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老仙大傳

第107章 熱熱鬧鬧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黑籍 本章:第107章 熱熱鬧鬧

    第一百零七章
    “四欲心魔?”
    丁春秋目光向那四人掃去,就見一灰袍老農,一文弱書生,一五尺微童,以及一名身材豐腴的白膚美婦。
    方才四人以內力傳音,分不清說話的誰是誰,而這四人雖然形貌出眾,但若沒有老劍神點明,誰又能知道他們竟是真武界之人。
    換言之,這幾人即便不如丁春秋曾經遭遇的太玄經傳人,以及那慕容老魔,怕是也相差不多,以丁春秋現在的實力,確實不宜招惹。
    再去看那少林僧玄澄,此時竟是滿麵紫光,頂門隱隱冒出五光十色的蒸汽。
    “怎麽可能?他竟然逼出了我的十香軟筋塵!”
    丁春秋心中震驚,那四欲心魔又開始喋喋不休。
    “我就說嘛,這大和尚半步真武,哪是那麽容易就被那小子毒倒的,看這手洗髓經內力,怕不是到了返本歸元的境界了。”
    “逼毒就逼毒嘛,這有啥了不起的,換成是老子,還不是放個屁的事,就能把這毒崩出來。”
    “行行行,你了不起,你厲害,總之你別賴賬就行......”
    丁春秋此時根本無暇理會那幾個看戲吃瓜的閑人,他伸手一揮,四道熾熱刀芒再度向玄澄飛去。
    這一路上,他悉心向老劍神討教內力外放,以及打磨氣芒之術,這手火焰刀罡,已運使地更加純熟,刀芒凝而不散,幾成實質。
    再加上成功煉化新吸收的屍毒精元,丁春秋的龍象般若功也已達到十層巔峰,距離突破第十層,達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隻在理論中存在的第十一層,也隻是一步之遙。
    在龍象般若功的推動下,那四道火焰刀芒如有靈性一般,或直進,或繞後,或牽製,或迷惑,竟如同四名刀道高手展開圍攻一般。
    “好刀法!好氣功!這手禦勁傷人地手段,比段思平那家夥也差不了多少了!”四心魔中的書生大聲喝彩道:“看樣子,老子這場賭,還不一定輸呢!”
    玄澄也真不愧【十三絕神僧】之名,少林寺建寺以來功夫最強的武僧,他一邊運轉洗髓經內力逼毒,還能施展出金鍾罩神功,外放護體罡勁硬抗丁春秋的火焰刀。
    刀勁砍在他的身上,被外放的金鍾罡氣所擋,玄澄雖然皮破血流,卻未能傷筋動骨。更被他借機將入體毒質混在血液中一起噴出,雖然傷勢加重,造成大量失血,但卻一舉將體內餘毒清除一空。
    丁春秋展開百足蜈蚣步,身形貼地而行,速度奇快,而剛剛回氣的玄澄也是禪心燥怒,拿起身邊的金鋼禪杖,一套伏魔杖法狂風暴雨般迎向丁春秋。
    隻是盛怒之下,玄澄這哪裏是伏魔杖法,稱之為瘋魔杖法還更為貼切一些。
    一根百零八斤的精鋼禪杖,在其手中如風吹柳枝,舞的那是密不透風,佛門正宗內力灌注其上,肉體凡胎血肉之軀,絕對是挨著就死,擦著就傷。
    丁春秋火焰刀與猩紅毒針齊施,卻在玄澄身外兩丈處便被砸散,就連毒氣都被吹得七零八落,無法沾身。..
    這十三絕神僧果然名不虛傳。若不是忌憚丁春秋毒功陰險,防不勝防,玄澄杖法招式以守為主,先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否則丁春秋更是難以招架。
    “好!看我如何破之!”
    丁春秋也是戰意高昂,大吼一聲,施展出星海三絕殺之玉虛移山海,內勁外放,將酒樓門前的石獅子隔空抓起,向著玄澄砸了過去。
    這石獅一人多高,重量何止千斤,卻是被玄澄灌滿內勁的降魔杖一杖就砸得粉碎,石屑碎石四濺崩飛,將周圍一眾吃瓜看戲的閑人打得頭破血流,哀嚎四散。
    在丁春秋刻意為之,有心嫁禍之下,那石獅子的碎石倒是有六七成是飛向那四欲心魔,就仿佛玄澄故意向他們下手一般。這些碎石夾雜丁春秋與玄澄二人之內力,威力絕不容小覷。
    隻見四人中的孩童突然上前一步,張開小嘴巴,唑唇一吹,那漫天炮彈一般的碎石竟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動能,嘩啦啦掉落在地上。
    “小娃娃們,專心打架,莫要使壞,老子可看好你哦!”
