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刺青師

第401章 六葬術

類別: 作者:九眼天珠 本章:第401章 六葬術

    我這話說完了以後,二爺那頭反而沉默了。
    良久,二爺在電話裏緩緩開口說道:“你放了這降頭師,然後讓你身邊的降頭師把下在趙天霸身上的血降給解了,我就讓陰行放過你,你看可以嗎?”
    “二爺,您跟我開玩笑的吧?”我對著電話反問了一句。
    二爺一聽我的話,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他猶豫了一下,然後對著電話說道:“秦天,說出你的條件吧!”
    “我沒啥條件,我就是想讓趙天霸死,他不死,我就得死,所以您也別勸我了!”說到這以後我的語氣頓了一下“這降頭師我也不會放過的!”
    “行裏的人都知道,飛頭降被我攔截了,這是要跟降頭師立下私仇的,我放了他,他也不會放了我的!”
    “而且我一旦放了他,他必然會把我的位置告訴你們呢,你以為我傻是嗎?”
    我說完這一大堆話的時候,二爺再一次沉默了……
    顯然二爺沒有想到我會把事情做的這麽絕。
    我見二爺半天不說話,於是笑著說了一句“二爺,要是沒什麽事情,我就掛了啊!”
    “秦天,你變了……”
    “我沒變,是您變了!”我笑著對著電話說道。
    “以前我覺得你和師父很像,現在看起來,你這手段可比你師父狠多了!”說到這以後二爺的語氣頓了一下“把降頭師放了吧,趙天霸的事情隨你怎麽辦!”
    “不可能的,二爺!”我當即開口否定了二爺的意見。
    “你信不過我是嗎?”二爺當即反問道。
    聽著二爺的話以後,我笑了笑對著電話說道:“二爺我現在誰也信不過,我的命,我要握在自己手裏,所有人,我是不會放的!”
    “秦天,你當真是瘋了,你難不成現在陰山城和整個陰行作對嗎?”說到這以後二爺的語氣頓了一下“你可知道你這麽做會是什麽後果嗎?”
    “從我打算殺趙天霸報仇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了,至於你現在說的這些話,嚇不到我,也不可能嚇到我的!”
    “好好好……秦天,你真是好樣的……”二爺一連說了好幾個好。
    很顯然,二爺已經被我徹底惹怒了。
    緊跟著二爺在電話裏扔下了一句話“那你就等著被陰山陰行的人報複吧,到時候你會死的很難看的!”
    說罷,二爺便氣呼呼的掛斷了電話。
    二爺那頭掛了電話以後,我心裏突然感覺無比的舒暢。
    或許是因為這些話憋在我心裏的時間太久了,現在說出來以後,頓時感覺整個人都輕快了不少。
    而就在這個時候劉強看著我說道:“老板,你這下徹底把陰行給得罪死了……”
    我嗯了一聲,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得罪了那就照死裏得罪就是了!”
    媽的,勞資豁出去了,趙天霸三番兩次想要我命,我隻是要了他一次命。
    陰行的人就坐不住了。
    想想真是可笑。
    不過我心裏也很清楚,這次我和陰行算是徹底的站在了對立麵。
    至於我接下來的生活會是什麽樣的,我自己都不敢去想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大不了就是亡命天涯唄!
    反正對於殺了趙天霸這件事情,我並不後悔,現在不後悔,以後也不會後悔的。
    我想即使我師父在天有靈,他也會支持我這麽做的!
    就在我一個人正坐在沙發上胡思亂想的時候,那符籙布裏的人頭突然發出了聲音。
    “幾位兄弟,求求你們,放過我,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明天就離開這裏,陰山陰行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我就是一個外地人,我不管你們的事情了,求求你,放過我……”
    這降頭師的聲音明顯已經求饒了。
    但是我心裏明白,這個時候我不能心軟,一旦心軟,到時候害死的可不僅僅是我自己。
    隻怕到了那個時候,就連劉強和趙穎都會被我牽連進去的。
    想到這以後我冷笑著說道:“別想了,我們不會放過你的,你就靜靜的享受著你生命中最後的時刻吧!”
    說完了以後,那降頭師急忙開口說道:“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們錢,多少錢我都出得起,我是降頭師,我有的是錢!”
