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小師妹才是真大佬

第192章 難道淩雲宗又有人渡劫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千金兔 本章:第192章 難道淩雲宗又有人渡劫

    宮逸飛:“!!!”
    別的修士雷劫後的靈雨是毛毛細雨,小師妹這靈雨卻越下越大,這會兒已經成了瓢潑大雨!
    瓢潑大雨般的靈雨已經很厲害了,小師妹還這麽變態,居然直接將超半宗門的靈雨吸過來!
    萬萬沒想到啊,有朝一日,他在宗門內能享受到被靈雨淹沒的待遇!
    難怪大師姐他們一回宗門就直接在小師妹身邊打坐,這都是經驗啊!
    宮逸飛正胡思亂想著,突然感覺到一道危險視線,一側頭,大師姐正盯著他,眼神很危險……
    宮逸飛隻覺得背脊一緊,下意識地閉眼挺胸,精心修煉!
    柒白璃這才又閉上眼打坐。
    靈雨被攬月牢牢地吸在盛宴峰峰頂,仿佛有一個無形的池子將靈雨裝了起來。
    他們就直接泡在比靈液還要好的靈雨池裏,身體以前的暗傷被修複,修為更是隱隱上升。
    戰、烈兩老頭在之前天劫中受到的傷在靈雨中快速恢複,不僅如此,連久久沒有動靜的境界似乎也有了一絲鬆動。
    他倆心中一陣欣喜,雖然這次差點給命豁出去,但現在的回報無疑也是非常大的!或許,他們真能衝上一步之遙的那個高度!
    他倆這一把賭贏了!
    所有人都進入了忘我的境界,專心地蹭這場靈雨提升自己的修為。
    攬月在前幾道雷劫中煉體時受到的傷也在靈雨中修複,愈合後的肌膚白皙勝雪,骨骼輕盈,體內似有一層無形的枷鎖被破開一般,突然的靈台格外清明,全身都暖烘烘的格外舒服,渾身每一個細胞仿佛都在歡呼雀躍。
    她突破了!
    她終於成功到達靈王境!
    周圍白光一閃,靈獸空間裏的小鳳凰,諦桓,大白,和蜂瀅同時出現在攬月的四周,腳下亮起熟悉的星芒法陣。
    這次,他們終於要真正的晉級了!
    天空再次飄來劫雲。
    攬月看著再次聚集的劫雲和未散去的祥雲,想了想,揮手將幾獸挪出靈雨池,送至被她吸走了靈雨的無雨地帶。
    雖然它們升級都沒有經曆雷劫,但自己現在都有雷劫了,萬一它們也有呢,眾所周知,水導電啊,它們要是在靈雨裏渡雷劫,淩雲宗豈不是整個宗門都要罩在雷劫網中!
    淩雲宗外蹭靈氣的一群人嚇呆了!
    祥雲旁邊怎麽又來劫雲了?而且又在快速增多!
    難道淩雲宗又有人要渡劫?
    他們忙不迭地往外逃,再次遠遠關注,他們隻想蹭點靈氣,但不想被劫雷盯上!
    攬月緊密關注著幾獸的雷劫,天空的劫雲越來越多,雷聲轟隆不停,但是久久未曾降下。
    最後又和往常一樣,劫雲又慢慢散開。
    宗外所有人麵麵相覷,雷劫在搞什麽?
    又沒了?
    玩麽?
    思索半晌,又繼續回到淩雲宗外蹭祥雲靈氣。
    萬一再有雷劫,他們再跑就好了。
    攬月看著散開的雷劫鬆了口氣,還好,大白它們的雷劫並未變化。
    四道光柱從天而降,分別罩住大白、諦桓、蜂瀅和小鳳凰。
    和之前在海神島那次偽晉級一樣,大白的星芒法陣外的法圈再度增加成九圈,大白揮舞著一對白色羽翅翱翔了一圈,它成為真正的九階大妖獸了!
    諦桓腳下法圈同樣成為九圈,和上次一樣,銳金之色閃耀在它全身,前肢踝關節側邊處,凝結出兩柄彎刀一樣的銳金色的利刃!它也成為真正的九階大妖獸!