    那孩童露了一手驚世駭俗的氣功,說話的語氣不但是老氣橫秋,聲線竟也像個老者。
    這四欲天魔,果然非省油的燈。
    玄澄禪杖舞地滴水不漏,向著丁春秋步步逼近。
    少林武學最重根基,他這套杖法雖然耗力奇巨,但玄澄舞了老半天,卻是沒有絲毫疲累之色。丁春秋一時之間,似乎除了轉身逃跑之外,竟是再無應對之策?
    “要不要動用腐屍毒......不,這一招太過歹毒,誤傷太大,此間觀戰之人甚多,又不可能盡滅其口,難......難......難啊......”
    就在丁春秋猶豫不決,一籌莫展之時,天上突然傳來一聲雕鳴,下一刻一柄烏黑鐵劍從空落下,直插入地。
    這地麵鋪的乃是一寸多厚的青石板,十分堅硬,可這鐵劍無聲無息,竟是直沒至劍柄,甚至若不是有著劍柄阻隔,這鐵劍怕不是要深深刺入地下,不見蹤影......
    丁春秋仰頭看去,就見天上一隻醜怪的大雕盤旋飛舞,在雕背上,竟是站著一名負手而立的孤傲少年。
    隻是盛怒之下,玄澄這哪裏是伏魔杖法,稱之為瘋魔杖法還更為貼切一些。
    一根百零八斤的精鋼禪杖,在其手中如風吹柳枝,舞的那是密不透風,佛門正宗內力灌注其上,肉體凡胎血肉之軀,絕對是挨著就死,擦著就傷。
    丁春秋火焰刀與猩紅毒針齊施,卻在玄澄身外兩丈處便被砸散,就連毒氣都被吹得七零八落,無法沾身。..
    這十三絕神僧果然名不虛傳。若不是忌憚丁春秋毒功陰險,防不勝防,玄澄杖法招式以守為主,先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否則丁春秋更是難以招架。
    “好!看我如何破之!”
    丁春秋也是戰意高昂,大吼一聲,施展出星海三絕殺之玉虛移山海,內勁外放,將酒樓門前的石獅子隔空抓起,向著玄澄砸了過去。
    這石獅一人多高,重量何止千斤,卻是被玄澄灌滿內勁的降魔杖一杖就砸得粉碎,石屑碎石四濺崩飛,將周圍一眾吃瓜看戲的閑人打得頭破血流,哀嚎四散。
    在丁春秋刻意為之,有心嫁禍之下,那石獅子的碎石倒是有六七成是飛向那四欲心魔,就仿佛玄澄故意向他們下手一般。這些碎石夾雜丁春秋與玄澄二人之內力,威力絕不容小覷。
    隻見四人中的孩童突然上前一步,張開小嘴巴,唑唇一吹,那漫天炮彈一般的碎石竟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動能,嘩啦啦掉落在地上。
    “小娃娃們,專心打架,莫要使壞,老子可看好你哦!”
    那孩童露了一手驚世駭俗的氣功,說話的語氣不但是老氣橫秋,聲線竟也像個老者。
    這四欲天魔,果然非省油的燈。
    玄澄禪杖舞地滴水不漏,向著丁春秋步步逼近。
    少林武學最重根基,他這套杖法雖然耗力奇巨,但玄澄舞了老半天,卻是沒有絲毫疲累之色。丁春秋一時之間,似乎除了轉身逃跑之外,竟是再無應對之策?
    “要不要動用腐屍毒......不,這一招太過歹毒,誤傷太大,此間觀戰之人甚多,又不可能盡滅其口,難......難......難啊......”
    就在丁春秋猶豫不決,一籌莫展之時,天上突然傳來一聲雕鳴,下一刻一柄烏黑鐵劍從空落下,直插入地。
    這地麵鋪的乃是一寸多厚的青石板,十分堅硬,可這鐵劍無聲無息,竟是直沒至劍柄,甚至若不是有著劍柄阻隔,這鐵劍怕不是要深深刺入地下,不見蹤影......
