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前夫愛慘了我

第164章 鬧笑話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桐厘子 本章:第164章 鬧笑話

    “葉司南,你站住!誰準你住這裏了?”顧夏眼睜睜地看他開始拆行李,根本就阻止不了這種自說自話的行為。
    “我來保護你。”葉司南沒有隱瞞陸連城的存在,把實情告訴了她,“江天穎的前男友回來了,我擔心他會對你不利。”
    顧夏想了一會兒還是不解:“就算她的前男友回來了,你怎麽就能確定他一定會對我不利。你太小題大做了吧。”
    “還是謹慎點比較好,江天穎的男朋友肯定也不是什麽好東西。兩條瘋狗在一起,誰能保證他們不會幹出什麽喪心病狂的事。對了,我的衣服放哪裏?”
    顧夏氣結,怎麽會有那麽厚臉皮的男人!
    葉司南見她不回答,也不尷尬:“我記得一樓有間客房,我就住那間吧。”
    顧夏一把按住他的行李箱:“就算是這樣,我可以請保鏢保護我,不用你多管閑事,你趕緊走。”
    “那怎麽行?現在這事隻是猜測而已,畢竟陸連城還沒有動作。要是你雇了一大批保安,到時候被人說耍大牌、擺架子,影響多不好。”
    “那我還真是謝謝你替我考慮了。”
    葉司南突然笑了起來,臉上帶著幾分奸詐:“還是,你不想我住客房?不如我搬去你的房間怎麽樣?”
    顧夏恨不得把拖鞋拍在他欠揍的臉上:“一樓客房你自己收拾一下,沒有我的允許不準上二樓。”
    葉司南雖然被罵,但心裏還是美滋滋的。雖說革命還未成功,但能搬進來已經是一大進步了,剩下的慢慢來。
    等他把自己的東西整理好後,就看到顧夏坐在客廳裏發呆。
    “你在擔心嗎?放心,不管陸連城是什麽來頭,一切都有我。”
    “沒有。我隻是想連江天穎這樣的人,竟然也有人對她死心塌地”
    “哼!一丘之貉!”葉司南在顧夏麵前蹲下,握著她的手:“我絕不會讓他們傷害到你!”
    顧夏眼神微動,不知為什麽,她看著一臉認真的葉司南沒有抽回自己的手。
    這一晚,葉司南倒也規規矩矩,沒有出什麽幺蛾子。兩人吃過晚飯後,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間。
    葉司南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這叫什麽事,明明都在一個屋簷下了,卻還隻能抱著被子,要是抱著的顧夏該有多好啊!
    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幹什麽,發個微信問問。
    他剛想打字,一通電話就進來了。
    厲雲騰興奮的聲音傳來;“葉大少,在幹嗎呢?快出來喝酒!”
    葉司南沒好氣地回道:“你不是剛值完班,不回家睡覺還去酒吧,當心猝死!”
    “喲,火氣這麽大,顧夏給你氣受了?”
    葉司南語氣更加惡劣:“關你什麽事?”
    厲雲騰笑了一下:“要是人家不肯搭理你,你就放棄吧。何必呢?”
    “誰說她不搭理我了?告訴你,我現在就住在她家。”
    厲雲騰明顯來了精神:“行啊,葉大少,早說嘛。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就不打擾了,掛了啊。”
    放下手機後,葉司南越想越鬱悶,要是被厲雲騰知道他和顧夏住在一起,卻被趕到了客房,還不笑掉大牙,這輩子都別想在他麵前抬起頭了。
    不如,膽子大一點,直接上二樓?
    不行不行,葉司南立刻把這個瘋狂的想法否定了,好不容易才到這一步,可不能再搞僵了。
    他越想越睡不著,幹脆起床去廚房裏倒杯水喝。
    沒想到,顧夏此時也在廚房。她臉色微微發白,看上去似乎不太舒服。
    “你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
    顧夏搖搖頭:“沒事,我喝點熱水就好了。”
    葉司南探了探她的額頭,倒是沒發燒,看她左手捂著腹部:“胃疼?我送你去醫院?”
    顧夏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有沒有常識,你的胃長在腹部啊?
