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我在全球倒騰古董

第385章 就是個小弟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瑞寶 本章:第385章 就是個小弟

    “派人給我盯緊這小子!最好是在西河市也安排人!”
    趙峰一臉陰冷的朝著幾人說道。
    “是!”
    隨後,趙峰轉身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當他來到辦公室之後,有人已經推門進來。
    這人正是剛才拍賣會,花五百萬拍下那皮球罐的人。
    “老板,東西我給您拿來了!”
    這人一臉緊張的說道。
    “哼,真是一群廢物,這點事情都辦不明白,眼瞅著上千萬就這麽打水漂了,我這麽精密的一個局,就被你們這群飯桶給攪和了。”
    趙峰頓時怒喝道。
    “老板,這次的事情真的不怪我們啊,是那個叫楊奮鬥的,還有慕元正,非說這件東西是仿品,不然的話,咱們今天肯定能大賺一筆的。”
    對方一臉緊張的說道。
    趙峰冷哼一聲,怒道:“這個楊奮鬥,我要不收拾他的話,那我就不是趙峰。”
    “老板,這個楊奮鬥的背後可是慕家啊。”
    “哼,怕什麽,用不了多長時間,慕家也得被我踩在腳下!”
    趙峰又是一聲冷哼。
    與此同時,慕元正帶著楊奮鬥和慕曉他們已經回到了別墅。
    當慕一棠聽說了在珠寶展發生的事情,臉色逐漸的陰沉了下來。
    “看來趙峰是要公然跟我慕家叫板了啊。”
    慕一棠一臉凝重的說道。
    “爸,我也是這樣覺得,要不咱們警告一下趙家?”慕一棠當即說道。
    慕一棠搖頭道:“先不著急,看看趙家還要做什麽。”
    說話間,慕一棠目光落在楊奮鬥身上,說道:“奮鬥,這次的事情,讓你受委屈了,如果你覺得不痛快的話,我讓人去幫你討一個說法。”
    聞言,楊奮鬥笑道:“慕老,沒什麽委屈,再說這次我們也沒吃虧,吃虧的他們趙家。”
    慕曉急忙也說道:“沒錯,這次趙睿那個紈絝子弟,不單單是丟人丟大了,而且被奮鬥給收拾了一頓。”
    “而且趙家這次拍賣會的如意算盤也落空了,趙峰的肺子都要氣炸了。”
    聽到這話之後,慕一棠頓時笑道:“不錯,趙峰的套路我知道,他就是想借著這次珠寶展,然後將手裏的東西出掉。”
    “不過話說回來了,奮鬥你真的看清楚了嗎?那件五彩皮球罐是仿品?”
    慕一棠話鋒一轉,再次問道。
    楊奮鬥一臉認真的點點頭道:“慕老爺子,我敢保證的確是仿品,而且和西河出現的那些仿品一樣。”
    “東耳?”
    慕一棠旋即問道。
    “沒錯,這皮球罐的內壁上肯定是有這樣的記號。”
    楊奮鬥點頭道。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臉上均是露出一抹凝重。
    “奮鬥,你一眼就發現這東西是仿品了?”慕安忍不住問道。
    楊奮鬥點頭道:“沒錯,我的確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慕安頓時一臉驚訝道:“奮鬥,你太厲害了,我現在算是徹底的服你了。”
    這倒是讓楊奮鬥有些意外,慕安的態度簡直就是一百八十度。
    同時,其他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慕安身上。
    他明顯感覺不對勁,隻好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奮鬥,今天當著我家人的麵,我再給你道個歉,其實我不是你心裏想的那種紈絝子弟,我這幾天之所以會這樣,真的隻是考驗一下你。”
    “考驗你的人品和實力,不管怎麽說,你是我慕家的貴客,而且我妹妹對你……”
    說到這裏,慕安看了一眼慕曉,隻見慕曉正盯著他,慕安瞬間將話題轉移道:“反正不管怎麽說,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如果你願意的話,以後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說完之後,慕一棠笑道:“奮鬥啊,慕安說的是真話,這家夥可不是趙睿那樣的紈絝子弟啊。”
    聽到這話,楊奮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說道:“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慕少如果和趙睿一樣,我還怎麽可能在慕家待著呢。”
    “這麽說,奮鬥你原諒我了?”慕安頓時一臉開心道。
    “嗬嗬,慕少我自始至終也沒有生你的氣,其實我能理解你。”楊奮鬥笑道。
    “好,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一臉開心道。
    “這事情就算是過去了,以後我們誰都不要再提了。”
    “好,不提了。”慕安也一臉開心的說道。
    “慕老爺子,正好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請教一下。”
    楊奮鬥話鋒一轉,目光轉向了慕一棠。
    看到楊奮鬥的表情,慕一棠頓時明白了過來。
    “好,咱們去我書房聊。”
    說話間,慕一棠緩緩從沙發上起來。
    慕曉見狀,急忙上去扶住慕一棠,朝著書房走了過去。
    楊奮鬥也起身跟著走進了書房。
    “你們聊,我先出去。”
    慕曉將慕一棠安頓的坐在太師椅上,旋即朝著楊奮鬥說道。
    “慕小姐,你不用回避,其實也不是什麽大事情。”楊奮鬥忙朝著慕曉說道。
    聞言,慕曉點點頭,坐在茶台邊給三人泡茶。
    “奮鬥,你想知道什麽?”