    丁春秋仰頭看去,就見天上一隻醜怪的大雕盤旋飛舞,在雕背上,竟是站著一名負手而立的孤傲少年。
    隻是盛怒之下,玄澄這哪裏是伏魔杖法,稱之為瘋魔杖法還更為貼切一些。
    一根百零八斤的精鋼禪杖,在其手中如風吹柳枝,舞的那是密不透風,佛門正宗內力灌注其上,肉體凡胎血肉之軀,絕對是挨著就死,擦著就傷。
    丁春秋火焰刀與猩紅毒針齊施,卻在玄澄身外兩丈處便被砸散,就連毒氣都被吹得七零八落,無法沾身。..
    這十三絕神僧果然名不虛傳。若不是忌憚丁春秋毒功陰險,防不勝防,玄澄杖法招式以守為主,先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否則丁春秋更是難以招架。
    “好!看我如何破之!”
    丁春秋也是戰意高昂,大吼一聲,施展出星海三絕殺之玉虛移山海,內勁外放,將酒樓門前的石獅子隔空抓起,向著玄澄砸了過去。
    這石獅一人多高,重量何止千斤,卻是被玄澄灌滿內勁的降魔杖一杖就砸得粉碎,石屑碎石四濺崩飛,將周圍一眾吃瓜看戲的閑人打得頭破血流,哀嚎四散。
    在丁春秋刻意為之,有心嫁禍之下,那石獅子的碎石倒是有六七成是飛向那四欲心魔,就仿佛玄澄故意向他們下手一般。這些碎石夾雜丁春秋與玄澄二人之內力,威力絕不容小覷。
    隻見四人中的孩童突然上前一步,張開小嘴巴,唑唇一吹,那漫天炮彈一般的碎石竟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動能,嘩啦啦掉落在地上。
    “小娃娃們,專心打架,莫要使壞,老子可看好你哦!”
    那孩童露了一手驚世駭俗的氣功,說話的語氣不但是老氣橫秋,聲線竟也像個老者。
    這四欲天魔,果然非省油的燈。
    玄澄禪杖舞地滴水不漏,向著丁春秋步步逼近。
    少林武學最重根基,他這套杖法雖然耗力奇巨,但玄澄舞了老半天,卻是沒有絲毫疲累之色。丁春秋一時之間,似乎除了轉身逃跑之外,竟是再無應對之策?
    “要不要動用腐屍毒......不,這一招太過歹毒,誤傷太大,此間觀戰之人甚多,又不可能盡滅其口,難......難......難啊......”
    就在丁春秋猶豫不決,一籌莫展之時,天上突然傳來一聲雕鳴,下一刻一柄烏黑鐵劍從空落下,直插入地。
    這地麵鋪的乃是一寸多厚的青石板,十分堅硬,可這鐵劍無聲無息,竟是直沒至劍柄,甚至若不是有著劍柄阻隔,這鐵劍怕不是要深深刺入地下,不見蹤影......
    丁春秋仰頭看去,就見天上一隻醜怪的大雕盤旋飛舞,在雕背上,竟是站著一名負手而立的孤傲少年。
    隻是盛怒之下,玄澄這哪裏是伏魔杖法,稱之為瘋魔杖法還更為貼切一些。
    一根百零八斤的精鋼禪杖,在其手中如風吹柳枝,舞的那是密不透風,佛門正宗內力灌注其上,肉體凡胎血肉之軀,絕對是挨著就死,擦著就傷。
    丁春秋火焰刀與猩紅毒針齊施,卻在玄澄身外兩丈處便被砸散,就連毒氣都被吹得七零八落,無法沾身。..
    這十三絕神僧果然名不虛傳。若不是忌憚丁春秋毒功陰險,防不勝防,玄澄杖法招式以守為主,先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否則丁春秋更是難以招架。
    “好!看我如何破之!”
    丁春秋也是戰意高昂,大吼一聲,施展出星海三絕殺之玉虛移山海,內勁外放,將酒樓門前的石獅子隔空抓起,向著玄澄砸了過去。
    這石獅一人多高,重量何止千斤,卻是被玄澄灌滿內勁的降魔杖一杖就砸得粉碎,石屑碎石四濺崩飛,將周圍一眾吃瓜看戲的閑人打得頭破血流,哀嚎四散。
    在丁春秋刻意為之,有心嫁禍之下,那石獅子的碎石倒是有六七成是飛向那四欲心魔,就仿佛玄澄故意向他們下手一般。這些碎石夾雜丁春秋與玄澄二人之內力,威力絕不容小覷。
    隻見四人中的孩童突然上前一步,張開小嘴巴,唑唇一吹,那漫天炮彈一般的碎石竟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動能,嘩啦啦掉落在地上。
    “小娃娃們,專心打架,莫要使壞,老子可看好你哦!”