    她沒說出口,隻是平靜地告訴葉司南睡一覺,第二天就沒事了。
    葉司南卻如臨大敵,拿起車鑰匙就要往外走:“很多大病就是剛開始不重視,才慢慢惡化的。去檢查一下,沒事就放心了。”
    “不用,我這不是病。”顧夏麵露尷尬,不知該怎麽跟他解釋,“每個月都有這種情況,我自己心裏有數。”
    葉司南一聽,每個月都會胃疼,這還了得?非得去醫院查清楚不可:“現在就去,別耽誤了。我跟你說,生病了就要治,不能諱疾忌醫。”
    顧夏一下拍開他的手,吼道:“我沒病!我、我大姨媽來了!”
    她整個人快要噴火了,怎麽會有這麽不會察言觀色的男人,非要把話說得那麽清楚。
    葉司南呆了,半晌後,才說:“聽說來那個不能發火,你別那麽大火氣。”
    “你要是少說兩句,我能好得更快。”顧夏把手中的杯子拍在桌子上,一氣之下,回房了。
    第二天,顧夏剛起床,就聽到樓下傳來不小的動靜。她怕葉司南又整什麽幺蛾子,趕緊跑下去。
    隻見葉司南在廚房裏,脖子夾著手機,一邊在煮著什麽東西。
    顧夏怕他再毀自己的廚房,剛想製止,就聽到他說:“水先煮開,再把這些東西往裏放就行了是吧?那紅糖呢?行,我知道了。放心,這麽簡單,還能難倒你哥?”
    葉司南滿不在乎地掛了電話,繼續忙起來,根本不知道背後有人看著他。
    顧夏心裏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境。不得不說,她內心深處產生了動搖,或許她確實該重新考慮跟葉司南之間的關係。
    她看著葉司南忙碌的背影有些分神,直到葉司南轉身。
    “你怎麽起這麽早,不多睡一會兒。我給你煮了紅棗桂圓茶,輕雲說放點紅糖效果更好。”
    顧夏看著他,眼中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
    “葉司南,其實你不必……”
    “哎,打住,後麵的話不要說。”葉司南一副“我不聽”的模樣,“你是不是想說‘你不必這麽勉強自己’?”
    顧夏不說話表示默認了。
    “以前我最討厭廚房,因為油煙的味道,和熱氣騰騰的炒菜鍋,這些都讓我不舒服。
    可現在我一點也不討厭進廚房了,甚至我還想學做菜。你知道為什麽嗎?
    因為我想給心愛的人做飯,這樣我就對廚房不排斥了。我們結婚那幾年,你總是換著花樣做各種可口的美食,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態?”
    不如,膽子大一點,直接上二樓?
    不行不行,葉司南立刻把這個瘋狂的想法否定了,好不容易才到這一步,可不能再搞僵了。
    他越想越睡不著,幹脆起床去廚房裏倒杯水喝。
    沒想到,顧夏此時也在廚房。她臉色微微發白,看上去似乎不太舒服。
    “你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
    顧夏搖搖頭:“沒事,我喝點熱水就好了。”
    葉司南探了探她的額頭,倒是沒發燒,看她左手捂著腹部:“胃疼?我送你去醫院?”
    顧夏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有沒有常識,你的胃長在腹部啊?
    她沒說出口,隻是平靜地告訴葉司南睡一覺,第二天就沒事了。
    葉司南卻如臨大敵,拿起車鑰匙就要往外走:“很多大病就是剛開始不重視,才慢慢惡化的。去檢查一下,沒事就放心了。”
    “不用,我這不是病。”顧夏麵露尷尬,不知該怎麽跟他解釋,“每個月都有這種情況,我自己心裏有數。”
    葉司南一聽,每個月都會胃疼,這還了得?非得去醫院查清楚不可:“現在就去,別耽誤了。我跟你說,生病了就要治,不能諱疾忌醫。”
    顧夏一下拍開他的手,吼道:“我沒病!我、我大姨媽來了!”
    她整個人快要噴火了,怎麽會有這麽不會察言觀色的男人,非要把話說得那麽清楚。
    葉司南呆了,半晌後,才說:“聽說來那個不能發火,你別那麽大火氣。”
    “你要是少說兩句,我能好得更快。”顧夏把手中的杯子拍在桌子上,一氣之下,回房了。
    第二天,顧夏剛起床,就聽到樓下傳來不小的動靜。她怕葉司南又整什麽幺蛾子,趕緊跑下去。
    隻見葉司南在廚房裏,脖子夾著手機,一邊在煮著什麽東西。
    顧夏怕他再毀自己的廚房,剛想製止,就聽到他說:“水先煮開,再把這些東西往裏放就行了是吧?那紅糖呢?行,我知道了。放心,這麽簡單,還能難倒你哥?”
