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老仙大傳

第109章 劍魔劍仙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黑籍 本章:第109章 劍魔劍仙

    第一百零九章
    這掃地僧來得快,去得更快。
    丁春秋恨得咬牙,明明有機會將那十三絕神僧玄澄一舉鏟除,日後找少林寺複仇時,也能省去不少麻煩。
    結果玄澄卻是被掃地神僧帶走,導致丁春秋功虧一簣。
    不過說句良心話,玄澄地真實武功還要在此時的丁春秋之上,稱其為紅塵俗世第一高手也不為過。
    方才借著玄鐵劍之威,丁春秋雖然一舉壓倒玄澄,但若真要分出生死,丁春秋縱使能夠獲勝,損失怕是也難以接受。最壞的結果,就是二人同歸於盡。
    天上的騎雕少年此時已經落地,那氣勢驚人的大雕也收起雙翅,降落在少年身旁。
    這醜雕形貌猙獰奇醜,卻自有一股凜凜之威。雙爪著地,鳥頭竟是比少年高出一大截,威武異常。
    丁春秋細細打量這少年,見他劍眉星目,年紀不大,但是十分俊美,身上一股英氣混雜劍意,二人對視竟是令丁春秋有種雙目刺痛的感覺,難以直視。
    雖然有些不舍,但丁春秋還是倒持劍柄,將手中的玄鐵重劍還給少年,口中稱謝道:“多謝少俠借劍,請問少俠如何稱呼?”
    這少年卻沒有接過玄鐵劍,而是斜著眼看著丁春秋,一臉傲然道。“我這重劍,被你使得不錯啊。”
    丁春秋自是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方才若不是靈光一閃,在劍身上運使吸星大法,出其不意,陰了玄澄一把,否則光憑劍術,他又哪裏有資格與十三絕神僧過招。
    “少俠謬讚。在下方才不過是誤打誤撞,僥幸贏過那瘋僧半招,徒有一身蠻力而已。”
    “哼,你不用惺惺作態,這柄重劍乃是我父親臨終前傳給我的,他跟我說,我若要領悟重劍劍術精髓,需得四十歲以後。可你方才顯然已經觸摸到了重劍劍法的精要,對我大有啟發,所以你若要謝我,就來和我好好比試一場,我獨孤求敗自創一套【獨孤九劍】,自劍術有成後還從未遇到過對手。這柄玄鐵劍,就先借與你使用。”
    “果然是【劍魔】獨孤求敗!夠狂夠傲,嗜武成性。”丁春秋心道,不過卻對與獨孤求敗鬥劍毫無興趣。
    他精研的乃是毒之道,劍道非其所長。
    就在這時,一旁的老劍神歸雲盞終於發話了。
    “獨孤師弟,看來,你對我所選的劍氣宗代表還是很滿意的。”
    “歸老鬼!你什麽意思?”獨孤求敗顯然早就認識老劍神,方才不過是故意無視而已。
    “怎麽!你想賴掉華山論劍時與我的生死決鬥不成?”說到這裏,獨孤求敗已是勃然大怒。
    老劍神苦笑一聲,回道:“獨孤師弟,若能與你酣暢一戰,老夫即便是死於你的劍下,也當死而無憾,隻是老夫前些時日遭遇一場苦戰,劍心已破,劍氣更隻餘三成不到,老夫年邁力衰,精力枯竭,想重回狀態已無可能,若你隻是想為獨孤師叔與師母報仇,老夫即便勉強,也自當出戰,與你了卻因果。但若你想要領教真正地劍氣宗絕學,怕是還要著落到這位丁春秋小兄弟身上。”
    獨孤求敗雙目噴出熊熊怒火,似有千言萬語,無數句媽賣批想要送給歸雲盞,但最終還是憤憤地憋了回去,看向丁春秋,說道:“這就是代你出戰之人嗎?哼,他雖有天賦,但顯然之前並非劍道中人,你是想讓他代你送死是嗎?”