    “錢這種東西對於我而言沒什麽用!”說到這以後我的語氣頓了一下“而且你死了以後,希望你別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或者去怪陰行的這些人吧!”
    勞資沒有招惹你,是你自己偏偏要來這裏多管閑事。
    降頭師聽著我的話以後,也知道自己沒什麽希望了。
    於是他的聲音惱怒的說道:“如果你們不肯放過我,我師父一定會殺了你們的,你們應該知道降頭師的規矩的,師父死了也好,徒弟死了也好,這種仇怨都是不死不休的!”
    “而且到時候我師父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會殺了你們的!”..
    “去尼瑪的,別裝逼了!”劉強忍不住罵了一句。
    罵完了這句話以後,劉強對著那符籙布一腳就踢了上去。
    那裹成團的符籙布一下子就被劉強踢到了牆邊。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降頭師嘴裏開始罵罵咧咧的咒罵了起來。
    有一些話我還能聽懂,有一些話我根本聽不懂。
    按照趙穎的話說,他既然是降頭師,那麽很多話說的必然都是南洋的話,我們聽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我心裏也明白,這肯定不是什麽好話!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以後,我看見那符籙布居然開始往出汩汩的往出流血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穎看到這一幕以後,急忙開口說道:“他瘋了!”
    “什麽意思?”我當即看著趙穎問道。
    “他要用六葬術,將自己的人頭化成血水,然後憑借著最後的意識,跟他師父或者親人溝通,然後將我們幾個人的氣息全部告知於他師父!”
    按照趙穎的話說,這種六葬術也是降頭師裏極為常見的一種陰術。
    而且這種感應,也隻有師徒和親人之間能感應到。
    六親之外,師父之外的人都無法感應到……
    至於我接下來的生活會是什麽樣的,我自己都不敢去想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大不了就是亡命天涯唄!
    反正對於殺了趙天霸這件事情,我並不後悔,現在不後悔,以後也不會後悔的。
    我想即使我師父在天有靈,他也會支持我這麽做的!
    就在我一個人正坐在沙發上胡思亂想的時候,那符籙布裏的人頭突然發出了聲音。
    “幾位兄弟,求求你們,放過我,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明天就離開這裏,陰山陰行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我就是一個外地人,我不管你們的事情了,求求你,放過我……”
    這降頭師的聲音明顯已經求饒了。
    但是我心裏明白,這個時候我不能心軟,一旦心軟,到時候害死的可不僅僅是我自己。
    隻怕到了那個時候,就連劉強和趙穎都會被我牽連進去的。
    想到這以後我冷笑著說道:“別想了,我們不會放過你的,你就靜靜的享受著你生命中最後的時刻吧!”
    說完了以後,那降頭師急忙開口說道:“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們錢,多少錢我都出得起,我是降頭師,我有的是錢!”
    “錢這種東西對於我而言沒什麽用!”說到這以後我的語氣頓了一下“而且你死了以後,希望你別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或者去怪陰行的這些人吧!”
    勞資沒有招惹你,是你自己偏偏要來這裏多管閑事。
    降頭師聽著我的話以後,也知道自己沒什麽希望了。
    於是他的聲音惱怒的說道:“如果你們不肯放過我,我師父一定會殺了你們的,你們應該知道降頭師的規矩的,師父死了也好,徒弟死了也好,這種仇怨都是不死不休的!”
    “而且到時候我師父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會殺了你們的!”..
    “去尼瑪的,別裝逼了!”劉強忍不住罵了一句。
    罵完了這句話以後,劉強對著那符籙布一腳就踢了上去。
    那裹成團的符籙布一下子就被劉強踢到了牆邊。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降頭師嘴裏開始罵罵咧咧的咒罵了起來。
    有一些話我還能聽懂,有一些話我根本聽不懂。
    按照趙穎的話說,他既然是降頭師,那麽很多話說的必然都是南洋的話,我們聽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我心裏也明白,這肯定不是什麽好話!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以後,我看見那符籙布居然開始往出汩汩的往出流血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穎看到這一幕以後,急忙開口說道:“他瘋了!”
    “什麽意思?”我當即看著趙穎問道。
    “他要用六葬術,將自己的人頭化成血水,然後憑借著最後的意識,跟他師父或者親人溝通,然後將我們幾個人的氣息全部告知於他師父!”