    葉司南滿不在乎地掛了電話,繼續忙起來,根本不知道背後有人看著他。
    顧夏心裏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境。不得不說,她內心深處產生了動搖,或許她確實該重新考慮跟葉司南之間的關係。
    她看著葉司南忙碌的背影有些分神,直到葉司南轉身。
    “你怎麽起這麽早,不多睡一會兒。我給你煮了紅棗桂圓茶,輕雲說放點紅糖效果更好。”
    顧夏看著他,眼中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
    “葉司南,其實你不必……”
    “哎,打住,後麵的話不要說。”葉司南一副“我不聽”的模樣,“你是不是想說‘你不必這麽勉強自己’?”
    顧夏不說話表示默認了。
    “以前我最討厭廚房,因為油煙的味道,和熱氣騰騰的炒菜鍋,這些都讓我不舒服。
    可現在我一點也不討厭進廚房了,甚至我還想學做菜。你知道為什麽嗎?
    因為我想給心愛的人做飯,這樣我就對廚房不排斥了。我們結婚那幾年,你總是換著花樣做各種可口的美食,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態?”
    不如,膽子大一點,直接上二樓?
    不行不行,葉司南立刻把這個瘋狂的想法否定了,好不容易才到這一步,可不能再搞僵了。
    他越想越睡不著,幹脆起床去廚房裏倒杯水喝。
    沒想到,顧夏此時也在廚房。她臉色微微發白,看上去似乎不太舒服。
    “你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
    顧夏搖搖頭:“沒事,我喝點熱水就好了。”
    葉司南探了探她的額頭,倒是沒發燒,看她左手捂著腹部:“胃疼?我送你去醫院?”
    顧夏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有沒有常識,你的胃長在腹部啊?
    她沒說出口,隻是平靜地告訴葉司南睡一覺,第二天就沒事了。
    葉司南卻如臨大敵,拿起車鑰匙就要往外走:“很多大病就是剛開始不重視,才慢慢惡化的。去檢查一下,沒事就放心了。”
    “不用,我這不是病。”顧夏麵露尷尬,不知該怎麽跟他解釋,“每個月都有這種情況,我自己心裏有數。”
    葉司南一聽,每個月都會胃疼,這還了得?非得去醫院查清楚不可:“現在就去,別耽誤了。我跟你說,生病了就要治,不能諱疾忌醫。”
    顧夏一下拍開他的手,吼道:“我沒病!我、我大姨媽來了!”
    她整個人快要噴火了,怎麽會有這麽不會察言觀色的男人,非要把話說得那麽清楚。
    葉司南呆了,半晌後,才說:“聽說來那個不能發火,你別那麽大火氣。”
    “你要是少說兩句,我能好得更快。”顧夏把手中的杯子拍在桌子上,一氣之下,回房了。
    第二天,顧夏剛起床,就聽到樓下傳來不小的動靜。她怕葉司南又整什麽幺蛾子,趕緊跑下去。
    隻見葉司南在廚房裏,脖子夾著手機,一邊在煮著什麽東西。
    顧夏怕他再毀自己的廚房,剛想製止,就聽到他說:“水先煮開,再把這些東西往裏放就行了是吧?那紅糖呢?行,我知道了。放心,這麽簡單,還能難倒你哥?”
    葉司南滿不在乎地掛了電話,繼續忙起來,根本不知道背後有人看著他。
    顧夏心裏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境。不得不說,她內心深處產生了動搖,或許她確實該重新考慮跟葉司南之間的關係。
    她看著葉司南忙碌的背影有些分神,直到葉司南轉身。
    “你怎麽起這麽早,不多睡一會兒。我給你煮了紅棗桂圓茶,輕雲說放點紅糖效果更好。”
    顧夏看著他,眼中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
    “葉司南,其實你不必……”
    “哎,打住,後麵的話不要說。”葉司南一副“我不聽”的模樣,“你是不是想說‘你不必這麽勉強自己’?”