    丁春秋最初聽得一頭霧水,但到了這裏,他哪裏還不明白。
    想來這獨孤求敗也是越女劍宗三係之一的傳人,與劍氣宗歸雲盞相約在這華山論劍時決鬥一場。
    隻是二人之間似乎本就有仇怨在身,貌似還是殺父殺母的不共戴天之仇,所以這場鬥劍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可老劍神歸雲盞卻在之前的屍禍之中元氣大傷,更是恢複無望,所以便將自己拐來,要代他出戰。
    前因後果一串而明,但丁春秋又怎是會被人拿捏利用之人,歸雲盞對他雖有授業解惑之恩,更是為他開啟了真武之門,卻還不至於讓他以命相報。
    於是丁春秋雙臂環抱,冷笑道:“在下不通劍術,怕是難當重任,歸老前輩還是另尋他人吧。”
    歸雲盞也不意外,意味深長的對丁春秋笑笑,又轉頭對獨孤求敗說道:“獨孤師弟盡可放心,華山論劍之日,就是你我恩怨了解之時。”
    獨孤求敗冷哼一聲,突然轉身一腳踢向醜雕,那醜雕與他早已心意相通,見獨孤求敗一腳踹來,頓時張開雙翅飛身躍起,雕爪搭在獨孤求敗腳上,借這一腳之力飛上天空。
    這醜雕身軀頗重,雖力大無窮,雙翅振動之時如狂風大作,飛砂走石,但若無借力,它也難以平地起飛。
    “三日之後,華山之巔,劍論高下,生死由天!”
    那話音在天空中穿雲裂石,天震地駭,全城百姓衝上街頭,對著天空中仿佛要消失在月亮之中的雕影瘋狂磕頭,大呼“劍仙降臨”。
    “獨孤師弟,看來,你對我所選的劍氣宗代表還是很滿意的。”
    “歸老鬼!你什麽意思?”獨孤求敗顯然早就認識老劍神,方才不過是故意無視而已。
    “怎麽!你想賴掉華山論劍時與我的生死決鬥不成?”說到這裏,獨孤求敗已是勃然大怒。
    老劍神苦笑一聲,回道:“獨孤師弟,若能與你酣暢一戰,老夫即便是死於你的劍下,也當死而無憾,隻是老夫前些時日遭遇一場苦戰,劍心已破,劍氣更隻餘三成不到,老夫年邁力衰,精力枯竭,想重回狀態已無可能,若你隻是想為獨孤師叔與師母報仇,老夫即便勉強,也自當出戰,與你了卻因果。但若你想要領教真正地劍氣宗絕學,怕是還要著落到這位丁春秋小兄弟身上。”
    獨孤求敗雙目噴出熊熊怒火,似有千言萬語,無數句媽賣批想要送給歸雲盞,但最終還是憤憤地憋了回去,看向丁春秋,說道:“這就是代你出戰之人嗎?哼,他雖有天賦,但顯然之前並非劍道中人,你是想讓他代你送死是嗎?”
    丁春秋最初聽得一頭霧水,但到了這裏,他哪裏還不明白。
    想來這獨孤求敗也是越女劍宗三係之一的傳人,與劍氣宗歸雲盞相約在這華山論劍時決鬥一場。
    隻是二人之間似乎本就有仇怨在身,貌似還是殺父殺母的不共戴天之仇,所以這場鬥劍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可老劍神歸雲盞卻在之前的屍禍之中元氣大傷,更是恢複無望,所以便將自己拐來,要代他出戰。
    前因後果一串而明,但丁春秋又怎是會被人拿捏利用之人,歸雲盞對他雖有授業解惑之恩,更是為他開啟了真武之門,卻還不至於讓他以命相報。
    於是丁春秋雙臂環抱,冷笑道:“在下不通劍術,怕是難當重任,歸老前輩還是另尋他人吧。”
    歸雲盞也不意外,意味深長的對丁春秋笑笑,又轉頭對獨孤求敗說道:“獨孤師弟盡可放心,華山論劍之日,就是你我恩怨了解之時。”
    獨孤求敗冷哼一聲,突然轉身一腳踢向醜雕,那醜雕與他早已心意相通,見獨孤求敗一腳踹來,頓時張開雙翅飛身躍起,雕爪搭在獨孤求敗腳上,借這一腳之力飛上天空。
    這醜雕身軀頗重,雖力大無窮,雙翅振動之時如狂風大作,飛砂走石,但若無借力,它也難以平地起飛。
    “三日之後,華山之巔,劍論高下,生死由天!”
