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

第70章 第七十章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星流過曠 本章:第70章 第七十章

    它的異樣被祁千雪理解為想要呼吸新鮮空氣了。
    祁千雪掙紮著從被子卷裏出來, 他裹得太認真,下床時差點被絆倒,鞋子都沒穿就在地上走。
    用操縱水族箱的遙控器給頂部的玻璃打開了一點,朝著水族箱的方向走, 他下床時帶上了手機, 手裏握著的手機忽然震了一下。
    打開手機就看到徐當歌發來的消息。
    祁千雪觀看徐當歌直播的事被網友發現鬧上了熱搜, 麵對當事人之一,祁千雪現在的心情無比羞恥。
    徐當歌去蟲星也有段日子了,這麽長時間沒見, 可能會加重對方心裏祁千雪的廢物形象。
    麵對人形的蟲族也會提不起一點逃跑的力氣。
    好丟人哦。
    祁千雪捂了捂臉, 露出的耳垂通紅,雖然確實是人盡皆知的,隻會吃吃喝喝玩玩的廢物, 可被很厲害的哥哥真的當成個小廢物看待, 還是會感覺羞恥。
    祁千雪抱著“遲早要麵對”的心態點開徐當歌的對話框, 徐當歌很禮貌地先道了歉。
    [徐當歌 :抱歉, 我不知道是你。]
    祁千雪靠著水族箱壁的臉剛剛有了點降溫的趨勢, 又要升騰了。
    對方隻是正常直播,正常給帝國人民表演蟲族有多可怕而已。
    他一隻手拿著手機打字,人魚湊上來看, 他也無所謂 :[沒事啊, 小徐哥哥你這次要待多久啊?]
    徐當歌身為上將, 經常要去很多星球交涉,自從他進軍隊以後, 他們見麵就沒有那麽頻繁了。
    [徐當歌 :可能要待一陣, 時間不定, 對了, 有件事想請你幫忙,你有時間我們見一麵?]
    “誒?”祁千雪歪了歪頭,為了方便歪歪扭扭的身子都站直了,徐當歌居然會有事情想請他幫忙?
    小廢物要支楞起來了?
    激動之下,祁千雪連字都不打了,直接發了語音過去 :[好啊,好啊。]
    他麵對熟人說話的語調會軟一點。
    人魚的尾巴抽在了水族箱壁上,不重,像是寵物在吸引主人的注意。
    祁千雪彎著唇安撫 :“乖啊,等下就陪你玩了。”
    他答應的太快,徐當歌這次發了語音過來,聲音和人一樣清透、冷峻,刻意柔和下語調,透著一點無奈 :“你怎麽不問一下是什麽事情,不怕我把你買了?”
    祁千雪每次就搞不懂網上說徐當歌是沒有感情的機器人的傳聞是怎麽來的,語氣很乖,和麵對自家哥哥姐姐差不多 :“沒關係呀,我相信你嘛。”
    人魚剛剛才稍微被安撫下來了,尾巴一下直愣愣地朝著水底,又有要躁動不安的跡象。
    徐當歌那邊安靜了下來,提示正在輸入中。
    祁千雪等了一兩分鍾,徐當歌這次發了視頻通話過來。
    星際時代的視頻通話會直接在半空中倒映出一個電視屏幕大小的格子。
    他看背景應該是在家中,身上換下了那身挺拔的軍裝,穿著一身休閑服,應該是處理辦公的地方,背景是一堆書。
    徐當歌私下遠遠比電視上看著親和,距離感被拉近了很多,生得極好的眉眼時常要不苟言笑的緣故,鬆懈下來就會被人發現容貌上的優勢。
    他也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祁千雪了,視線落在青年那張成年了依舊帶著一絲稚氣的臉上,臉上的紅暈還沒散去,眼角暈紅,像被花瓣渲染出的。
    他沒忽略他身後的背景,略一思索 :“這是你最近的新寵物?”
    祁千雪喜歡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兒早已不是秘密,徐當歌偶爾去別的星球都會給他帶點當地特產,也隻有這次去的蟲星,蟲族又是他看著就會奪命狂奔的東西。
    “嗯嗯。”祁千雪對他話裏的幫忙比較好奇 :“小徐哥哥你有什麽事需要我幫忙嗎?”
    心裏猜測著徐當歌準備讓他幫忙的事是什麽。
    祁千雪身邊的這群人,個個都是家中長輩的驕傲,就連成天跟他鬼混的沈竟遙也是拎出去能收獲大片誇讚的人。
    隻有祁千雪因為家中有哥哥姐姐,從小就備受寵愛,被養成了這種性子,連家裏人也早早就為他準備好積蓄,足夠他什麽都不幹躺著就能吃幾輩子了。
    他眼眸發亮,躍躍欲試的樣子讓徐當歌想起曾經在某個星球上看到過的小動物。
    透著股可愛勁。
    徐當歌 :“是想麻煩你這段時間跟我表現的親密一點,最近網絡上總有一些不好的輿論,而再過一段時間,就要麵臨元帥大選。”
    現在執掌軍權的元帥年事已高,新元帥的選舉將會在徐當歌和其他幾位候選人之間誕生。
    作為群眾呼聲較大,又是年齡最小的候選人,徐當歌在這關頭一舉一動都被無數雙眼睛盯著,找不出他的錯處,就隻能拿他一貫對人冷漠來做文章。
    祁千雪不止一次看到類似的言論了,最誇張的說法還有徐當歌的機能已經在這些年的大大小小的戰役中損壞的差不多了,後頸處還有出廠編號什麽的。
    好離譜哦。
    這麽離譜的言論還有人信。
    祁千雪點頭,還有一點好奇 :“小徐哥哥你怎麽會想到找我啊?”
