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前夫愛慘了我

第184章 心理防線崩潰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桐厘子 本章:第184章 心理防線崩潰

    陸連城果然臉色大變,疑神疑鬼地看了看周圍:“小英?是你嗎?”..
    葉輕雲頭皮都快炸了。
    陸小英死了那麽多年,怎麽會在這裏出現?
    “陸小英,你快勸勸你哥哥,別讓他執迷不悟了。”林錚也配合著葉司南。
    葉輕雲和顧夏紛紛側目,這兩人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麽藥?
    先前為了調查陸連城,林錚和葉司南發現了他身上的一個秘密。那就是他們家有精神病病史,好幾代都是。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陸小英才會在受了刺激的情況下發病,而陸連城極有可能也從父母那裏遺傳了這個病。
    經過這一係列的打擊,他的精神早就處於崩潰的邊緣,所以才會不計後果,幹出擄人綁架這種不要命的事。
    葉司南正是想利用這種心理,徹底擊潰他的心理防線,林錚亦然。
    “陸小英,我知道這些年你過得很辛苦,可是你的哥哥卻不理解你,你一定有很多心裏話想跟他說吧。”葉司南裝神弄鬼,朝陸連城使了個眼色,“你仔細聽,她在說話。”
    陸連城果然中計,他對著空氣緩緩地伸出手,目光沒有任何焦距:“小英,你別怪哥哥,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你相信我,我沒有丟下你不管。”
    他麵色慘白,眼睛直愣愣地看著前方,對著空氣時而哭時而笑,激動起來,甚至拿頭撞牆,歇斯底裏地大叫著。
    三個綁匪看著眼前詭異的一幕,他們也開始動搖了。他們三兄弟是老鄉,個個都是苦出身,來大城市打工,卻遇到了黑心老板,三個人渾身上下湊不出三個鋼鏰。
    某天陸連城發現了睡在橋底下的三人,提出要他們幫個忙。他們起先有些猶豫,畢竟這可是犯法的事啊。隻是看著那一大疊錢的份上,還是答應了。
    可是萬萬沒想到,這個人居然是個瘋子!他會不會發起狂來,把他們也殺掉?
    三個人看得汗毛倒豎,緊張得直吞口水。
    “住在我們後麵的阿毛,他老娘就是神經病,有天晚上,在自家的井裏下了老鼠藥,結果一家全死了。”黑臉男人牙齒咬得咯咯響,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
    “我聽說神經病就算被抓了,也不會被判刑,到時候遭殃的可是我們幾個。我不幹了,這錢我也不要了。”花臂男看著虎背熊腰,凶神惡煞,第一個打了退堂鼓。
    其餘兩個一聽這話也垮掉了,錢再重要也不能跟命比,都撒開腿往外奔去。
    他們的手剛觸到門,就被一陣巨大的力量撞倒在地。厚實的鐵門,被人從外麵破開了。
    三個人滾砸地上,嚇得抱頭大叫。
    倉庫內的大燈被人打開了,整個空間頓時燈火通明。一群全副武裝的警察舉著槍衝了進來:“都不許動,舉起手來!”
    “警察叔叔,救命啊!”葉輕雲扯著嗓子大喊。
    一個隊長模樣的警察,指揮著手下的警員把花臂那一行人押上了車,緊隨其後的醫護人員仔細檢查著每位人質的傷勢。
    顧夏解開手上腳上的繩索後,第一時間跑到葉司南的身邊:“怎麽樣,還能走嗎?”
