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讓我三更死

第17章 口不應心的美女上司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極品豆芽 本章:第17章 口不應心的美女上司

    是‘他’?
    還是‘她’?
    香兒用力點頭,但又想起什麽,抿嘴說道:“其實這也不是夫人和小姐第一次吵架,在小姐遭遇魔物受傷的那天晚上,她們便在房中發生了爭執。
    李南柯表示聽不明白。
    雖然不知道為何而吵,不過夫人在離開小姐房間的時候,奴婢好像聽到小姐說了一句‘有他她)沒我’之類的狠話。”
    有他她)沒我?
    “氣著了?”
    “沒有。”
    香兒很篤定的搖著小腦袋。“那天奴婢記得很清楚,雖然夫人和小姐吵架了。但深夜睡覺的時候,夫人還是去了小姐房間陪她,陪了一宿呢。
    其實夫人對小姐真的特別寵,極少責罵過。記得小時候院內著了火,大小姐貪玩被困在庫房裏,是夫人拋下生死救她出來。
    可以說為了大小姐,夫人真的連命都可以不要。
    可是大小姐有時候就是喜歡惹夫人生氣,不過這也是沒辦法,老爺平日裏忙,無閑心去管教。再加上跟萬瑩瑩那種人經常玩,難免有了嬌氣……”
    少女仿佛倒豆子似的喋喋不休個不停,雖然嘴碎,但也看出率直的性子。
    不過在背後抱怨自家大小姐,終究是不妥的。
    當然,也主要是李南柯實在長得太帥,很容易讓女孩子卸下防心,不然香兒也不會如此熱心提供線索。
    “一直沒從小姐房間出來過?”李南柯語氣格外認真。
    “應該沒有吧。”
    這一次,香兒不敢肯定了。
    畢竟身為丫鬟的她,沒法一整夜盯著大小姐的房間。
    “香兒姑娘,我還有個疑問,林大小姐和萬瑩瑩以及文瑾兒,她們中誰和誰的關係最好?”
    意識到可以從眼前這個天真小婢女口中套出很多話,李南柯繼續發揮他的美男魅力,唇角彎起迷人的笑。
    香兒臉頰一紅,沒有過多思考便誠實回答。
    “大小姐和文瑾兒姑娘的關係其實最好,因為文瑾兒姑娘是文秀才的妹妹,頗有才氣,所以很多時候大小姐都會向她請教學問,兩人也經常在書房練字。
    不過萬瑩瑩小姐,並不是很瞧得起文瑾兒。
    雖然文瑾兒她哥是秀才,但家庭情況很一般,萬瑩瑩本身就出生富貴,還有當大官的遠方親戚,最瞧不起窮人。
    如果不是看在小姐的麵子上,估計不會搭理。而且她也經常捉弄文瑾兒,就連上次……”
    說到這裏,香兒攥緊了粉拳,憤憤道:“上次秦老頭事件,始作俑者就是萬瑩瑩!”
    “具體說說?”李南柯來了興趣。
    香兒神情絲毫不掩飾對萬瑩瑩的厭惡:“那天她們三人在書房練字,萬瑩瑩小姐覺得無聊,不慎把墨汁潑濺在了瑾兒姑娘的身上。
    大小姐見狀,便讓瑾兒姑娘去她房間換衣服。
    而這時候,萬小姐突然起了捉弄心思,便哄騙秦老頭,說大小姐房間裏有老鼠,讓他快進去抓。
    秦老頭沒有懷疑,便進了房間,結果……”
    香兒氣憤難平,不是太鼓囊的胸口也起伏不定。“被看了身子的瑾兒姑娘哭的很厲害,老秦頭也被打斷了腿……總之一切都怪那個萬瑩瑩!”
    聽到這裏,李南柯已經對這個‘萬瑩瑩’,有了深刻的認知。
    刁蠻、任性、壞……
    骨子裏的壞!
    但他還是很疑惑,又問道:“為什麽你們大小姐,會和萬瑩瑩這種女人混在一起?還有文瑾兒,被經常戲弄,不應該遠離嗎?”
    “因為能和大小姐做朋友的,也就她了。”
    香兒無奈道。“在東旗縣這麽個地方,也就那麽幾個富家勢力,大小姐從小就沒什麽朋友,很多和她在一起的同齡人,都畢恭畢敬的,或者圖謀利益。
    隻有萬瑩瑩能和她玩在一起,畢竟也不圖什麽,相互之間無太多顧忌。
    另外,萬瑩瑩她家背後有親戚當大官,老爺也就默許大小姐和她交往。”
    這句話才是重點!
    李南柯臉上劃過一道諷意。
    從家族利益方麵講,林員外也確實希望看到女兒與萬家大小姐交好。
    “至於瑾兒姑娘……”
    香兒歎息道。“可能是因為受到家裏人排擠的緣故吧,除了她哥哥外,其他文家人都不怎麽待見她,性子也比較內向自卑。
    其實瑾兒姑娘是有些虛榮心的,努力想要融入小姐她們的圈子,結交一些上層人。雖然她沒說,但明眼人還是能看得出來。
    這也是萬小姐一直瞧不上她的原因。”
    李南柯聽得明白。
    百萬富翁有自己的圈子,億萬富翁也有自己的圈子。
    身份不匹配的情況下努力想要強行融進去,其結果就是以小醜的方式,遭受他人的戲弄和歧視。
    從香兒口中套出的這些信息,讓李南柯明白,這個閨蜜三人小團體存在著各種問題,遠沒有表麵那麽融洽。
    林皎月性格高傲。
    萬瑩瑩性格刁蠻。
    文瑾兒性格自卑。
    再加上‘賀慶鈺’這個小白臉貨色在中間攪合,所謂的姐妹情簡直就是扯淡。
    “文瑾兒死後,文家的人有沒有找過來?”
    李南柯繼續套話。
    香兒有些遲疑,不知道該不該講。