    雖然星際時代比較開放,但人類的審美延續了這麽多年,大部分人還是比較喜歡香香軟軟可可愛愛的女孩子。
    徐當歌淡淡解釋 :“我們比較熟,網上因為這次直播出現了點新的言論,一些關於你的不好言論我會處理掉。
    “而且我這些年在軍隊,身邊也沒有適合的人選。”
    這句話落在祁千雪耳朵裏,就是他這些年在軍隊,身邊都是糙漢子,對一個不熟的女生提出這種請求很冒昧,看來看去就隻有祁千雪最適合了。
    “哦哦。”祁千雪笑著很乖地點頭,心裏琢磨著等有空可以讓姐姐介紹一點朋友給徐當歌認識 :“那小徐哥哥有需要盡管告訴我。”
    掛掉視頻,來不及去安撫自從徐當歌出現就在水族箱裏遊來遊去的人魚,祁千雪登陸星網,心裏對徐當歌說的,網上出現了一點新的言論好奇得不行。
    祁千雪尋找八卦的天賦很強,在熱搜的地方摸索了進去。
    是一段視頻。
    有人將他和徐當歌的那段直播,用了捏臉技術,把係統幫他捏的那張臉替換成了他自己的。
    祁千雪曾經在一次宴會上不小心被人偷拍,那個人從那以後就在上流社會消失了,但他的偷拍照在網絡上已經流傳開了。
    他自己是不太在意的,他又不是明星之類的,會受到很多人關注。
    但家裏人擔心會對他不利,就讓人在網上刪掉了。
    剪輯視頻的人捏臉技術很好,祁千雪點開了視頻,水族箱裏的人魚聽見聲音湊了上來。
    祁千雪讓出半邊屏幕 :“你也要看嗎?”
    小動物對這種東西就是很有好奇心,可能跟貓貓也會看貓和老鼠差不多。
    他倒是沒有什麽跟人一起看和徐當歌視頻的羞恥感,把手機往人魚那邊移了移。
    視頻的開頭就是徐當歌給他整理模擬觸手的畫麵,帥氣冷峻的軍裝青年,手指放在比他稍矮一頭的青年太陽穴上,黑沉沉的眼眸卻始終落在漂亮青年身上。
    [差一點,就可以低頭接吻了。]
    剪輯視頻的人給這個畫麵配了一段話。
    祁千雪看清那段話,手抖得差點沒拿穩手機。眨眨眼,疑惑地想,隻是陳述事實,形容他們兩個的距離挨得很近的意思吧?
    是網絡上的新詞嗎?
    祁千雪不確定地往下看。
    徐當歌調整好了模擬觸手,穿著軍靴的腿往後退了一步,漂亮青年卻沒有往他身邊看一眼,而是轉頭看向了場下的觀眾。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畫麵變成了灰色,像蒙上了一層霧,徐當歌開著機甲對著前方戰火紛飛的戰場冷靜地做下判斷,隨後他話音微頓,視線一凝,像看到了什麽。
    祁千雪看過這段視頻來源,是徐當歌戰役的個人錦集,他已經透過他的眼球看到了前方突然發生爆炸的星球。
    畫麵中出現的卻是他被幾個蟲族圍在中間的模樣。
    羸弱的漂亮青年被幾個人類模樣的蟲族團團圍住,偶爾露出小半張豔紅的臉,臉上蒙上一層汗,像被淚水打濕,看向鏡頭的臉寫滿了無助。
    最後一幕,是漂亮青年頭也不回地走下台的背影,台上,徐當歌深深凝視著青年,腦海裏卻在回憶他坐在機甲裏冷靜下達命令的樣子。
    [是理性、是責任、是使命
    ——唯獨,不能是愛情。]
    祁千雪一頭霧水地看完了這個視頻,點進評論想看看大家是不是都像他這樣懵。
    [嗚嗚嗚嗚居然是be,上將和小少爺,這種從小看著長大,長大後那個很崇拜的哥哥朋友就成了我的新郎的感情,居然都不能he嗎?]
    [誰說徐上將是機器人的??你告訴我,這能是機器人???]
    [好配的一對璧人,我再也不信徐上將是帝國創造出來的戰爭機器了!]
    祁千雪撓撓頭,感覺自己理解的和她們理解的不太一樣,不過看到大家紛紛在評論區留言,徐上將不是機器人這種話。
    ……結果應該是好的吧?
    就是說長大後很崇拜的哥哥朋友成了他的新郎這種話比較離譜。
    希望不要被徐當歌看到。
    祁千雪臉紅得不行,飛快退了出去,還消除了看過這個視頻的痕跡,轉頭看向從看完視頻後就格外安靜的人魚。
    人魚那雙淡藍色如大海般波瀾不驚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他,細長的手指冒出尖銳的指甲。
    祁千雪在人魚資料上看過,人魚露出指甲一般是捕獵的時候,它們的手指甲尖銳又鋒利,能夠輕易破開獵物柔軟的腹部。
    手指在玻璃壁上敲擊了兩下 :“你怎麽了?”
    祁千雪著急地看著人魚的狀態,水族箱頂部被他打開了一點,方便人魚呼吸新鮮空氣,他踩著凳子探著腦袋,去看表麵平靜的水麵。
    變化就是一瞬間的事,平靜的水麵被一條速度極快往上遊的人魚打破了。
    人魚在水裏的速度一直很快,肉眼幾乎無法看清。
    隻聽見撲通一聲,一雙有力的手拽住
    祁千雪的肩膀,將他拖進了水裏。
    水族箱頂部打開的空隙足夠一個人落進去,冰涼的水瞬間浸透了祁千雪全身。
    他會遊泳,卻很難在這種情況下保持鎮定,身體被一具冰涼的身體抱住,軟軟的細長舌頭伸到了他嘴邊,不容拒絕地探了進去。
    人魚淡藍色的眼眸變成了深藍色,看著祁千雪的目光充滿了欲.念。
    人魚從來都是占有欲極強的生物,沒有一隻人魚會允許自己的伴侶身邊圍繞第二個會發情的雄性。
    那個小小的能看見影像的東西上,在它的伴侶身邊,圍繞著很多會發情的雄性。
    他們距離伴侶的距離那麽近,甚至,還在伴侶的身上摸索,這對於任何一個生物來說,都是絕不能容忍的挑釁。
    尤其是它的伴侶還在發情期,最有可能被別人捷足先登的時候!
    人魚眼中的怒氣被它一再壓製,連動作都克製了許多。
    ……
    即便如此,在最有可能弄傷伴侶的時候,它的伴侶還是攀著它的肩膀,發出嬌嬌弱弱的哼聲。
    祁千雪尋找八卦的天賦很強,在熱搜的地方摸索了進去。
    是一段視頻。
    有人將他和徐當歌的那段直播,用了捏臉技術,把係統幫他捏的那張臉替換成了他自己的。
    祁千雪曾經在一次宴會上不小心被人偷拍,那個人從那以後就在上流社會消失了,但他的偷拍照在網絡上已經流傳開了。
    他自己是不太在意的,他又不是明星之類的,會受到很多人關注。
    但家裏人擔心會對他不利,就讓人在網上刪掉了。
    剪輯視頻的人捏臉技術很好,祁千雪點開了視頻,水族箱裏的人魚聽見聲音湊了上來。
    祁千雪讓出半邊屏幕 :“你也要看嗎?”