    蜂瀅法圈增至八圈,六翼輕扇,嬌小的身子在空中歡喜雀躍地飛舞了好幾個圈,它好喜歡主人的宗門!
    它嗅到了好多好多靈花靈草的香味!
    主人的宗門一定能讓她的小黑子們釀出品質更好的蜂蜜!
    它決定了,它要讓小黑子們在主人的宗門內再築一個巢。
    小鳳凰因為吃了鳳凰果一直在沉睡消化,體型長至蒼鷹大小,此時它的法圈還是各種顏色轉換了一個遍沒有定下來,但體型卻已經成為大鴕鳥一般大小,當然,羽毛依舊是黑中泛著綠!
    這一次,它們晉級都是悄無聲息的,並沒有如往常一樣發出愉悅的獸吼,避免打擾到大師姐他們的專心修煉。
    時晝和蘇乘風並未離去,兩人守在盛宴峰的上空,並排而立,風格各異。
    時晝月華長袍,滿身矜貴,眼眸微垂時似九天之上清冷尊貴的上神。
    蘇乘風一身烈焰紅袍於風中獵獵而飛,鳳目微挑,俊美野性,滿身銳利猶如一杆隨時都會出擊的長槍,充滿了桀驁不馴之氣。
    此時,他正看著時晝,鳳目淩厲,語氣極冷:“你不是這一界的人!”
    時晝微微側身,麵色甚淡,語氣也很平淡,“你也不是。”
    蘇乘風一頓,鳳眼微眯,唇抿了抿卻沒有再說多的話。
    他不說,時晝自然也沒說。
    兩人身上似有一層無形的屏障,靈雨半點也落不到他們身上。
    恰好在這時,攬月的契約獸出現。
    蘇乘風看著一下出現的四頭契約獸陷入了沉思。
    之前他救小徒兒時就知道她是神級獸骨,能契約很多頭獸,但是……他不知道小徒兒有一隻神獸鳳凰幼崽啊!
    這樣一來,他給小徒兒準備的見麵禮好像有點拿不出手了啊!
    他準備的是兩隻仙獸幼崽!
    雖然說好好養養,運氣好的話它們以後也能成長為神獸。
    但神獸也有高低之分。
    小徒兒的鳳凰是屬於先天神獸,等它長大,其實已經是超神獸一列。
    而他準備的這兩隻仙獸幼崽,就算以後修煉成為神獸,那也是後天神獸,和先天神獸完全不能比的!
    再去哪裏弄點神獸呢?
    蘇乘風心底琢磨著。
    但緊接著他看到劫雲來了又散開,而小徒兒的契約獸卻一個接著一個成功晉級。
    他頓時有些愕然。
    神級獸骨的主人晉級,契約獸也會跟著晉級,還沒有雷劫?
    據說在他在這來之前,修真界也曾出一個神級獸骨的人,隻是不知道他現在是死了還是消失了,但據說他的契約獸晉級時是有雷劫的!
    小徒兒的神級獸骨怎麽不太相同呢?
    就在他深思之時,突然感覺到一縷致命危機,抬眼看去,頓時臉色一變。
    一道金色劫雷悄無聲息擊下,此時已經臨近小徒兒頭頂!
    這才是真正的滅道神雷!!!
    天道居然還沒死心!
    一道古樸的氣息出現在他手上,正要祭出,他身旁的時晝卻動作更快,一個驟現,直接擋在了攬月前方,已經襲至攬月麵前的金色劫雷正好擊中他的心髒!!
    “時晝!!”
    蜂瀅法圈增至八圈,六翼輕扇,嬌小的身子在空中歡喜雀躍地飛舞了好幾個圈,它好喜歡主人的宗門!
    它嗅到了好多好多靈花靈草的香味!
    主人的宗門一定能讓她的小黑子們釀出品質更好的蜂蜜!
