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窮小子後

第 22 章(看到的是解了腰帶的魏明肅...)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羅青梅 本章:第 22 章(看到的是解了腰帶的魏明肅...)

    戶曹和縣令趕了過來, 見到肩上滿是血跡、一身青袍被燒得殘破不堪的魏明肅,驚得一哆嗦,上前請罪。
    魏明肅的隔壁突然失火、接著有人假扮府兵混進牢房想殺了盧華英, 要說這事沒蹊蹺,誰都不信,兩人都懷疑是周欽派人放的火,但是不敢說出這個懷疑, 隻能心中暗暗叫苦, 為自己的失職請罪。
    好在魏明肅沒有怪罪二人, 要他們留下救火, 轉身離開了。
    縣令鬆了口氣,小聲吩咐管事:“快去為魏刺史準備熱水和新衣, 還有之前準備的東西, 都送過去。”
    魏明肅沒有回新住所,帶著一身血和燒焦的味道,走進關押犯人的院子。
    少年阿福神色慌張地從裏麵跑了出來:“阿郎!人都死了!”
    魏明肅臉上毫無波動, 抬腿走進去:“怎麽死的?”
    火焰熊熊燃燒,阿福熱得伸手擦汗,道:“剛才抓捕他們, 重傷了兩個,活捉了三個。按阿郎的吩咐, 都搜過身,拿走了武器, 綁了起來。沒想到那三個被活捉的悄悄鬆了綁, 趁我們沒注意, 把兩個重傷的掐死,然後都咬舌自盡了。”
    魏明肅蹲在一地的屍體前, 把死去的府兵一個一個翻轉過來,看了看他們手心,解開他們頭上的抹額看了幾眼。
    阿福不明白,撓了撓頭,目光落到魏明肅的右手上,倒吸了一口涼氣。
    魏明肅看一眼自己的右手,燒掉的袖子間露出的胳膊上一片燒傷的紅腫,還起了水泡。
    他似乎感覺不到疼痛,漠然地站起身,吩咐跟進來的同進:“你即刻帶人去城南。”
    同進應喏,轉身之前,問:“阿郎,我看過了,這邊院子的房屋很矮,院牆也不高,屋頂都是平的,別人很容易翻牆進來,是不是要多派幾個人看守盧三娘?”
    魏明肅看著地上的屍體,道:“把她帶去內院。”
    周欽披著一件鬥篷,站在窗前,望著遠處的火光漸漸消失,眉頭皺了起來。
    “誰放的火?”
    部下都站在他身後搖頭,道:“侍郎,沒有您的吩咐,小的不敢擅自行動。”
    “我估量你們也不敢……”周欽皺眉道,“盧三娘一個賤民,打死了不要緊,魏明肅不能死在我手上。”
    他憤恨魏明肅壞了自己的布局,巴不得這把火能將魏明肅燒成渣,但是周欽還沒有喪失理智,魏明肅是一州刺史,女皇曾貶謫他,兩個月後又迅速啟用,在沒有查清楚他突然被貶的原因之前暗殺了他,就是自己的上峰索元禮也沒辦法向女皇交代。
    真要除掉魏明肅,不能在西州,而且不能留蛛絲馬跡。
    部下都恭敬地道記住了。
    一人上前一步,問道:“侍郎,除了我們,還有誰想要魏刺史的命?”
    周欽冷笑:“這把火不是衝著魏刺史來的,有人要殺盧三娘。”
    部下思索了一會兒:“是柴世子?他擔心盧三娘指認他,殺人滅口。”
    周欽搖頭:“柴三郎不會這麽做,現在最想殺了盧三娘的人,是真正的凶手。”
    部下們都愣了一愣,這時才想起來:殺死武延興的真凶還沒抓住。
    周欽對緝捕真凶沒什麽興趣,看著院子裏那些賣力救火的府兵,嘴角勾了一勾:“魏明肅隻帶了兩個隨從來西州,為他跑腿的府兵都是西州都督撥給他的,龍蛇混雜,新官上任,那些府兵怎麽會對他忠心?盧三娘沒有死,這把火燒不完。”
    部下都笑了,道:“魏刺史不識好歹,不和侍郎合作,活該!”