    小動物對這種東西就是很有好奇心,可能跟貓貓也會看貓和老鼠差不多。
    他倒是沒有什麽跟人一起看和徐當歌視頻的羞恥感,把手機往人魚那邊移了移。
    視頻的開頭就是徐當歌給他整理模擬觸手的畫麵,帥氣冷峻的軍裝青年,手指放在比他稍矮一頭的青年太陽穴上,黑沉沉的眼眸卻始終落在漂亮青年身上。
    [差一點,就可以低頭接吻了。]
    剪輯視頻的人給這個畫麵配了一段話。
    祁千雪看清那段話,手抖得差點沒拿穩手機。眨眨眼,疑惑地想,隻是陳述事實,形容他們兩個的距離挨得很近的意思吧?
    是網絡上的新詞嗎?
    祁千雪不確定地往下看。
    徐當歌調整好了模擬觸手,穿著軍靴的腿往後退了一步,漂亮青年卻沒有往他身邊看一眼,而是轉頭看向了場下的觀眾。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畫麵變成了灰色,像蒙上了一層霧,徐當歌開著機甲對著前方戰火紛飛的戰場冷靜地做下判斷,隨後他話音微頓,視線一凝,像看到了什麽。
    祁千雪看過這段視頻來源,是徐當歌戰役的個人錦集,他已經透過他的眼球看到了前方突然發生爆炸的星球。
    畫麵中出現的卻是他被幾個蟲族圍在中間的模樣。
    羸弱的漂亮青年被幾個人類模樣的蟲族團團圍住,偶爾露出小半張豔紅的臉,臉上蒙上一層汗,像被淚水打濕,看向鏡頭的臉寫滿了無助。
    最後一幕,是漂亮青年頭也不回地走下台的背影,台上,徐當歌深深凝視著青年,腦海裏卻在回憶他坐在機甲裏冷靜下達命令的樣子。
    [是理性、是責任、是使命
    ——唯獨,不能是愛情。]
    祁千雪一頭霧水地看完了這個視頻,點進評論想看看大家是不是都像他這樣懵。
    [嗚嗚嗚嗚居然是be,上將和小少爺,這種從小看著長大,長大後那個很崇拜的哥哥朋友就成了我的新郎的感情,居然都不能he嗎?]
    [誰說徐上將是機器人的??你告訴我,這能是機器人???]
    [好配的一對璧人,我再也不信徐上將是帝國創造出來的戰爭機器了!]
    祁千雪撓撓頭,感覺自己理解的和她們理解的不太一樣,不過看到大家紛紛在評論區留言,徐上將不是機器人這種話。
    ……結果應該是好的吧?
    就是說長大後很崇拜的哥哥朋友成了他的新郎這種話比較離譜。
    希望不要被徐當歌看到。
    祁千雪臉紅得不行,飛快退了出去,還消除了看過這個視頻的痕跡,轉頭看向從看完視頻後就格外安靜的人魚。
    人魚那雙淡藍色如大海般波瀾不驚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他,細長的手指冒出尖銳的指甲。
    祁千雪在人魚資料上看過,人魚露出指甲一般是捕獵的時候,它們的手指甲尖銳又鋒利,能夠輕易破開獵物柔軟的腹部。
    手指在玻璃壁上敲擊了兩下 :“你怎麽了?”
    祁千雪著急地看著人魚的狀態,水族箱頂部被他打開了一點,方便人魚呼吸新鮮空氣,他踩著凳子探著腦袋,去看表麵平靜的水麵。
    變化就是一瞬間的事,平靜的水麵被一條速度極快往上遊的人魚打破了。
    人魚在水裏的速度一直很快,肉眼幾乎無法看清。
    隻聽見撲通一聲,一雙有力的手拽住
    祁千雪的肩膀,將他拖進了水裏。
    水族箱頂部打開的空隙足夠一個人落進去,冰涼的水瞬間浸透了祁千雪全身。
    他會遊泳,卻很難在這種情況下保持鎮定,身體被一具冰涼的身體抱住,軟軟的細長舌頭伸到了他嘴邊,不容拒絕地探了進去。
    人魚淡藍色的眼眸變成了深藍色,看著祁千雪的目光充滿了欲.念。
    人魚從來都是占有欲極強的生物,沒有一隻人魚會允許自己的伴侶身邊圍繞第二個會發情的雄性。
    那個小小的能看見影像的東西上,在它的伴侶身邊,圍繞著很多會發情的雄性。
    他們距離伴侶的距離那麽近,甚至,還在伴侶的身上摸索,這對於任何一個生物來說,都是絕不能容忍的挑釁。
    尤其是它的伴侶還在發情期,最有可能被別人捷足先登的時候!
    人魚眼中的怒氣被它一再壓製,連動作都克製了許多。
    ……
    即便如此,在最有可能弄傷伴侶的時候,它的伴侶還是攀著它的肩膀,發出嬌嬌弱弱的哼聲。
    祁千雪尋找八卦的天賦很強,在熱搜的地方摸索了進去。
    是一段視頻。
    有人將他和徐當歌的那段直播,用了捏臉技術,把係統幫他捏的那張臉替換成了他自己的。
    祁千雪曾經在一次宴會上不小心被人偷拍,那個人從那以後就在上流社會消失了,但他的偷拍照在網絡上已經流傳開了。
    他自己是不太在意的,他又不是明星之類的,會受到很多人關注。
    但家裏人擔心會對他不利,就讓人在網上刪掉了。
    剪輯視頻的人捏臉技術很好,祁千雪點開了視頻,水族箱裏的人魚聽見聲音湊了上來。
    祁千雪讓出半邊屏幕 :“你也要看嗎?”
    小動物對這種東西就是很有好奇心,可能跟貓貓也會看貓和老鼠差不多。
    他倒是沒有什麽跟人一起看和徐當歌視頻的羞恥感,把手機往人魚那邊移了移。
    視頻的開頭就是徐當歌給他整理模擬觸手的畫麵,帥氣冷峻的軍裝青年,手指放在比他稍矮一頭的青年太陽穴上,黑沉沉的眼眸卻始終落在漂亮青年身上。
    [差一點,就可以低頭接吻了。]
    剪輯視頻的人給這個畫麵配了一段話。
    祁千雪看清那段話,手抖得差點沒拿穩手機。眨眨眼,疑惑地想,隻是陳述事實,形容他們兩個的距離挨得很近的意思吧?
