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放過我

第十二章 夢魘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意誌飛揚 本章:第十二章 夢魘

    一天下來確實很累,各自回了酒店房間,蘇岩衝了澡就將整個身體扔在了床上,腦子裏有輕微的嗡嗡聲,她合上雙眼,那嗡嗡聲漸漸的轉變成潮水的聲音,愈來愈大,最後變成海麵上激起的浪花劈裏啪啦砸在起浮的海麵上,稀裏嘩啦。蘇岩莫得整個身體一個抽搐,她睜開眼睛,整個房間昏暗一片,隻有門口的一盞小燈亮著,出門在外,她總是會給自己留一點光亮。
    剛才的感覺很真實,白天她說起自己跳海的時候,也回憶起當初的那種感覺,但都沒有夢裏那般真實。說是前生前世,其實並沒有什麽真正被遺忘,自己也沒打算做鴕鳥去逃避,隻是一再強調,那些事情都是過去的,她已經重生了,過去種種不必用來作為日後人生的參照,她以為自己可以做到。
    也好久不想起過去,特別是回國以後,真的就好像自己從來是蘇岩,一個平淡無奇的女子。她坐起來,看了一下被調成靜音的手機,上麵顯示是淩晨兩點。
    下床,倒了杯水,一口氣喝下。寂靜的夜,隻有她一個人,看了看梳妝桌上鏡子裏的自己。眸光淡淡,端莊賢淑,一個沒有故事,沒有太大感知的人。並沒有人會多好奇她的過去,公司裏的那幫同事對於她獨身一人的處境隻歸咎於她有些木那孤僻的性格。就是嶽喬也並不多懷疑她在美國是否真有不同尋常的經曆,她對她隻是一味的好與遷就,並這種好是除了她並不會同樣給予別人的。所以即便她們是兩個世界的人,蘇岩也是珍惜這個朋友,珍惜這份友情。
    她又回到床上,困意全無,思緒好像會穿牆走壁的射線,七拐八拐的找到此刻應該是正在酣睡的柯逑。
    為什麽他會察覺,是猜測還是自己真的泄露了什麽。應該在意他嗎?到底是他太多事,還是自己也有問題。內心深處她是不是壓抑不住的想要跟這個男人說她的過去種種,他注意到了真實的她嗎?即便偽裝成自然了,有些人還是可以一眼看破,是否自己也有一種久逢知己的感覺?
    思緒剛剛觸及於此,馬上好像有一堵無形的牆壁給反射回去。不,沒有必要說,,他不會是她的救贖,這個世界上,真正的救贖者隻能是自己而已。
    蘇岩打了個哈欠,翻了個身,很快又進入了夢想,糾結來的快,去的也快。
    她不知道同樣半夜被噩夢驚醒的還有柯逑,並且是類似的夢。
    夢裏,柯逑看到蘇岩站在離他不遠的懸崖上,衝他微微一笑,然後縱身一躍跳了下去,海麵是一個巨大的黑色旋渦,她跳下去,轉瞬即逝。柯逑想要大喊:但是發不出聲音,隻是內心大聲呼喊著,不要跳,不要跳啊。
    醒來的時候一頭冷汗,伸手想要去按台燈才發現自己今天睡在蘭州了!開燈後他倒了杯水,一下喝光,抹了把額頭的冷汗。怎麽會做這樣的夢?白天他雖然相信她說的話,但還是猜測大概那片海域當時風平浪靜,不然開玩笑了,怎麽活的了?
    他看看四周,自己為什麽會在這裏?走這一趟為什麽?西北是個特別的地方,但如果蘇岩不來,他是想不到來的。現在他必須承認,不管出於怎樣的目的,他此行就是為了接近蘇岩而已。或許隻是出於對鄰居者的好奇,或許是出於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興趣,他覺得自己看到部分真實的蘇岩,她這樣固封她的過去,實際上是把自己也封閉了,而她想要的重新開始根本無從開始。他想讓她知道,隻有清楚的記得過去,才能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麽。她想要的絕不是現在這種跟修女一樣的簡單生活。
    房間的燈閃了一下,柯逑猛然間驚醒,自己不能太過了!畢竟這是一個跟他關係不大的人。感興趣與喜歡甚至與愛都還差的遠了點。他搖了搖頭,對上鏡子裏依然保持的嚴肅表情的自己,茫然的盯著看了一會。然後無所謂的躺回床上,不要太認真。


如果您喜歡,請把《請不要放過我》,方便以後閱讀請不要放過我第十二章 夢魘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請不要放過我第十二章 夢魘並對請不要放過我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