    那話音在天空中穿雲裂石,天震地駭,全城百姓衝上街頭,對著天空中仿佛要消失在月亮之中的雕影瘋狂磕頭,大呼“劍仙降臨”。
    “獨孤師弟,看來,你對我所選的劍氣宗代表還是很滿意的。”
    “歸老鬼!你什麽意思?”獨孤求敗顯然早就認識老劍神,方才不過是故意無視而已。
    “怎麽!你想賴掉華山論劍時與我的生死決鬥不成?”說到這裏,獨孤求敗已是勃然大怒。
    老劍神苦笑一聲,回道:“獨孤師弟,若能與你酣暢一戰,老夫即便是死於你的劍下,也當死而無憾,隻是老夫前些時日遭遇一場苦戰,劍心已破,劍氣更隻餘三成不到,老夫年邁力衰,精力枯竭,想重回狀態已無可能,若你隻是想為獨孤師叔與師母報仇,老夫即便勉強,也自當出戰,與你了卻因果。但若你想要領教真正地劍氣宗絕學,怕是還要著落到這位丁春秋小兄弟身上。”
    獨孤求敗雙目噴出熊熊怒火,似有千言萬語,無數句媽賣批想要送給歸雲盞,但最終還是憤憤地憋了回去,看向丁春秋,說道:“這就是代你出戰之人嗎?哼,他雖有天賦,但顯然之前並非劍道中人,你是想讓他代你送死是嗎?”
    丁春秋最初聽得一頭霧水,但到了這裏,他哪裏還不明白。
    想來這獨孤求敗也是越女劍宗三係之一的傳人,與劍氣宗歸雲盞相約在這華山論劍時決鬥一場。
    隻是二人之間似乎本就有仇怨在身,貌似還是殺父殺母的不共戴天之仇,所以這場鬥劍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可老劍神歸雲盞卻在之前的屍禍之中元氣大傷,更是恢複無望,所以便將自己拐來,要代他出戰。
    前因後果一串而明,但丁春秋又怎是會被人拿捏利用之人,歸雲盞對他雖有授業解惑之恩,更是為他開啟了真武之門,卻還不至於讓他以命相報。
    於是丁春秋雙臂環抱,冷笑道:“在下不通劍術,怕是難當重任,歸老前輩還是另尋他人吧。”
    歸雲盞也不意外,意味深長的對丁春秋笑笑,又轉頭對獨孤求敗說道:“獨孤師弟盡可放心,華山論劍之日,就是你我恩怨了解之時。”
    獨孤求敗冷哼一聲,突然轉身一腳踢向醜雕,那醜雕與他早已心意相通,見獨孤求敗一腳踹來,頓時張開雙翅飛身躍起,雕爪搭在獨孤求敗腳上,借這一腳之力飛上天空。
    這醜雕身軀頗重,雖力大無窮,雙翅振動之時如狂風大作,飛砂走石,但若無借力,它也難以平地起飛。
    “三日之後,華山之巔,劍論高下,生死由天!”
    那話音在天空中穿雲裂石,天震地駭,全城百姓衝上街頭,對著天空中仿佛要消失在月亮之中的雕影瘋狂磕頭,大呼“劍仙降臨”。
    “獨孤師弟,看來,你對我所選的劍氣宗代表還是很滿意的。”
    “歸老鬼!你什麽意思?”獨孤求敗顯然早就認識老劍神,方才不過是故意無視而已。
    “怎麽!你想賴掉華山論劍時與我的生死決鬥不成?”說到這裏,獨孤求敗已是勃然大怒。
    老劍神苦笑一聲,回道:“獨孤師弟,若能與你酣暢一戰,老夫即便是死於你的劍下,也當死而無憾,隻是老夫前些時日遭遇一場苦戰,劍心已破,劍氣更隻餘三成不到,老夫年邁力衰,精力枯竭,想重回狀態已無可能,若你隻是想為獨孤師叔與師母報仇,老夫即便勉強,也自當出戰,與你了卻因果。但若你想要領教真正地劍氣宗絕學,怕是還要著落到這位丁春秋小兄弟身上。”
    獨孤求敗雙目噴出熊熊怒火,似有千言萬語,無數句媽賣批想要送給歸雲盞,但最終還是憤憤地憋了回去,看向丁春秋,說道:“這就是代你出戰之人嗎?哼,他雖有天賦,但顯然之前並非劍道中人,你是想讓他代你送死是嗎?”