    是網絡上的新詞嗎?
    祁千雪不確定地往下看。
    徐當歌調整好了模擬觸手,穿著軍靴的腿往後退了一步,漂亮青年卻沒有往他身邊看一眼,而是轉頭看向了場下的觀眾。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畫麵變成了灰色,像蒙上了一層霧,徐當歌開著機甲對著前方戰火紛飛的戰場冷靜地做下判斷,隨後他話音微頓,視線一凝,像看到了什麽。
    祁千雪看過這段視頻來源,是徐當歌戰役的個人錦集,他已經透過他的眼球看到了前方突然發生爆炸的星球。
    畫麵中出現的卻是他被幾個蟲族圍在中間的模樣。
    羸弱的漂亮青年被幾個人類模樣的蟲族團團圍住,偶爾露出小半張豔紅的臉,臉上蒙上一層汗,像被淚水打濕,看向鏡頭的臉寫滿了無助。
    最後一幕,是漂亮青年頭也不回地走下台的背影,台上,徐當歌深深凝視著青年,腦海裏卻在回憶他坐在機甲裏冷靜下達命令的樣子。
    [是理性、是責任、是使命
    ——唯獨,不能是愛情。]
    祁千雪一頭霧水地看完了這個視頻,點進評論想看看大家是不是都像他這樣懵。
    [嗚嗚嗚嗚居然是be,上將和小少爺,這種從小看著長大,長大後那個很崇拜的哥哥朋友就成了我的新郎的感情,居然都不能he嗎?]
    [誰說徐上將是機器人的??你告訴我,這能是機器人???]
    [好配的一對璧人,我再也不信徐上將是帝國創造出來的戰爭機器了!]
    祁千雪撓撓頭,感覺自己理解的和她們理解的不太一樣,不過看到大家紛紛在評論區留言,徐上將不是機器人這種話。
    ……結果應該是好的吧?
    就是說長大後很崇拜的哥哥朋友成了他的新郎這種話比較離譜。
    希望不要被徐當歌看到。
    祁千雪臉紅得不行,飛快退了出去,還消除了看過這個視頻的痕跡,轉頭看向從看完視頻後就格外安靜的人魚。
    人魚那雙淡藍色如大海般波瀾不驚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他,細長的手指冒出尖銳的指甲。
    祁千雪在人魚資料上看過,人魚露出指甲一般是捕獵的時候,它們的手指甲尖銳又鋒利,能夠輕易破開獵物柔軟的腹部。
    手指在玻璃壁上敲擊了兩下 :“你怎麽了?”
    祁千雪著急地看著人魚的狀態,水族箱頂部被他打開了一點,方便人魚呼吸新鮮空氣,他踩著凳子探著腦袋,去看表麵平靜的水麵。
    變化就是一瞬間的事,平靜的水麵被一條速度極快往上遊的人魚打破了。
    人魚在水裏的速度一直很快,肉眼幾乎無法看清。
    隻聽見撲通一聲,一雙有力的手拽住
    祁千雪的肩膀,將他拖進了水裏。
    水族箱頂部打開的空隙足夠一個人落進去,冰涼的水瞬間浸透了祁千雪全身。
    他會遊泳,卻很難在這種情況下保持鎮定,身體被一具冰涼的身體抱住,軟軟的細長舌頭伸到了他嘴邊,不容拒絕地探了進去。
    人魚淡藍色的眼眸變成了深藍色,看著祁千雪的目光充滿了欲.念。
    人魚從來都是占有欲極強的生物,沒有一隻人魚會允許自己的伴侶身邊圍繞第二個會發情的雄性。
    那個小小的能看見影像的東西上,在它的伴侶身邊,圍繞著很多會發情的雄性。
    他們距離伴侶的距離那麽近,甚至,還在伴侶的身上摸索,這對於任何一個生物來說,都是絕不能容忍的挑釁。
    尤其是它的伴侶還在發情期,最有可能被別人捷足先登的時候!
    人魚眼中的怒氣被它一再壓製,連動作都克製了許多。
    ……
    即便如此,在最有可能弄傷伴侶的時候,它的伴侶還是攀著它的肩膀,發出嬌嬌弱弱的哼聲。
    祁千雪尋找八卦的天賦很強,在熱搜的地方摸索了進去。
    是一段視頻。
    有人將他和徐當歌的那段直播,用了捏臉技術,把係統幫他捏的那張臉替換成了他自己的。
    祁千雪曾經在一次宴會上不小心被人偷拍,那個人從那以後就在上流社會消失了,但他的偷拍照在網絡上已經流傳開了。
    他自己是不太在意的,他又不是明星之類的,會受到很多人關注。
    但家裏人擔心會對他不利,就讓人在網上刪掉了。
    剪輯視頻的人捏臉技術很好,祁千雪點開了視頻,水族箱裏的人魚聽見聲音湊了上來。
    祁千雪讓出半邊屏幕 :“你也要看嗎?”
    小動物對這種東西就是很有好奇心,可能跟貓貓也會看貓和老鼠差不多。
    他倒是沒有什麽跟人一起看和徐當歌視頻的羞恥感,把手機往人魚那邊移了移。
    視頻的開頭就是徐當歌給他整理模擬觸手的畫麵,帥氣冷峻的軍裝青年,手指放在比他稍矮一頭的青年太陽穴上,黑沉沉的眼眸卻始終落在漂亮青年身上。
    [差一點,就可以低頭接吻了。]
    剪輯視頻的人給這個畫麵配了一段話。
    祁千雪看清那段話,手抖得差點沒拿穩手機。眨眨眼,疑惑地想,隻是陳述事實,形容他們兩個的距離挨得很近的意思吧?
    是網絡上的新詞嗎?
    祁千雪不確定地往下看。
    徐當歌調整好了模擬觸手,穿著軍靴的腿往後退了一步,漂亮青年卻沒有往他身邊看一眼,而是轉頭看向了場下的觀眾。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畫麵變成了灰色,像蒙上了一層霧,徐當歌開著機甲對著前方戰火紛飛的戰場冷靜地做下判斷,隨後他話音微頓,視線一凝,像看到了什麽。
    祁千雪看過這段視頻來源,是徐當歌戰役的個人錦集,他已經透過他的眼球看到了前方突然發生爆炸的星球。
    畫麵中出現的卻是他被幾個蟲族圍在中間的模樣。
    羸弱的漂亮青年被幾個人類模樣的蟲族團團圍住,偶爾露出小半張豔紅的臉,臉上蒙上一層汗,像被淚水打濕,看向鏡頭的臉寫滿了無助。
    最後一幕,是漂亮青年頭也不回地走下台的背影,台上,徐當歌深深凝視著青年,腦海裏卻在回憶他坐在機甲裏冷靜下達命令的樣子。
    [是理性、是責任、是使命
    ——唯獨,不能是愛情。]
    祁千雪一頭霧水地看完了這個視頻,點進評論想看看大家是不是都像他這樣懵。
    [嗚嗚嗚嗚居然是be,上將和小少爺,這種從小看著長大,長大後那個很崇拜的哥哥朋友就成了我的新郎的感情,居然都不能he嗎?]