    按照趙穎的話說,這種六葬術也是降頭師裏極為常見的一種陰術。
    而且這種感應,也隻有師徒和親人之間能感應到。
    六親之外,師父之外的人都無法感應到……
    至於我接下來的生活會是什麽樣的,我自己都不敢去想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大不了就是亡命天涯唄!
    反正對於殺了趙天霸這件事情,我並不後悔,現在不後悔,以後也不會後悔的。
    我想即使我師父在天有靈,他也會支持我這麽做的!
    就在我一個人正坐在沙發上胡思亂想的時候,那符籙布裏的人頭突然發出了聲音。
    “幾位兄弟,求求你們,放過我,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明天就離開這裏,陰山陰行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我就是一個外地人,我不管你們的事情了,求求你,放過我……”
    這降頭師的聲音明顯已經求饒了。
    但是我心裏明白,這個時候我不能心軟,一旦心軟,到時候害死的可不僅僅是我自己。
    隻怕到了那個時候,就連劉強和趙穎都會被我牽連進去的。
    想到這以後我冷笑著說道:“別想了,我們不會放過你的,你就靜靜的享受著你生命中最後的時刻吧!”
    說完了以後,那降頭師急忙開口說道:“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們錢,多少錢我都出得起,我是降頭師,我有的是錢!”
    “錢這種東西對於我而言沒什麽用!”說到這以後我的語氣頓了一下“而且你死了以後,希望你別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或者去怪陰行的這些人吧!”
    勞資沒有招惹你,是你自己偏偏要來這裏多管閑事。
    降頭師聽著我的話以後,也知道自己沒什麽希望了。
    於是他的聲音惱怒的說道:“如果你們不肯放過我,我師父一定會殺了你們的,你們應該知道降頭師的規矩的,師父死了也好,徒弟死了也好,這種仇怨都是不死不休的!”
    “而且到時候我師父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會殺了你們的!”..
    “去尼瑪的,別裝逼了!”劉強忍不住罵了一句。
    罵完了這句話以後,劉強對著那符籙布一腳就踢了上去。
    那裹成團的符籙布一下子就被劉強踢到了牆邊。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降頭師嘴裏開始罵罵咧咧的咒罵了起來。
    有一些話我還能聽懂,有一些話我根本聽不懂。
    按照趙穎的話說,他既然是降頭師,那麽很多話說的必然都是南洋的話,我們聽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我心裏也明白,這肯定不是什麽好話!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以後,我看見那符籙布居然開始往出汩汩的往出流血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穎看到這一幕以後,急忙開口說道:“他瘋了!”
    “什麽意思?”我當即看著趙穎問道。
    “他要用六葬術,將自己的人頭化成血水,然後憑借著最後的意識,跟他師父或者親人溝通,然後將我們幾個人的氣息全部告知於他師父!”
    按照趙穎的話說,這種六葬術也是降頭師裏極為常見的一種陰術。
    而且這種感應,也隻有師徒和親人之間能感應到。
    六親之外,師父之外的人都無法感應到……
    至於我接下來的生活會是什麽樣的,我自己都不敢去想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大不了就是亡命天涯唄!
    反正對於殺了趙天霸這件事情,我並不後悔,現在不後悔,以後也不會後悔的。
    我想即使我師父在天有靈,他也會支持我這麽做的!
    就在我一個人正坐在沙發上胡思亂想的時候,那符籙布裏的人頭突然發出了聲音。
    “幾位兄弟,求求你們,放過我,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明天就離開這裏,陰山陰行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我就是一個外地人,我不管你們的事情了,求求你,放過我……”
    這降頭師的聲音明顯已經求饒了。
    但是我心裏明白,這個時候我不能心軟,一旦心軟,到時候害死的可不僅僅是我自己。
    隻怕到了那個時候,就連劉強和趙穎都會被我牽連進去的。
    想到這以後我冷笑著說道:“別想了,我們不會放過你的,你就靜靜的享受著你生命中最後的時刻吧!”
    說完了以後,那降頭師急忙開口說道:“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們錢,多少錢我都出得起,我是降頭師,我有的是錢!”
    “錢這種東西對於我而言沒什麽用!”說到這以後我的語氣頓了一下“而且你死了以後,希望你別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或者去怪陰行的這些人吧!”