    它決定了,它要讓小黑子們在主人的宗門內再築一個巢。
    小鳳凰因為吃了鳳凰果一直在沉睡消化,體型長至蒼鷹大小,此時它的法圈還是各種顏色轉換了一個遍沒有定下來,但體型卻已經成為大鴕鳥一般大小,當然,羽毛依舊是黑中泛著綠!
    這一次,它們晉級都是悄無聲息的,並沒有如往常一樣發出愉悅的獸吼,避免打擾到大師姐他們的專心修煉。
    時晝和蘇乘風並未離去,兩人守在盛宴峰的上空,並排而立,風格各異。
    時晝月華長袍,滿身矜貴,眼眸微垂時似九天之上清冷尊貴的上神。
    蘇乘風一身烈焰紅袍於風中獵獵而飛,鳳目微挑,俊美野性,滿身銳利猶如一杆隨時都會出擊的長槍,充滿了桀驁不馴之氣。
    此時,他正看著時晝,鳳目淩厲,語氣極冷:“你不是這一界的人!”
    時晝微微側身,麵色甚淡,語氣也很平淡,“你也不是。”
    蘇乘風一頓,鳳眼微眯,唇抿了抿卻沒有再說多的話。
    他不說,時晝自然也沒說。
    兩人身上似有一層無形的屏障,靈雨半點也落不到他們身上。
    恰好在這時,攬月的契約獸出現。
    蘇乘風看著一下出現的四頭契約獸陷入了沉思。
    之前他救小徒兒時就知道她是神級獸骨,能契約很多頭獸,但是……他不知道小徒兒有一隻神獸鳳凰幼崽啊!
    這樣一來,他給小徒兒準備的見麵禮好像有點拿不出手了啊!
    他準備的是兩隻仙獸幼崽!
    雖然說好好養養,運氣好的話它們以後也能成長為神獸。
    但神獸也有高低之分。
    小徒兒的鳳凰是屬於先天神獸,等它長大,其實已經是超神獸一列。
    而他準備的這兩隻仙獸幼崽,就算以後修煉成為神獸,那也是後天神獸,和先天神獸完全不能比的!
    再去哪裏弄點神獸呢?
    蘇乘風心底琢磨著。
    但緊接著他看到劫雲來了又散開,而小徒兒的契約獸卻一個接著一個成功晉級。
    他頓時有些愕然。
    神級獸骨的主人晉級,契約獸也會跟著晉級,還沒有雷劫?
    據說在他在這來之前,修真界也曾出一個神級獸骨的人,隻是不知道他現在是死了還是消失了,但據說他的契約獸晉級時是有雷劫的!
    小徒兒的神級獸骨怎麽不太相同呢?
    就在他深思之時,突然感覺到一縷致命危機,抬眼看去,頓時臉色一變。
    一道金色劫雷悄無聲息擊下,此時已經臨近小徒兒頭頂!
    這才是真正的滅道神雷!!!
    天道居然還沒死心!
    一道古樸的氣息出現在他手上,正要祭出,他身旁的時晝卻動作更快,一個驟現,直接擋在了攬月前方,已經襲至攬月麵前的金色劫雷正好擊中他的心髒!!
    “時晝!!”
    蜂瀅法圈增至八圈,六翼輕扇,嬌小的身子在空中歡喜雀躍地飛舞了好幾個圈,它好喜歡主人的宗門!
    它嗅到了好多好多靈花靈草的香味!
    主人的宗門一定能讓她的小黑子們釀出品質更好的蜂蜜!
    它決定了,它要讓小黑子們在主人的宗門內再築一個巢。
    小鳳凰因為吃了鳳凰果一直在沉睡消化,體型長至蒼鷹大小,此時它的法圈還是各種顏色轉換了一個遍沒有定下來,但體型卻已經成為大鴕鳥一般大小,當然,羽毛依舊是黑中泛著綠!
    這一次,它們晉級都是悄無聲息的,並沒有如往常一樣發出愉悅的獸吼,避免打擾到大師姐他們的專心修煉。
    時晝和蘇乘風並未離去,兩人守在盛宴峰的上空,並排而立,風格各異。
    時晝月華長袍,滿身矜貴,眼眸微垂時似九天之上清冷尊貴的上神。
    蘇乘風一身烈焰紅袍於風中獵獵而飛,鳳目微挑,俊美野性,滿身銳利猶如一杆隨時都會出擊的長槍,充滿了桀驁不馴之氣。
    此時,他正看著時晝,鳳目淩厲,語氣極冷:“你不是這一界的人!”