    葉司南虛弱地扯了扯嘴角:“沒事,死不了。”
    “哎,小姐,我還沒檢查你的傷勢呢,怎麽隨便亂跑!”護士追上去,語氣有些埋怨。
    “我沒事,他傷得很重,需要立刻去醫院。”
    護士看了看鼻青臉腫的葉司南,朝後招了招手:“快把擔架抬過來。”
    “不用!”葉司南努力站起來,吃力地挪動著步子,在顧夏麵前他可不想像個弱雞一樣。
    “你別亂動了,聽醫生的吧。”
    “就他這花拳繡腿,傷不了我,放心吧。”葉司南摟著顧夏的肩膀,回頭看了看被摁在地上的陸連城。
    他眼神灰蒙蒙的,毫無生氣,隻是不斷喊著:“葉司南,你個王八蛋,你騙我,我妹妹根本就不在這裏。你等我出來,新賬舊賬一起算!”
    葉司南挺直了腰,表情森冷:“隨時恭候!”
    “葉司南……”陸連城從喉間發出哀嚎,“我還有話要跟你說。”
    “去了警局,有你說的時候。”
    “我有個東西要交給你,是關於吳坤的。這是證明江天穎無罪的證據,畢竟愛過,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有了這個證據,她就能無罪釋放了。”
    葉司南眯著眼瞧他,似乎不太相信:“她的事與我無關,你真想贖罪的話,就把證據交給警察吧。”
    “也好。”陸連城轉過臉看著按著自己的警察,“就在我褲子左邊的口袋裏,麻煩拿一下。”
    警察點點頭,伸手在口袋裏摸索著:“在哪裏?怎麽沒有?”
    “在往裏一邊,可能是在右邊,我也記不清了……”陸連城吃力地抬起眼皮,看著葉司南,突然他渙散的瞳孔猛地聚集起來,趁著警察不備,一把奪過了他腰間的槍,舉起來,對準了顧夏!
    葉司南,我也要讓你嚐嚐失去至親至愛的滋味!
    “顧夏——”隻聽到一聲暴嗬,顧夏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力量推開了。巨大的慣性,讓她摔倒在地,隻聽“砰——”的一聲,周遭的空氣仿佛都凝固了。
    葉司南擋在她的麵前一動不動,就像是靜止的畫麵。這刹那間的驚心動魄足以震撼她的一生。
    周圍的警察聽到槍響,迅速朝這邊靠攏。陸連城的眼中充滿著瘋狂,他表情扭曲,又是一槍,打中了剛才控製他的警察,把他擋在身前當肉盾,威脅著所有人不許靠近。
    顧夏在這一刻的聽覺霎時消失了,這一切騷動都與她無關,隻看到鮮血,流了一地的鮮血!
    葉司南捂著腹部慢慢倒下了。
    顧夏衝到他麵前,死命摁著他的傷口,撕心裂肺地喊道:“醫生!醫生快來救救他!”
    葉司南還有意識,他大口喘著氣,顫抖的手摸上了顧夏的臉:“你沒事就好……別哭,我真是沒用,又讓你哭了……”
    顧夏的臉上早已淚水泛濫,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能拚命地搖著頭。
    醫生把葉司南抬上了擔架,葉司南卻抓著顧夏的手不肯放,他強撐著殘存的意誌,一直看著她。
    “我沒事的,你別擔心。我還要你重新做我老婆呢,我才舍不得死……”
    葉司南的眼神開始渙散,聲音越來越輕,頭一歪,就失去了意識。
    “糟糕,失血過多,快點抬上車,通知急診,隨時準備搶救!”
    “我沒事,他傷得很重,需要立刻去醫院。”
    護士看了看鼻青臉腫的葉司南,朝後招了招手:“快把擔架抬過來。”
    “不用!”葉司南努力站起來,吃力地挪動著步子,在顧夏麵前他可不想像個弱雞一樣。
    “你別亂動了,聽醫生的吧。”
    “就他這花拳繡腿,傷不了我,放心吧。”葉司南摟著顧夏的肩膀,回頭看了看被摁在地上的陸連城。
    他眼神灰蒙蒙的,毫無生氣,隻是不斷喊著:“葉司南,你個王八蛋,你騙我,我妹妹根本就不在這裏。你等我出來,新賬舊賬一起算!”