    顧夏不說話表示默認了。
    “以前我最討厭廚房,因為油煙的味道,和熱氣騰騰的炒菜鍋,這些都讓我不舒服。
    可現在我一點也不討厭進廚房了,甚至我還想學做菜。你知道為什麽嗎?
    因為我想給心愛的人做飯,這樣我就對廚房不排斥了。我們結婚那幾年,你總是換著花樣做各種可口的美食,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態?”
    不如,膽子大一點,直接上二樓?
    不行不行,葉司南立刻把這個瘋狂的想法否定了,好不容易才到這一步,可不能再搞僵了。
    他越想越睡不著,幹脆起床去廚房裏倒杯水喝。
    沒想到,顧夏此時也在廚房。她臉色微微發白,看上去似乎不太舒服。
    “你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
    顧夏搖搖頭:“沒事,我喝點熱水就好了。”
    葉司南探了探她的額頭,倒是沒發燒,看她左手捂著腹部:“胃疼?我送你去醫院?”
    顧夏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有沒有常識,你的胃長在腹部啊?
    她沒說出口,隻是平靜地告訴葉司南睡一覺,第二天就沒事了。
    葉司南卻如臨大敵,拿起車鑰匙就要往外走:“很多大病就是剛開始不重視,才慢慢惡化的。去檢查一下,沒事就放心了。”
    “不用,我這不是病。”顧夏麵露尷尬,不知該怎麽跟他解釋,“每個月都有這種情況,我自己心裏有數。”
    葉司南一聽,每個月都會胃疼,這還了得?非得去醫院查清楚不可:“現在就去,別耽誤了。我跟你說,生病了就要治,不能諱疾忌醫。”
    顧夏一下拍開他的手,吼道:“我沒病!我、我大姨媽來了!”
    她整個人快要噴火了,怎麽會有這麽不會察言觀色的男人,非要把話說得那麽清楚。
    葉司南呆了,半晌後,才說:“聽說來那個不能發火,你別那麽大火氣。”
    “你要是少說兩句,我能好得更快。”顧夏把手中的杯子拍在桌子上,一氣之下,回房了。
    第二天,顧夏剛起床,就聽到樓下傳來不小的動靜。她怕葉司南又整什麽幺蛾子,趕緊跑下去。
    隻見葉司南在廚房裏,脖子夾著手機,一邊在煮著什麽東西。
    顧夏怕他再毀自己的廚房,剛想製止,就聽到他說:“水先煮開,再把這些東西往裏放就行了是吧?那紅糖呢?行,我知道了。放心,這麽簡單,還能難倒你哥?”
    葉司南滿不在乎地掛了電話,繼續忙起來,根本不知道背後有人看著他。
    顧夏心裏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境。不得不說,她內心深處產生了動搖,或許她確實該重新考慮跟葉司南之間的關係。
    她看著葉司南忙碌的背影有些分神,直到葉司南轉身。
    “你怎麽起這麽早,不多睡一會兒。我給你煮了紅棗桂圓茶,輕雲說放點紅糖效果更好。”
    顧夏看著他,眼中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
    “葉司南,其實你不必……”
    “哎,打住,後麵的話不要說。”葉司南一副“我不聽”的模樣,“你是不是想說‘你不必這麽勉強自己’?”
    顧夏不說話表示默認了。
    “以前我最討厭廚房,因為油煙的味道,和熱氣騰騰的炒菜鍋,這些都讓我不舒服。
    可現在我一點也不討厭進廚房了,甚至我還想學做菜。你知道為什麽嗎?
    因為我想給心愛的人做飯,這樣我就對廚房不排斥了。我們結婚那幾年,你總是換著花樣做各種可口的美食,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態?”
    不如,膽子大一點,直接上二樓?
    不行不行,葉司南立刻把這個瘋狂的想法否定了,好不容易才到這一步,可不能再搞僵了。
    他越想越睡不著,幹脆起床去廚房裏倒杯水喝。
    沒想到,顧夏此時也在廚房。她臉色微微發白,看上去似乎不太舒服。
    “你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
    顧夏搖搖頭:“沒事,我喝點熱水就好了。”
    葉司南探了探她的額頭,倒是沒發燒,看她左手捂著腹部:“胃疼?我送你去醫院?”
