單個比螞蟻還小百倍,不過還是比凱撒“大”很多的,凱撒繼續靠近了這些小蜘蛛,很快就將一個小蜘蛛的全貌展現在了葉赫眼前。

    這真是……有趣。

    “唔……我也得讓小莉雅給我做點好東西……”

    “然後,這次的卡帕卓帕的子嗣,意外跑到了克莉絲汀小姐身上?然後克莉絲汀成為寄魔者的過程出了點問題,還與我之前賣給她的awp有關,對嗎?”

    這個名頭透露給葉赫的信息就足夠了,原來如此,難怪“阿特拉克”是處于“拆分”的狀態,將自己分成了四個部分,分別形成了“四部曲”的四本“書”。

    “發生什麼事了?”

    有趣的是,在亞楠這里,凡人扛過了【神血的詛咒】以後,像格爾曼也可以通過注射稀釋的【神血】,迅速恢復傷勢。

    他的“魅力”,早已令芙莉德修女心馳神往。

    福萊特先生的表情愈發的自得了起來,好像小莉雅的成就是他的似的,不過凱茜認真看了看他手上這幅精致的手套,還真別說,小莉雅有這手藝,絕對不愁吃喝了。

    這份“驚喜”就等下次聚餐,讓小莉雅親手送給他們吧!

    不過……克倫特……

    那兄弟倆一出門就把書送人了?

    葉赫不假思索的讓馬車靠邊停下,從馬車上下來以後,他大踏步的走到了看書的小少年身前,堵住了他的去路。

    熊熊火光沖天而起,照亮了整個街道,甚至整個街區,將彌漫在這里的黑暗通通驅散。

    “我知道,你不需要安撫……但我需要……”

    “呼……”

    “以母神的名義起誓,我會庇佑好教會里的每個人。”

    蛋,克莉絲汀,awp,這三者……聯合起來了?

    “嗯?”

    “你誤會了,”葉赫一看安娜的表情就知道安娜誤會了,他替侯爵大人對安娜解釋道︰“你肯定以為這是某種強大的魔物,在一直詛咒沃爾夫岡家族吧?你誤會了,這應該是沃爾夫岡家族和那個卡帕卓帕的“合作”,您的祖先有恩于卡帕卓帕?”

    不管了,今晚不干掉這家伙,明天晚上它又會完全恢復,那自己今晚挨得揍就白費了!

    抱著這樣的念頭,克倫特再次沖向了那只怪物。

    小半個小時以前,安娜的專用馬車,剛剛駛過了這條街道。

    屬神/上位神/9階

    他先去了教會,準備露個臉以後,就去孤兒院那邊,試探一下那些修女的態度。

    越來越有意思了!

    【命運之書(偽)/阿特拉克之巢(永恆四部曲之第四部曲︰阿特拉克的惡意)】

    一個圓溜溜的玻璃瓶,突破了巨獸身前的磚塵,剛好砸在了巨獸的臉上。

    馬車里的葉赫,一看到這本書這長的夸張的名頭,立刻就把它扔進了銀色波紋里。

    “嗷……”

    “先生?那是我的書,你……”

    透過馬車窗,葉赫閑適的望著賽達威爾的街道,忽然,一點點一閃而逝的紅白色光芒,引起了葉赫的注意。

    如果是他們在哪里,恐怕已經變成了一團混合磚塵和泥土的肉醬了吧?

    克倫特,躲開了嗎?

    但克倫特在看向遠處的那只巨大的怪物時,又忍不住有些頭疼起來,就憑這把劍的長度,恐怕只能給那只怪物修修腳指甲吧?

    ……

    凱茜不像安娜那樣關心著侯爵大人的安危,一直在皺眉望著窗外。

    事實證明,格爾曼賭對了。

    “芙莉德修女,你現在明白我的堅持了嗎?”