    葉司南挺直了腰,表情森冷:“隨時恭候!”
    “葉司南……”陸連城從喉間發出哀嚎,“我還有話要跟你說。”
    “去了警局,有你說的時候。”
    “我有個東西要交給你,是關於吳坤的。這是證明江天穎無罪的證據,畢竟愛過,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有了這個證據,她就能無罪釋放了。”
    葉司南眯著眼瞧他,似乎不太相信:“她的事與我無關,你真想贖罪的話,就把證據交給警察吧。”
    “也好。”陸連城轉過臉看著按著自己的警察,“就在我褲子左邊的口袋裏,麻煩拿一下。”
    警察點點頭,伸手在口袋裏摸索著:“在哪裏?怎麽沒有?”
    “在往裏一邊,可能是在右邊,我也記不清了……”陸連城吃力地抬起眼皮,看著葉司南,突然他渙散的瞳孔猛地聚集起來,趁著警察不備,一把奪過了他腰間的槍,舉起來,對準了顧夏!
    葉司南,我也要讓你嚐嚐失去至親至愛的滋味!
    “顧夏——”隻聽到一聲暴嗬,顧夏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力量推開了。巨大的慣性,讓她摔倒在地,隻聽“砰——”的一聲,周遭的空氣仿佛都凝固了。
    葉司南擋在她的麵前一動不動,就像是靜止的畫麵。這刹那間的驚心動魄足以震撼她的一生。
    周圍的警察聽到槍響,迅速朝這邊靠攏。陸連城的眼中充滿著瘋狂,他表情扭曲,又是一槍,打中了剛才控製他的警察,把他擋在身前當肉盾,威脅著所有人不許靠近。
    顧夏在這一刻的聽覺霎時消失了,這一切騷動都與她無關,隻看到鮮血,流了一地的鮮血!
    葉司南捂著腹部慢慢倒下了。
    顧夏衝到他麵前,死命摁著他的傷口,撕心裂肺地喊道:“醫生!醫生快來救救他!”
    葉司南還有意識,他大口喘著氣,顫抖的手摸上了顧夏的臉:“你沒事就好……別哭,我真是沒用,又讓你哭了……”
    顧夏的臉上早已淚水泛濫,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能拚命地搖著頭。
    醫生把葉司南抬上了擔架,葉司南卻抓著顧夏的手不肯放,他強撐著殘存的意誌,一直看著她。
    “我沒事的,你別擔心。我還要你重新做我老婆呢,我才舍不得死……”
    葉司南的眼神開始渙散,聲音越來越輕,頭一歪,就失去了意識。
    “糟糕,失血過多,快點抬上車,通知急診,隨時準備搶救!”
    “我沒事,他傷得很重,需要立刻去醫院。”
    護士看了看鼻青臉腫的葉司南,朝後招了招手:“快把擔架抬過來。”
    “不用!”葉司南努力站起來,吃力地挪動著步子,在顧夏麵前他可不想像個弱雞一樣。
    “你別亂動了,聽醫生的吧。”
    “就他這花拳繡腿,傷不了我,放心吧。”葉司南摟著顧夏的肩膀,回頭看了看被摁在地上的陸連城。
    他眼神灰蒙蒙的,毫無生氣,隻是不斷喊著:“葉司南,你個王八蛋,你騙我,我妹妹根本就不在這裏。你等我出來,新賬舊賬一起算!”
    葉司南挺直了腰,表情森冷:“隨時恭候!”
    “葉司南……”陸連城從喉間發出哀嚎,“我還有話要跟你說。”
    “去了警局,有你說的時候。”
    “我有個東西要交給你,是關於吳坤的。這是證明江天穎無罪的證據,畢竟愛過,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有了這個證據,她就能無罪釋放了。”
    葉司南眯著眼瞧他,似乎不太相信:“她的事與我無關,你真想贖罪的話,就把證據交給警察吧。”
    “也好。”陸連城轉過臉看著按著自己的警察,“就在我褲子左邊的口袋裏,麻煩拿一下。”
    警察點點頭,伸手在口袋裏摸索著:“在哪裏?怎麽沒有?”