    時晝微微側身,麵色甚淡,語氣也很平淡,“你也不是。”
    蘇乘風一頓,鳳眼微眯,唇抿了抿卻沒有再說多的話。
    他不說,時晝自然也沒說。
    兩人身上似有一層無形的屏障,靈雨半點也落不到他們身上。
    恰好在這時,攬月的契約獸出現。
    蘇乘風看著一下出現的四頭契約獸陷入了沉思。
    之前他救小徒兒時就知道她是神級獸骨,能契約很多頭獸,但是……他不知道小徒兒有一隻神獸鳳凰幼崽啊!
    這樣一來,他給小徒兒準備的見麵禮好像有點拿不出手了啊!
    他準備的是兩隻仙獸幼崽!
    雖然說好好養養,運氣好的話它們以後也能成長為神獸。
    但神獸也有高低之分。
    小徒兒的鳳凰是屬於先天神獸,等它長大,其實已經是超神獸一列。
    而他準備的這兩隻仙獸幼崽,就算以後修煉成為神獸,那也是後天神獸,和先天神獸完全不能比的!
    再去哪裏弄點神獸呢?
    蘇乘風心底琢磨著。
    但緊接著他看到劫雲來了又散開,而小徒兒的契約獸卻一個接著一個成功晉級。
    他頓時有些愕然。
    神級獸骨的主人晉級,契約獸也會跟著晉級,還沒有雷劫?
    據說在他在這來之前,修真界也曾出一個神級獸骨的人,隻是不知道他現在是死了還是消失了,但據說他的契約獸晉級時是有雷劫的!
    小徒兒的神級獸骨怎麽不太相同呢?
    就在他深思之時,突然感覺到一縷致命危機,抬眼看去,頓時臉色一變。
    一道金色劫雷悄無聲息擊下,此時已經臨近小徒兒頭頂!
    這才是真正的滅道神雷!!!
    天道居然還沒死心!
    一道古樸的氣息出現在他手上,正要祭出,他身旁的時晝卻動作更快,一個驟現,直接擋在了攬月前方,已經襲至攬月麵前的金色劫雷正好擊中他的心髒!!
    “時晝!!”
    蜂瀅法圈增至八圈,六翼輕扇,嬌小的身子在空中歡喜雀躍地飛舞了好幾個圈,它好喜歡主人的宗門!
    它嗅到了好多好多靈花靈草的香味!
    主人的宗門一定能讓她的小黑子們釀出品質更好的蜂蜜!
    它決定了,它要讓小黑子們在主人的宗門內再築一個巢。
    小鳳凰因為吃了鳳凰果一直在沉睡消化,體型長至蒼鷹大小,此時它的法圈還是各種顏色轉換了一個遍沒有定下來,但體型卻已經成為大鴕鳥一般大小,當然,羽毛依舊是黑中泛著綠!
    這一次,它們晉級都是悄無聲息的,並沒有如往常一樣發出愉悅的獸吼,避免打擾到大師姐他們的專心修煉。
    時晝和蘇乘風並未離去,兩人守在盛宴峰的上空,並排而立,風格各異。
    時晝月華長袍,滿身矜貴,眼眸微垂時似九天之上清冷尊貴的上神。
    蘇乘風一身烈焰紅袍於風中獵獵而飛,鳳目微挑,俊美野性,滿身銳利猶如一杆隨時都會出擊的長槍,充滿了桀驁不馴之氣。
    此時,他正看著時晝,鳳目淩厲,語氣極冷:“你不是這一界的人!”