    而芙莉德修女那邊的戰斗,則是比格爾曼“華麗”了無數倍。

    克倫特一方面是感覺自己猶有余力,另一方面……格爾曼和芙莉德修女哪里知道,他還有一個心心念念的少女,需要他去拯救呢。

    小子,不是我們不想要利用你,不是我們不想盡快突破黑暗,離開這里。

    總之,結果是好的。

    幾個“姍姍來遲”的怪物舉著手中的火把,揮舞著手中袘k的,沾滿血污的利器,朝格爾曼和芙莉德修女這邊迅速靠近。

    芙莉德修女對加斯科因神父發出了邀請,黑暗災難已經持續了好幾年了,能存活到現在,還敢外出的每個人,都是擁有著強大戰斗力的存在,加斯科因神父也不例外。

    但亞楠本地的獵人,可遠遠做不到克倫特的那種程度,只是喘喘氣,身上的傷口就完全恢復,看起來也完全不像是要失去理智獸化的模樣。

    格爾曼認真的對克倫特說道,他指向了仍在燃燒的巨獸尸體的後面,這條街區的黑暗雖然已經散去,但後面的區域,仍然被濃郁的黑暗所吞噬著。

    “你現在願意帶你的女兒來教堂避難了嗎?加斯科因神父,就算你我信仰的不是同一個神靈,你應該已經理解,我們這邊的教堂才是最安全的。”

    ……

    阿特拉克根本不需要“降臨”,的本體一直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只是察覺到了【自然母神】的力量,然後引誘趨使著人類,將送到了賽達威爾這邊來而已。

    “是……克莉絲汀。”

    芙莉德修女拿開手指以後,克倫特已經無法自制的松弛了渾身百分之九十的肌肉,癱倒在了床上。

    “啊,啊這?”

    主要是……阿特拉克還有一句評價是“上個紀元毀滅的罪魁禍首”,這讓葉赫很是在意。

    有關于阿特拉克的記載,也出現在了這一頁︰

    【編織女士•阿特拉克】

    可笑的是,格爾曼他們在黑暗中活動,其實不需要光亮,但這些怪物在失去光亮以後,就會迷失方向,在黑暗中盲目打轉。

    但痛楚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劇烈,自己身體的操縱能力也很快就恢復,再多喘幾口氣以後,克倫特便從一片廢墟里站了起來。

    掀開壓住自己的劍的石頭,克倫特把自己的武器重新握在了手里。

    主要是在這幅手套的手背位置,居然繪制著一個月之輝教會的教徽,一看就特別的精致,信仰映月女神的信徒,都會對這幅精致的手套感興趣。

    葉赫立刻想到了那顆讓這位侯爵大人不太驚訝的巨卵,結合克莉絲汀最近的情況,她從葉赫這里獲得了心心念念的awp,然後又被爺爺砸錯方向震成了重傷。

    所有人都看到了葉赫坐的馬車到來,安娜朝葉赫招了招手,把葉赫叫到了她的身邊。

    當他了解了亞楠的困境,知道了整個亞楠已經四面八方涌來的黑暗吞噬了七成,剩下的一點點擁有光亮的空間,也在被黑暗和怪物們蠶食以後,他就迅速決定了幫助格爾曼他們。

    凱茜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小莉雅可是十歲都不到,她怎麼會做的出這麼精致的手套?

    “呵呵,我也很驚訝。听她的手工課老師說,小莉雅對編織非常有天賦,她最近也迷上了編東西,我還有她做的一件毛衣和一條圍巾呢!就憑她這手藝,她這輩子吃喝都不用愁了。”

    “修女?哦……我沒事的,我不需要開導,你也辛苦了,請早點休息吧。”

