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世界

第一百九十章 帶你來看殺聖現場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小刀鋒利 本章:第一百九十章 帶你來看殺聖現場

    真實世界正文卷第一百九十章帶你來看殺聖現場戰場一隅。
    宋瀟當時憑借一股內心滔天怒火,血氣爆發衝入戰場。
    就像清幽真人說的那樣,遠觀,和自己親自參與進來,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旁觀之時,就算心中再怎樣怒火滔天,也總能保持三分理智在心頭。
    可當真正親臨戰場那一刻,眼看著一個個境界並沒有多麽高深,多半都在煉神、化虛,甚至還有不少高變化嬰不斷被那些惡心的爬蟲擊殺,宋瀟頭皮都有種要炸開的感覺。
    一身血氣……再也無法掩飾,衝天而起!
    他手中短劍,嗤出上萬米長的恐怖劍氣,接連揮動,前方幾隻巨大無匹,防禦驚人的甲蟲當場就被斬得血肉橫飛,嘶吼著慘叫著死去。
    那些原本即將被擊殺,臉上卻沒有任何畏懼,眼中隻有無窮戰意的明軍頓時就是一愣——宋瀟飛過來,以他們這種境界,根本就看不見人影!
    吼!
    一頭形似虎,渾身卻長滿如同鱷魚般厚重角質層的可怕生物,發出一聲憤怒咆哮,衝到宋瀟麵前,人立而起,掄起那隻大巴掌朝著宋瀟就狠狠拍了下來。
    這東西體長上百米,那隻巨大巴掌上麵,沒有多少道蘊,隻有單純的能量!
    轟然拍下瞬間,就連周遭的虛空都在瞬間坍塌下來。
    正在這裏殺伐,雖然無比慘烈,陣型卻始終保持完整的這支明軍當中,有人頓時大聲提醒:“道友小心!”
    他們看不見宋瀟的人影,卻能憑借經驗判斷出有人在幫忙。
    不知是誰,但肯定是自己人!
    宋瀟身形近乎虛幻,站在虛空中,揮動手中短劍,眸光冰冷地斬向這隻大巴掌。
    唰!
    一道光芒閃過,這形似虎的可怕生物那巨大手掌當場就被斬落。
    換做以往,宋瀟大概會第一時間衝上去將那“大巴掌”給搶過來,回頭是煮著吃還是做鹵味,全憑心意。
    現在卻完全沒有這種心思,這裏的衝天殺氣,無數正在隕落的同族年輕戰士,徹底激起了宋瀟內心深處那股暴虐。
    此刻,破境道蘊的“暗”,占據了主導地位!
    就他媽你們有負麵情緒?
    老子的負麵情緒爆發出來嚇死你們這群狗畜生!
    轟!
    宋瀟身上的暗屬性道蘊朝著那群爬蟲妖族鋪天蓋地覆蓋過去。
    在這過程中,屬於“佛”那一麵,讓他保持著一定程度的清醒,讓如同烏雲壓頂般傾瀉出來的負麵情緒精準避開那些明軍戰士。
    嗷嗚!
    嘶!
    此地無數爬蟲妖族的生靈,上至合道、下到化嬰,幾乎一瞬間就徹底瘋了!
    它們就是以負麵能量為食的生靈,可吃多了……一樣會被撐死!
