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讓我三更死

第19章 小王爺白不愛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極品豆芽 本章:第19章 小王爺白不愛

    銀燈依約,香迷六曲之屏。
    堂下高台清幽的琵琶聲,拂進安靜奢華的香閣內,雖不是裂石穿雲,卻也引商刻羽。
    香閣包廂內,李南柯和冷歆楠坐於桌前。
    等待萬蝴蝶的到來。
    相比於李南柯的泰然自若,冷歆楠則是渾身不自在。
    雖然以往辦案時有去過煙花之地,但身邊都跟著好幾位部下。如今還是第一次,單獨和一個男人來這種地方。
    “你以前經常逛青樓?”
    女郎狐疑。
    李南柯笑道:“大人覺得可能嗎?我夫人可不是隨便就能糊弄的。”
    “可你好像並不緊張?”
    冷美人說道。
    李南柯十分不解:“我為什麽要緊張?我隻是來查案的,又不是尋歡作樂的。”
    看著男人坦然純真的目光,冷歆楠意識到自己好像真的過分猜想了,臉頰微微有些發熱,為先前的質疑而感到歉意。
    這也讓她更為清楚的明白,李南柯真的和大部分男人不一樣。
    長得帥,有能力,還專情,又不為世俗胭脂所誘惑。
    莫名的,她倒是有些羨慕洛淺秋了。
    當然也僅僅隻是羨慕罷了。
    沒有其他想法。
    這時,冷歆楠腦海中浮現出早上在林府對方救她的那一幕,美眸一陣恍惚,櫻唇半綻,輕聲道:“謝謝你救我。”
    “啥?”
    李南柯正在思考接下來對萬蝴蝶的問話,聽冷豔女上司突然來了這麽一句,一時有些困惑。
    但隨即他便反應過來,訕然道:“其實也是湊巧相助。”
    男人的話落於冷歆楠的耳中,卻變成為了謙虛,內心的好感值也從原來的五分二個孟小兔,提升到了五分之三個孟小兔。
    女郎抬手理了理鬢旁的發絲,語氣溫和:“這次為了救我,讓你的法器損耗嚴重。等回到雲城,我會找些靈石看能否恢複,或者也可以重新找法器送於你。”
    損耗法器?
    李南柯眉梢一動。
    他倒是沒考慮過這這個問題。
    畢竟他也不了解從紅雨夢境中得到的法器,會不會和現實裏的法器一樣會產生損耗。
    但從早上的手感來看,好像沒啥損耗。
    沉思之際,包廂門忽得被推開,走進一位身形妖嬈的女人。
    正是素有‘小宰相’之稱的萬蝴蝶。
    “喲,這可真是稀客啊。”
    望著李南柯豐頤奕奕的英俊麵容,萬蝴蝶眼波仿佛都能溢出桃花來。“難怪下麵姐妹們說,今兒來了一個文曲星,渾身上下皆是寶,都想著讓您給傳道受業呢。”
    萬蝴蝶的話並不誇張。
    剛才李南柯進入香花樓時,那叫一個盛況。
    一雙雙泛著春意的眸子恨不得鑽進他的衣服裏去,仿佛瞧見了唐僧肉。
    都爭前恐後的想要勾搭。
    若非冷歆楠拿出夜巡司的令牌放於腰間,恐怕李南柯從香花樓出來時,連腳底板都沾了水粉胭脂。
    “萬姐姐說笑了,今天來我是為了公事。”
    李南柯指著旁邊的冷歆楠。“這位是夜巡司的冷大人,我隻是協助她辦案。”
    “冷大人好。”
    在冷歆楠麵前,萬蝴蝶可不敢造次,恭恭敬敬福了一禮。
    瞅著這位女官員相貌絕色,身段豐韻天然,那纖纖柳腰無須束帶,便隻一握,不由為之讚歎老天爺的眷顧。
    這種百萬裏挑一的美人,怕有人一輩子都難遇見。
    也不知會便宜了哪個男人。
    冷歆楠對於這種女人雖無厭惡反感,但也難有太多好感,隻是冷冰冰的“嗯”了一聲,便不再出聲。
    “萬姐姐,咱們就開門見山吧。”
    李南柯提起茶壺為女人添上茶水,問道。“梅杏兒這個人,你不會陌生吧。”
    “梅杏兒?”
    萬蝴蝶目光怪異。“沒想到李小哥的口味是這種。”
    李南柯笑了笑沒回答。
    曹賊?
    誰不想成為曹賊!
    萬蝴蝶咯咯一笑,也不逗弄對方了,嬌聲說道:“這東旗縣誰不認識梅杏兒啊,當年可是我們香花樓的真正頭牌。”
    “你覺得她是一個什麽樣的人?”
    李南柯問道。
    萬蝴蝶翹著蘭花指端起茶杯,媚聲道:“還不錯,奴家對她也算比較了解了。當年奴家不過是個端茶遞水的小丫鬟,她倒也沒什麽架子,挺照顧我的。”
    “她是怎麽和林員外認識的。”
    “做我們這一行的,還能怎麽認識?”
    萬蝴蝶俏白了一眼。“無非就是林員外來香花樓玩樂,看上了梅杏兒。再加上梅杏兒確實伺候的好,就被贖走了。”
    “看來這梅杏兒挺有心機的。”
    李南柯品出了味兒。
    能讓富商願意花大價錢贖回家當老婆,除了有出眾的姿色與床技外,也要充分懂得男人心思。