    勞資沒有招惹你,是你自己偏偏要來這裏多管閑事。
    降頭師聽著我的話以後,也知道自己沒什麽希望了。
    於是他的聲音惱怒的說道:“如果你們不肯放過我,我師父一定會殺了你們的,你們應該知道降頭師的規矩的,師父死了也好,徒弟死了也好,這種仇怨都是不死不休的!”
    “而且到時候我師父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會殺了你們的!”..
    “去尼瑪的,別裝逼了!”劉強忍不住罵了一句。
    罵完了這句話以後,劉強對著那符籙布一腳就踢了上去。
    那裹成團的符籙布一下子就被劉強踢到了牆邊。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降頭師嘴裏開始罵罵咧咧的咒罵了起來。
    有一些話我還能聽懂,有一些話我根本聽不懂。
    按照趙穎的話說,他既然是降頭師,那麽很多話說的必然都是南洋的話,我們聽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我心裏也明白,這肯定不是什麽好話!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以後,我看見那符籙布居然開始往出汩汩的往出流血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穎看到這一幕以後,急忙開口說道:“他瘋了!”
    “什麽意思?”我當即看著趙穎問道。
    “他要用六葬術,將自己的人頭化成血水,然後憑借著最後的意識,跟他師父或者親人溝通,然後將我們幾個人的氣息全部告知於他師父!”
    按照趙穎的話說,這種六葬術也是降頭師裏極為常見的一種陰術。
    而且這種感應,也隻有師徒和親人之間能感應到。
    六親之外,師父之外的人都無法感應到……
    至於我接下來的生活會是什麽樣的,我自己都不敢去想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大不了就是亡命天涯唄!
    反正對於殺了趙天霸這件事情,我並不後悔,現在不後悔,以後也不會後悔的。
    我想即使我師父在天有靈,他也會支持我這麽做的!
    就在我一個人正坐在沙發上胡思亂想的時候,那符籙布裏的人頭突然發出了聲音。
    “幾位兄弟,求求你們,放過我,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明天就離開這裏,陰山陰行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我就是一個外地人,我不管你們的事情了,求求你,放過我……”
    這降頭師的聲音明顯已經求饒了。
    但是我心裏明白,這個時候我不能心軟,一旦心軟,到時候害死的可不僅僅是我自己。
    隻怕到了那個時候,就連劉強和趙穎都會被我牽連進去的。
    想到這以後我冷笑著說道:“別想了,我們不會放過你的,你就靜靜的享受著你生命中最後的時刻吧!”
    說完了以後,那降頭師急忙開口說道:“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們錢,多少錢我都出得起,我是降頭師,我有的是錢!”
    “錢這種東西對於我而言沒什麽用!”說到這以後我的語氣頓了一下“而且你死了以後,希望你別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或者去怪陰行的這些人吧!”
    勞資沒有招惹你,是你自己偏偏要來這裏多管閑事。
    降頭師聽著我的話以後,也知道自己沒什麽希望了。
    於是他的聲音惱怒的說道:“如果你們不肯放過我,我師父一定會殺了你們的,你們應該知道降頭師的規矩的,師父死了也好,徒弟死了也好,這種仇怨都是不死不休的!”
    “而且到時候我師父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會殺了你們的!”..
    “去尼瑪的,別裝逼了!”劉強忍不住罵了一句。
    罵完了這句話以後,劉強對著那符籙布一腳就踢了上去。
    那裹成團的符籙布一下子就被劉強踢到了牆邊。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降頭師嘴裏開始罵罵咧咧的咒罵了起來。
    有一些話我還能聽懂,有一些話我根本聽不懂。
    按照趙穎的話說,他既然是降頭師,那麽很多話說的必然都是南洋的話,我們聽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我心裏也明白,這肯定不是什麽好話!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以後,我看見那符籙布居然開始往出汩汩的往出流血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穎看到這一幕以後,急忙開口說道:“他瘋了!”
    “什麽意思?”我當即看著趙穎問道。
    “他要用六葬術,將自己的人頭化成血水,然後憑借著最後的意識,跟他師父或者親人溝通,然後將我們幾個人的氣息全部告知於他師父!”
    按照趙穎的話說,這種六葬術也是降頭師裏極為常見的一種陰術。
    而且這種感應,也隻有師徒和親人之間能感應到。
    六親之外,師父之外的人都無法感應到……
    至於我接下來的生活會是什麽樣的,我自己都不敢去想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大不了就是亡命天涯唄!
