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雲之上修仙記

第一章:重生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紫千絮 本章:第一章:重生

    風高月下,雨水瓢潑中,一位披頭散發的紅衣女子滿身鮮血的從一堆屍山中爬起來,她低頭看了眼插在胸前的劍,她咬了咬牙奮力拔出,疼的麵目煞白,她張嘴大口吸氣拚命忍住疼痛,始終一言不發。她看著腳下如山的屍體,冷笑一聲,解開胸前嫁衣絲帶,褪去一襲朱紅嫁衣,露出一身白色底衣,她衣不蔽體的踩著一具又一具冰冷屍體向山林深處走去。
    月色朦朧高照,灑落在深夜的青翠欲滴樹林尖尖上,她渾身劍傷,麵色蒼白的一隻幽靈般,一陣陰風吹過,掀起她墨黑長發與一條束發紅絲帶在寒風中飛舞。
    她一直走到了清晨收露,也始終不見一束陽光進來,她抬頭望了望天,突然才想起她已被扔入亂葬崗,且是終日不見陽光的秦沉山亂葬崗,她低聲囔囔道:“為何,為何,生而為妖,我隻是修仙而已,為何這個世界容不下我,天地這麽大,為何沒有我的容身之處,為何人人都想要我死,為何連他也要我死。”
    她感覺到靈力在一點點流逝,身體越來越虛弱時,一把扯下係在發上的紅絲帶放在手心盤成一隻血色蝴蝶,她再將自己破碎的元神注入血色蝴蝶中,說道:“我拚死護下的元神,你代我活著,你要好好修行,重新開始,這次,別再修仙了,帶著我的記憶投胎成人,做一個普通平凡的人。”
    血色蝴蝶煽動著翅膀飛出她手心,她便倒在了地上,她看著血色蝴蝶在寂冷的夜空中飛舞,盤旋在她身上,她說道:“走吧,帶著我的記憶,避開他。”
    她說罷便閉上了雙眼,一頭青絲瞬間如銀白如月。
    幾日過後,一群少年搜尋到這裏,一名白衣少年拚命喊道:“雲姑娘在這,大師兄,快來。”他一邊喊著一邊解下自己外袍披在她身上遮住破爛衣裳。
    一名極清俊的黑衣男子瞬間飛奔了過來,後麵還跟了幾名男男女女,黑衣男子雙眸狹長連忙蹲地將她橫抱起依靠在他懷裏,他的淚水一直在眼眶裏打轉,他輕顫低聲說道:“阿雲,你活過來好不好,殺你的那個不是我,對不起,我被人困住了,有人假扮我。阿雲,我不在乎你是妖,我隻在乎你是阿雲。”
    他撫摸著她蒼白美麗的臉頰,一手擦去她嘴角幹涸的鮮血,他低頭臉貼著她的臉,眸子中一片絕望。他緊緊將她擁入懷中,說道:“我什麽都依你,隻要你活過來。”
    此時,大家也都很難過,你看我,我看你,卻誰也沒上前打擾這份寧靜。
    良久過後,他將她抱起,說道:“從此,我與長秦師門再無關係。”
    大家急忙說道:“大師兄,這不可。”
    他厲色回眸看向他們,說道:“你們莫再跟過來。”說罷便抱著阿雲飛向了遠處。?