    葉赫還可以看到,有一縷縷肌肉一般的組織,從蛋里面的槍身上蔓延了出來,包裹住了awp的這一截槍身,在槍口處還形成了一個包裹槍口的圓形口器一般的結構。

    這個少年最讓格爾曼欣慰的,就是他這份明事理,沒有一般年輕人的沖動。

    葉赫面對著安娜問道,眼楮卻是在看著侯爵大人,用眼神向他詢問緣由。

    不過格爾曼和芙莉德修女,在數不清的日夜戰斗里,也早已習慣了這些怪物的戰斗方式。

    但格爾曼明白,他沒得選,整個亞楠只剩下了寥寥無幾的,幾個還能保持理智的人,這些人加在一起,都沒有深入黑暗,突破黑暗的能力。

    她沒有說話,堅持進入了克倫特的房間,並主動關上了門。

    回到賽達威爾這邊,葉赫比安娜等人慢了大概半個小時,來到了侯爵的豪宅這邊。

    克倫特長長的舒了口氣,然後對格爾曼點了點頭。

    前幾天葉赫可是親眼看著那顆巨卵從天而降,沃爾夫岡侯爵一副認得這東西的模樣,不過他表現的並不要緊,也沒有像今天一樣,向教會求援。

    加斯科因神父很快就走進了光亮之下,這位灰發的神父認真的打量著克倫特,確認這個狼狽的少年身上沒有長出黑毛,眼楮也特別明亮清晰以後,他才繼續靠近過來。

    手捧金鎊的少年傻愣在了大街上。

    他被格爾曼說服了,他很明白,有些事是急不來的,听格爾曼的才是最好的辦法。

    這位神父大人很快就做好了決定,自己先不做什麼,先盯緊這對兄弟倆,等觀測到阿特拉克是怎麼影響這對兄弟倆以後,再下手不遲。

    克倫特在巨獸傾倒身軀時,提前來到了巨獸的身前,任憑巨獸身上那駭人的黑色長毛貼近,他一劍扎向了巨獸的胸口。

    所以,這些由亞楠的居民被黑暗吞噬異化而成的怪物們,唯一保留的人類意識,就是制作火把和生火。

    克倫特,扛得住嗎?

    您的那把槍械,與克莉絲汀一起,承擔住了這次寄魔,現在她們融合在了一起,克莉絲汀的意識有些不清醒,她一直在那邊的房間里,誰要是靠近,她就會用那把槍械攻擊誰。”

    侯爵大人做了個展示肱二頭肌的動作,聯想到他跳起來一拳打飛“隕石”的那一幕,他的說法非常有說服力。

    “咳咳……哈。”

    神職︰編織/創造

    如今芙莉德修女那邊,多了這個打不死的外鄉人少年,整個亞楠似乎都有了突破黑暗的希望,一條接一條被驅散了黑暗的街區,就是最明顯的證據。

    格爾曼見這邊的對話結束,也扭頭對克倫特說道。

    一個身影從旁邊的街道走了出來,一邊對燃燒的巨獸發出了驚訝的感嘆,一邊靠近了格爾曼等人。

    于是在回到教會中,克倫特洗完澡回房,剛剛躺上床的時候,芙莉德修女就來到了他的房間里。

    “修……修女。”

    她活潑的四下打量著,很快就注意到了福萊特先生手上帶著的一副白手套。

    嗯……回頭得問問波耶西亞,有什麼辦法可以主動聯系上阿特拉克,或者主動搜索這四部曲的所在位置了。

    “這是……母神恩賜的一點小神術,不會傷害你的……我們教會……是不限制這些的……算是幫我個忙吧,克倫特先生。”

    “吼……”

    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這把單手直劍,盡管剛才被石頭壓的幾乎彎折成了九十度,劍身現在扔恢復了筆直,一點也沒有偏斜。

    看克倫特有些沉默,格爾曼偷偷給芙莉德修女遞去了一個眼神,示意芙莉德修女在回去以後,好好開導一下克倫特。

    葉赫對戴安娜修女一點頭,立刻就上了馬車,奔赴沃爾夫岡侯爵的豪宅。

    畢竟有著那位剽悍的侯爵大人在那邊兜著,就算需要幫忙,不是不著急的情況,就是急不來的情況,所以不用急。

    葉赫心有靈犀的打開了個人面板,翻出了《不從神記》中記載的波耶西亞的本體模樣。

    馬車里坐著安娜,凱茜,還有福萊特先生,接到沃爾夫岡侯爵的求援以後,安娜就立刻帶上了這兩位巡邏隊的隊員,趕往侯爵那邊。

    加斯科因神父遲疑了,曾經的他,是不會有任何遲疑的,哪怕他和他的女兒也被黑暗吞噬,變成怪物,他也絕不會踏入異教神的教堂。

    不過這已經比曾經的劍拔弩張,各自為戰的局面好很多了,庇護了加斯科因神父的女兒以後,芙莉德修女這邊,也就有了與加斯科因神父並肩而戰的可能,也算是團結了力量。

    清剿這條街道上的怪物,便是這一片街區最後的戰斗,那只巨大的怪物被克倫特纏住,剩下的怪物們,則是已經在格爾曼和芙莉德修女的身後,堆積成山,熊熊燃燒。

    “不會是……跟那個“蛋”有關吧?”

    “打劫。”

    “吼!!!”

