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大紈絝

98、奚落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青柿子 本章:98、奚落

    “大膽趙無憂,居然敢這麽與皇帝對視,還有沒有一點規矩?”
    皇後在一旁,看不慣趙無憂那副嘴臉,忍不住的大聲嗬斥。
    趙無憂也被這麽一聲嗬斥,消散了之前的對皇帝實力的擔憂。
    他連忙低下頭,心中罵皇後這死娘們。
    皇帝淡然一笑,說道:
    “不錯…….”
    不等眾人在說話,他便轉身離開,同行的皇後見皇帝都已經離開,她也跟在後麵,一起離開大殿,離開前,還用自己那大大大眼睛,意味深長的看了眼趙無憂,那眼神,活生生像要把他給生吞活剝。
    皇帝皇後離開,太子便沒有了剛剛的拘謹,他大方的向眾人說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激勵話,隻有那些沒有傾向的人被他說的很是激動。
    而反觀像趙無憂和李經星鳳天山這樣的人,卻對他的話興趣乏然,畢竟大家都是吃過見過的人,怎麽可能會因為他的一兩句話而感動不已。
    沒一會兒,太子將眾人送出大殿,趙無憂也終於出了口氣,剛剛與皇帝的短短對視,就已經讓他感到力不從心,實力強橫如此,這不是逼著自己也迅速修煉,成長起來嗎?
    趙無憂就是這樣,見識到那些比自己強大的人,總是會忍不住與他們對比,總結出來自己的劣勢,然後改正、進而超越。
    皇帝當年大肆屠戮鳳凰一族,這樣的大事情,隻怕死的鳳凰不隻一千兩千,皇帝自己吞噬的都不隻一百,更何況,在皇帝的背後,還有那些當初實力比他高深的人。
    想到這裏,趙無憂不由得心中一凜,有些不安的回頭又看了眼皇宮。
    自己並不知道這裏麵住了多少高手,但是憑借他這幾十年的腥風血雨的經驗來看,皇帝並不是鳳鳴帝國裏最厲害的人,比他厲害的人還有許多。
    而那個號稱最危險的神龍帝國女太子,龍聖衣,趙無憂知道她深不可測,但是也畢竟年輕,偶爾流露出來的真性情還能讓人看出來,哪怕隻是一瞬間,也能讓人捕捉出來。
    反觀老奸巨猾的皇帝,這家夥喜怒不形於色,簡單的一個對視,就已經讓趙無憂背後生出冷汗,簡直不可思議。
    離開了皇宮,十八名執戟郎終於長舒了一口氣,一個個喜笑顏開,隻有趙無憂在其中是個另類,一副悶悶不樂的表情。
    “哎呀,終於當上了執戟郎,將來隻要好好的做事,遲早會時常出入皇宮。”李經星王霸之氣外泄,仿佛自己的執戟郎身份是憑著學識本事考進來一樣。
    原本就不高興的趙無憂扭過頭,看著一臉興奮的李經星,他的心情更加不爽。
    於是刻意的走上前兩步,看著一臉笑意的李經星。
    “李公子,我聽說你這個人很有實力,可以當上執戟郎,要不,咱們這些人找個地方;互相切磋一下武藝和學識,相互進步一些,將來更好的為朝廷效力。”
    麵對趙無憂的挑釁,李經星抿住嘴巴,一臉驚恐的看著他。
    一旁的鳳天山也有些害怕的向後退,他可是也被趙無憂嚇到過,不過隻是他運氣好一些,比趙老六的抗壓能力大些,沒有變得不像男人。
    不過現在的鳳天山也不得不常常換褲子,他自從被趙無憂收拾以後,增添了一個緊張就尿褲子的毛病,看了無數個醫生,都沒有給看好。
    現在趙無憂這麽冷笑著向自己走來,鳳天山心中一驚,不由自主的紅了臉,他又忍不住尿褲子了。
    不過好在他早已經有了防備,再加上已經是冬天,大家普遍穿的比較厚,即便是尿褲子,他也沒有被看出來。
    作為趙無憂最直接的挑戰者,李經星現在也沒有好到哪裏去,特別是他這兩天得知自己花了十五萬兩,請了江湖上最有名望的刺客組織,派了四十個死士也沒有將趙無憂殺死,他便暗暗告訴自己,以後說什麽也不能再招惹趙無憂,不然的話,受傷的肯定是自己。
    李經星是在場中被趙無憂欺負過次數最多的人,現在他的身上還有數十個刀疤,是趙無憂在鳳鳴宗食堂給他留下的。