    [誰說徐上將是機器人的??你告訴我,這能是機器人???]
    [好配的一對璧人,我再也不信徐上將是帝國創造出來的戰爭機器了!]
    祁千雪撓撓頭,感覺自己理解的和她們理解的不太一樣,不過看到大家紛紛在評論區留言,徐上將不是機器人這種話。
    ……結果應該是好的吧?
    就是說長大後很崇拜的哥哥朋友成了他的新郎這種話比較離譜。
    希望不要被徐當歌看到。
    祁千雪臉紅得不行,飛快退了出去,還消除了看過這個視頻的痕跡,轉頭看向從看完視頻後就格外安靜的人魚。
    人魚那雙淡藍色如大海般波瀾不驚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他,細長的手指冒出尖銳的指甲。
    祁千雪在人魚資料上看過,人魚露出指甲一般是捕獵的時候,它們的手指甲尖銳又鋒利,能夠輕易破開獵物柔軟的腹部。
    手指在玻璃壁上敲擊了兩下 :“你怎麽了?”
    祁千雪著急地看著人魚的狀態,水族箱頂部被他打開了一點,方便人魚呼吸新鮮空氣,他踩著凳子探著腦袋,去看表麵平靜的水麵。
    變化就是一瞬間的事,平靜的水麵被一條速度極快往上遊的人魚打破了。
    人魚在水裏的速度一直很快,肉眼幾乎無法看清。
    隻聽見撲通一聲,一雙有力的手拽住
    祁千雪的肩膀,將他拖進了水裏。
    水族箱頂部打開的空隙足夠一個人落進去,冰涼的水瞬間浸透了祁千雪全身。
    他會遊泳,卻很難在這種情況下保持鎮定,身體被一具冰涼的身體抱住,軟軟的細長舌頭伸到了他嘴邊,不容拒絕地探了進去。
    人魚淡藍色的眼眸變成了深藍色,看著祁千雪的目光充滿了欲.念。
    人魚從來都是占有欲極強的生物,沒有一隻人魚會允許自己的伴侶身邊圍繞第二個會發情的雄性。
    那個小小的能看見影像的東西上,在它的伴侶身邊,圍繞著很多會發情的雄性。
    他們距離伴侶的距離那麽近,甚至,還在伴侶的身上摸索,這對於任何一個生物來說,都是絕不能容忍的挑釁。
    尤其是它的伴侶還在發情期,最有可能被別人捷足先登的時候!
    人魚眼中的怒氣被它一再壓製,連動作都克製了許多。
    ……
    即便如此,在最有可能弄傷伴侶的時候,它的伴侶還是攀著它的肩膀,發出嬌嬌弱弱的哼聲。
    祁千雪尋找八卦的天賦很強,在熱搜的地方摸索了進去。
    是一段視頻。
    有人將他和徐當歌的那段直播,用了捏臉技術,把係統幫他捏的那張臉替換成了他自己的。
    祁千雪曾經在一次宴會上不小心被人偷拍,那個人從那以後就在上流社會消失了,但他的偷拍照在網絡上已經流傳開了。
    他自己是不太在意的,他又不是明星之類的,會受到很多人關注。
    但家裏人擔心會對他不利,就讓人在網上刪掉了。
    剪輯視頻的人捏臉技術很好,祁千雪點開了視頻,水族箱裏的人魚聽見聲音湊了上來。
    祁千雪讓出半邊屏幕 :“你也要看嗎?”
    小動物對這種東西就是很有好奇心,可能跟貓貓也會看貓和老鼠差不多。
    他倒是沒有什麽跟人一起看和徐當歌視頻的羞恥感,把手機往人魚那邊移了移。
    視頻的開頭就是徐當歌給他整理模擬觸手的畫麵,帥氣冷峻的軍裝青年,手指放在比他稍矮一頭的青年太陽穴上,黑沉沉的眼眸卻始終落在漂亮青年身上。
    [差一點,就可以低頭接吻了。]
    剪輯視頻的人給這個畫麵配了一段話。
    祁千雪看清那段話,手抖得差點沒拿穩手機。眨眨眼,疑惑地想,隻是陳述事實,形容他們兩個的距離挨得很近的意思吧?
    是網絡上的新詞嗎?
    祁千雪不確定地往下看。
    徐當歌調整好了模擬觸手,穿著軍靴的腿往後退了一步,漂亮青年卻沒有往他身邊看一眼,而是轉頭看向了場下的觀眾。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畫麵變成了灰色,像蒙上了一層霧,徐當歌開著機甲對著前方戰火紛飛的戰場冷靜地做下判斷,隨後他話音微頓,視線一凝,像看到了什麽。
    祁千雪看過這段視頻來源,是徐當歌戰役的個人錦集,他已經透過他的眼球看到了前方突然發生爆炸的星球。
    畫麵中出現的卻是他被幾個蟲族圍在中間的模樣。
    羸弱的漂亮青年被幾個人類模樣的蟲族團團圍住,偶爾露出小半張豔紅的臉,臉上蒙上一層汗,像被淚水打濕,看向鏡頭的臉寫滿了無助。
    最後一幕,是漂亮青年頭也不回地走下台的背影,台上,徐當歌深深凝視著青年,腦海裏卻在回憶他坐在機甲裏冷靜下達命令的樣子。
    [是理性、是責任、是使命
    ——唯獨,不能是愛情。]
    祁千雪一頭霧水地看完了這個視頻,點進評論想看看大家是不是都像他這樣懵。
    [嗚嗚嗚嗚居然是be,上將和小少爺,這種從小看著長大,長大後那個很崇拜的哥哥朋友就成了我的新郎的感情,居然都不能he嗎?]
    [誰說徐上將是機器人的??你告訴我,這能是機器人???]
    [好配的一對璧人,我再也不信徐上將是帝國創造出來的戰爭機器了!]