    丁春秋最初聽得一頭霧水,但到了這裏,他哪裏還不明白。
    想來這獨孤求敗也是越女劍宗三係之一的傳人,與劍氣宗歸雲盞相約在這華山論劍時決鬥一場。
    隻是二人之間似乎本就有仇怨在身,貌似還是殺父殺母的不共戴天之仇,所以這場鬥劍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可老劍神歸雲盞卻在之前的屍禍之中元氣大傷,更是恢複無望,所以便將自己拐來,要代他出戰。
    前因後果一串而明,但丁春秋又怎是會被人拿捏利用之人,歸雲盞對他雖有授業解惑之恩,更是為他開啟了真武之門,卻還不至於讓他以命相報。
    於是丁春秋雙臂環抱,冷笑道:“在下不通劍術,怕是難當重任,歸老前輩還是另尋他人吧。”
    歸雲盞也不意外,意味深長的對丁春秋笑笑,又轉頭對獨孤求敗說道:“獨孤師弟盡可放心,華山論劍之日,就是你我恩怨了解之時。”
    獨孤求敗冷哼一聲,突然轉身一腳踢向醜雕,那醜雕與他早已心意相通,見獨孤求敗一腳踹來,頓時張開雙翅飛身躍起,雕爪搭在獨孤求敗腳上,借這一腳之力飛上天空。
    這醜雕身軀頗重,雖力大無窮,雙翅振動之時如狂風大作,飛砂走石,但若無借力,它也難以平地起飛。
    “三日之後,華山之巔,劍論高下,生死由天!”
    那話音在天空中穿雲裂石,天震地駭,全城百姓衝上街頭,對著天空中仿佛要消失在月亮之中的雕影瘋狂磕頭,大呼“劍仙降臨”。
    “獨孤師弟,看來,你對我所選的劍氣宗代表還是很滿意的。”
    “歸老鬼!你什麽意思?”獨孤求敗顯然早就認識老劍神,方才不過是故意無視而已。
    “怎麽!你想賴掉華山論劍時與我的生死決鬥不成?”說到這裏,獨孤求敗已是勃然大怒。
    老劍神苦笑一聲,回道:“獨孤師弟,若能與你酣暢一戰,老夫即便是死於你的劍下,也當死而無憾,隻是老夫前些時日遭遇一場苦戰,劍心已破,劍氣更隻餘三成不到,老夫年邁力衰,精力枯竭,想重回狀態已無可能,若你隻是想為獨孤師叔與師母報仇,老夫即便勉強,也自當出戰,與你了卻因果。但若你想要領教真正地劍氣宗絕學,怕是還要著落到這位丁春秋小兄弟身上。”
    獨孤求敗雙目噴出熊熊怒火,似有千言萬語,無數句媽賣批想要送給歸雲盞,但最終還是憤憤地憋了回去,看向丁春秋,說道:“這就是代你出戰之人嗎?哼,他雖有天賦,但顯然之前並非劍道中人,你是想讓他代你送死是嗎?”
    丁春秋最初聽得一頭霧水,但到了這裏,他哪裏還不明白。
    想來這獨孤求敗也是越女劍宗三係之一的傳人,與劍氣宗歸雲盞相約在這華山論劍時決鬥一場。
    隻是二人之間似乎本就有仇怨在身,貌似還是殺父殺母的不共戴天之仇,所以這場鬥劍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可老劍神歸雲盞卻在之前的屍禍之中元氣大傷,更是恢複無望,所以便將自己拐來,要代他出戰。
    前因後果一串而明,但丁春秋又怎是會被人拿捏利用之人,歸雲盞對他雖有授業解惑之恩,更是為他開啟了真武之門,卻還不至於讓他以命相報。
    於是丁春秋雙臂環抱,冷笑道:“在下不通劍術,怕是難當重任,歸老前輩還是另尋他人吧。”
    歸雲盞也不意外,意味深長的對丁春秋笑笑,又轉頭對獨孤求敗說道:“獨孤師弟盡可放心,華山論劍之日,就是你我恩怨了解之時。”
    獨孤求敗冷哼一聲,突然轉身一腳踢向醜雕,那醜雕與他早已心意相通,見獨孤求敗一腳踹來,頓時張開雙翅飛身躍起,雕爪搭在獨孤求敗腳上,借這一腳之力飛上天空。
    這醜雕身軀頗重,雖力大無窮,雙翅振動之時如狂風大作,飛砂走石,但若無借力,它也難以平地起飛。
    “三日之後,華山之巔,劍論高下,生死由天!”