    慕一棠一臉認真的問道。
    “我想知道一些關於傅天石老爺子的事情。”
    楊奮鬥看了兩人一眼,說道。
    “傅天石?”
    慕一棠臉色一變道。
    “沒錯。”
    楊奮鬥點頭道。
    聞言,慕一棠端起茶輕輕的抿了一口,說道:“傅天石年輕的時候,一直是我慕家古玩店的一個夥計。”
    “說起來這家夥的悟性很高,沒用多長時間,基本上就掌握了古玩行的規矩,然後就是理論學的也很快,後來隨著見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實力就增長了起來。”
    “再後來,他的名氣就在古玩界傳開了,越來越多的人找他看東西,後來我又親自教授了他一些鑒定古董的辦法,這家夥就一躍成為了專家了。”
    “這麽多年過去,他也成長為我們國家首屈一指的收藏家和專家了,當然他的眼力跟你父親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聽到慕一棠的介紹,楊奮鬥眉頭一皺,再次問道:“那這傅天石在成名之後,跟慕家的關係怎麽樣?”
    “很好,雖然他在外麵很風光,但是在我慕家尤其是我的麵前,那就是個小弟。”
    慕一棠一臉自信的說道。..
    “那現在他算是慕家人,還是自己有自己的發展?”楊奮鬥再次問道。
    一聽這話,慕一棠臉色一變,問道:“奮鬥,你怎麽忽然對傅天石感興趣了?”
    他明顯感覺不對勁,隻好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奮鬥,今天當著我家人的麵,我再給你道個歉,其實我不是你心裏想的那種紈絝子弟,我這幾天之所以會這樣,真的隻是考驗一下你。”
    “考驗你的人品和實力,不管怎麽說,你是我慕家的貴客,而且我妹妹對你……”
    說到這裏,慕安看了一眼慕曉,隻見慕曉正盯著他,慕安瞬間將話題轉移道:“反正不管怎麽說,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如果你願意的話,以後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說完之後,慕一棠笑道:“奮鬥啊,慕安說的是真話,這家夥可不是趙睿那樣的紈絝子弟啊。”
    聽到這話,楊奮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說道:“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慕少如果和趙睿一樣,我還怎麽可能在慕家待著呢。”
    “這麽說,奮鬥你原諒我了?”慕安頓時一臉開心道。
    “嗬嗬,慕少我自始至終也沒有生你的氣,其實我能理解你。”楊奮鬥笑道。
    “好,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一臉開心道。
    “這事情就算是過去了,以後我們誰都不要再提了。”
    “好,不提了。”慕安也一臉開心的說道。
    “慕老爺子,正好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請教一下。”
    楊奮鬥話鋒一轉,目光轉向了慕一棠。
    看到楊奮鬥的表情,慕一棠頓時明白了過來。
    “好,咱們去我書房聊。”
    說話間,慕一棠緩緩從沙發上起來。
    慕曉見狀,急忙上去扶住慕一棠,朝著書房走了過去。
    楊奮鬥也起身跟著走進了書房。
    “你們聊,我先出去。”
    慕曉將慕一棠安頓的坐在太師椅上,旋即朝著楊奮鬥說道。
    “慕小姐,你不用回避,其實也不是什麽大事情。”楊奮鬥忙朝著慕曉說道。
    聞言,慕曉點點頭,坐在茶台邊給三人泡茶。
    “奮鬥,你想知道什麽?”