    大火裏沒有慘叫呼號的聲音,周欽興味索然,轉身回房。
    “侍郎,有一位程公子求見!他說他知道一個關於魏刺史和盧三娘的秘密,要向侍郎稟告。”
    周欽立刻來了興趣:“魏刺史和盧三娘的秘密?讓他進來。”
    程粲大步走進屋,笑著和周欽見禮。
    周欽眯了眯眼睛,洛陽的名門子弟都不屑和酷吏來往,也害怕被酷吏抓到把柄,看到他們避之如蛇蠍,眼前的程粲卻滿麵笑容,和顏悅色,神色間還帶了點諂媚,看到周欽時,雖然用笑容來掩飾,還是流露出緊張和畏懼。
    這是個欺軟怕硬的小人,虛偽,睚眥必報,又色厲內荏。
    周欽手裏辦了不少案子,幾眼就能看出程粲貴公子皮囊底下是什麽貨色,眉一挑,冷冷地道:“魏刺史和盧三娘有什麽秘密?嘴巴利索點,別吞吞吐吐吊本官的胃口。”
    程粲進屋之前做好了打算,先和周欽寒暄幾句,拉攏感情,然後指責柴家不識時務,竟然敢瞧不起武家,引周欽上鉤,接著說出自己知道魏明肅和盧華英的秘密,煽動周欽去對付柴雍和魏明肅,可是一對上周欽那雙毒蛇一樣的眼睛,頓時冷汗直冒,再聽周欽語氣陰沉,腿都軟了。
    “周侍郎,魏刺史四年前認識盧三娘!兩人還有一段私情!”
    程粲大聲道。
    周欽愣了一下,臉上一絲驚疑掠過。
    程粲看出他不信自己的話,擦了擦冷汗,聲音變了調:“周侍郎,我說的話句句都是真的!魏刺史四年前在鹿苑寺做抄經生,盧三娘就是那個時候認識他的!他們兩一個是五姓嫡女,一個出身寒微,竟然偷偷來往,傷風敗俗!盧家震怒,把魏刺史趕出了長安,所以魏刺史後來去了洛陽。盧家為了名聲,掩蓋了這件醜事,我也是今天才想起來當年那個抄經生姓魏!”
    周欽瞳孔微微縮了一縮。
    女皇為打擊門閥勢力,提拔大批寒門之士。四年前,魏明肅到了洛陽,得女皇賞識提拔,半個月後即被派往巴州。
    李賢自盡,魏明肅第一次被貶,然後被派去揚州為官。
    不久李敬業在揚州發動叛亂,傳送駱賓王所寫的檄文給附近州縣,集結軍隊攻城。
    叛軍攻打到了魏明肅的城下,當時刺史已經被俘,他堅守城池,拒不投降,等到朝廷討伐叛軍的大軍趕到,和大軍裏應外合,大敗叛軍。
    平定了叛亂後,魏明肅被女皇召回洛陽,因功進入大理寺,拿起屠刀,開始冷酷地屠殺李唐宗室和門閥世家。
    魏明肅發跡以後的經曆,洛陽人耳熟能詳,他的過往,知道的就少了,眾人隻知道他家境貧窮,以抄寫佛經為生,曾在鹿苑寺寫經。
    周欽怎麽也想不到,冷情冷性的魏明肅,竟然也有一段年少輕狂的過去。
    四年前的他一文不名,居然不顧禮法、不知尊卑,私通高門女子?
    還以為他佛經抄多了,清心寡欲,不娶妻不納妾,這輩子要當和尚呢!
    原來他也能對女人動心!
    周欽喜出望外。
    魏明肅也是有弱點的!
    ……
    火滅了。
    被府兵帶到院子裏的貴公子們都放下了心,回屋睡覺。
    柴雍回房換衣,他的衣服下擺被燒出了幾個洞。
    夜下一陣呼喊聲,裴景耀打馬飛奔而來,推門進屋:“三郎,魏刺史派人到城南,把大嫂帶走了!”
    柴雍匆匆換好衣服,求見魏明肅。
    這一次穀管事遞出去的荷包被府兵還回來了:“世子爺,這都半夜了,魏刺史沒空見您。”
    柴雍眼中怒氣一閃:“魏刺史的人剛才帶走了盧家王娘子,王娘子一個足不出戶的婦人,犯了什麽罪?”
    府兵進去傳話,不一會兒走了出來:“世子爺,魏刺史的部下說,王娘子有縱火的嫌疑,所以要把她抓來審問。”
    “王娘子連家門都沒出過,怎麽可能有縱火的嫌疑?”裴景耀跑得臉色發白,走上前,怒道,“盧二哥被抓,王娘子也被抓,魏刺史這是胡亂給他們安罪名!”