    它們所能施展出來的,不過是各種負麵情緒的攻擊,宋瀟轟向它們的……卻是負麵的“道”。
    這兩者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宋瀟身上的負麵能量也太過磅礴,覆壓方圓數千裏範圍。
    刹那間,所有的爬蟲妖族全都崩潰。
    被反應過來的明軍用最快的速度擊殺掉。
    這裏流淌出來的血液,紅色……變得微乎其微,各種藍色、綠色、紫色……匯聚到一起,散發著衝天殺機。
    這時有一隻磨盤大的蜘蛛,突然從遠方橫空飛來,速度快到不可思議,身上散發著滔天氣息。
    這是一隻真仙境界的恐怖蜘蛛,在飛臨宋瀟這裏那一刻,它沒有任何停頓,硬頂著這裏超乎想象的暗屬性能量波動,朝宋瀟吐出一張巨大蛛網。
    蛛網鋪天蓋地,足有數百裏方圓,蛛絲晶瑩剔透,散發著超乎想象的可怕殺機。
    下方很多明軍戰士紛紛祭出法器,希望能幫助那個依然沒能看見身影的道友。
    宋瀟手中短劍隨手一揮,瞬間斬出上百道劍氣,將巨大的蛛網斬得亂七八糟,蛛絲上麵的所有能量,也在頃刻間消弭於無形。
    下方無數明軍徹底被驚呆了!
    到底是誰在幫他們?
    難道是大帝派出了身邊高手?可是……不是說金仙不能隨便下場嗎?
    他們把宋瀟當成了隱藏在暗中幫忙的金仙。
    盡管內心深處有些擔憂“金仙下場”會引來敵人陣營同樣境界的金仙報複,但在此時此刻,所有人都爽了!
    如果不是軍紀限製,很多人甚至有種大聲歡呼的衝動。
    宋瀟殺進來的這片區域,隻是戰場一隅,情況跟其他那些地方其實差不太多。
    隨著他的殺戮,這裏之前的均衡被完全打破,所有爬蟲妖族的生靈都在迅速的被擊殺。
    最讓這群爬蟲妖族生靈感到震驚不可思議的是那個它們看不見的可怕存在,竟然在用它們爬蟲妖族最擅長的暗屬性能量……擊殺它們!
    這簡直令人絕望到極致!
    很快,這邊的“異常”引來爬蟲妖族陣營中那些強大生靈的關注。
    眼看著真仙境界的蜘蛛殺過來,蛛網卻被一招破掉,自身也被無數道劍氣給斬得稀巴爛,有之前始終在掠陣的金仙層級生靈坐不住了!
    它認為有明軍中的金仙不守規矩,下場去殺“小朋友”!
    這是一隻超大的甲蟲,體長接近萬裏,宛若一顆星球,以接近光芒的速度,從遠方天空殺向宋瀟這邊。
    同時發出恐怖的神念波動——
    “既然你們不講規矩,就別怪我無情!”
    轟!
    一股恐怖天火,化作火雨,朝著宋瀟這邊落下。
    一些身在半空的明軍戰士或是爬蟲妖族生靈,不小心身上沾染這火焰,當即被焚燒成灰!
    宋瀟此時,也已經殺紅了眼!
    剛剛這一瞬間,他就已經不知擊殺了多少惡心的爬蟲。
    眼看這尊金仙層級的爬蟲殺過來,當即二話不說,拎著劍衝上去就砍。
    “誰是金仙?不過,伱金仙又能怎樣?”
    區區金仙一兩層的甲殼蟲子……老子會怕你?
    宋瀟這一劍太恐怖了!
    幾乎凝聚了他全部的道。
    高天之上,隨著那道璀璨奪目的劍氣,這隻擁有無比恐怖防禦能力的金仙層級甲蟲,竟被一分為二,當場劈成兩半。
    這一下……哪怕有著無比嚴明的軍紀,明軍這邊,依然在一陣驚呼過後,刹那間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聲音。
    宋瀟麵色清冷腳下踏著行字訣,衝到高天之上,再次接連揮動手中短劍,將這金仙初級的巨大甲蟲徹底給分解了!
    散發著強大道蘊的綠色血液,宛若天河一般,從天空中一條條往地上垂落。
    宋瀟運行九轉金身經,吸收此地道蘊,形成一道巨大漩渦,紫府中那道元神張開嘴巴,宛若一條橫壓星空的大魚,無數的道蘊,一瞬間就進了“它”的肚子。
    神山之巔,洪武大帝眼中綻放出兩道神光,隔著無盡遙遠的距離,穿透那裏的衝天殺氣與道蘊,有些震驚地看著這一幕。
    “那個小家夥……這是幾次突破自身極限?他……合道還是真仙?在殺金仙?”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根本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一旁清幽真人眼中也有神光閃過,認真觀察著那裏的情況,道:“我也不知道,流雲說他之前在天庭大殿曾放開過紫府,確定是九境合道,但現在看起來……好像也不怎麽確定啊!”