    慕一棠一臉認真的問道。
    “我想知道一些關於傅天石老爺子的事情。”
    楊奮鬥看了兩人一眼,說道。
    “傅天石?”
    慕一棠臉色一變道。
    “沒錯。”
    楊奮鬥點頭道。
    聞言,慕一棠端起茶輕輕的抿了一口,說道:“傅天石年輕的時候,一直是我慕家古玩店的一個夥計。”
    “說起來這家夥的悟性很高,沒用多長時間,基本上就掌握了古玩行的規矩,然後就是理論學的也很快,後來隨著見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實力就增長了起來。”
    “再後來,他的名氣就在古玩界傳開了,越來越多的人找他看東西,後來我又親自教授了他一些鑒定古董的辦法,這家夥就一躍成為了專家了。”
    “這麽多年過去,他也成長為我們國家首屈一指的收藏家和專家了,當然他的眼力跟你父親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聽到慕一棠的介紹,楊奮鬥眉頭一皺,再次問道:“那這傅天石在成名之後,跟慕家的關係怎麽樣?”
    “很好,雖然他在外麵很風光,但是在我慕家尤其是我的麵前,那就是個小弟。”
    慕一棠一臉自信的說道。..
    “那現在他算是慕家人,還是自己有自己的發展?”楊奮鬥再次問道。
    一聽這話,慕一棠臉色一變,問道:“奮鬥,你怎麽忽然對傅天石感興趣了?”
    他明顯感覺不對勁,隻好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奮鬥,今天當著我家人的麵,我再給你道個歉,其實我不是你心裏想的那種紈絝子弟,我這幾天之所以會這樣,真的隻是考驗一下你。”
    “考驗你的人品和實力,不管怎麽說,你是我慕家的貴客,而且我妹妹對你……”
    說到這裏,慕安看了一眼慕曉,隻見慕曉正盯著他,慕安瞬間將話題轉移道:“反正不管怎麽說,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如果你願意的話,以後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說完之後,慕一棠笑道:“奮鬥啊,慕安說的是真話,這家夥可不是趙睿那樣的紈絝子弟啊。”
    聽到這話,楊奮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說道:“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慕少如果和趙睿一樣,我還怎麽可能在慕家待著呢。”
    “這麽說,奮鬥你原諒我了?”慕安頓時一臉開心道。
    “嗬嗬,慕少我自始至終也沒有生你的氣,其實我能理解你。”楊奮鬥笑道。
    “好,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一臉開心道。
    “這事情就算是過去了,以後我們誰都不要再提了。”
    “好,不提了。”慕安也一臉開心的說道。
    “慕老爺子,正好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請教一下。”
    楊奮鬥話鋒一轉,目光轉向了慕一棠。
    看到楊奮鬥的表情,慕一棠頓時明白了過來。
    “好,咱們去我書房聊。”
    說話間,慕一棠緩緩從沙發上起來。
    慕曉見狀,急忙上去扶住慕一棠,朝著書房走了過去。
    楊奮鬥也起身跟著走進了書房。
    “你們聊,我先出去。”
    慕曉將慕一棠安頓的坐在太師椅上,旋即朝著楊奮鬥說道。
    “慕小姐,你不用回避,其實也不是什麽大事情。”楊奮鬥忙朝著慕曉說道。
    聞言,慕曉點點頭,坐在茶台邊給三人泡茶。
    “奮鬥,你想知道什麽?”
    慕一棠一臉認真的問道。
    “我想知道一些關於傅天石老爺子的事情。”
    楊奮鬥看了兩人一眼,說道。
    “傅天石?”
    慕一棠臉色一變道。
    “沒錯。”
    楊奮鬥點頭道。
    聞言,慕一棠端起茶輕輕的抿了一口,說道:“傅天石年輕的時候,一直是我慕家古玩店的一個夥計。”
    “說起來這家夥的悟性很高,沒用多長時間,基本上就掌握了古玩行的規矩,然後就是理論學的也很快,後來隨著見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實力就增長了起來。”
    “再後來,他的名氣就在古玩界傳開了,越來越多的人找他看東西,後來我又親自教授了他一些鑒定古董的辦法,這家夥就一躍成為了專家了。”
    “這麽多年過去,他也成長為我們國家首屈一指的收藏家和專家了,當然他的眼力跟你父親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聽到慕一棠的介紹,楊奮鬥眉頭一皺,再次問道:“那這傅天石在成名之後,跟慕家的關係怎麽樣?”