    那話音在天空中穿雲裂石,天震地駭,全城百姓衝上街頭,對著天空中仿佛要消失在月亮之中的雕影瘋狂磕頭,大呼“劍仙降臨”。
    “獨孤師弟,看來,你對我所選的劍氣宗代表還是很滿意的。”
    “歸老鬼!你什麽意思?”獨孤求敗顯然早就認識老劍神,方才不過是故意無視而已。
    “怎麽!你想賴掉華山論劍時與我的生死決鬥不成?”說到這裏,獨孤求敗已是勃然大怒。
    老劍神苦笑一聲,回道:“獨孤師弟,若能與你酣暢一戰,老夫即便是死於你的劍下,也當死而無憾,隻是老夫前些時日遭遇一場苦戰,劍心已破,劍氣更隻餘三成不到,老夫年邁力衰,精力枯竭,想重回狀態已無可能,若你隻是想為獨孤師叔與師母報仇,老夫即便勉強,也自當出戰,與你了卻因果。但若你想要領教真正地劍氣宗絕學,怕是還要著落到這位丁春秋小兄弟身上。”
    獨孤求敗雙目噴出熊熊怒火,似有千言萬語,無數句媽賣批想要送給歸雲盞,但最終還是憤憤地憋了回去,看向丁春秋,說道:“這就是代你出戰之人嗎?哼,他雖有天賦,但顯然之前並非劍道中人,你是想讓他代你送死是嗎?”
    丁春秋最初聽得一頭霧水,但到了這裏,他哪裏還不明白。
    想來這獨孤求敗也是越女劍宗三係之一的傳人,與劍氣宗歸雲盞相約在這華山論劍時決鬥一場。
    隻是二人之間似乎本就有仇怨在身,貌似還是殺父殺母的不共戴天之仇,所以這場鬥劍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可老劍神歸雲盞卻在之前的屍禍之中元氣大傷,更是恢複無望,所以便將自己拐來,要代他出戰。
    前因後果一串而明,但丁春秋又怎是會被人拿捏利用之人,歸雲盞對他雖有授業解惑之恩,更是為他開啟了真武之門,卻還不至於讓他以命相報。
    於是丁春秋雙臂環抱,冷笑道:“在下不通劍術,怕是難當重任,歸老前輩還是另尋他人吧。”
    歸雲盞也不意外,意味深長的對丁春秋笑笑,又轉頭對獨孤求敗說道:“獨孤師弟盡可放心,華山論劍之日,就是你我恩怨了解之時。”
    獨孤求敗冷哼一聲,突然轉身一腳踢向醜雕,那醜雕與他早已心意相通,見獨孤求敗一腳踹來,頓時張開雙翅飛身躍起,雕爪搭在獨孤求敗腳上,借這一腳之力飛上天空。
    這醜雕身軀頗重,雖力大無窮,雙翅振動之時如狂風大作,飛砂走石,但若無借力,它也難以平地起飛。
    “三日之後,華山之巔,劍論高下,生死由天!”
    那話音在天空中穿雲裂石,天震地駭,全城百姓衝上街頭,對著天空中仿佛要消失在月亮之中的雕影瘋狂磕頭,大呼“劍仙降臨”。
    “獨孤師弟,看來,你對我所選的劍氣宗代表還是很滿意的。”
    “歸老鬼!你什麽意思?”獨孤求敗顯然早就認識老劍神,方才不過是故意無視而已。
    “怎麽!你想賴掉華山論劍時與我的生死決鬥不成?”說到這裏,獨孤求敗已是勃然大怒。
    老劍神苦笑一聲,回道:“獨孤師弟,若能與你酣暢一戰,老夫即便是死於你的劍下,也當死而無憾,隻是老夫前些時日遭遇一場苦戰,劍心已破,劍氣更隻餘三成不到,老夫年邁力衰,精力枯竭,想重回狀態已無可能,若你隻是想為獨孤師叔與師母報仇,老夫即便勉強,也自當出戰,與你了卻因果。但若你想要領教真正地劍氣宗絕學,怕是還要著落到這位丁春秋小兄弟身上。”
    獨孤求敗雙目噴出熊熊怒火,似有千言萬語,無數句媽賣批想要送給歸雲盞,但最終還是憤憤地憋了回去,看向丁春秋,說道:“這就是代你出戰之人嗎?哼,他雖有天賦,但顯然之前並非劍道中人,你是想讓他代你送死是嗎?”