    “在往裏一邊,可能是在右邊,我也記不清了……”陸連城吃力地抬起眼皮,看著葉司南,突然他渙散的瞳孔猛地聚集起來,趁著警察不備,一把奪過了他腰間的槍,舉起來,對準了顧夏!
    葉司南,我也要讓你嚐嚐失去至親至愛的滋味!
    “顧夏——”隻聽到一聲暴嗬,顧夏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力量推開了。巨大的慣性,讓她摔倒在地,隻聽“砰——”的一聲,周遭的空氣仿佛都凝固了。
    葉司南擋在她的麵前一動不動,就像是靜止的畫麵。這刹那間的驚心動魄足以震撼她的一生。
    周圍的警察聽到槍響,迅速朝這邊靠攏。陸連城的眼中充滿著瘋狂,他表情扭曲,又是一槍,打中了剛才控製他的警察,把他擋在身前當肉盾,威脅著所有人不許靠近。
    顧夏在這一刻的聽覺霎時消失了,這一切騷動都與她無關,隻看到鮮血,流了一地的鮮血!
    葉司南捂著腹部慢慢倒下了。
    顧夏衝到他麵前,死命摁著他的傷口,撕心裂肺地喊道:“醫生!醫生快來救救他!”
    葉司南還有意識,他大口喘著氣,顫抖的手摸上了顧夏的臉:“你沒事就好……別哭,我真是沒用,又讓你哭了……”
    顧夏的臉上早已淚水泛濫,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能拚命地搖著頭。
    醫生把葉司南抬上了擔架,葉司南卻抓著顧夏的手不肯放,他強撐著殘存的意誌,一直看著她。
    “我沒事的,你別擔心。我還要你重新做我老婆呢,我才舍不得死……”
    葉司南的眼神開始渙散,聲音越來越輕,頭一歪,就失去了意識。
    “糟糕,失血過多,快點抬上車,通知急診,隨時準備搶救!”
    “我沒事,他傷得很重,需要立刻去醫院。”
    護士看了看鼻青臉腫的葉司南,朝後招了招手:“快把擔架抬過來。”
    “不用!”葉司南努力站起來,吃力地挪動著步子,在顧夏麵前他可不想像個弱雞一樣。
    “你別亂動了,聽醫生的吧。”
    “就他這花拳繡腿,傷不了我,放心吧。”葉司南摟著顧夏的肩膀,回頭看了看被摁在地上的陸連城。
    他眼神灰蒙蒙的,毫無生氣,隻是不斷喊著:“葉司南,你個王八蛋,你騙我,我妹妹根本就不在這裏。你等我出來,新賬舊賬一起算!”
    葉司南挺直了腰,表情森冷:“隨時恭候!”
    “葉司南……”陸連城從喉間發出哀嚎,“我還有話要跟你說。”
    “去了警局,有你說的時候。”
    “我有個東西要交給你,是關於吳坤的。這是證明江天穎無罪的證據,畢竟愛過,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有了這個證據,她就能無罪釋放了。”
    葉司南眯著眼瞧他,似乎不太相信:“她的事與我無關,你真想贖罪的話,就把證據交給警察吧。”
    “也好。”陸連城轉過臉看著按著自己的警察,“就在我褲子左邊的口袋裏,麻煩拿一下。”
    警察點點頭,伸手在口袋裏摸索著:“在哪裏?怎麽沒有?”
    “在往裏一邊,可能是在右邊,我也記不清了……”陸連城吃力地抬起眼皮,看著葉司南,突然他渙散的瞳孔猛地聚集起來,趁著警察不備,一把奪過了他腰間的槍,舉起來,對準了顧夏!