    “很好,雖然他在外麵很風光,但是在我慕家尤其是我的麵前,那就是個小弟。”
    慕一棠一臉自信的說道。..
    “那現在他算是慕家人,還是自己有自己的發展?”楊奮鬥再次問道。
    一聽這話,慕一棠臉色一變,問道:“奮鬥,你怎麽忽然對傅天石感興趣了?”
    他明顯感覺不對勁,隻好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奮鬥,今天當著我家人的麵,我再給你道個歉,其實我不是你心裏想的那種紈絝子弟,我這幾天之所以會這樣,真的隻是考驗一下你。”
    “考驗你的人品和實力,不管怎麽說,你是我慕家的貴客,而且我妹妹對你……”
    說到這裏,慕安看了一眼慕曉,隻見慕曉正盯著他,慕安瞬間將話題轉移道:“反正不管怎麽說,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如果你願意的話,以後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說完之後,慕一棠笑道:“奮鬥啊,慕安說的是真話,這家夥可不是趙睿那樣的紈絝子弟啊。”
    聽到這話,楊奮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說道:“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慕少如果和趙睿一樣,我還怎麽可能在慕家待著呢。”
    “這麽說,奮鬥你原諒我了?”慕安頓時一臉開心道。
    “嗬嗬,慕少我自始至終也沒有生你的氣,其實我能理解你。”楊奮鬥笑道。
    “好,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一臉開心道。
    “這事情就算是過去了,以後我們誰都不要再提了。”
    “好,不提了。”慕安也一臉開心的說道。
    “慕老爺子,正好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請教一下。”
    楊奮鬥話鋒一轉,目光轉向了慕一棠。
    看到楊奮鬥的表情,慕一棠頓時明白了過來。
    “好,咱們去我書房聊。”
    說話間,慕一棠緩緩從沙發上起來。
    慕曉見狀,急忙上去扶住慕一棠,朝著書房走了過去。
    楊奮鬥也起身跟著走進了書房。
    “你們聊,我先出去。”
    慕曉將慕一棠安頓的坐在太師椅上,旋即朝著楊奮鬥說道。
    “慕小姐,你不用回避,其實也不是什麽大事情。”楊奮鬥忙朝著慕曉說道。
    聞言,慕曉點點頭,坐在茶台邊給三人泡茶。
    “奮鬥,你想知道什麽?”
    慕一棠一臉認真的問道。
    “我想知道一些關於傅天石老爺子的事情。”
    楊奮鬥看了兩人一眼,說道。
    “傅天石?”
    慕一棠臉色一變道。
    “沒錯。”
    楊奮鬥點頭道。
    聞言,慕一棠端起茶輕輕的抿了一口,說道:“傅天石年輕的時候,一直是我慕家古玩店的一個夥計。”
    “說起來這家夥的悟性很高,沒用多長時間,基本上就掌握了古玩行的規矩,然後就是理論學的也很快,後來隨著見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實力就增長了起來。”
    “再後來,他的名氣就在古玩界傳開了,越來越多的人找他看東西,後來我又親自教授了他一些鑒定古董的辦法,這家夥就一躍成為了專家了。”
    “這麽多年過去,他也成長為我們國家首屈一指的收藏家和專家了,當然他的眼力跟你父親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聽到慕一棠的介紹,楊奮鬥眉頭一皺,再次問道:“那這傅天石在成名之後,跟慕家的關係怎麽樣?”
    “很好,雖然他在外麵很風光,但是在我慕家尤其是我的麵前,那就是個小弟。”
    慕一棠一臉自信的說道。..
    “那現在他算是慕家人,還是自己有自己的發展?”楊奮鬥再次問道。
    一聽這話,慕一棠臉色一變,問道:“奮鬥,你怎麽忽然對傅天石感興趣了?”