    清幽真人也多少有點糊塗了,九境合道……的確萬古罕有,聖人在世,都會忍不住親自下場收徒。
    但問題是,九境合道……已經領悟道之真意,擊殺真仙的確沒問題,可摧枯拉朽斬金仙?
    這真能做到嗎?
    所以他是真的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洪武大帝倒吸一口涼氣,還有身邊這老道看不清楚的人?
    那怪剛剛會說出那番話。
    “不行……不能讓他再在這裏打下去,會被盯死!”
    洪武大帝一臉嚴肅:“敵人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毀了他!”
    清幽真人也沒想到宋瀟竟然如此勇猛,下場之後,簡直如同殺神降世,剛剛那尊金仙下場之時,他已經暗中召喚一道法身殺過去,可還沒等現身動手,那金仙初級的大甲蟲……已經被宋瀟給砍了!
    “再看看!”
    他深吸口氣,輕聲道:“一味低調藏拙,對他成長未必有好處!小家夥過去就是太能藏了,在大氣磅礴,無敵氣勢碾壓一切敵這方麵……終究還是差了些。”
    洪武大帝看著他:“你真不怕他從此被敵方陣營給盯上?列入到必殺名單當中?”
    清幽真人淡淡道:“你我哪個不在必殺名單之上?還不是活的好好的?”
    洪武大帝無言。
    他本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的性子,對手下嚴苛,對自身更加嚴苛!
    無盡歲月,被他親自斃掉的同階敵人不知凡幾,為此……也是多次九死一生。
    可這年輕人……這年輕人太他娘的招人喜歡了啊!
    說不定真能成為這個世界的破局之人!
    他多少知道一些九州陣營最頂層的事情,聽說過神農和一群老輩大能曾經暗中培養過一些“種子”,這些年也曾見過長成“參天大樹”的絕世天驕。
    但卻怎麽都想不到,竟然還會有這種驚喜!
    在此之前,沒有哪棵,讓他一眼就愛上,甚至生出寧可親自下場,也要將其保住的心思。
    眼看著那年輕人在戰場中瘋狂鯨吞敵人道蘊,接著又以無比強勢的姿態殺進敵人陣營,眨眼之間,就將敵人數萬裏的陣營給生生打穿了!
    所經之處……留下一條血腥衝天的……真空地帶!
    洪武大帝臉上驚喜之色,越來越濃!
    “好啊!真好啊!”
    ……
    宋瀟不僅殺穿了戰場一隅的爬蟲妖族陣營,還在來來回回,反複橫殺!
    犁庭掃穴一般,就連身在戰場那些強大的明軍將領都徹底看呆了!
    “這是誰的部將?”
    “這是咱們的人嗎?”
    “是不是大帝派出了身邊的人?”
    爬蟲妖族陣營大後方,懸於遙遠天際那些被改裝成戰艦的巨大星辰內,有恐怖存在發出一聲低吼:“那是誰?為何如此勇猛?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他!”
    頓時有幾道流光,從那些巨大星辰中飛出,身上全都散發著明晃晃的金仙氣息,距離無盡遙遠,就已經對宋瀟催動了頂級秘術!
    什麽金仙對金仙?不存在的!
    麵對敵人陣營驚才絕豔的蓋世天驕,就連準聖那個層級的大佬,都會找機會下場,一巴掌將對方給拍死。
    洪武大帝這邊,同樣也有幾道身影,瞬間殺入戰場,朝著那幾尊金仙迎過去。
    恐怖的金仙大戰,直接展開!
    神通對神通,秘術對秘術,這既是陣營之戰,也是道爭!