    剩下這些長秦弟子原地跺腳,一位清秀女子說道:“這我們回去怎麽向師叔交代啊。”
    一名眉宇間竟是英氣的男子說道:“四師姐,你們先回師門,我與大師兄親近些,我悄悄跟過去,看看可還有辦法讓雲姑娘複生。”
    四師姐想了下,回道:“那好,璃漠,你要好生勸說大師兄,我們先回師門。”
    待大家散去,血色蝴蝶此時已飛向了長空,它往平凡人家飛去,落在一棵樹尖上被一大肚女子吸引住了,隻見這女子正坐在荷塘邊釣魚,她美麗大方一邊大口大口啃著西瓜,啃完便大幅度使勁順手向後邊扔去,一旁伺候的兩名丫鬟急忙說道:“少奶奶,您小心些。”
    這女子便在兩名丫鬟的摻扶中站起身,將魚竿往旁邊一扔,看著滿塘蓮花,說道:“無妨無妨,本大小姐身體好著呢,隻是這該死的魚我釣了一上午了還不上鉤,明日再來。”
    女子說著便甩開了兩名丫鬟的手,自己大步走去,但還沒走幾步,便踩著了自己亂扔的西瓜皮滑了一跤,把一旁兩名丫鬟嚇得瞬間臉色蒼白。女子大聲喊著疼痛,兩名丫鬟連忙扶著少奶奶要往回走,女子說道:“不行了不行了,我要生了,肚子好疼,我把孩子摔出來了。”
    其中一名粉色衣服的丫鬟說道:“我趕緊跑回去叫大少爺和老爺夫人,你們在這等等。”
    另一名黃衣丫鬟一邊脫著自己外衣轉身往荷塘跑一邊說道:“你快些,我去荷塘邊弄些水給少奶奶擦汗。”
    這時,那蝴蝶頓時化成了一道紅光飛入了女子體內,她頓時更痛了,喊道:“你們少廢話,快去,我越來越痛了,疼死我了,我不生了,不想生了。”
    她一邊罵著:“寧淩這個混蛋,我說先不生,他偏要生,害得我現在要疼死了。”
    過了一會兒,粉衣丫鬟帶著一位白衣翩翩公子趕來,身後還跟著一群家丁,他急忙上前抱起地上女子一路飛奔,一邊說道:“純兒,你忍著些,爹娘已經在家準備了,穩婆也馬上到,我們馬上到家了。”
    女子一邊錘著他胸口,一邊又憐愛的將頭埋入他懷中,說道:“疼死我了,你這混蛋。”
    他們一路飛奔過大街小巷終於回到了寧府,老爺夫人早已在大門外焦急等著了,他們看見寧淩抱著女子回來,連忙上前看了眼,噓寒問暖道:“別怕,純兒,穩婆已經在房間等著了。”
    幾柱香時間過去了,隻聽來女子在房間疼的叫喊聲,寧淩急的在門口隻打轉轉,寧淩說道:“還要多久啊。”
    老爺與夫人也急的在門外走來走去,夫人說道:“莫急莫急,應該快了。”
    又是幾柱香時間過去,終於迎來一聲嬰兒啼哭聲,清脆嬌豔,產婆連忙將孩子穿上衣服抱了出來給大家看看,說道:“恭喜老爺夫人,恭喜少爺,少夫人生了個千金。”
    寧淩接過孩子,看著嬰兒肥嘟嘟白白嫩嫩的臉頰,他忍不住親了口,說道:“爹的好閨女。”
    說罷便將孩子給了老爺與夫人便跑進了產房,隻見一旁丫鬟正在給女子收拾身下血跡,寧淩拿過一旁毛巾打濕水擰幹後給女子擦著額頭大滴大滴的汗液,此時女子已脫虛暈了過去,寧淩心疼道:“純兒,我們生了個閨女,辛苦你了,純兒。”
    三年後,小女娃已長大了些,此時,少夫人聽著前院雞直叫,拿了根雞毛撣子便從後院追到了前院,她看著正在雞籠裏拔雞毛的小女娃,再看看這一窩隻剩零零散散雞毛的小動物,生氣道:“雲熙,你給我住手,你這樣拔雞毛雞不疼嗎?天天不是追雞拔毛就是薅狗毛,哪有你這般調皮的女娃娃。”
    她說著便將小女娃從雞圈裏一手提出來,拿著雞毛撣子便是對著她一頓輕輕招呼,小女娃忙哭道:“娘,不要打了,雲兒疼。”
    少奶奶這才停下,她說道:“你知道疼,你拔雞毛薅狗毛的時候它不會疼?”
    小女娃擦了把眼淚,說道:“娘親,我錯了。”
    少奶奶看著眼前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看著她哭她也心疼,便說道:“追錯就改就是好孩子,娘親帶你去洗把臉。”
    這時寧淩從外邊回來,依舊是一襲白衣,他走了上去高興的抱起允兒,說道:“純兒,今日雲兒乖不乖?”
    純兒依偎在男人身旁,看著他懷裏的雲兒,滿目慈愛道:“雲兒是個知錯就改的好孩子,娘親很愛你。”
    十五年後:
    寧府大小姐寧雲熙這夜裏做了個夢,夢見一個紅衣女子在深夜的樹林裏走著,她背影猶如鬼魅,卻始終看不見她正臉,還有個輕飄飄的聲音在說著“秦沉山”,她便驚醒了過來,雲熙一張充滿靈氣的臉上布滿了細密的汗,而兩枚間是一顆火焰朱砂印記。
    她自言自語說道:“你究竟是誰,總是出現在我夢裏。”
    一旁丫鬟點著燈,掀開床簾,說道:“小姐又做噩夢了?”