    那孩童露了一手驚世駭俗的氣功,說話的語氣不但是老氣橫秋,聲線竟也像個老者。
    這四欲天魔,果然非省油的燈。
    玄澄禪杖舞地滴水不漏,向著丁春秋步步逼近。
    少林武學最重根基,他這套杖法雖然耗力奇巨,但玄澄舞了老半天,卻是沒有絲毫疲累之色。丁春秋一時之間,似乎除了轉身逃跑之外,竟是再無應對之策?
    “要不要動用腐屍毒......不,這一招太過歹毒,誤傷太大,此間觀戰之人甚多,又不可能盡滅其口,難......難......難啊......”
    就在丁春秋猶豫不決,一籌莫展之時,天上突然傳來一聲雕鳴,下一刻一柄烏黑鐵劍從空落下,直插入地。
    這地麵鋪的乃是一寸多厚的青石板,十分堅硬,可這鐵劍無聲無息,竟是直沒至劍柄,甚至若不是有著劍柄阻隔,這鐵劍怕不是要深深刺入地下,不見蹤影......
    丁春秋仰頭看去,就見天上一隻醜怪的大雕盤旋飛舞,在雕背上,竟是站著一名負手而立的孤傲少年。
    隻是盛怒之下,玄澄這哪裏是伏魔杖法,稱之為瘋魔杖法還更為貼切一些。
    一根百零八斤的精鋼禪杖,在其手中如風吹柳枝,舞的那是密不透風,佛門正宗內力灌注其上,肉體凡胎血肉之軀,絕對是挨著就死,擦著就傷。
    丁春秋火焰刀與猩紅毒針齊施,卻在玄澄身外兩丈處便被砸散,就連毒氣都被吹得七零八落,無法沾身。..
    這十三絕神僧果然名不虛傳。若不是忌憚丁春秋毒功陰險,防不勝防,玄澄杖法招式以守為主,先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否則丁春秋更是難以招架。
    “好!看我如何破之!”
    丁春秋也是戰意高昂,大吼一聲,施展出星海三絕殺之玉虛移山海,內勁外放,將酒樓門前的石獅子隔空抓起,向著玄澄砸了過去。
    這石獅一人多高,重量何止千斤,卻是被玄澄灌滿內勁的降魔杖一杖就砸得粉碎,石屑碎石四濺崩飛,將周圍一眾吃瓜看戲的閑人打得頭破血流,哀嚎四散。
    在丁春秋刻意為之,有心嫁禍之下,那石獅子的碎石倒是有六七成是飛向那四欲心魔,就仿佛玄澄故意向他們下手一般。這些碎石夾雜丁春秋與玄澄二人之內力,威力絕不容小覷。
    隻見四人中的孩童突然上前一步,張開小嘴巴,唑唇一吹,那漫天炮彈一般的碎石竟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動能,嘩啦啦掉落在地上。
    “小娃娃們,專心打架,莫要使壞,老子可看好你哦!”
    那孩童露了一手驚世駭俗的氣功,說話的語氣不但是老氣橫秋,聲線竟也像個老者。
    這四欲天魔,果然非省油的燈。
    玄澄禪杖舞地滴水不漏,向著丁春秋步步逼近。
    少林武學最重根基,他這套杖法雖然耗力奇巨,但玄澄舞了老半天,卻是沒有絲毫疲累之色。丁春秋一時之間,似乎除了轉身逃跑之外,竟是再無應對之策?
    “要不要動用腐屍毒......不,這一招太過歹毒,誤傷太大,此間觀戰之人甚多,又不可能盡滅其口,難......難......難啊......”
    就在丁春秋猶豫不決,一籌莫展之時,天上突然傳來一聲雕鳴,下一刻一柄烏黑鐵劍從空落下,直插入地。
    這地麵鋪的乃是一寸多厚的青石板,十分堅硬,可這鐵劍無聲無息,竟是直沒至劍柄,甚至若不是有著劍柄阻隔,這鐵劍怕不是要深深刺入地下,不見蹤影......