    顧夏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有沒有常識,你的胃長在腹部啊?
    她沒說出口,隻是平靜地告訴葉司南睡一覺,第二天就沒事了。
    葉司南卻如臨大敵,拿起車鑰匙就要往外走:“很多大病就是剛開始不重視,才慢慢惡化的。去檢查一下,沒事就放心了。”
    “不用,我這不是病。”顧夏麵露尷尬,不知該怎麽跟他解釋,“每個月都有這種情況,我自己心裏有數。”
    葉司南一聽,每個月都會胃疼,這還了得?非得去醫院查清楚不可:“現在就去,別耽誤了。我跟你說,生病了就要治,不能諱疾忌醫。”
    顧夏一下拍開他的手,吼道:“我沒病!我、我大姨媽來了!”
    她整個人快要噴火了,怎麽會有這麽不會察言觀色的男人,非要把話說得那麽清楚。
    葉司南呆了,半晌後,才說:“聽說來那個不能發火,你別那麽大火氣。”
    “你要是少說兩句,我能好得更快。”顧夏把手中的杯子拍在桌子上,一氣之下,回房了。
    第二天,顧夏剛起床,就聽到樓下傳來不小的動靜。她怕葉司南又整什麽幺蛾子,趕緊跑下去。
    隻見葉司南在廚房裏,脖子夾著手機,一邊在煮著什麽東西。
    顧夏怕他再毀自己的廚房,剛想製止,就聽到他說:“水先煮開,再把這些東西往裏放就行了是吧?那紅糖呢?行,我知道了。放心,這麽簡單,還能難倒你哥?”
    葉司南滿不在乎地掛了電話,繼續忙起來,根本不知道背後有人看著他。
    顧夏心裏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境。不得不說,她內心深處產生了動搖,或許她確實該重新考慮跟葉司南之間的關係。
    她看著葉司南忙碌的背影有些分神,直到葉司南轉身。
    “你怎麽起這麽早,不多睡一會兒。我給你煮了紅棗桂圓茶,輕雲說放點紅糖效果更好。”
    顧夏看著他,眼中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
    “葉司南,其實你不必……”
    “哎,打住,後麵的話不要說。”葉司南一副“我不聽”的模樣,“你是不是想說‘你不必這麽勉強自己’?”
    顧夏不說話表示默認了。
    “以前我最討厭廚房,因為油煙的味道,和熱氣騰騰的炒菜鍋,這些都讓我不舒服。
    可現在我一點也不討厭進廚房了,甚至我還想學做菜。你知道為什麽嗎?
    因為我想給心愛的人做飯,這樣我就對廚房不排斥了。我們結婚那幾年,你總是換著花樣做各種可口的美食,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態?”
    不如,膽子大一點,直接上二樓?
    不行不行,葉司南立刻把這個瘋狂的想法否定了,好不容易才到這一步,可不能再搞僵了。
    他越想越睡不著,幹脆起床去廚房裏倒杯水喝。
    沒想到,顧夏此時也在廚房。她臉色微微發白,看上去似乎不太舒服。
    “你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
    顧夏搖搖頭:“沒事,我喝點熱水就好了。”
    葉司南探了探她的額頭,倒是沒發燒,看她左手捂著腹部:“胃疼?我送你去醫院?”
    顧夏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有沒有常識,你的胃長在腹部啊?
    她沒說出口,隻是平靜地告訴葉司南睡一覺,第二天就沒事了。
    葉司南卻如臨大敵,拿起車鑰匙就要往外走:“很多大病就是剛開始不重視,才慢慢惡化的。去檢查一下,沒事就放心了。”
    “不用,我這不是病。”顧夏麵露尷尬,不知該怎麽跟他解釋,“每個月都有這種情況,我自己心裏有數。”
    葉司南一聽,每個月都會胃疼,這還了得?非得去醫院查清楚不可:“現在就去,別耽誤了。我跟你說,生病了就要治,不能諱疾忌醫。”
    顧夏一下拍開他的手,吼道:“我沒病!我、我大姨媽來了!”