    要學會,如何用三句話讓男人為你花十萬。
    萬蝴蝶遞了一個讚許的眼神,慵懶道:“手段是一方麵,人家命也確實好。
    我記得梅杏兒曾經有過一個相好,是誰我們不清楚,但她和這相好經常私會,惹得老鴇經常生氣。
    可人家會掙錢啊,老鴇嬤嬤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後來一段時間,梅杏兒特別開心,告訴我們,她馬上就要飛上枝頭當鳳凰了。
    誰知好景不長,她又變得消沉起來,一看啊就是被相好的給甩了。
    再後來,梅杏兒便嫁給了林員外,也算是應了她之前那句話,飛上枝頭當了鳳凰。你說這命好不好?讓姐妹羨慕啊。”
    萬蝴蝶言語也毫不掩飾嫉妒和羨慕。
    在這種地方混飯吃的女子,哪一個不想著能有好歸宿。
    “相好……”
    李南柯手指輕輕扣打著桌麵。
    他拿出紙筆在上麵寫了幾個字,又問道:“萬姐姐,最近你有沒有聽過林家的一些八卦,也就是流言什麽的。”
    “李小哥還真是會找地方啊。”
    萬蝴蝶笑語盈盈,意有所指。
    李南柯微微一笑:“畢竟這種地方藏的秘密,比天上的星星都要多。恐怕有時候朝廷影衛的情報功能,都比不上你們在枕邊套出的秘密。”
    “嗬,這是誇呢還是貶呢?”
    萬蝴蝶故作不快。
    李南柯連忙道:“自然是誇了。”
    萬蝴蝶噗嗤笑了出來,撇了眼始終不發一言的冷歆楠,才慢悠悠說道:“要說林家的八卦,也就一個月前的小王妃事件了。”
    小王妃?
    李南柯和冷歆楠對視了一眼。
    萬蝴蝶抿了抿茶水,緩緩說道:“一個月前,安平王爺的小兒子在外遊玩,順道來了東旗縣,結果碰見了林家大小姐。
    這位紈絝小王爺對林家大小姐可謂是一見傾心呐,如狗皮膏藥似的黏了上去,瘋狂的追求,還嚷嚷著要娶她做王妃,甚至在林府前立下了非她不娶的誓言。”
    “白不愛?”
    冷歆楠不由微蹙墨眉。
    “什麽白不愛?”
    看到李南柯疑惑的表情,冷歆楠耐心給予了解釋。
    原來當今太上皇白曜權還有一個哥哥,叫白曜明,為安平王。
    這位王爺早年間也是隨著天武帝白曜權南征北戰,立下了汗馬功勞。
    隨著政權與國勢逐漸穩定,這位王爺為防止天武帝猜忌以及其他人背地裏的挑撥,導致爭端再起,便主動放棄權力,於府中享樂度日。
    天武帝出現昏厥的怪異病狀後,有不少人希望安平王可以接任。
    但這位王爺從不理會。
    該吃吃,該玩玩,該睡睡,朝堂之事一概不過問。
    家中亦是妻妾無數。
    隻是流言蜚語亦是難免,尤其小皇帝登基後,坊間時有傳聞說白曜民會造反。
    而這位叫‘白不愛’的小王爺,便是安平王一次酒後臨幸一位婢女所生的,所以在家裏也沒啥地位。
    母親去世後徹底成了放養狀態,整日混跡於煙花之地。
    逐漸養成了比較野的性子。
    典型的紈絝子弟。
    其實最開始,這位小王爺並不叫這個名字,而叫‘白陽焱’。但長大後,這位小王爺覺得這名字不夠別致,於是改名為‘白不愛’。
    甚至於酒宴場合說:世間女子玩玩得了,不值得去愛。
    得而不愛,方為情聖。
    不過有人猜測,小王爺起這個名字或許是自嘲,自嘲從小沒有父母之愛。但真相如何,也隻有他自己清楚。
    安平王對於兒子的改名,也是懶得理會。
    “沒想到還有這事兒。”
    盤踞在李南柯腦中的濃霧似乎撥開了一些,繼續問萬蝴蝶:“那之後呢?”
    “之後?”
    萬蝴蝶笑道。“之後這位小王爺便回京去了,說要先去說服他父親,然後再來迎娶林大小姐,讓林府等著好消息。”
    冷歆楠無奈搖頭:“難怪林員外這麽害怕自己的女兒名譽受損,倒也理解了。不過白不愛這人,很不靠譜啊。”
    萬蝴蝶道:“靠譜不靠譜,至少是能看見希望的。畢竟那位林家大小姐是個千嬌百媚的秒人兒。
    雖比不上你冷大人,可也能讓男人為之憐愛著迷。說不準那小王爺動了真心,某一天真帶人來迎娶呢?
    女兒家能攀上富貴本就不易,機會來了,自然不能錯過,您說對吧。”
    冷歆楠不同意對方的觀念,但考慮到兩人身份不同,也就沒反駁。
    李南柯失神似的盯著茶杯裏飄旋的茶葉,將腦中的一條條線索細心梳理,喃喃自語道:“機會來了,自然不能錯過。”


如果您喜歡,請把《夫人讓我三更死》,方便以後閱讀夫人讓我三更死第19章 小王爺白不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夫人讓我三更死第19章 小王爺白不愛並對夫人讓我三更死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