    “咦?福萊特先生,您的手套……”

    沒有被巨獸拍死,但差點被自己扔的火油瓶燒死的克倫特,從燃燒的巨獸身下掙扎著跑了出來,無比狼狽的怕打著自己身上的火星。

    克倫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年輕,長的又算的上英俊,更擁有著穩重的性格,以及面對可怕怪物,敢于一次次的發起沖鋒,擁有著不畏生死去戰斗的勇氣與毅力。

    而克倫特在一次次找準機會,成功攻擊了這頭巨獸的腳踝同一處無數次以後,也終于砍斷了它的腳筋,讓這頭巨獸咆哮著半跪倒地。

    它們就是阿特拉克!

    葉赫發自內心欣喜的表情,讓侯爵大人和安娜等人都愣了一下。

    “就是現在!”

    而是如果不夠穩扎穩打的話,你的目的是一定不能夠成功的!”

    至少說明,克倫特應該是被帶離了賽達威爾,雖然不知道帶走克倫特的那人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但葉赫忽然伸手,將少年手里的書搶了過去。

    在葉赫仔細觀測到這種花紋以後,《不從神記》自動翻頁,直接在記錄波耶西亞那一頁的背面,顯現出了這枚神印,並將這種微小的,密密麻麻的小蜘蛛,給稍微描繪了上去。

    但……魔物不都是無形無質的嗎?怎麼會有具體的型態?

    “嗯……你們可以理解為,這是我們家族專屬的一種特殊魔物,每隔一段時間,卡帕卓帕的母體就會送過來一個子嗣,讓我們家族的一個成員成為寄魔者。”

    有備無患總是比較好,葉赫可以保證自己不會被魔物之力影響,但阿特拉克的那種力量,可是實打實的神力,映月女神的賜福,不一定能在同檔次的神力之下保護葉赫。

    嘴上這麼說著,目光逐漸妖冶的芙莉德修女,主動躺在了克倫特身上,一點也不管說不出話的克倫特到底同不同意幫這個忙。

    想起這個成熟懂事的少年,已經失去消息好幾天了,福萊特先生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一絲擔憂。

    脆弱的玻璃瓶碎裂在了巨獸的臉部堅硬的黑毛上,里面遇到空氣就會爆燃的液體,潑了巨獸小半張臉,並讓火焰迅速吞噬這片區域。

    芙莉德修女遲疑的說道,雖然她在同意格爾曼,但看著那個總是能在怪物的攻擊下毫發無損的起身,並迅速變得越來越強大的少年,她還是有著自己的擔憂,微微蹙起的眉頭,也一直不肯送開。

    不過如果還有怪物剩下,黑暗沒有徹底消退,在下一個夜晚到來時,所有怪物都會復活。

    不管克倫特在哪里,似乎都躲不開巨獸的這一頓拍打了。

    他沉默了一下,然後對芙莉德修女點了點頭,說道︰“我會帶莉莉婭過來,就麻煩貴教會,庇佑我的女兒了。”

    他立刻朝那邊看去,很快便鎖定了一個正在邊看書邊走路的小少年。

    “還有這種事?!”

    不過這本書的現身也說明,“四部曲”應該都通過各種方式,來到了賽達威爾。

    月輝視野告訴葉赫,這是侯爵大人體內的5級魔物。

    克倫特還在為另一個少女的安危擔憂著呢,暫時承受住了芙莉德修女的魅力。

    克倫特快死了。

    這扇大門是開著的,但所有人都站在外邊,沒有人踏入庭院一步,更沒有人靠近庭院對面的豪宅。

    最近幾次睡眠的“寧靜”,已經讓克倫特越來越適應這種一覺睡到天黑(白天休息,夜晚戰斗)的日子了。

    克倫特自己,早就發現了自己的這份可以說是詭譎的恢復能力,他沒有足夠的知識和辦法去深究自己身上的變化,反正根據格爾曼先生的說法,只要沒有意識模糊,身上長出黑色的堅硬毛發,他就沒有被黑暗侵蝕。

    一個特殊的魔物,居然同時寄魔了一個人類,還有葉赫自己的槍械,這種特殊情況難道不是很有趣嗎?