    她整個人快要噴火了,怎麽會有這麽不會察言觀色的男人,非要把話說得那麽清楚。
    葉司南呆了,半晌後,才說:“聽說來那個不能發火,你別那麽大火氣。”
    “你要是少說兩句,我能好得更快。”顧夏把手中的杯子拍在桌子上,一氣之下,回房了。
    第二天,顧夏剛起床,就聽到樓下傳來不小的動靜。她怕葉司南又整什麽幺蛾子,趕緊跑下去。
    隻見葉司南在廚房裏,脖子夾著手機,一邊在煮著什麽東西。
    顧夏怕他再毀自己的廚房,剛想製止,就聽到他說:“水先煮開,再把這些東西往裏放就行了是吧?那紅糖呢?行,我知道了。放心,這麽簡單,還能難倒你哥?”
    葉司南滿不在乎地掛了電話,繼續忙起來,根本不知道背後有人看著他。
    顧夏心裏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境。不得不說,她內心深處產生了動搖,或許她確實該重新考慮跟葉司南之間的關係。
    她看著葉司南忙碌的背影有些分神,直到葉司南轉身。
    “你怎麽起這麽早,不多睡一會兒。我給你煮了紅棗桂圓茶,輕雲說放點紅糖效果更好。”
    顧夏看著他,眼中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
    “葉司南,其實你不必……”
    “哎,打住,後麵的話不要說。”葉司南一副“我不聽”的模樣,“你是不是想說‘你不必這麽勉強自己’?”
    顧夏不說話表示默認了。
    “以前我最討厭廚房,因為油煙的味道,和熱氣騰騰的炒菜鍋,這些都讓我不舒服。
    可現在我一點也不討厭進廚房了,甚至我還想學做菜。你知道為什麽嗎?
    因為我想給心愛的人做飯,這樣我就對廚房不排斥了。我們結婚那幾年,你總是換著花樣做各種可口的美食,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態?”
    不如,膽子大一點,直接上二樓?
    不行不行,葉司南立刻把這個瘋狂的想法否定了,好不容易才到這一步,可不能再搞僵了。
    他越想越睡不著,幹脆起床去廚房裏倒杯水喝。
    沒想到,顧夏此時也在廚房。她臉色微微發白,看上去似乎不太舒服。
    “你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
    顧夏搖搖頭:“沒事,我喝點熱水就好了。”
    葉司南探了探她的額頭,倒是沒發燒,看她左手捂著腹部:“胃疼?我送你去醫院?”
    顧夏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有沒有常識,你的胃長在腹部啊?
    她沒說出口,隻是平靜地告訴葉司南睡一覺,第二天就沒事了。
    葉司南卻如臨大敵,拿起車鑰匙就要往外走:“很多大病就是剛開始不重視,才慢慢惡化的。去檢查一下,沒事就放心了。”
    “不用,我這不是病。”顧夏麵露尷尬,不知該怎麽跟他解釋,“每個月都有這種情況,我自己心裏有數。”
    葉司南一聽,每個月都會胃疼,這還了得?非得去醫院查清楚不可:“現在就去,別耽誤了。我跟你說,生病了就要治,不能諱疾忌醫。”
    顧夏一下拍開他的手,吼道:“我沒病!我、我大姨媽來了!”
    她整個人快要噴火了,怎麽會有這麽不會察言觀色的男人,非要把話說得那麽清楚。
    葉司南呆了,半晌後,才說:“聽說來那個不能發火,你別那麽大火氣。”
    “你要是少說兩句,我能好得更快。”顧夏把手中的杯子拍在桌子上,一氣之下,回房了。
    第二天,顧夏剛起床,就聽到樓下傳來不小的動靜。她怕葉司南又整什麽幺蛾子,趕緊跑下去。
    隻見葉司南在廚房裏,脖子夾著手機,一邊在煮著什麽東西。
    顧夏怕他再毀自己的廚房,剛想製止,就聽到他說:“水先煮開,再把這些東西往裏放就行了是吧?那紅糖呢?行,我知道了。放心,這麽簡單,還能難倒你哥?”
    葉司南滿不在乎地掛了電話,繼續忙起來,根本不知道背後有人看著他。
    顧夏心裏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境。不得不說,她內心深處產生了動搖,或許她確實該重新考慮跟葉司南之間的關係。
    她看著葉司南忙碌的背影有些分神,直到葉司南轉身。
    “你怎麽起這麽早,不多睡一會兒。我給你煮了紅棗桂圓茶,輕雲說放點紅糖效果更好。”
    顧夏看著他,眼中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
    “葉司南,其實你不必……”
    “哎,打住,後麵的話不要說。”葉司南一副“我不聽”的模樣,“你是不是想說‘你不必這麽勉強自己’?”