    葉司南,我也要讓你嚐嚐失去至親至愛的滋味!
    “顧夏——”隻聽到一聲暴嗬,顧夏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力量推開了。巨大的慣性,讓她摔倒在地,隻聽“砰——”的一聲,周遭的空氣仿佛都凝固了。
    葉司南擋在她的麵前一動不動,就像是靜止的畫麵。這刹那間的驚心動魄足以震撼她的一生。
    周圍的警察聽到槍響,迅速朝這邊靠攏。陸連城的眼中充滿著瘋狂,他表情扭曲,又是一槍,打中了剛才控製他的警察,把他擋在身前當肉盾,威脅著所有人不許靠近。
    顧夏在這一刻的聽覺霎時消失了,這一切騷動都與她無關,隻看到鮮血,流了一地的鮮血!
    葉司南捂著腹部慢慢倒下了。
    顧夏衝到他麵前,死命摁著他的傷口,撕心裂肺地喊道:“醫生!醫生快來救救他!”
    葉司南還有意識,他大口喘著氣,顫抖的手摸上了顧夏的臉:“你沒事就好……別哭,我真是沒用,又讓你哭了……”
    顧夏的臉上早已淚水泛濫,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能拚命地搖著頭。
    醫生把葉司南抬上了擔架,葉司南卻抓著顧夏的手不肯放,他強撐著殘存的意誌,一直看著她。
    “我沒事的,你別擔心。我還要你重新做我老婆呢,我才舍不得死……”
    葉司南的眼神開始渙散,聲音越來越輕,頭一歪,就失去了意識。
    “糟糕,失血過多,快點抬上車,通知急診,隨時準備搶救!”
    “我沒事,他傷得很重,需要立刻去醫院。”
    護士看了看鼻青臉腫的葉司南,朝後招了招手:“快把擔架抬過來。”
    “不用!”葉司南努力站起來,吃力地挪動著步子,在顧夏麵前他可不想像個弱雞一樣。
    “你別亂動了,聽醫生的吧。”
    “就他這花拳繡腿,傷不了我,放心吧。”葉司南摟著顧夏的肩膀,回頭看了看被摁在地上的陸連城。
    他眼神灰蒙蒙的,毫無生氣,隻是不斷喊著:“葉司南,你個王八蛋,你騙我,我妹妹根本就不在這裏。你等我出來,新賬舊賬一起算!”
    葉司南挺直了腰,表情森冷:“隨時恭候!”
    “葉司南……”陸連城從喉間發出哀嚎,“我還有話要跟你說。”
    “去了警局,有你說的時候。”
    “我有個東西要交給你,是關於吳坤的。這是證明江天穎無罪的證據,畢竟愛過,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有了這個證據,她就能無罪釋放了。”
    葉司南眯著眼瞧他,似乎不太相信:“她的事與我無關,你真想贖罪的話,就把證據交給警察吧。”
    “也好。”陸連城轉過臉看著按著自己的警察,“就在我褲子左邊的口袋裏,麻煩拿一下。”
    警察點點頭,伸手在口袋裏摸索著:“在哪裏?怎麽沒有?”
    “在往裏一邊,可能是在右邊,我也記不清了……”陸連城吃力地抬起眼皮,看著葉司南,突然他渙散的瞳孔猛地聚集起來,趁著警察不備,一把奪過了他腰間的槍,舉起來,對準了顧夏!
    葉司南,我也要讓你嚐嚐失去至親至愛的滋味!