    時晝微微側身,麵色甚淡,語氣也很平淡,“你也不是。”
    蘇乘風一頓,鳳眼微眯,唇抿了抿卻沒有再說多的話。
    他不說,時晝自然也沒說。
    兩人身上似有一層無形的屏障,靈雨半點也落不到他們身上。
    恰好在這時,攬月的契約獸出現。
    蘇乘風看著一下出現的四頭契約獸陷入了沉思。
    之前他救小徒兒時就知道她是神級獸骨,能契約很多頭獸,但是……他不知道小徒兒有一隻神獸鳳凰幼崽啊!
    這樣一來,他給小徒兒準備的見麵禮好像有點拿不出手了啊!
    他準備的是兩隻仙獸幼崽!
    雖然說好好養養,運氣好的話它們以後也能成長為神獸。
    但神獸也有高低之分。
    小徒兒的鳳凰是屬於先天神獸,等它長大,其實已經是超神獸一列。
    而他準備的這兩隻仙獸幼崽,就算以後修煉成為神獸,那也是後天神獸,和先天神獸完全不能比的!
    再去哪裏弄點神獸呢?
    蘇乘風心底琢磨著。
    但緊接著他看到劫雲來了又散開,而小徒兒的契約獸卻一個接著一個成功晉級。
    他頓時有些愕然。
    神級獸骨的主人晉級,契約獸也會跟著晉級,還沒有雷劫?
    據說在他在這來之前,修真界也曾出一個神級獸骨的人,隻是不知道他現在是死了還是消失了,但據說他的契約獸晉級時是有雷劫的!
    小徒兒的神級獸骨怎麽不太相同呢?
    就在他深思之時,突然感覺到一縷致命危機,抬眼看去,頓時臉色一變。
    一道金色劫雷悄無聲息擊下,此時已經臨近小徒兒頭頂!
    這才是真正的滅道神雷!!!
    天道居然還沒死心!
    一道古樸的氣息出現在他手上,正要祭出,他身旁的時晝卻動作更快,一個驟現,直接擋在了攬月前方,已經襲至攬月麵前的金色劫雷正好擊中他的心髒!!
    “時晝!!”
    蜂瀅法圈增至八圈,六翼輕扇,嬌小的身子在空中歡喜雀躍地飛舞了好幾個圈,它好喜歡主人的宗門!
    它嗅到了好多好多靈花靈草的香味!
    主人的宗門一定能讓她的小黑子們釀出品質更好的蜂蜜!
    它決定了,它要讓小黑子們在主人的宗門內再築一個巢。
    小鳳凰因為吃了鳳凰果一直在沉睡消化,體型長至蒼鷹大小,此時它的法圈還是各種顏色轉換了一個遍沒有定下來,但體型卻已經成為大鴕鳥一般大小,當然,羽毛依舊是黑中泛著綠!
    這一次,它們晉級都是悄無聲息的,並沒有如往常一樣發出愉悅的獸吼,避免打擾到大師姐他們的專心修煉。
    時晝和蘇乘風並未離去,兩人守在盛宴峰的上空,並排而立,風格各異。
    時晝月華長袍,滿身矜貴,眼眸微垂時似九天之上清冷尊貴的上神。
    蘇乘風一身烈焰紅袍於風中獵獵而飛,鳳目微挑,俊美野性,滿身銳利猶如一杆隨時都會出擊的長槍,充滿了桀驁不馴之氣。
    此時,他正看著時晝,鳳目淩厲,語氣極冷:“你不是這一界的人!”
    時晝微微側身,麵色甚淡,語氣也很平淡,“你也不是。”
    蘇乘風一頓,鳳眼微眯,唇抿了抿卻沒有再說多的話。
    他不說,時晝自然也沒說。
    兩人身上似有一層無形的屏障,靈雨半點也落不到他們身上。
    恰好在這時,攬月的契約獸出現。
    蘇乘風看著一下出現的四頭契約獸陷入了沉思。
    之前他救小徒兒時就知道她是神級獸骨,能契約很多頭獸,但是……他不知道小徒兒有一隻神獸鳳凰幼崽啊!
    這樣一來,他給小徒兒準備的見麵禮好像有點拿不出手了啊!
    他準備的是兩隻仙獸幼崽!