    顧夏不說話表示默認了。
    “以前我最討厭廚房,因為油煙的味道,和熱氣騰騰的炒菜鍋,這些都讓我不舒服。
    可現在我一點也不討厭進廚房了,甚至我還想學做菜。你知道為什麽嗎?
    因為我想給心愛的人做飯,這樣我就對廚房不排斥了。我們結婚那幾年,你總是換著花樣做各種可口的美食,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態?”
    不如,膽子大一點,直接上二樓?
    不行不行,葉司南立刻把這個瘋狂的想法否定了,好不容易才到這一步,可不能再搞僵了。
    他越想越睡不著,幹脆起床去廚房裏倒杯水喝。
    沒想到,顧夏此時也在廚房。她臉色微微發白,看上去似乎不太舒服。
    “你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
    顧夏搖搖頭:“沒事,我喝點熱水就好了。”
    葉司南探了探她的額頭,倒是沒發燒,看她左手捂著腹部:“胃疼?我送你去醫院?”
    顧夏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有沒有常識,你的胃長在腹部啊?
    她沒說出口,隻是平靜地告訴葉司南睡一覺,第二天就沒事了。
    葉司南卻如臨大敵,拿起車鑰匙就要往外走:“很多大病就是剛開始不重視,才慢慢惡化的。去檢查一下,沒事就放心了。”
    “不用,我這不是病。”顧夏麵露尷尬,不知該怎麽跟他解釋,“每個月都有這種情況,我自己心裏有數。”
    葉司南一聽,每個月都會胃疼,這還了得?非得去醫院查清楚不可:“現在就去,別耽誤了。我跟你說,生病了就要治,不能諱疾忌醫。”
    顧夏一下拍開他的手,吼道:“我沒病!我、我大姨媽來了!”
    她整個人快要噴火了,怎麽會有這麽不會察言觀色的男人,非要把話說得那麽清楚。
    葉司南呆了,半晌後,才說:“聽說來那個不能發火,你別那麽大火氣。”
    “你要是少說兩句,我能好得更快。”顧夏把手中的杯子拍在桌子上,一氣之下,回房了。
    第二天,顧夏剛起床,就聽到樓下傳來不小的動靜。她怕葉司南又整什麽幺蛾子,趕緊跑下去。
    隻見葉司南在廚房裏,脖子夾著手機,一邊在煮著什麽東西。
    顧夏怕他再毀自己的廚房,剛想製止,就聽到他說:“水先煮開,再把這些東西往裏放就行了是吧?那紅糖呢?行,我知道了。放心,這麽簡單,還能難倒你哥?”
    葉司南滿不在乎地掛了電話,繼續忙起來,根本不知道背後有人看著他。
    顧夏心裏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境。不得不說,她內心深處產生了動搖,或許她確實該重新考慮跟葉司南之間的關係。
    她看著葉司南忙碌的背影有些分神,直到葉司南轉身。
    “你怎麽起這麽早,不多睡一會兒。我給你煮了紅棗桂圓茶,輕雲說放點紅糖效果更好。”
    顧夏看著他,眼中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
    “葉司南,其實你不必……”
    “哎,打住,後麵的話不要說。”葉司南一副“我不聽”的模樣,“你是不是想說‘你不必這麽勉強自己’?”
    顧夏不說話表示默認了。
    “以前我最討厭廚房,因為油煙的味道,和熱氣騰騰的炒菜鍋,這些都讓我不舒服。
    可現在我一點也不討厭進廚房了,甚至我還想學做菜。你知道為什麽嗎?
    因為我想給心愛的人做飯,這樣我就對廚房不排斥了。我們結婚那幾年,你總是換著花樣做各種可口的美食,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態?”


如果您喜歡,請把《離婚後,前夫愛慘了我》,方便以後閱讀離婚後,前夫愛慘了我第164章 鬧笑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離婚後,前夫愛慘了我第164章 鬧笑話並對離婚後,前夫愛慘了我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