    但麵對男人那張實在沒辦法拒絕的俊臉,還是一股腦說了出來:“有的,是瑾兒姑娘的哥哥,文秀才。”
    不等李南柯詢問,香兒主動把事情經過詳細講述出來:
    “是在八月初五那天,文秀才上門來找大小姐。大小姐說有一些關於瑾兒姑娘的事情,要單獨與文秀才講,便讓我們下人出去。
    後來不知怎麽的,我們聽到文秀才大吼大叫了起來,還有小姐的求救聲。
    我們趕緊衝進屋,看到文秀才掐著大小姐的脖頸,嘴裏罵著:‘你為什麽沒保護好她’、‘你和萬瑩瑩都該死’之類的話。
    大小姐隻是在那裏哭,說著對不起。
    後來老爺趕了過來,讓人把文秀才拉了出去。離開的時候,文秀才還在叫喊,說要殺了萬瑩瑩,殺了小姐。”
    於一旁聆聽的冷歆楠俏臉寒如冰霜。
    “這個林員外真是腦子進水了!這麽重要的事情,也要隱瞞!鐵牛,你去——”
    剛喊出聲,意識到鐵牛已經離開,又氣的跺了下玉足,對李南柯說道:“我們去文家!”
    “好。”
    李南柯點頭。
    目前的新線索,指向了文秀才。
    雖然已經初步判定,是魔物老秦頭在翠紅山追殺林皎月她們。但之後萬瑩瑩和林皎月被下‘紅雨’一案,還得繼續調查。
    畢竟老秦頭想要殺這兩丫頭,沒必要去下‘紅雨’。
    如今這位文秀才,成了第一嫌疑人!
    不過就在李南柯跨出房門時,忽然腳步一頓,好像注意到了什麽,又後退了兩步,目光看向門檻。
    門檻縫隙處有一條細麻繩。
    因為與破舊門檻與土地顏色接近,很容易被忽視。
    “有問題嗎?”
    冷歆楠將麻繩拿出來,放在鼻間聞了聞,黛眉微蹙。“聞著像有一點點酒味,應該是用來密封酒壇的繩子。”
    “酒壇?”
    李南柯聞言,又重新在屋內檢查。
    可翻箱倒櫃尋了一遍,並沒有找到任何酒壇以及用來封口的紙布。
    李南柯將麻繩收起來,也不曉得在感慨什麽,輕歎了口氣:“所以說,天底下沒有完美的犯罪現場。”
    “什麽意思?”
    冷歆楠意識到男人發現了什麽。
    可氣人的是,男人卻故意賣起了關子:“目前還查不出什麽。冷大人,你先去文家調查吧。我想再去林府一趟。”
    “愛說不說,隨便!”
    女領導心中不悅,明顯有了情緒。
    未等男人說明,便扭頭走向門外,甩起的柔軟發梢掃過男人俊朗的臉頰及鼻端,微微刺疼中沁著一抹幽香。
    李南柯一臉的無可奈何
    見旁邊香兒表情怪異,男人幹咳了聲,解釋道:“最近她來了那個,所以脾氣躁了點,平常還是很溫柔的。”
    香兒點頭,表示理解。
    兩人走出小巷,結果剛剛離開的冷歆楠又折返回來了。
    “咋了?”
    望著去而複返的女人,李南柯很疑惑。
    女郎貝齒輕咬了一下唇瓣,冷媚中帶三分英氣的秀麗麵龐微微仰起,故作平淡道:“要是魔物折返回林家就麻煩了,還是一起去吧。”
    “哦,那也行。”
    李南柯沒啥意見。
    性格率真的香兒探出小腦袋,直言道:“冷大人,你是怕李大哥有危險吧。”
    女郎將隨身攜帶的特製行囊筆和紙遞過去。
    李南柯唰唰寫了兩行字,低頭思索了一會兒,又寫了幾個字,便撕下紙頁,遞還借來的紙筆。
    “送你了。”
    李南柯瞳孔瞬然收縮,盯著香兒白淨的臉蛋問道:“是不是賀慶鈺翻牆事件發生後,她們爭吵的。”
    “嗯,是的。”
    香兒回想片刻,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李南柯隱隱間抓住了一個重點,他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對冷歆楠伸出手:“有筆和紙嗎?麻煩借我一下用用。”
    “給。”
    沉思了良久,突然一道電光掠過男人大腦。
    李南柯向後挪了挪,靠在門柱上若有所思。
    冷歆楠沒有去接。
    男人一怔,倒也沒客氣,直接收了起來,對香兒問道:“八月初四晚,夫人有沒有離開府上。”
    再之後,夫人說她身子不舒服,想要靜一靜,就讓奴婢離開了。很明顯,夫人就是被小姐給氣壞了身子。”
    說到最後,小姑娘鼓起了腮幫子,顯然是對林皎月有了怨言,也為夫人而感到無奈。
    香兒眼簾微垂,沉默很長時間後說道:“今天早上,夫人和小姐吵架了,因為奴婢離得遠,也不敢偷聽她們在吵什麽。
    後來小姐摔門離去,臉色很難看。我去看望夫人,夫人很生氣,還砸壞了一盆花。
    可見平日裏,這丫頭很喜歡夫人。
    李南柯追問:“所以你也不知道,為什麽她們吵架對嗎?”
    (a)


如果您喜歡,請把《夫人讓我三更死》,方便以後閱讀夫人讓我三更死第17章 口不應心的美女上司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夫人讓我三更死第17章 口不應心的美女上司並對夫人讓我三更死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