    比拚的就是誰的道行更勝一籌。
    宋瀟這會兒,卻瞬間消失在了原地,搖身一變,變成一隻對這片戰場來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宛若一粒塵埃的蚊子!
    身上流淌出莫名道蘊,頃刻間就將身上所有的殺氣全部收斂起來。
    戰場中的明軍也好,還是那些爬蟲妖族也好,一下子全都失去了目標。
    或者說,敵我雙方,從始至終就沒有幾個能真正看見宋瀟的!
    噗!
    小蚊子橫衝直撞,直接在戰場中穿過一隻體型如山的巨大甲蟲紫府,並在刹那間將對方一身道蘊全部掠奪。
    然後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
    那幾尊金仙因為被攔住,同樣失去了宋瀟的目標。
    隻能怒吼著,跟洪武大帝這邊的幾尊金仙越打越高……漸漸被拖入天外戰場當中。
    宋瀟在變成蚊子接連斬殺幾十個真仙層級的爬蟲妖族神靈,並將它們的道蘊全部掠奪之後,又變成一口冰冷的飛劍,橫穿這片巨大戰場。
    徹底殺瘋了!
    他不斷進行著各種各樣的變化,破九的絕對領域,讓他在這片戰場當中所向披靡。
    前後有數次,有敵對陣營那邊的冰冷意念試圖將他鎖定,最終都被宋瀟甩開。
    一方麵是他的速度太快,變化多端,哪怕是準聖那個層級的生靈,也難以在短時間內,解析出他的氣息並將其鎖定。
    同時宋瀟每一次變化,都會抹去上一次的氣場,換上一種全新的!
    這種老六到極致的做法,讓敵對陣營那些強大的生靈甚至連他究竟人還是什麽,到現在都沒能搞清楚。
    另一方麵,清幽真人也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對方去鎖定宋瀟。
    他帶宋瀟來這裏,隻是想要讓這年輕人感受一下戰場的氛圍,明白整個九州所有生靈麵臨的是是什麽。
    如果能順便讓宋瀟獲得一些曆練,自然是最好。
    若是有危險,他會在第一時間帶著宋瀟遠離這裏。
    洪武大帝……這個鎮守九州真界北方的絕世強者,自然有辦法擋住敵人,並抹去一切關於宋瀟的信息!
    結果讓兩人都沒想到的是,宋瀟竟然在這片戰場上……徹底爆發了!
    展現出的那種蓋世殺機,就連他們兩人都忍不住感到心驚。
    想不到這個全麵爆發的年輕人……竟已成長到這種境地。
    如果他們知道宋瀟迄今為止,並非全盛狀態,還有兩個分身留在九州盛會現場。
    還有大量底牌握在手中,比如時光秘術、空間秘術,比如蘊藏無邊佛法的地藏經,再比如全麵爆發的絕對領域,以及聖器天幕旗等……
    始終沒有動用!
    他們所認為的全麵爆發,不過是全部實力的一部分!
    因為受到真實戰場的刺激,爆發出一多半。
    不知會露出怎樣表情。
    也不知清幽真人會不會再次感歎:“這個年輕人……太幾把老六了!”
    上麵有清幽真人和洪武大帝的關注,宋瀟在下方戰場之上,化身殺戮機器,不知疲倦地收割著敵人的生命,以及道蘊。
    這種恐怖戰場上的道蘊太豐富了!
    以至於正常情況下本該越打越力竭的宋瀟,在這裏有種如魚得水感覺。
    連身上青花瓷罐兒裏的鯤哥都被驚動,悄悄探出腦袋,趴在宋瀟口袋邊緣,大口大口地吞噬著各種妖氣道蘊。
    這片戰場太大,哪怕宋瀟如此瘋狂地殺戮,若在高天看去,也不過是在一隅活動。
    終於,宋瀟感覺吸收的道蘊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再繼續吸收,幾乎沒有任何效用。
    他紫府中的那道元神,也已經變得強大無匹,宋瀟甚至再次感受到久違的天劫氣息!