    祁千雪撓撓頭,感覺自己理解的和她們理解的不太一樣,不過看到大家紛紛在評論區留言,徐上將不是機器人這種話。
    ……結果應該是好的吧?
    就是說長大後很崇拜的哥哥朋友成了他的新郎這種話比較離譜。
    希望不要被徐當歌看到。
    祁千雪臉紅得不行,飛快退了出去,還消除了看過這個視頻的痕跡,轉頭看向從看完視頻後就格外安靜的人魚。
    人魚那雙淡藍色如大海般波瀾不驚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他,細長的手指冒出尖銳的指甲。
    祁千雪在人魚資料上看過,人魚露出指甲一般是捕獵的時候,它們的手指甲尖銳又鋒利,能夠輕易破開獵物柔軟的腹部。
    手指在玻璃壁上敲擊了兩下 :“你怎麽了?”
    祁千雪著急地看著人魚的狀態,水族箱頂部被他打開了一點,方便人魚呼吸新鮮空氣,他踩著凳子探著腦袋,去看表麵平靜的水麵。
    變化就是一瞬間的事,平靜的水麵被一條速度極快往上遊的人魚打破了。
    人魚在水裏的速度一直很快,肉眼幾乎無法看清。
    隻聽見撲通一聲,一雙有力的手拽住
    祁千雪的肩膀,將他拖進了水裏。
    水族箱頂部打開的空隙足夠一個人落進去,冰涼的水瞬間浸透了祁千雪全身。
    他會遊泳,卻很難在這種情況下保持鎮定,身體被一具冰涼的身體抱住,軟軟的細長舌頭伸到了他嘴邊,不容拒絕地探了進去。
    人魚淡藍色的眼眸變成了深藍色,看著祁千雪的目光充滿了欲.念。
    人魚從來都是占有欲極強的生物,沒有一隻人魚會允許自己的伴侶身邊圍繞第二個會發情的雄性。
    那個小小的能看見影像的東西上,在它的伴侶身邊,圍繞著很多會發情的雄性。
    他們距離伴侶的距離那麽近,甚至,還在伴侶的身上摸索,這對於任何一個生物來說,都是絕不能容忍的挑釁。
    尤其是它的伴侶還在發情期,最有可能被別人捷足先登的時候!
    人魚眼中的怒氣被它一再壓製,連動作都克製了許多。
    ……
    即便如此,在最有可能弄傷伴侶的時候,它的伴侶還是攀著它的肩膀,發出嬌嬌弱弱的哼聲。
    祁千雪尋找八卦的天賦很強,在熱搜的地方摸索了進去。
    是一段視頻。
    有人將他和徐當歌的那段直播,用了捏臉技術,把係統幫他捏的那張臉替換成了他自己的。
    祁千雪曾經在一次宴會上不小心被人偷拍,那個人從那以後就在上流社會消失了,但他的偷拍照在網絡上已經流傳開了。
    他自己是不太在意的,他又不是明星之類的,會受到很多人關注。
    但家裏人擔心會對他不利,就讓人在網上刪掉了。
    剪輯視頻的人捏臉技術很好,祁千雪點開了視頻,水族箱裏的人魚聽見聲音湊了上來。
    祁千雪讓出半邊屏幕 :“你也要看嗎?”
    小動物對這種東西就是很有好奇心,可能跟貓貓也會看貓和老鼠差不多。
    他倒是沒有什麽跟人一起看和徐當歌視頻的羞恥感,把手機往人魚那邊移了移。
    視頻的開頭就是徐當歌給他整理模擬觸手的畫麵,帥氣冷峻的軍裝青年,手指放在比他稍矮一頭的青年太陽穴上,黑沉沉的眼眸卻始終落在漂亮青年身上。
    [差一點,就可以低頭接吻了。]
    剪輯視頻的人給這個畫麵配了一段話。
    祁千雪看清那段話,手抖得差點沒拿穩手機。眨眨眼,疑惑地想,隻是陳述事實,形容他們兩個的距離挨得很近的意思吧?
    是網絡上的新詞嗎?
    祁千雪不確定地往下看。
    徐當歌調整好了模擬觸手,穿著軍靴的腿往後退了一步,漂亮青年卻沒有往他身邊看一眼,而是轉頭看向了場下的觀眾。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畫麵變成了灰色,像蒙上了一層霧,徐當歌開著機甲對著前方戰火紛飛的戰場冷靜地做下判斷,隨後他話音微頓,視線一凝,像看到了什麽。
    祁千雪看過這段視頻來源,是徐當歌戰役的個人錦集,他已經透過他的眼球看到了前方突然發生爆炸的星球。
    畫麵中出現的卻是他被幾個蟲族圍在中間的模樣。
    羸弱的漂亮青年被幾個人類模樣的蟲族團團圍住,偶爾露出小半張豔紅的臉,臉上蒙上一層汗,像被淚水打濕,看向鏡頭的臉寫滿了無助。
    最後一幕,是漂亮青年頭也不回地走下台的背影,台上,徐當歌深深凝視著青年,腦海裏卻在回憶他坐在機甲裏冷靜下達命令的樣子。
    [是理性、是責任、是使命
    ——唯獨,不能是愛情。]
    祁千雪一頭霧水地看完了這個視頻,點進評論想看看大家是不是都像他這樣懵。
    [嗚嗚嗚嗚居然是be,上將和小少爺,這種從小看著長大,長大後那個很崇拜的哥哥朋友就成了我的新郎的感情,居然都不能he嗎?]
    [誰說徐上將是機器人的??你告訴我,這能是機器人???]
    [好配的一對璧人,我再也不信徐上將是帝國創造出來的戰爭機器了!]
    祁千雪撓撓頭,感覺自己理解的和她們理解的不太一樣,不過看到大家紛紛在評論區留言,徐上將不是機器人這種話。
    ……結果應該是好的吧?
    就是說長大後很崇拜的哥哥朋友成了他的新郎這種話比較離譜。
    希望不要被徐當歌看到。
    祁千雪臉紅得不行,飛快退了出去,還消除了看過這個視頻的痕跡,轉頭看向從看完視頻後就格外安靜的人魚。
    人魚那雙淡藍色如大海般波瀾不驚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他,細長的手指冒出尖銳的指甲。
    祁千雪在人魚資料上看過,人魚露出指甲一般是捕獵的時候,它們的手指甲尖銳又鋒利,能夠輕易破開獵物柔軟的腹部。
    手指在玻璃壁上敲擊了兩下 :“你怎麽了?”
