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雲之上修仙記

第八章:死裏逃生的蜀山弟子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紫千絮 本章:第八章:死裏逃生的蜀山弟子

    璃漠看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身影後,道:“阿影,去跟著雲熙,保護她安全,看看究竟是誰要害她。”
    “好,馬上去。”一個黑衣修士突然從樹上竄了下來,說完便又再次消失了。
    幾日後到了江南已是入夜時分,雲熙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好生熱鬧,河邊有各種攤販,河裏有花燈遊船,漿聲燈影,唱曲猶如黃鸝鳥,清脆悅耳。這裏到處都是金粉樓台,鱗次櫛比,很美很繁華。雲熙看著一個做糖人的小商販,湊上前去買了個小龍糖人,風華也買了個,儒鈺便跟在後頭付錢。
    他們找了個客棧開了四間房,在三樓一人一間並排著,雲熙和風華的開在中間,兩個少年分別在他們旁邊。他們放下包袱出去找了個聽戲曲的小樓吃飯,卿鳶說道:“這麽繁華熱鬧的地方,看起來不像有惡妖作亂。”
    風華看著戲曲,一邊喝酒,雲熙與風華幹了杯,笑道:“找到知音了。”
    風華笑道:“我千杯不醉,不耽誤辦事。”
    這夜裏,他們吃了兩個時辰才出去,此時,打更聲響起,已是夜半子時,外麵依舊熱鬧非凡,雲熙一貫作風喝醉了看著眼前有白衣男子便追著抱,這舉動瞬間將其他幾人嚇傻,他們忙拉著她來到河邊吹風,風華故意問道:“你是真心喜歡我表哥的嗎?”
    雲熙笑的跟花兒一樣,蒼白臉色此時浮起一片緋紅,雲熙轉身一把抱住她,笑道:“喜歡的不得了。”
    風華笑道:“既是兩情相悅便好,好過單相思千百倍。”
    此時天上烏雲密布,突然下起暴雨,剛才還熱鬧的人群瞬間跑散了,一些小攤販推著自己的小推車跟逃命似的就跑了,遊船畫舫上的人也一頭紮入船艙內。
    雲熙仰頭看了看天空,冰涼的雨水落在臉上,她瞬間酒醒了,她突然指向遠處的天空有一隻巨鷹飛來,驚訝道:“好大的鳥。”
    卿鳶說道:“這江南地帶哪來的這麽大的鷹,誰家養的嗎?”
    隻見那飛鷹直接飛過他們頭頂,直徑飛向了一處山上,儒鈺說道:“我們跟去看看。”
    風華點點頭,立即禦劍追去,雲熙在身後緊緊抱住她,卿鳶也禦劍飛去,儒鈺拉著他衣服,說道:“我們往左邊,它要繞過這座山峰。”
    果不其然,它在第二座山峰上停下,一頭紮到了密林裏,雲熙一行人也便停在密林裏找去。
    雲熙說道:“沿著小路往出口走,這林子這麽密,莫說那麽大一隻鷹了,便是個人也不容易走。”
    到了出口時,隻見一塊空地上有座茅草屋,那隻巨大的鷹張開翅膀匍匐在草地上,卿鳶說道:“莫走過去了,怕它見陌生人抓狂發飆。”
    風華看著那茅草屋,若有所思道:“它主人會不會在裏麵,而且什麽人會住在這裏呢?”
    雲熙想了想,道:“我去看看,你們就在這兒。”
    風華連忙拉住她,道:“莫去,萬一惡妖躲在裏麵,傷了你呢?我們靜觀其變,找機會將它內丹拿了。”
    雲熙笑了笑:“莫怕,不要擔心。你們留在這。”
    雲熙膽子一向很大,她說罷便朝外麵走去,那巨鷹看了眼雲熙,激動的展開了三米長的翅膀,滿目凶光的看著雲熙,雲熙卻沒理它,直接一個健步跑到茅草屋前,一腳踹開大門瞬間被屋裏的一屋果子淹沒了,巨鷹連忙展翅將它的果子護住圍成了一個圈。
    而雲熙正在那個圈圈內,她好不容易從一堆果子裏爬了出來,她說道:“這是你的存糧艙?”
    那巨鷹聽的懂人話般點點頭,雲熙便踩在一堆五顏六色的果子上向它走去,她摸了摸它胸前的毛發,又抱了抱它,它頓時愣住了,過了會兒它低頭貼著雲熙,雲熙悄悄對它道:“我喜歡你,莫傷害我。你長這麽大還沒成精化人形很容易變成修士的目標,以後你就跟我了,我幫你化形,好嗎?”