    在京城裏時常被趙無憂收拾的他,是相對來說最堅強的,並沒有像趙老六、鳳天山那樣被嚇出毛病。
    看著趙無憂距離自己這麽近,李經星不由得嘴抽了一下,他客氣的說道:
    “無憂公子說笑了,京城裏誰不知道你的修為高,我自認不如,與你交戰也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哎呀,這個小東西,居然還敢這麽文縐縐的,果真不愧是皇後的侄子,看來最近他家裏沒有少為他下功夫,不然的話,就憑他這樣,哪裏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趙無憂笑了笑,眼睛微微一眯,看著李經星的眼神中多了一絲調侃:
    “認識你時間這麽長,就今天聽你說這句像人話……..”
    “撲哧,”身後的眾人聽到趙無憂這麽赤裸裸的挑釁,也忍住的笑出聲來,不過當李經星那惡狠狠的目光掃過他們時,這些人也被迫收起笑容。
    可憐的鳳天山看到趙無憂這麽說,又可笑又緊張之下。
    又忍不住尿褲子了!
    “哼,今後大家都是執戟郎,還望以後可以通力合作,相互扶持,我們也好共同為朝廷效力。”李經星這麽一說,隱隱將自己淩駕於眾人之上。
    “嘿,巧了,一天之內,我居然能聽到李經星說兩次人話,真的不容易。”趙無憂又出言嘲諷道。
    別人忌憚他是皇後的侄子,可趙無憂卻並不忌憚,反正自己已經得罪了皇後,多的罪一次也沒事。
    “無憂公子,還望你口下積德,別忘了,從今天開始,你我都是有身份的人,都是有品級的人,一言一行要符合禮法,你我不再是那可以在大街上打架都紈絝子弟,而是朝廷的人。”李經星黑著臉,壯著膽子反駁,但還是忍不住顫抖著,畢竟趙無憂這個不走尋常路的人給他的心裏也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嘿嘿,跟你開個玩笑,你看看至於嗎?認識你這麽久,你小子怎麽不識逗啊。”趙無憂又上前一步,笑嘻嘻的攔住李經星的去路。
    他又用一個不大的聲音問道:
    “我聽說漕幫的人還把你給抓過去一次,還拿鞭子抽你,用涼水澆你,這件事不會是真的吧?”
    “撲哧”眾人又忍不住樂出聲來。
    這件事是李府的一個貼身侍衛酒後說出來的,其話的可信度不低,更何況,這個侍衛說出來以後,居然神秘失蹤。
    這件事一出來,京城裏的人都知道,李經星李公子被人吊在樹上,用冰水澆、用鞭子抽。
    不過這件事也隻能眾人在暗中偷偷取笑,像趙無憂這麽擺在明麵上說,那簡直就是當中打臉。
    被揭短的李經星臉漲紅的說不出話來,雙目通紅的看著趙無憂,那眼神,真的是如豺狼一般。
    “你怎麽不說話,我跟你開玩笑了,你怎麽還臉紅啊?怎麽,這件事誰不知道,難道不能提嗎?”趙無憂故意說道,故作無辜的看著眾人。
    忍笑是個大本事,每個人都有參差,不過總有些笑點低的人。
    李經星身後的人先是小聲笑,緊接著,一個個捂著嘴巴“庫庫庫”的抖動身體。
    作為當事人,李經星雙手顫動著,他沒有想到,趙無憂能這麽不給他麵子,當中說出他低醜事。
    “趙無憂,你不要太過分……”
    咬著牙,李經星惡狠狠的看著趙無憂。
    “嘿嘿,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你看你怎麽還當真呢?”
    “我不喜歡開玩笑。”李經星擺出臭臉,轉過身就想離開。
    不過趙無憂怎麽肯這麽輕易放過他。
    他又錯開一步,雙臂展開,攔住了李經星的去路。
    “趙無憂,你到底想做什麽?”李經星終於失控,在皇宮前大聲吼道。


如果您喜歡,請把《至尊大紈絝》,方便以後閱讀至尊大紈絝98、奚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至尊大紈絝98、奚落並對至尊大紈絝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