    丁春秋最初聽得一頭霧水,但到了這裏,他哪裏還不明白。
    想來這獨孤求敗也是越女劍宗三係之一的傳人,與劍氣宗歸雲盞相約在這華山論劍時決鬥一場。
    隻是二人之間似乎本就有仇怨在身,貌似還是殺父殺母的不共戴天之仇,所以這場鬥劍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可老劍神歸雲盞卻在之前的屍禍之中元氣大傷,更是恢複無望,所以便將自己拐來,要代他出戰。
    前因後果一串而明,但丁春秋又怎是會被人拿捏利用之人,歸雲盞對他雖有授業解惑之恩,更是為他開啟了真武之門,卻還不至於讓他以命相報。
    於是丁春秋雙臂環抱,冷笑道:“在下不通劍術,怕是難當重任,歸老前輩還是另尋他人吧。”
    歸雲盞也不意外,意味深長的對丁春秋笑笑,又轉頭對獨孤求敗說道:“獨孤師弟盡可放心,華山論劍之日,就是你我恩怨了解之時。”
    獨孤求敗冷哼一聲,突然轉身一腳踢向醜雕,那醜雕與他早已心意相通,見獨孤求敗一腳踹來,頓時張開雙翅飛身躍起,雕爪搭在獨孤求敗腳上,借這一腳之力飛上天空。
    這醜雕身軀頗重,雖力大無窮,雙翅振動之時如狂風大作,飛砂走石,但若無借力,它也難以平地起飛。
    “三日之後,華山之巔,劍論高下,生死由天!”
    那話音在天空中穿雲裂石,天震地駭,全城百姓衝上街頭,對著天空中仿佛要消失在月亮之中的雕影瘋狂磕頭,大呼“劍仙降臨”。
    “獨孤師弟,看來,你對我所選的劍氣宗代表還是很滿意的。”
    “歸老鬼!你什麽意思?”獨孤求敗顯然早就認識老劍神,方才不過是故意無視而已。
    “怎麽!你想賴掉華山論劍時與我的生死決鬥不成?”說到這裏,獨孤求敗已是勃然大怒。
    老劍神苦笑一聲,回道:“獨孤師弟,若能與你酣暢一戰,老夫即便是死於你的劍下,也當死而無憾,隻是老夫前些時日遭遇一場苦戰,劍心已破,劍氣更隻餘三成不到,老夫年邁力衰,精力枯竭,想重回狀態已無可能,若你隻是想為獨孤師叔與師母報仇,老夫即便勉強,也自當出戰,與你了卻因果。但若你想要領教真正地劍氣宗絕學,怕是還要著落到這位丁春秋小兄弟身上。”
    獨孤求敗雙目噴出熊熊怒火,似有千言萬語,無數句媽賣批想要送給歸雲盞,但最終還是憤憤地憋了回去,看向丁春秋,說道:“這就是代你出戰之人嗎?哼,他雖有天賦,但顯然之前並非劍道中人,你是想讓他代你送死是嗎?”
    丁春秋最初聽得一頭霧水,但到了這裏,他哪裏還不明白。
    想來這獨孤求敗也是越女劍宗三係之一的傳人,與劍氣宗歸雲盞相約在這華山論劍時決鬥一場。
    隻是二人之間似乎本就有仇怨在身,貌似還是殺父殺母的不共戴天之仇,所以這場鬥劍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可老劍神歸雲盞卻在之前的屍禍之中元氣大傷,更是恢複無望,所以便將自己拐來,要代他出戰。
    前因後果一串而明,但丁春秋又怎是會被人拿捏利用之人,歸雲盞對他雖有授業解惑之恩,更是為他開啟了真武之門,卻還不至於讓他以命相報。
    於是丁春秋雙臂環抱,冷笑道:“在下不通劍術,怕是難當重任,歸老前輩還是另尋他人吧。”
    歸雲盞也不意外,意味深長的對丁春秋笑笑,又轉頭對獨孤求敗說道:“獨孤師弟盡可放心,華山論劍之日,就是你我恩怨了解之時。”
    獨孤求敗冷哼一聲,突然轉身一腳踢向醜雕,那醜雕與他早已心意相通,見獨孤求敗一腳踹來,頓時張開雙翅飛身躍起,雕爪搭在獨孤求敗腳上,借這一腳之力飛上天空。
    這醜雕身軀頗重,雖力大無窮,雙翅振動之時如狂風大作,飛砂走石,但若無借力,它也難以平地起飛。
    “三日之後,華山之巔,劍論高下,生死由天!”
    那話音在天空中穿雲裂石,天震地駭,全城百姓衝上街頭,對著天空中仿佛要消失在月亮之中的雕影瘋狂磕頭,大呼“劍仙降臨”。


如果您喜歡,請把《春秋老仙大傳》,方便以後閱讀春秋老仙大傳第109章 劍魔劍仙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春秋老仙大傳第109章 劍魔劍仙並對春秋老仙大傳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