    巨鷹點點頭,此時,風華等人遠遠看著驚的說不出話來,雲熙便拉著它合上的翅膀帶上他巨大的身軀朝幾人走了兩步,果子瞬間散落一地。
    風華幾人走了出來,看了看雲熙又看了看巨鷹,雲熙說道:“你們莫怕,它不傷人,它是好的,我留它在身邊。”
    雲熙說罷轉身看了看那些果子,道:“大家幫下忙,把果子給它藏回去,這可都是它一顆一顆囤起來的糧食。”
    儒鈺走上前摸了摸它的毛發,還點了點頭,道:“養的真好,這毛發油光發亮的也值錢。”
    卿鳶揮了揮手,便將那些果子瞬間移回了茅草屋裏,他的手指突然變回了細長爪子,瞬間又變回了手指,雲熙驚訝道:“你,也不是普通人?”
    風華伸手梳理著巨鷹的棕色毛發,說道:“他也是妖怪修成人形,到底是什麽妖怪,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他的身世。”
    雲熙便笑了笑,風華抬頭看了看巨鷹的細長腦袋,說道:“很難為你,光靠吃果子還能長這麽大。”
    儒鈺望向巨鷹若有所思問道:“你在這邊時間長,可知這邊有惡妖?”
    巨鷹點點頭,雲熙便接著問道:“可知他們在哪裏?”
    巨鷹趴下示意雲熙坐在它背上,而其他人也想上去坐坐,巨鷹卻將他們抖了下去,氣的風華嘟囔道:“小氣鬼,早知道就奪了你內丹。”
    巨鷹無視她高傲一揚頭,雲熙說道:“我們出發。”
    巨鷹瞬間騰空而起,帶著雲熙直衝雲霄,風華等人便禦劍跟在他們後頭。
    一炷香過去,巨鷹將他們帶到一汪水潭前,它伸著翅膀指了指水潭裏麵,隻見深不見底,幽綠的發光,雲熙說道:“惡妖藏在這下麵?”
    巨鷹點點頭,風華說道:“走,下去看看。”
    雲熙點點頭,又摸了摸巨鷹,道:“我們下去,你在這兒等我們。”
    雲熙說罷便一頭紮入裏麵,風華幾人陸續跟上,他們繼續往水下潛,雲熙突然發現有個洞,他們遊了進去,隻見裏邊別有洞天,一個石洞,裏麵有各種奇形怪狀的鍾乳石滴著幽蘭的水。他們濕噠噠的走在裏麵,風華在手心變出一盞燈,施法往前一送,幽暗的洞裏瞬間光亮起來,雲熙說道:“這妖怪還真會找地方躲藏,在這水裏施法弄了個結界,水會想到這口野潭有問題。”
    再往裏邊不知道走了多長的路,隻見一堵朱紅色的大門關著過不去了,風華手心燃著幽蘭火焰,輕聲道:“你們往後退一退,我砸了它,連同門口的妖怪一起滅了。”
    那團火焰越來越大,甚至在掌心跳躍,照亮了整個石洞,她白色的衣黑色的發在能量光波中翩飛,她念起口訣,迅速將火焰送了過去,隻聽‘砰’的一聲巨響,那朱紅大門瞬間炸的粉碎,地麵甚至起了一個大坑,當迷霧散去,門後的幾個臭魚爛蝦妖怪屍體出現在眼前,風華收回手,她笑道:“區區幾隻小妖,算得了什麽。”
    儒鈺笑道:“先別高興太早,這隻是看大門的,我們繼續往裏麵走。”
    走了一會兒,一個淺藍衣服的翩翩公子出現在不遠處的寶座上,他居高臨下看著台階下的他們,而周圍也圍了一群小妖,那些小妖正挑釁的看著他們,其中也不乏幾個妖怪正抓著個凡人吸著他們的陽氣,雲熙怒道:“你們真是作惡多端,丟了妖怪的臉。”
    那翩翩公子說道:“你們看我修的多好,相貌端正,一身法力,我吸百來個人的陽氣抵的上你們修一百年,到底是誰丟了誰臉。這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這不就是你們人類的遊戲規則嗎?”
    風華聞言皺起眉頭,厲色道:“這話我聽著怎麽如此不舒服啊。”
    那翩翩公子笑道:“就憑你們幾個蜀山弟子,還想除掉我,我的修為比你們都高,你們這般送上門,本尊甚是高興。”
    儒鈺拔出劍,道:“廢話如此多,來吧!”