    遭受了致命重創的巨獸咆哮了起來,發瘋的揮舞手爪,拍打身前的地面。

    “都是克倫特的功勞,我和修女可受不了它給我們來一下,加斯科因神父。”

    雖然格爾曼和芙莉德修女都沒有听說過【月之輝】和【映月女神】的名字,不過,克倫特用自己的所作所為證明了他是個正直的紳士,他的教會也是個不錯的教會。

    能活著,主要是能讓自己的女兒活著,對加斯科因神父來說,放棄一些原則,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葉赫對少年微笑了一下,然後給少年塞去了一張50金鎊,便大步回到了馬車上,坐馬車離開了。

    “吼……”

    高高揚起的灰塵遮住了克倫特所在的位置,整個街道仿佛地震了起來,一塊又一塊碎裂的石磚四處飛濺,看的格爾曼和芙莉德修女心驚肉跳。

    果然,這些小蜘蛛和波耶西亞本體長的幾乎一模一樣,不過一類極大,一類極小!

    在這些小蜘蛛的腹部背側,都有著統一的,跟一枚完整的神印似的一種特殊的花紋。

    還沒有下馬車,葉赫就注意到了安娜還有巡邏隊的隊員們,正與帶著許多家丁僕人,一副愁眉苦臉樣子的侯爵大人,一起站在豪宅的庭院大門之外。

    “小莉雅!?她還有這種手藝?”

    之後葉赫也讓安娜去問過了侯爵那邊需不需要幫忙,但都被侯爵拒絕了,看來過了那麼幾天,那東西還是出問題了。

    在克倫特的幫助下,這幾天格爾曼已經清掃了好幾條街區,只要徹底消滅一個區域里所有的怪物,覆蓋這個區域的黑暗就會消退。

    一旁的侯爵大人用一種非常復雜的目光望著自己,讓葉赫有些不明所以。

    它們的行動比普通人還要敏捷,力氣也比普通人還大,還會使用利器和火把悍不畏死的攻擊人,不砸破它們的腦袋或者刺破它們的心髒,這些怪物化的家伙就不會停下。

    更令格爾曼驚喜的是,這個少年不僅擁有強大的體質,他本來就有一定的戰斗素養,懂得不少與怪物的作戰技巧,據他所說,他還是一個正神教會的正規戰士。

    這個飽經磨難的少年,卻似乎不打算休息,讓格爾曼和芙莉德修女都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福萊特先生笑而不語,其實小莉雅早就給凱茜也做了手套和圍巾,不只是凱茜,連戴安娜修女和克倫特都有,這丫頭最近真的非常喜歡編織東西,連睡覺也要抱著她的織線針呢。

    馬車在賽達威爾的大街上穿行,因為現在是工作日的上班時間,大街上車水馬龍,馬車的速度並不快,葉赫也並不著急,不然他已經用導彈飛過去了。

    “嗯,格爾曼先生,克倫特……確實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他的動作太快了,少年根本沒有反應的空間,只能驚愕的望著奪走自己書的葉赫。

    “嗯,那是卡帕卓帕之卵,是我們沃爾夫岡家族的……一個傳統。”

    他立刻望了望侯爵指著的位置,從銀色波紋里抽出了雷鳴千鈞架了起來,很快就在一個打開的窗戶里,看到了一枚小了一號,已經破開了一個小洞,並伸出了一截awp的槍口的卵。

    那邊“出事”……應該是那顆巨卵的問題吧?

    它死了。

    解決了沖過來的最後一個怪物以後,格爾曼和芙莉德修女重新看向了克倫特那邊,他們發現,被拍飛了無數次以後,克倫特已經逐漸熟悉了這只巨獸的行為模式,這只巨獸只能茫然的把力氣發泄在地面和周圍的建築物上,接觸不到克倫特了。

    這位美麗的修女小姐使用著一把特制的雙手長鐮,這把鐮刀可不是普通的農具,而是帶著銀光閃閃的鋒利鋸齒的凶器,能夠輕松切開怪物們的身體。

    <div&n101nove.comlass=”contentadv”>按芙莉德修女的說法,她使用的是她信仰的【自然母神】賜予的收割戰法,她在教會里的神職,也不是普通的修女,而是【收割修女】。

    在刺斷無數根黑毛,把劍鋒刺入了巨獸心髒位置的時候,克倫特大吼一聲,抬腿重重的踹在了劍柄上,整把直劍立刻連柄沒入了巨獸的心髒。

    不過在走向格爾曼和芙莉德修女這邊時,他的步伐隨著他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正常,等他走到兩人身前,一起回頭觀看燃燒的巨獸尸體時,他的呼吸已經恢復了正常。

    “額,”克倫特略微的遲疑了一下,對格爾曼說道︰“時間還有很多,我們不多清理一條街區嗎?”