    他明顯感覺不對勁,隻好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奮鬥,今天當著我家人的麵,我再給你道個歉,其實我不是你心裏想的那種紈絝子弟,我這幾天之所以會這樣,真的隻是考驗一下你。”
    “考驗你的人品和實力,不管怎麽說,你是我慕家的貴客,而且我妹妹對你……”
    說到這裏,慕安看了一眼慕曉,隻見慕曉正盯著他,慕安瞬間將話題轉移道:“反正不管怎麽說,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如果你願意的話,以後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說完之後,慕一棠笑道:“奮鬥啊,慕安說的是真話,這家夥可不是趙睿那樣的紈絝子弟啊。”
    聽到這話,楊奮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說道:“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慕少如果和趙睿一樣,我還怎麽可能在慕家待著呢。”
    “這麽說,奮鬥你原諒我了?”慕安頓時一臉開心道。
    “嗬嗬,慕少我自始至終也沒有生你的氣,其實我能理解你。”楊奮鬥笑道。
    “好,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一臉開心道。
    “這事情就算是過去了,以後我們誰都不要再提了。”
    “好,不提了。”慕安也一臉開心的說道。
    “慕老爺子,正好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請教一下。”
    楊奮鬥話鋒一轉,目光轉向了慕一棠。
    看到楊奮鬥的表情,慕一棠頓時明白了過來。
    “好,咱們去我書房聊。”
    說話間,慕一棠緩緩從沙發上起來。
    慕曉見狀,急忙上去扶住慕一棠,朝著書房走了過去。
    楊奮鬥也起身跟著走進了書房。
    “你們聊,我先出去。”
    慕曉將慕一棠安頓的坐在太師椅上,旋即朝著楊奮鬥說道。
    “慕小姐,你不用回避,其實也不是什麽大事情。”楊奮鬥忙朝著慕曉說道。
    聞言,慕曉點點頭,坐在茶台邊給三人泡茶。
    “奮鬥,你想知道什麽?”
    慕一棠一臉認真的問道。
    “我想知道一些關於傅天石老爺子的事情。”
    楊奮鬥看了兩人一眼,說道。
    “傅天石?”
    慕一棠臉色一變道。
    “沒錯。”
    楊奮鬥點頭道。
    聞言,慕一棠端起茶輕輕的抿了一口,說道:“傅天石年輕的時候,一直是我慕家古玩店的一個夥計。”
    “說起來這家夥的悟性很高,沒用多長時間,基本上就掌握了古玩行的規矩,然後就是理論學的也很快,後來隨著見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實力就增長了起來。”
    “再後來,他的名氣就在古玩界傳開了,越來越多的人找他看東西,後來我又親自教授了他一些鑒定古董的辦法,這家夥就一躍成為了專家了。”
    “這麽多年過去,他也成長為我們國家首屈一指的收藏家和專家了,當然他的眼力跟你父親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聽到慕一棠的介紹,楊奮鬥眉頭一皺,再次問道:“那這傅天石在成名之後,跟慕家的關係怎麽樣?”
    “很好,雖然他在外麵很風光,但是在我慕家尤其是我的麵前,那就是個小弟。”
    慕一棠一臉自信的說道。..
    “那現在他算是慕家人,還是自己有自己的發展?”楊奮鬥再次問道。
    一聽這話,慕一棠臉色一變,問道:“奮鬥,你怎麽忽然對傅天石感興趣了?”
    他明顯感覺不對勁,隻好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奮鬥,今天當著我家人的麵,我再給你道個歉,其實我不是你心裏想的那種紈絝子弟,我這幾天之所以會這樣,真的隻是考驗一下你。”
    “考驗你的人品和實力,不管怎麽說,你是我慕家的貴客,而且我妹妹對你……”
    說到這裏,慕安看了一眼慕曉,隻見慕曉正盯著他,慕安瞬間將話題轉移道:“反正不管怎麽說,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如果你願意的話,以後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說完之後,慕一棠笑道:“奮鬥啊,慕安說的是真話,這家夥可不是趙睿那樣的紈絝子弟啊。”
    聽到這話,楊奮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說道:“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慕少如果和趙睿一樣,我還怎麽可能在慕家待著呢。”
    “這麽說,奮鬥你原諒我了?”慕安頓時一臉開心道。
    “嗬嗬,慕少我自始至終也沒有生你的氣,其實我能理解你。”楊奮鬥笑道。
    “好,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一臉開心道。
    “這事情就算是過去了,以後我們誰都不要再提了。”
    “好,不提了。”慕安也一臉開心的說道。
    “慕老爺子,正好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請教一下。”
    楊奮鬥話鋒一轉,目光轉向了慕一棠。
    看到楊奮鬥的表情,慕一棠頓時明白了過來。
    “好,咱們去我書房聊。”
    說話間,慕一棠緩緩從沙發上起來。
    慕曉見狀,急忙上去扶住慕一棠,朝著書房走了過去。
    楊奮鬥也起身跟著走進了書房。
    “你們聊,我先出去。”
    慕曉將慕一棠安頓的坐在太師椅上,旋即朝著楊奮鬥說道。
    “慕小姐,你不用回避,其實也不是什麽大事情。”楊奮鬥忙朝著慕曉說道。
    聞言,慕曉點點頭,坐在茶台邊給三人泡茶。
    “奮鬥,你想知道什麽?”