    接著便陷入了一場混戰,風華對翩翩公子,其餘人便應付著周圍千軍萬馬衝上來的妖怪。
    風華捏起法術,凝結住洞內所有水珠冰霜化成無數利刃向他打去,翩翩公子閉上雙眸,一手揮劍念著口訣,迅速在周身布下一道結界,能量光波越來越大,那些來勢洶洶向他奔湧而去的利刃在他的光波抵擋下,他隻中了數刀。
    傷口流出鮮紅的血染了衣裳,風華見狀繼續捏訣,一道道劇烈紅色光波迅速向他打去,他吐了一大口鮮血,卻邪魅一笑,道:“我殺了那麽多修士,吃了那麽多內丹,吸了那麽多凡人陽氣,你還能傷著我,有意思,有些本事。接下來,我要讓你嚐嚐什麽是一擊斃命。”
    隻見翩翩少年麵目漸漸猙獰,頭部逐漸化成了一個黑熊頭。他一揮手,一把血紅的劍變得巨大,發著亮紅的光,能量光波在他劍上形成了一團團紅光,閃的眾人眼睛也睜不開,驚的風華連忙在周身布下結界。就在此時,那劍與能量一齊打了過來,還沒布完結界的風華躲避不及,瞬間被擊飛,而那血紅的劍還在向風華奔去。
    儒鈺見狀連忙上前迎上一擊打過去,並飛身抱住風華念動口訣使劍迎擊而上,卿鳶也加入了進來,他捏起法訣打到劍上直逼的那翩翩少年一直後退,那翩翩少年被打的節節後退,越來越吃力,便加大了力度催的劍上紅光閃爍,他發出了吼叫,道:“都給本座死。”
    此時,儒鈺抱著風華雙雙瞬間被擊飛,而卿鳶則落在了地上,手撐著劍,他捂了捂疼痛的胸口,吐了一大口鮮血,那翩翩少年,得意的看著他們倒下,雲熙看著那翩翩少年冷笑一聲,陰沉道:“讓我來試試我的修為,勉為其難的拿他練練手。”
    此話一出,逗得那翩翩少年狂笑,他指著雲熙像指著一個笑話一樣道:“好狂的口氣,你一個人類,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十幾歲的小丫頭,讓我看看你有什麽本事,盡管拿來。”
    風華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向雲熙走去,說道:“你莫要過去,他的修為很高。我都不一定打的過,你莫過去,讓我來。”
    雲熙卻回頭看向她,她雙手按著她的肩,說道:“你就安心在這坐著,等等我,我很快就能解決完他,再回去一起喝酒。”
    卿鳶與儒鈺卻不擔心,他們走到風華身邊,看著雲熙。
    雲熙扯下發上係著的紅飄帶緊握了雙拳,那翩翩少年突然一笑,道:“這是要對我使用美人計啊,不錯,本座就喜歡這一套,看你長的不錯的份上,讓你做我第五十二個妾室,給你數不盡的榮華富貴。”
    雲熙邪氣一笑,道:“讓你看看什麽是真正的千年修為。”
    她握著紅飄帶的手一揮,紅飄帶瞬間化成了一道道利刃般的血紅蝴蝶無孔不入的飛向了他,她捏法念訣,一道道強烈紅光從她掌心打出,她將掌心刮破,以血做光,將能量光波瞬間提到萬丈之高,水潭之上瞬間沸騰不斷‘砰砰砰’炸起幾丈,飛出數十米之遠。
    雲熙繼續施法念訣,整個人浮上空中,紅衣翩飛黑發纏繞,妖嬈美麗,周圍無數鍾乳石全部化成了一團團紅色的能量光波一齊向他打去,逼的那翩翩少年不得不使用全部力量來抵抗這重重一擊。他頓時在周圍建立起無數個結界,再捏訣發起攻擊一個個能量光波打過去,卻還是未能承受住雲熙調用全身力氣修為的一招,瞬間被血紅蝴蝶與能量光波吞噬,他不甘心的發出撕裂般的大吼聲:“不……”
    能量光波相撞,一聲聲爆炸巨響,雲熙自己也被能量光波瞬間擊飛,她一口鮮血噴出,身體無比的疼痛,正當她重重落在地上時,風華飛身上前接住了她,卻連風華也被能量光波再次擊飛。
    儒鈺與卿鳶見狀二人連忙使劍訣飛過去將她們二人挑在劍上帶回了身邊。
    雲熙此時臉色煞白的暈了過去,而她的身體也是多處皮膚爆破裂口,鮮血橫流,染紅了整條淺色紅裙。
    風月連忙拿出丹藥放入她口中,卿鳶原地坐下,給她不斷輸送靈力。
    幾柱香時間後,卿鳶抱起止住血的雲熙與風華和儒鈺回客棧去了,而那巨鷹,當他們到了水潭之上,它早已不見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病嬌雲之上修仙記》,方便以後閱讀病嬌雲之上修仙記第八章:死裏逃生的蜀山弟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病嬌雲之上修仙記第八章:死裏逃生的蜀山弟子並對病嬌雲之上修仙記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