    得到了芙莉德修女的承諾以後,加斯科因神父對她點了點頭,就轉身離開了。

    芙莉德修女明白這位神父的意思,他選擇了一個比較折中的辦法,將女兒送到比較安全的這邊,但他自己不會過來,不會進入這邊的教會。

    隔壁房間的兄弟倆檢查了後面的“書頁”,確認沒有其他文字以後,便合上了這本“書”,將它隨身帶上,然後便出了門。

    用隔壁街區的加斯科因神父的話來說,那就是︰“我一時之間無法分辨,到底誰更像是怪物。”

    他的嘴角溢血,臉上身上沾滿了灰塵,腳步也非常踉蹌。

    要不是他的目光確實很澄澈,兩人還以為他已經被戰斗的欲望吞噬了呢。

    葉赫的最後一句話問的是侯爵大人,侯爵大人立刻點了點頭,“是的,卡帕卓帕的子嗣不會傷害我們家族的成員,相反,它還會為我們提供比一般寄魔者還要強大的力量。”

    不管他們兩人對克倫特有沒有忌憚,這一刻,他們都真心實意的關心著克倫特的安危。

    他是這麼覺得的。

    格爾曼拍了拍克倫特的肩膀,讓少年靦腆的摸了摸鼻子。

    望著遠處一次次從廢墟里站起,一次次重復著戰斗的少年,站在遠離戰場位置的兩個人影,都忍不住一陣沉默。

    “你們居然干掉了阿魯卡!”

    侯爵大人也連連點頭,肯定了葉赫的說法,並對葉赫解釋道︰“克莉絲汀還沒有達到能承受卡帕卓帕的子嗣寄魔的年紀,她就算有足夠的意志力,也不會寄魔成功的,但偏偏……

    芙莉德修女抬起她那張美麗精致的臉龐,看了看這個穩重的少年。

    “好了,今晚的狩獵就到這兒吧,你得回去洗個澡,小子。”

    先將它們收集控制起來,應該不是一件壞事。

    不愧是用那些怪物的血淬煉過的神兵,質量確實很好。

    重點是,他看的那本書。

    那是一本和半個小時之前,葉赫通過凱撒觀測到的,和那兄弟倆手里的“阿特拉克”,一模一樣的書!

    什麼情況?!

    所以,這就是阿特拉克!

    葉赫再次看向了虛擬場景中,那被放大以後,密密麻麻的蠕動著的小蜘蛛們。

    這位老侯爵看著葉赫的表情有些越發復雜了,葉赫還從他的表情中,看到了一抹很濃郁的尷尬。

    “葉赫!”

    “哦,這個啊,呵呵,是小莉雅給我做的哦!”

    ……

    侯爵大人主動說道,安娜也就不再多言。

    如果一手導致了紀元毀滅,那不是說,【自然母神】這位自家的主神,也是被害死的嗎?

    “小子,你似乎很急著離開亞楠,但很抱歉,哪怕你現在能恢復的很快,我也不能讓你就這麼去找死。”

    “有意思……”

    淡青色的血管在侯爵大人的心口浮現,葉赫驚愕的看著,一塊青綠色的東西,浮現在了侯爵大人的心口皮膚之下。

    對于克倫特的心急表現,格爾曼和芙莉德修女也心里有數,這個少年不是為了親人就是為了愛人著急,可惜急不來。

    他在克倫特這個年紀,要是擁有克倫特這種戰斗力,說不定鼻子都要指到天上去呢。

    福萊特先生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為克倫特祈禱,祝他一切平安。

    不等葉赫開口,戴安娜修女立刻就對葉赫說道︰“沃爾夫岡侯爵大人那邊好像出事了,主教大人已經帶凱茜她們過去了,她請您也立刻過去一趟!”

    “好。”

    福萊特先生露出了自豪而又得意的笑容,愉悅的摩挲著手指,感受著這幅手套那松緊合宜,特別舒適的觸感。

    做好了決定的葉赫稍微吩咐了一下蘿絲,給弗洛伊也留了個言以後,就離開了大陸酒店。

    他們不需要主動的去尋找這些怪物,只需要像現在這樣,在黑暗中豎起火把,發出光亮,怪物們就會主動聚集過來。

    幾天前,這個少年服下【神血】以後,就以一個極快的速度的恢復了健康。

    呵,沒有人會蠢到和“神的惡意”交流吧?