    反正對於殺了趙天霸這件事情,我並不後悔,現在不後悔,以後也不會後悔的。
    我想即使我師父在天有靈,他也會支持我這麽做的!
    就在我一個人正坐在沙發上胡思亂想的時候,那符籙布裏的人頭突然發出了聲音。
    “幾位兄弟,求求你們,放過我,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明天就離開這裏,陰山陰行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我就是一個外地人,我不管你們的事情了,求求你,放過我……”
    這降頭師的聲音明顯已經求饒了。
    但是我心裏明白,這個時候我不能心軟,一旦心軟,到時候害死的可不僅僅是我自己。
    隻怕到了那個時候,就連劉強和趙穎都會被我牽連進去的。
    想到這以後我冷笑著說道:“別想了,我們不會放過你的,你就靜靜的享受著你生命中最後的時刻吧!”
    說完了以後,那降頭師急忙開口說道:“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們錢,多少錢我都出得起,我是降頭師,我有的是錢!”
    “錢這種東西對於我而言沒什麽用!”說到這以後我的語氣頓了一下“而且你死了以後,希望你別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或者去怪陰行的這些人吧!”
    勞資沒有招惹你,是你自己偏偏要來這裏多管閑事。
    降頭師聽著我的話以後,也知道自己沒什麽希望了。
    於是他的聲音惱怒的說道:“如果你們不肯放過我,我師父一定會殺了你們的,你們應該知道降頭師的規矩的,師父死了也好,徒弟死了也好,這種仇怨都是不死不休的!”
    “而且到時候我師父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會殺了你們的!”..
    “去尼瑪的,別裝逼了!”劉強忍不住罵了一句。
    罵完了這句話以後,劉強對著那符籙布一腳就踢了上去。
    那裹成團的符籙布一下子就被劉強踢到了牆邊。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降頭師嘴裏開始罵罵咧咧的咒罵了起來。
    有一些話我還能聽懂,有一些話我根本聽不懂。
    按照趙穎的話說,他既然是降頭師,那麽很多話說的必然都是南洋的話,我們聽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我心裏也明白,這肯定不是什麽好話!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以後,我看見那符籙布居然開始往出汩汩的往出流血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穎看到這一幕以後,急忙開口說道:“他瘋了!”
    “什麽意思?”我當即看著趙穎問道。
    “他要用六葬術,將自己的人頭化成血水,然後憑借著最後的意識,跟他師父或者親人溝通,然後將我們幾個人的氣息全部告知於他師父!”
    按照趙穎的話說,這種六葬術也是降頭師裏極為常見的一種陰術。
    而且這種感應,也隻有師徒和親人之間能感應到。
    六親之外,師父之外的人都無法感應到……
    至於我接下來的生活會是什麽樣的,我自己都不敢去想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大不了就是亡命天涯唄!
    反正對於殺了趙天霸這件事情,我並不後悔,現在不後悔,以後也不會後悔的。
    我想即使我師父在天有靈,他也會支持我這麽做的!
    就在我一個人正坐在沙發上胡思亂想的時候,那符籙布裏的人頭突然發出了聲音。
    “幾位兄弟,求求你們,放過我,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明天就離開這裏,陰山陰行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我就是一個外地人,我不管你們的事情了,求求你,放過我……”
    這降頭師的聲音明顯已經求饒了。
    但是我心裏明白,這個時候我不能心軟,一旦心軟,到時候害死的可不僅僅是我自己。
    隻怕到了那個時候,就連劉強和趙穎都會被我牽連進去的。
    想到這以後我冷笑著說道:“別想了,我們不會放過你的,你就靜靜的享受著你生命中最後的時刻吧!”
    說完了以後,那降頭師急忙開口說道:“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們錢,多少錢我都出得起,我是降頭師,我有的是錢!”
    “錢這種東西對於我而言沒什麽用!”說到這以後我的語氣頓了一下“而且你死了以後,希望你別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或者去怪陰行的這些人吧!”
    勞資沒有招惹你,是你自己偏偏要來這裏多管閑事。
    降頭師聽著我的話以後,也知道自己沒什麽希望了。
    於是他的聲音惱怒的說道:“如果你們不肯放過我,我師父一定會殺了你們的,你們應該知道降頭師的規矩的,師父死了也好,徒弟死了也好,這種仇怨都是不死不休的!”