    祁千雪著急地看著人魚的狀態,水族箱頂部被他打開了一點,方便人魚呼吸新鮮空氣,他踩著凳子探著腦袋,去看表麵平靜的水麵。
    變化就是一瞬間的事,平靜的水麵被一條速度極快往上遊的人魚打破了。
    人魚在水裏的速度一直很快,肉眼幾乎無法看清。
    隻聽見撲通一聲,一雙有力的手拽住
    祁千雪的肩膀,將他拖進了水裏。
    水族箱頂部打開的空隙足夠一個人落進去,冰涼的水瞬間浸透了祁千雪全身。
    他會遊泳,卻很難在這種情況下保持鎮定,身體被一具冰涼的身體抱住,軟軟的細長舌頭伸到了他嘴邊,不容拒絕地探了進去。
    人魚淡藍色的眼眸變成了深藍色,看著祁千雪的目光充滿了欲.念。
    人魚從來都是占有欲極強的生物,沒有一隻人魚會允許自己的伴侶身邊圍繞第二個會發情的雄性。
    那個小小的能看見影像的東西上,在它的伴侶身邊,圍繞著很多會發情的雄性。
    他們距離伴侶的距離那麽近,甚至,還在伴侶的身上摸索,這對於任何一個生物來說,都是絕不能容忍的挑釁。
    尤其是它的伴侶還在發情期,最有可能被別人捷足先登的時候!
    人魚眼中的怒氣被它一再壓製,連動作都克製了許多。
    ……
    即便如此,在最有可能弄傷伴侶的時候,它的伴侶還是攀著它的肩膀,發出嬌嬌弱弱的哼聲。
    祁千雪尋找八卦的天賦很強,在熱搜的地方摸索了進去。
    是一段視頻。
    有人將他和徐當歌的那段直播,用了捏臉技術,把係統幫他捏的那張臉替換成了他自己的。
    祁千雪曾經在一次宴會上不小心被人偷拍,那個人從那以後就在上流社會消失了,但他的偷拍照在網絡上已經流傳開了。
    他自己是不太在意的,他又不是明星之類的,會受到很多人關注。
    但家裏人擔心會對他不利,就讓人在網上刪掉了。
    剪輯視頻的人捏臉技術很好,祁千雪點開了視頻,水族箱裏的人魚聽見聲音湊了上來。
    祁千雪讓出半邊屏幕 :“你也要看嗎?”
    小動物對這種東西就是很有好奇心,可能跟貓貓也會看貓和老鼠差不多。
    他倒是沒有什麽跟人一起看和徐當歌視頻的羞恥感,把手機往人魚那邊移了移。
    視頻的開頭就是徐當歌給他整理模擬觸手的畫麵,帥氣冷峻的軍裝青年,手指放在比他稍矮一頭的青年太陽穴上,黑沉沉的眼眸卻始終落在漂亮青年身上。
    [差一點,就可以低頭接吻了。]
    剪輯視頻的人給這個畫麵配了一段話。
    祁千雪看清那段話,手抖得差點沒拿穩手機。眨眨眼,疑惑地想,隻是陳述事實,形容他們兩個的距離挨得很近的意思吧?
    是網絡上的新詞嗎?
    祁千雪不確定地往下看。
    徐當歌調整好了模擬觸手,穿著軍靴的腿往後退了一步,漂亮青年卻沒有往他身邊看一眼,而是轉頭看向了場下的觀眾。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畫麵變成了灰色,像蒙上了一層霧,徐當歌開著機甲對著前方戰火紛飛的戰場冷靜地做下判斷,隨後他話音微頓,視線一凝,像看到了什麽。
    祁千雪看過這段視頻來源,是徐當歌戰役的個人錦集,他已經透過他的眼球看到了前方突然發生爆炸的星球。
    畫麵中出現的卻是他被幾個蟲族圍在中間的模樣。
    羸弱的漂亮青年被幾個人類模樣的蟲族團團圍住,偶爾露出小半張豔紅的臉,臉上蒙上一層汗,像被淚水打濕,看向鏡頭的臉寫滿了無助。
    最後一幕,是漂亮青年頭也不回地走下台的背影,台上,徐當歌深深凝視著青年,腦海裏卻在回憶他坐在機甲裏冷靜下達命令的樣子。
    [是理性、是責任、是使命
    ——唯獨,不能是愛情。]
    祁千雪一頭霧水地看完了這個視頻,點進評論想看看大家是不是都像他這樣懵。
    [嗚嗚嗚嗚居然是be,上將和小少爺,這種從小看著長大,長大後那個很崇拜的哥哥朋友就成了我的新郎的感情,居然都不能he嗎?]
    [誰說徐上將是機器人的??你告訴我,這能是機器人???]
    [好配的一對璧人,我再也不信徐上將是帝國創造出來的戰爭機器了!]
    祁千雪撓撓頭,感覺自己理解的和她們理解的不太一樣,不過看到大家紛紛在評論區留言,徐上將不是機器人這種話。
    ……結果應該是好的吧?
    就是說長大後很崇拜的哥哥朋友成了他的新郎這種話比較離譜。
    希望不要被徐當歌看到。
    祁千雪臉紅得不行,飛快退了出去,還消除了看過這個視頻的痕跡,轉頭看向從看完視頻後就格外安靜的人魚。
    人魚那雙淡藍色如大海般波瀾不驚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他,細長的手指冒出尖銳的指甲。
    祁千雪在人魚資料上看過,人魚露出指甲一般是捕獵的時候,它們的手指甲尖銳又鋒利,能夠輕易破開獵物柔軟的腹部。
    手指在玻璃壁上敲擊了兩下 :“你怎麽了?”
    祁千雪著急地看著人魚的狀態,水族箱頂部被他打開了一點,方便人魚呼吸新鮮空氣,他踩著凳子探著腦袋,去看表麵平靜的水麵。
    變化就是一瞬間的事,平靜的水麵被一條速度極快往上遊的人魚打破了。
    人魚在水裏的速度一直很快,肉眼幾乎無法看清。
    隻聽見撲通一聲,一雙有力的手拽住
    祁千雪的肩膀,將他拖進了水裏。
    水族箱頂部打開的空隙足夠一個人落進去,冰涼的水瞬間浸透了祁千雪全身。
    他會遊泳,卻很難在這種情況下保持鎮定,身體被一具冰涼的身體抱住,軟軟的細長舌頭伸到了他嘴邊,不容拒絕地探了進去。
    人魚淡藍色的眼眸變成了深藍色,看著祁千雪的目光充滿了欲.念。
    人魚從來都是占有欲極強的生物,沒有一隻人魚會允許自己的伴侶身邊圍繞第二個會發情的雄性。
    那個小小的能看見影像的東西上,在它的伴侶身邊,圍繞著很多會發情的雄性。
    他們距離伴侶的距離那麽近,甚至,還在伴侶的身上摸索,這對於任何一個生物來說,都是絕不能容忍的挑釁。
    尤其是它的伴侶還在發情期,最有可能被別人捷足先登的時候!