    這是……要衝進真仙境界了?
    道之真意,他從金丹破境那時候起,就已經開始不斷領悟。
    所以他入真仙境界,絕對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完全沒有任何桎梏和壓力。
    “不行,不能在這地方渡劫,太顯眼了!”
    清幽真人認為宋瀟身上缺少那種麵對大場麵碾壓一切的無敵氣勢,由此產生的問題就是缺乏真正的領袖氣質。
    實際上宋瀟在之前第九次突破自身極限那會兒,就已經在內心深處埋下了無敵信念的種子。
    隻是他將其埋藏得太深了!
    除非聖人親臨,否則就連清幽這種準聖……也同樣無從感知。
    此時宋瀟所在那片戰場,幾乎所有爬蟲妖族都已經被殺到徹底膽寒。
    這本是一群對生死早已看淡,腦海中幾乎全都是負麵殺戮情緒的生靈,它們並不畏懼死亡,甚至它們修行的法,在血液沸騰之時,會讓它們內心恐懼全部消失殆盡,隻剩下殺戮和嗜血的本能。
    可這始終藏在暗中,連模樣都見不到的生靈……真的太恐怖了!
    明軍這邊的士氣,卻已經突破到了天際去!
    他們不知道是誰在暗中幫忙,就連那隻金仙層級的大甲蟲都被一道劍氣給劈死,他們隻知道,這個暗中的幫手,給他們帶來的鼓舞,不次於洪武大帝身先士卒,在麵對恐怖敵人時殺在最前麵!
    “殺!”
    一個煉神層級的明軍手持利刃,砍翻對麵化虛層級的大甲蟲,被崩了一臉的綠色血液,喉嚨裏卻發出凶狠的咆哮。
    噗!
    另一隻甲蟲的如同神兵鋒利的觸角,狠狠刺穿他的胸膛,這名戰士卻反手就是一刀,將這堅硬無比的觸角斬斷,有鮮血從他嘴巴裏噴出,卻怒吼著揮刀衝上去,將正在嘶吼的、少了一隻鋒利觸角的甲蟲劈成兩半。
    眼看著又有兩隻恐怖的大蟲子向他殺來,周圍戰友一個接著一個的倒下,他也無力抵抗,卻發出一聲怒吼:“九州無敵!”
    轟!
    一隻合道層級的甲蟲當場炸開了,血肉橫飛,道蘊亂舞。
    另一隻強大的合道甲蟲被一束突如其來的光芒給斬成兩半。
    隨後,一道身影,出現在這名戰士麵前,一伸手,將這名戰士胸膛殘留那段觸角吸出,接著有磅礴生命精氣將他籠罩起來。
    已經做好了死亡準備的明軍戰士呆立當場,耳畔傳來一道聲音:“別愣著,繼續殺!”
    他回過神,再往那方向看去,那道本就籠罩在大道迷霧中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這個明軍戰士渾身一激靈,發現身上的傷勢徹底恢複。
    “殺!”
    他揮動利刃,跟那邊還活著的戰友一起,再次形成一個全新戰陣,朝著敵人殺了過去。
    宋瀟行走在這片戰場上,已經記不得自己究竟殺了多少敵人,更記不得隨手救下過多少九州同胞,他不知疲倦,也不再瘋狂吸收道蘊,大道迷霧籠罩下的那張堅毅的臉上,眼神無比清明。
    他此時,已經明白了清幽真人帶他來這裏的目的。
    這種龐大的戰場之上,個人能力……微不足道!哪怕他再怎麽能打能殺,就像當年人間三國時期的典韋一樣,擁有萬夫不當之勇,隻憑一個人,也終究難以扭轉整個戰場局勢。
    什麽樣的人才可以一個念頭就將這種局麵徹底改變?
    唯有聖域!
    那才是真正的……可以主宰世間生靈的存在!
    如果說進入這片戰場之前,他也有過追尋至高,成為無上的念頭,那麽此時此刻,這個念頭已經從一顆種子,成長為參天大樹!