    丁春秋仰頭看去,就見天上一隻醜怪的大雕盤旋飛舞,在雕背上,竟是站著一名負手而立的孤傲少年。
    隻是盛怒之下,玄澄這哪裏是伏魔杖法,稱之為瘋魔杖法還更為貼切一些。
    一根百零八斤的精鋼禪杖,在其手中如風吹柳枝,舞的那是密不透風,佛門正宗內力灌注其上,肉體凡胎血肉之軀,絕對是挨著就死,擦著就傷。
    丁春秋火焰刀與猩紅毒針齊施,卻在玄澄身外兩丈處便被砸散,就連毒氣都被吹得七零八落,無法沾身。..
    這十三絕神僧果然名不虛傳。若不是忌憚丁春秋毒功陰險,防不勝防,玄澄杖法招式以守為主,先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否則丁春秋更是難以招架。
    “好!看我如何破之!”
    丁春秋也是戰意高昂,大吼一聲,施展出星海三絕殺之玉虛移山海,內勁外放,將酒樓門前的石獅子隔空抓起,向著玄澄砸了過去。
    這石獅一人多高,重量何止千斤,卻是被玄澄灌滿內勁的降魔杖一杖就砸得粉碎,石屑碎石四濺崩飛,將周圍一眾吃瓜看戲的閑人打得頭破血流,哀嚎四散。
    在丁春秋刻意為之,有心嫁禍之下,那石獅子的碎石倒是有六七成是飛向那四欲心魔,就仿佛玄澄故意向他們下手一般。這些碎石夾雜丁春秋與玄澄二人之內力,威力絕不容小覷。
    隻見四人中的孩童突然上前一步,張開小嘴巴,唑唇一吹,那漫天炮彈一般的碎石竟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動能,嘩啦啦掉落在地上。
    “小娃娃們,專心打架,莫要使壞,老子可看好你哦!”
    那孩童露了一手驚世駭俗的氣功,說話的語氣不但是老氣橫秋,聲線竟也像個老者。
    這四欲天魔,果然非省油的燈。
    玄澄禪杖舞地滴水不漏,向著丁春秋步步逼近。
    少林武學最重根基,他這套杖法雖然耗力奇巨,但玄澄舞了老半天,卻是沒有絲毫疲累之色。丁春秋一時之間,似乎除了轉身逃跑之外,竟是再無應對之策?
    “要不要動用腐屍毒......不,這一招太過歹毒,誤傷太大,此間觀戰之人甚多,又不可能盡滅其口,難......難......難啊......”
    就在丁春秋猶豫不決,一籌莫展之時,天上突然傳來一聲雕鳴,下一刻一柄烏黑鐵劍從空落下,直插入地。
    這地麵鋪的乃是一寸多厚的青石板,十分堅硬,可這鐵劍無聲無息,竟是直沒至劍柄,甚至若不是有著劍柄阻隔,這鐵劍怕不是要深深刺入地下,不見蹤影......
    丁春秋仰頭看去,就見天上一隻醜怪的大雕盤旋飛舞,在雕背上,竟是站著一名負手而立的孤傲少年。
    隻是盛怒之下,玄澄這哪裏是伏魔杖法,稱之為瘋魔杖法還更為貼切一些。
    一根百零八斤的精鋼禪杖,在其手中如風吹柳枝,舞的那是密不透風,佛門正宗內力灌注其上,肉體凡胎血肉之軀,絕對是挨著就死,擦著就傷。
    丁春秋火焰刀與猩紅毒針齊施,卻在玄澄身外兩丈處便被砸散,就連毒氣都被吹得七零八落,無法沾身。..
    這十三絕神僧果然名不虛傳。若不是忌憚丁春秋毒功陰險,防不勝防,玄澄杖法招式以守為主,先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否則丁春秋更是難以招架。
    “好!看我如何破之!”
    丁春秋也是戰意高昂,大吼一聲,施展出星海三絕殺之玉虛移山海,內勁外放,將酒樓門前的石獅子隔空抓起,向著玄澄砸了過去。
    這石獅一人多高,重量何止千斤,卻是被玄澄灌滿內勁的降魔杖一杖就砸得粉碎,石屑碎石四濺崩飛,將周圍一眾吃瓜看戲的閑人打得頭破血流,哀嚎四散。
    在丁春秋刻意為之,有心嫁禍之下,那石獅子的碎石倒是有六七成是飛向那四欲心魔,就仿佛玄澄故意向他們下手一般。這些碎石夾雜丁春秋與玄澄二人之內力,威力絕不容小覷。
    隻見四人中的孩童突然上前一步,張開小嘴巴,唑唇一吹,那漫天炮彈一般的碎石竟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動能,嘩啦啦掉落在地上。
    “小娃娃們,專心打架,莫要使壞,老子可看好你哦!”