    “顧夏——”隻聽到一聲暴嗬,顧夏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力量推開了。巨大的慣性,讓她摔倒在地,隻聽“砰——”的一聲,周遭的空氣仿佛都凝固了。
    葉司南擋在她的麵前一動不動,就像是靜止的畫麵。這刹那間的驚心動魄足以震撼她的一生。
    周圍的警察聽到槍響,迅速朝這邊靠攏。陸連城的眼中充滿著瘋狂,他表情扭曲,又是一槍,打中了剛才控製他的警察,把他擋在身前當肉盾,威脅著所有人不許靠近。
    顧夏在這一刻的聽覺霎時消失了,這一切騷動都與她無關,隻看到鮮血,流了一地的鮮血!
    葉司南捂著腹部慢慢倒下了。
    顧夏衝到他麵前,死命摁著他的傷口,撕心裂肺地喊道:“醫生!醫生快來救救他!”
    葉司南還有意識,他大口喘著氣,顫抖的手摸上了顧夏的臉:“你沒事就好……別哭,我真是沒用,又讓你哭了……”
    顧夏的臉上早已淚水泛濫,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能拚命地搖著頭。
    醫生把葉司南抬上了擔架,葉司南卻抓著顧夏的手不肯放,他強撐著殘存的意誌,一直看著她。
    “我沒事的,你別擔心。我還要你重新做我老婆呢,我才舍不得死……”
    葉司南的眼神開始渙散,聲音越來越輕,頭一歪,就失去了意識。
    “糟糕,失血過多,快點抬上車,通知急診,隨時準備搶救!”
    “我沒事,他傷得很重,需要立刻去醫院。”
    護士看了看鼻青臉腫的葉司南,朝後招了招手:“快把擔架抬過來。”
    “不用!”葉司南努力站起來,吃力地挪動著步子,在顧夏麵前他可不想像個弱雞一樣。
    “你別亂動了,聽醫生的吧。”
    “就他這花拳繡腿,傷不了我,放心吧。”葉司南摟著顧夏的肩膀,回頭看了看被摁在地上的陸連城。
    他眼神灰蒙蒙的,毫無生氣,隻是不斷喊著:“葉司南,你個王八蛋,你騙我,我妹妹根本就不在這裏。你等我出來,新賬舊賬一起算!”
    葉司南挺直了腰,表情森冷:“隨時恭候!”
    “葉司南……”陸連城從喉間發出哀嚎,“我還有話要跟你說。”
    “去了警局,有你說的時候。”
    “我有個東西要交給你,是關於吳坤的。這是證明江天穎無罪的證據,畢竟愛過,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有了這個證據,她就能無罪釋放了。”
    葉司南眯著眼瞧他,似乎不太相信:“她的事與我無關,你真想贖罪的話,就把證據交給警察吧。”
    “也好。”陸連城轉過臉看著按著自己的警察,“就在我褲子左邊的口袋裏,麻煩拿一下。”
    警察點點頭,伸手在口袋裏摸索著:“在哪裏?怎麽沒有?”
    “在往裏一邊,可能是在右邊,我也記不清了……”陸連城吃力地抬起眼皮,看著葉司南,突然他渙散的瞳孔猛地聚集起來,趁著警察不備,一把奪過了他腰間的槍,舉起來,對準了顧夏!
    葉司南,我也要讓你嚐嚐失去至親至愛的滋味!
    “顧夏——”隻聽到一聲暴嗬,顧夏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力量推開了。巨大的慣性,讓她摔倒在地,隻聽“砰——”的一聲,周遭的空氣仿佛都凝固了。
    葉司南擋在她的麵前一動不動,就像是靜止的畫麵。這刹那間的驚心動魄足以震撼她的一生。
    周圍的警察聽到槍響,迅速朝這邊靠攏。陸連城的眼中充滿著瘋狂,他表情扭曲,又是一槍,打中了剛才控製他的警察,把他擋在身前當肉盾,威脅著所有人不許靠近。
    顧夏在這一刻的聽覺霎時消失了,這一切騷動都與她無關,隻看到鮮血,流了一地的鮮血!
    葉司南捂著腹部慢慢倒下了。
    顧夏衝到他麵前,死命摁著他的傷口,撕心裂肺地喊道:“醫生!醫生快來救救他!”