    他比之前任何時候都渴望……能夠變得更強大!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他身邊,輕聲道:“咱們,該走了。”
    宋瀟在他來的瞬間就已經生出感應,轉頭看向清幽:“這就走嗎?”
    清幽對他笑笑:“你已經在這裏找到了自己缺失的東西,但還不夠,跟我走,我帶你去下一個地方。”
    宋瀟看了眼依然廝殺的戰場,看著依然不斷倒下的明軍戰士,沉默了一下,還是問道:“不能幫他們打贏這一戰……再走嗎?”
    清幽笑笑:“這一戰,咱們已經贏了!”
    他看著宋瀟:“洪武大帝,在此之前,最慘一次幾乎全軍覆沒,但他也贏了,知道為什麽嗎?”
    宋瀟道:“是敵人已經全軍覆沒了?”
    清幽道:“是的,幾乎全軍覆沒,和徹底全軍覆沒,還是有區別的。走吧,不要為這群死去的戰士擔心,洪武大帝這邊,同樣也有小輪回係統。這些戰士,很多都是百死之魂!他們境界或許沒有多高,但他們的堅毅程度,遠超你想象。”
    洪武大帝……也有小輪回係統?
    宋瀟有些吃驚,他在戰場上這麽長時間,確實沒有見到那些戰死之人的魂體,當時隻顧著殺敵,並未想到太多,這會兒回想起來,的確是有些怪異的。
    總不能所有魂體,都被對方給打到魂飛魄散吧?
    “其實不僅我們,敵人那邊也是一樣,大家都在用這種方式,反複淬煉打磨麾下生靈的意誌,”清幽真人看著宋瀟,“還是那句話,三大陣營,都在等待!”
    隨後,他帶著宋瀟從這裏離去。
    離開前的一瞬間,宋瀟精神識海中突然出來一道聲音:“小家夥,感謝你為我軍將士的付出,期待下次見到你時,你已可以鎮壓一個時代!”
    這是……洪武大帝?
    從人間長大,深受人間影響的宋瀟,臉上露出幾分激動之色。
    清幽微笑看著他:“那位非常喜歡你!”
    隨後,兩人身影消失在此地。
    ……
    “此地名為天狼淵,”一片浩瀚星空中,清幽指著前方無盡遙遠的一片漆黑深淵,對宋瀟說道,“這裏藏著一尊苟延殘喘的老妖,昔年的聖域大能,掙脫封印之後,如今已經跌入到準聖領域,躲在這裏,靜待死亡。”
    宋瀟眼中露出震撼之色。
    聖域……跌落境界成準聖,苟延殘喘躲在這裏靜待死亡?
    看了眼清幽,心說您別唬我,有哪個如此強大的生靈,會甘心靜待死亡的?
    清幽笑道:“它原本是在這裏等待再次崛起的機會,不過今天我來了,它就隻能迎接死亡。”
    說話間,他朝著前方飛去,對宋瀟道:“帶你來看殺聖現場!你好好觀摩,認真感受聖這個層級的戰鬥究竟是怎樣的!”
    隻是神念波動的一句話功夫,清幽的身影,便已經完全消失在宋瀟眼前。
    哪怕他張開真實之眼,依然沒能精準捕捉到清幽身形,隻看見一道殘影,沒入那綿延幾億裏的巨大深淵當中。
    下一刻。
    深淵中猛然間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
    “你這小輩,也敢來此地送死?”
    這神念波動太恐怖了,直接將深淵之上,無盡虛空中的大量星辰生生震落。
    有些當場爆碎!
    尤其那些發光發熱的恒星爆碎場麵,簡直如同星空末日,整片虛空都在刹那間徹底塌陷下去。
    無數道恐怖射線,以超越光芒的速度爆發出來,洞穿虛空,磨滅萬物。
    “聖”之力……可怕到無以複加!