    慕一棠一臉認真的問道。
    “我想知道一些關於傅天石老爺子的事情。”
    楊奮鬥看了兩人一眼,說道。
    “傅天石?”
    慕一棠臉色一變道。
    “沒錯。”
    楊奮鬥點頭道。
    聞言,慕一棠端起茶輕輕的抿了一口,說道:“傅天石年輕的時候,一直是我慕家古玩店的一個夥計。”
    “說起來這家夥的悟性很高,沒用多長時間,基本上就掌握了古玩行的規矩,然後就是理論學的也很快,後來隨著見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實力就增長了起來。”
    “再後來,他的名氣就在古玩界傳開了,越來越多的人找他看東西,後來我又親自教授了他一些鑒定古董的辦法,這家夥就一躍成為了專家了。”
    “這麽多年過去,他也成長為我們國家首屈一指的收藏家和專家了,當然他的眼力跟你父親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聽到慕一棠的介紹,楊奮鬥眉頭一皺,再次問道:“那這傅天石在成名之後,跟慕家的關係怎麽樣?”
    “很好,雖然他在外麵很風光,但是在我慕家尤其是我的麵前,那就是個小弟。”
    慕一棠一臉自信的說道。..
    “那現在他算是慕家人,還是自己有自己的發展?”楊奮鬥再次問道。
    一聽這話,慕一棠臉色一變,問道:“奮鬥,你怎麽忽然對傅天石感興趣了?”
    他明顯感覺不對勁,隻好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奮鬥,今天當著我家人的麵,我再給你道個歉,其實我不是你心裏想的那種紈絝子弟,我這幾天之所以會這樣,真的隻是考驗一下你。”
    “考驗你的人品和實力,不管怎麽說,你是我慕家的貴客,而且我妹妹對你……”
    說到這裏,慕安看了一眼慕曉,隻見慕曉正盯著他,慕安瞬間將話題轉移道:“反正不管怎麽說,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如果你願意的話,以後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說完之後,慕一棠笑道:“奮鬥啊,慕安說的是真話,這家夥可不是趙睿那樣的紈絝子弟啊。”
    聽到這話,楊奮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說道:“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慕少如果和趙睿一樣,我還怎麽可能在慕家待著呢。”
    “這麽說,奮鬥你原諒我了?”慕安頓時一臉開心道。
    “嗬嗬,慕少我自始至終也沒有生你的氣,其實我能理解你。”楊奮鬥笑道。
    “好,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一臉開心道。
    “這事情就算是過去了,以後我們誰都不要再提了。”
    “好,不提了。”慕安也一臉開心的說道。
    “慕老爺子,正好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請教一下。”
    楊奮鬥話鋒一轉,目光轉向了慕一棠。
    看到楊奮鬥的表情,慕一棠頓時明白了過來。
    “好,咱們去我書房聊。”
    說話間,慕一棠緩緩從沙發上起來。
    慕曉見狀,急忙上去扶住慕一棠,朝著書房走了過去。
    楊奮鬥也起身跟著走進了書房。
    “你們聊,我先出去。”
    慕曉將慕一棠安頓的坐在太師椅上,旋即朝著楊奮鬥說道。
    “慕小姐,你不用回避,其實也不是什麽大事情。”楊奮鬥忙朝著慕曉說道。
    聞言,慕曉點點頭,坐在茶台邊給三人泡茶。
    “奮鬥,你想知道什麽?”
    慕一棠一臉認真的問道。
    “我想知道一些關於傅天石老爺子的事情。”
    楊奮鬥看了兩人一眼,說道。
    “傅天石?”
    慕一棠臉色一變道。
    “沒錯。”
    楊奮鬥點頭道。
    聞言,慕一棠端起茶輕輕的抿了一口,說道:“傅天石年輕的時候,一直是我慕家古玩店的一個夥計。”
    “說起來這家夥的悟性很高,沒用多長時間,基本上就掌握了古玩行的規矩,然後就是理論學的也很快,後來隨著見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實力就增長了起來。”
    “再後來,他的名氣就在古玩界傳開了,越來越多的人找他看東西,後來我又親自教授了他一些鑒定古董的辦法,這家夥就一躍成為了專家了。”
    “這麽多年過去,他也成長為我們國家首屈一指的收藏家和專家了,當然他的眼力跟你父親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聽到慕一棠的介紹,楊奮鬥眉頭一皺,再次問道:“那這傅天石在成名之後,跟慕家的關係怎麽樣?”