    府兵搖搖頭:“魏刺史已經睡了,兩位公子請回吧。”
    柴雍勃然大怒,右手按到了刀柄上。
    “世子爺!不能衝動。”穀管事按住他的手,把他拉開,“既然魏刺史已經睡了,我們回去找幾個人證明王娘子沒出過家門,明天一定可以把王娘子救出來。”
    柴雍一貫帶笑的眼睛漆黑冰冷,一語不發,把刀按回刀鞘裏。
    ……
    濃煙散去,月光灑下來,照在書房的窗前。
    魏明肅沒有睡。
    他坐在油燈前看公文,被燒傷的胳膊放在案上。
    醫者為他敷了藥,叮囑了些話,退了出去,從進門到告退,醫者都沒敢抬起眼睛。
    燈火漸漸暗了下去,黃紙上的字變得模糊不清。
    魏明肅挽著袖子,拿起一根木簽,把浸在油裏的燈芯挑了挑,這是他做過無數次的事,早已熟練,不過現在胳膊受傷了,挑了幾下,燈火才變得亮起來。
    月光慢慢從窗前照到了屋子裏,夜已深了。
    魏明肅合上黃紙,閉目沉思了片刻,吹滅油燈,起身回房。
    兩個下人守在門前,滿臉堆笑。
    這間院子是柳城司戶的一處宅院,平時沒人住。西州風沙大,一陣風過去,屋頂和院子裏就落了一層沙土。同進留下原來看屋子的下人,讓他們打掃房子。
    魏明肅揮揮手,示意自己不要人服侍。
    兩個下人對望一眼,退下了。
    魏明肅推門進屋。
    房間不大,陳設簡單,簾子裏是一張靠牆的床,床上鋪了毯子。
    魏明肅坐下脫了靴子,把靴子放在床邊,解了腰帶,和衣躺下。
    風從縫隙吹進屋中,簾子輕輕晃動,一股清淡的幽香隨風散開,飄得滿屋都是。
    魏明肅驀然睜開了眼睛。
    身旁的被子裏,傳出了淺淺的呼吸聲。
    他坐起身,掀開被子。
    臥房的窗戶很高,月光從上麵灑下來,照得床上朦朦朧朧,像蒙了一層輕煙,鋪開的被子底下,先是露出一束散開的青絲,然後是如雪的肩頭。
    被子下的人,隻穿了一件白色紗衣。
    魏明肅立即鬆開了手,下床。
    被子落下,盧華英醒了過來,揉揉眼睛,下意識翻身坐起來,被子、青絲和紗衣一起從肩頭滑落下去,肩頭下光著的背,修長的臂,身前的飽滿,全都露了出來,月色籠著,身上愈合的傷痕沒有白天看著顯眼。
    她抬起臉,對上一道沉靜的目光。
    魏明肅雙眉緊皺,冷冷地看著她。
    盧華英心頭一顫,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魏明肅沉默。
    兩人一個坐在床上,一個站在床邊,一個幾乎光著,一個衣衫淩亂,都看著對方,目光卻都避開了,沒有對視。
    盧華英的視線掃過床邊脫下的靴子,掛在架子上的黑色腰帶,魏明肅身上外袍解開的扣子,恍惚了片刻,心裏五味雜陳,慢慢垂下了眼睛。
    她求魏明肅放過自己的家人,然後就被帶到這個院子。
    剛才,兩個下人把她送到這間房屋,送來熱水要她洗澡,還要她換上他們準備的新衣。
    換好衣服後,盧華英坐在床上,慢慢睡著了。
    醒來時,看到的是解了腰帶的魏明肅。
    她想起裴景耀的大哥,想起盧家被抄家後,那一張張貪婪的臉。
    假如這也是魏明肅想要的。
    她可以給。
    魏明肅俯身,伸出了手,籠罩下來的影子越來越近,直到把盧華英罩住。
    男人的氣息變得很陌生。
    盧華英微微笑了一笑,閉上眼睛。
    肩上一沉。
    被子落到她身上,遮住了她的身體。
    盧華英一怔,睜開了眼睛。
    魏明肅背對著她,抽走架子上的腰帶,穿上靴子,拂袖而去。
    她呆呆地看著他清瘦的背影消失在門口。
    ……
    魏明肅快步走出屋子,負手站在門前。
    兩個下人帶著一臉討好的笑容跑過來,走近時才發現他臉色難看,目光陰沉,雙腿一軟,一起跪了下去。


如果您喜歡,請把《渣了窮小子後》,方便以後閱讀渣了窮小子後第 22 章(看到的是解了腰帶的魏明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渣了窮小子後第 22 章(看到的是解了腰帶的魏明肅...)並對渣了窮小子後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