    當中一些恐怖射線幾乎須臾間便射到宋瀟麵前,一道無形的結界,將其攔住。
    不用真實之眼,也能看見那裏虛空泛起劇烈漣漪波動。
    這時,那浩大深淵中傳來清幽的神念波動,這尊闡教教主,發出不屑地冷笑——
    “沒錯,本尊今天,特地來此送你去死!”
    隨著這道聲音,那片無比幽暗,連光芒都能吞噬的深淵像是瞬間沸騰了!
    無數恐怖的道蘊蒸騰而起,散發出無量光芒,將那裏映照得亮如白晝!
    宋瀟看見,一隻體型大到難以想象的白色甲蟲,渾身上下綻放著無盡的聖潔光芒,自那深淵中看似緩慢,實則速度快到無與倫比的升起。
    這東西大到超越宋瀟認知,人間的太陽跟它比起來,大概就像一顆小糖豆。
    太他麽的大了!
    這體內得裝著多少道蘊,又裝了多少能量?
    難怪一道恐怖的神念波動都能震碎恒星。
    再看清幽真人……如果宋瀟不動用真實之眼,甚至看不見他的存在。
    很難想象,一尊曾經的爬蟲妖聖,身上不僅沒有半點負麵暗能量,居然還充滿了聖潔氣息?
    這是物極必反?
    接著雙方爆發超恐怖大戰。
    清幽真人劍指一掃,那片無盡深淵的虛空頓時被一分為二,整個空間……瞬間錯位!
    “這是……空間之力?”
    宋瀟臉上露出驚喜之色,他認真觀摩,一尊準聖施展出的空間道蘊,對他來說意義重大!
    可以從中學習到太多之前隻能領悟,卻無法實踐的東西。
    那隻碩大無朋的白色甲蟲身上,大量聖潔光芒直接化成一道煌煌劍氣,朝著清幽真人斬去。
    那錯位的空間,將白色甲蟲身體斬出一道巨大傷口,有鮮紅血液……從那裏麵流淌出來,飄散在大淵深處,形成一條血色天河。
    甲蟲斬出那道充滿聖潔氣息的煌煌劍氣,一閃而逝,同樣也在清幽身上留下一道難以磨滅的可怕傷口。
    “空間力量?你就這點本事嗎?”
    白色甲蟲冷笑,身上聖潔氣息再次凝結成一道劍氣,迅速斬來。
    清幽身形消失在原地,那裏的空間同樣也被切開了!
    暗到宋瀟真實之眼都難以看清的大淵被劈開一道缺口,那裏發生滅世的巨響。
    “嗬嗬,這不過是開胃菜。”
    身上那道傷口也在流血,小小軀體……同樣流淌出一條恐怖血色天河的清幽真人笑得很淡定。
    接著有一方印,從他眉心紫府中飛出。
    對比白色甲蟲那恐怖體型,連一粒塵埃都算不上的那方印,一下子就出現在它的上方,狠狠砸落下去!
    從始至終,宋瀟一直睜著真實之眼,卻依然很難捕捉到那方印的軌跡。
    “聖”這個領域的戰鬥,著實神鬼莫測,令人難以預料。
    不過宋瀟依然很努力地在觀摩著,甚至同時在精神識海當中同步推演雙方的戰鬥!
    他不敢全麵推演,那樣的話,他的精神識海會在瞬間炸開。
    隻能大幅降級,將雙方的境界降到金仙層級,努力在其中尋找著“道”在虛空留下的痕跡,解析雙方攻擊時那種出神入化的手段。
    說實話,清幽並沒有想過宋瀟能做到這一步。
    之前帶宋瀟去北方戰場,是想用最真實、最殘酷的戰場,讓這個老六慣犯全麵激發內心血性,爆發出堂堂正正的皇者氣息!
    九州陣營的頂層大佬內心深處,真正的天帝候選人,從來不是各方陣營推舉出的那些一代代驚才絕豔的天驕。
    而是能在這種最殘酷的戰場之上,以碾壓姿態橫掃一切敵的蓋世王者!