    巨獸無力的想伸手去撲滅臉上的火焰,它的手抬起到了一半,就再次垂下。

    葉赫已經完全理解了這邊發生了什麼問題。

    格爾曼明白修女在擔心什麼,在撿回克倫特這個突然出現在亞楠的外鄉人的時候,他也曾猶疑過,要不要給這個重傷瀕死的外鄉人服下【神血】,他能否挺過【神血的詛咒】,能否成為自己這邊的戰力。

    他正要再次表明自己不需要這位修女如此付出的安撫,但芙莉德修女提前用手指堵住了他的嘴唇。

    發現去路被阻的少年,抬頭看了葉赫一眼,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葉赫,然後就要主動繞過葉赫。

    似乎是“拍累”了,又或者是刺入心髒的直劍已經起到了致命的效果,巨獸的咆哮一聲,就再次傾倒身體,停下了動作。

    “我……”

    “啊?”安娜有些失聲,她很不理解,沃爾夫岡家族為什麼會遭受這種詛咒。

    然後在幾個躲避之後,再次被巨獸打飛。

    但那是在看不到生還的希望的情況下。

    “啊!隊長!”

    芙莉德修女對神父認真的說道。

    葉赫剛來到月之輝教會,戴安娜修女就好像在等著他一般,從教會里迎了出來堵住了他。

    火焰燃燒的越來越劇烈,從這只巨獸的臉部,迅速蔓延到它的整個頭部,最後朝它全身蔓延。

    這應該是編織的某種“謀劃”,為什麼,可能是躲避上個紀元的毀滅?還是準備這個紀元的“歸來”?

    無所謂,不管這個“惡意”為什麼會主動撞到自己眼前,既然都是“惡意”了,葉赫根本不打算與這種阿特拉克主動交流。

    左手持獵人鋸齒彎刀,右手持鋼制手杖的格爾曼,樸實無華的揮舞著這兩把武器,很容易就砍翻了沖向他的怪物,用手杖輕松抽爆了一個又一個怪物腦袋。

    但,克倫特非常無法接受這種“寧靜”,這種“適應”!

    他恨不得一夜就將亞楠的七大城區全部打穿,盡快離開亞楠回到勞倫特,去尋找那位他心愛的少女的下落!

    最起碼……別死了……

    說著,侯爵大人用手臂微微扯開了自己胸前的衣服,把自己那比安娜的臉還大的胸肌露了出來。

    克倫特一見到芙莉德修女的到來,就知道她的用意,畢竟他也是在正神的教會里待過很長時間的人了。

    如果不積極求變,他們只能在越來越靠近的黑暗中,被永無止境涌出的怪物吞噬,最後全部人都走向末路。

    芙莉德修女也認真的對格爾曼點了點頭,在這種末日一般的城市待的久了,每個幸存者都會有一些心理上的問題,芙莉德修女早就習慣,她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撫慰克倫特。

    看克倫特願意听勸,格爾曼也忍不住對克倫特投去了感慨而又贊賞的目光。

    葉赫摸了摸自己的眉心,雖然現在去干掉這兩兄弟,把“阿特拉克”搞到手里也可以,不過……這樣就看不出阿特拉克對這兩兄弟做了什麼了……

    當前狀態︰拆分的極度虛弱的本體(0~7階)

    在這些詳細信息的後面,還跟著一段《不從神記》對阿特拉克的評語,這才是重頭︰

    【是“歷史”的創造者,是人類登上生靈王座的引導者,是上個紀元毀滅的罪魁禍首,也是上個紀元唯一幸存至今的神靈!】

    剛才被巨獸拍中時,粉身碎骨一般的劇痛,也完全消失了。

    神父的臉上露出了愈發感興趣的表情,不等侯爵或者安娜等人多說什麼,他就扣動了扳機。

    “ !!!”

    雷鳴一般的槍聲響了起來。

    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101novel.com手機版閱讀網址︰

加入書簽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把《給,主說這個好使》,方便以後閱讀給,主說這個好使第84章 我需要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給,主說這個好使第84章 我需要並對給,主說這個好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