    雲熙點了點頭,道:“是啊,好奇怪,我得去那個地方看看,找找原因。”
    雲熙說罷停頓了下,接著又說:“芙綠,明日我跟爹娘告別了我們便出發,但是不能跟爹娘說原因,怕他們擔心,我們就說我們出去玩一陣子,老爺夫人若是問起,你也要如此說,知曉嗎?”
    一旁丫鬟乖巧的點點頭,回道:“好的,奴婢知道了。”
    這一夜雲熙都沒有再入睡,第二日天將降亮,她便起床收拾好了行李,前往大廳,卻見一位風度翩翩的少年在庭院裏練劍,一套行雲流水的劍術讓她不由拍了拍手,誇獎道:“好。”
    那少年聽見雲熙的聲音便收回了劍,他回眸一笑如糖果般酣甜,他收回劍,連忙往雲熙身邊湊過去,扯著雲熙胳膊撒嬌道:“姐姐,你今日起的好早啊。”
    雲熙看著他寵溺一笑,戳了下他額頭便轉身便走了,一邊說道:“姐姐今日有事要找爹娘。”
    那少年便也跟了過去,隻見老爺夫人早就在大廳裏悠閑的喝著茶,雲熙一臉笑意盈盈的走進去,老爺夫人見著她笑道:“雲兒,今日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嗎?”
    雲熙走過去摟著老爺的胳膊撒嬌道:“爹爹,娘親,瞧你們說的。”
    老爺笑了笑,說道:“說吧,是不是錢又不夠花了?不夠花直接去帳房裏支,要多少拿多少。”
    雲熙嘴巴一嘟囔,回道:“雲兒是這樣的人嗎?爹爹娘親,雲兒今早是想跟你們說雲兒想要去秦沉山一趟。”
    夫人笑了笑,道:“那裏距離我們這麽遠,去那兒做什麽,那裏有什麽好玩的。”
    雲熙回道:“我聽說那邊有個很出名的戲樓,我想去聽戲,還想去那邊雪山玩。”
    老爺與夫人對視一眼,沉默了,雲熙又說道:“我向你們保證,一個月,我就回來了。”
    老爺又沉默了下,想拒絕欲言又止的看著雲熙一臉期盼模樣,不忍拒絕說道:“那好,你把芙綠帶去。”
    夫人聞言眉頭一皺,連忙說道:“老爺,那邊。”
    老爺知曉夫人要說什麽,便搶過話,說道:“夫人放心,雲兒隻出去一個月便會回來,莫擔心。”
    雲熙便高興的差點上躥下跳,道:“謝謝爹娘。”
    一旁少年聞言也急了,他說道道:“爹娘,我也要去,我要跟姐姐一起去玩。”
    雲熙連忙拒絕,說道:“淩星,這次姐姐不能帶你去玩,等我回來下次帶你過去。”
    那少年便一臉不開心的看向老爺夫人,老爺當作沒看見,端起一盞茶水喝了口,夫人說道:“你去做甚,你姐姐第一次出遠門還帶你個拖油瓶啊,等你姐姐下次出去你再跟去。”
    那少年聞言不高興的一轉頭便跑了,一邊說道:“爹娘就是偏心,姐姐說什麽便是什麽,我好像撿的一樣,哼。”
    夫人有些擔心的看向雲熙,說道:“到了外邊你要注意安全,錢不夠花了直接去銀莊取。”
    雲熙笑了笑,回道:“雲兒知道,那雲兒告辭!”
    看著雲熙轉身就往外走,老爺接著說道:“中午在家用膳嗎?”
    雲熙第一次出遠門,心裏十分憧憬又激動,便回道:“不了,爹爹,等雲兒回來給你們二老帶好吃的。”
    等雲熙走遠,老爺說道:“伊護衛,你暗中跟著小姐,保護小姐安全。”
    突然憑空躥出個黑衣少年,他點點頭,便也轉身出去了。
    夫人滿意的笑了笑,道:“有伊護衛的修為保護雲兒,我便放心了。”
    第一次出遠門的雲熙低調了許多,穿了什麽青色打底的男裝便出發了,一旁芙綠也同樣換了一身男裝,雲熙說道:“芙綠,這次,我們出來了,再沒有門禁的限製,我們自由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病嬌雲之上修仙記》,方便以後閱讀病嬌雲之上修仙記第一章:重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病嬌雲之上修仙記第一章:重生並對病嬌雲之上修仙記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