    隻去那些古戰場,經曆小規模的戰鬥,擊殺同代天驕,最多……也就隻能成為一個聲名遠揚、令人畏懼的強者。
    想要破局,不僅要擁有無法打破的無敵信念,更要真正具備鎮壓一個時代的本事!
    那兩個陣營,同樣也在做這件事情。
    用的手段各有不同,但目的……卻是一樣的。
    結果在北方戰場,宋瀟給了他一個巨大的驚喜!
    原來這個對他們來說年輕得過分的小家夥,早已在不知不覺中,埋下了那顆無敵的種子。
    看似拚命隱藏自身實力,那顆道心深處,卻是從不缺乏血性!
    這很出乎清幽真人的預料,於是他當場做出決定,帶宋瀟來到這個他早就想來,但從沒想過帶被人來的地方。
    讓宋瀟親眼看一次“準聖之戰”是什麽樣子!
    他知道宋瀟根本看不到什麽,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隻有看不到,才能讓這年輕人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不是說你合道九境斬金仙初級,就是無敵了。
    這世上,還有太多你理解不了的戰鬥方式,對準聖來說,合道九境,不過是一隻可以隨手按死的螞蟻。
    清幽要讓宋瀟既有無敵信念,又可以清晰認識到自身的不足。
    這一戰後,再帶他去一個地方,此行就算圓滿。
    隻是讓這尊準聖大佬想不到的是,宋瀟……再次給了他一個不可思議的驚喜!
    不僅能夠看到……而且還在精神識海中“建模”進行推演!
    雖然這過程非常艱難,但正常情況下,能夠做到這一步的……至少也得是金仙五六層,還得是這個領域裏麵,最驚才絕豔的那一小撮!
    當然,清幽現在並不知道。
    他正在用番天印,鎮壓曾經入過聖域,如今跌落境界,腐朽不堪的白色大甲蟲!
    咚!
    大淵深處,爆發出不可思議的劇烈爆鳴。
    緊接著便傳來白色甲蟲淒厲的嘶吼聲音——
    “番天印……這東西怎麽可能在你手上?”
    清幽說道:“我是闡教教主!”
    光海燦爛,道蘊衝霄。
    那片浩大的宇宙深淵徹底炸開了!
    腐朽不堪的白色甲蟲身上那聖潔光芒不再,轉化成濃鬱到極致的暗屬性能量。
    它還在瘋狂的拚死抵抗,接連吼碎無數顆巨大星辰,在垂死掙紮。
    “似你這種早該被葬在歲月中的垃圾,任你苟延殘喘活到今天,已是我們的失敗!”
    轟隆隆!
    番天印接連不斷向下轟隆,碩大無朋的白色甲蟲終於徹底炸開了。
    那裏出現難以想象的恐怖異象。
    須臾之間,宋瀟一雙真實之眼被刺痛,整個紫府都有種要炸開的危機。
    他當即轉身,閉上雙眼。
    兩行血淚,順著眼角流淌下來。
    聖隕瞬間,世間生靈,皆不能注視!
    清幽根本就沒想過宋瀟能從頭看到尾,所以壓根就沒想過聖隕瞬間,宋瀟會有受傷危機。
    在他的認知當中,整個戰鬥過程,連同最後的聖隕,都是發生在另一個頻率空間的事情,正常情況下,宋瀟唯一能感受到的,應該就是雙方戰鬥產生的那種可以輕易摧毀星辰的超強波動!
    他已經提前在宋瀟麵前築了一堵“牆”!
    “尼瑪,跌落境界的聖域生靈……死的時候都這麽可怕嗎?那它活著的時候,全盛時期,是不是朝它看一眼……都能鎮死我?”
    宋瀟心砰砰跳著,真嚇得不輕,隨後他喃喃輕語:“老子,要成聖!”


如果您喜歡,請把《真實世界》,方便以後閱讀真實世界第一百九十章 帶你來看殺聖現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真實世界第一百九十章 帶你來看殺聖現場並對真實世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