    葉司南還有意識,他大口喘著氣,顫抖的手摸上了顧夏的臉:“你沒事就好……別哭,我真是沒用,又讓你哭了……”
    顧夏的臉上早已淚水泛濫,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能拚命地搖著頭。
    醫生把葉司南抬上了擔架,葉司南卻抓著顧夏的手不肯放,他強撐著殘存的意誌,一直看著她。
    “我沒事的,你別擔心。我還要你重新做我老婆呢,我才舍不得死……”
    葉司南的眼神開始渙散,聲音越來越輕,頭一歪,就失去了意識。
    “糟糕,失血過多,快點抬上車,通知急診,隨時準備搶救!”
    “我沒事,他傷得很重,需要立刻去醫院。”
    護士看了看鼻青臉腫的葉司南,朝後招了招手:“快把擔架抬過來。”
    “不用!”葉司南努力站起來,吃力地挪動著步子,在顧夏麵前他可不想像個弱雞一樣。
    “你別亂動了,聽醫生的吧。”
    “就他這花拳繡腿,傷不了我,放心吧。”葉司南摟著顧夏的肩膀,回頭看了看被摁在地上的陸連城。
    他眼神灰蒙蒙的,毫無生氣,隻是不斷喊著:“葉司南,你個王八蛋,你騙我,我妹妹根本就不在這裏。你等我出來,新賬舊賬一起算!”
    葉司南挺直了腰,表情森冷:“隨時恭候!”
    “葉司南……”陸連城從喉間發出哀嚎,“我還有話要跟你說。”
    “去了警局,有你說的時候。”
    “我有個東西要交給你,是關於吳坤的。這是證明江天穎無罪的證據,畢竟愛過,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有了這個證據,她就能無罪釋放了。”
    葉司南眯著眼瞧他,似乎不太相信:“她的事與我無關,你真想贖罪的話,就把證據交給警察吧。”
    “也好。”陸連城轉過臉看著按著自己的警察,“就在我褲子左邊的口袋裏,麻煩拿一下。”
    警察點點頭,伸手在口袋裏摸索著:“在哪裏?怎麽沒有?”
    “在往裏一邊,可能是在右邊,我也記不清了……”陸連城吃力地抬起眼皮,看著葉司南,突然他渙散的瞳孔猛地聚集起來,趁著警察不備,一把奪過了他腰間的槍,舉起來,對準了顧夏!
    葉司南,我也要讓你嚐嚐失去至親至愛的滋味!
    “顧夏——”隻聽到一聲暴嗬,顧夏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力量推開了。巨大的慣性,讓她摔倒在地,隻聽“砰——”的一聲,周遭的空氣仿佛都凝固了。
    葉司南擋在她的麵前一動不動,就像是靜止的畫麵。這刹那間的驚心動魄足以震撼她的一生。
    周圍的警察聽到槍響,迅速朝這邊靠攏。陸連城的眼中充滿著瘋狂,他表情扭曲,又是一槍,打中了剛才控製他的警察,把他擋在身前當肉盾,威脅著所有人不許靠近。
    顧夏在這一刻的聽覺霎時消失了,這一切騷動都與她無關,隻看到鮮血,流了一地的鮮血!
    葉司南捂著腹部慢慢倒下了。
    顧夏衝到他麵前,死命摁著他的傷口,撕心裂肺地喊道:“醫生!醫生快來救救他!”
    葉司南還有意識,他大口喘著氣,顫抖的手摸上了顧夏的臉:“你沒事就好……別哭,我真是沒用,又讓你哭了……”
    顧夏的臉上早已淚水泛濫,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能拚命地搖著頭。
    醫生把葉司南抬上了擔架,葉司南卻抓著顧夏的手不肯放,他強撐著殘存的意誌,一直看著她。
    “我沒事的,你別擔心。我還要你重新做我老婆呢,我才舍不得死……”
    葉司南的眼神開始渙散,聲音越來越輕,頭一歪,就失去了意識。
    “糟糕,失血過多,快點抬上車,通知急診,隨時準備搶救!”