    “而且到時候我師父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會殺了你們的!”..
    “去尼瑪的,別裝逼了!”劉強忍不住罵了一句。
    罵完了這句話以後,劉強對著那符籙布一腳就踢了上去。
    那裹成團的符籙布一下子就被劉強踢到了牆邊。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降頭師嘴裏開始罵罵咧咧的咒罵了起來。
    有一些話我還能聽懂,有一些話我根本聽不懂。
    按照趙穎的話說,他既然是降頭師,那麽很多話說的必然都是南洋的話,我們聽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我心裏也明白,這肯定不是什麽好話!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以後,我看見那符籙布居然開始往出汩汩的往出流血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穎看到這一幕以後,急忙開口說道:“他瘋了!”
    “什麽意思?”我當即看著趙穎問道。
    “他要用六葬術,將自己的人頭化成血水,然後憑借著最後的意識,跟他師父或者親人溝通,然後將我們幾個人的氣息全部告知於他師父!”
    按照趙穎的話說,這種六葬術也是降頭師裏極為常見的一種陰術。
    而且這種感應,也隻有師徒和親人之間能感應到。
    六親之外,師父之外的人都無法感應到……
    至於我接下來的生活會是什麽樣的,我自己都不敢去想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大不了就是亡命天涯唄!
    反正對於殺了趙天霸這件事情,我並不後悔,現在不後悔,以後也不會後悔的。
    我想即使我師父在天有靈,他也會支持我這麽做的!
    就在我一個人正坐在沙發上胡思亂想的時候,那符籙布裏的人頭突然發出了聲音。
    “幾位兄弟,求求你們,放過我,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明天就離開這裏,陰山陰行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我就是一個外地人,我不管你們的事情了,求求你,放過我……”
    這降頭師的聲音明顯已經求饒了。
    但是我心裏明白,這個時候我不能心軟,一旦心軟,到時候害死的可不僅僅是我自己。
    隻怕到了那個時候,就連劉強和趙穎都會被我牽連進去的。
    想到這以後我冷笑著說道:“別想了,我們不會放過你的,你就靜靜的享受著你生命中最後的時刻吧!”
    說完了以後,那降頭師急忙開口說道:“隻要你們肯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們錢,多少錢我都出得起,我是降頭師,我有的是錢!”
    “錢這種東西對於我而言沒什麽用!”說到這以後我的語氣頓了一下“而且你死了以後,希望你別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或者去怪陰行的這些人吧!”
    勞資沒有招惹你,是你自己偏偏要來這裏多管閑事。
    降頭師聽著我的話以後,也知道自己沒什麽希望了。
    於是他的聲音惱怒的說道:“如果你們不肯放過我,我師父一定會殺了你們的,你們應該知道降頭師的規矩的,師父死了也好,徒弟死了也好,這種仇怨都是不死不休的!”
    “而且到時候我師父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會殺了你們的!”..
    “去尼瑪的,別裝逼了!”劉強忍不住罵了一句。
    罵完了這句話以後,劉強對著那符籙布一腳就踢了上去。
    那裹成團的符籙布一下子就被劉強踢到了牆邊。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降頭師嘴裏開始罵罵咧咧的咒罵了起來。
    有一些話我還能聽懂,有一些話我根本聽不懂。
    按照趙穎的話說,他既然是降頭師,那麽很多話說的必然都是南洋的話,我們聽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我心裏也明白,這肯定不是什麽好話!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以後,我看見那符籙布居然開始往出汩汩的往出流血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穎看到這一幕以後,急忙開口說道:“他瘋了!”
    “什麽意思?”我當即看著趙穎問道。
    “他要用六葬術,將自己的人頭化成血水,然後憑借著最後的意識,跟他師父或者親人溝通,然後將我們幾個人的氣息全部告知於他師父!”
    按照趙穎的話說,這種六葬術也是降頭師裏極為常見的一種陰術。
    而且這種感應,也隻有師徒和親人之間能感應到。
    六親之外,師父之外的人都無法感應到……


如果您喜歡,請把《少年刺青師》,方便以後閱讀少年刺青師第401章 六葬術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少年刺青師第401章 六葬術並對少年刺青師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