    “很好,雖然他在外麵很風光,但是在我慕家尤其是我的麵前,那就是個小弟。”
    慕一棠一臉自信的說道。..
    “那現在他算是慕家人,還是自己有自己的發展?”楊奮鬥再次問道。
    一聽這話,慕一棠臉色一變,問道:“奮鬥,你怎麽忽然對傅天石感興趣了?”
    他明顯感覺不對勁,隻好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奮鬥,今天當著我家人的麵,我再給你道個歉,其實我不是你心裏想的那種紈絝子弟,我這幾天之所以會這樣,真的隻是考驗一下你。”
    “考驗你的人品和實力,不管怎麽說,你是我慕家的貴客,而且我妹妹對你……”
    說到這裏,慕安看了一眼慕曉,隻見慕曉正盯著他,慕安瞬間將話題轉移道:“反正不管怎麽說,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如果你願意的話,以後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說完之後,慕一棠笑道:“奮鬥啊,慕安說的是真話,這家夥可不是趙睿那樣的紈絝子弟啊。”
    聽到這話,楊奮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說道:“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慕少如果和趙睿一樣,我還怎麽可能在慕家待著呢。”
    “這麽說,奮鬥你原諒我了?”慕安頓時一臉開心道。
    “嗬嗬,慕少我自始至終也沒有生你的氣,其實我能理解你。”楊奮鬥笑道。
    “好,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兄弟!”
    慕安一臉開心道。
    “這事情就算是過去了,以後我們誰都不要再提了。”
    “好,不提了。”慕安也一臉開心的說道。
    “慕老爺子,正好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請教一下。”
    楊奮鬥話鋒一轉,目光轉向了慕一棠。
    看到楊奮鬥的表情,慕一棠頓時明白了過來。
    “好,咱們去我書房聊。”
    說話間,慕一棠緩緩從沙發上起來。
    慕曉見狀,急忙上去扶住慕一棠,朝著書房走了過去。
    楊奮鬥也起身跟著走進了書房。
    “你們聊,我先出去。”
    慕曉將慕一棠安頓的坐在太師椅上,旋即朝著楊奮鬥說道。
    “慕小姐,你不用回避,其實也不是什麽大事情。”楊奮鬥忙朝著慕曉說道。
    聞言,慕曉點點頭,坐在茶台邊給三人泡茶。
    “奮鬥,你想知道什麽?”
    慕一棠一臉認真的問道。
    “我想知道一些關於傅天石老爺子的事情。”
    楊奮鬥看了兩人一眼,說道。
    “傅天石?”
    慕一棠臉色一變道。
    “沒錯。”
    楊奮鬥點頭道。
    聞言,慕一棠端起茶輕輕的抿了一口,說道:“傅天石年輕的時候,一直是我慕家古玩店的一個夥計。”
    “說起來這家夥的悟性很高,沒用多長時間,基本上就掌握了古玩行的規矩,然後就是理論學的也很快,後來隨著見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實力就增長了起來。”
    “再後來,他的名氣就在古玩界傳開了,越來越多的人找他看東西,後來我又親自教授了他一些鑒定古董的辦法,這家夥就一躍成為了專家了。”
    “這麽多年過去,他也成長為我們國家首屈一指的收藏家和專家了,當然他的眼力跟你父親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聽到慕一棠的介紹,楊奮鬥眉頭一皺,再次問道:“那這傅天石在成名之後,跟慕家的關係怎麽樣?”
    “很好,雖然他在外麵很風光,但是在我慕家尤其是我的麵前,那就是個小弟。”
    慕一棠一臉自信的說道。..
    “那現在他算是慕家人,還是自己有自己的發展?”楊奮鬥再次問道。
    一聽這話,慕一棠臉色一變,問道:“奮鬥,你怎麽忽然對傅天石感興趣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鑒寶:我在全球倒騰古董》,方便以後閱讀鑒寶:我在全球倒騰古董第385章 就是個小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鑒寶:我在全球倒騰古董第385章 就是個小弟並對鑒寶:我在全球倒騰古董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