    “我沒事,他傷得很重,需要立刻去醫院。”
    護士看了看鼻青臉腫的葉司南,朝後招了招手:“快把擔架抬過來。”
    “不用!”葉司南努力站起來,吃力地挪動著步子,在顧夏麵前他可不想像個弱雞一樣。
    “你別亂動了,聽醫生的吧。”
    “就他這花拳繡腿,傷不了我,放心吧。”葉司南摟著顧夏的肩膀,回頭看了看被摁在地上的陸連城。
    他眼神灰蒙蒙的,毫無生氣,隻是不斷喊著:“葉司南,你個王八蛋,你騙我,我妹妹根本就不在這裏。你等我出來,新賬舊賬一起算!”
    葉司南挺直了腰,表情森冷:“隨時恭候!”
    “葉司南……”陸連城從喉間發出哀嚎,“我還有話要跟你說。”
    “去了警局,有你說的時候。”
    “我有個東西要交給你,是關於吳坤的。這是證明江天穎無罪的證據,畢竟愛過,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有了這個證據,她就能無罪釋放了。”
    葉司南眯著眼瞧他,似乎不太相信:“她的事與我無關,你真想贖罪的話,就把證據交給警察吧。”
    “也好。”陸連城轉過臉看著按著自己的警察,“就在我褲子左邊的口袋裏,麻煩拿一下。”
    警察點點頭,伸手在口袋裏摸索著:“在哪裏?怎麽沒有?”
    “在往裏一邊,可能是在右邊,我也記不清了……”陸連城吃力地抬起眼皮,看著葉司南,突然他渙散的瞳孔猛地聚集起來,趁著警察不備,一把奪過了他腰間的槍,舉起來,對準了顧夏!
    葉司南,我也要讓你嚐嚐失去至親至愛的滋味!
    “顧夏——”隻聽到一聲暴嗬,顧夏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力量推開了。巨大的慣性,讓她摔倒在地,隻聽“砰——”的一聲,周遭的空氣仿佛都凝固了。
    葉司南擋在她的麵前一動不動,就像是靜止的畫麵。這刹那間的驚心動魄足以震撼她的一生。
    周圍的警察聽到槍響,迅速朝這邊靠攏。陸連城的眼中充滿著瘋狂,他表情扭曲,又是一槍,打中了剛才控製他的警察,把他擋在身前當肉盾,威脅著所有人不許靠近。
    顧夏在這一刻的聽覺霎時消失了,這一切騷動都與她無關,隻看到鮮血,流了一地的鮮血!
    葉司南捂著腹部慢慢倒下了。
    顧夏衝到他麵前,死命摁著他的傷口,撕心裂肺地喊道:“醫生!醫生快來救救他!”
    葉司南還有意識,他大口喘著氣,顫抖的手摸上了顧夏的臉:“你沒事就好……別哭,我真是沒用,又讓你哭了……”
    顧夏的臉上早已淚水泛濫,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能拚命地搖著頭。
    醫生把葉司南抬上了擔架,葉司南卻抓著顧夏的手不肯放,他強撐著殘存的意誌,一直看著她。
    “我沒事的,你別擔心。我還要你重新做我老婆呢,我才舍不得死……”
    葉司南的眼神開始渙散,聲音越來越輕,頭一歪,就失去了意識。
    “糟糕,失血過多,快點抬上車,通知急診,隨時準備搶救!”


如果您喜歡,請把《離婚後,前夫愛慘了我》,方便以後閱讀離婚後,前夫愛慘了我第184章 心理防線崩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離婚後,前夫愛慘了我第184章 心理防線崩潰並對離婚後,前夫愛慘了我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