    那孩童露了一手驚世駭俗的氣功,說話的語氣不但是老氣橫秋,聲線竟也像個老者。
    這四欲天魔,果然非省油的燈。
    玄澄禪杖舞地滴水不漏,向著丁春秋步步逼近。
    少林武學最重根基,他這套杖法雖然耗力奇巨,但玄澄舞了老半天,卻是沒有絲毫疲累之色。丁春秋一時之間,似乎除了轉身逃跑之外,竟是再無應對之策?
    “要不要動用腐屍毒......不,這一招太過歹毒,誤傷太大,此間觀戰之人甚多,又不可能盡滅其口,難......難......難啊......”
    就在丁春秋猶豫不決,一籌莫展之時,天上突然傳來一聲雕鳴,下一刻一柄烏黑鐵劍從空落下,直插入地。
    這地麵鋪的乃是一寸多厚的青石板,十分堅硬,可這鐵劍無聲無息,竟是直沒至劍柄,甚至若不是有著劍柄阻隔,這鐵劍怕不是要深深刺入地下,不見蹤影......
    丁春秋仰頭看去,就見天上一隻醜怪的大雕盤旋飛舞,在雕背上,竟是站著一名負手而立的孤傲少年。
    隻是盛怒之下,玄澄這哪裏是伏魔杖法,稱之為瘋魔杖法還更為貼切一些。
    一根百零八斤的精鋼禪杖,在其手中如風吹柳枝,舞的那是密不透風,佛門正宗內力灌注其上,肉體凡胎血肉之軀,絕對是挨著就死,擦著就傷。
    丁春秋火焰刀與猩紅毒針齊施,卻在玄澄身外兩丈處便被砸散,就連毒氣都被吹得七零八落,無法沾身。..
    這十三絕神僧果然名不虛傳。若不是忌憚丁春秋毒功陰險,防不勝防,玄澄杖法招式以守為主,先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否則丁春秋更是難以招架。
    “好!看我如何破之!”
    丁春秋也是戰意高昂,大吼一聲,施展出星海三絕殺之玉虛移山海,內勁外放,將酒樓門前的石獅子隔空抓起,向著玄澄砸了過去。
    這石獅一人多高,重量何止千斤,卻是被玄澄灌滿內勁的降魔杖一杖就砸得粉碎,石屑碎石四濺崩飛,將周圍一眾吃瓜看戲的閑人打得頭破血流,哀嚎四散。
    在丁春秋刻意為之,有心嫁禍之下,那石獅子的碎石倒是有六七成是飛向那四欲心魔,就仿佛玄澄故意向他們下手一般。這些碎石夾雜丁春秋與玄澄二人之內力,威力絕不容小覷。
    隻見四人中的孩童突然上前一步,張開小嘴巴,唑唇一吹,那漫天炮彈一般的碎石竟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動能,嘩啦啦掉落在地上。
    “小娃娃們,專心打架,莫要使壞,老子可看好你哦!”
    那孩童露了一手驚世駭俗的氣功,說話的語氣不但是老氣橫秋,聲線竟也像個老者。
    這四欲天魔,果然非省油的燈。
    玄澄禪杖舞地滴水不漏,向著丁春秋步步逼近。
    少林武學最重根基,他這套杖法雖然耗力奇巨,但玄澄舞了老半天,卻是沒有絲毫疲累之色。丁春秋一時之間,似乎除了轉身逃跑之外,竟是再無應對之策?
    “要不要動用腐屍毒......不,這一招太過歹毒,誤傷太大,此間觀戰之人甚多,又不可能盡滅其口,難......難......難啊......”
    就在丁春秋猶豫不決,一籌莫展之時,天上突然傳來一聲雕鳴,下一刻一柄烏黑鐵劍從空落下,直插入地。
    這地麵鋪的乃是一寸多厚的青石板,十分堅硬,可這鐵劍無聲無息,竟是直沒至劍柄,甚至若不是有著劍柄阻隔,這鐵劍怕不是要深深刺入地下,不見蹤影......
    丁春秋仰頭看去,就見天上一隻醜怪的大雕盤旋飛舞,在雕背上,竟是站著一名負手而立的孤傲少年。


如果您喜歡,請把《春秋老仙大傳》,方便以後閱讀春秋老仙大傳第107章 熱熱鬧鬧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春秋老仙大傳第107章 熱熱鬧鬧並對春秋老仙大傳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