    雖然說好好養養,運氣好的話它們以後也能成長為神獸。
    但神獸也有高低之分。
    小徒兒的鳳凰是屬於先天神獸,等它長大,其實已經是超神獸一列。
    而他準備的這兩隻仙獸幼崽,就算以後修煉成為神獸,那也是後天神獸,和先天神獸完全不能比的!
    再去哪裏弄點神獸呢?
    蘇乘風心底琢磨著。
    但緊接著他看到劫雲來了又散開,而小徒兒的契約獸卻一個接著一個成功晉級。
    他頓時有些愕然。
    神級獸骨的主人晉級,契約獸也會跟著晉級,還沒有雷劫?
    據說在他在這來之前,修真界也曾出一個神級獸骨的人,隻是不知道他現在是死了還是消失了,但據說他的契約獸晉級時是有雷劫的!
    小徒兒的神級獸骨怎麽不太相同呢?
    就在他深思之時,突然感覺到一縷致命危機,抬眼看去,頓時臉色一變。
    一道金色劫雷悄無聲息擊下,此時已經臨近小徒兒頭頂!
    這才是真正的滅道神雷!!!
    天道居然還沒死心!
    一道古樸的氣息出現在他手上,正要祭出,他身旁的時晝卻動作更快,一個驟現,直接擋在了攬月前方,已經襲至攬月麵前的金色劫雷正好擊中他的心髒!!
    “時晝!!”
    蜂瀅法圈增至八圈,六翼輕扇,嬌小的身子在空中歡喜雀躍地飛舞了好幾個圈,它好喜歡主人的宗門!
    它嗅到了好多好多靈花靈草的香味!
    主人的宗門一定能讓她的小黑子們釀出品質更好的蜂蜜!
    它決定了,它要讓小黑子們在主人的宗門內再築一個巢。
    小鳳凰因為吃了鳳凰果一直在沉睡消化,體型長至蒼鷹大小,此時它的法圈還是各種顏色轉換了一個遍沒有定下來,但體型卻已經成為大鴕鳥一般大小,當然,羽毛依舊是黑中泛著綠!
    這一次,它們晉級都是悄無聲息的,並沒有如往常一樣發出愉悅的獸吼,避免打擾到大師姐他們的專心修煉。
    時晝和蘇乘風並未離去,兩人守在盛宴峰的上空,並排而立,風格各異。
    時晝月華長袍,滿身矜貴,眼眸微垂時似九天之上清冷尊貴的上神。
    蘇乘風一身烈焰紅袍於風中獵獵而飛,鳳目微挑,俊美野性,滿身銳利猶如一杆隨時都會出擊的長槍,充滿了桀驁不馴之氣。
    此時,他正看著時晝,鳳目淩厲,語氣極冷:“你不是這一界的人!”
    時晝微微側身,麵色甚淡,語氣也很平淡,“你也不是。”
    蘇乘風一頓,鳳眼微眯,唇抿了抿卻沒有再說多的話。
    他不說,時晝自然也沒說。
    兩人身上似有一層無形的屏障,靈雨半點也落不到他們身上。
    恰好在這時,攬月的契約獸出現。
    蘇乘風看著一下出現的四頭契約獸陷入了沉思。
    之前他救小徒兒時就知道她是神級獸骨,能契約很多頭獸,但是……他不知道小徒兒有一隻神獸鳳凰幼崽啊!
    這樣一來,他給小徒兒準備的見麵禮好像有點拿不出手了啊!
    他準備的是兩隻仙獸幼崽!
    雖然說好好養養,運氣好的話它們以後也能成長為神獸。
    但神獸也有高低之分。
    小徒兒的鳳凰是屬於先天神獸,等它長大,其實已經是超神獸一列。
    而他準備的這兩隻仙獸幼崽,就算以後修煉成為神獸,那也是後天神獸,和先天神獸完全不能比的!
    再去哪裏弄點神獸呢?
    蘇乘風心底琢磨著。
    但緊接著他看到劫雲來了又散開,而小徒兒的契約獸卻一個接著一個成功晉級。
    他頓時有些愕然。
    神級獸骨的主人晉級,契約獸也會跟著晉級,還沒有雷劫?