    人魚眼中的怒氣被它一再壓製,連動作都克製了許多。
    ……
    即便如此,在最有可能弄傷伴侶的時候,它的伴侶還是攀著它的肩膀,發出嬌嬌弱弱的哼聲。
    祁千雪尋找八卦的天賦很強,在熱搜的地方摸索了進去。
    是一段視頻。
    有人將他和徐當歌的那段直播,用了捏臉技術,把係統幫他捏的那張臉替換成了他自己的。
    祁千雪曾經在一次宴會上不小心被人偷拍,那個人從那以後就在上流社會消失了,但他的偷拍照在網絡上已經流傳開了。
    他自己是不太在意的,他又不是明星之類的,會受到很多人關注。
    但家裏人擔心會對他不利,就讓人在網上刪掉了。
    剪輯視頻的人捏臉技術很好,祁千雪點開了視頻,水族箱裏的人魚聽見聲音湊了上來。
    祁千雪讓出半邊屏幕 :“你也要看嗎?”
    小動物對這種東西就是很有好奇心,可能跟貓貓也會看貓和老鼠差不多。
    他倒是沒有什麽跟人一起看和徐當歌視頻的羞恥感,把手機往人魚那邊移了移。
    視頻的開頭就是徐當歌給他整理模擬觸手的畫麵,帥氣冷峻的軍裝青年,手指放在比他稍矮一頭的青年太陽穴上,黑沉沉的眼眸卻始終落在漂亮青年身上。
    [差一點,就可以低頭接吻了。]
    剪輯視頻的人給這個畫麵配了一段話。
    祁千雪看清那段話,手抖得差點沒拿穩手機。眨眨眼,疑惑地想,隻是陳述事實,形容他們兩個的距離挨得很近的意思吧?
    是網絡上的新詞嗎?
    祁千雪不確定地往下看。
    徐當歌調整好了模擬觸手,穿著軍靴的腿往後退了一步,漂亮青年卻沒有往他身邊看一眼,而是轉頭看向了場下的觀眾。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畫麵變成了灰色,像蒙上了一層霧,徐當歌開著機甲對著前方戰火紛飛的戰場冷靜地做下判斷,隨後他話音微頓,視線一凝,像看到了什麽。
    祁千雪看過這段視頻來源,是徐當歌戰役的個人錦集,他已經透過他的眼球看到了前方突然發生爆炸的星球。
    畫麵中出現的卻是他被幾個蟲族圍在中間的模樣。
    羸弱的漂亮青年被幾個人類模樣的蟲族團團圍住,偶爾露出小半張豔紅的臉,臉上蒙上一層汗,像被淚水打濕,看向鏡頭的臉寫滿了無助。
    最後一幕,是漂亮青年頭也不回地走下台的背影,台上,徐當歌深深凝視著青年,腦海裏卻在回憶他坐在機甲裏冷靜下達命令的樣子。
    [是理性、是責任、是使命
    ——唯獨,不能是愛情。]
    祁千雪一頭霧水地看完了這個視頻,點進評論想看看大家是不是都像他這樣懵。
    [嗚嗚嗚嗚居然是be,上將和小少爺,這種從小看著長大,長大後那個很崇拜的哥哥朋友就成了我的新郎的感情,居然都不能he嗎?]
    [誰說徐上將是機器人的??你告訴我,這能是機器人???]
    [好配的一對璧人,我再也不信徐上將是帝國創造出來的戰爭機器了!]
    祁千雪撓撓頭,感覺自己理解的和她們理解的不太一樣,不過看到大家紛紛在評論區留言,徐上將不是機器人這種話。
    ……結果應該是好的吧?
    就是說長大後很崇拜的哥哥朋友成了他的新郎這種話比較離譜。
    希望不要被徐當歌看到。
    祁千雪臉紅得不行,飛快退了出去,還消除了看過這個視頻的痕跡,轉頭看向從看完視頻後就格外安靜的人魚。
    人魚那雙淡藍色如大海般波瀾不驚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他,細長的手指冒出尖銳的指甲。
    祁千雪在人魚資料上看過,人魚露出指甲一般是捕獵的時候,它們的手指甲尖銳又鋒利,能夠輕易破開獵物柔軟的腹部。
    手指在玻璃壁上敲擊了兩下 :“你怎麽了?”
    祁千雪著急地看著人魚的狀態,水族箱頂部被他打開了一點,方便人魚呼吸新鮮空氣,他踩著凳子探著腦袋,去看表麵平靜的水麵。
    變化就是一瞬間的事,平靜的水麵被一條速度極快往上遊的人魚打破了。
    人魚在水裏的速度一直很快,肉眼幾乎無法看清。
    隻聽見撲通一聲,一雙有力的手拽住
    祁千雪的肩膀,將他拖進了水裏。
    水族箱頂部打開的空隙足夠一個人落進去,冰涼的水瞬間浸透了祁千雪全身。
    他會遊泳,卻很難在這種情況下保持鎮定,身體被一具冰涼的身體抱住,軟軟的細長舌頭伸到了他嘴邊,不容拒絕地探了進去。
    人魚淡藍色的眼眸變成了深藍色,看著祁千雪的目光充滿了欲.念。
    人魚從來都是占有欲極強的生物,沒有一隻人魚會允許自己的伴侶身邊圍繞第二個會發情的雄性。
    那個小小的能看見影像的東西上,在它的伴侶身邊,圍繞著很多會發情的雄性。
    他們距離伴侶的距離那麽近,甚至,還在伴侶的身上摸索,這對於任何一個生物來說,都是絕不能容忍的挑釁。
    尤其是它的伴侶還在發情期,最有可能被別人捷足先登的時候!
    人魚眼中的怒氣被它一再壓製,連動作都克製了許多。
    ……
    即便如此,在最有可能弄傷伴侶的時候,它的伴侶還是攀著它的肩膀,發出嬌嬌弱弱的哼聲。


如果您喜歡,請把《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方便以後閱讀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第70章 第七十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第70章 第七十章並對釣係美人被邪神拽入夢境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