    據說在他在這來之前,修真界也曾出一個神級獸骨的人,隻是不知道他現在是死了還是消失了,但據說他的契約獸晉級時是有雷劫的!
    小徒兒的神級獸骨怎麽不太相同呢?
    就在他深思之時,突然感覺到一縷致命危機,抬眼看去,頓時臉色一變。
    一道金色劫雷悄無聲息擊下,此時已經臨近小徒兒頭頂!
    這才是真正的滅道神雷!!!
    天道居然還沒死心!
    一道古樸的氣息出現在他手上,正要祭出,他身旁的時晝卻動作更快,一個驟現,直接擋在了攬月前方,已經襲至攬月麵前的金色劫雷正好擊中他的心髒!!
    “時晝!!”
    蜂瀅法圈增至八圈,六翼輕扇,嬌小的身子在空中歡喜雀躍地飛舞了好幾個圈,它好喜歡主人的宗門!
    它嗅到了好多好多靈花靈草的香味!
    主人的宗門一定能讓她的小黑子們釀出品質更好的蜂蜜!
    它決定了,它要讓小黑子們在主人的宗門內再築一個巢。
    小鳳凰因為吃了鳳凰果一直在沉睡消化,體型長至蒼鷹大小,此時它的法圈還是各種顏色轉換了一個遍沒有定下來,但體型卻已經成為大鴕鳥一般大小,當然,羽毛依舊是黑中泛著綠!
    這一次,它們晉級都是悄無聲息的,並沒有如往常一樣發出愉悅的獸吼,避免打擾到大師姐他們的專心修煉。
    時晝和蘇乘風並未離去,兩人守在盛宴峰的上空,並排而立,風格各異。
    時晝月華長袍,滿身矜貴,眼眸微垂時似九天之上清冷尊貴的上神。
    蘇乘風一身烈焰紅袍於風中獵獵而飛,鳳目微挑,俊美野性,滿身銳利猶如一杆隨時都會出擊的長槍,充滿了桀驁不馴之氣。
    此時,他正看著時晝,鳳目淩厲,語氣極冷:“你不是這一界的人!”
    時晝微微側身,麵色甚淡,語氣也很平淡,“你也不是。”
    蘇乘風一頓,鳳眼微眯,唇抿了抿卻沒有再說多的話。
    他不說,時晝自然也沒說。
    兩人身上似有一層無形的屏障,靈雨半點也落不到他們身上。
    恰好在這時,攬月的契約獸出現。
    蘇乘風看著一下出現的四頭契約獸陷入了沉思。
    之前他救小徒兒時就知道她是神級獸骨,能契約很多頭獸,但是……他不知道小徒兒有一隻神獸鳳凰幼崽啊!
    這樣一來,他給小徒兒準備的見麵禮好像有點拿不出手了啊!
    他準備的是兩隻仙獸幼崽!
    雖然說好好養養,運氣好的話它們以後也能成長為神獸。
    但神獸也有高低之分。
    小徒兒的鳳凰是屬於先天神獸,等它長大,其實已經是超神獸一列。
    而他準備的這兩隻仙獸幼崽,就算以後修煉成為神獸,那也是後天神獸,和先天神獸完全不能比的!
    再去哪裏弄點神獸呢?
    蘇乘風心底琢磨著。
    但緊接著他看到劫雲來了又散開,而小徒兒的契約獸卻一個接著一個成功晉級。
    他頓時有些愕然。
    神級獸骨的主人晉級,契約獸也會跟著晉級,還沒有雷劫?
    據說在他在這來之前,修真界也曾出一個神級獸骨的人,隻是不知道他現在是死了還是消失了,但據說他的契約獸晉級時是有雷劫的!
    小徒兒的神級獸骨怎麽不太相同呢?
    就在他深思之時,突然感覺到一縷致命危機,抬眼看去,頓時臉色一變。
    一道金色劫雷悄無聲息擊下,此時已經臨近小徒兒頭頂!
    這才是真正的滅道神雷!!!
    天道居然還沒死心!
    一道古樸的氣息出現在他手上,正要祭出,他身旁的時晝卻動作更快,一個驟現,直接擋在了攬月前方,已經襲至攬月麵前的金色劫雷正好擊中他的心髒!!
    “時晝!!”
    蜂瀅法圈增至八圈,六翼輕扇,嬌小的身子在空中歡喜雀躍地飛舞了好幾個圈,它好喜歡主人的宗門!
    它嗅到了好多好多靈花靈草的香味!
    主人的宗門一定能讓她的小黑子們釀出品質更好的蜂蜜!
    它決定了,它要讓小黑子們在主人的宗門內再築一個巢。
    小鳳凰因為吃了鳳凰果一直在沉睡消化,體型長至蒼鷹大小,此時它的法圈還是各種顏色轉換了一個遍沒有定下來,但體型卻已經成為大鴕鳥一般大小,當然,羽毛依舊是黑中泛著綠!
    這一次,它們晉級都是悄無聲息的,並沒有如往常一樣發出愉悅的獸吼,避免打擾到大師姐他們的專心修煉。
    時晝和蘇乘風並未離去,兩人守在盛宴峰的上空,並排而立,風格各異。
    時晝月華長袍,滿身矜貴,眼眸微垂時似九天之上清冷尊貴的上神。
    蘇乘風一身烈焰紅袍於風中獵獵而飛,鳳目微挑,俊美野性,滿身銳利猶如一杆隨時都會出擊的長槍,充滿了桀驁不馴之氣。
    此時,他正看著時晝,鳳目淩厲,語氣極冷:“你不是這一界的人!”
    時晝微微側身,麵色甚淡,語氣也很平淡,“你也不是。”
    蘇乘風一頓,鳳眼微眯,唇抿了抿卻沒有再說多的話。
    他不說,時晝自然也沒說。
    兩人身上似有一層無形的屏障,靈雨半點也落不到他們身上。
    恰好在這時,攬月的契約獸出現。
    蘇乘風看著一下出現的四頭契約獸陷入了沉思。
    之前他救小徒兒時就知道她是神級獸骨,能契約很多頭獸,但是……他不知道小徒兒有一隻神獸鳳凰幼崽啊!
    這樣一來,他給小徒兒準備的見麵禮好像有點拿不出手了啊!
    他準備的是兩隻仙獸幼崽!
    雖然說好好養養,運氣好的話它們以後也能成長為神獸。
    但神獸也有高低之分。
    小徒兒的鳳凰是屬於先天神獸,等它長大,其實已經是超神獸一列。
    而他準備的這兩隻仙獸幼崽,就算以後修煉成為神獸,那也是後天神獸,和先天神獸完全不能比的!
    再去哪裏弄點神獸呢?
    蘇乘風心底琢磨著。
    但緊接著他看到劫雲來了又散開,而小徒兒的契約獸卻一個接著一個成功晉級。
    他頓時有些愕然。
    神級獸骨的主人晉級,契約獸也會跟著晉級,還沒有雷劫?
    據說在他在這來之前,修真界也曾出一個神級獸骨的人,隻是不知道他現在是死了還是消失了,但據說他的契約獸晉級時是有雷劫的!
    小徒兒的神級獸骨怎麽不太相同呢?
    就在他深思之時,突然感覺到一縷致命危機,抬眼看去,頓時臉色一變。
    一道金色劫雷悄無聲息擊下,此時已經臨近小徒兒頭頂!
    這才是真正的滅道神雷!!!
    天道居然還沒死心!
    一道古樸的氣息出現在他手上,正要祭出,他身旁的時晝卻動作更快,一個驟現,直接擋在了攬月前方,已經襲至攬月麵前的金色劫雷正好擊中他的心髒!!
    “時晝!!”


如果您喜歡,請把《團寵小師妹才是真大佬》,方便以後閱讀團寵小師妹才是真大佬第192章 難道淩雲宗又有人渡劫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團寵小師妹才是真大佬第192章 難道淩雲宗又有人渡劫並對團寵小師妹才是真大佬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